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你该死!

    “王上请看。♀”王安话落,径直挺起抬头,如枯柴般的手指着脖子上浅浅的抓痕,略带气愤的说道:“这是明显的畜生抓痕,王上请替微臣做主!”

    我擦!

    你才是畜生,你全家都是畜生!

    某兽炸毛,尖耸的耳朵不自觉的耸了耸肩,立刻反骂道。

    泥煤的,看来偶给你的教训不够。

    不过,你以为银家只是抓伤你而已吗…

    思及此处,紫眸中划过一抹暗沉。

    此刻,没有人注意到,某兽不怎么锋利的爪牙在的梅花肉垫下,莹莹放光…

    忽然,一只大手落下,轻抚起它软软的身子。

    一下又一下,似乎在安抚它一般,动作轻柔之极。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个男人似乎能看穿它的心思一般。

    总是能,及时的平复它的情绪。

    某兽一脸惬意的眯着眼睛,暗自想道。

    帝弑天眉梢微抬,一道凌厉的寒光犹如最锋利的宝剑,直射在王安身上。

    剑眉斜插入鬓,一头银丝胜雪,在浓密双眉间扫动,两片薄而xing感的唇,勾勒起邪佞圆弧,狭长的丹凤眼微眯,在空气中闪动着熠熠生辉的颜色。

    “你该死!”低而浑厚的声音,每个字都有着无法忽视的气势。没有犹豫,没有询问,冷峻霸道,宛如死神无形的宣判。

    “王上!”

    王安闻言立刻抬头,原本还试图辩驳什么。可是在触及那冷若冰凌的眸光的一刹那,脸色惨白一片,高大的身躯像是被抽去了力气一般,双肩一垮,身体不受控制的不已,随之被无尽的畏惧笼罩的严严实实……

    轰,王安感觉一阵眩晕,无力的趴在地上。

    双手不受控制的不止,空洞的眼眸不争气的蓄满泪水,视线渐渐变得模糊,额头的汗,一滴一滴的打在宣白的大殿上慢慢的晕染开来,脸色像是刚从坟墓中刨出来的尸体一样,死寂青白。

    “王…王上息怒!”

    “息怒?”忽而,方袖一挥,半空中划出一个金色的弧度,异常耀眼。

    空气波动,犹如投入水中的石子,层层荡漾开来,直逼面色惊恐的王安而去。

    “啊!”

    凄厉的叫声,直达苍穹。

    王安应声倒地,官帽歪斜,衣裳不整,嘴角隐隐泛着血渍。如果细看,会发现那血微微犯黑…

    “王上息怒!”众臣皆屈膝跪地高呼,声音飘远,震耳欲聋,撼动了整个大殿。

    “孤金口玉言,祭天选后,如今天意已择,神兽为后,尔胆敢出言侮辱!怎么?尔等觉得孤是摆设不成!”

    寒森的眸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那并不含威慑的冷酷眼光,却让众臣心惊肉跳。那是无声的威压,亦是无条件的臣服。

    从心底散发的畏惧,犹如藤蔓,渐渐的纠缠住了他们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