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4】万兽之王

    “敢动本主的人,找死!”

    人未到,曼陀罗花先至,夹杂着浑厚的内力,铺天盖地而来。

    “嗷~”一声鹰吼响彻天地,内力挡下了它的一击。

    下一刻,闪着寒光的羽毛皆化为利剑,如雨倾斜而下。

    灵儿反手暗运灵力,准备进攻。

    其实早在花千柳撒毒的一瞬间,她就已经察觉到了。

    之所以没有采取行动,就是想看看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灵儿小心!”

    火凌轩因为中了毒的缘故,灵力提不起来。只能化为原型,扑到了灵儿身前。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道碧光闪过,那名黄衣女子吐血倒地!

    红衣妖娆,风华绝代,翩然而落。

    手中握着一把成色极好的碧玉箫,邪魅的桃花眼中微微上挑着,仿若花色。

    俊美脸庞,轮廓完美,眉目如画,蕴着某种独特邪味。看似沉稳地挺立那里,却无处不散发着妖冶的魅惑。

    性感的薄唇上下翻动,吐出两个轻柔的音节,“小乖…”

    一时间,静谧无声。

    灵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并没有因为这两个字,露出任何诧异的神色。

    然而心下却诧异不已。

    首先她想不通,这只桃花妖怎么会在这里?

    其次,就是他不曾见过她变化人性的模样,为什么喊着“小乖”?

    是猜测,亦或是试探!

    不论是哪一种可能,此刻她只能静观其变。

    对于这个男人,虽然她不讨厌,而且他们之间,貌似还存在眸中联系。

    可是,他毕竟是天天的敌人。

    接触太多,总是不好的。

    某灵完全不自觉,口口声声说着不爱帝弑天,绝对不可能爱上帝弑天,然而却处处为那个叫帝弑天的男人着想。

    就连参加这次闯关,都是为了给他——拿药材!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君流风懒懒凝视她,唇角勾勒起华丽的似笑非笑,唇瓣间露出些许的玩味。

    许久,见她不曾反应,略带自嘲的说了一句:“呵,又认错了吗。”

    看似自言自语,只是眸低却写着一抹暗沉。

    “该死的,你是何人?”

    适才君流风的高调出场,在一瞬间将所有人都镇住了。

    当然,花千柳也不例外。

    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个神秘的男人坏了他的好事。

    心下一恼,口气很不友好的大声质问道。

    然而,回答他的却只有静谧的空气。

    君流风淡然而立,神色一层不变,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

    **裸的藐视!

    花千柳双拳紧握,脸上青筋暴起。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恨得咬牙切齿。

    “该死的,本公子问你话,你听不到吗!你是谁?”

    “问本主吗?”一脸茫然的转过头来,那样子,似乎刚才是真的没有听到,不是装的。

    不过,以某灵对这只桃花妖的了解,绝对不会是他们想的这样。

    果然,下一秒,那道邪魅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不配知道!”

    完全没有任何顾虑的,相当云淡风轻的一句话。

    你不配知道…

    那口气,就宛如在对着一个蝼蚁言语一般。

    话落,嘴角还很合时宜的,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什么叫嚣张,什么叫无视,这就叫了!

    对于君流风这个突然转变,某灵显得淡定多了。

    因为早就知道会这样!

    “该死的,给本公子杀了这个男人!”

    这下,花千柳彻底的怒了。

    振臂一挥,一声令下。

    花家众人立刻抽出腰间的刀,对着君流风攻击。

    一抹红色,淡然而立,久久不动。

    就在他们靠近的一瞬间,只听到连绵的惨叫声响起。

    “啊!”

    “啊!”

    万花齐发,穿心而过。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花家众人全数倒地,无一生还。

    面对这样的实力,面对这**裸的秒杀,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至于适才下命令的花千柳,直接被吓得屁滚尿流,倒在地上。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面色惨白,毫无血色,就宛如刚刚从棺材中刨出来的尸体,一片死寂。

    “不,不要杀我。你不能杀我!”看着君流风高高扬起的碧玉箫,他神色慌张的重复这几句话。

    “你不能杀我,他们…他们都中毒了。如果你杀了我…他们都会死的,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倏尔,猛然转身,对着那些中毒的人高声喊道:“你们快救我,我会给你们解药的,快…快救救我!”

    都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他仍旧忘不了用这招威胁别人。

    真是死性不改!

    不过,很显然,有些贪生怕死之辈,还是开口了。

    “这位公子,请你能看在我们鼠族的面子上,放过花公子,我鼠族定会感恩在心!”一个长得贼眉鼠眼的男子一脸虚伪的说道。

    “是啊,你就高抬贵手,放过花公子吧,毕竟,我们这些人还需要他手里的解药呢。”

    “对啊,请你高抬贵手!”

    ……

    看着这些纷纷站出来求情,一脸正义凛然的人们,灵儿嘲讽的笑了笑。

    然后,径直走到木青莲身边,伸手探上了她的脉搏。

    随后,解下腰间的锦囊,然后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递到了木青莲面前。

    “青莲姐姐,你闻一下这个。”

    清心露,这是她在火家的时候,炼制出来的解毒液。

    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没曾想这么快就用上了。

    木青莲随即点点头,然后俯身过去。

    清心淡雅的香味,夹杂着丝丝灵力,迎面扑来的一瞬间,感觉通体舒畅。

    “你用灵力试试。”虽然药材不怎么全,不过解这种毒应该不是问题。

    木青莲双手结印,运功调息片刻后,面色红润的睁开了眼睛。

    “我没事了,体内的毒已经解了,谢谢你灵儿。”一脸欣喜的回头,目光温和的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女孩。

    虽然相处不久,她们接触也不多,可是她却救了自己两次。

    这份恩情,对于她而言,很重。

    “没事儿就好!”灵儿巧笑嫣然,而后将瓷瓶递到了木青莲手上,“青莲姐姐,你觉得那些人可以帮,就帮他们解毒吧。至于那些不可以帮的,留给花公子就好!”

    这弦外之意就是,至于那些自私自利的人,就留让他们自相残杀吧。

    她不是善良的人,没有那么多的慈悲心给那些恶人挥霍。

    “恩,好。”木青莲闻言点了点头。

    对于灵儿的话,她怎会不明白。

    适才若不是那位红衣男子突然出现,说不定灵儿会被多少人围攻。

    那样自私自利,为了保全自己,不惜牺牲别人的人,根本不值得救,即使救了以后也是麻烦。

    转身,拿着瓷瓶给适才站在她这边的人解了毒。

    “既然大家都没事儿了,我们就上二层吧。”灵儿扫过木青莲带的人,见他们已然无恙,于是一脸淡然的开口说道。

    “这位小姑娘,什么叫大家都没事儿了,你没看见我们这么多人还躺着吗!”适才那个率先开口的鼠族男子着急的说着。

    虽然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儿,不过见他们都站起来了,应该是得到了解药。

    “我去,你们还要不要脸啊,小爷实在是忍不住了!”一道嚣张的娃娃音响起,紧接着红光一闪,红炎出现在了灵儿身旁。

    “你又是是谁?”

    “小爷是谁干嘛告诉你,你算老几啊。你们这些不要脸的人,刚才还想着牺牲灵换解药,这会儿,还好意思开口让灵帮你们解毒。你们的脸皮都是城墙做的吧,有够厚啊!”

    红炎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指着那些人说道。

    话落,还给他们投去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切,都什么玩意!

    “你!”那名男子被噎的,满脸通红,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什么你,你个蠢猪,想要灵救你,下辈子吧!”随手一弹,一个火球飞出,将那名男子的嘴巴烤成了香肠嘴。

    “好了红炎,我们走吧。”灵儿率先往二层走去。

    “喂,灵,等等小爷,就这么放过他们了,小爷不甘心啊…”

    放过吗?

    呵!

    她可没有那么好心。

    之所以不亲自动手,是因为没有必要。

    那些人都中了毒,解药又在花千柳身上。

    留他们在同一个空间里,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动手杀他们,那只会弄脏她的手。

    帝弑天在地牢给她擦拭爪子的那一幕,情不自禁的浮现在脑海,嘴角扬起一抹温暖的笑。

    “灵儿!”火凌轩见状,立刻跟上去。

    二层不同于一层的暗,相反的,是格外的明亮。

    一踏上二层,就感觉一道明亮的光线射来,众人下意识的伸手遮挡。

    “哇,这是什么啊,带能倒映出人像呢。”一名男子看着二层的景象,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慢慢的适应了这里的亮度,众人随之望去。

    镜子,竟然是镜子!

    灵儿心下诧异道。

    这古代,根本不可能有镜子这项工艺,这是怎么回事儿?

    就在灵儿诧异的瞬间,一些奇怪的声音随之响起。

    “不要,娘亲,不要打我,我会听话的!”

    不知道何时,木青莲已经对着一面镜子泪流满面,整个人瑟瑟发抖,好像在经历着什么非常痛苦的事儿。

    “二叔,你为什么要杀我爹爹!”火凌轩也一脸杀气,双拳紧握。

    糟了,这里是幻境。

    灵儿快步上前,直接给了火凌轩一掌。

    “凌轩,你醒醒,那都是假的。”

    然后又给了木青莲一掌,“大家都不要看那些镜子,那里面会出现幻像!”

    就在灵儿将众人打醒,准备继续往前的时候,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号,久久的回荡在这个诡异的空间里。

    “啊…”

    这个声音是——那只桃花妖!

    灵儿心下一慌,立刻回眸望去。

    一双桃花妖中没有了往日的邪魅,而是绝望的,嗜血的,蕴藏着一种要毁天灭地的恨。

    修长的身子紧绷起来,似乎下一刻就会崩溃。

    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嘴角竟然溢出了血渍。

    幻境中倒映的是,往往是一个人心中最痛苦的事儿。

    究竟是什么样的记忆,能将这只妖孽折磨成这样。

    灵儿心下诧异就在她想要去帮助他的一瞬间,他的眼神突然变了。

    看着,就那样静静地看着,笑靥和煦明艳,眼底却被阴霾轻覆。美绝的脸,像残将凋谢的花,一瓣瓣被海风吹散,最后如鬼般白。

    嘴角,再次噙起了那抹似笑非笑。

    低声的喃呢,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得到的声音。

    “既然世界都抛弃了我,我也不屑要这个世界。所以,一起下地狱吧!”

    然后猛地挥掌而出,向着镜子砸去。像不顾一切的疯子,带着玉石俱焚般的气息。宛如开往彼岸的曼珠沙华,鲜艳欲滴,却美不可尝,血蔓的地狱,通向死亡。

    “轰”的一下,所有的幻境都被砸成了粉末。

    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拳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与他身上的红衣,交织成一副绝美的画卷。

    那刺目的颜色,时时刻刻都提醒着他,他的过往有多么卑贱。

    恨极了红色,也爱极了红色。

    呵,或许他身来就是一个矛盾体。

    “给你!”

    在那无尽的绝望之后,一只白白嫩嫩的小手伸了过来。

    上面,静静的躺着一方手帕。

    回眸,一双清澈的眸光印入眼帘。

    伸手,接了过来,勾唇一笑。

    “谢谢!”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小女孩身上,有种让他熟悉的感觉。

    可是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

    寒风泠泠,驱走了暖阳。

    天空阴沉沉的,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不知因何原因,位于杨林十三州周边的三个小国联合发难,整个杨林十三州都处在动荡不安中,

    以魅国为首,吴国,周国分成四路大军,将小小的杨林十三州,围得水泄不通。

    魅国不过是新近崛起的小国,相比于吴国、周国,根本不值一提。

    可是就那样一个后起之国,竟然能够让吴国、周国以它为首,包围了杨林十三州。

    这其中的门道,很难不令人怀疑。

    按理说,天泽作为龙头大国,对付这三个小国根本不在话下。

    可惜,帝弑天这次出行,为了掩人耳目,只带了少量的兵马。

    再加上原本驻扎在州内的,不过五万。

    对上三国汇聚的二十万人马,简直就是以卵击石,胜败不言而喻。

    如今敌方人马已经驻守城外,只要一声令下,随时都可能破城而入。

    就算他们能侥幸突围,估计还没搬来救兵,杨林十三州早已成为一座死城。

    情势紧急,刻不容缓。

    州衙中,独孤影城一接到奏报,立刻快马加鞭刚回来启奏王上。

    然而,找遍了整个州衙,却未曾见到王上的影子。

    捏着手里的奏报,独孤影城宛如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报!”派出去寻找帝弑天的探子已然返回。

    独孤影城两步上前,一把抓住探子的双臂,语气焦灼的问道:“怎么样,找到王上的行踪了吗?”

    一向淡定自若的眸中,写满了烦躁不安。捏着探子肩膀的双手,因为过于紧张,不断的收紧。

    “回丞相的话,没找到…”

    闻言,一把推开他,厉声说道;“滚,继续找!”

    “是!”

    风乍起,吹乱了一江池水。

    看着门外阴沉的天色,心,越发的乱了。

    探子刚刚退出房外,帝弑天就出现在了屋中。

    “王上!”独孤影城心下一喜,立刻上前。

    “王上,您回来了。您知不知道…”刚要开口,就见帝弑天抬手示意。

    “二十万兵马围城,杨林十三州随时会被攻破!”低沉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清,一字一句的说着。

    这些他已经知道了,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快回来。

    三国哗变,天泽君王被困杨林十三州。

    这估计是他帝弑天登基以来,第一次遇上这么丢脸的事儿。

    “王上,要赶紧想对策。”

    “孤知道,说说城外的情况吧。”帝弑天径直走到椅子上桌下,伸手一抬,示意独孤影城也落座。

    可是在这样大敌当前的情况下,独孤影城哪里还能坐得下。

    “三国联合分成四路大军,魅国率领的二十万主要军队此刻在城外百里驻守。估计是还没有探清楚我方情况,所以一直按兵不动。另外吴国和周国分别带领五万人马,南切天启,北防京都,阻绝了救援之路。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三个字——很糟糕!”

    一席话落,独孤影城长叹了一口气,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

    “魅国?魅…”想必这次的三国哗变,应该跟那个“老鬼”有关联。

    “既然他们已经兵临城下,那孤只能…”说到此处,帝弑天稍稍停顿了一下。

    独孤影城见他们王上如此镇定,以为是早有准备,希冀之光立时跃然眼底。

    一双眸子极其热切的盯着帝弑天,等待着他的下言,也就是解决方法。

    帝弑天顿了顿之后,说了一句,“那孤也只能夹道欢迎了!”

    “……”

    如果不是太过于了解王上的性格,独孤影城一定会认为此刻他们王上再讲冷笑话。

    夹道欢迎?

    可能吗…

    “吩咐下去,清水洒街,黄土垫道,大开城门。”

    如今,别无他法,他只能赌一把。

    闻言,独孤影城神色复杂,断断续续的说了三个字。

    “这…这是…”是什么,他没再言下去。

    王上少年君王,领兵征战,所到之处,战无不胜。

    所以他的决断,自有道理。

    “莫要心慌,吩咐下去!”

    帝弑天坐在主位上,银发在空气中泛着点点寒光。看似一脸淡然,只是掩在广袖下的手,已经拢成了拳头。

    知道帝弑天身体不好,独孤影城也没有再多问,起身作势要退下。

    “等一下!”帝弑天头颅一扬,开口道。

    “恩?王上还有何吩咐?”

    “白天那边有消息了吗?”

    一说到关于灵儿的事儿,帝弑天的语气中就多了一分颤音。

    每次开口询问,他都是害怕的。

    他既希望得到那小东西的消息,又害怕得到的是坏消息…

    呵!

    谁能想到他这样一位少年铁血君王,也会有这般矛盾的一天。

    独孤影城一脸无奈的摇摇头。

    自从那日王后失踪,那道裂缝就凭空消失了。

    之后,他们组织士兵,进行挖掘。

    可是截止今天为止,仍然一无所获。

    说难听一点儿,就是连尸首都找不到。

    不过也好在找不到,不然,王上一定会崩溃的…

    “百晓生呢?”

    “传言百晓生如今人在徐州,可是大兵压境,所以…也没有找到。微臣办事不利,请王上责罚!”

    “彭”的一声,独孤影城径直跪下,神情严肃。

    一想到如今的情势,独孤影城心里就自责的要死。

    如不是他们保护不周,让王后失踪,后面这一系列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如今王上的身体还未曾复原,就又要上战场。

    内忧还未曾解开,外患就蜂拥而至,哎…

    “好了,这些事不怪你,起来吧。”

    “可是王上…”

    “起来!”语气冷冽,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

    “是,王上!”干脆果断,掷地有声,独孤影城起身后,退出了房外。

    那边内忧外患,灵儿这边也是惊险重重。

    闯过了三层的冰窟,四层的群兽围攻,和第五层的迷阵之后,留下来的人,已经寥寥无几。

    木青莲在闯过第四层之后,也离开了。

    如今,空荡荡的六层上,只剩下了灵儿、火凌轩,还有君流风,还有那个不能称之为人的红炎。

    第六层看起来格外的安静,四处都静悄悄的,呼吸可闻。

    不过,在经过前面那些变态的关卡之后,他们可不会认为,这一层是免费赠送的。

    “欢迎来到**层。”

    一个空灵的声音,突然在第六层的各个角落回放着。

    声音雌雄难辨,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灵儿的听觉一向灵敏,可是在这会儿,竟然分辨不出这个声音的方位。

    “灵,谁在说话,是不是闹鬼了?”

    红炎不停的吞着口水,一双白嫩嫩的小手,紧紧的抓着灵儿的衣服,明明怕的要死,还强装出一副很胆大的样子。

    见他这个样子,灵儿也没再逗他。

    “没事儿,应该是录音吧。”

    “录音?什么叫录音啊?”

    红炎继续追问,此刻,只有和灵儿说话,才能减少他心中的害怕。

    “就是,一个声音的载体,能把声音记录下来。”灵儿一边四下打量,一边回答着它的问题。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还是会怕鬼的。

    “额?那不就是记忆水晶吗。”

    在云海城中,就有这样的,可以记录声音的石头,叫记忆水晶。

    “对对,应该就是那个记忆水晶吧!”虽然不知道这小屁孩说的记忆水晶是什么玩意,不过,应该可录音机的功能差不多吧。

    下一秒,他们面前突然出现了三道门。

    “金钱,权利,自有。”

    这是思想品德测试吗?

    ……

    某灵看着这三道门,心里这样想着。

    “看着你们面前这三道门,然后,选择一条路,走下去…”

    话音刚落,周围的景象突然改变了。

    灵儿周身,都竖起了一道晶莹剔透的墙壁,适才死死抓着她不肯放的红炎也不见了。

    同时消失的,还有火凌轩,君流风。

    “凌轩!红炎!君流风!你们在哪儿?”

    灵儿试探性的呼唤着他们的名字,只是,久久没有回应。

    “他们也在一个**的空间中做选择,你不必担心。等你出去之后,自然会见到他们。所以,现在,你选择一道门,走下去…”

    那个诡异的声音,就像是有思维一般,很合时宜的响起。

    看看周围的情况,如今已经没有退路。

    看来,只能按照他说的,做一个选择。

    某灵伸手托腮,做思考状。

    按照一般小说中写的,遇上这种情况,女主都会心无旁骛,高风亮节的选择那劳什子自由。

    然后系统就会因为她人品值高,给予赞扬,顺利通关。

    既然如此…

    灵儿回头,扬起小脸,一双眼睛径直落在“自由”两个字上。

    然后伸手,很果断的,完全没有犹豫的,伸手拉开写着“金钱”的门。

    ……

    “权利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金钱故,两者皆可抛。”

    某灵一只蹄子向前一划拉,头颅高扬三十度角,爪子高举,做出一副大诗人吟咏的模样,豪情万丈的念叨着她自编的千古绝句走了进去。

    下一刻灵儿便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这是一个纯紫色的空间,四处都飘散着紫色的花朵。

    那些紫花,就宛如羽毛般,体态轻盈的漂浮在空气中。

    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些紫花周围都散发着紫色的气体。

    这是…

    她体内的紫色灵力!

    不知道为什么,灵儿在踏进这个空间的一瞬间,莫名的熟悉感蜂拥而至。

    对于这些紫色的花朵,她感觉异常的亲近。

    而且,这些灵力都是适合她修炼的。

    一双眸光扫过四下,目之所及,都是紫茫茫的一片。

    找不到出口,也看不到入口。

    盘腿,调息。

    既然出不去,正好借着这个机会修炼。

    紫色的奇异空间里,一个精雕玉琢的小姑娘闭目凝神。

    周身,笼罩着一层紫色的光芒。

    原本漂浮在空气中的紫花,此刻,都汇集在灵儿周围不停的旋转着。

    忽然,脑中紫光一闪,出现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孩子,你终于回来了…”声音沙哑,充满了沧桑感,应该是一个老人。

    “谁,是谁在说话?”灵儿在心里询问着。

    老人温和的笑了笑,“呵呵…灵儿,是我,你的祖奶奶。”

    “祖奶奶?”

    汗!

    她在现代就是一个孤儿,连父母都没有,哪里来的祖奶奶!

    “呵呵,灵儿,你之所以不记得祖奶奶,是因为有人封锁了你的记忆。所以,你不用想太多,随着自己的心就好…”听了这话,灵儿心下沉重了几分。

    封锁记忆?

    似乎老人也看出了她的情绪,继而说到,“祖奶奶知道,你的这缕魂魄,来自为未来世界。那是祖奶奶为了保护你,用尽最后的灵力,将你送去的。所以,你会来到这里,一切都是天意。你的身上,背负着重要的使命,所,你需要不断的强大,强大到,足以面对未来的风暴。”

    虽然这些话听起来很玄幻,可是她总觉得这位老人很亲近,很值得相信。

    “祖奶奶,你说我身上背负着使命?是什么使命?”总感觉,这是一副很沉重的胆子。

    不断的强大,强大到足以面对未来的风暴,那个风暴究竟是什么?

    可是天天身上的毒还没解,如今,她又陷在这个地方,她真的能挑得起这副担子吗!

    “那个使命,祖奶奶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你不会是一个人,有银风,凤零,青岚,玄翼他们四人帮助你。”

    “银风?银风…”总觉得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灵儿眉头微皱,心下回想着。

    就是那只灵鹫!

    银风将军!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好了,祖奶奶就不多说了。你现在听到的,只是我的一缕残念。紫灵鞭你已经拿到了,这本《灵逍鞭法》,算是祖奶奶留给你的最后一件礼物吧。”

    下一秒,脑海中突然多了一段意识,正是关于那本《灵逍鞭法》的。

    “祖奶奶的时间到了,灵儿,你要好好努力…”

    声音消失的瞬间,眸光骤然睁开。

    原本刻意改变的眸色,此刻泛着紫色的光芒。

    紫色的空间已然消失不见,只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灵儿自身的实力,又提高了不少。

    不过,眼前这是什么情况啊!

    蓝天高光,万里无云。

    接天连地碧绿一望无际,在微风中摇晃着身姿。

    从塔顶看去,一望无际的校场中,密密麻麻的魔兽昂首挺立。

    金色的大鹏,巨型棕熊,飞天豹,金狮,银鬃白虎,长臂猿猴,火狼,灵鹫…

    按照级别,方圆成型,整齐伫立。

    陆上爬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几乎都到齐了。

    “我去,这是万兽集结。”红炎的声音,适时的响起。

    纵然他自认为见过大场面,也被眼前这一幕吓到了。

    放眼望去,广阔无垠的大地上,全是魔兽,一眼望不到边。

    等级最低的,也是十级以上。

    由远及近,是十二级,十三级,十四级,十五级到二十级顶级为止。

    同一种类的形成整齐的队列,那气势,比身经百战的军队还要冷冽。

    好吧,他被惊憟了。

    灵儿低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小鬼已经回到了她的手腕之上。

    可是,却仍旧不见火凌轩和君流风的身影。

    “灵,这下我们惨了…”红炎看着这气势浩荡的兽群,第一次没有了底气。

    不过,无论换了谁,面对这场面也不会有底气吧。

    “咳咳…那个…他们很厉害吗?”

    某灵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然后一脸无知的问道。

    对于云海城的修炼等级,还有这些兽兽的能力,她还是不怎么清楚。

    不过,既然只是闯关选拔人才,应该不至于太难吧…

    好吧,她是这样想的。

    “你猜~”

    “……”

    猜泥煤,姐要是会猜还用问你啊。

    就在灵儿思绪还没来得及落下的时候,红炎的声音再度响起。

    “他们中间,修为最低的兽,弄死你就跟拍苍蝇似的,你觉得厉害不?”

    “……”

    什么叫打击,什么叫绝望,灵儿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

    某灵虽然很想保持她天真可爱的样子,可是…

    谁她妈的能来告诉她,第七层要对上万兽集结啊!

    “灵,要不,咱们跑吧?”

    呜呜呜…小爷打不过他们!

    “你觉得,咱们能跑得掉?”

    一个相当白痴的问题,一个显而易见的反问。

    此刻,红颜和灵儿好想抱头痛哭一场。

    泥煤的七巧玲珑塔,太坑爹了。

    这哪里是选拔人才,这分明是要命啊!

    那份肃静的情绪,那份凌厉的杀气,看着这一幕,灵儿有种回到训练营的感觉。

    恍惚,她面对的不是魔兽,而是一直训练有素的铁血大军。

    那种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气息,是无声的威慑。

    不用多余的言语,无需多余的动作,只是静静的往那里一站,整个空气都变得寒冷了许多。

    本来灵儿还想着,打不过咱就跑。

    可是,这能跑的了吗…

    倏尔,天色突然变得暗沉了。

    一种强大的威压,从四面八方而来。

    银光徒然大盛,遮蔽了阳光,一直体型硕大的灵鹫,凌空而下。

    “嗷~”一声龙吟,响彻天地。

    雷光一闪,一条青色的巨龙从云层深处落下。

    我去,原来真的有龙啊!

    看着这一幕,某灵不禁瞪大了眼睛。

    在临死之前,能见到如此壮观的一面,她也值了。

    不过,她舍不得她家天天啊。

    呜呜呜…

    “灵,小爷不想死啊。”

    泥煤的,姐姐也不想死啊。

    可问题是,选择权不在咱手上了!

    灵鹫的翅膀高高扬起,看起来要下命令进攻了。

    某灵和红炎脑海里飘着同样一句话,“这下死定了!”

    就在他们将心脏提到嗓子眼的时候,一声高呼响彻天地。

    “臣等恭迎王上回归!”声音浩荡,绵延直上九霄。

    一时间,灵儿傻了。

    红炎惊了!

    大地都颤了!

    这是什么情况?

    谁能来给她解释一下!

    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魔兽军团,齐刷刷的低头。

    那样子,就跟帝弑天上朝的时候,群臣朝拜的样子差不多。

    “微臣银风,参加王上!”

    不知何时,灵儿已经从塔顶降落到了地面。

    身前,那只硕大的灵鹫,已然化形成人的模样。

    一声银色的战甲,威风凛凛。

    双手抱拳,臣服在灵儿身前。

    声音浑厚,充满力量。

    倏尔,脑子里回想起祖奶奶的话。

    “你不会是一个人,有银风,凤零,青岚,玄翼他们四人帮助你。”

    然后,将所有的事情前后一联系,某灵好像明白了。

    小手一扬,“银风将军无须多礼,起来吧。”

    “谢王上!”声音铿锵有力,一脸虔诚。

    “银风将军,可能为本王解释一番,这究竟是怎么会事儿?”

    灵儿话音刚落,银风还没来得回答,一只金色的凤凰径直扑到了灵儿怀里,接着就是一阵哭天喊地啊。

    “呜呜呜…王上,你终于回来了,小凤想死你了,呜呜呜…”

    那哭的惨绝人寰,就跟死了亲爹似的。

    一边哭,还一边拉着某灵的衣服抹眼泪。

    ……某灵嘴角止不住的抽搐。

    这货究竟是谁啊,也太自来熟了吧!

    “你一边儿去,灵是小爷的!”

    一见有人来抢灵儿,红炎立刻换成人形出来,中间横插一脚。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地动山摇,就跟地震似的,让灵儿的小身子不由的踉跄了几下。

    银风鹰眸一眯,射向不远处的一只大鹏鸟,厉声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回银风将军的话,是云海之外杨林十三州。三国哗变,天泽君王被困!这应当是双方交战,传来的响动!”

    “你说什么!”

    帝弑天被困!

    ------题外话------

    因为大家太想男主了,所以尘尘所写了塔里闯关的部分,感动有木有o(n_n)o~

    今天素五月滴倒数第二天了,还有票票滴赶紧上缴,不然就过期了哦。

    还有,爱男主党可以回归了,嘤嘤嘤,木有乃们,银家滴订阅好惨淡,>_<,

    有木有感觉今天灵儿威武霸气,亮瞎眼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