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3】论功行赏(一)

    深宫高楼入紫清,金作蛟龙盘绣楹。

    望着那一眼无际的皇宫大院,方才能理解雍容华贵,高高在上的真正含义。

    威严皇宫,气势挥宏,一座座庄严的殿宇升起灿烂的金顶,相依而列,高低错落,鳞次栉比,远远望去引人膜拜。

    朱红色大门,宛如一道坚固的屏障,拉开了与外界的距离。

    对于外界的百姓而言,这里,就是另一个世界。

    沉重的大门,缓缓的打开。

    开路的士兵簇拥着华贵的龙辇,伴随着黎明的曙光,徐徐而入。

    宫灯高悬,红毯铺地,宫道两端花团锦簇。

    白天手握拂尘,一脸淡然的等候在宫门口,一见龙辇进来,阴柔的眉心闪过一抹喜悦,立刻上前接驾。

    “奴才恭迎王上回宫,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即,龙辇停了下来,随行的众人皆匍匐在地。

    “安排异国宾客至偏殿休息,孤随后上朝。”

    凤眸微沉,扫过怀里差不多快要醒来的小东西,帝弑天压低嗓音说道。

    “至于王大人,早朝时间快到了,王大人就稍作等候吧。”

    语凝,帝弑天抬手示意,龙辇径直往盘龙殿行驶。

    莫哈国的一行人,由白天带领去了偏殿。

    偌大的宫门口,只剩下了王安一人。

    适才帝弑天直说让他稍作等候,并没有说也让他去偏殿歇息。

    一次,他只能乖乖地站在这里等。

    长满褶皱的双手紧紧的握着,一张老脸上写满了怒气。不过,却是怒不敢言。

    帝弑天的脾气,他是清楚的。

    一个不小心,掉了脑袋都不是什么稀奇事儿。

    不过,他有时候真怀疑,这个帝弑天是不是知道什么。不然,为什么每次总是有意无意的针对他。

    要不是碍于主子的命令,他早就不想穿这身天天受气的官袍了。

    袖子一摆,冷哼一声。

    最终,他还是没有逃离在宫门口站了一个时辰的下场…

    ——我是尘尘分割线——

    金銮殿上,四根金光熠熠的柱子巨龙盘旋直上九霄,十八扇大门通通大敞着,群臣站立,整齐有序。

    唯一不同的是,前排多了几名着异国服饰的男子。

    莫哈国遭遇自然灾害,这件事众臣也有所耳闻。

    按照惯例,各国朝拜的时间,固定在每年的十一月份。

    如今刚至阳春三月,莫哈国竟然提前到了。

    这来意,自然不言而喻。

    因此,群臣面色各异,心中各有盘算。

    金钟鸣响,绵婉延长,回荡在众人的心上。

    远远向上看去,帝弑天身穿五爪金龙袍,气势威严的端坐在龙椅上。

    翡翠碧玉束带,银发如丝,剑眉入鬓,双目如炬,墨色的眸子犹如暗夜的苍穹,深邃的颜色是那样的无边无际,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嘴唇,整个绝美的面孔犹如冰雕艺术一般,唯美,却寒意透骨。

    艾玛,听说今天有外国人,不知道是不是俊男美女。

    怀里,一双灵动的紫眸不停的张望着。

    早在帝弑天回宫之后,它就已然清醒了。

    某兽的睡眠时间比较短,每次大约两个时辰左右,不过一天有时候能睡好几次,作息习惯,跟初生的婴儿有些相像。

    “今日早朝,孤有两件事要提。第一,徐州之事,想必不用孤多说,众位也都知道了。徐州这次遭难,孤下旨减免赋税一年。另外,户部尚书,工部尚书。”

    “微臣在。”户部尚书与礼部尚书听到点名,立刻上前一步。俯首弯身,等待命令。

    “尔等要在帮助徐州城主,处理好瘟疫后的重建事宜。他们需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无需向孤启奏。”

    寡薄的唇瓣上下翻动,看似没有感情起伏,某兽却还是听出了一丝心痛。

    徐州瘟疫虽然圆满解决了,可是还是死了那么多无辜的百姓。

    他的心,应该是疼的。

    这个男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好君王!虽然看起来冷冷的,可是一心一意为百姓着想,为苍生谋福。这样的男人,才有英雄气概。

    看着他上下翻动的嘴唇,它心里竟然也有一丝酸楚闪现。

    只是一瞬,理智将那种异样的感觉压了下去。

    它始终都记着师傅的话:情是穿肠毒药,爱是过眼云烟。

    它的心,不能失!

    “微臣领旨。”

    “王上厚德天恩,天泽长存。”随即,众臣再次齐刷刷跪下来,嘴里喊着奉承拍马的口号。

    在朝堂上,在官场里,类似这种话众人早就习惯了,也早就麻木了。

    不过,这也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形式。

    帝弑天抬手,示意众人起身。

    转瞬,帝弑天将那些多余的情绪一一隐去。转而换上了那张一如既往的冰块脸,那毫无温度的眸光仿佛可以切割一整个寒冬。

    他的悲悯,只赋予百姓。

    “第二,就是孤在回宫途中,遭遇了截杀!”

    “什么!”

    “王上遇袭了!”

    “天哪,究竟是什么人这样大胆。”

    ……

    话音一落,众臣皆簌簌低语,面色或惊恐,或担忧,或迷茫,或虚伪…

    只有王安那一双狐狸眼,猛地皱眼,猛地皱了一下,然后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

    额头,有些不怎么明显的汗渍。

    他的这个小动作,某兽清楚的收在了眼底。

    人只有在说谎或者心虚的时候,才会下意识的做这些动作。

    莫非这只老狐狸和这次行刺有关系?

    某兽紫眸一眯,心里不禁猜想道。

    原以为这老狐狸顶多就是奸臣而已,没曾想还有胆子谋逆弑君。

    不过,看帝弑天对他的态度,想必是知道些什么,可是却没有动他。

    这样看来,只有一种解释——这老东西只是一个棋子,真正的敌人,还隐在背后…

    下一刻,帝弑天话锋一转。

    “不过,还好遇上了莫哈国的皇子。”眉眼一挑,视线随即落在王安身上,眼光中透着一丝难以捉摸的神色,“还有王大人,孤才得以平安回来。故而,这次,孤要论功行赏。”

    在提及王安的时候,语速放慢,故意停了一下。

    这短短的几秒钟,可是让王安如坐针毡,出了一身冷汗。

    有时候,他真的宁愿面对豺狼虎豹,也不愿意接受帝弑天这威压的洗礼。

    说实在的,要是心脏承受能力稍微差一点,估计会当场昏过去。

    “启禀天泽君王,哈雷不要赏赐!”

    “启奏王上,微臣不要赏赐!”

    两道音色不同的声音,同时回荡在大殿。

    ------题外话------

    昨天素樱雨妹纸滴生日,人家本来题外话要祝她生日快乐的,可是更新太匆忙给忘了o(╯□╰)o

    偶有罪,偶决定面电视思过三个小时,嘤嘤嘤,小樱灰常对不起,偶真滴不素故意滴,>_<。

    论功行赏明日继续,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要赏赐吗,想知道明天灵儿会干嘛吗,明晚继续观看o(n_n)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