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4】论功行赏(二)

    王安、哈莫都同时上前一步,伏地而跪,说的话语大径相同。

    下一秒,抬头互望一眼,许是都不曾想到,他们竟然会步调相同。

    一个眼神清澈,只感诧异;一个眸光复杂,心中揣测。

    前者心中坦荡,后者疑心重重。

    这就是人性使然,心怀不轨的人,永远都会觉得所有人跟自己一样龌龊。

    “哦?都不要赏赐!”帝弑天的声音不紧不慢,薄凉如水的眸子微抬,沙哑的说道。

    语气疑问,眼神透彻如明镜,不染半分疑惑。

    他们心里想什么,他怎会不知道…

    手,不自觉的抚向怀里的雪白。

    动作熟练,俨然成为一种习惯。

    某兽也习惯了这种大手的靠近,乖顺的趴着。

    不要赏赐正合它意。

    它现在怎么说也是天泽挂名的王后,国库的财宝都是它的。

    如今要分给他们,它才不愿意呢!

    哈风闻言,眉头一皱,狠狠的瞪了那个没出息的五弟一眼。随即也上前一步,笑的一脸谄媚。

    “启禀天泽君王,其实哈风这次偕五弟前来,是受了我父王的嘱托,请求君王减少莫哈国今年年底的贡品。

    敝国遭灾的事情,想必君王也清楚,我父王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久闻天泽地大物博,君王更是博爱臣民,定会垂怜吾国。只是不曾想到,半路上搭救了君王性命,这也算是锦上添花。

    君王千金贵体,身系社稷安危,其性命自然不是可以用金银珠宝来衡量的。

    我五弟不知轻重,一心想着父王嘱托之事,所以才会唐突了君王的好意。”

    哈风话落,眸光微转,看向了一侧的哈雷。

    “五弟,皇兄明白,你是担心一旦接收了君王的赏赐,不好意思开口求免贡品的事儿吧。

    五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君王知道咱们有难处,自然会帮助咱们。能得君王赏赐,是咱莫哈国天大的荣幸,你怎可拒绝。

    君王心怀宽广,容纳百川,是不会将这两件事情混为一谈的。”

    “太子皇兄,这…”哈雷听罢,本还想说什么,却被哈风摆手制止了。

    哈雷为人坦荡,一心只想着他父王嘱托的事儿,想着莫哈国的子民,对于市民赏赐,根本没有兴趣。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人家给你赏赐,你还推脱着不要,这天底下,有哪个人会嫌弃银子多啊!

    哈风看上去笑的和善,心里却将哈雷从头数落到脚。

    “当然不会混为一谈!”帝弑天冷冷地吐出着这八个字,极慢的语速,薄唇开合的时候笼罩着铺天盖地的不屑,就像是在说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

    原以为这个皇太子只是贪生怕死,如今看来,还是个贪心不足的家伙。

    若是让这样的人掌管未来的莫哈,莫哈必亡!

    手,刚准备抬起,某兽突然动了。

    我擦,丫丫个呸。

    某兽听了哈风这一番近乎无耻的言论之后,瞬间跳了起来,全身寒毛直竖。

    泥煤的,想要减免朝贡,还要求赏赐,合着好处都给你了。

    你觉着姑奶奶有那么傻吗!

    紫色的眸子一眯,释放出肃杀的光芒。

    熟悉夏灵儿的都知道,毒是它的命,钱是它的另一条命,想抢它的钱。

    就俩字儿——做梦!

    某兽径直一跃,跳到了身前的书案上。

    紫眸凌厉,泛着明显的怒意。

    一只爪子叉腰,一只爪子指着下面讨赏的哈风不断挥舞。

    细长的凤眸微扬,拂去了帝弑天眉心的寒意。

    看来这小东西也想凑这个热闹。

    如此,就先让它玩一会儿吧…

    泥煤的,你丫的要不要脸啊。

    既然你们国家已经臣服天泽,你们就是天泽的臣民。保护君王,是你们的职责所在。

    况且,就当是那个情况,银家用你们救了吗!

    还有你,姑奶奶的记性好着呢,退一万步说你们救驾有功,可是却不包括你。

    你个奸诈鬼,当时明明就在一旁挺尸来着。

    某兽的突然出现,让异国使者大吃一惊。

    天泽立兽为后,虽然他们也有耳闻。可是如今亲眼所见,还是颇感惊讶。

    而且,更让他们意外的是,帝弑天竟然会带着这位特殊的“王后”上朝!

    某兽此刻早就被银子冲昏了头脑,对于来自下方的异样眸光,完全自动忽略了。

    毛茸茸的爪子不停的挥动,嘴里“吱吱吱”的理论。

    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帝弑天那般,与它心意相通。

    所以,异国使者,包括满朝大臣,脸上皆显露着惊疑。

    “想必这位,就是天泽的王后吧。”哈风见状,诧异了片刻,而后故作恭敬的说道。

    然眼底那抹嘲讽,还是被某兽捕捉到了。

    我擦,姑奶奶这辈子最讨厌口是心非的人了,尤其是口是心非的男人。

    什么玩意,想抠他家天天的银子不说,竟然敢鄙视它。

    今天不给你点颜色,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察觉到哈风对那小东西的轻蔑,帝弑天的眼中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冷冽气息,简直可以将整个金銮殿在瞬间推入地狱。

    “怎么,哈风太子对孤的王后不喜!”

    淡然好似潮水一般,慢慢地褪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派冰冻三尺的寒冷,以及浓浓的杀意,跳跃在那张精致的面庞上,明明灭灭的极其吓人。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正在聚精会神咒骂哈风的某兽也吓了一跳。

    后爪一滑,差点从桌上掉下来。

    还好帝弑天手快,将它托在了掌心里。

    “王上息怒!”

    众大臣一瞬间都跪了下来,除了后知后觉的哈风之外。

    哈雷见状眉头一皱,立刻伸手将他的皇兄拉着跪下。

    皇兄是父王和王后唯一的嫡子,从一出生就被定为太子,一直以来都骄奢淫逸,不懂得大局。

    这次父王让他和自己一同前来,就是为了磨练这位太子,让他知道民间疾苦,一国之主的不易。

    谁曾想,他不仅没有一点儿感悟,面对天泽君王,还如此放肆。惹得君王大怒!

    这下,可如何是好…

    “君王息怒,皇兄无心冒犯,初见天颜,有些紧张,希望君王饶恕他这一次!

    哈雷这次前来,确实为了减贡之事,出手相助君王,是吾等荣幸,不求赏赐。只要今年贡品减免,待来年莫哈定奉上双倍答谢君王恩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