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3】小乖...

    秘境这边儿情况紧迫,杨林十三州那边儿也不容乐观。

    帝弑天至那日昏迷之后,就陷入了沉睡。

    独孤影城快马加鞭,从京都带来御医,可是已经一天一夜了,仍旧毫无起色。

    凌天刀气,再加上原本集聚在体内的剧毒,让他的身子已经差到了极点。

    不过,那些却不至于昏迷这么久。

    据太医言道,是悲戚过度所致。

    其实就算太医不说,他们也明白。王后生死不明这件事,对王上的打击很大。

    好在,君流风也同时失踪,苍生门忙着寻找他们门主的下落,没有再将注意力放到这边来,这样一来,倒是让他们的压力减轻不少。

    不过,列国答辩在即,若是君王因为身体的缘故,不能出席,暗处隐藏的敌人,一定会趁机造谣。

    到时候,引起列国哗变,局面将一发不可收拾。

    此刻,整个州衙,被一片愁云惨雾笼罩。

    独孤影城一人支撑着大局,白天负责寻找王后的下落。

    然而,渺无音讯。

    所以,他们既期盼着帝弑天醒来,又害怕帝弑天醒来。

    熊熊的大火,灼热的气息,犹如张着血盆大口的魔鬼,滚滚的岩浆翻涌着,宛如决堤的洪水,顷刻之间就能吹毁一切。

    泛着寒光的铁索桥上,诡异的紫色藤蔓密集,盘根错节,看上去阴森恐怖。

    一抹白色翩然而立,紫色的眸,是那么的熟悉。

    忽然之间,铁索骤然断裂。白色身影宛如流行一般,急速下落。

    一点点的缩小,再缩小,直到消失不见…

    “不,不要…不要…”

    躺在床上的帝弑天大汗淋漓,绝美的面容上写满了焦急。

    “小东西!”

    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喃呢,已经晕睡了一天一夜的帝弑天猛然醒来。

    俊逸不凡的面容上,写着满满的憔悴。

    狭长的丹凤眼快速的扫过四下,却不见那抹熟悉的身影。一向沉稳睿智的眸中,第一次染上了惶惶不安的色彩。

    那个梦境太过于真实,以至于让他第一次从梦中惊醒。

    记忆顷刻间回笼,那日的地动山摇,那日的一秒之差。

    记忆就像一个无知的魔鬼,一波一波的肆意践踏着他已经千疮百孔的心。

    那个梦,是预示着什么吗?

    “王上,您醒了!”

    一见帝弑天苏醒,独孤影城连阴的脸上,终于看见了一丝阳光。

    不过,下一刻,他再度沉默了。

    因为王上问:“找到王后了吗?”

    一时间,相对无言。

    沉默宛如一把锋利的小刀,穿梭在他们各自的血肉中。

    独孤影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沉默着。

    不过,一看他的脸色,答案就已然明了了。

    帝弑天猛地起身,“噗!”

    还未成得到调息的气血再度上涌,一抹腥甜从口中溢出。

    “王上,您切莫着急,白公公率领铁甲军日夜寻找,相信不日定会有王后的消息。王后是上天派下来的神使,它一定能逢凶化吉,回到王上您身边的。”

    独孤影城慌忙上前,搀扶着帝弑天的脊背,示意他躺下。

    不过,他心里清楚,以王上的性格,这世上,除了王后之外,恐怕再无人能改变他的心意。

    所以,想要劝阻他,还得从王后身上入手

    “王上,就算是为了王后,您也要保重身体。莫非,您想让王后回来之后,再用它的血救您一次吗?”

    一句话,勾起一段记忆。

    初见的场面,依旧历历在目。

    那小东西从天而降,砸到他的身上。后来,许是冥冥中的牵引,他无意救了它,它感恩救了他。

    从那一刻起,他们血水交融,变密不可分。

    “孤无碍,你不用太过于担心。”

    帝弑天面色一凝,显然已经从回忆中走了出来。

    低沉的嗓音,因为昏迷太久,变得有些沙哑了。不过,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高贵气度。

    伸手,示意独孤影城不用搀扶,而后径直坐了起来。

    双手做了一个奇怪的印结,自行运功调息。

    丝丝的白色内力,隐隐约约的笼罩着他健硕的身体,刚毅的线条,绝美的五官,只是,比起往日,似乎更加寒冷了。

    平整的眉心间,蕴着一团化不开的浓墨。

    许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收敛了身上的气息。

    “帮孤约见百晓生!”寡薄的唇瓣上下翻动,冷冷的吐出一句话。

    百晓生,一个江湖中人。传言,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只要是你能想得到的,他都能说的出来。

    关于云海森林,知晓内幕的人,早就死了几百年了。

    如今看来,也只能找这个传说中的百晓生试试。

    “是,王上。”

    独孤影城闻言,立刻退到了门外。

    就在他离开的一瞬间,帝弑天突然睁开了眼睛,而后站起身来。

    修长的身躯,顿在原地,如艳魅壁画,只蛊惑眸子黑白相间的转动。

    云海森林,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地方。

    关于那里,有很多传说,然而,却没有一个人亲眼见过。

    传言,那里居住着大陆上最厉害的猛兽;

    传言,那里的野兽,都有着惊人的能力;

    ……

    那个小东西消失在那里,会是巧合吗?

    身形一闪,帝弑天消失在了屋子里…

    ——

    紫光闪烁,灵气倾泻而出,如奔涌的洪水,径直对着灵儿袭来。

    我擦,姐这什么人品啊。

    还没有碰着鞭子,就被人家攻击了!

    思绪还没有落下,强大的气息瞬间迸裂而出,波涛汹涌。

    气流在一瞬间都化为了利剑,皮肤上传来清晰的痛意。

    灵儿身子灵敏的闪躲着,然而紫灵鞭攻击凌厉,招招致命。

    泥煤的,这丫的和姐有仇吧!

    莫非她上辈子上了她男人?

    还是杀了他媳妇啊…

    看着攻势如此猛烈的紫灵鞭,某灵心中泪流满面。

    一旁的红炎见状,急的自敲紫宸的脑袋。

    “你丫的,赶紧让你那破鞭子停下来,要是伤到小爷的人,小爷跟你没完!”

    正在与紫灵鞭对抗的某灵,在听到红炎的这句话,心里稍稍感动了一下。

    还算这小鬼有良心,知道担心她。

    然而这个想法还不曾落下,紧接着下面又传来一句,“万一小爷的灵死了,小爷以后找谁吃饭啊!”

    “……”某灵满脸黑线,她发誓,如果不是现在她被紫灵鞭缠着分不开身,她真想下去给那个小鬼一脚。

    合着在他心里,她就是一个保姆,随时管饭的!

    紫灵鞭的气息愈演愈烈,猛然间紫光大增,彭的一声撞击着灵儿的身子。

    火凌轩见情况不妙,遂飞身而上,试图帮助灵儿。

    可是那紫色的气流,就跟有思维一般,竟然自动形成了一个结界,将他们隔绝在外,旁人根本无法靠近。

    火凌轩试着硬闯了几次,可是完全没有作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灵儿独自战斗。

    看着身上不断增加的伤口,灵儿眸光骤然变色。

    丫的,姐怒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对吧。

    原本的闪躲,在瞬间变成了近身攻击。就在紫灵鞭举起的一瞬间,灵儿一个瞬移到它身后,径直握住了手柄的位置。

    下一刻,剧烈的疼痛从掌心袭来,灵儿下意识望去。

    白嫩嫩的小手上,不知何时溢出了血渍,被紫灵鞭不停的吸食着。

    想要挣脱,可是它就像是粘在了手上一般。

    “吾命紫灵,滴血成契,不死不离!”一个婉转的女声突然在脑海中响起。

    紧接着,紫色的结界瞬间消失,空间的气息也逐渐平稳了下来。

    适才还狂暴不已的紫灵鞭,此刻,静静的躺在灵儿的手中。

    收起灵力后,飘然落地。

    看着手上的紫灵鞭,某灵心下闪过一抹疑惑。

    莫非她就是紫灵鞭的有缘人?

    所以,这算是认主了!

    “灵儿,恭喜你。”火凌轩是云海城中的人,对于这些门道,自然明白。

    “我去,没想到灵就是紫灵鞭的有缘人,这是走了什么运啊。”在灵儿落地的一瞬间,红炎就立刻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一双清澈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手上的紫灵鞭,一脸羡慕的说着。

    好吧,其实他觊觎这条紫灵鞭已经很久了,不过一直懒得上来。这次好不容易要拿,结果被灵抢先了。

    呜呜呜,他这个命啊,比苦瓜还苦呢…

    一看见这个小鬼,灵儿就想起了适才他说的话。

    伸手,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脑门。

    这猝不及防的一下,让红炎踉跄了几下,差点没摔倒了。

    待身子站定,嘟着小嘴气呼呼的转过身子,欲找某灵理论一番,却见她和火凌轩已经走远。

    “喂,你们倒是等等小爷我啊!”

    伸手,仓促的扛起地上硕大的包袱,立刻追了上去…

    ——

    月色高悬,疏影婆娑。

    偶尔,传来几声蛙鸣。

    云海城今晚的夜空,格外的美丽。

    大街上,人流涌动,都向着王宫而去。

    三三两两交头接耳,说的都是关于明日进入七巧玲珑塔之事。

    王上亲自选拔人才,对于云海城而言,是一件天大的事儿。

    所以,各家族都早早的,等候在了王宫之外。

    火家大宅

    火岩面色凝重的站在秘境出口,焦急的等待着。

    凌轩和灵儿进入秘境,已经整整两日。眼看着明日七巧玲珑塔就要开启,可是还不见这两人出来。

    万一,要是错过了开启的时间。灵儿想要进入那里,就要再等上一年了。

    抬头,看看天色,距离日出已经不远。

    摇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哎…”

    “爹爹,您是在担心哥哥和灵儿吗?”火凌容的声音突然想起。

    火岩抬头,就看见凌容端着一碗参汤走了过来。

    “凌容,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去睡啊?”伸手,自然的接过他递过来的汤碗,将参汤喝下。

    “爹爹,您不是也没睡吗,人家担心您的身体啊。”火凌容说罢,撇撇嘴,转身,望向了秘境的入口,“况且,人家也担心哥哥和灵儿,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爹爹相信,他们一定会平安的出来的。”

    “恩恩,我也相信,所以我要跟爹爹一块儿等着!”

    见他意志坚定,火岩也就没再说什么,由他去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看着破晓的晨光渐渐升起,火岩的心越发的慌乱。

    如果再不出现,可就真的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秘境的入口突然开启。

    “灵儿,凌轩!”

    “灵儿,哥哥!”

    火岩和火凌容的声音同时响起,一脸欣喜的望着秘境口的两人。

    “爹爹,凌容,我们回来了。”看着他最亲的人,有一种思念跃然而出。

    虽然进入秘境只有短短的两天时间,可是他们九死一生,所以对于这次再见,感觉格外的珍贵。

    快走两步,上前抱住了火岩。

    “喂,你们两个也太不够意思了,都说了让你们等等小爷,你们干嘛还走那么快,真是讨厌。”

    倏尔,一个骂骂咧咧,饱含不满的童音从秘境内传来。

    紧接着,一个身穿红色肚兜的小娃娃走了出来。

    光秃秃的小脚丫踩在地上,就跟那新生的莲藕似的,白嫩可爱。

    一张精致的小脸上,眉眼如画。嘴巴微微嘟着,看起来委屈极了。

    最显眼的是,肩膀上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袱。

    不用想也知道,这就是我们非常臭屁的红炎娃子。

    “哇,这个小娃娃是谁,好可爱哦!”火凌容一看到红炎,立刻走上前去。

    伸手,想要摸摸红炎的脸,结果被他一脸嫌弃的躲开了。

    “丫的,你想干嘛?小爷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不搞基!”

    “噗!”灵儿刚刚喝下的茶水,直接喷了出来,然后一边笑,一边猛咳嗽个不停。

    “咳咳咳…哈哈…咳咳…哈哈哈…”

    偶滴娘呦,她这是淘了一个什么活宝。

    为毛总是这么搞笑呢?

    正常男人!

    还不搞基!

    噗哈哈…

    矮油,这个小屁孩真是太好玩了。

    “灵儿,你没事吧,你喝慢一点儿啊。”一听见灵儿咳嗽,火凌容顾不得管那个可爱的娃娃,转头就跑到了灵儿身边,动作极其轻缓的给她拍背。

    “木事儿,凌容锅锅,乃不用担心银家。”

    “好了,现在已经没时间了。灵儿凌轩,你们马上拿着推荐信赶往王宫。”

    “爹爹,凌轩明白。”火凌轩一脸慎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灵儿。

    “恩,走吧。”小脑袋重重一点,褪去了适才的嬉笑,脸上写满了认真。

    这次闯关关系到天天的病情,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所以,不能有一丝儿戏的姿态。

    “你们去哪儿,小爷也要去!”红炎听罢,立刻将身上的包袱一扔,以最快的速度跑到灵儿身边。

    两只爪子死死的爪子灵儿的衣襟,一副死活都要去的模样。

    看着身后这只大尾巴,某灵嘴角痉挛了。

    他也去?

    怎么去!

    她这个年纪去,已经是很奇葩了。

    还带一个两岁的!

    得,估计去了不用比赛,而是直接被围得水泄不通,当奇观看了。

    “你还是在这里等着吧,这次去的名额只有两个人。”灵儿蹲下身子,附在红炎耳边低声哄骗着。

    “小爷又不算人,小爷是火之灵。”

    “……”完全解释不通,鸡同鸭讲的悲哀。

    “那你能变身成别的东西吗?如果能,我就带你进去。”某灵笑的一脸阴险的说道。

    这小鬼倔强的很,只能出此下策为难他,让他知难而退。

    然而某灵不知道,人家确实能变身。

    就在它话音落下的一瞬间,红光一闪,原本抓着她衣襟的小鬼已经不见了。

    “小鬼?小鬼?我擦,哪里去了?”灵儿扫过四下,却不见那小鬼的身影。

    “小爷在这里!”

    倏尔,一道熟悉的童音响起。

    “在哪啊?”

    “在你手腕上!”

    虾米?

    手腕!

    灵儿低头看去,果然,一个赤色的火焰手镯静静的套在她白皙的手腕上。

    我去,这丫的还真的能变身啊!

    就在某灵还没有从惊讶中缓过神来的时候,一道非常欠揍的声音再度响起。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小爷特帅,特厉害,感觉特崇拜小爷我啊,哦呵呵呵…”

    “……”

    崇拜泥煤,这丫的不自恋会死啊!

    “灵儿,那个小娃娃是?”看到这一幕,火岩心下有些明了,随即开口道。

    “火之灵!他是火之灵。”灵儿也没有隐瞒,直接就告诉了他。

    对于火家,对于他们父子,灵儿是绝对的信任,没什么好隐瞒的。

    况且,如果不是火岩允许她进入火狼一族的秘境,她也不可能有所提高,更不会认识红炎。

    所以,火家对于她而言,是有恩情的。

    也是,她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认识的第一批朋友。

    火岩听罢,脸上并未露出任何一丝惊讶之色,仿佛,早已看出来了一般。

    伸手,摸了摸灵儿的头,然后嘱咐道:“灵儿,进入七巧玲珑塔之后,一定要小心。不仅要闯关,也要防着身边的人。”

    虽然这是公开公正的选拔人才,可是人心难测,利益驱使,他们难免不会自相残杀。

    往往人的私心,要比任何机关阵法都可怕的多。

    灵儿前世是一名特工,对于这些,又怎会不知道。

    于是,一脸慎重的点了点头。

    “好了,快没时间了,你们赶紧去吧。”

    “恩,火叔叔再见,等着灵儿的好消息。”

    “恩,叔叔相信你,会有收获的。”

    ……

    天高云淡,暖风送行。

    整个云海城,都环绕在茂密的森林之中。

    所以,空气自然比其他地方都要好得多。

    王宫是一城之中,最重要,也是最为绚丽的建筑,位于云海中央,气势高耸。

    淡淡的金光笼罩着,那一个个明艳艳的砖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不知道是何材质,能打造出那样一座绝美的宫殿。

    通体金光熠熠,透彻宛如上好的水晶。

    一大一小两人,静静的矗立在人海中。

    “灵儿,那个地方,就是王宫的入口!”

    顺着火凌轩所指的方向望去,那熟悉的藤蔓植物和那口气张狂的是个烁金大字再度出现在眼帘。

    “唯我独尊”!

    这不是她那日刚掉下来时,所看见的地方吗。

    当时心下还疑惑,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有这般狂傲的口气。

    没曾想,竟是这云海城的王。

    据小黑讲述,云海城能够抵御任何军队,这么说来,如果不是这个王上没有野心。

    这片大陆,估计早就没兽兽占领了。

    这样至高无上的存在,确实配得上“唯我独尊”这四个大字。

    “哎呦喂,这不是火家那小子吗?”忽然,一个妖里妖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花千柳!”

    看着已然站到他们身前的男子,火凌轩剑眉一敛,语气不怎么和善的说道。

    花千柳?

    怎么不叫花柳病呢!

    “噗嗤!”某灵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下子笑出了声音。

    这会儿,花千柳才注意到,原来这次火家推荐的人中,还有一个奶娃娃!

    “我说火凌轩,看来你们火家真是没人了,竟然派个小娃娃出来迎战。哈哈哈…”

    话落,花千柳仰天大笑起来,随即,看着灵儿问道:“小屁孩,你断奶了吗,就来参加比赛?”

    灵儿眸光闪动,在抬头的瞬间,已然换上了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一双如水晶般的大眼睛调皮的眨了眨,不答反问:“难道老伯乃还没断奶吗?矮油,羞羞羞。”

    灵儿这句话用一种软腻腻的声音,而且说的相当的真诚,一听就是实话啊。

    而且故意提高了音调,所以……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一时间,各种诧异的目光向着花千柳投来。

    花千柳没有料想到灵儿会这么回答,一时间有些语凝了。

    随即反应过来,凶神恶煞的目光扫过四下,大吼一声:“看什么看!再看本公子弄死你们!”

    花家大公子花千影是王上身边的红人,所以花家的人向来都很嚣张。

    一听花千柳这么说,立刻收起了目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况且闯关在即,谁也不想再还没有进入玲珑塔之前,给自己树立一个强敌。

    “小屁孩,你竟敢耍本公子,你找死!”

    转身回来,看着面前这个小鬼,花千柳恨得咬牙切齿。

    举起拳头,眼看就要落在灵儿身上,却被火凌容拦下了。

    花千柳回头,就对上了火凌轩沉重的目光。

    “火凌轩,你最好别参与本公子的事儿。”

    “花千柳,我好心奉劝你一句,你最好不要出手。今天你既然会出现在这里,想必也是来参加选拔的。你应该不会忘了这里规定吧。

    进入玲珑塔之前,若出现斗殴情况,不管谁对谁错,双方都会被取消参加的资格!”一名身穿素衣的女子突然开口说道。

    对啊,他差点把这个忘了。

    为了准备这次的选拔,他费了多少功夫。

    如今,竟然被一个小鬼气的乱了方寸,真是不应该啊。

    花千柳想罢,冷哼一声,放下了高举的拳头。

    “哼,算你们走运,本公子暂时先放过你们。”等会进入塔中,新仇旧恨再一块儿算。

    宽大的袖子一甩,气焰极度嚣张的离开了。

    “灵儿,你没事吧?”花千柳一走,火凌轩立刻上前询问道。

    “凌轩,是不是我卖萌太久,让你忘了我的本性啊!”灵儿调皮的眨眨眼睛,一双墨眸中氤氲着明显的狡黠。

    呵!

    她夏灵儿看起来像是好欺负的主儿吗?

    拜托,像欺负人这种事儿,向来都是她干的。

    见灵儿这般模样,火凌轩略带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

    虽然他已经见识过灵儿的强悍,可是她如今这幅样子,真的很容易让人忘记她的腹黑。

    “嘭嘭嘭!”

    突然,击鼓声音传来,原本人声鼎沸的空间,一瞬间鸦雀无声。

    下一刻,气息突然变得异常强烈,似乎大地都在微微的颤动。

    徒然间,一只体型硕大的灵鹫,跃然出现在王宫上方。

    羽毛如匕首一般,银光熠熠。一双鹰眸中,无声的泛着寒光。

    一时间,似乎感觉呼吸都变的困难了。

    这浓厚的威压,连灵儿都有些承受不住。

    不愧是王宫,竟然有这般厉害的魔兽。

    “参加银风将军!”

    一时间,所有人眼观鼻,鼻观心,庄严而立。

    灵鹫银风,云海城中的战神,是王上的四大护法之一。

    灵力修为高深莫测,放眼整个云海城,不,应该说放眼整个大陆,都没有几人,能称之为对手。

    “今日,又是一年一度的选拔大赛,对于规则,想必各位都很清楚。只要能从塔里的某一层出来,就会得到相应的封赏。”话落,硕大的翅膀一扫,几名士兵立刻抬出了一个箱子。

    而后,将一个类似于号码牌的东西,给众人发放。

    “这是弃权牌,如果坚持不下,只要将灵力输入这个牌中,自然会有人接尔等出来!”

    自始至终,银风都一直保持着兽的形态说话。

    准备工作就绪,他们原本站立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光圈。

    “这是空间秘术,能将我们传送到塔内。”火凌轩知道灵儿对云海城的好多事情都不明白,立刻解释道。

    空间秘术,这是第二次听到这个名词。

    对于这些诡异的事情,经历过那么多以后,灵儿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过,空间秘术不是用来存储东西的吗?

    原来还能用来瞬移!

    那么她那次为什么会突然从徐州州衙,瞬间到达帝弑天身边,就可以解释了。

    看来,她身上果然存在空间秘术。

    某灵的思维还没有落下,他们周围的景象忽然发生了变化。

    一个硕大的空间里,看不到边缘。

    许是没有适应里面的光线吧,所以感觉有些暗沉。

    就在众人还没有适应环境时候,突然,许多暗箭飞涌而出。

    “大家小心!”不知道是谁,善意的提醒了一声。

    不过,很显然还是晚了。

    那些暗器,就跟长了眼睛一般,直击人们的要害。

    灵儿与火凌轩背对二战,相互辅助的躲避着这些暗箭的袭击。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不到半刻中,适才进入的参赛者已经死伤过半。

    利剑穿梭,向着一名青衣女子而去。

    就在女子以为她躲不过去的那一刻,一只短剑突然飞来。

    两两相撞,掉落在地。

    女子抬眸的瞬间,就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是那个小女孩!

    “谢谢!”

    灵儿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这名女子她记得,是在王宫外面帮她说话的那个。

    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

    “这样不行,凌轩,你在掩护我,我去寻找着暗器的源头。”

    经过这一会儿的打斗,灵儿已经摸索出了一些门道。

    这暗器看似铺天盖地而来,不过,在东南方位,却空着。

    所以,那里一定有蹊跷,她的过去看看。

    听了灵儿的话,火凌轩想都不想,满口答应。

    “好,灵儿你要小心。”

    身子一转,火凌轩挡在了灵儿身前,趁着这个空档,灵儿径直跃起。

    不过,这个鬼地方是在是太黑了。

    早知道光线这般暗,就带个火把进来,等一下。

    火把!

    对啊,火把。

    她虽然没有带着火把,可不是带着一个臭屁的火之灵吗。

    “喂,红炎,在不?”

    “哎呦,你终于想起小爷了。”声音一如既往的欠扁。

    不过,现在也不是跟他计较这个的时候。

    “喂,你赶紧出来,帮我照亮一下这个鬼地方。泥煤的,太黑了,啥都看不到。”

    某灵愤愤不平的抱怨着,话音还没落下。

    刺目的火焰凭空而起,将整个一层照的灯火通明。

    温度骤然上升,那些暗器在射出来的一瞬间,直接被烧成了灰烬。

    熊熊大火,在灵儿周围环绕着。

    看着这幅场景,某灵嘴巴不停的抽搐。

    早知道这些暗器这么容易解决,她还非那么大劲儿干嘛。

    直接让这个二货出来,吐一口火就成了…

    “怎么样,小爷厉害吧,哈哈哈…”

    ……自觉无视。

    突然而至的大火,让众人惊讶不已,许是太过于惊讶了,全然没有注意到这火的起源来自那个四岁的小丫头。

    经过适才的打斗,原本放在身上的弃权牌,早已不知掉落何处。

    灵儿勾唇一笑,暗叹这设计者的用心。

    其实这里只要进来,除非闯过一关,否则,根本出不去。

    就在暗器危机解除的一瞬间,花家的人瞬间将剩下的所有人包围了起来。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开口的年轻男子身穿一件青绿色长袍,因为适才的暗器,身上的衣服零零碎碎,还沾染着血迹。

    手持一把长剑,一脸疑惑的看着花家的人。

    “什么意思?呵呵…”声音妖媚,有些娘气。

    一听这个熟悉的声音,某灵心下明了。

    不用问,又是那个花柳病!

    果然,下一刻话千柳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一张妖媚入骨的脸上,灌满了阴险的笑,一双狐狸眼中淬着明显的杀意。

    “就是你们看到的这个意思。”

    “花千柳,你这是自相残杀,违反规定的!”不知道是谁,将局势紧张,开口喊了一句。

    下一秒,再度传来了那阴森的笑。

    “哈哈哈…”花千柳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笑的前俯后仰的。

    “规定?谁规定的?只要本公子能杀了你们,就没有人能和本公子抢。”

    “你觉得,依旧一定能杀掉我们吗!”一名大汉一脸气愤的喊道。

    虽说他们花家人多势众,可是他们所有人加起来也不一定会输。

    最后大不了落个两败俱伤,他花家也占不了多少便宜。

    “你们运功试试!”

    “该死的,你给我们下毒了!”

    体内的灵力完全提不起来,这样对上花家,必死无疑。

    “卑鄙!”火凌轩咒骂了一声。

    对于花家,他一向是不喜的。

    整个花家,除了大公子花千影之外,其他的没一个好人。

    一个个都心思阴毒,总想着怎么害人。

    都说性格是会遗传的,如今看来,果然不假。

    “哈哈哈…”听到火凌轩的话,花千柳笑得更大声了,就连花家其他人,都跟着大笑起来。

    “卑鄙?本公子我就是卑鄙了怎么着,你还能过来咬我啊。”花千柳一脸无所谓的说着,似乎一点没觉得“卑鄙”是个贬义词。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这会儿,总算是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了。

    “本公子告诉你们,成王败寇,只要能赢,本公子不在乎用什么手段。火凌轩,你要是不说话,本公子差点都忘了,刚才被那个小鬼耍了。”

    倏尔,一双狐狸眼中染上了狠戾,直直的射向了站在火凌轩身边的灵儿。

    那恶狠狠的目光,似乎恨不得立刻将灵儿抓过来,千刀万剐。

    那个该死的小鬼,适才让他丢尽了脸,如果不出这口恶气,实在不符合他花千柳的性格。

    细长的眉毛挑了挑,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大手一抬,示意花家众人退下。

    然后话锋一转,口气略带玩味的说道:“本公子今天心情好,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

    细长的手指一扬,指向了角落那抹小小的白色身影。

    “只要你们杀了那个小鬼,本公子就放过你们!”

    “花千柳,你别得寸进尺!”火凌轩率先出声,展开双手将灵儿护在了身后。

    该死的花千柳,竟然想用这种方式至灵儿与死地。

    如今所有人都中了毒,难免有人为了自保,从而答应花千柳的要求。

    对于花千柳提出的这个要求,众人倒是没有想到,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将众人神色迟疑,花千柳突然出手,大掌一扬。

    “啊!”伴随着一声惨叫,一名男子七窍流血而亡。

    “看到了没有,此刻杀掉你们,对于本公子而言易如反掌。如果你们不肯按照本公子的话去做,那么,下一个死的,很有可能就是你们。”

    对着手指,轻吹了一口气,“怎么,各位想好没有?”

    “大家不要听他的,花千柳这个人心思狠毒,众所周知。就算你们杀了那个小姑娘,他也是不会放过你们的。”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顺着声音望去,正是刚才灵儿出手救下的女子。

    这名女子是木家的大小姐木青莲,为人仗义,侠肝义胆。

    有些接受过木青莲帮助的人,都下意识的靠到了她的身边。

    “好,好,你们有骨气,那就别怪本公子心狠手辣了。”大手一抬,“花家众人听着,把这些人,都给本公子…”

    话音还没落下,一名黄衣女子飞身而起,在空中瞬间变为一只体积庞大的老鹰。

    鹰眸寒光一闪,锋利的爪子对着灵儿抓去。

    “敢动本主的人,找死!”

    人未到,曼陀罗花先至,夹杂着浑厚的内力,铺天盖地而来。

    紧接着只见一道碧光闪过,那名黄衣女子吐血倒地!

    红衣妖娆,风华绝代,翩然而落。

    手中握着一把成色极好的碧玉箫,邪魅的桃花眼中微微上挑,仿若花色。

    性感的薄唇上下翻动,吐出两个轻柔的音节,“小乖…”

    ------题外话------

    尘尘挥着小手绢大唱:“票票啊,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你快回来,文文因你而精彩…”

    昨天尘尘一回来就爬上来码字,结果被盗版读者虐了。

    呜呜呜,现在的盗版读者比正版还嚣张,伤不起啊。,>_<,

    太影响码字心情了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