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7】论功行赏(五)

    帝弑天表面上不动声色,眼中却精光一闪,微微颔首。

    他知道这小东西虽然爱闹腾,可是它懂得顾全大局。

    白天随即走到了某兽身旁,低声询问。

    “王后,您决定好了吗?”

    白天作为帝弑天的唯一近侍,察言观色的本事炉火纯青。他若说二,没人敢称第一。

    且不说平日里王上与王后那奇怪的互动,光是听独孤丞相的那番话,也不难猜出这位王后通人言。

    否则,他不会说让王后亲自赏赐。

    所以,他才会有此一问。

    某兽正在犹豫不决之时,耳旁突然传来了一个绵延的声音。

    于是,它下意识的回眸,一双紫水晶般的眸子里淬满了泪水,可怜兮兮的望着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太监。

    嘤嘤嘤,人家选不好,爪心爪背都素银子啊~

    明亮的紫眸氤氲着水汽,蓦然闯进白天的视线,他先是一愣,随即,心,刺痛了一下。

    隔着距离不是很远,它纯净的瞳仁仿佛是有什么在跳跃,尤其是那点点泪光,敲击着最脆弱的心脏。

    就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周身都散发着让人心疼的气息。

    “王后,奴才偷偷告诉您,适才王上说了,赏赐完以后,剩下的宝贝都给您。”

    白天蹲下身子,语气轻柔的说着。

    许是看准了某兽这爱财的性子,于是这样诱哄着。从另一方面说,这是安慰。

    不过,它爱财都表现的这般明显,还有人不知道就真奇了怪…

    真哒!

    某兽闻言,适才的萎靡不振顿扫,水汪汪的眼睛顷刻间恢复了清明。

    瞳孔骤然睁大,泛着喜悦的光亮凝视着白天,两只爪子下意识的抓着他的衣摆。

    那样子就像,就像是等待发糖果的小孩,一脸的天真,纯洁,充满希冀。

    “恩。”

    白天虽然不懂兽语,不过看着它这副样子,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它这是什么意思。

    随即,一脸温和的点了点头。

    “真的,王后赶紧选吧。”

    某兽飞快的点点头,然后满心欢喜的转过身子继续它的挑选大任。

    忽然,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珠子滴溜一转。

    低头,伸爪,在胸前一拉。原本背在背上的“锦绣乾坤”落了下来。

    此刻,整个大殿上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这位王后身上,适才它背着的时候没有注意,这会让可是看得分明。

    银光熠熠,锦绣山河。

    他们王后身上背着的袋子,真是宝贝中的宝贝——锦绣乾坤!

    众人心下大惊,谁都不曾想到,他们高贵如斯,狠戾冷酷的皇帝陛下,竟会宠溺一只小兽到如此地步。

    也是因为这“锦绣乾坤”,无形之中让众人对这位王后多了一份畏惧。

    王后此刻将它取下来,莫非,是要赏赐与哈雷吗?

    看来,刚才王后之所以那般精挑细选,是因为觉得那些不够体面。

    他们误会她了…

    然而,众人的思维还不曾落下,就看见某兽一脸认真的将爪子伸进了袋子里…

    哦?

    莫非这袋子里装着更贵重的宝物!

    果然,某兽不负众望,在摸索了半刻中以后,拿出了一个东西。

    银光夺目,拿出来的那刻,竟然有些晃眼。

    众人眯起眼睛,聚精会神的看了过去。

    “那是什么?”站在后排看不太清楚的大臣甲,踮着脚尖,着急的问道。

    “十两银子…”已经看清楚的大臣乙嘴角抽搐的回答着。

    其实,他真的不想回答。

    因为太丢人了…

    “为什么是十两银子?”甲大臣疑惑不解的说了一句。

    “……”无言以对,其实乙大臣很想愤怒的大吼一句。

    我他妈的也想知道!

    难不成王上要破产了吗!

    距离某兽最近的白天,早在某兽掏出银锭的那一刻,捂脸转过身去。

    没办反,看着王后爪子里那闪光的十两银子,他有种想落泪的冲动…

    他突然发现,他适才不应该说“剩下的宝贝都是您的”这句话。

    不过他此刻非常肯定,王后听懂了。

    所以正在为了剩下最大值,绞尽脑汁努力着…

    帝弑天依旧面色不改,不过视线却看向了推荐某兽亲自赏赐的人。

    独孤影城满脸黑线的低着头,无声的与地板交流感情。

    此刻,他真的很想在地上刨个坑钻进去…

    某兽抱着那个银锭子,仿佛看了好久。

    最后,在众人惊讶的眸光注视下,将银锭子放到了一边儿,爪子再次伸到袋子里摸索起来。

    不得不说某兽的这个动作,再次让众人松了一口气。

    想来是王后也觉得,这个赏赐不合适,所以打算重新挑选了吧。

    还好,还好…

    乙大臣伸手,擦拭着额头的汗水。然手还未曾放下,某兽又从袋子里取出一件东西。

    甲大臣抬头张望,满脸好奇的询问道:“乙大人,那是什么?”

    “锤子!”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许是经过某兽的着一顿折腾,忘记了现在正在干嘛。

    话刚出口,顿感极道奇异的眼光射来,随即反应过来,他真恨不得马上狠狠的抽自己几个打嘴巴子。

    叫你嘴贱,叫你嘴贱,你乱回答什么!还觉得不够丢人吗!

    闻言,周围的大臣都嘴巴同时痉挛了起来。

    他们是两朝元老,他们是文人雅士,要淡定,淡定,不能生气,要注意形象。

    不过,谁他妈能告诉他们,赏赐要用锤子的吗!

    能让老古董爆粗口,也是一种本事。

    如果某兽此刻能听到他们的心声,它一定毫不吝啬的对自己进行褒奖一番。

    众人此刻,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他们一直扭曲,再扭曲的心情了。

    就在那万众瞩目之下,某兽一脸淡定的又拿出一件东西。

    众人在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之后,差点没一口气换不上来噎死。

    手帕!

    竟然是手帕!

    它当赏赐是七夕相亲会吗,还相互赠送手帕!

    ------题外话------

    尘尘卖萌滚地求收藏,求点击,求花花,求钻石,各种求…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