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0】如此“善良”

    “爹爹…”火凌容白嫩嫩的小脸上布满了泪痕,一脸无助的回头,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火岩。

    “起来!”语气虽然无力,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在这两个儿子里,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凌容。

    凌容年纪小,性子单纯,没有什么花花肠子,很容易吃亏的。

    所以每次管教凌容,他都尽可能的严厉。

    只是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效果。

    火凌轩听罢,随即也开口道:“凌容,你先起来吧,你这样会让灵儿很为难的,她只是一个小孩子。”

    此刻火凌轩心里的着急一点儿不比他这个弟弟少,可是也不想这般为难别人。

    虽然灵儿心思聪慧,能常人所不能,可是毕竟还是个孩子。

    就在众人近乎绝望之际,一个空灵的声音响了起来。

    “凌容锅锅,乃起来,银家没说不帮忙呀。”

    灵儿一张樱桃小口上下翻动,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儿,露出了两颗洁白小虎牙,样子呆萌,可是吐出来的话却那般让人惊讶。

    没说不帮你?

    反言之,就是会帮你。

    也就是说,她知道解毒的方法!

    一瞬间,整个屋子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整个世界似乎在一瞬间被按下了静音键,火家父子三人皆面露诧异之色,脑子里一片空白,久久的回荡着灵儿的那句话。

    “灵儿,你是说…你是说…”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愣是半天都没有说完。

    许是太过于震惊,亦许是太过于喜悦。

    不管是哪一种情绪,总之都是正面的。

    灵儿甜甜一笑,露出一对浅浅的酒窝。然后很慎重的,点了点头。

    “没错,银家知道怎么解毒。所以凌容锅锅不用太担心了。”

    说罢,还抽出腰间的手帕,擦了擦火凌容哭花的脸。

    艾玛,银家心软啊,最见不得别人哭了。

    尤其是像凌容这样的小正太,这梨花带雨的模样,受不鸟啊!

    某灵在心里吐槽着,脸上却还是一副天真单纯滴样子。

    “灵儿,你真的知道如何解毒吗?”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纵使稳重如火凌轩,也忍不住问了出来。

    如果灵儿真的能治好爹爹,她就是他们火家的再生父母,他会感激她一辈子的。

    火凌轩强压着内心的激动,故作淡定的问道。只是紧紧握着的双手,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素滴,凌轩锅锅,银家真滴知道,银家从来不骗银滴。”某灵一字一句的说着,俨然一个乖宝宝的模样。

    “凌容锅锅,乃要素再不起来,银家就生气了。银家生气滴话,记性就会变滴不好,说不定就会把怎么解毒给忘鸟…”灵儿一双墨眸闪着无比天真的光,一眨一眨的望着火凌容说道。

    灵儿话音还没落,原本跪在地上的火凌容以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

    不过估计跪的太久,腿有些发麻了。在起来的瞬间,身子一歪,差点儿摔倒。

    还好火凌轩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他才稳住身形。

    “谢谢哥哥。”火凌容一脸无辜的撇撇嘴说道。

    “恩,你自己当心点儿。”

    随后灵儿转身,走到了火凌轩身边。

    “凌轩锅锅,乃知不知道一种叫赤练草的植物?”火岩中的毒属性为阴性,只要用阳性的赤练毒与其相互消融,寒风散的毒性就会不攻自破。

    “赤练草?”火凌轩语速极缓的重复着这三个字,刚毅的眉心中央凸起了些许的褶皱。

    看样子,很为难。

    灵儿善于察言观色,一见火凌轩这般模样,立刻开口追问,“凌轩锅锅,有神马问题吗?”

    要是在现代,别说一点儿赤练草,就是一车她都能拿出来。

    可是现在,她全身上下,除了指甲盖儿里的十种剧毒之外,什么药材都没有。

    一想起这个,她就相当的肉疼。

    看来她应该抽时间去采些草药备用,不然真是太不方便了。

    火凌轩点点头,还没来得急开口,火岩就说话了。

    “灵儿,你并非云海城中的人,所以有所不知。在云海城,每一个家族都有各自的镇族之宝,比如我们火狼一族,守护的是极地火焰。

    而你适才所说的赤练草,正是蛇族的至宝。想要取得只有两种途径。一,和蛇族有深厚的交情;二,就是求王上赏赐。

    因为每个家族的至宝,都会定期的进贡给王上,存入国库。可是这两种方法,都难如登天啊。”

    火岩说罢,略带无力的摇了摇头,“其实老夫都一大把年纪了,倒是不怕死。凌轩,凌容,你们就不用为爹爹的病情担忧了,顺其自然吧。”

    “不,爹爹,凌容一定要治好您。”火凌容洁白的齿贝咬着下嘴唇,一张娃娃脸上写满了坚定。

    “是啊爹爹,您别说丧气话,总会有办法的。”

    火凌轩上前两步,轻轻拍了拍火岩的胸口,示意他放心。

    可是他心里也明白,这件事情确实不容易。

    王上赏赐?

    除非是有功之臣。如今他们自身都难保,何以建立功勋。

    去求蛇族?

    呵,更加没有希望。

    蛇族的大小姐花千娇,一直对凌容有意。若是这个时候去求花家,就等于是送羊入虎口。

    所以爹爹说的没错,无论哪一个方法,都难如登天。

    “乃们都不认识蛇族滴银吗?”灵儿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既然他们都生活在云海城,应该相互认识吧。

    好吧,她是这样想的。

    “灵儿,其实蛇族的人,你也见过,就是今天被你杀掉的那个女人,她就是蛇族大小姐花千娇。”

    虾米?

    那个妖女是蛇族的!

    我去,怪不得身子软的,就跟没有骨头似的,原来是条美女蛇。

    看来这火家和花家,还真是孽缘不浅。

    不过,这样说起来,去求蛇族是完全没戏滴。

    说不定,到最后还得把自个儿搭进去。

    嘤嘤嘤,不划算,此路不通。

    看来只能打那个王上的注意了…

    某灵伸手,不停的抚摸着光滑的下巴,做思考状。

    在听完火凌容的话之后,火凌轩立下大惊。

    “凌容,你刚才说什么?什么杀掉的那个女人!”

    如果他刚才木有听错的话,他们说把花千娇杀了!

    这?

    这要是让花家的人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哥哥,今天的事儿都怪我,灵儿为了救我才杀了那个女人的。”火凌容担心哥哥怪罪灵儿,立刻张开双臂,以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架势,挡在了灵儿身前。

    “这…哎!”

    火凌轩伸手,指着火凌容的鼻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叹了一口气,将手垂下了。

    其实他知道,这事儿不能怪他们,都是花千娇那个女人不知羞耻。

    只是,他们如今的境况本来就不好。若是再招惹上花家,恐怕他们以后的日子,会更加不好过。

    “好了凌轩,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和花家,迟早都会翻脸的。”

    就算没有灵儿杀死花千娇的事儿,花家也不会放过他们,谁让花千娇看上他们家凌容了呢…

    “凌轩锅锅,那有木有神马办法,能让王上奖励呢?”灵儿清脆的音调,适时响起。

    对于杀死花千娇的事儿,她到是不怎么担心。

    反正做都做了,担心也没有用。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世上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儿。

    目前最重要的,是得到赤练草。

    因为她突然想到,帝弑天体内的毒,也是阴性的。

    所以,要帮他解毒,赤练草也是其中一味药材。

    “有是有,不过很困难。”

    “乃说说。”

    见灵儿这般执着,火凌轩遂点点头。

    “在云海城的王宫里,有一座七巧玲珑塔,那是王上用来选拔人才的地方。

    每年三月底,都会由各族家主推荐人才,进入塔中闯关。七巧玲珑塔共有七层,每闯过一层,都有相对应的奖品和爵位。

    如果有人能顺利闯过七层,就可以面见王上,并且提出一个要求。不管是什么,王上都会答应的。

    如果我们能闯过七层,就可以跟王上索要赤练草。

    可是,七巧玲珑塔已经屹立在王宫数百年,始终没有出现过一个通关者。

    所以想要从王上手里拿到赤练草,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根本不切实际啊…”

    三月底?

    那不就快到了吗。

    灵儿听罢,算了算时间,就是三天之后。

    虽然那个什么七巧玲珑塔,听起来挺恐怖的。

    不过为了她家天天,一咬牙,一跺脚,拼了!

    她还就不信了,这世界上还有她夏灵儿闯不过的难题。

    一双灵动如狐的眸子提溜一转,在抬起来的瞬间,已经换上了那无比纯真的眼神儿。

    一点一点挪动着小小的身子,来到火岩身旁。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

    之后,用一种软绵绵,几乎撒娇的语气说道:“火叔叔,银家想去闯那个七上八下塔,乃帮帮银家好不好吗?”

    作为一个小孩子来说,撒娇是最方便快捷的取胜手段。

    不过,前提是要对爱你的人。

    这是某灵在来到这个异世以后,总结出来的第一个生存法则。

    关键时刻,撒娇卖萌总没错。

    不过,问题是——

    你用得着故意说错称谓吗?

    还七上八下塔,我去。你怎么不说是竹篮打水塔…

    好吧,在此,再次膜拜某灵那不敢恭维的机智。

    这些称谓,也得亏她想得出来!

    “灵儿,不是叔叔不想让你去,而是那里太危险了。而且,想要得到进入七巧玲珑塔的资格,必须先拿到家主的推荐信。如今,叔叔已经不是火家的家主,我二弟他…哎…如果你早来些日子,叔叔就能帮到你了。”

    火岩伸手,摸了摸灵儿的小脑袋,语重心长的说着。

    其实,他也蛮想帮助她的。

    可是,他无能为力啊。

    “原来素这样啊…”灵儿看似一脸失望的垂下头说着,然而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魅瞳中闪着狡黠。

    家主之位是吗?

    夺回来不就可以了,多简单。

    只要能解除抬头身上的毒,别说一个家主之位,就是让她夺了云海城的王位,她都不会犹豫一下!

    某灵做梦也想不到,这个稍纵即逝的想法,在不久的将来,真的成真了。

    不过,这还是后话。

    “灵儿没事儿,叔叔这身子骨儿,叔叔心里清楚,一时半会的还死不了,你就别多想了。”

    以为灵儿那样子是伤心了,火岩立刻开口安慰道。

    屋子里除了火岩之外,其他人都心思各异,琢磨着如何才能拿到赤练草…

    ——

    夜,无声的流逝。

    云海城的夜色,似乎比外面更加绚丽。

    黑是那般的透彻,如同被上好的墨汁渲染了一般,没有一丝的瑕疵。每一颗星星,都亮闪闪的,就好像是情人的眼睛。那么美,美得让人昏昏欲醉。

    这里的夜晚似乎格外的热闹,大老远就能听到街上各种兽兽的嘶吼声。

    许是灵儿本尊也是兽兽的缘故吧,对这里的一切竟然格外的适应。

    就连大晚上听到各种嚎叫,都不觉得厌烦。

    火家兄弟把他们原先住的那个屋子让给了她,而他们,则去了院子里打地铺。

    “咯吱”

    忽然,一个微不可闻的开门声响起。

    灵儿睡觉一向是浅眠,警惕性很高,闻声立时睁开了眼睛。

    听着那轻微的脚步声,灵儿宛如樱桃的嘴角勾出了一抹玩味的笑。

    随即心下暗道:看来这找死的人来了。

    本来还想着今晚好好休息,让他们多舒服一晚上。谁曾想人家非要自个儿找上门儿来送死。

    像她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好意思不成全他们呢。

    听着脚步声的起伏,判断着距离。

    三米,两米,一米,好,就是现在。

    来人举刀,刚要准备往下刺。

    下一刻,某灵突然“哇”的大叫一声,坐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大叫声将来人吓了一跳,握着刀子的手一抖,只听“拍”的一声,刀子径直落了下去。

    紧接着,一个鬼哭狼嚎的声音响彻整个屋子。

    “啊,疼死我了!我的娘呦,我的脚!”

    屋子里的动静自然惊动了火家兄弟,火凌轩,火凌容以最快的速度跑了进来。

    “灵儿,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人未到,声先至,紧接着就露出了火凌容那张写满担忧的娃娃脸。

    “凌容锅锅,银家木有事儿,就素做了一个噩梦,所以被吓醒了。”

    看着飞奔而来的火凌容,某灵一脸单纯,一脸无辜的说着。

    话落,低头,白嫩嫩的指头指了指地上抱着脚鬼叫的黑衣男子。

    “不过,貌似介个大叔有事儿,叫的这么惨,银家下去看看他好了。”

    随即,小腿一缩,从床上跳了下来。

    而且很“凑巧”的,很“无意”的,刚好踩在了黑衣人那只受伤的脚上。

    伴随而来的,就是一声非常惨烈的,比杀猪还难听的,可以堪比世界顶级男高音的一声惨叫。

    “啊!”

    随后而来的火凌轩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嘴角隐隐有些抽搐。

    适才一听到灵儿的喊叫,他就知道一定是二婶的人又过来捣乱了。

    心下一阵担忧,害怕他们伤害到灵儿这个可爱的娃娃。

    不过现在看来,他的担心貌似是多余的。

    她不欺负别人就算好的了...

    “矮油,这位黑叔叔,银家不素故意滴。”

    某灵一只蹄子踩着那个黑衣人,然后一脸无辜的说着。

    好吧,看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娃娃,这个黑衣人哭的心都有了。

    泥煤的,这个屋子里住着的不应该是火家兄弟吗?这个小魔女是谁家的?

    能赶紧领回去吗!

    紧接着,就想起了某灵很有诚意的道歉声。

    “黑叔叔,对不起啊,银家给乃道歉,银家真滴不素故意滴,真滴...”

    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一只手抓着黑衣人的胳膊,顺着那股拉力,将她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了他那只受伤的脚上。

    丫的,跟姐斗,你还嫩了点儿。

    边说,还边扭动着身子,在那只脚上碾了碾。

    痛死你!

    黑衣人听着她的话,已经泪流满面。他此刻只想说一句:我的小祖宗呦,是不是故意的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能不能先把你的蹄子从我的脚上拿下来!

    “你是谁?”

    经过某灵的一番折腾,火家兄弟已经走到了床边。

    看着那名倒在地上,疼的大汗淋漓的黑衣人,顿时心下明了。

    自从他们被赶到这个小院子里,经常会有人半夜三更潜进来,这种事儿他们都习惯了。

    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二婶派来的人。

    “哎呦,大少爷救命啊,奴才是阿福啊。哎呦,疼死我了。”

    阿福疼的实在是受不了了,只好向火凌轩求救。

    “好了灵儿,你快下来吧。”再踩下去,估计不死也得残了。

    火凌轩一脸无奈的开口道,虽然跟灵儿这个小机灵鬼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他对她那不吃亏的性子,摸了个透彻。

    而且,别看灵儿人小小的,却腹黑的要命。

    想从她身上讨便宜,就两字——做梦。

    “好哒,凌轩锅锅,人家马上起来。”

    话落,灵儿立刻抬脚,作势要走。只是突然踉跄了一下,于是乎再次压了上去。

    这下,阿福直接疼的晕过去了...

    灵儿“艰难”的爬起来,然后伸长脖子看看了。最后,嘟着小嘴仰起头,“凌轩锅锅,介个叔叔睡着了耶!”

    ……(一群乌鸦“哇哇”飞过)

    拜托,他分明是被你压晕了好不!

    好吧,他们是大人,不跟小孩子计较,要淡定。

    “灵儿,你有没有受伤,快过来让我看看!”

    火凌容心思单纯,他才看不出来灵儿那些“无意”举动。

    见黑衣人晕过去,一把将灵儿拉了起来。然后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灵儿的小身板。

    看了好一会儿,确定灵儿没有受到伤害之后,刚才蹦到嗓子眼儿的心,才放了下来。

    伸手,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

    “还好还好,灵儿你没事儿,刚才吓死我了。”

    果然,单纯的孩子就是好骗。

    就灵儿这货,能受伤就见鬼了。

    “既然没事儿,那就把阿福先送回去吧。”

    其实这种事儿他们早就司空见惯,麻木了。

    可是阿福是二婶身边的人,他们只能忍着。

    想罢。火凌轩蹲下身子,刚准备要抬阿福,突然身子一僵,不能动弹了。

    “凌轩锅锅,银家素好孩子,既然介个黑叔叔素银家弄晕滴,银家就会负责到底。”灵儿拍了拍胖嘟嘟的小手,从火凌轩身后走了出来。

    虽然说话的语气,还是很像小孩子。可是原本轻灵单纯的眸子上,已经染上了一种成熟的深邃。

    忍着?

    呵!

    那可不是她夏灵儿的作风。

    既然他们已经挑起头儿了,那就玩到底吧。

    鸠占鹊巢这么久,也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灵儿伸手,探了探阿福的气息。呼吸沉稳,看来一时半会儿是醒不了了。

    小脑袋微微偏过,扫过火家兄弟。

    火凌轩之所以不能动弹,是因为灵儿在他身上做了手脚。

    火凌轩这个人,虽然成熟稳重,可是稳重过头了。

    人家都欺负到家门儿上了,还打算忍着。

    “忍”这个字,估计在他的心中,早已根深蒂固,所以暂时还不能放开他。

    可是有些事儿,必须依仗男人。

    没办法,谁让她的身子缩水了呢。

    所以,狡黠的目光,最终落在了单纯的火凌容身上。

    “凌轩锅锅,帮银家把这位黑叔叔扶起来好不好?”甜腻腻的声音,带着些许悠扬的味道飘到了火凌容的耳朵里,那种感觉,就像是踩在云朵上一般舒服,喜悦。

    火凌容本来就喜欢灵儿,如今再加上这撒娇的语气,他能不答应吗?

    答案是否定的。

    火凌容咧开小嘴一笑,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帮着灵儿将阿福抬到了椅子上。

    整个过程干脆利落,连他哥哥呆在那边儿一动不动这么大的异样,他都没有察觉到。

    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灵儿那个可爱的小丫头身上了。

    火凌轩在一旁,既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就一直保持着那个下蹲的姿势。

    看着自家那个围着灵儿打转的小丫头,心中泪流满面。

    凌容啊,你哥哥我这么大个活人摆设在这里,你注意一下成不…

    可惜,人家还是看不到。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是这样的。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可是他还活着。

    此刻,火凌轩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其实吧,这只能说明咱们灵儿魅力太大了。

    于是乎,火凌轩vs夏灵儿?

    完败…

    在火凌容的帮助下,某灵很快的就将阿福绑了起来。

    搞定这一切以后,笑容满面的拍了拍小手。

    目睹这个过程的火凌容,此刻有些傻眼儿了。

    心下诧异:灵儿这是要干嘛?

    心里这样想着,嘴巴就不自觉的问了出来。

    “灵儿,你这是要干嘛?”

    “矮油,凌容锅锅,介个乃就不知道了吧。银家这素为了他好,你没看见他受伤了吗?”灵儿坐在一旁,头也不回的用手指了指阿福的脚。

    “对啊,他的确受伤了。”不过,这个跟绑住他有什么关系…

    此刻,火凌容仍旧在绞尽脑汁想着这个看上去非常深奥的问题。

    最终,还是没想到…

    “笨,受伤了就会很痛啊,所以需要绑住他。不然,他一会儿因为太痛胡乱挣扎,让伤口恶化了肿么办。所以啊,银家这真滴素为了他好。”某灵一脸真诚的,将为何捆绑阿福解释了一遍。

    其实吧,就是瞎扯了一遍。

    有人会相信她就见鬼了。

    然,下一刻——

    “哦,原来是这样啊。”火凌容一脸恍然大悟的点点了脑袋。

    看着自家那个单纯到不可思议的弟弟,火凌轩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那么没有逻辑性的胡诌,他都能相信。

    此刻火凌轩一点都不怀疑,哪天灵儿一时兴起把凌容卖了,估计那丫的还得帮人家数钱。

    爱,没办法,凌容就是太单纯了。

    想罢,他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好在,他没有夸灵儿聪明,看来还不至于无药可救。

    然,就在火凌轩这个想法刚落下的下一秒,就听见空气中飘来了一声。

    “灵儿,你真善良!”

    轰!

    一瞬间,火凌轩感觉他遇上了五雷轰顶,而且好死不死的刚好把他劈中了。

    那叫一个外焦里嫩啊!

    善良?

    这比夸她聪明还恐怖。

    长着萝莉的脸,养着恶魔的心。

    打着天真无邪的旗帜,做着坑蒙拐骗的事情。

    说真的,他真的没有见过比那丫头还要腹黑的人了。

    此刻,他多么想抱着柱子大哭一顿,以此来抒发他心里的悲痛。

    他那善良的弟弟呦,他似乎已经预见了他无比黑暗的未来…

    阿福已经被绑住,真不知道接下来那丫头还想干什么。

    如果她只是想打他一顿,出一口气,倒是也无所谓,只要她做的低调一些就好。

    复杂的眼神望向灵儿,脸上写的意思很明显,“做的低调一些”。

    灵儿示意,乖巧的点了点头。

    只是,下一秒——

    “啊!”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嘶吼再次响起。

    看着一头握在某灵手里,另一头插在阿福脚上的,那把明晃晃的小刀。

    适才还想着低调的火凌轩,此刻已经完全石化了。

    原来,这就是她的低调?

    呵!

    果然够低调的…

    火凌轩很无力的扯出一个笑容,下一秒,心中咆哮道:这也叫低调?那谁他妈的能来告诉我,啥叫高调!

    “灵儿,你为什么刺他?”火凌容清脆的声音再度响起。

    “矮油,银家这也素为了他好。他脚受伤了,如果不把伤口处理一下,很容易化脓滴。”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对于编瞎话儿啥的,某灵最在行了,完全不用打草稿,随口就来。

    火凌容一脸受教的点了点头,随即一脸崇拜的说了一句,“灵儿你懂得真多,我好佩服你哦!”

    于是乎,某灵就开始淳淳教导一个纯良的孩子:“凌容锅锅,知道银家厉害了吧,所以乃以后一定要好好跟银家学。而且要时刻谨记着两条守则,一,灵儿说滴,都素对滴。二,万一错了,请遵循第一条。

    凌容锅锅,这个世界上,像银家这么善良滴银,几乎已经绝种了,所以乃一定要好好珍惜和银家在一起滴每一天。”

    某灵一脸认真的说着,一字一句,充满了真诚。

    在她那张白嫩嫩的小脸上,完全看不到一点儿心虚的痕迹。

    已经被剧烈疼痛刺激醒来的阿福,在听到某灵这一番高谈阔论之后,心下一哽,差点儿没一口气换不上来再次晕死过去!

    看着那个小娃娃挥舞着小刀,在他脚上划来划去那般淡定自若的模样。

    善良?

    善良认识她吗…

    火凌容在听了灵儿的一番话之后,一脸认同的点了点头。

    没错,灵儿的确是个善良的人,而且还救了他那么多次,况且灵儿懂得那么多,所以听她的话绝对是没有错的。

    万一有错了,那错的一定是别人…

    不知不觉中,又一个无知少年被灵儿拐上了道儿。

    看着对她深信不疑的火凌容,某灵嘚瑟的笑。

    看着眼前这两人的互动,阿福在忍受着剧烈疼痛的同时,嘴巴都快抽搐的痉挛了。

    上帝啊,他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缺德事儿,竟然遇上这么两个极品。

    “啊!”

    许是灵儿注意到了阿福的表情,狠狠的在他伤口上刺了一下。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啊…痛痛痛…您行行好,您就放了我吧…啊…我…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来…啊…再也不会来这里做坏事儿了…啊!疼死我了,我的娘呦…”

    阿福是在是疼的受不了了,只能不停求饶。

    要是早知道会是这种局面,就算夫人打死他,他都不能来啊。

    比起这会儿的处境来,他顿时感觉被夫人打死真是幸福太多了。

    然,灵儿却完全不搭理他,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就连一旁自认为考虑事情很全面的火凌容都迷惑了,这丫头究竟想干嘛?

    至于火凌容,一直乖乖的站在灵儿身后,等待着她的命令。

    此刻,在他的心里,就只记得一件事儿。

    灵儿的话,都是对的。

    ……

    可见这孩子,中毒不轻!

    忽然,稀稀疏疏的脚步声传来,灵儿看似没有任何变化,实则那双眸子已经眯了起来。

    终于来了吗…

    脚步声越来越近,就连一直处于静止状态的火凌轩都察觉到了。

    顿时心下暗道:这下糟了。

    听这脚步声,一定是二婶听到了他们院子里的动静。所以带着人过来了。

    而且,听这脚步声,想必来的人不少。

    眼皮微抬,扫过他这凄凉的院子。

    一老俩小,加上一个不能行动的他!

    鸡蛋碰石头的结果,不言而喻。

    看来,他们今天是难逃一劫了。

    只是,连累了那个小丫头,让他心里很不安。

    好吧,好人的想法,永远都是先考虑别人。

    这会儿,他完全不会想,这祸端是灵儿招来的。

    相反的,还在替她担忧,愧疚。

    灵儿正是看出了他们都是可交之人,才会这般不遗余力。

    “好啊,原来这还有一个小蹄子!”

    凤姐还没进门,远远的看见了站在地上的灵儿。

    单手叉腰,指着院内就鬼吼道。

    墨色的眸子一眯,樱红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佞的弧度,白嫩嫩的小手握着刀子,狠狠的戳了一下。

    “啊…疼死我了…哎呦…夫人救命啊…快救救小人…”

    阿福一听见自家夫人来了,心下一喜,连忙呼救。

    只要夫人来了,收拾这些废物,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凤姐听罢,立刻带领着一众家丁,大步跨了进来。

    一进门,就看见了被捆绑在椅子上的阿福。

    面色狰狞,目赤欲裂,“好啊,火凌轩,火凌容。你们两个小兔崽子长本事了,连二婶的人都敢动。”

    随即大手扬起,对着身后的家丁一声令下,“把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都给本夫人抓起来!”

    “是,夫人!”

    众家丁闻言,立刻一拥而上。

    只是还没走两步,就纷纷倒在了地上。

    凤姐见状,瞳孔骤然伸缩,看着倒在她周围的家丁,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害怕。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不过,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正在这是,忽然感觉小腿一疼,下一秒,径直跪在了地上。

    就在它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脖子上一凉,一把明晃晃的刀,已然而至。

    入目,是一张笑颜如花的小脸,面如满月,目若青莲,星眸皓齿,杏脸莺舍,一个宛如从画中走出来的童女。

    然而,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手里,那把闪着寒光的刀子。

    “你…你你你…你要…”一般贪恋权势的人,都比较怕死。

    这会儿,一看见刀架在脖子上,凤姐害怕的舌头和牙齿直打架,完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灵儿细长的眉毛一扬,扯出一个甜婉可人的笑,“哦?银家肿么了?”

    如黑水晶般闪亮的眸中写满了清澈,俨然一个不谙世事的婴儿,就那样很呆萌的,望着她。

    看着此刻的灵儿,会让人产生一种,其实这只是在开玩笑的错觉。

    很明显的,凤姐也被她骗了。

    “小妹妹,你手里拿着的东西很危险,你还是把它放下吧。”看着这个可爱的孩子,凤姐相当有耐心的循循善诱,“只要你肯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姐姐就给你买好吃的。”

    姐姐?

    听了凤姐这个自称,某灵心下一阵恶寒。

    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想做她姐姐。

    摆明了老黄瓜刷绿漆——装嫩!

    真不要脸!

    “可素,银家肚肚不饿耶!”小嘴一嘟,用指头戳了戳她圆鼓鼓的肚子,继续卖萌中。

    “那…那姐姐可以给你别的东西,比如…比如银子。”

    世上的人,就没有不喜欢银子的。她相信,就算小娃娃也不例外。

    “银子?”一听到银子,某灵就两眼放光。本来只想拿回家主之位,没想到还能捞到银子。

    哦呵呵,爽歪歪。

    “对啊,只要你放下手里的东西,姐姐就给你银子,好多的银子,怎么样?”

    一提到银子,这小鬼就双眼放光,看来很有戏。于是凤姐再接再厉,继续诱哄着。

    只有这小鬼能放下手里的刀子,一切不还都是她说了算。

    看她一会儿怎么收拾这些兔崽子,该死的。

    某灵伸手,摸了摸下巴,做思考状,片刻之后,再次言道:“不行,万一银家放下手里的东东,乃却不给银家银子肿么办,那银家不就人财两空了吗,多可怜…”

    “……”

    凤姐一阵无语,感情这小鬼懂得还挺多。

    才屁点儿大,就知道“人财两空”了!

    “那要怎么样,你才能放下手里的东西?”

    “乃给银家写一个字据,银家就相信乃。等银家相信乃了,就会放下手里的东东。”

    凤姐一咬牙,一闭气,佯装着笑脸说了一声。

    “行!”

    ------题外话------

    《萌后》正版读者群,群号【365219246】。

    进群必写【敲门砖】,敲门砖是文中任意人物名字。

    ps:不添敲门砖的亲们管理员是不给进群的呦,谢谢亲们配合。

    比如:【夏灵儿】【帝弑天】【君流风】

    注意:【进群十分钟内请截《萌后》全订阅截图和粉丝值截图,不然会被管理们温柔的踢出去呦!管理们不能时刻等着亲们,请亲们理解管理们的幸苦积极配合呦!】

    注:管理管群,尘尘素不管滴。

    群里有福利,还会定期举行活动,群里可以讨论剧情,可以领养,有各种勾搭,有透剧,神马都有。

    准备一直支持尘尘,全文订阅滴妹纸们,赶紧来吧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