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2】小人嘴脸

    哈雷手持重型长剑,剑尖所指,皆为手脚穴位,不曾击中黑衣人要害。

    刺杀帝王,而且行动有素,这背后定然牵涉广泛,所以留下活口很有必要。

    哈雷前脚刚加入战斗,后脚十几名着同款式衣服的兵士也冲了过来。

    只有一名面色红润的男子,始终在一旁站着,不曾动手。

    不消片刻,黑衣人皆口吐鲜血,重重的倒在地上。

    虽然手中的兵器不曾掉落,可是却无力站起来。

    至于领头人,早在哈雷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逃之夭夭。

    龙辇上,某兽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透过车帘缝隙观看着外面的情况。

    蓬松的尾巴轻轻摇晃着,趴在帝弑天腿上,两只爪子抱着一颗荔枝,吃的津津有味。

    渍渍渍,不出三分钟,那个人必败。

    某兽一边看着战况,一边预估着结果。

    踢腿,倒钩剑,吐血倒地。

    你看,果然不出它所料,挂了吧。

    哦呵呵!

    某兽见状,捂嘴一笑,大大的咬了一口荔枝。

    汁液顺着荔枝皮流在爪子上,顺便一抓,擦了擦。

    捂眼,某兽此刻已然忘记了,它身处的位置。

    它下意识抓起的破布,实际上是——龙袍。

    然而某兽看的太过于投入,全然不觉。

    切,这些人的功夫比起它身边那个男人,简直不堪一提吗。

    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扬,某兽的每一个眼神,都落在了帝弑天眼中,汇成了一抹浅笑。

    当然,前提是要忽视这小东西擦爪子的细节…

    不过,注意到这小东西眼里的愉悦之意,那浅浅的怒意随即消散了。

    只要这小东西开心,随它去吧…

    这温暖的笑意,是第二次在王上眼中浮现了。

    温润的眸光自然的在那一人一兽间转换,独孤影城神色复杂。

    这种情况究竟是好是坏,他还拿捏不准。

    虽然这位特殊的王后,已经得到了朝臣和百姓的认可。

    可是宫里那位,应该快回来了…

    飞花落地,尘土消散,不出半刻中,双方胜负已经确定。

    铁甲军准备收剑的时候,一对官兵突然跑了过来。

    手持火把,整齐的分成两列站在两侧,将整个官道照的灯火通明。

    “微臣救驾来迟,请王上恕罪!”

    王安身穿墨蓝色官袍,快速的从兵士中央跑出来,跪在地上,高呼万岁。

    哈雷见状,随即也上前一步,刚想开口,却被另一道略带高傲的声音抢先了一步。

    “原来这就是天泽的君王,真想不到哈风出手救下的,竟是这样一位贵人。哈风有眼不识泰山,真是失敬失敬。”一脸谄媚,眸子里带着戏愚。

    说话的真是莫哈国的皇太子——哈风。

    对于这个男人,帝弑天没什么印象。

    不过,就凭他刚才这几句话,就能判定出他品行不佳。

    适才莫哈国的人确实出手相助,不过却是除了他哈风以外。

    这么大的一架龙辇,他竟然说他适才没有认出来。

    虚伪,做作。

    如今见事态平息,又急着将功劳都归于他自己。

    急功,近利。

    能让这样的人做太子,莫哈国王真是老眼昏花了!

    “哈雷见过天泽君王!”

    随即,哈雷上前一步,右手搭在左肩上,身子下弯四十五度,恭敬行礼。

    早在两年前,西北诸多小国,包括莫哈,都已经臣服于天泽。

    年年进贡,岁岁来朝。

    如今见到天泽君王行礼,也是理所应当。

    哈风心高气傲,本不欲行礼。见他那没出息的五弟行礼了,剑眉纠结在了一块儿,随后,也弯下了身子。

    “都平身吧!”

    冷若冰凌的言语吐出,淡漠的眸子再度闭合了起来,上下翻动的薄唇,似乎被风霜洗涤过般,危险而有韵味。虽然隔着车帘,众人还是能感觉出,他冷酷的气息洞穿一切。

    “谢王上(天泽君王)!”

    微风吹过,龙辇的车帘随风飘扬起来,让帝弑天那张绝美的脸显露在众人眼前。

    一头如缎的银发直直地飘散在身后,有一缕散在胸前,似慵懒,似诱惑。

    修长的身材,细腻的皮肤,完美的比例,往上,斧刻刀削般的脸绝美逼人,色授倾城,可惜那丹凤流光紧闭,始终如迷般看不分明。

    这个男人的强大,他们知道。

    可是每次见,都会让他的气势所震住。

    哈风快速的瞄了一眼,就急忙垂下脑袋。

    不知怎么的,他竟然不敢与之直视。

    还好…还好他闭着眼睛…

    心里长出一口气,哈风没出息的感叹了一句。

    “王大人。”语气很淡,感觉轻飘飘的三个字,却让王安呼吸一滞。

    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砰砰乱跳的心脏,王安一脸笑意的上前一步。

    “微臣在,请王上降罪!”

    “哦?孤倒是不知,王大人何罪之有?”浑厚的嗓音,带着某种磁性,大手不时的转动着拇指上的扳指。

    徒然间话锋一转,疑惑中,带着些许冷意,“莫非,今天这刺客,和王大人有关系!”

    “彭”的一声,王安径直跪在地上,一脸慌张的解释道:“不不不,王上,微臣对王上忠心不二,天地可鉴。微臣探听到王上今日回宫,是寝食难安啊。于是连夜率领家将,前来接驾。谁曾想刚好遇上王上遇袭,微臣怎么可能与刺客有牵连,王上明鉴,千万不要错信谗言,冤枉了微臣啊…”

    我擦,就你那副贼眉贼眼的样儿,还好意思说忠心不二。

    看着前面卖力表演“赤胆忠心”的王安,某兽单爪扶着车壁,做呕吐状。

    呕!

    信你的话就有鬼了,老狐狸一只。

    “如此说来,王大人不但无过,而且有功。”

    “保护王上的安危,就是保护整个天泽的安危,微臣作为官员,责无旁贷,自然不敢居功。”

    我擦,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真是不害臊,顺着杆就往上爬。

    某兽实在是听不下去,不过知道帝弑天他自有他的安排,它也不想过多的介入。

    爬到帝弑天怀里,找了舒服的位置拱了拱,准备找周公去。

    察觉到它的动作,帝弑天倏尔睁开了眼睛。

    玩味的目光,透着寒冷的怒气。一抹不悦,似有似无笼罩在绝美的面庞上,方袖一挥,冷冷的说道:“回宫!”

    ------题外话------

    终于要回宫了,回宫之后,又是咱家灵儿的专场,各种萌,各种搞笑,(*^__^*)嘻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