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娘是病猫吗

    “不行吗?孤倒是认为,这方为上上之策。♀”声音略带沙哑,微微有些低沉,一双淡薄如水的眼睛,有着寒铁刀锋般的冷漠。骨节分明的大手将不断咳嗽的某兽拖起来,轻柔的给它顺气。

    “你就不能喝慢些…”依旧是金属般冷冽的声线,只是比起前面一句,多了一抹不易察觉的chong溺。琉璃的双眸散漫盯着怀中的雪白。冷漠而优雅。

    什么慢些喝?

    这根本不是快慢的问题好不好。

    闻言,某兽有些哀怨的瞪着帝弑天说道。

    还不是因为你说的话太吓人了,要不银家至于喝个水都噎到吗…

    不过说实话,这个男人除了身上的气质可怕些之外,对它还是蛮好的。

    “微臣愚钝,不知王上这话何解?”这次开口的是闻人闻太师。

    他虽然与这位王上相处时日较少,可是却深知帝弑天是一个英明睿智的君王。

    王上不近女色,人尽皆知。可是如今内忧外患,王上断然不会因为一己之私,拿国家安危来儿戏。既然王上这般言说,想必亦有他的一番道理。

    帝弑天高高坐于其上,眸子稍稍一沉,薄唇上的弧度瞬间也变得锋利了一些,嗓音低沉,透出几分压迫力,“因为这是天神钦定的王后,谁敢不服!”

    话落,双眸眯成愈见邪冷,似乎好暇以待。

    此言一出,下方群臣微楞片刻,随后一片哗然。♀

    选后本来是一件随王心意的事儿,可是祭天选后的意义又不与相同。

    祭坛一开,一旦选中,就是天命所归,受各方神灵庇佑。就算是日后犯下大错,也不会有被贬黜的危险。

    简而言之,祭天选后,不论选中王孙贵族之媛,还是低贱乞丐之女,都受万民敬重。

    倏尔,昨日某兽抱着锦绣琉璃球,掉在他们王上…那副场景同时闪现在脑海。

    那一幕,满朝文武,观瞻百姓皆是亲眼所见。

    如此说起来,让这只小兽当王后,倒也是顺理成章。

    可是,兽后一事,自古以来,根本没有这个先例啊。

    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百姓接受了这个说法,可是王上子嗣如何传承?

    想到这里,众人不约而同的瞄向了某兽。

    巴掌大小的身子,不忍直视…

    咳咳咳,其实他们此刻已然忘记,身子大小根本不是重点,重点是它不是人!难不成某兽身子大,就能给他们王上生出子嗣不成!

    感觉到好几道诡异目光袭来,某兽紫眸一眯,回眸望去。

    艾玛!

    这些人都如此“含情脉脉”的望着它干嘛?

    又不是它自己要做王后滴,干嘛都看它,它好无辜有木有…

    某兽快速回头,气愤的瞪了一眼那个罪魁祸首。♀

    都怪你,把银家拉进是非里干嘛,讨厌。

    “别闹…”

    低沉的声线,不急不缓的起伏,有洗却铅尘的动听,感觉绵绵的。凤眸时而深邃,好似能看穿它的心思一般,帝弑天低声的喃呢了一句。

    不知道为何,这要凝视这双紫眸,似乎就能读懂它的心事。

    对于某帝的温柔,某兽十分受用。

    算了,反正它现在变成一只小兽了。

    看看它这小身板,比同类弱小,更别提和人比了,呆在这个男人身边做个兽后貌似也不错。

    古往今来第一人,比历史上的女皇帝武则天还要牛叉。

    然后再靠着它的聪明才智,勾搭某帝做靠山。

    金山银山美人山,还不是要啥有啥,手到擒来吗。

    越想越觉得完美,于是乎,某兽一咬牙,一顿脚。

    这王后,它干了!

    白眼,白眼,对某兽彻底翻白眼!

    拜托,这是你想干就干的吗?

    难道你没有看见,反对票都在下面盯着你吗…

    “如此来说,倒也不可。”闻人轻抚花白的胡须,做思考状。

    众所周知,闻太师不仅骁勇善战,而且还精通歧黄之术,上古阵法,观天象之能。

    第一眼看到那双紫眸,他心中就徒然一震。

    看那小兽的形态外貌,竟是连他都猜不出品种。

    不过,有一点他非常肯定。

    这兽绝非凡品!

    而且又是祭天选后之时落下,让它做王后,或许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亦或许,真是天命所归。

    “启禀王上,微臣感觉不妥。”

    说话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身穿深蓝色官袍,看他的顶戴花翎,应该是正二品。

    我擦!

    谁敢阻挡银家的财路!

    听到有人反对,某兽立刻回头,燃着怒火的紫眸,凌厉的向那人射去。

    王安感觉一道凛冽的视线袭来,随之望去,在几乎冰冻的空气中,与一道紫眸相撞。

    狭长的狐狸眼一眯,闪过一抹惊讶,随后立刻低下头去。

    我靠,你那是啥眼神啊?探究中带着惊讶就算了,最让它不能容忍的是,在那老家伙低头的一瞬间,竟然捕捉到了一股杀意。

    虽然很淡,可是对于它这个高级特工来说,还是察觉到了。

    泥煤的,竟敢对老娘有杀意,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娘是病猫吗。

    骤然间,一道白光闪过。

    速度之快,连帝弑天都不曾来得及阻拦。

    回神之时,怀中的小东西已经跃出。

    狡黠的某兽嘴角扬过算计的笑,紫眸中淬着一丝阴寒之气,五指向着空中疾抓,又微微一屈。

    整个过程,速度之快,令大殿上的众臣,都不曾看清楚。

    “嘶!”

    王安感觉颈子一疼,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伸手,附上疼痛之处,有浅浅的血痕。

    该死的!

    抬眸瞬间,某兽肆意慵懒瞪在帝弑天的怀抱之中。

    “王上,这样随意行凶的恶兽,定不能立为天泽的王后啊!”

    看着已然回到帝弑天身边的某兽,云纹锦袖里,如枯柴的五指紧刺入掌心,难看的狐狸眼中闪过一抹愤怒,随即跪下,语句悲愤的言道。

    “随意行凶的恶兽?”

    倏尔,一道锐利的目光顿时射来,好似冰霜一般,充满了阴森寒冷之气,将这一个大殿的紧张感完全冻住,空气也好似在一瞬间凝固了一样,充满了压迫感。

    危险的讯息,遍布在大殿每一个角落。

    这是王上生气了。

    众人心中同时闪现这么一句话,随之,心脏再度提了起来。

    ------题外话------

    恭喜修罗1988,荣升《萌后》滴第一个解元,恭喜恭喜,同喜同喜,奖励币币100

    谢谢修罗1988,178花,樱雨。28花,saeneny,10花,付海莲,10花,尘尘鞠躬,么么oo

    今天素最纯洁滴,最有节操滴尘尘滴生日,所以今天提前更新鸟,大家鼓掌oo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