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9】变身小萝莉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虽然音色不同,称谓不同,不过却是相同的焦急。

    帝弑天已经举起凌天刀,举刀必发。可是在某兽下掉的那一刻,猛地收了回来。

    黑色的剑气回涌,像是狰狞着吸食血液的魔鬼,将帝弑天震得气血翻腾。

    “噗!”强忍不下,鲜血还是吐了出来。

    他来不及顾及自身的伤痛,飞身而下。

    然,一抹绯色快他一步,消失在了那道巨大的鸿沟里。

    紧接着,那道鸿沟开始闭合。

    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

    他心里焦急的说着,可是就慢了那么一秒,在他飞身落地的那一刻,原本狰狞的地缝竟然诡异的闭合了。

    看着平整的土地,感受着已经稳定下来的气流,帝弑天双眸猩红,好像随时能倘出血来。

    如果不是空气中还残留着适才打斗的气息,如果不是他的小东西不见了。

    他一定会认为,刚才的一切都只是错觉。

    该死的!

    “不!”

    一声怒号,夹杂着浓厚的内力,以声源为中心,四散开来。

    就宛如一个圆形的,不断扩大的空气流,将近百米内的树木花草连根拔起。

    紧接着只听“轰”的一声,凌天刀下落,顷刻之间火花四射,之后,归于平静。

    那块土地,竟然诡异的连一条裂痕都没有。

    就这样…就这样带走了那个小东西…

    “噗!”

    帝弑天终还是坚持不住了,鲜血吐出,径直晕了过去。

    “王上!”

    ……

    明亮的阳光一点点的被黑暗吞噬,某兽的身子一直在下落,就好像掉进了一个无底洞一般。

    四周,是清香的泥土气息,带着些许的湿气,可却奇异的不感觉到潮湿。

    我擦,这是什么鬼地方。

    某兽心里暗恼。

    掉下来的那一刻,它听到了天天的呼喊。

    那张绝望,濒临崩溃的脸,它看见了。

    现在,它的天天一定在疯狂的寻找它吧。

    可是怎么办哪,它不知道这是哪里。

    要怎么才能出去,通知天天…

    某兽的思绪还没有落下,忽然一抹强烈的亮光射。

    我去,亮瞎眼了。

    某兽下意识的伸出双爪,捂住眼睛。

    直到感觉身子着陆,才缓缓的睁开。

    下一刻,入目的景象让某兽惊呆了。

    群山连绵万里,高耸入云。

    碧绿色的草地宛如地毯一般,延伸至天际。

    高大茂密的树木,遮天蔽日,一棵棵整齐的伫立在潮湿的土地里。

    紫色的藤蔓,好像经过编制一般,搭起一个正方形状,看上去,像是个入口。

    藤蔓正上方,一块发黑的玉石上,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熠熠闪光。

    ——“唯我独尊”

    艾玛,这个口气够狂的。

    下意识的伸爪,想要抚摸下巴。

    只是,感受到那光滑的触感,然后快速低头。

    白皙的五指,如新生莲藕的臂弯,一身白衣,衣身用洁白的绒毛点缀,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只刚刚修炼人形的妖精。

    矮油我去,这是又变人了?

    而且,这次变得竟然是小娃娃…

    灵儿光洁的嘴角不禁抽了抽,对于她这个变来变去的身体,她真是无力吐槽。

    正在这时,一个呼救的声音突然传来。

    “救命啊,救命啊!”

    灵敏的耳朵耸了耸,立刻判断出了呼救的方位。

    身子一闪,快速跑了过去。

    “不要过来,你不要碰我,救命啊,快来人啊…”

    “凌容,你尽管叫吧,大声的叫吧,没有人会来救你的。”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名身穿白衣的少年,一身狼狈的倒在地上。

    眉清目秀的小脸上,有几抹浅显的划痕,一双纯净的眸中,淬满了泪水。

    双手紧紧的握着泥土,一脸怨恨的看着眼前长相妖媚的女子。

    “你不要过来,我哥哥知道了不会放过你的,不要过来。”

    瑟瑟发抖的身子,无声的诉说着他的害怕。

    尽管泪水已经淬满了眼眶,可是他还是紧紧的咬着牙,不肯轻易的让泪水流下来。

    下一刻,那妖媚女子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笑的前俯后仰。

    “哈哈哈…你说你哥哥,就火凌轩那个废物吗?哈哈哈…凌容,你信不信,本小姐一声令下就能弄死他。救你?呵!笑话,本小姐从来没有听过比这个更好听的笑话了,哈哈哈…”

    倏尔,女子止住了那狂放的笑。

    一勾人的眸子一眯,眼中流露着*裸的*。

    扭着如水蛇般的纤腰,一步,一步,就像踩着软绵绵的云朵,风情万种的向那名少年走去。

    “凌容,你只要乖乖的跟了本小姐,本小姐不止会百般疼爱你,还会成为你们火家的靠山,这样不好吗,恩?”

    “好乃妈个头!”

    一阵奶声奶气的女声响起,妖媚女子诧异,立刻四下张望。

    “谁,给本小姐滚出来,敢坏本小姐的好事!”

    妖媚女子说话间,一把宝剑赫然出现在手中,看样子像是蓄势待发。

    “是乃姑奶奶!”

    虽然有些口齿不清楚,不过还是听出了大概的意思。

    一句话,成功的让那名妖媚女子盛怒,双手握拳,“咯咯”作响。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骤然扑来,速度之快,恍如闪电。

    妖媚女子感觉脖子一凉,立刻后退了几步。

    伸手,原本白皙的脖子上,竟然被划出了一道血痕。

    可恶!

    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娃娃飘然而落,一张恍如精灵的脸上,挂着玩味的笑。

    嘴角,还叼着一根绿油油的草。

    高贵之中,流露这一丝痞气。

    这不是别人,正是闻声而来的夏灵儿。

    “紫眸!你是何人?”妖媚女子在看到那双紫眸的一瞬间,细长的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这紫眸,可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偶说乃啊,不仅长得丑,耳朵还有问题。不都说了,偶是乃姑奶奶!”灵儿伸出胖嘟嘟的小手,将嘴里的稻草拿掉,笑的一脸嘲讽。

    随后转身上前,将倒在地上的少年扶起来。

    “小锅锅,乃没事吧?”

    “没…没事…”

    适才观察的时候,只看到了侧面,这会儿一看正脸。

    艾玛,活脱脱的一个小正太啊。

    白嫩嫩的皮肤,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双颊稍微带着些婴儿肥,看上去很想捏两把。

    跟她说话的时候,脸颊竟然露出了浅浅的粉色,还是一个容易羞涩的孩子。

    “偶说,老妖婆,乃丫的要不要脸啊,一大把年纪了,还粗来祸害小孩子,怎么着,还想老牛吃嫩草啊?”

    在看清楚这个少年的长相之后,灵儿更加气愤了。指着那名女子的鼻子,破口大骂。

    当然,灵儿骂人是很有素质的,咱都不带脏字儿。

    不过,很显然,妖媚女子被激怒了。

    举起手里的长剑,刚要运功,突然全身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该死的,你对本小姐做了什么?”

    闻言,灵儿回头,很单纯,很无辜,两只小手伸到胸前,不停的对点,而后说了一句:“没做神马,就是下了点儿毒。”

    ……

    就是下了点儿毒。

    一句话,搭配上那副呆萌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其实下的不是毒,而是盐巴呢…

    紧接着,灵儿软绵绵的声音继续响起:“不过乃会这样子,完全不怪银家,真哒。因为银家那个毒呢,只要不生气,素不会发作滴。”

    说完,某灵还极其无辜的耸耸肩,一双紫眸亮晶晶的,看起来好真诚的样子。

    最后,还语重心长的,看上去很善意的继续道:“所以,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乃太小肚鸡肠了。说乃两句就生气,真是的,一点儿容忍之心都没有,乃看,这下害了乃自己了吧。哎…”

    话落,双手背到身后,摇头晃脑的叹了一口气,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看上去好像多遗憾似的。

    不得不说,某灵的深情并茂起到了扭曲事实的效果。

    为毛这么说呢,咱往那边看。

    妖媚女子在听了她的一番话之后,竟然低头沉思了片刻。

    由此可见,某灵有做神棍的潜质。

    不过,人家还是很快的就反映了过来。

    “该死的小鬼,你耍本小姐玩,明明就是你这个小鬼害了本小姐。识相的,你最好赶快把本小姐放了,否则…噗!”

    一句话还没说完,一根树枝径直飞来,正中她的喉心。

    许是明没有想到,一个小娃娃竟会有这般身手,于是面目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做完着一切后,灵儿轻轻的拍了拍白白嫩嫩的小手。

    没想到在这异世杀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个淫荡的女人。

    真是晦气!

    “为…为…”什么两个字还没有出口,脖子一歪,身子向后倒了下去。

    “想知道为神马对吧?”挪动着小身板儿走到女子身边,将她身上的值钱的东西全都翻出来,继续说道:“就因为乃来不及说完的那个‘否则’,银家做事儿,一向不喜欢留下后患,怕麻烦。”

    她才刚刚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如果不是为了路见不平,才懒得管这些事儿。

    不过呢,既然管了,她就不后悔。可是这并不代表,她不怕麻烦啊。

    所以呢,不留麻烦的办法就是——斩草除根。

    “那个…那个…”身后突然想起那个清脆的声音,有些结结巴巴的,不知道是被死人吓得,还是被某灵吓得。

    一个看起来四五岁的小姑娘,能有这样诡异的伸手,着实挺吓人的。

    起立,转身。

    “不明白银家为什么要拿她的东西是吧?”灵儿小嘴一咧,很温柔的说着。

    正太少年飞快的点点头,没错,他就是不明白这个。

    这个小娃娃看起来是个好人,不像是个强盗啊。

    灵儿好笑的摇了摇头,不答反问:“她死了吧?”

    “恩恩。”正太少年点头,那个坏女人确实被这个娃娃打死了,不过,都是为了救他。

    除了哥哥以外,还是第一次有人会帮助他,让他很感动呢。

    “总要有凶手吧?”灵儿略带调皮的眨眨眼,明显的写着“你懂得”。

    “对啊。”继续点头,人都死了,怎么可能没有凶手。

    这个女人是花家的大小姐,万一让花家的人知道,是这位个小娃娃杀了她,花家人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小娃娃的。

    想到这里,正太少年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

    都是自己没用,还要连累这个小娃娃。

    “所以啊,要让这些银子做凶手啊!”灵儿举起双手,然后向着左右摊开,极其纯良的解释着。

    “啊?”正太少年眉心一拧,单纯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看到他这幅样子,灵儿轻叹一声,看来这孩子还是不明白啊。

    算了,她还是直接告诉他吧。

    “如果银子没了,就素被人谋财害命,自然就不会怀疑到乃的身上,所以呢,她的死也就不关银家滴事儿了。”

    看那个女人对他垂涎的样子,应该惦记他好久了吧。

    这会儿这个女人突然死了,很自然的会怀疑和他有关系。

    所以呢,她要给她的家人留下错误的犯罪现场。

    这样子,她就省掉好多麻烦了。

    矮油,她是一个单纯的人,最害怕麻烦了。

    正太少年听罢,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啊,娃娃你真聪明。”正太少年小嘴上扬笑了,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

    艾玛,那样子别提多可爱了。

    灵儿不知道忍得多辛苦,才没去捏他的小脸蛋。

    咳咳,怎么说也才刚刚见面,好歹也得装一下淑女。

    其实某灵忘了,她现在就是一小屁孩,装什么淑女!

    “好了,既然没事了,乃就赶快回家吧。”就你这副样子,很容易被女色狼看上那啥了。

    当然,后面的话她是在心里说的。

    人家这么单纯的一孩子,她可不能给人家带坏了。

    转身抬腿,刚准备要走,突然被那个正太喊住了。

    “娃娃!”

    ……这个称呼让某灵脑门迅速的落下三根黑线。

    随后驻足,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缓缓的转过身来。

    “肿么了,还有什么事儿吗?”

    对于正太,她一向是很温油滴。

    “那个…我叫火凌容,你叫什么名字?”

    火凌容脸颊泛红的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娃娃,眸子里闪烁着谢意和喜爱。

    没办法,某灵现在的样子实在是太萌了。

    “火凌容,很好听的名字,银家叫夏灵儿,很高兴认识乃。”

    话音一落,下意识的就伸出了手。

    其实灵儿也不是一个随便热情的人,估计是潜意识里太想吃这个正太的豆腐了吧。

    看着某灵伸出的手,火凌容一脸的疑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灵儿尴尬的咳嗽了两声,然后自然的将手举高掩面,缓解了这个尴尬的场面。

    “夏灵儿,你的名字也很好听呢。不过,你应该不是云海城的人吧?”因为云海城,根本没有姓夏的。

    而且,这位灵儿姑娘,看起来很面生。

    云海城?

    灵儿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三个字,紫眸一转,随即说道:“对啊,银家也不知道银家怎么进来的,银家在森林里迷路了,后来就听到了乃喊‘救命’。”

    “那你找到住的地方了吗?”

    很诚实的摇摇头,表示木有。

    人家刚掉下来,路都不认识,去哪里找啊。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跟我去我家吧。”

    一个这么小的娃娃,一个人在外面该多危险啊。

    好吧,火凌容此刻貌似已经忘了,适才就是这个可爱的小娃娃,干脆利落的杀了人…

    “好啊。”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一张脸笑的跟朵喇叭花似的。

    含蓄?

    什么东西,没见过。

    ……

    谦让?

    什么玩意,没听过。

    ……

    此刻某灵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今晚有地儿吃饭喽。

    火凌容一见灵儿答应了,一张卡哇伊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从火凌容口中,她知道了这个地方叫云海城,也就是世人眼中的云海森林。

    生活在这里的,都是兽兽,他们各有各的家族。

    因为云海城的地势特殊,所以在这里,他们可以演变成人形形态。

    但是,只局限在云海城范围之内。

    也就是说,只要他们一踏出云海城,就会恢复原形。

    这也刚好解释了,为什么小黑的爷爷当初在云海森林边界处,看到的是兽的形态。

    同时,也解释了,如今为什么她会突然变成人形。

    可问题是,她前两次变身都在王宫,这又如何解释?

    街道人来人往,摊贩遍布,看起来和外面的世界没有什么差别。

    只是那些人,都不外面世界的人美丽许多。

    而且,或多或少,都带着写兽兽的特征。

    比如说那边那个大汉,一看就知道他的原型是熊。再比如那边全身穿的红花柳绿的女子,后面的尾巴敲得老高,分明就是孔雀一族。

    当然了,街上的兽兽也很多。

    因为有些还没有成年,或者是自身不喜欢人的形态,就一直以兽的形态出现。

    绕过七街八巷,跟着火凌容停到了一个破旧的木头门前。

    看上去,这应该是院子的后门。

    火凌容缓步上前,轻轻扣了扣,一名身穿粗布麻衣的男子走了出来。

    剑眉入鬓,一脸英气。

    男子一见火凌容,脸色立刻凝重了几分。

    “凌容,哥哥不是跟你说过,没有哥哥的陪同,你一个人不要出门吗,你怎么又不听话。”

    语气看似责备,却含着着浓浓的担心。

    花家那个女人,天天惦记着凌容。他独自出去,不是给那些想欺负他的人提供机会吗。

    “哥哥,我…我是想出去采些草药回来…我…我不是故意的。”

    一看见哥哥生气了,火凌容就一脸无辜的低下了头。

    下一刻,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抬头转身,将灵儿拉了过来。

    “哥哥,这个娃娃叫夏灵儿,今天是她救了我。”

    其实早在刚才开门的一瞬间,他就注意到了这个娃娃了。

    尤其是,她那双紫眸。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世界上,有那个人,才有那样一双紫眸。

    是巧合吗?

    “小妹妹,谢谢你救了我弟弟。”

    ……小妹妹

    某灵虽然很想吐槽,不过想想自己这副小身板,貌似人家这么叫也木有错。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灵儿微微一笑,很随意的说道。声音软绵绵的,听起来很萌。

    “哥哥,这个娃娃是迷路了,才来到云海城的,所以,我就把她带回来暂住了。”

    “原来如此,小妹妹请进来吧。”火凌轩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随即让开了门口的路。

    灵儿随即进入,入目是一个极其荒凉的院子。

    院子里的土壤被开垦,应该是种上了蔬菜。

    不过有很多都被认为毁坏了,外面盖着些新土,应该是有人在此种回去的。

    看着宅子的结构,不像是贫困的人家。

    这两兄弟的生活,怎会这般艰苦?

    许是注意到了灵儿眼中的疑惑,火凌轩立刻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咳咳,小妹妹不好意思,寒舍简陋,委屈你了。”

    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却生活的这般凄凉,说起来真是挺丢人的。

    灵儿很随意的笑了笑,“没事儿,乃们能给偶一个住的地方,偶已经很感激了。”

    “咳咳咳…”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屋子里传来。

    火家兄弟面色一沉,一脸慌张的往屋子里跑去,灵儿随即也跟了进去。

    一个极其简陋的屋子里,除了一张床,还有一张断腿的桌子,再无其他。

    一名中年男子印堂发黑的躺在一个破旧的木头床上,咳嗽个不停。

    “爹爹,您没事吧?”

    火凌容一进屋子,立刻冲到那名中年男子面前。圆溜溜的大眼睛里霎时间淬满了泪水。

    白嫩的小手紧紧的抓着病床上的男子,泪水不停的打转,似乎随时都会汹涌而下。

    中年男子见状,苍白的面容勉强扯出一抹笑颜,瘦如枯柴的手颤颤巍巍的举起来,落在火凌容的脸上。

    “凌容,别哭…你是男人,不能随随便便就哭的,爹爹没事儿,咳咳咳…”一句话还没说完,剧烈的咳嗽再次回荡在屋子里。

    “好,凌容不哭,不哭。”

    “爹爹,吃些药吧。”

    火凌轩不知何时,已经端来了药碗。

    俯身,坐到床边,用勺子舀起一下一下的吹着气。

    中年男子这会儿也看到了灵儿,一双憔悴的眸子,闪过一丝疑惑。

    “这个娃娃是…”

    火凌容一听到“娃娃”两个字,才想起灵儿也在呢。

    于是将泪水逼回去,起身站到灵儿身边介绍道:“爹爹,这个娃娃叫夏灵儿,今天她帮了我,她没地方去,我就把她带回来了。”

    “娃娃,这个是我爹爹。”

    “凌容锅锅,叫银家灵儿就好,别一口一个‘娃娃’,很别扭耶。”

    随即灵儿转身,学着大人的模样,对着中年男子略施一礼,“火叔叔,银家是夏灵儿,您喊银家灵儿就行。”

    “好好…好啊!”

    看着灵儿,中年男子别有深意的连赞了三个好字。

    “灵儿你过来,叔叔送你一件礼物…咳咳咳…”话落,伸手到枕头下面,取出了一个小玉瓶,交到了灵儿手上。

    灵儿微微困惑,小脑袋歪着,心里猜想着这是神马。

    而且,第一次见面就收人家的礼物,虽然说她一向脸皮很厚,不过还是蛮不好意思的。

    “火叔叔,这…”刚要开口拒绝,就被中年男子制止了。

    “灵儿你先听叔叔说…咳咳咳…这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这叫无色水,能改变眸子的颜色。云海城不同于其它的地方,你那双紫眸太引人注意了…咳咳咳…”

    “是啊,灵儿,既然爹爹给你,你就收着吧。云海城向来不让外人进入的。”其实火凌容想说的是,在云海城里,他从来没有见过紫眸的人。

    见大家都这么说,灵儿也就没再推脱了。

    将无色水滴在眼睛里,紫眸立刻变成了墨色。

    正在这时,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响起。

    “哎哟,都要快死的人了,还种什么菜啊,坐着等死就好了嘛。”

    火凌容一听见这个声音,一张白嫩嫩的小脸,立刻染上了慌张。

    “哥哥,他们又来了。”

    抬头,无助的望着正在他爹爹喂药的火凌轩,语气怯怯的说着。

    火凌轩将药碗递给他,随即语气平缓的说道:“凌容没事儿,你在这里照看爹爹,哥哥出去应付他们。”

    说罢,径直起身,作势要往外走,却被火凌容拉住了。

    “哥哥,你别去。”

    每次哥哥去了,回来后都是一身的伤,那种场面他真的害怕了。

    “凌轩…咳咳咳…别和他们硬碰硬…咳咳咳…”

    “爹爹,凌轩知道,你放心吧。”伸手,将火凌容的指头一根一根的掰开,然后走了出去。

    院子里,站着一名穿金戴银,身材丰盈的中年女人。

    身后,还跟着几名凶神恶煞家丁。

    “二婶,你又过来想干嘛?”火凌轩从屋里出来,忍着心里的怒气,看似心平气和的说着。

    这个女人是他二叔火山的妻子,名叫凤姐。

    他们之所以会生活的这般落魄,一大半是摆这个女人所赐。

    她在爹爹生病之后,就和二叔联合外人,谋夺了火家家主的位置。

    还把他们一家,赶到了这个破旧的后院。

    “哎呦喂,瞧瞧你说的这叫什么话,这整个火家都是本夫人的。怎么着,本夫人还来不得了吗?”

    凤姐扭着缠满赘肉的腰肢,眼中写满了鄙夷。边说边在那些刚发芽的菜苗上狠狠的踩了几脚。

    “不要,不要踩我的菜苗!”

    火凌容因为担心他哥哥,就想出来看看。

    结果刚出来,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眼睛一红,就扑到了那些菜苗前,用手捂住了。

    因为爹爹生病了,二叔二婶不给他们银子,他们想要吃饭,只能自己解决。

    后来哥哥把他的衣服卖了,才买了这些菜籽回来。

    他每天浇水,好不容易才长出来,不能被毁掉。

    “不要踩我的菜苗,不要踩我的菜苗。”

    火凌容趴在地上,用双手护着。

    凤姐见状,嘴里勾起一丝冷笑,对着火凌容的手腕再次踩了下去。

    “凌容!”火凌轩见状,立刻快步上前,想要制止,可是似乎已经来不急了。

    “啊!”

    下一秒,一声杀猪似的惨叫响起。

    紧接着,就听到“彭”的一声,重物落地,大地都颤了颤。

    顺着声音望去,凤姐四脚朝天躺在地上。

    因为实在是太胖了,身体来回挣扎着,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哎呦,疼死我了,该死的,你们都是死人啊,还不快过来扶一下本夫人。”

    那些跟着凤姐一块儿过来的家丁,许是也没意料到,事情会发展成为这样。

    看着倒在地上的夫人,集体傻眼了。

    直到那个如杀猪般的声音再次响起,他们才回过神儿来。

    急忙上前,七手八脚的搀扶凤姐。

    “哎呦,疼死我了,快,快扶本夫人去看郎中,哎呦…”身子的剧烈疼痛,让她来不及想适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家丁搀扶着离开了。

    凤姐前脚一走,一个空灵的笑声回荡在小院里。

    “咯咯咯咯…”

    这笑声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咱们的灵儿。

    适才就在那个凤姐要踩下去的时候,灵儿用一个石子打中了她另一只腿的脚踝,所以她就倒下去了。

    “摔死那个坏女银!”

    灵儿说罢,就一蹦一蹦的,跑到了火凌容身边。

    “凌容锅锅,快起来吧,坏银走了。”

    伸手,扯了扯火凌容的衣襟,声音甜甜的,听起来好听极了。

    火凌容回头,摸了摸某灵的脑袋。

    虽然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不过二婶摔到一定和灵儿有关系。

    才认识不到一会儿,灵儿就救了自己两次。

    “灵儿,谢谢你。”

    “矮油,表客气啦。”

    惩恶扬善这种事儿,她还是蛮喜欢做的。

    不过刚才那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

    没摔死,算她命大。

    随后,火凌容转身,将适才被踩坏的菜苗,再次埋进了土里。

    一旁,火凌轩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对灵儿投去了感谢的目光。

    如果不是灵儿,凌容的手,恐怕就废了。

    不过,她究竟是什么人。

    小小年纪,竟有那样诡异的手法。

    火凌容将所有被踩坏的菜苗重新埋好之后,脸上才再次露出了笑容。

    只要这些菜能快点长大,他就能给爹爹做好吃的。

    可是一想到爹爹的病,他刚刚扬起的笑脸,再次沉了下去。

    “咳咳咳…”咳嗽声传来,众人立刻回到了屋子里。

    “爹爹,你赶快吃药吧,吃了药就好了。”火凌轩端起桌上的药碗,试了试温度,还没凉掉。

    火岩看了看大儿子手里的药,摇了摇头。

    “凌轩,没用的,以后不用再给爹爹抓药了,剩下那些银子吧。”他的身体如何,他自己心里清楚,这药吃了时间也不短了,可是一点作用都没有,白白浪费银子。

    他们如今的生活,本身就艰苦,还要那钱去买这些价格不便宜的药,真是苦了这两个孩子了。

    “咳咳咳…”再次咳嗽,感觉喉咙一阵腥甜。

    “爹爹,你咳血了!”火凌容注意到他爹爹嘴角的猩红,激动的一下子哭了出来。

    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爹爹的病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不对啊,这味道好像…

    某灵的嗅觉极其敏感,尤其是对血腥味。

    紫眸一眯,然后伸手,扯了扯火凌轩的衣服。

    “凌轩锅锅,让银家帮火叔叔把把脉吧。”

    它虽然不是学医的,可是医毒本是一家,所以她应该可以试试。

    看着灵儿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里写满了真诚,火凌轩下意识的说了一个“好”字。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相信一个四五岁的娃娃。不过,他总觉得这个小娃娃很特殊。她身上,有一种异样的沉稳。

    而且,她救了凌容两次,说不定,真的也能救他爹爹。

    况且,他们此刻,也没有别的办法,让她试试又何妨。

    灵儿走到火岩身边,摊开双手,示意火凌容将她抱到床榻上。

    火凌容立刻弯身一举。

    随后,灵儿像模像样的摸上了火岩的脉搏。

    许久后,用手帕沾了一点儿他嘴角的血渍闻了闻。

    光洁的眉心紧皱,然后很认真的说了一句:“火叔叔这素中毒了。”

    “什么!”

    “什么?”

    火凌容火凌轩同时诧异的出声,这怎么可能呢。

    爹爹之前是火家的家主,怎么可能被人下毒,而且刚刚生病的时候,他们也请过郎中,郎中说只是偶感风寒,吃些要就好。

    可是最后吃什么药都不见好,而且越来越严重。

    这么说来,莫非真的是…

    他们有些不敢往下想了。

    灵儿跳下床榻,将双手背到身后,一脸严肃的说着:“银家可以肯定,这素中毒。这种毒叫‘寒风散’,中毒滴症状,就和一般的风寒差不多。咳嗽,发冷,全身无力,而且久病不愈。在这种情况下,中毒者一定会服食治疗风寒滴药物,然而这也正素下毒者滴歹毒用心。因为这毒之所以成为‘寒风散’,就素因为治疗风寒的药,正好素这种毒的催化剂。简而言之,就是说,中了这种毒的人,病情之所以会加重,就是因为吃了风寒药。”

    “拍~”

    灵儿话音一落,原本躺在火凌轩掌心的药碗径直落地。

    应声而碎,黑乎乎的药汁撒了一地。

    “治疗风寒的药,就是这毒的催化剂。也就是说,是我害了我爹爹…”火凌轩看着地上的汤药,身子不自觉的颤抖着。

    如果真是灵儿说的那般,那么天天嘱咐爹爹吃药的他,岂不是间接害死爹爹的凶手。

    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这样!

    火岩在听了灵儿的话之后,倒是没有露出多大的震惊。

    其实他心里明白,都是家主之位惹来的祸端。

    二弟从小就喜好权势,这一点儿他这个做哥哥的,心里清楚。

    父亲之所以不把家主之位传给二弟,也是因为这一点。

    他上位之后,对那个二弟极其的纵容,他希望,可以用亲情感化他。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他二弟竟然会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

    下毒!

    呵,真是他的好弟弟。

    “凌轩,你别这样,这件事儿怪不得你。你照顾爹爹这么久,为了爹爹吃苦受累,爹爹都知道,这不怪你知道吗。”

    忽然,火凌容猝不及防的跑到灵儿面前跪了下来。

    “凌容锅锅,乃这素干嘛,快起来。”

    灵儿小小的眉头紧皱,想要凭着她的力气,将火凌容扶起来。

    可是看看这个小胳膊小腿,泥煤的,她很无力啊。

    “灵儿,我知道,你懂很多东西,你也很厉害,我求求你,你救救我爹爹吧,我求求你了…”

    火凌容跪在地上,双手握着灵儿小小的肩膀,不停的乞求着。

    “凌容…咳咳咳…快起来,别为难灵儿了…咳咳咳…灵儿她只是一个小姑娘,能诊断出爹爹…能诊断出爹爹的病情,已经很不容易…咳咳咳…你怎么还能为难她,让她解毒呢!咳咳…”

    看着一脸泪痕的火凌容,火岩略带严肃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