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8】空间秘术(必看)

    ……

    面对这样的小黑,某兽语凝了。

    这家伙长得块儿这么大,竟然这么悲惨。

    说真的,它还真的没见过混的比它还惨的兽了…

    其实某兽除了之外,貌似其他兽兽也只见过小黑。

    故作深沉的摇头叹气,然后转身,把“书包”里的金疮药拿出来,递给了它。

    得,姐今天也做回好人。

    上小学的时候老师不是说了吗——我们要乐于助人。

    喂,小黑,这个给你。这是我家天天给我备用的,还有这些吃的也给你。

    随后,某兽又从书包里掏出了两个苹果,三根香蕉,一直烤鸡,还有两窜葡萄…

    这些东西都在无声的诉说着一个不争的事实,某兽绝对是个吃货!

    看着不停的往出取东西的某兽,小黑的眼珠子都直了。

    一双绿眸中,写满了诧异。

    别误会,它绝对不是因为那些食物激动,而是,因为某兽的“书包”。

    明明比巴掌还小,却像个无底洞。

    这场景,跟它爷爷小时候给它讲的故事,实在是太像了。

    小黑猛地站起来,一脸激动的跑到某兽身前,伸出爪子颤颤巍巍的指着它说道:你…。你…你究竟是什么品种,竟然会空间秘术。

    虾米?

    空间秘术!

    姐没听说过啊。

    某兽对着小黑耸了耸肩,一脸的迷茫。

    表示它是真的不知道,绝对不是装的。

    不会吧,你如果不会空间秘术,这个香囊里怎么可以装下这么多东西?这分明就是空间秘术!

    小时候我听我爷爷讲过,只是没有见过。

    为了证明它说的都是真的,小黑连它爷爷都搬出来了。

    某兽闻言,身子微微一顿,然后搀扶着小黑坐到了草坪上,继续问道。

    小黑,你爷爷还给你讲过什么?

    你知不知道,有些兽兽可以变成人形的事儿?

    今天它过来,本来就是为了询问小黑关于它变身的事儿。

    这会儿听小黑这么一说,指不定它还真的知道些什么。

    兽兽变身成人?这也太惊憟了吧,我没有听说过。

    看着小黑相当震惊的表情,某兽知道,它是真的没听说过。

    不过,也许它可以从空间秘术下手调查。

    那小黑,你给姐讲讲关于空间秘术的事儿吧。

    既然它会空间秘术,那么追着这条线索查下去,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本来小黑是很讨厌某兽的,因为上次它毁了它的发型。

    不过,这次人家救了它一命,天大的仇恨都能抹去了。

    而且,这只小兽貌似也没有它想象中那么讨厌。

    它不仅救了它,还帮他疗伤,还送给它好多食物。

    好吧,我给你讲讲,其实我也是听我爷爷说的。

    在这个大陆南部,大概就在杨林十三州的地方,有一片云海森林。

    据说那里森林密集,各种兽兽成群,而且他们就更一个国家一般,有王上,有王后,有士兵,他们懂人言,有思维,是一个**的地方,不属于这片大陆上的任何一个国家。

    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心怀不轨的人们,想要毁灭哪里。

    可是每一次,都是惨败而归。无论他们派出多少士兵,多少军队,都死伤无数。

    经过试吃战役,这片大陆上的人都放弃了占领云海的心思,并且协定,将那里化为禁区。

    我爷爷以前是只流浪猫,有一次偶然路过云海的边界,他就看到了相当奇异的一幕。那些兽兽就像你这般通人性,而且能从很小的空间里,拿出很大的东西。

    那个时候我爷爷吓坏了,就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他们口吐人言,说什么空间秘术,还提到了王上,王后。

    不过我爷爷再次醒来之后,已经到达了天泽境内。

    我爷爷活了那么大年纪,第一次遇见那么神奇的事情,所以记得很清楚。每次,给我讲故事,总是讲这个。

    适才我看见你拿东西的场景,脑子里一下就回忆起来这个故事,所以才会那么惊讶的。

    我觉得,你一定跟那里的兽兽有关系,不然,你怎么也会那么神奇的秘术。

    小黑说罢,就一脸好奇的转过头盯着某兽看。

    那眼神,就跟在马戏团看耍猴似的,相当的怪异。

    某兽真沉浸在它的思绪里,突然感觉被一道灼热的视线盯了许久,嘴巴不自觉的抽了抽。

    它能肯定,小黑这丫的绝对是把它当成怪物看。

    某兽抬头,看看天色也不早了,一会儿天天到宁寿宫见不到它会着急的。

    于是某兽起身,抖了抖身上蓬松的毛发。

    那啥,小黑姐要先走了。

    你这几天就好好的呆在这里养伤,吃的我会按时给你送过来的。

    等姐找到机会,就带着你去云海森林玩玩。

    话音一落,只见白光一闪,某兽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着地上放的一大堆食物,小黑感觉心里暖暖的。

    ——

    时间的过得很快,几日如流水一般逝过。

    在这几日时间里,某兽按照和小黑约定好的,每日去给它送吃的还有药品。

    几日下来,小黑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了。

    碍了。

    某兽在帝弑天这边儿,也没有闲着,一找到空闲,就去藏书阁找关于云海森林的资料。

    然而却一无所获,为此,某兽也颇感无奈。

    于是乎,就筹谋着,找个机会带点银子和小黑跑路,亲自去那传说中的云海森林看看。

    所以,某兽这几日,是极尽其能的赚银子。

    十颗珍珠,加上天天上次赏的一百两金子,加上母后赏的金银珠宝,再加上…

    盘龙殿内,峦帐飞舞起伏,好不唯美。

    龙榻之上,一只巴掌大小的毛球,真在进行着一项光辉伟大的事业。

    ——数银子。

    这样算起来,除了那十颗珍珠以外,它也有十万两银子了,不知道拿着这些跑路够不够。

    抬头,看看这座金碧辉煌的大殿。

    呜呜呜,真舍不得离开他。

    如果能把这个王宫卖了,一定值不少银子。

    某兽正沉醉在它的数银子事业中,完全没有注意到,那抹修长身影的跨入。

    “小东西,你在干嘛?”

    一双犀利的冷眸犹如利刀扫向它,冷峻的脸上有着不容拒绝的压力,只是他吐出的话里,有连他都感觉不到的颤抖。

    很淡,很浅显,那是一种很罕见的一种害怕。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几日,总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尤其是在察觉到这小东西的怪异行径之后,那种不安之感,愈发的浓重。

    总觉得,这个小东西在筹谋着什么…

    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某兽立刻傻眼了。

    那种感觉,该怎么说呢。

    就像是欢脱的做贼后,被当场抓住,而且很凑巧的,你朋友都在场。

    ——**裸的心虚外加尴尬啊。

    上帝啊,谁能告诉偶,为毛他会这个时候回来。

    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上早朝吗,囧。

    此刻,某兽一动不动。

    不是不想动,而是动不了!

    它的上半身好似已经被冻结了一般,连骨头都是冰冷的,强制移位,便会喀蹦喀蹦地碎裂开来。

    感觉一瞬间周围变得寂静的可怕,一下一下,只能听到它不断加快的心跳。

    下一刻,帝弑天伸手,将它转了过来。

    入目是耀眼的纯白,从头到脚纤尘不染的洁净,就像是冰山上千年不化的雪。

    然而男人的发却是比银子还要耀眼的色泽,在一身月牙色袍子的衬托之下,显得更为神秘高贵。

    宛如盛开在冰山之巅的雪莲花,只可远观。

    一看到帝弑天的这身打扮,某兽就明白了。

    感情这丫的根本没去上朝!

    这是多坑啊,为毛没人告诉它。

    看着龙榻之上,那一堆一堆的银子,帝弑天眼中划过一丝落寞。

    不过转瞬即逝,很快的,就恢复了过来。

    伸手,将那些银子,一点一点的帮某兽装到“书包”里,然后动作轻柔的帮某兽背在背上。

    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之后,从怀里拿出一个类似项圈的东西,那个弧度大小,刚好适合某兽戴在脖子上。

    某兽心下诧异,这是什么玩意。

    莫非是天天特意做来,送给自己的。

    某兽的思绪还没落下,就感觉脖子一重,那个泛着银光的项圈落在了它的脖颈间。

    下一刻,这世上最缱绻的声线贴着它的耳畔响起。

    “小东西,孤知道你喜欢银子,喏,这是国库的钥匙。”

    他剑眉紧蹙,烟瞳幽幽,眸中宠溺潺潺流淌,沙哑的声音就像天籁般靡靡。柔情四溢,又似情人间的耳鬓厮磨。

    那般动听,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刷子,撩拨着它的心脏。

    有一种酸涩,悄然流淌。

    它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当时看着这个样子的帝弑天,感受着他的温柔,享受这他的宠溺,有些受宠若惊了。

    这个男人,怎么能对它这般好。

    国库的钥匙?

    那样轻易的,交到了一只小兽的脖子上。

    该死的,他是傻子吗?

    国库等同于一个国家的半条命脉,竟然这般轻易的送人了。

    突然感觉脸颊一凉,一滴泪水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伸爪,抱住了某帝的脖子。

    天天,你这个傻瓜!

    某兽心里极其哽咽的说着。

    它是个冷清的人,很少会因为什么感动,可是这个男人,带给它太多的感动了。

    倏尔,它的爪子被帝弑天拉下来,他目光灼灼,魅瞳严厉,转过它的身体,低头吻上它的唇,轻轻一下,就放开了,速度之快,快的让某兽以为那只是它的幻觉。

    而后,宠溺的说道:“小东西,怎么还哭了呢。是项圈太重,嘞到你了吗…”

    是啊,太重了。

    那是国库的钥匙,不是廉价大白菜,怎会不重。

    这个男人,究竟要宠它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

    它盈水的目光波光粼粼,忍住再次快要滴下来的泪水,它也不想哭,可是……

    此刻它丝毫不怀疑,如果它要帝弑天的脑袋,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拧下来给它。

    面对这样的帝弑天,它怎么能走。

    低头,狠狠的闭了一下眼睛,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

    算了了,它不走了。

    身体的秘密,就让他顺其自然吧。

    它相信,既然老天爷让它来到这里,一切早晚会拨云见雾的。

    看着它红红的眼睛,他眉头紧蹙,魅瞳黯淡了几分,有些无奈的说道:“乖,不哭了,再哭孤会心疼的。”

    而后伸手,用指尖拭去它眼角的泪水。

    下一刻,某兽伸爪,拉起他的袍子,擦了擦脸颊。

    眼角的余光,明显的捕捉到了帝弑天微微抽动的嘴角。

    噗嗤。

    终于,某兽破涕为笑。

    “小东西,你是故意的。”明知道他有洁癖,所以故意弄脏他的衣服。

    这坏性子是打哪儿来的?

    当然是你宠来的,这还用问吗。

    “吱吱吱”天天,你今天怎么木有去上早朝啊?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儿?

    帝弑天勤政爱民,无故不上早朝,可不是他的风格。

    所以,这里面一定有事儿。

    某兽话音刚落,帝弑天的脸色就变得凝重了。

    看来它猜对了,果然有事儿。

    后爪一缩一跳,落在了书桌之上。然后转过身子,正对着帝弑天,蓬松的尾巴在身后,不停的摇晃着。

    它的意思很明显,让他跟它说说。

    帝弑天起身,缓步上前,坐到了椅子上。

    白皙的大手伸出,在书桌上取出一封信件。剑眉微凝,沉声说道:“在一个月后,会在天启国举行列国答辩大会。这份书信,是大月国统计的奖品明细,还有贺词。”

    话落,将书信放置在桌上。

    某兽伸爪,扯了过来,自己翻开查看。

    “大月国是一个海上岛国,他们的民俗文化,与天泽,以及其他国家都相差甚远,就连文字,都很奇特。这份信件,天泽上下,无人能看懂。可是如今大月国的使者,还在驿馆暂住等待回信,这让孤很是头疼。”

    额,这不是日文吗。

    某兽看着映入眼帘的文字,心下有些诧异,还有些气愤。

    好吧,它真的不想承认,它打心眼里讨厌这个国家。

    只是没想到古代也有小日本,特么的真是无孔不入。

    这反派啊,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反派。

    黑心黑肺黑透了,竟然欺负我家天天不认识日语,我擦。

    下一刻,某兽整个跳起来,站在那份信件上,往死里踩。

    特么的小日本,看着老娘就来气。

    “小东西,怎么了?”

    还是第一次见它,这般激动。

    莫非,是这封信有什么问题不成?

    帝弑天见状,有些担心的开口询问道。

    没事儿,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当然,这些话只是某兽自个儿在心里想的。

    天天能读出它的意思,它可不敢这么跟他说。

    不然人家追问起来,该如何解释。

    告诉他,它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吗!

    纯属找死!

    优雅的收爪,淡定的一笑。

    “吱吱吱”没事儿,刚才爪子痒,所以就与桌子进行了一番摩擦运动。

    ……。

    摩擦运动?

    不得不说,某兽挺会即兴起名词儿的。

    天天,这个银家认识。

    某兽说罢,蓬松的尾巴在墨汁中一扫,在宣纸上肆意挥舞。

    不消片刻,就将那封书信上的内容,翻译了出来。

    其实那上面也没写什么,就是各个国家提供的奖品,还有一些寒暄的语句。

    不过,这都不是在重点。

    重点是,那些奖品都好值钱的样子。

    某兽一双紫眸里闪烁着偌大的“$_$”。

    银子啊银子,都是银子啊。

    艾玛,如果它去参加这个什么大便比赛,赢了的话,那些奖品就都是它的。

    一想到那满载而归的场面,某兽忍不住双爪刨地。

    太鸡冻了!

    不过碍于帝弑天在场,以上那些动作,只是想想而已。

    咱是王后,咱要高端大气上档次。

    翻译完毕,姿态优雅的放下爪子,然后,将宣纸推到帝弑天身前。

    喏,天天,看吧。这就是那封破书信的内容,亮闪闪的都是银子啊。

    其实早在某兽尾巴扫向墨汁的那一刻,帝弑天就知道这小东西要干嘛了。

    看着翻译好的书信,他可谓又惊又喜。

    惊的是这小东西竟然认识大月文字,喜的是这个聪慧的小东西是他的。

    从第一次的救命之恩,到后来的解毒之能,然后是治沙之策,如今还识的异国文字。

    他真的不知道,这小东西还会带给他多少惊喜。

    随后,某兽又用标准的日文,代替他家天天写了一封回信,这件事儿才完美落下帷幕。

    ——

    春风眷帘,室外桃花正红,这是一个美好的季节。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偶尔,有清风徐徐而来,带来了野花的清香。

    阳光温和,驱散了清晨的寒意,却又让人不觉得刺眼。

    通往杨林十三州的官道上,一辆极其普通的马车缓缓前行。

    马车左右,一蓝一紫两名公子骑着骏马,伴随行驶。

    蓝衣男子五官清秀,面色阴柔,有着宛如极品小受的面容。

    至于紫袍男子,面色温润,容貌俊逸,嘴角始终含着浅笑。

    远远望去,两人皆是气度不凡。

    不用说也知道,这两人正是白天和独孤影城,至于马车里的人,自然也不言而喻。

    能让这两人伴随左右的,除了帝弑天以外,再无旁人。

    列国答辩大会在每年的四月十五号举行,每年都定在不同的国家举行,今年的举行地点,则是天启。

    天启位于天泽南部,杨林十三州就是两国的分界线所在。

    如今已是三月下旬,许是帝弑天料到,这一路上不会太平静,所以才会提前半月出发。

    马车里,一直白色的毛球激动的上蹿下跳,就好像被打了鸡血似的,那叫一个精神!

    看着自打一出来,就变得相当活泼的小东西,帝弑天凤眸中流露着淡淡的喜悦。

    能看见这个小东西这般高兴的模样,也是一种幸福。

    不过,这次天启之行应该不会很顺当。

    本来,想放这个小东西在王宫的,可是最后还是把它带出来了。

    或许,他已经片刻都离不开它…

    “王上,前面就抵达杨林十三州了。”独孤影城的声音适时响起,看起来是一句平淡的交谈,实则是提醒。

    杨林十三州恐怕已经落到苍生门的掌控之中,上次藏书阁一役,就宣告着失掉了那块领土。

    这点儿,众人心知肚明。

    不过,若是为了他们的王后,他们心中无怨。

    “杨林十三州…”终于,来了吗…

    帝弑天低声喃呢,语带冷嘲,也带着少有的严肃。

    对于君流风这个人,他大意不得。

    杨林十三州!

    敏锐地捕捉到那五个字,某兽玩味的眼眸顿时变得凌厉起来,长长的胡须快速的耸了耸,心下暗叹。

    那不是要到森林云海了吗?看来真是天助我也。

    身子一跃,径直落在地上,伸出后爪,看似很随意的拍了拍。

    藏在马车下面的小黑立刻警醒,一听这动静,就知道这是老大给的暗号。

    想必,是已经临近目的地了。

    一想到就要亲眼看到爷爷口中那些神奇的事情,小黑心里就激动地无以言表。

    不过,它有今天,都要感谢老大。

    小黑口中的老大,自然就是我们亮闪闪的某兽了。

    自从小黑在某兽的接济下恢复之后,它就决定以后跟着老大混。

    如今看来,这个决定还是相当的明智啊。

    某兽那些小动作,自然都没有逃过帝弑天的眼睛。

    其实早在一出来,他就发现了马车底下那只黑猫。

    虽然不知道它们这是想要干嘛,不过,只要这小东西能留在他身边。

    其他一切,就由着它吧。

    苍茫的大地,辽阔的望不到边际。

    金色的太阳就像从地平线跳出来的火炉,熊熊燃烧着。

    那灼热的温度,似乎要把万物生灵烤焦。

    马车缓缓而行,终于,抵达了杨林十三州境内。

    大风起兮云飞扬,霍然之间,猛烈的狂风席卷着大地,黄沙漫天飞来,宛如无数的暗器,无情的划过人们的肌肤。

    清晰的刺痛感袭来,白天和独孤影城立刻拉紧马栓。

    战马嘶鸣,马蹄高抬后,骤然停止了前行。

    一片迷雾之中,曼陀罗花飘扬而下,梦幻的就好像是情人的手,将狂暴的风安抚下来。

    曼陀罗开道,紧接着清脆的银铃犹如天籁一般,从远处传来。

    声声悦耳,却不能多听。

    因为,这是通往黄泉的旋律。

    阳光播撒而下,一抹绯衣妖娆,邪魅的桃花眼依旧勾魂摄魄,如同修炼万年成型的青狐妖,目光灼灼,一笑倾城。

    只是华丽的外表之下,掩盖的却是一刻孤独的灵魂,还有血淋淋的过往。

    手持碧玉箫,飘然而落,带着用不尽的邪魅,犹如踩云踏浪而来。而最终的目的,就是温柔的,杀死你。

    身后,是大片的刺目的阳光。只是被那抹绯色的妖娆,所湮灭了光辉。

    “君流风!”

    “君流风。”

    独孤影城和白同时开口,其实这么大的阵仗,除了苍生门主君流风意外,根本不作他想。

    果然和王上所猜想的一样,君流风选择了这里。

    云海森林,天和大陆上让人闻风丧胆的禁地。

    “你们这般深情的呼唤本主,莫非,都急着找死不成。”

    风流倜傥,睿智精明,宛如妖孽一样的男人。在那华丽的似笑非笑间,道尽了致命的温柔,可是没有人知道,那只是危险的冷漠。

    纤细的五指,灵活的把玩着手上的玉箫,看似戏愚的吐出来的话,确实那般让人恨得咬牙切齿。

    急着来找死?

    这句话就等于是在变着法儿的说他们无能之后,又指着鼻子告诉他们:杀死你们,对于本主而言,易如反掌。

    **裸的挑衅,**裸的藐视。

    他们会生气吗,不会。

    因为他们清楚,目中无人,这一向是君流风的个性。

    这个世界上,估计没有谁,能让这个宛如妖孽般的男人放在眼里。

    沙沙的气流涌动,拨乱了树叶的节奏。

    随之四名黑衣男子翩然而落,一脸虔诚的站在君流风身后。

    腰间银光熠熠,那是玄铁打造的软剑,也是他们的标识。

    苍生门的四大护法——落花流水。

    呵,看起来君流风这次,是有备而来,连苍生门最精锐的力量都出动了。

    “君流风,找死的是你!”

    独孤影城话音还没落,只听“唰”的一声,一道寒光突然袭来,软剑如灵蛇,璀璨的银光折射着太阳的光辉,分外刺眼,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径直向独孤影城扫去。

    电光石火间,独孤影城面色一凝,秀眉轻佻。回想起往日苍生门的作为,怒火不烧自燃。

    坐在马上的身子向上跃起,纵身闪避。下一刻,修长的紫袍飞扬,轻盈的屹立在软剑之上。

    白天拔剑,另外几名黑衣男子也一拥而上。

    黑衣男子冷眸一寒,收剑上挑,灵活的软剑熠熠闪光,犹如弹丸一般,向上挑起。

    后仰一翻,独孤影城再次躲避一击,站到了马鞍之上。

    回身的刹那,大手一扬,抽出了腰间佩剑,脚尖借着马鞍一跃,与黑衣人纠缠在半空中。

    就在这时,君流风邪魅的桃花眼向上一扬,向着马车袭去。

    只是他还未曾靠近,“彭”的一声,车壁四散开来。

    银袍银发,倏尔出现在半空中。

    风华绝代,遗世**。

    一抹醒目的雪白,出现在君流风眸中。

    性感的薄唇一暖,极其温柔的吐出两个字。

    “小乖…”

    帝弑天自然知道,这两个字的含义。

    凤眸一寒,内力在掌中快速凝聚,猛地向着君流风挥去。

    君流风不紧不慢,碧玉箫一扫。

    两道气流在空气中碰撞,将大地都震开了一道口子。

    气流在撞击之后,猛地回反,所过之处,树断石飞,就跟狂风席卷过一般,一根杂草都没有剩下。

    偶滴神啊,这才叫功夫。

    某兽趴在帝弑天的肩上,看着这一幕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一脸兴奋的暗赞一声。

    倏尔,紫眸一眯,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擦,小黑。

    某兽这会儿才想起来,小黑不是在马车底下吗。

    那么刚才马车炸了,小黑岂不是…

    我靠。

    某兽小腿一跃,离开了帝弑天的肩头。

    “小东西!”

    帝弑天察觉肩头一轻,那抹雪白已然跃到了地面之上。

    想反身去追,君流风的掌风却迎面而来。

    该死的。

    凤眸瞥了一眼那小东西的去向,心下随即释然。

    想必是去找那只黑猫了,马车爆炸的地方位于他身后,所以是安全的。

    确定那小东西没有危险,才迎面对上君流风的攻击。

    某兽下来之后,快速的跑到那一堆马车残渣前,不停的翻找着。

    小黑!

    小黑!

    你丫的赶紧给姐出来,姐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

    你丫的赶紧出来!

    某兽近乎嘶吼的说道,说真的,小黑那丫的算是它在这个异世的第一个朋友。

    而且它前几天才认了它做老大,它答应要保护它的。

    如果不是它执意要出来,小黑这会儿还安全的呆在王宫里。

    要是小黑真的出了什么事儿,它这辈子都会觉得愧疚。

    某兽不停地在那一堆马车残片里穿梭,寻找,心下难受死了。

    就在某兽以为找不到的那一刻,忽然,草丛动了动。

    然后,一直土里吧唧的猫晕晕乎乎的站了起来。

    一身灰尘,黑猫毛都染成了黄毛,头上还顶着三根杂草,估计是适才的爆炸把它摔晕了,站起来身子还在晃悠着。

    唔~

    头好晕。

    感觉眼前有好多星星,而且在绕着它的脑门不停的转啊转的。

    小黑!

    一个激动的声音响起。

    小黑顺着声音望去,就看了那抹熟悉的雪白。

    老大。

    小黑看着某兽,顿时热泪盈眶。

    没想到老大还会下来找自己,太感动了有木有,呜呜呜…

    小黑在确定这个事实以后,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能遇上老大真是太幸福!

    我擦,你丫的哭个毛线!

    某兽以最快的速度跑过来,看到躺着两根宽面泪的小黑,嘴角无力抽搐。

    伸爪,狠狠地拍了一下小黑的后脑勺。

    哭什么哭,没出息!

    老大,人家这不是太感动了吗,没想到老大还记得回来找我。

    倒不是小黑自卑,只是经过这些天和某兽相处之后,它才惊人的发现,原来他们老大是那个相当厉害的,威武霸气的,王上的——王后。

    虽然它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类的王,让一只兽兽做后。不过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一句话,他们家老大很牛叉!

    而且老大那么厉害,还会空间秘术,说不定也是那个云海森林出来的兽兽。

    不管从那个方面看,他们老大都是一般兽兽不可比拟的。

    换句话说,就是,就是兽兽里的土豪金啊。

    这样一个厉害的兽,能在遇上危险的时候,还能想起它这个虾米,怎么能不让兽感动。

    呜呜呜…

    老大,人家以后一定会好好听话,你让我上山,我绝不下河,你让我吃肉,我绝不啃骨头。

    小黑一脸认真,信誓旦旦的说着。

    哦?真哒?

    某兽一只爪子摸着下巴,表示很怀疑的问道。

    真哒。

    小黑点头如捣蒜,生怕老大不相信它的诚意。

    于是乎,某兽在思谋了半天之后,很慎重其事的说了一句:其实吧,姐觉得你还是吃骨头好。

    ……+_+

    好了好了,咱别再这儿逗比了,我家天天还打仗呢。

    其实说到这儿,某兽心里也挺纠结的。

    不知道为毛,它总觉得那只桃花妖不是坏人。

    可是呢,他又老是针对天天。

    所以这个让它很难做耶,它绝对不可能因为他,而伤害天天的。

    某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两只爪子一缩,干脆趴在了哪里。

    算了,反正它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在这边观战吧。

    不过,看他们两个那招式,明明就是半斤八两,打来打去还不是平手,真不知道他们这般费力气抖个什么劲儿。

    战斗的气息只增不减,百米之内除了某兽所在的位置,几乎都被他们的斗气波及了。

    可是如果仔细看,根本不难发现,帝弑天和君流风打斗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都避开了那团雪白所在的位置。

    掌风迎面而来,君流风碧玉箫一扬,完美的挡住。

    邪魅的桃花眼一勾,“帝弑天,看来你真有些本事。”

    俊美脸庞,轮廓完美,眉目如画,蕴着某种独特邪味。一件简约的红袍,丝毫没有受到战斗的影响,依旧翻飞着,裸着古铜的胸膛。看似沉稳地挺立那里,却无处不散发着妖冶性感的魅惑。

    邪魅的语气,听起来倒是蛮像夸奖的,可是帝弑天才不会认为,君流风会这般真诚的夸奖他。

    碧玉箫一横,一扫,在帝弑天脖颈间划出一抹淡淡的血痕。

    下一刻,语气一转:“不过,比起本主来。你差远了。”

    没错,这才是君流风的性格。

    赞美别人的目的,永远只是为了抬高自己。

    嚣张到不可一世,估计非君流风莫属。

    帝弑天大掌一挥,一把龙纹大刀凭空出现在他的掌心里。

    “凌天刀在你手中?”

    在帝弑天拿出刀的那一刻,君流风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很快,就像流星一般,几乎没有人看见。

    凌天刀,紫灵鞭,碧风箫,武林兵器榜的前三名。传言,这是三大神兵,曾经还封印过一个嗜血魔头。

    不过传言毕竟是传言,美人见过,所以没有几人会当真的。

    不过,这三件兵器确实厉害,这一点,毋庸置疑。

    “没错,这就是凌天刀。”

    冷傲的口气,一层不变的淡漠。帝弑天虽然没有君流风那般张扬,倒是他周身那种王者气势,却让人无法忽视。

    凌天刀一扬,狂暴的气息瞬间飙升,似乎连大地都在颤抖了。

    黄沙漫天,席卷着落叶,生与死的对决。

    某兽自然也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对劲,抬头望去。

    在那一向放荡不羁的那张桃花妖脸上,破天荒的看到了一抹凝色。

    艾玛,这不像他的性格啊。

    看来那劳什子凌天刀着实厉害!

    这两招下去,不是帝弑天死,就是君流风亡。

    某兽彻底的纠结了,这下该怎么办?

    暴虐的气息汹涌,风沙遮天蔽日,一瞬间整个大地都暗了下来,周遭的一切,都被摒除在外。

    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了那风姿卓华的两人。

    银发飞舞,绯衣妖娆。

    王者的对决,一触即发。

    就在帝弑天凌天刀刚要落下之时,大地突然出现了剧烈的震动。

    一时间地动山摇,就好像整个地面要塌陷一般。

    我擦,这是怎么了?

    地震吗!

    某兽也受到了这剧烈晃动的波及,身子都被摇晃的站不起来。

    我去,银家也真够倒霉的,好不容易穿越一次,赚的银子还没花,就要死在地震里了。

    某兽的想法还没有落下,身下的地面突然崩塌,狰狞的裂痕不断的扩大,就在某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子骤然下落。

    “小东西!”

    “小乖!”

    ……

    ------题外话------

    昨天留言少,礼物少,票票少,嘤嘤嘤,连单订都少了一百多。

    妹纸们表这样,一定要继续支持尘尘,不然偶会哭滴,>_<,

    银家有很勤奋滴码字,素好孩纸╭(╯3╰)╮

    关于正版群已经建立,关于群福利也已经发放,群号公布在评论区上方,打算一直支持尘尘滴妹纸,抱着订阅截图过来吧o(n_n)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