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5】论功行赏(三)

    哈雷的声音沉稳,语速不急不缓,坚定中流露着敬畏,眸光清澈,并未掺杂一丝贪婪。

    艾玛,还素这个帅哥会说话。

    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吗!

    某兽趴在帝弑天掌心里,蓬松的尾巴来回的摇摆着,不时的扫过帝弑天绝美的下巴。

    酥酥痒痒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帝弑天是练武之人,这点儿痒痒对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可是不知道为何,此刻的触感却是如此清晰。

    帝弑天眸光沉了沉,俊容除了面对那团雪白以外,其他时刻都是毫无表情,眼底深处,有着让人无法揣摩的暗潮汹涌。

    虽然莫哈只是一个小国,而且已对天泽俯首称臣,可是他却无权干涉人家的内政。

    况且,来者是客,这个哈风不仅是国王的儿子,还是太子,未来的国君,不可轻易杀之。

    “关于免贡之事,孤准了。孤一向赏罚分明,尔等救驾有功,赏赐照旧。不过…”低沉的语气,听似一本正经,随即,冰冷的嘴角一扬,弧度邪佞却又渗着让人颤栗的冷意,“哈风太子蔑视孤的王后,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君王饶命!”

    “君王开恩!”

    前者略带着些畏惧的颤音,后者则是忧心忡忡。

    见帝弑天发怒,哈风也有些怕了。

    他在莫哈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飞扬跋扈惯了,到了天泽,他一时没有认清楚状况,所以才会那般肆意妄为。

    如今,刀架在脖子上,他才明白过来。

    有些人,是招惹不得的!

    略带薄茧的大手将那小东西的脸掰过来,下意识的挡住它的视线。

    随即,眼帘一抬,看似从容内敛的俊容,眉宇间若隐若现的染上了浓浓的锋利。

    “来人,当殿断其一指,以儆效尤!”

    断指,这对于一个养尊处优的太子来说,算得上是残酷的惩罚。

    之所以当殿断指,目的就是为了警告众人,亦是为了保护这小东西。

    它,只有他才能欺负!

    狠戾的话语,犹如晴天里劈在头顶的一记响雷,将哈风刚刚浮上心头的侥幸心理炸的魂飞魄散,

    “什么!”闻言,哈风瞬间抬起头来,惊憟了三秒钟。估计是不太相信,帝弑天会这样对他。

    在怎么说,他也是莫哈的太子啊。

    可是当看到缓缓临近的御前侍卫,他真的怕了。

    什么高贵的形象,什么名贵的珠宝,什么皇室风范,他全然弃之不顾。

    一下子趴在地上,不断地磕头求饶。

    “君王饶命啊,哈风知道错了,君王饶命啊!”

    原本束发的玉冠,也因为他太过于慌张的动作,变得歪歪扭扭。

    哈雷虽然同情这个皇兄,可是他心里明白,没有杀他,已是君王最大的让步!

    断指总比丧命强,就当是让他长些记性吧。

    想罢,眉头一皱,将脸转到了一边儿。

    “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本宫,本宫是莫哈国的太子!”

    苦苦哀求之后,帝弑天仍旧面色不改。哈风也豁出去了,一下子站了起来。墨眸一寒,厉声说道。

    不过,他此刻的话落在众人耳朵里,根本就是天大的笑话。

    别说他是莫哈太子,就算他是莫哈王,君要他死,他也逃不掉。

    帝弑天是谁,天和大陆的神,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要怪,只能怪他不知天高地厚。

    三名带刀侍卫快速的走了过来,一左一右将哈风擒住。

    明晃晃的刚到举起,银光熠熠,晃了在场所有人的眼。

    下一刻,手起刀落。

    “啊!”金銮殿中,顿时回荡着哈风刺耳的惨叫声。

    猩红的血液,充斥着哈风的眼球,之后,他很不争气的晕死了过去…

    所有人瞳孔在一瞬间放大,有些见不得血腥的,都转过了头去。

    垂在两侧的手,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

    一时间,整个大殿之上噤若寒蝉,只能听到低低起伏的呼吸声。

    这片静谧的空间,就像覆上了一层密不透风的阴霾,缺氧窒息的感觉,让众人不得不怀疑,下一刻就会死去。

    不得不说,帝弑天这招杀鸡儆猴起到了完美的效果。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脑海里都有了同样一个认知。

    这位王后,惹不得!

    艾玛,这就断了!

    银家还米有看到呢!

    某兽看着挡在它面前骨节分明的大手,两个腮帮子气鼓鼓的,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一口。

    “将莫哈太子待下去,好生照看。”

    自始至终,帝弑天的眸子都落在怀里的雪白之上,尖锐的睫毛几乎都掩不住他瞳孔深处,那冰冻墨石般的锐利与冷漠。

    “白天,抬上来。”帝弑天一挥手,白天立刻示意。

    不一会儿,四名官兵抬着两个木制箱子走上前来。

    白天拂尘一摆,官兵弯身,粗糙的大手扣着拉环,将箱子打开。

    金银玉器,珠宝首饰,琳琅满目。

    其中任何一件拿出来,都是珍宝。

    “传孤懿旨,赏…”

    帝弑天的话音还没落,感觉掌心一重,白光一闪,原本呆在掌心的小东西,已然没了踪影。

    艾玛,银子啊,金子啊,珠宝啊啊,珠宝啊。

    某兽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箱子里。

    左爪子么么,右爪子抱抱,小嘴亲亲,尾巴扫扫。

    简直比见了它的亲爹妈还要亲热!

    发财了发财了,这么多宝贝,哦呵呵!

    这个突发状况帝弑天完全没有想到,看着那小东西一脸财迷的样子,嘴角出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龟裂。

    至于其他人,此刻已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在刚刚经历了那血腥一幕之后,他们伟大的王后又来这么一出。

    想笑吧,看看上面那位,谁敢!

    不过,这位王后的此刻的样子真是——不忍直视。

    某兽眼中那人性化的眼神,尽数落在了哈雷的眼中。

    不知怎么的,他竟然扬起了一抹笑。

    对这个空前绝后的兽后,他早有耳闻。

    传言它通人性,福泽苍生,是太平盛世的守护神兽。

    祭坛天降定为后,福佑徐州美名扬。

    如今看来,倒真有几分意思。

    看得出来,它对箱子里的东西,喜欢的紧。

    随即,哈雷上前一步,俯身说道:“启禀君王,君王能免除敝国贡品,已是天恩绵长,哈雷万不敢接受赏赐。”既然它喜欢,就留给它吧,算是一个顺水人情。

    ------题外话------

    谢谢【我是暖光闺蜜是深海。】20钻,【修罗1988】10花,【723622】10花,【樱雨。】1花,【三喜】1花,尘尘鞠躬,谢谢大家o(n_n)o~

    最近留言少了,素不素大家抛弃尘尘了,嘤嘤嘤!

    还有五天就上架了,大家千万表抛弃尘尘,偶会哭滴,>_<,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