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雷霆之怒

    长约半寸,两片黄叶成心型,喜阳,有淡淡的花香。♀

    没错,这个就是失心草,至阴之毒。可以瞬间人的心脏,促使心脏溢血死亡。

    可是世人并不知道,其实失心草还有另一个名字——护心根。

    就是它的根部,有保护心脏的作用。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这小小的一颗草,将这句话诠释的林淋漓尽致。

    它既是心脏奠敌,亦是它最坚固的防护盾。

    帝弑天所中之毒,它虽然还没有弄清楚究竟是什么…

    不过,只要有了这个,就能保证他徐州之行无恙。

    想罢,某兽紫眸一眯,立刻将失心草拔出来。

    当下,就是立刻回去找那个男人…

    ——我是尘尘分割线——

    白玉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这巍峨的宫殿。

    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彰显着高贵典雅。

    远远望去,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像嵌在白玉地上一样。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恰似一座金色的岛屿。华清宫那华丽的楼阁被华清池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盘龙殿”。

    殿内,宫娥太监跪了一地,皆匍匐在地,屏息而待。♀

    静,死一般的静寂。似乎,连那快节奏的续,都清晰可闻。

    的沉默就像是一个暴虐的野兽,他胡乱着人们的心脏,看着鲜血高高溅起,却还是会懵懂地鼓掌叫好。

    “王后呢?”

    令人的冷冽男声,势如破竹般而来,让人毫无招架之力。带着丝丝入口的怒意,一字一句,就好似利剑一般,硬生生的擦过他们的肌肤,将他们刺靛无完肤,最后,都落在了心上。

    帝弑天精致的五官上冰霜尽染,一贯清冷的容颜上,此刻却是有着难掩的焦虑。龙袍之上,金龙张牙舞爪,仿佛在诉说着它主人的恶略心情。

    “回…回王上的话…王后…王后不见了…”一名值班太监瑟瑟发抖的往前微微挪动了几毫米,结结巴巴的说道。

    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话落,身上早已被冷汗打湿,感觉衣服都贴在了身上。

    “轰”的一声,红木书桌应声在帝弑天掌下化为粉末。

    众人的心在这一刻,全都提到了嗓子眼,有种跃跃而出的惊恐。

    甚至有些胆子比较小的丫头,已经承受不住这种压力,晕厥了过去。

    “不见了!”

    帝弑天冷冷地重复着这三个字,极慢的语速,薄唇开合的时候笼罩着铺天盖地的怒气,窒息之感随之袭来,压迫着众人的心。

    “是…是…奴才该死!”

    “尔等确实该死!”

    他阴鸷的眼眸更显冷厉,长长的睫毛犹如利刺一般,向上抬起的时候像是能将抓不住的空气狠狠的撕碎。♀

    “王上息怒,王上饶命…”

    狭长的丹凤眼一抬,绝美的面庞上写满了杀意,只是一个眼神,似乎已将所有的血肉重重踏碎,将所有尚且还抱着一丝希望奠真念头,碾成了粉沫。

    “拉出去!”

    一声令下,身穿森寒铠甲的带刀侍卫立刻走了进来,面色肃穆,一脸嗜杀之气。

    铁甲军,帝弑天的禁卫军,铁面无情,挥刀见血。往哪一站,看上去都吓人。

    “王上饶命啊,王上饶命啊…”

    一时间,满地的宫娥太监哀呼一片,跪地求饶。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抹熟悉的白光一闪,向着帝弑天身上扑去。

    帝弑天冰凉的眼角闪过一抹温润,下意识的伸手,将某兽平稳的托在了怀里。

    艾玛,它这刚走一会儿,这是出了什么事儿?

    这么大的阵仗!

    某兽尖耸的嘴里喊着“千辛万苦”弄回来的失心草,一双紫眸快速的打量着跪在地上哭成一片的奴才,眼中写满了疑惑。

    伸爪,将失心草小心翼翼的放在怀里,然后“吱吱吱”的说着。

    唔,美人,这是肿么了?

    他们是丢了媳妇还是死了娘啊,哭的这么凄惨?

    原本准备抓人碟甲军,在某兽进来的一刻齐刷刷的停止了动作,生怕吓着了这位特别的“王后娘娘”。

    “小东西,你去哪了?”低沉浑厚的男音,就像是酝酿了数年的红酒,醇香扑鼻,让人沉沦。大掌托着它没有什么重量的身子,另一只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它柔顺的毛发。

    眸光一沉,四目相对。

    狭长的丹凤眼静静的看着它,墨色的瞳仁深处倒影出来的都是它的影子——仿佛,它早已映在他的世界里。

    某兽猛地晃了晃脑袋,从他的深情中挣脱出来。

    人家出去找这个啦。

    用爪子指了指怀里的失心草,“吱吱吱”的说着,不怎么大的小脸上,明显的写满了“快夸我吧”。

    早在这小东西进来的一刹那,他就注意到了这抹不起眼的黄色。

    以为是小东西贪玩,采了野花回来,所以在意。

    可是,见这小东西如此看中,想必这颗杂草应该自有用处。

    要是此刻某兽会读心术,一定会破口大骂某帝不识货。

    泥煤的杂草,这可是失心草,珍贵的制毒药材!

    “你是为了去找这个!”

    帝弑天神色一凛,黑眸变得深邃了,声线低沉,听不出情绪的言辞里,却是别有深意。

    恩恩,是的。

    某兽点头如捣蒜,一脸的开心。

    “王上,既然王后已经回来了,那么这些奴才…”

    白天阴柔的声音适时响起,轻柔平淡,字里行间流露着浓浓的敬畏。

    跟随王上多年,虽然王上暴名在外,可是他从来不杀无辜之人。

    适才的雷霆之怒,只是为了更好的保护“王后”周全。

    虾米?

    感情这些人落得这般下场,是因为自己!

    某兽慢半拍的脑子一转,忽然想明白了。

    定是它适才跑出去,让这个男人发现后生气了,于是乎,这些奴才就相当悲催的承受了某帝的怒火。

    囧,这样说起来,它罪孽深重啊!

    抬头,伸爪,抓住了帝弑天第云勾边的袖口,轻轻地晃了晃。

    美人,饶了他们吧,这个跟他们木有关系啦。

    ------题外话------

    谢谢浅笑离歌,3钻,5花,樱雨。2花,修罗1988,10花,尘尘鞠躬oo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本文万更一个多月后,尘尘滴胳膊就经常性疼,特别是打字的时候。有时候手背都疼,而且还不是皮肉疼,不知道是筋疼还是骨头疼。

    可是当一个作者是偶滴梦想,不想放弃。

    开文以来,大家都积极留言,刚开始尘尘都一一回复了。

    不过最近大家都应该发觉了,偶只选择有提问题的留言回复,其他的只是加精了。

    希望读者妞儿能理解偶,偶不是不愿意回复,而是胳膊真的很疼。有时候偶码字,要用右手捏住左胳膊打字,才能码完当天的章节。

    希望大家能理解偶,鞠躬!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