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6】捡节操喽

    “小东西!”帝弑天滑步上前,将它接在怀里。

    而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的某兽,被体内突如其来的剧烈灼热感弄的骤然睁开眼眸,下意识的绷紧身体,挣扎开来。

    嗯,好难受!

    感觉身体好像着了一团火,就要把它融化了。

    热,好热!

    “小东西,你怎么了?”

    看着这小东西在怀里不停的挣扎,紫色的眸中没有了往日的灵动狡黠,而是淬满了泪水。

    痛,无法言喻的痛从帝弑天的心底快速的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神经末梢。

    清晰的刺痛感直击心脏,那么的真切,真切到好像一伸出手贴住胸口,就能揉出血沫来似的。

    唔~

    天天…天天…银家…银家难受,好难受…

    好像…好像要死了!

    虽然它脸上的表情很难分辨,可是帝弑天还是清楚的读出了它的意思。

    它说,它难受!

    它说,它要死了!

    该死的女人,究竟对他的小东西做了什么!

    凤眸一寒,犹如无数把利剑,带着玉石俱焚般的气息,向地上趴着的女人射去。

    王嫣然只是一名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适才帝弑天的一掌,已经要了她半条命。

    此刻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根本站不起来。

    见王上终于注意到她了,心中暗自窃喜。

    “王上…王上救救臣妾…臣妾好痛啊…”

    一张绝美的小脸上梨花带雨,因为剧烈疼痛,脸色惨白,看上去惹人心疼。

    此刻,她仍旧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希望用美色蛊惑王上,能怜香惜玉的救她。

    只可惜,她面对的男人是帝弑天。

    “尔最好没死,那样太便宜尔了!”

    涔薄的唇勾出一抹阴冷的弧度,语气冰冷的犹如三九寒冬。如同晴天里的劈在头顶的一记雷,将她刚刚浮上心头的激动欣喜之情炸的魂飞魄散,随之覆上了一层密不透风的阴霾,缺氧窒息的感觉,让她头疼的几乎要炸掉。

    “如果王后有事,孤要尔九族陪葬!生不如死!”

    一句话,将她周围所有的空气尽数挤出,将她所有的血肉重重踏碎,将她所有尚且还抱着一丝希望的天真念头,碾成了粉尘!

    她感觉呼吸陡然一窒,整个世界就这么轰一下,然后骤然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下盖过一下。

    这一刻,她知道,她完了…

    “小东西,小东西…”

    “咯吱”一声,开门的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白天跑了进来。

    因为适才王上用了轻功,尽管他奔跑过来,还是花了些时间。

    一只手倚在门上,前俯后仰,气喘吁吁。

    还没有来得及缓过气,一声厉喝传来。

    “白天,快去宣太医。”

    “是,王上。”白天抬头转身的瞬间,就看见了御书房中一室狼藉,王后挣扎的躺在王上怀里。

    一种不好的预感突然袭上心头,王上对王后的宠爱,他都看在眼里。

    今儿个王后要是真出什么事儿,王上一定会疯掉的。

    于是急忙起身,来不及多想,撒腿就跑,也顾不得什么太监总管的形象了。

    嗯,天天…银家难受…难受的快死掉了…

    某兽两只爪子死死的抓着帝弑天的衣服,不断的扭动身子。

    “小东西,你哪里痛,哪里痛?”

    帝弑天只是很轻的用双手拖着它,他知道它难受,痛苦,可是他不知道它哪里痛,所以他不敢碰到它。

    双手举在胸口,就像捧着世上最珍贵的珠宝一般。

    一双丹凤眼里写满了心疼,眼睛不敢眨一下,他怕他一眨眼,它就消失不见了。

    忽然间,某兽口里溢出鲜血,抓着他衣服的爪子渐渐松开,巴掌的大小的身子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缓缓地,滑了下去…

    之后,一动不动的,没有一丝生气的,就那样,趴在了他掌心里。

    帝弑天整个人僵住,瞠大双眼目不转瞬的注视着躺在掌心里一动不动,连呼吸都没有了的小东西,双眼红的几乎能溢出血来。

    他不想相信眼前看到这一幕,他的小东西还好端端的活着,可是空气弥漫着腥甜的血腥气,将他的自欺欺人瞬间推翻了。

    它死了?

    它死了!

    不,不是这样的。

    它明明签了契约,要当他一辈子王后,它不会死的。

    “小东西,你不要死,不要离开孤好不好。”

    “以后你想吃肉肉就吃吧,孤再也不逼你了好不好。”

    “你想要什么,孤都给你,孤把所有的银子都送给你好不好。”

    ……

    低哑的嗓音透着一抹显而易见的伤痛,语气极其恳切的,乞求着它。

    这一刻,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只是一个很卑微的男人。

    他希望它可以听到,然后活过来。

    以前它不是也装死过吗,所以这次一定也是,是跟他闹着玩的。

    可是它还是一动不动,不理睬他,不肯睁开眼睛。

    用它最爱的银子诱惑它,它都不肯起来。

    它真的死了。

    小东西它死了,它彻底的离开了你的世界…

    帝弑天,是你没用!

    是你没用保护好它!

    是你害死它的!

    所以,它现在死了…

    这是老天爷给你的警告,你注定一辈子孤独。

    “不!”

    帝弑天猛然抬头,仰天大吼了一声。

    瞬间释放出来内力,带动了房中的气流,将四周的瓷器,玉器,顷刻间震得粉碎。

    就连头上的王冠,都碎了。

    一头银发自然的散落,他的双眼刺痛,视网膜上满是猩红的点子,像是随时能淌下热血来。

    此刻的帝弑天就像个濒临崩溃边缘的疯子,身体的弦已经绷紧了,只要放一根稻草,他就会彻底的走向死亡……

    忽然,原本一动不动雪白亮了起来,身体周围出现了刺眼的光。

    光圈不断放大,在放大,在一秒钟消失殆尽。最后,一个少女出现在了帝弑天怀里。

    淡金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

    三千青丝用随意披散,没有任何装饰,只是有一对毛茸茸的耳朵。

    眉如翠羽,齿如含贝,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王嫣然虽然受伤了,可是意识还是清醒的。

    在亲眼目睹这么诡异的一幕之后,失声大喊了出来。

    “啊,妖怪啊,她是妖怪…”

    因为伤势过重,她无法站起来,所以靠着双手,不停的往后爬去。

    嘴里不停地喊着“她是妖怪。”

    其实这也不怪她,这诡异的一幕在任何人眼里,都太戏剧性了,根本难以接受。

    唯独帝弑天,抱着那名少女,一动不动。

    在听到“妖怪”两个字时,大手一扫,王嫣然直接晕了过去。

    这时,门外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想来是白天带着太医过来了。

    大手再次挥过,“彭”的一声,房门关上了。

    “王上,太医请来了,要让他们进来吗?”白天的声音适时的响起,听起来很是担忧。

    “不用了,尔等退下吧。”帝弑天垂眸,冷睨着怀里的少女,缓缓的吐出一句话。

    虽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是从王上的语气中不难听出来,他的情绪已经缓和了。

    “是,王上。”

    ……

    少女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似乎极力压抑着什么痛苦一般。

    “唔~好难受。”空灵的声音,好似九天外飘来的弦乐,人间难得几回闻。

    帝弑天剑眉一挑,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深邃的眸中写满了探究。

    莫非,这就是他的小东西不成?

    可是,这也太诡异了。

    思维还没有落下,少女就皱起了眉头,脸上的神情看起来极其的痛苦。

    可是小嘴嘟着,低声喃呢着什么。

    “唔~天天,银家难受,好难受…”

    “天天你说以后让人家吃好多肉肉的,别忘了…”

    “恩,难受…还有…还有银家滴银子…不能…啊…不能耍赖…”

    随即,少女睁开了眼睛。

    紫眸,一双如紫水晶般的眸子。

    汇集了天地间所有的灵气,夺日月之光辉。似天使,似神祗,似精灵,却统统不是在人世间可以觅得的物种。

    “唔~天天,银家难受…”

    灵儿躺在帝弑天怀里,感觉全身快被烤熟了,一直不断的摇着头。

    灵儿习惯性的伸手,抓住了帝弑天的衣服。

    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是这种气息,熟悉的龙涎香,是她熟悉的,灵儿“唔”了一声,紧绷着的身体到了这一刻才彻底放松下来。

    她下意识地伸手圈住了帝弑天的颈脖,发烫的身体一直都往他的怀里钻,一张红扑扑的脸蛋也埋在了他的胸前,嘴里还哼哼唧唧的念念有词。

    “天天…难受…好难受…好热…帮帮我…”

    轰,帝弑天感觉整个人一怔。

    这是他的小东西没错,那双紫眸就是最好的凭证。

    帝弑天清楚的听到这小东西断断续续的声音,可怜的,撒娇的,还伴着“嘤嘤嘤”的哭泣声,每一个字都带着几分前所未有的娇媚,就像是一把刷子,轻轻地刷过他的心尖。

    灵儿此刻已经完全被药物控制了,什么理智,什么底线,什么师傅的告诫,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她只知道,她想要熄灭体内的火。

    抱着帝弑天的脖子,身子挣扎的站到了地上。

    帝弑天感觉手上一轻,还没有反应过来,感觉唇上一热,嘴巴被封住了。

    滚烫的薄唇贴着他的,落下轻轻一吻,软腻腻的嗓音之中,全是让人脸红心跳,血脉加速的催化剂。

    “天天…我热…我难受…”

    她身上穿的衣服很薄,肌肤若隐若现,两条白皙的**强势地缠上了帝弑天,她扭动着身躯,有意无意的碰到他,一蹭一蹭的,就会蹭在她柔软的身体处。

    她越是挣扎,帝弑天的呼吸就越是深沉,到了最后,眼底深处只剩下了浓烈的情感在跳动,一张俊容上也因为隐忍而显得格外紧绷,金丝龙袍早就已经皱皱巴巴的,玉带被零零散散地扯开了,结实的胸膛,麦色的肌肤,在头顶那暖和的阳光下,更显得惑人。

    “小东西,别闹…”

    帝弑天强忍着身体的冲动,仅凭着最后一丝理智,艰难的说着。

    出口的声音,确是连他自己都想不到的沙哑,还带着几丝萎靡的绵绵之音。

    想要推开,可是这小东西整个人都挂在她身上。

    他不敢松手,生怕她掉下来摔坏了。

    “天天…难受…帮帮我…”

    唇与唇的碰撞,模糊不清的字眼带着暧昧从齿间溢出来。一双小手不老实的在帝弑天身上摸索,最后,顺着衣襟探了进去。

    体内的灼热,烧的她喘不过气起来。她真的,忍受不了了。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抵在了帝弑天的手臂上。

    那灼热的温度,好似一把烧红的烙铁,痛意直袭心脏。

    看见这个小东西落泪,他心痛的无以复加。

    注意到她泛红的脸颊,高于常人的温度,帝弑天知道,她这是被下药了。

    可是,他不想再这种情况下,占有她。

    灵儿的药性已经完全发作了,再也没有理智和意识可言,她就像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人,

    喃喃自语的说着糊话,身体像蛇一样不安的扭动,双手本能的抚摸着他的肌肤,想要得到释放。

    此时的她风情万种,千娇百媚,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帝弑天身体里热血沸腾,气息变得沉重而急促,抵触的动作不知不觉的停下,就这么痴迷的欣赏她的美。

    不,他不能。

    他知道他爱她,正因为爱,所以才不能。

    “唔唔……”

    灵儿发出小兽般迷乱的低吟声,双手紧紧抱着帝弑天的后背,笨拙的吻着他,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更不知道这样的配合让帝弑天更加难以控制。

    “天天…帮我…”再一次的,近乎乞求的说着。

    “小东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帝弑天试探性的询问,带着颤抖的尾音。

    只是灵儿的回答,让他脸红了。

    “做你!”

    “……”

    “天天,我知道…我知道是你…我要你…”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吞没在了缠绵的吻里。

    我知道是你!

    我要你!

    这两句话彻底的击碎了帝弑天的理智,低头凑上唇吻她的眼,轻轻吮去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然后移至尖巧的鼻尖,最后落在柔软娇嫩的唇瓣上,安抚的轻吻舔舐。

    “唔唔…唔…”

    灵儿的呼吸全部都被帝弑天掌控着,大脑,渐渐的,就变得一片空白,男人的力道那样的强势,恨不得将她肺部的气息全都挤出来。

    “小东西,告诉孤,孤是谁?”

    他的声音,也像是染上了魔力,无孔不入的钻入了她的心脏,渗透到了她的四肢百骸,也一并控制了她的思维,她迷离的眼神微微扫了扫,两个字从她的唇齿间逸出。

    “天天…”

    “你是帝弑天…唔…”

    “小东西,这是你自找的。”

    吻,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灵儿身上的衣服,不知道在何时已经自动消失了。

    帝弑天轻轻勾唇,嘴角有难得的笑意,浓浓的宠溺流淌着,再和她身体融汇的那一瞬间,他俯身重重地吻住了她的唇,咬着她的舌尖…(过程省略,看官自己想。)

    月儿高悬,莹亮的月光笼罩着大地。

    屋里起伏的吟唱,跌宕起伏,久久不绝…

    清晨清爽恬淡,云淡风清,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空气中朝露的湿气洗净了过往的尘埃,清新迎面而来。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御书房中,浅黑藤植物被封拂动,不时的婆娑着,一束斜映的阳光懒懒洒入,就像情人温柔的手掌抚平了藤木的荆棘。

    清淡雅致的水墨画屏风后,一名女子面色焦灼的伫立着。

    暗香萦际,面若夹桃又似瑞雪出晴,目如明珠又似春水荡漾,袅娜纤腰不禁风,不施粉黛貌倾城。

    最为醒目的,是那一双毛茸茸的耳朵。

    大家想的没错,此女子正是灵儿。

    扫过床榻上被她毒晕的帝弑天,灵动的紫眸中写满了郁闷。

    “小东西,你要做什么?”

    “做你…”

    …。

    昨日那些羞人的对话不自觉的涌入脑海,她恨不得立刻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太丢人了有木有…

    她夏灵儿英明一世,做梦都木有想到,有一日,她竟然会强上了一个男人!

    最惨的是,那个男人竟然是帝弑天…

    拜托,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帝弑天厌恶女色。

    如今,她竟然…

    这不是找死吗!

    灵儿无力望天,心中悲愤的大喊:神啊,你下道雷收了我吧!

    这让她以后怎么活啊!

    且不说她这副人不人兽不兽的样子,就算她能将耳朵尾巴隐藏起来,她强了帝弑天,那男人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她能逃到哪里去…

    如果帝弑天能突然失忆就好了…

    对啊,失忆。

    只要让他失去这段记忆就好了!

    倏尔,魅瞳一缩,计上心头。

    想罢,灵儿猛地转身,跑回了帝弑天身旁。

    刚想实施她的下下策,突然转念一想,还是先跟他商量一下吧。

    好歹他们也认识这么长时间了,而且人家对他也不错。

    说不定帝弑天会善心大发,宽恕她这一次呢。

    将泛着绿光的指甲探到他鼻息间,不消片刻,富有层次感的眼帘抬起,狭长的丹凤眼泛出了光芒。

    看着眼前宛如精灵的女子,昨晚的记忆犹如电影剪辑的画面,快速的浮现在脑海。

    “小东西…”

    帝弑天伸手,骨节分明的大手搁在小女人的发顶,轻轻地摩挲着,激动地情不自禁的小声呐呐。

    紫眸灼灼,还有那抹熟悉的狡黠。

    没错,这名女子,就是他的小东西。

    只是没想到,他们会…

    不过如今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他是爱她的。

    不管她是人也好,兽也好,妖也好。

    他爱她,离不开她!这一点毋庸置疑。

    “小东西…”声音低沉动听,好似醇厚的大提琴一般,悠扬的在上方响起。明明不过是清凉淡漠的语气,却温醇如明月映水,让人闻声而醉。

    不过,这丫的也太淡定一点儿了吧?

    她可是那啥了他啊。

    他就这般平静如水,不责不怨?

    艾玛,这完全不像他的风格。

    莫非昨夜被刺激过度,转性了!

    可能吗?

    下一秒,灵儿嘴巴很自觉的抽了抽,心中暗道:不可能…

    “昨晚…”帝弑天刚要开口,灵儿立刻抱头将话题抢了过去。

    “那啥,天天…不不不…帝弑天…不对不对…是王上大人…你一定要相信,人家昨晚绝对不是故意的,而是有意的…不是不是,是无意的。人家昨晚那啥…中药了,所以才会神志不清,看不清楚对象,所以才会干出那种卑鄙无耻下流的事儿,人家用节操发誓,人家若是清醒的,就是强猪强狗也绝对不会强你…”

    “……”

    其实有时候吧,灵儿还是不解释好。

    “强猪强狗都不会强你”,这话听起来的意思就是,强猪强狗都比强你强!

    咳咳咳,不得不说,她这个智商,一面对帝弑天就自动缩水,变为负值了…。

    在她解释之后,原本诡异的气氛更加诡异了。

    “是孤不行吗?”

    那双狭长的丹凤眼,平静地看着眼前的灵儿,绝美的脸上染了一抹阴沉,连带着语气都冷了三分。

    强猪强狗都不会强你?

    难道是昨晚没有满足她,所以觉得他连猪狗都不如!

    该死的小东西…

    不过这句话听到灵儿的耳朵里,自然而然的变了一个意思。

    强了孤不行吗?

    泥煤的当然不行了。

    明明知道人家讨厌女人,还强了人家,不是纯粹的找死吗,我擦。

    听听这语气,冷冰冰的,就知道这丫的会生气。

    于是呼灵儿正义凛然,不假思索夫人脱口而出。

    “当然不行了。”

    其实她的意思就是,她主动承认错误,承认强了人家素不对滴。

    上学滴时候老师说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所以她争取坦白从宽的政策。

    可是,为毛感觉好冷。

    而且,头顶阴森森的。

    见他半响都没有任何的动静,灵儿小心翼翼的抬眸观望。

    我去,那是什么眼神啊。

    英俊的脸庞和夜色一般暗沉,尤其是那双深邃的黑眸散发出来的寒光比乌云笼罩了月光还显得清冷寂寥。

    阴森森,恐怖怖滴。

    就那么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男人像个高不可攀的王者。一言不发,不置可否。

    我滴个娘呦。

    银家滴心肝儿都颤了。

    其实吧,打从第一次见面,她就怕这个男人。

    不知道什么原因,因为连她自己也解释不清楚。

    不过因为后来他无意识的宠溺和纵容,所以让她的胆儿肥了。

    然而此刻,那抹畏惧再度自觉的升腾了出来。

    妈妈咪呀,好可怕。

    伸手,举到头的一侧,就跟小孩子宣誓一般的。

    “天天…不是不是…王上大人偶知道错了…那啥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小的这一回吧。偶保证,绝对不会有第二次了。万一偶再中药,偶发誓,绝对不会找你了,真的!”你看偶真诚的大眼睛。

    这句她还没来得及说,猝不及防的,手背一双大手钳住,举过头顶。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道淬着冰渣儿的声音,从头顶倾泻而下。

    “那你想找谁!”

    额。

    神马想找谁?

    灵儿被帝弑天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懵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呆萌,只是在帝弑天这样已经降为负值的低气压下,她的脑子很难正常运转好不。

    帝弑天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眼里的疑惑,于是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

    “下次你不找我,还想找谁?”低沉的语气,听似一本正经,可是每一个字里却都蕴着让人无法揣摩的暗潮汹涌。

    那双狭长的丹凤眼,平静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灵儿,实则他心头的怒火越发旺盛。

    下次中药绝对不会找你了?

    该死的,她还想找谁。

    不得不说,今天灵儿的话,是一茬比一茬猛。

    一句“你不行”已经让帝弑天怒火中烧了,这会儿还想找别的男人。

    这简直是打着灯笼上厕所——找死呢。

    不过灵儿要是知道帝弑天所想,一定会蹲在墙角哀怨的画圈圈。

    泥煤的,银家不素这个意思啦。

    “抬起头,看着孤。”

    看着她在他面前神游的样子,帝弑天感觉心里闷闷的,就像是谁在他心上压了一块大石,让他呼吸困难,可是必须呼吸,所以只能承受这这份痛意。

    不承受,就会死。

    他做不到推开她,所以他愿意承受她赐予的一切。

    即使,她不爱他,甚至,她爱的是别人,他都不会放开她!

    骨节分明的大手,强制性的抬起灵儿白皙的下巴。

    迫使他们的眸光相对!

    “说,你想找谁!”

    帝弑天此刻浑身散发出一股不容忽视的阴戾之气,让灵儿倒抽一口冷气,旋即寒气快速的从肺部蔓延至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呜呜呜…

    如果此刻有后悔药卖,她一定舍得花一两银子买一颗,当然,如果人家肯打折就更好了。

    她不该贪嘴,不该偷吃了那碗鸡汤。

    嘤嘤嘤,都是嘴巴惹的祸。

    “咳咳咳…那啥…人家只是假设…偶知道你厌恶女色,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杀了偶也改变不了,所以…唔…”

    灵儿的话还没有说完,感觉唇上一凉,还未说完的话,就这样湮没了。

    她一动不敢动,帝弑天这个看似从容内敛的男人,身上的气息却强势霸道,她尽量屏息,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呼吸和他交缠在一起,再也分不清。

    爱情这玩意儿,她不想碰,也碰不起。

    不过,这丫的不是厌恶女色吗,那现在他在干吗?

    莫非他喜欢女妖…

    “王上…大人…放开…”她几近吃力地开口,可是一开口,唇就跟着动了动,唇与唇的摩擦更加暧昧,灵儿感觉脸上的温度骤升。

    “叫孤什么?”帝弑天非但没有退开,反而更是逼近了她几分。

    “放开我!”灵儿有些恼了,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他。

    该死的男人,竟然占偶便宜,呜呜呜,偶那神圣的初吻,就这样挥着翅膀飞走了…

    ……

    在此不得不吐槽一句:你丫的还有初吻吗!先不说昨晚上那啥那啥,你是小兽的时候,貌似亲了人家天天好几次了吧。

    你家的初吻那么多,还批量生产的!?(一群乌鸦,哇哇的飞过。)

    不过刚刚推开人家,她就后悔了。

    我去,她这是啥脑子。

    莫非忘了人家武艺高强,随时一巴掌就能拍死她。

    在这样差值极大的比例之下,她竟然还敢负隅顽抗。

    ——胆儿肥了不少!

    况且昨晚她毁了人家的清白,还能不让人家讨点儿利息吗!

    不过很显然,对于她突然推开他的行为,他并没有恼怒。

    不但没有一丝怒意,反而,反而还目光灼灼的望着她。

    那双狭长的丹凤眼里,此刻闪烁着灼灼的光,因为头顶那些橙色的光倾斜下来,他的眼眸仿佛是一块吸力极强的吸铁石,将所有的光都吸入了他的眼底深处,而那些光和影的最深处又映出了自己的一张脸。

    我哩个去,那张脸真的是自己吗?

    灵儿此刻感觉心跳的厉害,这丫的温柔起来比生气还要渗人。

    下意识的,她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双手抱胸。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偶告诉你啊,偶可是一个有节操,有三观的人…你你你…你别以为你是王上,你官大,偶就怕你。偶不怕…真的不怕…”

    这话前脚刚说完,后脚灵儿就双腿哆嗦的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

    “大神,你要是打劫,偶愿意献色,你千万不要揍偶,偶真的不是故意那啥了你的。而且人家是穷人,真的没有钱。你是知道的,偶只有你送偶的十颗珍珠,但是那个你已经送了,大丈夫一言九鼎,不能反悔,所以那还是偶的。可是人家真的没钱,人家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

    说到这里,灵儿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下有嗷嗷待哺的啥啊,总不能是孩子吧,这听起来多不真实。

    “下有嗷嗷待哺的小狗,你就给偶留点儿活命钱吧…”

    ……

    对于她的这番话,真的很不想吐槽。可是这经过修改之后,听起来好像也没有多真实…

    “小东西,孤不会打劫你的。”

    听了小东西这番话,帝弑天似乎有些明了。

    都变成人了,这贪财的性子还是没变。

    伸手,将她拉了起来。

    她身上有一种很清淡的香味,不是浓烈的胭脂味道,而是与身居来的一种淡淡体香,帝弑天很喜欢,高大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更是倾向她,沉沉的嗓音因为刻意放低,显得更为磁性,“小东西,你刚刚叫我什么?”

    “王上…王上大人。”不知道为毛,总觉得很不适应这个温柔如水的帝弑天。

    “嗯?”一个音节,流露着浓浓的不满。

    这小东西昨晚明明喊他天天的,怎么醒了就变了呢。

    这话要是让灵儿听到,一定会极度鄙视他。

    泥煤的,昨晚银家素喝醉了。今儿个姑娘我是清醒的,能相提并论吗,能吗!

    难道你木有听过一句俗语吗,是这样说的。

    ——酒后吐胡话!

    不是酒后吐真言吗,难道是我记错了?

    灵子曰:当然是你记错了。

    ……

    帝弑天竖起两根手指,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在她闪烁的视线下,他长指暧昧地拂过她的嘴角,笑意更是深邃了几分。

    “小东西,你后悔吗?”

    后悔,当然后悔,银家滴肠子都悔青了。

    银家有罪,不该那啥了你!

    灵儿这样想着,于是点了点头。

    意思很明显,她很后悔。

    紧接着,帝弑天笑意冷凝在嘴角。

    看着不住点头的小东西,一种莫名的酸楚直袭心脉,心就像是被一把锋利的刀从中间劈开,无法复原的疼痛瞬间蔓延至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她说她后悔,她后悔和他发生那一切。

    呵,果然。

    昨晚她只是被药物控制,所以才会说她要他。

    其实她根本不爱他,所以,她才会后悔。

    不,不管她是不是后悔,她都是他的。

    也只能是他的!

    然而此刻帝弑天低沉的情绪落在灵儿眼里,就是气愤,怨恨,厌恶,一个被强行剥夺清白的人的哀怨。

    他那么讨厌女人,现在一定恨死她了吧。

    “那个啥,王上大人…其实偶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虾米,你就大人有大量,饶了偶这一会儿。偶发誓,偶会马上离开,以后会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你的眼里,绝不会再来招…”你烦…

    最后两字还没来得出口,只见帝弑天俊容一片阴霾,不由分说就用力将灵儿给扯入了自己的怀里,他一手紧紧地扣着灵儿的手腕,往她身后一别,灵儿顿时动弹不了,一手绕过去就扣住了她的细腰,两人的身体顿时紧密地贴合在一起。

    该死的,她竟然说她要离开他!

    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她就怎么不喜欢他吗?

    即使没有爱,连朋友间的喜欢都没有吗?

    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他的世界。

    该死的,他不允许!

    他不允许!

    “孤不许,你是孤的王后,你哪儿都不能去!”

    一脸的平静,他眸光深邃,又透出几分让人难以把持的睿智,狭长的凤眸中氤氲着冷光,是势在必得的霸气,脸上的戾气也来不及收敛,语带冷嘲,也有丝不容置喙的命令。

    小东西,你既然招惹了孤,就不能轻易的离开。

    因为孤已经中了你的毒,无药可救了。

    虾米?

    王后!

    我去,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她还有这么一个坑爹的身份…

    不过以前它做王后,是因为她是兽。

    做了王后没啥损失不说,还能捞到银子。

    可是现在不同了,她这么一个亮瞎眼的美女呆在宫里,还不得空虚寂寞冷到死。

    她才不干呢!

    “王上大人,你就别拿偶开涮了,就偶这个样子,别说当王后了。估计一走出门口,就会被当成妖怪抓起来。你还是让偶离开吧,你放心,等偶挣了好多钱,一定会回来请你…”

    本来她想说回来请你吃饭的,可是一想到他这帝王的身份,这吃一顿饭一定要花不少钱。于是犹豫了一下下后,改变了主意。

    “人家一定会回来请你喝茶的,你就放过偶吧。”

    只要她出去了,凭她的本事,一定赚个金山银山回来。

    矮油,那个场景,想想就幸福滴冒泡泡。

    刚刚在脑海里描绘出的锦绣未来,还没温热脑子,瞬间就被下一句话打破了。

    “小东西,你放心,你就是孤的王后,谁敢说一句,孤杀了他!”

    凤眸聚起冷冽的光芒,渐而深邃。张驰有度地,眯出一条缝隙,写着果决、冷酷、高高在上。

    虽然这小东西的事情,着实有些诡异。

    可是既然是他的人,他就会护着。

    魔挡杀魔,佛挡杀佛!

    ------题外话------

    今天为啥晚更新呢,大家一定懂。

    修改滴尘尘吐了几口老血,差点没一口气上不来死过去,>_<,

    所以今天看文滴妹纸,都要买票,票票赶紧交出来。

    妹纸们,大家捡起节操了吗?

    群么么,尘尘爱你们╭(╯3╰)╮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