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光芒初放(二)

    “吱吱吱”以毒攻毒啊。♀

    某兽小嘴一咧,笑眯眯的说着。圆圆的小脑袋一扬,刚好对上了一双纠结死的冷眸。

    黑白相间的眸中,希冀和担忧不停的转换,已经看不清哪一方更强势。

    这个男人在担心它!

    一瞬间,某兽的脑海里闪过这么一句。

    心,不自觉的暖了一下。

    然后快速的爬到帝弑天的肩膀,蹭了蹭他俊美的侧脸。

    木事儿,放心吧。银家还木有赚到棺材本,不会挂掉滴。

    下一刻,快速的一跃,跳到了桌上。

    屁股朝前,背对着他们。

    想要表达的意思很明显。

    你们可以出去了…

    它身上有毒的事儿,暂时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帝弑天眉峰都不动一下,一直都紧紧地蹙着眉头的样子,给他精致的五官平添了几分紧张。

    “小东西…”

    他很自然地伸手,轻轻地抚过它毛茸茸的脸颊,洁白的毛发,在指尖上带出来的温度,也都带着让人心悸的温度,他说话的时候,唇贴着它的耳朵,每一个字都是浑厚低沉。

    “你会没事的,你会一直陪着孤的!”

    一字一句,本该是疑问,可是经他之口出来,却带着一种不容置否的强势。

    不是询问,而是命令。♀

    连死神都得为之低头的命令!

    知道了,讨厌,赶紧出去啦。

    某兽找急忙慌的下着逐客令,看似急着解毒,实则——

    它脸颊的毛发又变红了,囧!

    这个男人就是它的克星,自从遇上他以后,连它都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蓬松的尾巴晃了晃,示意他们赶紧出去。

    帝弑天转身,走到了屏风后面。

    独孤影城也随之而去。

    某兽见万事俱备,紫眸一缩,跳到了水桶之上。

    木桶中的水,盛的很满,某兽伸爪可及。

    清澈如明镜,倒映着某兽雪白靛态,样子可爱极了。

    将爪子放在嘴边一咬,鲜红的血液立刻溢了出来。

    “滴答”一声,落在了水里。

    刺目的颜色,宛如盛开在水中的红梅,娇艳欲滴,久久不容。

    看来这毒很厉害!

    某兽眉头一皱,心里出现了浓浓的担忧。

    它的血很特殊,在有毒的液体中,不会融合。

    而且毒越是厉害,颜色越是红艳。

    照如今的情况看来,若是单单的以毒攻毒,那些虚弱的百姓,根本难以承受这个解毒的过程。

    以毒攻毒,顾名思义,就是让两种毒素相互攻击,两败俱亡。♀

    在这个过程中吧,人体所要承受的痛苦,等于同时折断九根肋骨。

    如今之计,只有用它的血液融合进去,将两种毒性中和,把痛苦降到最低。

    想罢,某兽直接将它淌血的爪子放在了水中。

    指甲缝隙里的毒素,和它体内的血液一同溶解在了里面…

    清风吹过,绿色的植物不禁晃动了几下,留下了婆娑的残影。

    山水屏风后面,帝弑天神色木然,眸光空灵的望着前方。

    没有人知道他在看什么,或许,什么都没有看。

    “吱吱吱…”好了,你们进来吧。

    一刻钟之后,久违的声音终于想起。

    好似久旱逢甘露,久雨逢太阳,连空气,都在这一刻变得活跃了。

    一刻钟,只是一刻钟而已。

    然而对于帝弑天而言,就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那么难耐。

    来不及多想,大步跨了进去。

    偌大的屋子里,只有盛满水的木桶。

    水面,荡着丝丝涟漪,一圈环着一圈,四散开来。

    若仔细看,那水色,隐隐泛红。

    “奇怪,王后娘娘呢?”独孤影城扫过四下,始终看不到那抹白色的身影,于是略带疑惑的开口。

    锐利的眸光,像是森林深处的豹子,略过这里的每一寸空气,倏尔,魅瞳一缩,快步上前。

    “小东西…”

    低沉的男声,带着些许,在这一刻,仿佛是连同他那颗冰冷的心,都变得浮躁不安起来。

    在解完毒后,某兽用最后的力气叫唤了几声。

    之后,因为失血过多,从木桶上掉了下来。

    四脚朝天,半昏迷在地上。

    因为有锦绣乾坤垫着,所以没有摔得很疼。

    不过,还是很疼…

    紫色的眸子半眯着,意识逐渐的模糊了。

    在听到那熟悉的声线后,如紫水晶的双眸中,竟然溢出了一滴泪水…

    其实,它不怕死。

    可是,它很怕疼…

    只不过,因为职业的原因,它很少会表现它的脆弱。

    如今,竟然在这个男人身上,感觉到了前所的安全感。

    下意识的反应,亦是反应内心…

    “吱吱吱…”好了,那桶水就是解药…

    某兽眼皮勉强掸了一下,气息微弱的说着。

    话落,直接昏迷了过去…

    “小东西!”

    早这小东西昏迷的那一刻,帝弑天全身一瞬间了起来,也在同一时间皱起了剑眉。

    语气焦灼,比起上次,多了几份雄,还有浓浓的害怕。

    他害怕了,他害怕失去这个小东西!

    伸手,将那团雪白动作轻柔的托在手里,随即,放在了榻上。

    有了上次的经验,他知道这小东西是失血过多。

    让它睡一会儿,就会醒来。

    可是,看着它一动不动,毫无灵气的样子,心,还是狠狠帝了一下。

    “影城,吩咐下去,把这桶水,分散倒入徐州的大小河流,然后嘱咐百姓饮用,解除疫毒。”

    “是,王上。”独孤影城领命,随即退下。

    清风徐徐,吹动着空气中原本静止的暖意。

    冷气,充斥着屋子的每一个角落。

    红木床边,纱帐飘逸,如梦如幻。

    床前,体态修长的男子久久伫立着,宛如远久而古老的雕像,不动,亦不说话,就像是已经植根在了那里。

    深邃的眸子,自始至终都落在床上那抹雪白身上,不曾移开片刻。

    “王上,大事不好了。”忽然,独孤影城神色慌张的走了进来,在帝弑天耳边低语几句。

    冷冽的丹凤眼微抬,似乎将空气都冻结了一般,然后语气森寒的说了一句。

    “他还敢来!”

    徐州瘟疫,死伤过半,甚至让他亲自过来处理。

    能做到这种地步的,除了苍生门以外,他实在想不出,这天下还有谁能有这般能耐。

    ------题外话------

    昨天不知道怎么了,手背的关节酸疼的厉害,尘尘买了点膏药贴,手裹得像个粽子oo

    不过好像也木有什么作用,该疼还是疼…

    所以尘尘只能用右手码字了,可是很不习惯,还老按错。不过字数,人家还是会写到2000的。

    昨天收到一张月票,尘尘很开心。木有上架收到月票很激动,貌似木有上架,投月票只能用手机投。那位投月票的妹纸有心了,谢谢支持尘尘oo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