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艾玛,他肿么来了?

    帝弑天声音略带沙哑,微微有些低沉。他轻轻挑起眉头,冷冷的看向红衣女子,缓缓说道。语气平缓,铿锵有力,没有明显的怒意,可是那种自然的威压,仍旧笼罩了整个琴芳宫。

    闻声,王嫣然神色大震,无需抬头也能猜出来人是谁。

    顾不得整理仪容,慌忙的跪伏在地,恭敬行礼。

    “臣妾参加王上,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路朱锦坦途,两旁幽香处处,适才还热闹非凡的琴芳宫已然一片寂静。

    死寂的宫里,每个人都在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生怕一个不小心激怒了那个生杀予夺的男人。

    除了,蜷缩在某个角落里,那一团做贼心虚的雪白。

    此刻,某兽刚才那威风凛凛的架势,已然褪去了一大半。圆溜溜的紫眸在注意到帝弑天进来以后,变得闪躲起来,两只爪子快速的伸起,遮住脸蛋。

    艾玛,这个男人肿么来了?

    莫非他发现它不见鸟?

    吓!这下惨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某兽心里竟然对帝弑天有了一丝的畏惧。

    似乎不想让他知道,这坏事儿是它干的!

    悄然之间,某兽已经不经意的在意起某帝的情绪,只是它那进水的脑袋却浑然不觉…

    某兽的畏惧小黑也注意到了,心中不禁窃喜道:好啊,原来也有你害怕的人,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帝弑天眉头微皱,却不曾说话,眼光四下一扫,掠过匍匐在地的奴才,最后微微在墙角处停驻下来,眸光一沉,眉梢微挑,随即询问道。♀

    “出了何事?”

    王嫣然哭哭啼啼的,一扫之前的嚣张跋扈,扭头转去,嘤嘤哭泣的说道:“王上,你要为臣妾做主啊…”

    泪眼婆娑,娇滴滴的,声音宛若云中歌般婉转,惹人垂怜。只是,至始至终,都不曾抬起头来。

    不过也是,此刻她哭的梨花带雨,不用想也知道,那张脸该有多恐怖。

    帝弑天面色不改,丹凤眼一眯,久久的注视那抹雪白。目光游离缓慢,细细打量,好似要将那处看穿一般。

    其实早在它偷跑之际,他就已经发现它了。之所以没有阻拦,一来是想看看这个小东西究竟想做什么,二来也想看看它的战斗力。♀

    皇宫不比外面,明枪暗剑,层出不穷。如今它又是他身边的,难免有心之人会对它下手。

    这小东西不比其他兽,它聪明,狡猾,甚至有人的思维,所以他想让它尽快适应他身边的残酷,建立防人之心,磨练自保能力,这样才能更加安全。

    可是话虽如此,他还是对它的“不告而别”感觉十分生气。

    也许有一天,它不喜欢呆在宫里了,也会这样不告而别,消失无踪…

    想到这里,帝弑天目光陡然一寒,周身的温度骤然下降了不少。鲜红的蜡油缓缓的融化,再一点点的凝固,时而急速跳跃几下,若不是地上的倒影仍在,此刻他们会感觉,这个宫里根本没有人气。

    冷,彻骨的冷意侵袭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感觉到帝弑天的怒气,王嫣然刚刚的满腹委屈似乎在一瞬间得到了缓解。

    娥眉青黛一挑,明眸顾兮流盼,红唇轻扬起一个得意的弧度。

    看来王上也是喜欢她的,否则怎么会因为她而发怒呢。

    冲冠一怒为红颜,自古以来就是真理,如今,在她王嫣然的身上也体现了一回。

    她就说吗,这世上哪里有不爱美色的男人,只不过是魅力不够罢了。

    想她堂堂天泽第一美人,任谁见了都会倾心爱慕,即使高高在上,传言不近女色的君王,也难例外。

    “王上,你不知道。适才不知道是哪个不要脸贱人,竟然装神弄鬼戏弄臣妾。还…还在臣妾脸上写了字…王上,你一定要替臣妾做主啊,臣妾本来是等待王上的,可是…可是…”

    声音娇柔入骨,透着一丝好似蜂蜜般的软腻,缕缕香风吹拂在空气之中,有着魅惑的味道。说到最后,再次抽泣了起来。美人垂泪,梨花带雨,惹人雄。

    只可惜,她面对的是帝弑天,这些完全没有作用。

    我擦,丫的贱人说谁!

    一听到“贱人”两个字,某兽立刻炸毛了,滴,她夏灵儿生平最讨厌这两个字。

    那个丑女人不想活了吧,竟然当着它的面骂它。

    你妹的贱人,你弟的贱人,你全家都是贱人!我靠!

    某兽一蹦多高,全身的毛发因为情绪激动竖了起来,就跟被电击了似的,唧唧歪歪的回骂了一大堆。

    当然,只有动作木有声音啦。某兽才不会那么笨,让自己它自己。

    现在这男人来了,看来玩不下去了,赶紧想办法撤离,万一让人家人赃俱获,那就丢兽丢大啦。

    伸爪,熟稔的拍了拍黑猫的“鸡窝”发型。

    小黑,咱该撤了。

    某兽低声说道,然后轻手轻脚的转身。刚要指挥小黑前进,一声厉喝突然炸开了。

    “大胆!”

    一股滔天的怒火突然升腾而起,帝弑天微微眯起眼睛,邪魅之中多出了一层危险隐忍的怒气在胸口越积越浓。

    该死的女人,竟然如此侮辱它的小东西。

    “王上息怒,王上饶命啊!”众人闻声立刻匍匐在地,瑟瑟求饶,生怕下一刻就被拖出去斩首了。

    王嫣然吓得顿时止住了抽泣,梨花带雨的脸上闪烁着浓浓的疑惑。

    不清楚帝弑天这莫名的怒气,由何而来!

    “尔是在指责孤的王宫守卫不周吗?”

    ------题外话------

    谢谢loligirlloli,3花,樱雨。2花,修罗1988,10花,尘尘鞠躬,谢谢oo

    今天所有文文都抽了,我们作者后台的黄条,一片一片的,惨不忍睹。

    尘尘改了一天词,现在看见字就想吐oo

    《萌后》的好几章也被贴了,给大家造成不便请理解。人家在首推,更加捉急,这样整下去要死了,>_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