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莫非他不行?

    浓烈的麝香之气弥漫着整个大殿,明黄的五爪龙纹靴缓缓的眼帘,死寂的大殿上,每个人都在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呼吸,生怕冒犯了他们心中的神明。♀

    一身金光熠熠的龙袍映衬着玉质的华丽地板,投射出强烈鲜明的璀璨之色。翡翠碧玉束带,银发如丝,剑眉入鬓,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在空气中闪动着熠熠生辉的颜色,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嘴唇,整个面孔充满了刀刻一般的雕塑感。

    尤其是,怀中那抹雪白,在这样紧张严肃的环境下,显得极为显眼。

    可惜,此刻众人匍匐,没有帝弑天的命令,根本无人敢窥视一眼。

    端坐于金龙盘旋的龙椅之上,锐利的目光淡淡的扫过,好似冰雪一般,充满了阴森的寒冷之气,将这一个大殿的紧张感完全冻住,空气也好似在一瞬间凝固了一样,充满了压迫感。

    对于这股王者威压,众臣虽然经历多次,却仍旧惶恐不安,怯怯而待。

    在这种窒息的环境下,某兽却出乎意料的轻松,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慵懒的宛如波斯猫一般,惬意的打量着这传说中的金銮殿。

    大殿两侧,八根盘龙柱做支撑,气势磅礴,望而生畏。

    两侧,肌肤如雪,貌若梨花的宫女盈盈而立。最靠近帝弑天的,应当属白天,那个阴柔入骨的男人。

    不知道为什么,某兽总感觉那个白公公很不简单。

    不过,这皇宫还真不是盖的?

    渍渍渍!奢华大气上档次啊。

    “众卿平身!”浑厚的嗓音,带着某种磁性,好似一颗石子扔进了幽深的湖面一般,咚的一声砸了进去,溅起了丝丝水花,向周围一圈一圈的涟漪着。♀虽然落下,余音犹在。

    闻声,众臣立刻起身。

    白天眉梢微抬,两名宫女已然将一把紫金木椅放置于左手首位,然后一脸恭敬的将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搀扶起来。

    闻人身穿白色太师服,苍老的面容略显憔悴。见状,立刻拱手拜谢。

    “老臣谢王上恩典!”话落,掩面轻咳两声,随即落座。

    “老太师劳苦功高,无需多礼。”依旧是薄凉的语气,只是却多了一份敬意。侧目,对着闻人微微颔首,算是一种尊敬。

    虽然世人皆说帝弑天冷酷,残暴,可是对这位帝王,却又无不折服。他是暴君,亦是明君。他的残暴,只是行事手段,并非昏庸无道。所以,“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在他帝弑天的身上。

    皇钟二次敲响,众臣上朝。

    气势磅礴的金銮殿中,群臣分两排而立。按品阶二列,一直延伸到殿外的白玉石阶上。

    皇钟一响,君王早朝,皇钟二响,众臣朝拜。官员如有一丝延误,革职查办,永不录用。

    这是天泽老祖宗沿承下来的规矩。

    帝弑天靠在赤金龙椅上,大手不时的抚摸着怀里的小东西,脸色阴沉,心情难测。

    下方,右手第一顺位,闻人端正而坐,隶属武官。独孤影城位于左手第一位,与闻人相对,亦是唯一能与之匹敌之人。

    距离王上最近的位置,亦是帝弑天最信任之人,两人无不功勋卓著,受万民敬仰。

    某兽虽然不太明白他们的官阶品级,可是既然站在最前面,官位应该不低。

    没想到独孤影城小小年纪,就能和这个闻太师站在同等高度,帝弑天身边,果真是卧虎藏龙,人才济济。

    看着不时抚摸它的大手,某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准备找周公下棋去。

    朝廷的事儿,它可不关心。要是它是个人,也许还能混个什么状元做做,现在…

    看看它这满嘴毛,这辈子是没啥指望了。

    两只爪子交叉,垫在脑袋下面,睡觉。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白天面色温润不改,阴柔的声音回荡在大殿。

    闻言,众大臣眼神闪烁,相互之间使着眼色,一副有口难言的模样。

    昨日祭天之事,本应该是举国同乐,顺应民心。没曾想却出了那样的岔子,选后耽搁暂且不提,还遇上了刺客,几度将他们王上至于险境。

    选后失败,一时间谣言四起,说王上命中带煞,注定孤独终老;还有人说,“龙非真龙,无凤临朝”…

    虽说他们心知肚明,这是心怀不轨之人故意为之,却还是导致民心惶惶,朝堂动荡。

    照理说,他们此刻谏言,提充盈后宫之事是理所应当,也是解决当下难题的快捷办法。可一见到王上,那种犹如泰山压顶的气势着实的让他们畏惧。

    王上对这件事的厌恶程度,他们用脚后跟都能想的出来,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于是乎,众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迟迟不肯上前。

    “怎么?很难开口!”冷酷的声音的落下,鹰隼般的眸子散发出冷冽的寒光,仿佛能把人看穿一般,金銮殿的温度直线下降。

    一时间,群臣感觉似乎被一双无情的大手近乎凶残的扼住,害怕和无边无际的黑暗笼罩了整个心房。

    轰的一声,群臣的跪在地上。

    “王上息怒!”

    见状,闻太师粗狂的眉毛紧了紧,随即起身开口道:“微臣有本启奏。”

    帝弑天眉梢不抬,似乎在等待着下文。

    “启禀王上,王上登基已有三年之久,可是后宫却一直空置。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况且王上还是天泽的君王,万民的表率。

    今日一早,微臣听到了许多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都是心怀不轨之人,用此来做文章的。‘龙非真龙,无凤临朝’,王上,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再放任自流下去,会引发诸多麻烦。

    所以老臣今日恳请王上,酌情处理。”

    艾玛,这个男人长得如此妖孽,竟然没有后宫?

    刚要准备入睡的某兽在听到闻人的话以后,一双紫眸立刻泛出了金光。

    圆溜溜的脑袋瓜快速转动,一脸不怀好意的盯着帝弑天的俊脸。

    渍渍,明明很帅啊,还是皇帝,高富帅吊件他都具备了。

    这样的男人竟然没有女人,这不科学啊。

    莫非…

    某兽一脸猥琐的瞄向了他的…

    毛茸茸的爪子扶着下巴,一副“我真相了”的嘀咕道。

    莫非他不行?

    圆溜溜的眼珠子快速打转,无比猥琐的偷笑着。

    它就说嘛,为毛感觉这个男人性格稀奇古怪的,原来是有隐疾啊。

    听说有这方面毛病的人,内心都相当扭曲。

    不知道为毛,脑子里突然闪现帝弑天那温柔的语气。

    倏尔,打了个寒战,心中狐疑道:难道他有恋兽癖!

    不得不说,某兽的想法实在是太没下限了。要是某帝会读心术,此刻一定将它拉出去埋了…

    还恋兽癖?先不说人家木有,就算真有,就它那小身材版,有啥可恋滴。

    泥煤的,根本不实用…

    当然,某兽这个不行的结论,很快就被它自己推翻了,为此,还几乎累得半死…

    帝弑天表面不动声色,实则精光一闪,抬眼向众臣望去。

    “孤,不是真龙?”凤眸聚起冷冽的光芒,渐而深邃。张驰有度地,眯出一条缝隙,却紧抿着双唇,沉默不语。那不是询问,而是在嘲讽。

    顿时,下方群臣倒吸一口凉气。

    这种话其实他们也都听说了,可是估计除了闻人和独孤影城,没人有胆子说出来。

    “龙非真龙”,裸掉衅啊。这样大胆的言论,就算诛灭九族都不为过。

    一时间,众臣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匍匐在地,噤若寒蝉。

    骨节分明的大手猛地从某兽身上移开,然后狠狠的拍到了椅背之上。纯洁打造的椅背,瞬间在帝弑天手下弯曲变形,看起来狰狞恐怖,似乎在预示着众人的下场。

    “连这种小事都处理不了,孤留你们何用!”轻飘飘的话突然转成暴喝,微眯的丹凤眼猛地睁开,眼中墨色的寒光,蕴着冷酷的喝问。

    徒然间,温度再度降到了凝固点!

    ------题外话------

    谢谢浅笑离歌,1花,100打赏,1票,樱雨。2花,修罗1988,10花,saeneny,1票,尘尘鞠躬,谢谢各位妞儿oo

    简介内容马上要出现鸟,妞们想看吗?

    想看赶紧收藏吧oo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