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2】小东西!

    灵儿身形一闪,径直跃到半空中,对着排在最后面的那只怪兽踢了下去。

    这世界上任何人事物,都会有缺点,就算这些怪兽也不例外。

    它们的攻击看似凌乱,可是却总有意无意的护着头部。所以,就算头部不是他们的致命点,也是一个比较脆弱的部分。

    不过,灵儿之所以喊了那么一嗓子,并不是单单为了提醒火凌轩而已。

    同时,她还在提醒这群怪兽,告诉它们,她知道了它们的弱点。

    然而就在他们听到的一刹那,顿时改变了排列队形,似乎在掩饰什么。

    就是这个微小的动作,让灵儿摸到了它们的死门。

    就是最后面那头怪物,他们之所以改变排列顺序,就是为了保护他它们的真身。

    灵儿身形一闪,径直跃到半空中,对着排在最后面的那只怪兽踢了下去。

    果然,下一秒,所有的怪兽都消失了。

    就连适才呼啸的狂风,都在一瞬间静止了下来。

    果然,猜对了!

    “凌轩锅锅,现在没事儿了。”

    某灵嘴角一咧,飘然落地。就在她回头的一瞬间,一张熟悉的容颜赫然出现在她的眼帘。

    剑眉入鬓,双目如炬,墨色的眸子犹如暗夜的苍穹,深邃的颜色是那样的无边无际,在空气中熠熠生辉。鼻若胆悬,微薄的嘴唇,还有嘴角那抹宠溺的笑。

    “天天!”

    “灵儿,孤好想你,过来…”

    帝弑天一身赤金龙袍,张牙舞爪的龙腾图案,彰显的他整个人格外的沉稳内敛,他精致的五官表情亦是不显山水,只有那微微勾起的嘴角,分明是蕴着几分喜悦。

    骨节分明的大手朝着她伸了出来,一声一声,温柔的呼唤着她过去。

    “灵儿,过来,到孤的身边来…”

    “天天…”

    虽然离开这个男人才短短的一天时间,可是她不得不承认,她很想他。

    有一种叫做思念的东西,在她的心底不露痕迹的滋长着。一点点的,击溃她设防的心。

    小嘴一勾,露出同样的喜悦,一步一步的,朝着帝弑天的方向走去。

    看到灵儿的动作,帝弑天的笑容,似乎越发的魅惑了。

    “灵儿,过来,快过来…”

    就在距离帝弑天不到半米的距离,原本笑的一脸甜蜜的某灵,突然止住了步子。

    神色一敛,心头闪过一抹了然。

    灵力快速在掌心凝结成一个火球,猝不及防的朝着帝弑天攻去。

    帝弑天的反应很灵敏,身子一歪,成功的躲过了她的进攻。

    脸色一沉,性感的薄唇上下翻转,“灵儿,你怎么了?怎么想要杀孤?”

    “呵,你根本不是天天,虽然,你们的样貌一模一样,可是,你忽略了一个细节。”

    灵儿小小的身子翩然而落,站在那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沙漠中。嘴角轻佻,口气笃定的说着:“天天从来不会喊我灵儿,而且,天天根本没有见过我变身后的样子!”

    “呵呵…”

    帝弑天仰天大笑,霍然间,原本温柔的眼神,被一抹狠戾取代。

    大手一扬,径直对着灵儿攻来。

    掌风所过之处,黄沙飞扬。

    他的手掌,宛如一把锋利的宝剑,肆意的朝着灵儿挥舞。

    几招下来,灵儿渐渐的处于了下风。

    该死的,这样下去不行。

    灵儿细长的眉毛纠结的凑到了一块儿,中间那一点点缝隙,估计都可以夹死一只蚊子。

    这个假帝弑天,就好像是她自己的镜子一般,无论是什么样的攻击,他都似乎提前预知到了,总是能做出最完美的破解招式。

    再这样下去,她就算不被杀死,也得累死。

    “灵儿,这个虚影是你的心魔所化,你想要战胜他,必须战胜你自己!”

    倏尔,火岩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战胜自己吗?

    那好,只能这样了。

    灵儿突然收起了所有的攻击,双掌结印打坐在原地。

    平心静气,摒除了脑子里的一切杂念。

    只是很单纯的,想着她过往的武功招式。

    将丹田中的气息导出来,将他们融合在一起。

    徒然间,紫眸泛出了夺目的光彩。

    灵儿纵身跃起,用她刚刚想出来的新招式,再次对上了帝弑天。

    果然,起了作用。

    脖子一扬,手腕翻转,直接扣上了帝弑天的命脉。只要稍微一用力,他立即毙命。

    就在这时,那张熟悉的面容,退去了适才打斗时的阴狠,再次的,变得目光灼灼。

    “你要杀了孤吗?”深情的,无助的,带着不该出现在这张脸上的疼痛,声音几乎沙哑的喃呢着。

    不得不说,面对着这张脸,灵儿出现了片刻的不忍。

    不过,假的就是假的,不可能变成真的。

    小手收拢的瞬间,那个虚影宛如镜子一般,在顷刻间破碎,然后消失不见。

    灵儿站在原地,眼神扫所四下,寻找着火凌轩的身影。

    就在距离她不远处,火凌轩一动不动的站立着。

    脸上表情凝重,额头挂着晶莹的汗珠。

    虽然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不过应该也是在和最亲近的人厮杀吧。

    虽然很残酷,不过,这确实是提高修为的好方法。

    经过适才的战斗,她体内的灵力,似乎增长了不少。

    盘腿,打坐,一边等待火凌轩突破自己,一边调息她体内的气流,熟悉着适才琢磨出来的招式…

    大约过了一刻钟,火凌轩才从心魔中突破出来。

    “凌轩锅锅,乃出来了,恭喜。”就在火凌轩刚刚走过来的一瞬间,灵儿已然睁开了眼睛。

    墨眸清澈,呼吸平稳,没有一丝战斗后的困倦感,相反的,确是神清气爽,神采奕奕。

    单手撑着地面站起来,随意的拍了拍身上沾上的灰尘。

    “凌轩锅锅,继续走吧。”

    话落,径直往前方走去。

    烈日炎炎,灼热之感只增不减。

    在这样的环境里,一般人是很难存活下来的。

    不过兽兽就不同了,他们有灵力护体。灵力可以感知到任何对于主人不利的外部环境。

    比如:极冷,极热。

    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下,体内的灵力会自动抵御,同时,也在抵御中增长,从而让修炼者变得更强。

    不知道走了多久,一个硕大的洞口跃然眼前。

    里面黑漆漆的,看上去阴森恐怖。

    说实话,一看见这个鬼地方,某灵就有些绕路走的**。

    不过,除了进入这个黑洞,已经没有其他的路了。

    就连来时的路,都已经消失不见。

    所以,此刻,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前进。

    “凌轩锅锅,进去小心些。”

    不知道为毛,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就在他们迈进洞口的那一刹那,里面骤然亮了起来。

    而且,亮的有些晃眼。下意识的,让他们伸手遮挡着那不知道来自哪里的强烈光源。

    “啊!”

    紧接着,火凌轩的大叫声传来,灵儿立时睁开眼睛望去。

    眼前,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山洞,而是一个熔岩洞。

    她站立的地方,是一架铁索桥。

    下面,就是滚滚的岩浆。

    刺目的颜色,戳热的火焰,宛如烧开了沸水,不停的翻滚着。

    在铁索桥上,紫色的藤蔓植物,盘根错节的占据着。

    那些植物,就如同有生命一般,将火凌轩拦腰缠住,朝着盛开的花朵而去。

    灵儿身形快速的闪躲,躲避着这些犹如恶鬼爪牙的藤蔓,反手,抽出腰间的小刀,朝着火凌轩的方向飞去。

    “噗嗤”一声,刀过藤断。火凌轩顺利的逃脱了藤蔓的禁锢。

    “凌轩,小心点儿!”

    “该死的,这究竟是什么玩意?”某灵一边战斗,一边自顾自的说着。

    “这应该是紫灵腾蔓,不过看样子,这些藤蔓魔化了。灵儿,你要小心,别靠近紫灵花,魔化了的紫灵花需要吸食打量的人血才能继续修炼。”火凌轩一边应付着那些的难缠的藤蔓,一边向灵儿解释着。

    紫灵藤蔓?

    还魔化了?

    我哩个去,这都什么玩意。

    这些家族的秘境也真够变态的,不就是历练吗,干嘛非要弄得跟玩命似的。

    就在灵儿还没有抱怨完的时候,火凌轩的声音再次响起。

    “还有灵儿,你要小心桥下的火焰,那是世间最炽热,最厉害的毒火,也就是我们火狼族看守的极地火焰。如果一旦沾上,不管是人是兽,立刻化为灰烬!”

    “……”

    我擦!

    这哪是历练啊,这分明就是要人命吗!

    精致的匕首,宛如流行一般,在灵儿手中肆意挥动,每划过一刀,剑尾还残留着淡淡的紫色灵力。

    动作凌厉而优美,所到之处,藤蔓径直被割断,掉在了滚滚的岩浆里。

    身子微小,步伐轻盈,整个人犹如一只蝴蝶一般,自由的穿梭在那些诡异的藤蔓中。

    这一幕落在一旁的火凌轩眼中,不禁流露出诧异之色。

    虽然早就见识过灵儿的诡异手法,可是能这般灵活自如还是让他大开眼界。

    果然,他认她为主是对的。

    “灵儿,我们这样不行,马上离开这里!”

    那些紫灵藤蔓,就宛如壁虎的尾巴,割断的瞬间,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快速生长着,一波一波向藤蔓攻击。

    “好,你先走,我断后!”

    干脆利落,不假思索的一句话,让火凌轩心中一暖。

    在这样随时都可能丧命的情况下,无论换成是谁,都不会毫不犹豫的做这个选择。

    可是她做了,他说,她断后。

    这样的主人,就算下一刻就为她死去,他也在所不惜。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一瞬间,一条巨大的藤蔓突然对着火凌轩的背后袭去。

    “凌轩,小心!”

    灵儿立刻呼喊道,银光一闪,割断周围的藤蔓,径直跳到火凌轩身后,替他挡下了那致命一击。

    只是,在那猛烈的撞击下,灵儿小小的身子在空中失去了平衡,径直掉落桥下。

    “灵儿!”

    火凌轩回眸的瞬间,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那抹白色的身影,不停的倾斜,缩小,直到被滚滚岩浆吞噬…

    灵儿白色的身影整个浸泡在火焰中,在掉下来的一瞬间,她整个人陷入了昏迷状态。

    只是,周围的温度是在是太高了,以至于昏迷中的她,身子都在痛苦的挣扎着。

    周身,有一抹淡淡的紫色光芒包围着,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出紫光在抵御这极地火焰的进攻。

    唔~好热!

    灵儿极其痛苦的睁开了眼睛,目之所及,一片火焰。

    对了,她想起来了,她在救了火凌轩之后,就掉了下来。

    所以这里,应该是那片极地火焰吧。

    可是凌轩说过,这极地火焰是第一毒火,触者皆会灰飞烟灭。

    她,怎么还活着!

    不过,活着就好。

    还没有替天天解毒呢,她还不能死。

    灵儿挣扎着,试图移动身子。可是微微一动,灼热的刺痛感立刻遍布全身,疼的几乎让人窒息。

    该死的,她要怎么上去!

    “喂,你是谁呀?”

    忽然,空气中传来一个软腻腻的娃娃音,带着点慵懒,就好像刚睡醒的样子。

    “额,谁在说话?”某灵艰难的偏转脑袋,扫过四下。

    “没有人,莫非是闹鬼了!”

    “小爷叫红炎,才不是鬼呢!”灵儿的话音刚落,那个童音再次响起。

    “……”

    红颜?

    听这小家伙的音色,应该是个男娃吧。

    “噗嗤!”某灵一个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这名字真有才,谁给他起的。

    红炎似乎也明白了,这个小屁孩在笑他,很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哼!笑什么笑,一个小屁孩,还好意思笑小爷我,讨厌!”

    “哈哈哈…”听了这些话后,某灵更加想笑了。

    还小爷?

    我去。

    就这音调,这孩子年纪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吧。

    还自称小爷!

    矮油,真是太好笑了。

    “喂喂喂!说了不让你笑,你还笑。”

    “哈哈哈…”

    “……”火炎一阵气结,该死的小屁孩,竟然敢嘲笑它这个火之灵。

    眼神一闭,嘴里念念有词,“四方火灵,听爷号令,烧!”

    一声令下,某灵周身的火焰燃烧的更旺了。

    周围紫色的屏障渐渐裂开了缝隙,灵儿白嫩的皮肤上溢出了点点血渍。

    该死的,这个小鬼。

    “喂,我说小鬼头,这些火焰是不是你搞的鬼,你丫的赶紧给我收敛点!”

    刚才那小鬼嘴里念叨的那些,她可是都听到了。

    “哼,让你再笑小爷!”

    “……”这还是个傲娇的娃儿!

    “喂,你以为你这样,姐姐我就怕了吗,我告诉你,姐姐是个相当有原则的人,所以,小爷,您消消气,大人不记小人过,赶紧放开姐姐我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虽然某灵向来都是一个相当有原则的人,从不向恶势力低头,可是呢,偶尔低依次也无所谓啦。

    况且在这个一片火海的鬼地方,也没人看得见,所以,低头一下不丢人啦。

    啥叫自欺欺人,这就叫了,大家千万不要学某灵。

    “……”听着灵儿前后不一的话,红炎嘴角有些隐隐抽搐。

    “喂喂,你还在不?爷,您就放了奴家吧,奴家怕怕…”

    “……”

    为毛这话听了感觉有些毛骨悚然,快看,地上那是什么。

    ——鸡皮疙瘩。

    最后,他实在是受不了了,小手一挥,围绕在某灵周围的火焰立刻没了踪影。

    感觉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某灵缓缓的睁开眼睛。

    周围,依旧是熊熊的火焰,只是,似乎隔了一层什么,一点儿温度都感觉不到。

    扫过四下,就看见一个穿着红肚兜的小娃娃。

    头顶,有一戳头发,光着脚丫,看起来就两岁左右的样子,可爱极了。

    “看啥看,没见过像小爷这么英俊的人吗!”说罢,那小娃娃还相当臭屁的摸了一下他那自认为亮瞎眼的发型。

    此刻,某灵真的很想笑,但是一想到烈焰焚身的痛苦。

    算了,还是忍忍吧。

    “咳咳…对,第一次见这么帅的帅哥,亮瞎眼了。”上帝啊,原谅我此次撒谎吧,人家完全是出于无奈啊。

    很显然,某灵这句马屁拍对地方了。

    红炎听完,小嘴上扬,笑的眉飞色舞。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干咳了两嗓子,状似一本正经的说道:“咳咳…算你有眼光,不过,你是谁啊,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我叫夏灵儿,是无意掉下来的。那你又是谁啊,干嘛住在这个火窟里?”

    “呸呸呸,什么火窟啊,这叫极地火焰,是小爷的家。”红炎一脸鄙视的看着灵儿,随即话锋一转,小脑袋上扬四十五度,单手支着下巴,做沉思者状,酷酷的说道:“至于小爷我吗,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称一枝梨花压海棠的火之灵——红炎是也…也…也…”

    一个“也”字,被他说的无限延长,就跟那回音的效果差不多。

    好吧,她真的不想笑,但是,她真的忍不住了。

    “噗,哈哈哈…”

    手捂着肚子,某灵笑的前俯后仰。

    矮油,这究竟谁家的孩子,真是太可爱了。

    看着那边那个笑的相当没有形象的女娃,火炎白嫩嫩的额头上,成功的落下三根黑线。

    这家伙怎么这么不讲信用啊,明明说了不笑的!

    “四方火灵,听爷…唔唔~”红炎还没有说完,突然被一只白嫩嫩的蹄子捂住了嘴巴。

    不知道何时,灵儿已经跃到了红炎的身后。

    就在他念出咒语的那一刹那,将他的嘴巴掩上了。

    这个小鬼头的厉害,她适才可是领教过,她可不想再体验一次。

    “唔,泥饭开窝~”你放开我…

    红炎一边支支吾吾的说着,一边不停的挣扎着身子,试图离开某灵的禁锢。

    可惜,某灵的年龄虽然也不大,可是看起来怎么也有四岁了。拿下一个两岁的娃子,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要我放开你可以,但前提是你不能放火烧我。你要是答应了,我就放开你。”

    放开你?

    让你好烧我?

    丫的,姐姐又不傻,先讲好条件再说。

    “嗯嗯嗯!”嘴巴被捂得严严实实的,说话说不清楚,他只能拼命的点头,以此来表示他的答案。

    “好,这才是乖孩子。”略带玩味的拍了拍红炎的小脑袋,随后放开了他。

    身子一闪,直接坐到了那火焰形成的椅子上。

    “喂,小鬼,你刚才说,你是火之灵,火之灵是什么东西?”

    “火之灵不是东西,是…”话还没说完,红炎突然反应过来。

    该死的,这个女人耍他。

    嘴巴一嘟,冷哼一声,状似生气的将脑袋转到了一边儿。

    “噗嗤!”不知道为啥,某灵觉得这个孩子真是太可爱了。

    “好了好了,姐姐不逗你了,喂,红颜,你知不知道要怎么才能从这里出去啊?”

    此刻,她已然收敛了脸上的戏愚,一本正经的询问着。

    火凌轩如今在上面生死不明,作为朋友,她很难不担心。况且两天后还要去闯那个什么破塔,所以无论如何,她必须尽快上去,走出这个秘境。

    一听她说要走,红炎的脑袋立刻犹如霜打了的茄子——蔫了…

    适才脸上的怒意尽数退去,换上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喂,你干嘛要离开,这里不是挺好的吗。大不了小爷以后都不烧你,你就留在这里陪小爷玩吧。”

    “不要!”相当干脆果断的两个字。

    留在这里?

    不可能!

    她还有好多事儿没做完,没有定居的打算。退一万步讲,就算她想定居了,谁会住在火海里。

    这不是打着灯笼进茅房——找死吗!

    一句话落,相对无言。这个火色空间里,瞬间变得安静极了。

    有一种凄凉静静的流淌。

    某灵虽然情商很低,可还是感觉到了。

    额,这是什么情况。

    某灵伸手,很不适应的摸了摸鼻子。

    转头,看向了那边那个火娃娃。

    只见适才还神气活现的红炎,此刻竟然蹲在地上,抱着头,脸上写满了落寞和委屈。

    尤其是,搭配上他那个萌萌的造型,矮油,那个样子真是惹人心疼。

    “红颜,乃肿么了?”某灵用一种萌萌的口气说着。

    “小爷没事儿,就是…就是不想一个人在这里。”说着,还很不争气的吸了吸鼻子,看样子就快哭了。

    “额,你在这里多久了?”某灵很随意的问着。

    “五百年了吧,小爷记不清了。”

    噗,五百年?

    我哩个去,那他岂不是五百岁了!

    某灵近乎机械的回头,看向他那小胳膊小腿。

    ……

    五百岁长成这样,我擦,这驻颜段数比天山童姥都高啊!

    某灵还没有感叹完,那软腻腻的声音再度响起。

    “这里只有小爷一个人,每天饿了就吃火焰,渴了就喝熔岩,累了就睡觉。因为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小爷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这次睡了都快一百年了,要不是你掉下来,小爷还睡着呢。”

    “……”睡了一百年,这孩子够能睡得。

    “不过说来也奇怪,小爷这极地火焰,能融化世间万物,可是偏偏你就没事儿。所以啊,一定是老天爷可怜小爷,所以才让你下来陪我的。”

    “……”这话为毛听起来有点毛骨茸然的感觉,下来陪我…

    “再说了,小爷这么英俊可爱,风流倜傥,你留下陪我不是挺好的吗。”

    好泥煤!

    当然,某灵这句只是心里说的。

    “喂,既然你觉得这里无聊,那不如,你跟我一块儿上去吧,怎么样?”

    某灵无意识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刚出口,恍然大悟。

    对啊,如果她能把这个火娃娃带在身边,不就等于有了可移动火源吗,以后做个饭啥的多方便。

    好吧,红炎此刻,完全没有想到,在某灵的眼里,他跟灶王爷划等号。

    ——做饭的!

    某灵这些话,如果让别人听到,一定会破口大骂她不识货。

    这可是火之灵,拥有第一火焰的火之灵,随便吐一口火就能摧毁一支军队。

    有这样威力的人,竟然让他给你做饭!

    这不是败家啊,这简直就是疯了!

    听到“上去”两个字,原本趴在自个儿腿上的红炎,立马儿直起了身子。

    “跟你上去?”

    似乎,他从来没有想过离开这里。

    某灵一脸认真的点点头,“对啊,跟我上去。”

    红炎听罢,做思考状。两条小眉毛凸起,凑到了一块儿。

    许久后,摇了摇头。

    “不行,小爷不要出去。小爷从出生,就一直住在这里,才不要出去呢!”

    而且,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他都不知道。

    万一是他所不喜欢的,那要怎么办。

    某灵似乎也看出了他的纠结,眼珠子一转,继续言道:“你不想出去啊,矮油,那真是可惜了。本来我还想着,等我出去了,我就带你去吃好多好吃的。比如什么芙蓉糕啊,冰糖葫芦啊,珍宝鸭啊,八宝粥啊…”

    某灵一边说,一边还舔着嘴巴,看样子她也饿了。

    “矮油,那叫一个好吃,那叫一个香哦。”

    其实,她也想吃了。

    以前在天天身边的时候,天天每天都会让御厨给她做的。

    呜呜呜…

    好想她家天天!

    “那些东西…真的很好吃吗?”不知道何时,红炎已经走到了灵儿身前,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泛着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她。

    “对啊,很好吃的。而且,外面的吃的不仅仅只有这些,还有很多。”见红炎有些心动了,某灵继续诱惑着他。

    “外面的世界,听起来还蛮不错的耶!”红炎不停的吞咽这口水,眼里泛着期待的光芒。

    果然,小孩子就是好骗。

    见红炎已经上钩,灵儿心下一喜,故意换上了一副遗憾的神情。

    “不过可惜啊,某些人不想去,哎,所以哦,吃不到那些东西了…”

    “切,小爷改变主意了,小爷要出去!”一声高呼,惊天动地,生怕灵儿听不到似的。

    见这火娃娃上钩,某灵在心里窃喜。

    哦呵呵,这下赚大发了。

    不过面上,却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这副神情落在红炎眼中,自动被翻译成了不愿意带他出去,怕麻烦。

    红炎心下一急,立刻说道:“不管,小爷就要出去,小爷以后就缠上你了,你要让小爷天天吃好吃的!”

    结果,某灵对他仍旧不理不睬。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小爷跟着你你也有好处,你看谁不顺眼,小爷一口火烧死他。”

    “……”一动不动。

    “小爷把岩浆果送给你一个?”那可是连他自己都舍不得吃的宝贝,长在岩浆中心地带,这世上,恐怕除了他,没有人能摘到这玩意。

    不仅能提高灵力,还能益寿延年。

    岩浆果?

    什么玩意?

    没听说过啊。

    不过,这小子出手的东西,一定不是大白菜。而且,还那么舍不得,看来很珍贵啊。

    “一个?”某灵撇撇嘴,一脸讪讪然的说着。

    其实倒不是嫌少,就是想试试这小子究竟私藏了多少。

    一听某灵这口气,以为是觉得一个太少,于是一咬牙。

    “再加一个!”

    矮油,感情还有啊。

    “两个?”

    见某灵还不满意,红炎那个心疼的。

    岩浆果一百年才结一个,他总共就五个,给她两个了还嫌弃。

    “给你三个,不能再多了,岩浆果一百年才能结一个!”呜呜呜,心疼啊,爷的岩浆果,一大半就这样没了。

    “好吧好吧,那我答应你了。”看着红炎那一脸肉疼的样子,某灵略带无奈的挥了挥手。

    只要他跟了自己,他的东西迟早不都是她的吗!

    哦呵呵…

    “真哒!太好了。”一张白嫩嫩的小脸上,荡开了近乎谄媚的笑。此刻他的心里,正幻想着无比美好的未来。

    看着这个被自己拐了,还暗暗窃喜的火娃娃,某灵在他注意不到的角度,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耶,又一名纯真少年,被拐上道了。

    下一刻,红炎一个闪身,突然消失在了这个空间里。

    还没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再度出现了。

    只是身上,多了一个和他身体比例很不协调的大包袱!

    你能想象到那样的画面吗——一个两岁大的,只穿着一个红肚兜的娃娃,挑着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包袱…

    某灵嘴角止不住的抽搐了几下!

    “灵,咱们赶紧走吧,晚了赶不上吃饭了。”红炎说罢,还没等灵儿答话呢,径直拉起灵儿的手,一个闪身,消失了。

    等到某灵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然回到了铁索桥之上。

    火凌轩一边儿和那些紫灵藤蔓纠缠着,一边儿朝着那滚滚岩浆大喊着她的名字。

    一张沉稳的脸上,写满了痛苦之色。

    “红颜,你能对付这些藤蔓吗?”

    “当然了,这不是小意思吗!”动作艰难的卸下肩上的包袱,然后清了清嗓子。

    就在灵儿以为他要喷火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了。

    “紫灵孙子,见到小爷还不赶紧消停下来!”

    “……”某灵一阵语凝。

    这丫的是不是到哪里都这么嚣张啊。

    紫灵孙子?

    嘴巴继续抽搐中…

    下一秒,奇迹发生了。

    原本已经进入疯狂作战模式的紫灵藤蔓,在听到红炎声音的一瞬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就连那张口欲吞噬鲜血的紫灵花,都闭合上了。

    见魔化的紫灵藤蔓,突然停止了攻击,火凌轩心下诧异,随即回眸望去。

    一抹熟悉的白色身影,立刻映入眼帘。

    “灵儿!”身子一跃,径直飞到了灵儿的身边。

    “灵儿,你没事吧,刚才吓死我了!”

    火凌轩一脸焦急,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着灵儿的身子。

    “凌轩锅锅,银家木事儿,放心吧…”

    正在这时,一个短胳膊短腿儿的小娃娃突然挤到了他们中间,然后一脸不喜的打量着火凌轩说道:“喂,你是谁啊,灵是小爷的,你靠边儿去!”

    “……”她其实很想说,她可以一巴掌呼死这个小屁孩吗。

    啥时候她成他的了!

    “灵儿,这是?”

    看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娃娃,火凌轩脸上闪烁着明显的疑惑。

    这里可是他们火狼家族的秘境,没有家主的允许,旁人根本进不来。

    这个小娃娃是哪里来的?

    灵儿一脸无辜的摸了摸她挺挺的小鼻子,还没来的开口,红炎就抢先了。

    “小爷是谁干嘛告诉你?你算老几,去去去…离小爷的人远一点儿。”

    伸出小手往外挥了挥,那样子,就跟赶苍蝇差不多。

    “咳咳,那个偶来给乃们介绍一下。”一把将身前的小屁孩拉出来,“他叫红炎,是火之灵,也就是乃们火狼一族,看守的极地火焰之灵。”

    “这个呢,他叫火凌轩,素银家滴朋友。”说罢,还可以附耳在红炎的耳朵旁低声警告道:“你丫的给我安分点儿,不然一脚把你踹回去!”

    听了灵儿的介绍,火凌轩恍然大悟。

    “原来你就是我们火狼家族的火灵,在下火凌轩,适才若有冒犯,请火灵恕罪。”

    “切,小爷…啊!”话还没说完,感觉胳膊一疼,话茬儿顿时让灵儿抢了过去。

    “凌轩锅锅,乃别搭理他,他就是一个小屁孩,咱们还是赶紧出去吧。”这个鬼地方,她可是一刻都不想多呆了。

    “恩,先出去再说。”

    转头,看向了这架铁索桥。

    “紫灵孙子,赶紧给小爷出来。”红炎对着紫灵藤蔓喊了一嗓子。

    盘根错节的紫灵藤蔓开始蠕动,最后,化成了一个紫衣少女。

    一头紫发倒映着点点火光,显得美轮美奂,然后,径直走了过来。

    “哇,美女啊。”某灵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不过很快的,就被红炎鄙视了。

    “美女你个头,那丫的是雄性!”

    “……”雄性!

    艾玛,这年头男人都长得这么漂亮,让女人这么活啊。

    “紫宸见过红爷爷!”

    “噗…”红爷爷?感情还真是孙子!

    眸光,不自觉的在他们爷孙两之间游移。

    咳咳,其实她很想说,那小屁孩的身材看起来更符合孙子这个辈分儿。

    “乖孙子,小爷听说,你有条紫灵鞭对吧?”

    “是的,紫灵鞭确实在孙儿手里。”

    小手一伸,意思很明显:拿出来吧。

    “不是孙儿不愿孝敬爷爷,只是,孙儿奉命看守紫灵鞭,等候有缘人。紫灵鞭与一般兵器不同,它会自己选择主人,所以就算给了爷爷,您也不能使用。”

    “废话少说,赶紧拿出来。”红炎一脸不耐烦的说着。

    紫宸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朝着身后一挥手,一条紫色的鞭子径直悬在了半空中。

    周身,隐隐泛着紫光。

    红炎纵身一跃,伸手向紫灵鞭抓去。

    小手刚刚碰到鞭尾,就被一股看不见的气流震了回来,落到了地上。

    “这破鞭子还蛮厉害的,小爷竟然握不住。”

    “偶来试试!”

    话音刚落,灵儿一跃而起。

    就在距离紫灵鞭还有一米的时候,鞭子突然对灵儿发动了进攻…

    ——

    “小东西!”

    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喃呢,已经晕睡了一天一夜的帝弑天猛然醒来。

    俊逸不凡的面容上,写着满满的憔悴。

    狭长的丹凤眼快速的扫过四下,却不见那抹熟悉的身影。一向沉稳睿智的眸中,第一次染上了惶惶不安的色彩。

    “王上,您醒了!”

    ------题外话------

    知道大家受不了米有男主滴日子,银家特意搬出来让大家瞅瞅。

    表太捉急,明天就回有感情戏出现了。

    月底了,妹纸们如果还有票票,赶紧拿一丢丢出来,男主神马滴,是可以砸出来滴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