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某帝醋了...

    可是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就如同待宰的羔羊,无计可施。

    就像是一张从天而降的大网,密不透风地将她牢牢箍住,越收越紧。到最后,连呼吸都快要被剥夺了。

    莫非,她当真要命丧于今夜!

    伏地而跪的众人皆屏息而待,他们十几个脑袋,却怎么都猜测不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那个“王后”,毕竟与常人不同,无从猜测。

    “王上息怒,王后息怒,求王后饶恕臣妾吧,臣妾有眼无珠,不识得王后真容,还望王后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恕臣妾这一回吧!求王后饶恕臣妾吧…”

    一张小脸狰狞至极,黑是那样的黑,白是那样的白,添加了泪水,黑白交错,看上去有些瘆的慌。

    许久,不见怀里的小东西有所表示,帝弑天的脸已经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阴影所覆盖,十分的瘆人,眼眸之中的深沉就像是五指山一般重重地压下来。

    没错,他本是想留着这个女人做棋子。

    不过,他更不想坏了小东西的心情。

    “来人,给孤拖出去!”

    狠戾的声音,夹杂着锋利如刀尖的冰寒,擦着王嫣然的身体飞射过去,狠狠钉在她身后的地上。

    神情一瞬间呆滞了片刻,或许是被吓着了。♀

    “是,王上。”两名年轻的公公闻言,立刻起身朝着王嫣然走来。

    “不…不要碰本宫…不要…本宫不想死…你们不要过来…。”

    此刻的王嫣然就像一个疯子一般,双手环抱着胳膊,不断的往后退去。

    五彩落纱裙身早已凌乱不堪,墨汁掺杂这泪水,浸花了妆容。

    全身上下,无不透露着狼狈、落魄,哪里还有半分高傲的色彩。

    就在两位公公要抓住她的那一刹那,某兽突然跳到了王嫣然面前。

    小公公见状,立刻收手跪下,不敢直视片刻。

    “奴才参加王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声音严肃中带着一丝,音调又不敢太高,生怕吓着了这位祖宗。

    这个王后非同一般,可不敢有丝毫差错。别说误伤它了,就是看一眼,说不定下一个掉脑袋就是他们。

    矮油,两位小哥表客气,起来起来吧。

    某兽毕竟是现代人,不太适应古代这个动不动就下跪的规矩。

    眉毛一挑,好吧,表示它的眉毛根本看不见。两条后蜷缩蹲下,前爪一个撑地,一个从胸前划出一个平面圆弧的姿态,示意他们起来。

    动作那叫一个优雅大气,当然,前提是如果忽略它是一只兽的话。

    本想牛叉一把,可惜…

    两位小公公几乎逞趴的姿势跪在地上,完全看不见某兽近乎“优雅”的动作。

    丫的,看人家一下会死啊。

    讨厌!

    某兽嘟着小嘴,翻了个白眼,然后快速的跑到他们身前,伸爪欲“扶”他们起来。

    爪子刚刚伸出半厘米,下一秒,身子腾空而起。

    某兽还不曾反应过来,只听一个邪魅而又略带怒意的声音响起。

    “小东西,看来孤要好好教训你了。”

    磁性的嗓音,带着厚重的质感,不管听了多少遍,依旧散发着让人沉醉其中的魔力。那冰冻琉璃般的锐利与冷漠,在魅瞳的黑与白之间自然的转换,脸色似乎有些阴沉。

    该死的小东西,竟敢碰别人!

    艾玛!

    这位大爷又怎么了?

    貌似它木有招惹他吧!

    那是神马眼神啊,阴森森,恐怖怖滴。

    某兽小脑袋瓜一缩,瑟瑟的望着那个一脸那啥不满滴男人。

    情况不妙,还是换个话题吧。

    某兽伸出爪子,一指地上趴着的王嫣然,然后“吱吱吱…”的说道。

    唔放了她吧。

    它是一个懂事儿滴兽,况且它还打算留着这个女人试毒呢。

    帝弑天身上的毒很霸道,它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敢擅自用药。

    “你让孤放了她?”

    神赐的面庞,刀刻的五官,尤其是那双丹凤眼,深邃得像一片汪洋的海。他的举手投足无时无刻不贯彻着果决、冷酷、高高在上,就连说话,都如泱泱王者,君临天下。

    尤其是,对着它的时候,声音冷冽中夹杂着一丝绵长,动听至极。

    恩恩!

    某兽圆溜溜的小脑袋快速的点了几下。

    没错,人家说的就是让你放了她吧。

    这时帝弑天慢慢凑到某兽耳畔,充满冰寒的吐息让它不寒而栗,它以为他会冷言冷语,或者是继续威胁,但传入耳中的却只有一句——

    “好!”

    夹杂着轻微的诧异,还有一丝似有似无的宠溺,低沉的响起。

    眉目流转,魅瞳中闪过一抹晦暗不明的光。

    这个结果,在他意料之中,亦在意料之外。

    他知道这个小东西聪明,只是,它的聪明似乎有些过头了。

    它会求情,是不忍见到血腥?还是,精明的看穿了一切…

    那抹审视的流光,某兽自然也捕捉到了。

    心里暗恼一声:不好,被怀疑了。

    帝王之心,自古不喜被人看穿。所以才会成为“孤家寡人”,因为没有人能与之比肩。

    帝弑天,帝王中的佼佼者。英明,睿智,决胜千里。

    即使是天泽第一聪明人独孤影城,在他面前都要低一头。而今,却被一只小兽看透了。

    莫名的,某兽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紫眸滴溜一转,胡须一耸,计上心头。

    蓬松的尾巴晃了晃——

    下一刻,帝弑天刚毅的俊脸瞬间黑了个透彻。

    该死的!

    刀刻的五官,绝美的面容,富有线条感的侧脸上,有一道浅浅的墨迹显得格外刺眼。

    这对于有洁癖的帝弑天而言,简直就是裸掉衅。

    这小东西,越来越来大胆了是吧,竟敢如此戏弄他!

    眸光一沉,直直的向某兽射去。

    某兽一派淡然的与之对视,如紫水晶一般的眸子里一片懵懂。

    人家很无辜,人家只是一只兽兽,表示看不懂乃滴意思。

    装傻充愣什么滴,某兽最在行了。

    它可不想被某帝当成山精妖怪,拖出去烧死鸟。

    兽很惜命滴,况且它还木有挣到棺材本,现在死了很不划算滴!

    蓬松的尾巴还想继续晃荡,被一双大手擒住了。

    将某兽托在怀里,方袖一甩,冷冷的说了一句“回宫!”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