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给美人的“见面礼”(二更)

    一女子坐在楠木金丝靠背长椅上,一身大红彩云鸾袍,头戴紫金双蝶华冠,云鬓高旋,华贵外露。♀

    眉心处缀着鸡心深紫北海璎珞,朱唇如血,眉眼如画,肤光如雪,娇美妍艳,一双如水秋眸含情,眼梢微挑,好似江南水墨画般烟雨朦胧,目光灼灼调望着门外。

    这名女子,正是今日被册封为“贵人”的王安之女——王嫣然。

    身穿粉红宫装的宫娥抬头看看天色,月明星稀,已是深夜,踌躇了许久,终还是开口了。

    “然贵人,夜已深了。想必王上今晚不会过来,您早些休息吧…啊!”宫娥的话音,火辣辣的痛意在脸上肆意蔓延,被突如其来的巴掌打倒在地,白皙的脸颊被染着丹寇的指甲刮出了淡淡血痕。

    顾不及脸上的痛意,宫娥慌忙的爬了起来,跪地求饶。

    “小主息怒,小主息怒…”

    “贱婢,谁告诉你本宫在等王上了?敢随意揣摩主子的心思,你胆子不小!”王嫣然霍的一下站起身来,凤目一寒,厉声说道。

    修长雪白的脖颈高傲的扬着,一双秋眸俨然染上了怒色。涂满唇脂的嘴唇紧抿,艳若桃花的容色失去了适才的秋水含情,被怒火融出了狰狞的模样。

    该死的!

    册封的第一天,王上竟然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这不是存心让她被下人耻笑吗!

    虽说进宫之前,就耳闻王上不近女色。可是没想到,她堂堂天泽第一美女,竟然能被冷落至此。

    思及此处,一双凤眸显得阴鹜极了,云纹锦袖下,如葱削般的五指紧刺入掌心。

    “滚,都给本宫滚出去!”快步踱到楠木桌上,将印着青花的茶壶茶杯悉数推落在地。

    随即“乒乒乓乓”,一阵瓷器破碎的声音回荡在雅致的琴芳宫。

    守夜但监、宫女见状,立刻慌张的退了下去,眼底鄙夷之色清晰可见。

    不过就是一个刚刚册封的贵人而已,脾气竟然这般差劲,还好王上不喜美色,不然以后还不得闹翻了天…

    帝弑天永远不会想到,他的不近女色,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被欣赏了。

    窗外的风冷冽的吹着,划过红木的窗檐,留下冰冷的湿气。

    不知何时,铅云悄然而至,隐去了一轮明月,大地变得阴沉沉的。冷风吹过,树木如鬼魅般摇曳身姿,发出“沙沙”的声响。配合着这静的诡异的夜色,显得阴森恐怖。

    王嫣然卸去盛装,脸色阴沉的侧卧在红木软床之上。♀

    忽然间,甬道里莹莹跳跃的烛火失去了光彩。

    没有了月光的照射,整个琴芳宫硕大而空旷。

    “吱呀”一个开门的声音传来。

    在这寂静的夜里,任何轻微的响动都显得异常明显。

    “谁?”闻声,王嫣然心下一紧,立刻坐起身子询问道:“谁在那里?”

    挺直背脊,高扬着头颅,纤细的五指死死抓着缎面软被,微微泛白的脸色,无声的诉说着她的害怕。

    没有了泛黄的烛火跳动,整个宫殿阴森一片。

    除了冷风的“沙沙”声,没有人回应她。

    王嫣然细长的眉毛紧紧凑到了一块儿,一双狐狸眼中写满了犹豫和畏惧。

    “来人呐!快来人!”

    依旧是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任何人回答她。

    该死的,她怎么忘了。她把那些奴才都赶走了。

    “喵…喵…”响起两声猫叫。

    原来是猫!

    随即,她剧烈跳动的心稍稍平缓下来。

    倏尔,淅淅沥沥的雨声响起,敲打着沉木窗沿,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

    夜越发的深了,阵阵凉意袭来。

    王嫣然拉了拉被子,再次躺下,很快就了梦乡。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在大床之下,一双莹亮的紫眸。

    艾玛,好险啊,差点就被发觉了。

    某兽用爪子拍了拍心口,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这个破身子,真是太碍事儿了。

    进个门都能发出声音,真是掉链子。

    还好它聪明,抓了一只猫过来作掩护。

    顺着某兽的身子往下看,一只比某兽身子大出三倍的黑猫,一脸无奈的被踩在爪下。

    某兽一只爪子抓着一撮猫毛,一脸满意的拍了拍黑猫的脑袋。

    小黑,干的不错。

    看在乃今天帮了姐的份上,以后跟着姐混吧。

    被称为小黑的公猫听罢,一张脸黑的透彻。

    翻了个白眼,一脸鄙视的想到:要不是你抓着我的发型,我能任由你踩在脚下吗?你这个卑鄙小人,背后偷袭。看一会儿出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某兽多聪明啊,它的那点心思,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

    不过既然抓住了它,自然早就想好如何全身而退了。

    小样,跟姐斗,你还忒嫩了点儿

    伸抓,朝天一指,低声说道:小黑,我们出去,姐要行动了。

    挺身一跃,一猫一兽,径直跳到了红木软床上。

    伸出泛着绿光的爪子,放在王嫣然的鼻息间片刻后,王嫣然已然昏睡过去。

    小黑,上书桌。

    大抓一挥,井然有序的指挥着,颇有王者之风。

    黑猫虽然此刻对某兽恨得牙根痒痒,可是发型在它爪下,不得不从。于是,转身跃上书桌。

    伸抓,本想拿起毛笔,可是看看宛如梅的爪子,深感无力。看来用毛笔是行不通了。

    紫眸提溜一转,某兽脸上再次露出了诡异的笑。

    矮油,它这么聪明滴兽,木有什么解决不了羞涩

    蓬松的尾巴在墨汁中一扫,万事俱备。

    随后,在某女的脸上画起了地图…

    ------题外话------

    谢谢浅笑离歌,1钻,100打赏,1票,修罗1988,10花,付海莲,10花,樱雨。2花,尘尘鞠躬,谢谢大家oo

    二更奉上,妞们赶紧夸奖偶吧

    今天接到编辑同志,《萌后》已经顺利初审,大家放续坑吧。

    灵儿踩着黑猫,威武霸气有木有?矮油,咱家灵儿太腹黑了…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