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吃你的,住你的,玩你的

    帝弑天微微颔首,刚要抬脚。忽然一道白光闪过,手里的小东西,已然跃到了桌子上。

    见状,白天阴柔的眉心一皱,刚想上前,却被一道冰冷的眸光制止。

    白天示意,立刻退到了一边。

    瀚如星海的魅瞳里,清晰的倒映着一个活蹦乱跳的小东西。除去周身戾气,淡扫眉宇间寒冰,孤傲内敛,露出一抹罕见的柔情。

    不知不觉中,宠溺已然缓缓流淌…

    金丝银线制成的龙袍,在阳光的折射下熠熠生辉。金龙张牙舞爪,盘旋在腾云之上,给帝弑天周身,镀上了一层难以忽视的霸气。银发适时飞舞,勾勒出如梦如幻的美感。

    转身,轻撩衣摆,端坐在金龙盘旋的紫金椅上。脸色稍凝,观摩着那个小东西。

    圆滚滚的身子宛如一个毛球一般,缩在紫金木圆桌中央,紫色的眸中泛着贪婪的光。

    左摸摸,右瞅瞅。

    艾玛,发大财了。都是金银玉器,古董啊。

    毛茸茸的爪子,有些吃力的抱着一个金碗,尖耸的小嘴张开,用不怎么锋利的牙齿艰难的啃咬着。

    ——纯金的!

    某兽在确定这个事实以后,本来就不怎么大的眼睛,已然笑的都快看不见眼珠子鸟。

    还好此刻它是只小兽,要是人的话,那样子,简直是无法想象的猥琐。♀

    就在某兽沉浸在发财美梦中的时候,忽然,一个强有力的吸力从上方而来。

    下一刻,怀里的金碗不见了。

    我靠,偶滴金碗!

    某兽炸毛,立刻一脸杀气的转身,欲和抢它金碗的小贼厮杀。

    忽而,身子被什么抓住了,紧接着腾空而起。

    泥煤的,谁抓着人家,赶紧放开!

    某兽四只爪子不停地挣扎,尖耸的小嘴“吱吱”乱叫,试图逃脱禁锢。

    “怎么,想离开!”

    冷,比那数九腊月的寒风还有冷上几分。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小东西奋力挣扎,试图逃离的模样,帝弑天赶紧冰封已久的心脏,骤然,全身的血液似乎在一瞬间倒流了,怒气,怨气,戾气,跃然而出。几种感情相互交杂,让他瞬间产生了毁灭天地的冲动。

    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玉石俱焚般的气息。宛如开往彼岸的曼珠沙华,鲜艳欲滴,却美不可尝。

    奈何桥上的引路花,直通死亡!

    “王上息怒!”白天立刻弯身下跪,清秀的面容上,写满了严肃。

    他跟随王上多年,虽说不上了解入微,可是是喜是怒,还是看的出来的。♀

    他知道,此刻王上生气了。而且,很生气!

    帝弑天不予理会,径直把某兽放到了他的腿上,目光灼灼,宛如熊熊冉冉的火焰,却让人感觉寒意刺骨。

    此刻他的样子,就宛如暴怒的雪狼,任谁看来都是相当可怕的。

    可是,夏灵儿除外。

    凤眸挽眉斜入鬓,面容如刻色无双。这样一张绝色的脸,这样一个厉害的人,此刻,它竟然在他的眼中读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害怕。

    心,不自觉帝了一下。紧接着,它做了一件连它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事儿。

    圆滚滚的身子缓缓移动,爪子勾着耀眼的龙袍,快速的爬到了帝弑天的胸口,然后,趴在他的胸口,用小脑袋瓜不停地蹭着。

    那样子,就好似在安抚他一般。

    毛茸茸的小兽依偎在全天下最尊贵的胸口,金色与白色相互映衬,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一瞬间,云开雾散,大地再度恢复清明。

    某兽下意识的行为,成功的了帝弑天。

    因为盛怒染红的双眼,此刻俨然恢复如初。比起往日,似乎还多了些什么。

    薄凉的嘴角微扬,眉间那抹浅黑尽散。

    清风适时从殿外钻进来,银发随风舞动,在空中划出飘逸的弧度。

    一阵凉意袭来,某兽稚嫩的身子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随即,反应过来。

    泥煤的,它这是在干吗?

    明知道这个男人有洁癖,还往刀口上撞。

    这简直就是打着灯笼进厕所——找死

    想罢,某兽立刻跳了下去,乖乖的趴在了帝弑天的腿上。

    兽很惜命滴,它可没有忘记刚刚才这个男人的威胁。

    不跑就不跑吗,人家还就赖上你了。吃你的,住你的,玩你的。

    貌似这样想起来也不错,这个男人虽然脾气坏了一点儿,可是怎么说也是个皇帝。

    九五之尊,全天下最有钱、最有权的人。

    只要它能讨好了他,以后还不是要啥有啥。

    正所谓“皇帝在手,天下我有”。

    某兽越分析,越感觉留下来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它是人形,此刻都要忍不住仰天大笑一翻。

    “咕噜噜…”一阵不雅的声音响起。

    某兽垂下圆圆的脑袋,用爪子轻轻戳了戳绵绵软软的肚皮。随后,四肢无力的趴下。

    泥煤的,人家好饿…

    帝弑天是习武之人,听觉本身就比常人灵敏许多。

    看来,这小东西着实的饿了。

    回眸,示意白天起身。随即,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起了象牙筷。

    白天见状,立刻上前,将盖着膳食的扣盘拿掉,用银筷子夹出一小块,转身放到嘴里。

    近侍试菜,这是历朝历代传下来的的规定,君王所用的膳食,都要经过近侍试吃,避免不轨小人,在里面做手脚。

    诱人欲滴的香味,在扣盘拿掉的一瞬间就飘散了出来。香味四溢,某兽灵敏的鼻子,自然很快就闻到了。

    毛茸茸的尾巴晃了晃,脑袋猛地抬了起来,然后小腿一蹬,轻盈跌到了桌上,顺着香味望去。

    艾玛,这是什么玩意,看起来比它还高,不过色泽不错,金黄金黄的。

    因为某兽如今靛型实在是…所以一只烤鸭对它而言,就等于庞然大物。一时辨认不出,也在情理之中。

    某兽一脸郁闷,歪着小脑袋捉摸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是个啥。

    于是乎,伸出爪子,轻轻一戳。

    咦,还挺软的。

    的小舌头凑过去舔了舔,下一刻,直接扑了上去。

    烤鸭,原来这是烤鸭!

    哦呵呵,它最爱吃烤鸭了。

    某兽快速的找到了鸭腿所在的位置,然后两只爪子抱住,用力一扯。

    圆鼓鼓的身子,连带着被拉下来的鸭腿,抱成球状向后滚去…

    ------题外话------

    谢谢我是无极至尊,88花,樱雨。2花,修罗1988,10花,尘尘鞠躬oo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