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小东西,过来

    “孤乏了,睡吧。♀”金属般的低沉中,夹杂着困倦的轻柔,好似情人之间喃呢一般,绵绵软软的拂过某兽的耳朵。

    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哗啦”一声,帝弑天已然起身。

    修长的身材,小麦色的肌肤,某兽还没来得急仔细看,眼前就被一片纯白覆盖。

    帝弑天大手一挥,白色的里衣飘然而落,俊美的身形轻转,白衣罩体,腰带,衣衫半解,性感的胸膛若隐若现,在泛黄的烛光照耀下,散发着无声的。

    这样的美色当前,某兽情不自禁的吞了口口水。

    滴,这个男人绝对是个勾魂的妖孽啊。

    “今天你就和孤睡吧,明日再给你添置住处。”

    硕大的龙榻上,金色的沙曼轻柔的飘扬,晕晕沉沉,让人有种梦幻的美感。

    绝美的男子衣衫半解,单手托腮,侧卧着,一头银发随意散在身后,眉眼之间,已然褪去了往日的冰冻三尺之寒,换上了一丝慵懒的味道。另一只大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那团雪白,那场景,说不出的和谐。

    某兽什么时候入睡的,似乎它都忘记了。

    只是朦胧中,隐约听见一个温柔而又不失霸道的宣告。

    小东西,既然招惹了孤,那你只能是孤的…

    虚晃的烛影下,残影不时的婆娑,那是清风拂过后残留的印记。

    夜空是无垠的漆黑,没有半颗星星。可徐徐垂落的雨滴,却像一颗颗钻石铺盖地面,在雨痕中勾勒出一片璀璨的银色。

    雨,淅淅沥沥,不知道下了多久方才停止。当晨曦重回大地,窗檐上,绿叶中,花蕊里,都挂着晶莹的露珠。♀

    和风吹过,散落一地。

    气势磅礴的盘龙殿里,黄色的纱幔层峦叠嶂,宛如九天之上的仙女,肆意飞舞,高贵,神秘,而又充满了梦幻。红木软榻之上,一人一兽同枕而眠。

    正在这时,殿外突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打破了这片宁静。

    帝弑天长而卷翘的睫羽微微抖动,倏尔睁开了眼睛,投出一片剪影。没有半刻的初醒的迷茫,睁眼的一瞬,魅瞳中聚起宝石般的光芒,渐而深邃。

    “王上,该上早朝了。”白天阴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随即一片沉默,悄然而待。

    闻言,帝弑天正欲起身,突然感觉到了掌心的轻微蠕动。

    侧目,就看见了用他手掌当枕头的小东西。

    白嫩嫩的肚皮朝上,上面掩着一个被角,四只爪子自然下垂,像极了人的睡姿。圆圆的脑袋瓜,枕着他的手掌。

    看上去,睡得还挺安稳。

    寡薄的唇瓣微勾,荡开了一抹浅笑。

    明明是个兽,偏偏染了人的习性。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有兽以这种姿态入睡的。

    这小东西,果真有趣的紧…

    看看时辰,已经接近五更,帝弑天小心的动了动被某兽枕着的手掌,试图拿出来。

    动作之轻柔,连帝弑天自己都不曾发觉。

    唔

    感觉到有动静,某兽不满的喃呢一声。伸出爪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尖耸的小嘴还打着哈欠,片刻后,一脸迷茫掸头。

    一张放大的俊脸倒映在它的惺忪的眸中,某兽以为是幻觉,再次揉了揉眼睛。

    呀,真是个男人!

    不过,他为毛在它床上?

    莫非,它酒后乱那啥…强了人家?

    亦或是,被人强了!

    某兽一个翻身跳了起来,慌忙的抓起被子的一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遮住了它的重点部位,然后一脸警惕的怒视着眼前的男人,用尽脑汁的回忆昨晚发生了啥…

    它记得,熙姐被恐怖分子绑架了,然后它去营救。可是去了之后,却看见了熙姐的尸体,于是它怒发冲冠,引燃了自身的引爆装置。

    再然后,它好像投胎成了动物,还招惹了一个杀神…

    伸抓,低头。

    依旧是毛茸茸的…

    某兽囧了,感情不是被那啥了!

    咳咳,听某兽这口气,为毛有些遗憾的赶脚。

    早在某兽自己做各种假设之际,帝弑天已然穿戴整齐。

    身着金丝龙袍,脚蹬五抓龙纹靴,一袭银发被皇冠束起,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眸光射寒星,两条弯眉浑如刷漆,鼻梁高挺,薄唇似乎被风霜洗涤般,危险而有韵味,就像神秘降临的雕塑。高大的身躯,健美靛魄,一举手,一投足,散尽人家万千风华。

    沉默少言的人,总是性子冰冷,邪佞如斯,有骨子凌驾于一切的成熟与高傲,甚至于内心,都神秘如谜,着实难琢磨。越是沉默,越是危险,就宛如在经历狂风暴雨洗涤前的宁静一般,危险在蓄势待发。

    知晓王上起身,白天熟稔的走了进来。

    纤细白皙的双手,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痰盂和一杯茶水。

    帝弑天过去饮了一口,随后吐到了痰盂中。

    “吩咐下去,给老太师安置把椅子。”帝弑天眉梢不抬,冷冷的说道。

    “是,王上。”

    闻人,官拜太师,天泽三朝元老,建过无数功勋。曾辅助先王平内乱,治理瘟疫,甚至为先王当过一次暗杀,至今还留有后遗症。是功臣,亦是忠臣。

    可惜岁月不饶人,在帝弑天正式掌政以后,闻人身体不适,就很少上朝了。

    前些日子,众大臣联名上书,要求他充溢后宫,甚至还搬出了先王的旗帜。如果不是闻人提点,朝中那些人,恐怕还没有那个胆子。

    本来按照计划,应当一切顺利,祭天选后,水到渠成。却不曾想,被个小东西搅了局。所以今天闻人出现,早在他意料之中。

    帝弑天微微侧目,寒眸再次落在那团雪白之上,目光幽深。

    或许,这小东西的到来,真是天意呢。刚好,能解决眼前的死局。

    感觉到冷光注视,某兽立刻顺着望去。

    吓!

    那个杀神又想干嘛?

    那个冰冷中带着一丝算计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某兽低头,快速的打量着它小小的身子。

    艾玛,貌似没啥值钱的东西。就算拿去做菜,都不够一盘的分量。

    不得不说,某兽真是想多了。就它那小胳膊小腿,炒了都不够塞牙缝的。

    “小东西,过来。”浑厚的嗓音,带着某种磁性,字字句句都无法令人抗拒,似着魔一般。

    “到孤这儿来!”骨节分明的大手已然向它伸出来,语气也愈发的温柔,就像淬了毒的曼陀罗花,明知直通死亡,却还是不能自主。

    不得不说,某兽被完全的迷惑了。不由自主的迈开爪子,顺着帝弑天的胳膊,爬到了他的怀里。

    随即,帝弑天刚毅的嘴角闪过一抹温润。

    “上朝!”转身的一瞬,已然恢复了一贯的冷若冰凌,方袖一挥,气壮山河。

    “是,王上。”白天示意,立刻向殿外点头鸣钟。

    金光飞扬,笼罩苍穹。

    皇宫的上空,似乎也被这高贵肃穆的气氛渲染了一般。立时,皇钟敲响,连绵而上九霄。金红相间的建筑,肆意而张狂。龙飞凤舞图案,随处可见,那狰狞的气息,几乎破天地而**。

    威严之息,无上的浓烈。

    华路的宫殿,密密麻麻,一层接着一层,一环圈这一环。此起彼伏,连绵重叠,在金色的阳光下,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

    趴在帝弑天怀中,某兽心中无尽感慨。

    看来它决定留下是对的,皇宫遍地是黄金啊。万一撵那个男人把它惹怒了,它找跑路的盘缠也容易些。

    此刻,那庄严肃穆的金銮殿上,群臣身着朝服,一脸焦急的等待着。

    “王上驾到!”白天阴柔绵长的声音响起,众人立刻匍匐在地,动作整齐划一。

    “恭迎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声如洪钟,震荡着整个宫殿,回音袅袅。

    ------题外话------

    谢谢雪羽魅,5花,许多年,1花,kuangping,1票,浅笑离歌,4花,1钻,2票,付海莲13花,樱雨。2花,修罗1988,10花,尘尘鞠躬,谢谢各位妞儿oo

    从今天开始,尘尘保持2500更新,如果收藏能破500,12号,也素尘尘滴生日那天,会有两更哦。所以,为了两更,大家赶紧收藏吧,找喜欢同类型文文滴好友推荐吧,么么oo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