正文 【065】弑天危险

    “王上,你是不知道啊…你离开的这些日子,小凤每天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从羽毛丝儿,到脚后跟儿,没一处不在想念你啊,呜呜呜…哇哇哇…”

    凤零越说越来劲,嚎的越大声,连带着整个校场都快颤抖了。

    “……”从羽毛丝儿,到脚后跟儿?

    某灵实在很难想象,这究竟是有多想啊。

    就在某灵一脸无奈之际,一只大掌突然伸过来,将原本死活趴在灵儿怀里的小凤凰拖了出来。

    “凤零,你给我老子出来,别缠着王上。”

    来人一头暗红色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

    官俊美,声音刚毅,一看就是个急脾气。

    骨节分明的大手,捏着凤零的脖子,“嗖”的一声,直接到扔到了一边儿。

    这个死凤零,就知道撒娇卖萌,占王上便宜,简直就是欠揍。

    凤零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之后,才一身狼狈的站了起来。

    低头,看看他沾了好多灰尘的羽毛,瞬间火冒三丈。

    “玄翼,你这个混蛋,你凭什么丢我!”

    话音还没落,再度朝着灵儿奔来。

    “你一边儿去,灵是小爷的!”

    一见有人来抢灵儿,红炎立刻换成人形出来,在中间横插一脚。

    很带占有性的,挡在了灵儿身前。

    丫的,这些高级魔兽究竟哪里跑出来的。

    一出现就跟他抢人,真讨厌!

    不过灵儿威武霸气哦,竟然是万兽之王。

    不知道为毛,红炎似乎已经预见了他无比美好的未来。

    “好了,都别闹了!”

    忽然,墙角慢慢转出一袭淡紫色身影。

    声音低沉,却很有压迫力。

    话音刚落,众人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

    不论是适才撒泼的凤零,还是脾气火爆的玄翼,就连银风,也眼观鼻,口观心,庄严而立。

    青岚,四大护法的领头人。

    也是这些年来,一直代替王上管理云海城的丞相。

    青岚缓步上前,看向灵儿的眼神里,含着淡淡的宠溺。

    大手一扬,银风,玄翼,凤零全都一排而列,弯下身子。

    “微臣青岚!”

    “微臣银风!”

    “微臣玄翼!”

    “微臣凤零!”

    “恭迎王上回宫!”威严的声音,伴随着风声,回荡在九霄之上。

    灵儿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没有感叹,没有惊憟,有的,是一种莫名的熟悉。

    这无上而威严的场景,好像她曾经经历过一般。

    小手一扬,豪气万丈。

    “众卿平身!”

    “谢王上恩典!”

    “好了,先让王上回宫休息吧!”青岚眉眼一抬,淡淡的说着。

    “王上,小凤带你…咳咳,微臣带你去!”

    本来想直接扑上去牵着王上的小手离去,不过,在青岚那很有震慑力的目光下,已然变得一本正经。

    ……

    金色的宫殿,通体泛光。

    一进入殿门口,两只金色的麒麟映入眼帘。

    活灵活现,威风凛凛。

    脖子微扬,好似咆哮苍穹。

    地面、墙壁、屋顶,全是金色的巨石整块铺成,上面雕刻着灵儿看不懂的繁杂花纹和各种图腾。

    整个宫殿中,都漂浮着在塔中见到的紫色花朵。

    广阔的空间中,灵力充沛。每一次呼吸,都感觉分外清爽。

    “王上,你还记得吗,以前…”

    此刻的凤零,已经变换成了一名少男,眉眼间流露着几丝单纯。

    在四位护法中,凤零的年纪最小,性子也最为活泼。

    许是灵儿的回归,让他激动地过头了,所以一时间忘记了什么。

    话,脱口而出。

    只是还没有说完,玄翼就给了他一记暴栗。

    “啊!啊!啊!,死玄翼,臭玄翼,你又打我!”

    单手摸上被打的位置,瞬间转过身子,一手指着玄翼的脸,一脸气愤的控诉着。

    “谁让你说以前,活该!”玄翼一脸鄙视的看了凤零一眼,径直往前走去。

    凤零这个二货,明知道王上记忆被封锁了,还说什么以前。

    纯属没事儿找抽型的!

    不打他打谁…

    “额,对啊,我给忘了!”听了玄翼的话,凤零立时恍然大悟。

    知道确实是他错了,撇了撇嘴,也就没有再继续闹腾。

    “好了,凤零,没有关系啦。”

    灵儿知道,玄翼这般紧张,一定是因为她被封锁的记忆。

    不过,对于刚刚接受的一切,灵儿觉得很亲切。

    既然她来到这里,是冥冥之中的安排,那就顺其自然吧。

    “灵,你好厉害,小爷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么牛叉的背景。”跟在灵儿身旁的红炎,摸着下巴一脸喜悦的说着,“小爷的眼光就是独到啊,没选错人。”

    对于这小屁孩的自恋,某灵已经很习惯了。

    不过,看见红颜突然让她想起一件事儿。

    火凌轩和那只桃花妖去哪了?

    自从出塔,貌似都没有见过他们。

    “小凤,你知道和我一起进塔的那些人去哪了吗?”

    “我当然知道了。”一见王上主动和他搭话,凤零立刻满血复活,屁颠屁颠的挤到了灵儿身边,哪里还有适才自责的样子。

    “王上,其实那个七巧玲珑塔主要是为你设计的。其余的人,就算修为在高,也不可能闯过七层。

    七层的设计,是对紫色灵力的吸收。

    放眼整个云海森林,甚至是整个大陆,除了王上你,都没有可以吸收紫色灵力的人。

    可是为了掩人耳目啊,就用了选拔人才的名义。其他人最多闯到六层,就会出去了。所以啊,那些人肯定已经出去了!”

    凤零话音刚落,青岚银风就走了进来。

    一热一冷,一文一武。

    青岚官拜丞相,银风统御万军。

    两人刚要弯身行礼,就被灵儿制止了。

    “青岚,银风,你们无须多礼。”虽然事情的前因后果她还不太清楚,不过,对于这四位护法,她心存感激和敬佩。

    “王上,今日过来,就是想为你解惑,所以,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灵儿摆手,示意众人落座,而后开口道。

    “我和云海城究竟是什么关系?你们确定没有找错人吗?”万兽之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样的身份,秒杀整片大陆都不在话下。

    青岚没有回答,而是与其他三人相视一望,四人同时双手结印。

    纯白色的灵力,在空中形成一个光球,最后笼罩在了灵儿身上。

    “灵儿,这是祖奶奶送你的礼物!”

    面色祥和,一脸慈爱。

    一位两鬓斑白的老妇人,逗弄着一直初生的幼兽。

    那紫色的大殿,和她如今身处之处一模一样。

    小兽渐渐成长,变换为一名少女,接受了王位的传承。

    身穿紫金袍,迎风而立。

    四名护法分列左右,气势威严!

    ……

    熟悉的记忆,犹如电影剪辑的画面,快速的在脑海在脑海中重现。

    她想起来了,她想起来了。

    这里,曾经是她成长的地方。

    紫眸睁开的一瞬间,泪水不自觉的滑落。

    “青岚哥哥,银风哥哥,小翼,小凤,我回来了!”

    眸光灼灼的一一望过他们每一个人,声音中含着明显的颤抖。

    这四人,对于她,是朋友,是亲人,是伙伴。

    “主子,小凤想你!”小凤是第一个扑过来的人。

    不过,下一刻就被玄翼一脚踹到了一边儿。

    “臭玄翼,我恨你!”凤零一脸悲愤的刨地。

    每次他想亲近主子,都被他破坏。

    呜呜呜,讨厌!

    看着这熟悉的相处方式,灵儿破涕为笑。

    上前,抱住了他们四人。

    “回来就好。”

    低沉文雅,是青岚的声音。

    伸手,一脸宠溺的摸了摸灵儿的头。

    他真的等了太久了,太久了…

    许久,灵儿才一脸不舍的松开他们。

    “青岚哥哥,我虽然想起了以前的事。可是,我是怎么失去记忆离开的,为什么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其实对于这一点,我也不太清楚。我们所知道的的,就是你徒然间消失了,只留下一封信。信中交代,让我代为管理云海城,等你回来。”青岚语气平缓的说着,自始至终,眸光都停留在那抹小小的身影之上。

    眸光闪动,写满了复杂的情绪。

    虽然等了很久,不过,回来就好!

    就在这时,忽然大殿一阵地动山摇,就跟地震似的,让灵儿的小身子不由的踉跄了几下。

    青岚眼疾手快,立刻上前将灵儿护在怀里。

    大手一扬,形成自然结界,大殿变得平稳下来。

    银风鹰眸一眯,射向不远处的一只大鹏鸟,厉声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回银风将军的话,是云海之外杨林十三州。三国哗变,天泽君王被困!这应当是双方交战,传来的响动!”

    “你说什么!”

    帝弑天被困!

    敏锐的捕捉到那五个字,让灵儿白嫩的笑脸徒然一沉。

    这怎么可能!

    白光一闪,顿时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现的时候,手里俨然抓着适才回话的大鹏鸟。

    “你说的可是实情?”

    破壳的优雅,化成狂野,像一团焚烧的火焰,愠怒与焦急并存着问道。

    大鹏鸟在落地的一瞬间,已经变成了人形。

    看着灵儿这副严肃的样子,先是微微一愣,而后快速的点头道:“启禀王上,属下的话句句属实。三国哗变,帝弑天被困杨林十三州境内。”

    之后,身子微微颤抖的伸手,拿出今日探查到的奏报。

    “这是探子探查的奏报,王上请过目。”

    灵儿松开抓着他的手,一把将信封夺了过去。

    三国哗变,天泽君王被困,危在旦夕!

    只是这一句话,就让灵儿脸色大变,心脏骤然紧缩。

    危在旦夕!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

    她来到云海城已经三日有余,按照行程计算,天天不是应该抵达天启国境内了吗。

    怎么会被困杨林十三州境!

    莫非是因为……

    一想到帝弑天可能是因为她滞留,灵儿就感觉心脏抽痛的厉害。

    那个傻瓜!

    握着奏报的双手紧握,原本平整的纸张在顷刻间化为粉末。

    紫眸一眯,而后喊道:“来人。”

    “属下在!”

    “继续探查关于杨林十三州的情况,任何变化,随时来报。”

    “属下遵旨!”

    天泽龙头大国的地位早已稳固,加上帝弑天这些年铁血手腕的震慑,其他小国就算有什么心思,也只能在背地里耍阴招。

    可是这三个弹丸小国,竟然这般不怕死的跳到台面上来。

    若说这背后没有人捣鬼,估计没人会信。

    可是如果真的是有人刻意策划了这一切,究竟会是谁呢…

    君流风吗?

    下一秒,灵儿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先不说君流风身在云海城内,就算他在外面,挑拨三国哗变也不是他的作风。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个人想趁这个机会,至帝弑天于死地!

    一想到这里,灵儿双手握拳咔咔作响。

    该死的,她不会给他伤害天天的机会,绝对不会!

    “王上,出什么事?”整个大殿都蔓延着凝重和焦虑的味道,青岚自然也察觉了。

    凤零见灵儿脸色冷然,也凑了过来。

    “王上,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跟小凤说,小凤马上去灭了他们!”

    单纯的语气,听似张狂无限,不过从凤零嘴里吐出来,就不是妄言。

    七十六路禁军统领,十九级的修为。

    在云海城中,二十级就已经是满级。

    除了青岚和银风,就数凤零修为最高。

    这样的实力,往天和大陆一站,不知道多少人要抢着巴结奉承。

    就算是帝弑天那个铁血君王见了,也得礼让三分。

    什么天泽大国,什么苍生门派,云海城才是这片大陆的真正主宰。

    若不是这些魔兽不愿争夺外面的地盘,哪里还轮的上他们放肆。

    看着这些熟悉的面孔,灵儿感觉心里暖暖的。

    对啊,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灵儿的神情黯然,落到青岚的眼中,就是难以启齿。

    退后一步,弯身行礼。

    “王上,只要你一声令下,你就算是想要这片大陆,微臣都帮你取来!”

    就算是想要这片大陆,也帮你取来。

    呵!

    这就是她的青岚哥哥,永远都不问原因,不计后果的宠溺着她。

    “好,众人听令!”白嫩的脖子高傲的扬起,王者气度自然而发。

    一声令下,青岚,银风,玄翼,凤零面色严肃,冷然而立。

    “微臣在!”

    “随本王前去杨林十三州,解天泽君王之围。”

    “微臣遵旨!”

    没有询问,没有疑惑。

    在云海城中,王上就是他们的天,王上说什么就什么,不论对错,他们都会一丝不苟的执行。

    绝对的服从,就是云海城的宗旨!

    ……

    ——

    冷风呼啸,肆意蹂躏着苍生万物。

    铅云朵朵,沉重的好似下一秒就会压下来一般。

    月上中天,早该关门闭户、进入好眠的州城中,今夜分外的喧闹。

    三国哗变,联合围困,可谓是近百年以来,为数稀少的一次哗变。

    州城内的五万兵马,此刻分成三道屏障,死守着城门。

    围困已经一日之久,若不是帝弑天用空城计蛊惑敌方,让他们暂缓进攻,此刻的杨林十三州,估计早已成为一片废墟。

    只是,惑敌之计只能用一时。

    不知道对方从哪里取得了州内兵力防御的确切消息,在接近凌晨的时刻,突然发起了进攻!

    风云悸动,仿佛要变天了!

    杨林十三州一面靠山,往北通天泽地都,往南接天启边境。城门位于正东。

    三路兵马,全全包围,战争全面爆发。

    帝弑天亲自率领一万人马坐镇城门,另外四万分成两拨,抵守南门和北门。

    “冲啊!”

    “杀掉帝弑天!”

    ……

    浩瀚的夜色一片漆黑,肃杀的气息在空中弥漫。

    二十万兵马,连番进攻,血色飞扬,染红了城墙。

    刀枪剑戟,在空中肆意飞舞,夹杂着那刺目的颜色。

    身穿盔甲的士兵,一波倒下了,又一波倒下来。

    无数的惨叫声,兵器碰撞的声音,清晰的回荡在这片土地。

    那些凄厉的声音,仿佛是战场的哀歌,宣誓着他们不争的决心。

    鲜红的血液,几乎汇集成河流。

    城门之外,尸横遍野,战事之激烈,可见一斑。

    城门之上,各路将领面色凝重,一边研究对战策略,眼睛还不时的飘往城下。

    一万军队对上二十万,这场战役,已经不是谋略的问题。

    兵力悬殊,差距太大,即使是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

    可是他们明白情势的危机,这次的战乱,根本就不是为了争夺地盘,而是冲着他们的君王来的。

    只要他们还有一口气在,绝对不能城门。

    “启禀丞相,第二层防御快被冲破了!”

    本就已经焦灼不已的独孤影城,在听到兵士的奏报之后,脸色更加凝重了。

    “换第三队上,将二队撤换下来,伤员迅速救治!”

    一万人马,只分成三道防御。

    换第三队上,这道命令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

    第三队,也就是最后一道防线。

    一旦被破,那面临的,就是城门失守!

    狭长的眸光扫过敌方的二十万人马,独孤影城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如今,他们面对的,根本就是一个死局。

    除非有什么奇迹出现,否则根本解不开。

    可是,他如何能甘心…

    “不行啊,丞相。”

    城主闻言,立刻开口阻拦。

    “二道防线还可以撑着的,如果现在就撤下来,那…”后面的话他没有敢说下去,不过,是什么大家心里明白。

    “本相知道!”

    他也很难啊,可是二队已经死伤惨重,如果再不换下来,就会全对覆没。

    那些都是他们天泽的兵将,也是他们的臣民,他如何让能忍心!

    “撤!”

    冰冷的语气,数九寒冬的气压。

    众人不用回头也知道,这是他们的王上。

    火光播撒而下,一个孤冷高傲的身影毅然而立,一声银色的战袍,恍如腾云而来的神谛,在天地间勾画出一个绝美的图案。

    “参见王上!”众人伏地而跪,语气中流露着绝对的敬畏。

    即使敌军兵临城下,即使下一秒就要战死沙场。

    对于帝弑天,对于这个以冷酷,狠戾著称的铁血君王,他们打心眼儿里崇拜,敬重。

    大手一抬,示意忠臣无需多礼。

    迈着大步,踱到城楼之上,俯瞰大地。

    魅瞳中淬着寒冰,看似淡漠的凝望着城门之下。

    广袖下不断收紧的大手,无声的宣泄着他此刻的愤怒。

    “将二层防御撤下来吧!”没有商量,没有犹豫,命令式的口吻。

    这就是一个帝王果断的气度,战场之上,容不得犹豫。

    有时候稍稍迟疑几秒,损掉的,就是成百上千的性命。

    “是!”

    战火熊熊,死亡的气息不断的蔓延着。

    看着远处魅国色彩鲜明的旗帜,众将领恨得咬牙切齿。

    若不是他们没有防备,怎会让一个弹丸小国压制到如此地步。

    该死的魅国,该死的魅国!

    城门战火不熄,南翼和北翼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虽说这两侧敌军较少,可是没有帝弑天坐镇,气势自然不比东门。

    “报告将军,敌军数量巨大,我军损失惨重,已经…已经快坚持不下了!”

    “该死的,改为火攻,掩护城外的兵力,减少伤亡。”

    “是,属下明白!”

    ……

    火箭漫天而出,宛如一条条火龙,在空中肆意飞舞着。

    风乍起,宛如火焰的催化剂,火势迅速蔓延到敌军的方向。

    “好,好风!”

    借着风的助力,南门在连续几个时辰被压迫之后,终于扳回了一局。

    不过,情势也没有好多少…

    相对于南门,北门的情势就显得严峻多了。

    北路敌军主将,是吴国号称战神的吴用。

    攻势迅猛,指挥得当。

    因为北门连同帝都,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关卡,万一被攻破,也就断了搬救兵之路。

    随着一阵敌军的高呼,北门告急。

    “报,北门守将告急!”

    “报,南门请求增援!”

    “报…”

    ……

    接二连三的奏报,不外乎是请求支援,兵力不足,让城楼之上的气压,越发的低沉了。

    众将领皆脸色凝重,愁眉深锁。

    就连四处奔走的奏报小兵,都因为这接连而来的噩耗,变得步伐不稳了。

    “王上,北门告急,南门请求支援,可是我们已经没有兵力可以调遣了!”

    “是啊,而且兵器也严重不足,这…”

    就在这时,有传来一道噩耗。

    “报,州衙粮仓起火!”

    “什么!”独孤影城面色一冷,一把抓起了小兵的衣襟,“粮仓着火?”

    “是是是…粮仓无故起火,所有军需设备…全部…全部被烧毁了…”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身子都在止不住的颤抖着。

    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无异于雪上加霜。

    不过,他们也肯定了,城中有内鬼。

    三道城门虽说情势严峻,可是皆为被攻破。

    州衙粮仓,更是有重兵把守。

    无故起火?

    呵?

    好一个无故起火!

    这招釜底抽薪用的真及时。

    粮仓被烧,后备军需尽毁,就算他们再怎么鼓舞士气,军心动摇也是不可避免的。

    一旦军队失去意志力,那么州城失陷,将变成必然!

    “这可如何是好?”

    “粮仓怎么会被烧了呢?”

    “这样一来,一定会造成军心不稳的!”

    ……。

    此刻,众将领也有些按耐不住,开始窃窃私语。

    “慌什么!”冷厉的声音如同冰凉的湖水,一瞬间浇熄了众人的烦躁。

    帝弑天眼神锐利,面容坚毅,犹如背对旭日而立的月光,站在众将领之前,银袍翻飞,银发缭绕,一如既往的淡定而立。

    立时,紧张的空间安静下来。

    众将领无一不眼观鼻,口观心,面色严肃,哪有适才的半分慌乱。

    淬着冰渣的寒眸扫过众人,冷冷的言道:“作为天泽的将领,作为臣民的守护神,尔等就是这副样子!”

    “末将知罪!”

    “尔等难道忘了,我天泽之所以能跃居龙头,是由何而来!”

    “这片江山,孤既然能打下来,就能守住!”不是狂妄,不是大话,而是资本。

    他帝弑天,有说这话的资本。

    “王上威武,万岁万岁万万岁!”

    “所以,会败吗?”

    “不会!”

    “会怕吗?”

    “不会!”

    “就算实力悬殊又怎样?我天泽屹立多年,杨林十三州又是重要关口,有孤,有尔等驻守,那么容易攻下吗?”淡然的语气,确是一语双关。

    一方面鼓舞士气,一方面也肯定了在场所有将领的能力,引发共勉。

    俱往矣,金戈铁马,血洒疆场的画面回笼,适才被冲淡的斗志,再度燃烧了起来。

    “既然粮草以烧,诸方告急,那么我们就不防背水一战!”

    夜风寒冷,火光摇曳。

    帝弑天宛如神谛,毅然而立。

    狂风呼啸,紧接着电闪雷鸣。

    金色的电光映衬着一抹遗世**的身姿!。

    铅云满天,鲜血满地,无尽的绝望与悲戚被消融殆尽。

    帝弑天胸腔激昂,银发飘舞。

    风云欲来,如果不能选择逃避,那么只能在雨中起舞。

    “背水一战!被水一战!背水一战!”

    万众一心,声如洪钟,响声遮盖了平地惊雷,直击九霄。

    独孤影城下令,集结所有的兵士,在东门决战。

    与此同时,也给敌军下了决战书。

    决战书一下,双方立即停兵整顿,准备决战。

    ——

    夜风冰冷,呼啸而过。

    外面电闪雷鸣,带着无尽的肃杀之意。

    敌军营帐,一名全身披黑袍的男子背对众人而坐,看不清楚面容。

    一名身穿国王服饰的男子,一脸卑微的匍匐在地,等待着指示。

    “帝弑天下了决战书?”

    沙哑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阴沉,格外的难听。

    “是的主上,决战在一个时辰之后!”

    “所以,你们收兵了是吗。”语气中流露着浓浓的不满,显然对他们的做法不赞同。

    “是的,主上。”

    话音刚落,喉咙就被一只大掌捏住,用力之狠,让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黑衣人的头部,被黑纱罩着,根本看不到他的样子。

    “主…主上息怒,听…听属下解释…”

    “好,本主倒是想听听,你作何解释!”手腕一松,男子跌坐在地。

    “回主上的话,两国交战,一旦有一方下了决战书,双方收兵是…噗…”

    话还没有说完,黑衣人一掌过来,男子已然毙命。

    “竟然跟本主讲用兵的规矩,呵,真是不知死活。以为让你做了两天国王,你就真是国王了吗!”

    大手一扬,厉声喊道:“来人,传张水火进来。”

    ……

    不消片刻,一个身材矮小,长相猥琐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一看见座位上的男子,立刻笑的一脸谄媚,跪在地上。

    “属下参见主上。”

    “恩,本主如今命你为魅国的国王,接下来该怎么做,想必你应该清楚。”

    “属下谢主上恩典,主上放心,属下明白。”而后,一脸阴险的退到了帐外。

    ——

    夜色,越发的暗沉。

    杨林十三州兵聚一处,准备最后一击。

    然而就在双方偃旗息鼓的时候,杨林十三州北翼,一群人鬼鬼祟祟的靠近着。

    “王将军,前方就要抵达北门了。”

    “好,国王陛下说了,谁能拿下帝弑天的人头,立即加官进爵。所以,此行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王将军!”

    看着无人把守的北门近在眼前,那个被称为王将军的男子,面色狰狞,露出了阴森的笑容。

    仿佛,北门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而他就是那只饿狼。

    “大家准备…”

    “进攻”两字还没来得及落下,只见一道白光闪过。

    “谁?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给本将军出来!”

    下一秒,一只火狼映入眼帘。

    全身的毛发,都宛如火焰一般红,在这样的夜空下,甚至有些莹莹发亮。

    “我操,竟然是一只畜生。”虽然狼这种生物会吃人,很可怕。

    可是如今他们这么多人,而且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怎么会惧怕一只狼。

    王将军有些不以为然,很不屑的说了一句,“去,给本将军把这只畜生杀了。”

    就在兵士还为行动的瞬间,火狼一跃而上。

    狼爪一扫,银光熠熠,两名士兵顿时到地身亡。

    “该死的,全部上,给本将军杀了这个畜生。”

    红光乍起,一眼望去,近百头火狼突然出现,与前来偷袭的敌军交缠在了一起…

    红光闪烁,狼爪犀利。

    况且火狼是变异狼,而且还有灵力修为。

    对付这一群虾兵蟹将,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凄厉的喊叫,久久的回荡在北门…

    今夜,似乎格外的漫长!

    东门城楼,独孤影城接到奏报。

    北门异动,有人相阻。

    只是八个字,却让独孤影城疑惑不已。

    有人相助?

    会是谁呢。

    莫非是白天回来了…

    “王上,您看!”

    狭长的丹凤眼闪了闪,心下疑惑。

    在这个重要的关头,会有人相助。

    这倒是奇怪了!

    不过,北门无恙就好。

    其实他早就担心,敌军会暗夜偷袭。

    虽说他们是以国家的名义开战,可是这场战争的主导者,一定是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英雄。

    所以,不见得会遵守交战规则。

    如今双方形势已经拉成一条线,无路可退。

    大手一扬,看着仅剩不到一万的军队,振臂高呼。

    “出战!”

    大雨倾盆而下,夹杂着金色的闪电。

    今晚的城楼,一片灯火通明。

    帝弑天一步一步的,走到城楼上站定。

    银发缭绕,在火光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的妖娆。

    一身银色战袍,飘然而立。

    金光闪过,照亮了他的面容。

    阴冷肃杀,宛如遗世**的修罗。

    没有多余的动作,没有多余的言语。

    只是静静的站着,就宛如在无尽绝望中的指路灯塔,宛如决堤洪水中的一叶扁舟。

    敌我力量悬殊,没关系。

    粮草军需被毁,没关系。

    只要有帝弑天在,他们就有希望,就有斗志。

    只要有帝弑天在,他们就有万众一心,战胜一切的决心。

    看着这个男人,他们心中都在呐喊这同一句话。

    不能败!

    什么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在帝弑天面前,都得低头退让。

    他这一站,不是万夫莫开,而是让千万人都做到万夫莫开!

    敌军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色彩鲜明的旗帜在大雨中摇摆着。

    黑色的战车之中,一名黑衣人正襟危坐。

    远远的,望着城楼上那个遗世**的男人。

    从那个男人一出来,帝弑天就感到了一抹**裸的视线。

    凤眸一敛,扫过战车之中的男子。

    一身漆黑,除了一双阴毒邪恶的眼睛,双眸都看不到。

    双眸碰撞,在电光石火间交锋。

    一个傲然**,气势浩荡如雄狮;一个藏头露尾,气息阴柔如毒蛇。

    眼神的拼杀,犹如万箭齐发,几乎颠覆整个战场。

    双方兵士都铁骨铮铮,肃杀之气只增不减。

    “帝弑天,没想到你这堂堂的铁血君王,也会有今天!”难听的声音,夹杂着浑厚的内力,穿破这疾风骤雨,直击帝弑天的耳膜。

    随后,身形一扬,凌空而起,一把长剑凭空出现在手中,对着帝弑天攻去。

    寒光一闪,狂暴气息迎风滋长。

    帝弑天凤眸一眯,双臂展开径直跃起。

    银袍翻飞,恍如滚滚巨浪,在暴雨的肆虐之下,释放着暴怒的情绪。

    黑衣人一击扑空,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失望之色,反而,勾唇一笑。随后袍袖一扬。

    白色粉末顺着风向散开,瞬间将帝弑天笼罩其中。

    嗅着这熟悉的味道,帝弑天剑眉一敛。

    还没来得及思考,丹田气息翻涌。

    该死的,这是诱发毒的引子。

    下一秒,五名黑衣人凭空出现在帝弑天周围。将其团团围住。

    一时间,雷声大作。

    雨,似乎越发的汹涌了。

    “帝弑天,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阴冷的声音,犹如鬼魅一般,久久的回荡在这片空间里。

    “糟了!”

    独孤影城察觉到了帝弑天的异样,立刻猜想到,王上这是毒发了。

    想要飞身上前,却被敌军将领缠住。

    该死的!

    夜色浓重,夹满了杀气。

    电光一闪,五名黑衣人突然结成了奇怪的手势,在空中盘旋而坐,嘴里还念念有词。

    下一刻红光乍现,一个繁琐的图案,出现在帝弑天脚下。

    杀戮气息爆涨,红光犹如利剑,摩擦空气而过。

    “绝杀阵!”

    冷眸扫过,冰凉的唇瓣蠕动着,吐出三个字。

    能启动绝杀阵,看来这厮真是下了血本了!

    “什么!”

    一听到绝杀阵三个字,独孤影城心下一颤。

    绝杀阵,古老而神秘的阵法,又称杀神阵。

    传言,杀阵一出,神魔皆不可挡。

    “王上!”

    ……

    帝弑天反手一扬,凌天刀现,席卷着狂风。

    “凌天刀!”黑衣人惊异,下意识的喊了一句。

    没想到这排名三大神器之一的凌天刀,竟然在帝弑天手中。

    不过,就算他依仗凌天刀,今日也难逃一死。

    五名黑衣人同时发功,将力量注入阵中。

    红色的阵结,死死的束缚着帝弑天。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抹白光闪过。

    “拍”的一声,绝杀阵竟然破了一个大洞!

    顺着洞口望去,独孤影城瞳孔骤亮,脱口而出一句,“王后!”

    ------题外话------

    呜呜呜,尘尘对不起乃们,今天更新晚了。

    昨晚蚊子勾搭了银家一夜,于是乎,华丽的睡过头了。o(╯□╰)o

    本来四点起床,睁开眼都五点多了,所以…所以就晚了…

    今天是月末,票票终结日,有票票滴赶紧投,不然明天过期了。

    再次,提前祝大家六一快乐o(n_n)o~

    另外,明天素一号,如果有妹纸想要送礼物滴话,都统一成钻石,说不定人家还能在榜上呆一两个小时~(^_^)~

    当然了,人家只素说如果有,没有就算了。

    只要订阅滴妹纸,银家都爱乃们,么么搭╭(╯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