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传说中的“美人计”

    它刚才是不是幻听了?

    为毛在地狱也能听见那个邪魅冰冷的语调…

    圆溜溜的眸子一眯,缓缓拿开了放在上面的爪子,熟悉的奢华,立刻跳跃在紫眸之上。

    金镶软帐,奢华大气的古代宫殿,纯金打造的香炉,薄烟袅袅。龙涎香的味道,散布在空气中的每个角落。

    再看看身下,那里是什么地面,分明是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

    某兽囧了,心里暗恼一声:泥煤的阎王,泥煤的阎王殿,坑死兽了!

    这句话要是阎王听到,估计得气的一口气背过去。特么的,谁告诉你这是阎王殿的,都是你那进水的脑子自己幻想的好不好!

    许久,见手里的小东西依旧背对着他,帝弑天狭长的眸子微微一沉,闪过一抹不悦。

    感觉到背后释放的冷气,某兽的脑子里突然跳出来一个倚墙痛哭的白萝卜,嘴角,还挂着诡异的笑。

    这就是它此刻的心情,想死有木有。

    当然,想死这话只是随便说说,兽很惜命的。

    某兽站定,深吸一口气,吐出,然后嘴角上扬,紫眸含笑,尽可能展露出它最完美的姿态。

    啥?为何这样?当然是为了保命了。

    某兽熟读三十六计,而此刻这招就是传说中的:

    矮油,就是“美人计”啦

    准备好一切之后,尽可能的优雅的转身,然后回眸一笑。♀

    只不过,没有达到预想中,百媚生的效果。

    试问,一只满脸是毛的小兽,如何能表现出“回眸一笑”!真不知道某兽是高估自己,还是低估了帝弑天的审美观…

    只可惜,此刻它仍旧浑然不觉,忘我嫡醉着。

    “吱吱吱!”嗨,美男,你好啊!

    某兽“含羞带臊,欲语还休”的说道,说完,还别有韵味的用爪子捂了一下脸。

    矮油,人家真滴很羞涩啦,千万不要这羞涩滴怀疑真实性。

    看着这小东西浑身“抽搐”的样子,帝弑天的怒气俨然被担忧取代了。

    联想想到之前,这小东西失血昏厥,如今这般摸样,莫非是留下了什么后遗症不成?

    此刻仍旧在扭捏的某兽,完全想不到,经过它进行包装的“先羞”,落在帝弑天眼中,简直不忍直视啊。

    某兽一边“羞涩”,一边偷偷观察帝弑天的神情。

    奇怪!

    怎么木有想象中惊艳的样子?

    特么的,真是太不给面子了。♀你说你不惊艳就不惊艳吧,干嘛做出一副活见鬼的惊吓模样啊?太打击兽了有木有…

    某兽见它的“美人计”不咋地成功,于是垂头丧气的达拉下了脑袋,趴在帝弑天的手上,不动了。

    心里反复琢磨:滴,奇怪了。明明它都是按照书上说的做的,“犹抱琵琶半遮面,回眸一笑百媚生”啊。为毛没用呢?

    忽然,猛地抬头,如紫水晶般耀眼的眸子提溜一转,恍然大悟。

    莫非是它的魅力不够!

    艾玛,太打击了,真是打击了…

    一想到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某兽再次垂下了头。随后伸出两只两只爪子,抱住了脑袋。

    实在没脸见人了…

    帝弑天看着时而精神十足,时而萎靡不振的小东西,一向冷峻的眉心皱了起来,低垂着的眼帘深处,闪过一丝意味不明。

    治国平天下,万军帐下取敌将首级,这些常人看起来难如登天的事儿,对他帝弑天,是易如反掌。

    可是说到养宠物这种细腻的事儿,他还真是没有经验。

    许久,没有看见这个小东西动弹,邪魅的丹凤眼一沉,冷清如冰的声音回荡在大殿。

    “来人!”

    话音一落,一名身穿白色宫装,手上拿着拂尘,皮肤白净的公公走了进来,一脸虔诚的跪在了帝弑天身前。

    没错,就是一脸虔诚。

    帝弑天这个君王,在他们心中,不单单是一个主子,而等同于神。

    “奴才参见王上,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尖细的嗓音倏尔响起,比那妙龄女子还要阴柔几分。白天,宫中但监总管,也是专门负责照顾帝弑天的奴才。

    修长的身材,清秀的五官,一个宛如极品小受的男人,却也有着不凡的来历。

    “它怎么了?”低沉的声音响起,好似腊月的寒风,冷冽中带着一丝迷茫,又好似在自言自言一般,暗沉的眸光,一直紧锁着手掌心的雪白。

    第一次,这是第一次在他们王上眼中,看到这种不属于他的情绪。

    白天阴柔的眉眼中,划过一抹担忧。随即释然,恭敬的回答道:“回王上,奴才猜想它应该是饿了。”

    饿了吗?

    听了白天的话,极富层次感的眼帘微抬,随即想到。

    这小东西回来之后,确实没有吃过食物。想来,应该是饿了。

    想罢,似乎有一抹罕见的温柔,从他邪魅的丹凤眼里悄然渗出,一瞬间,再度恢复到寒意彻骨,配合那抹似有似无的霸气,让人无法抗拒。

    下一刻,冰冷的声线再次响起。

    “传膳!”

    “是。”

    闻言,白天再次跪拜,随即起身,将手中的拂尘一挥,语调绵延的喊了一声:“传膳”

    不消片刻,身穿粉色宫装的宫女,莲步轻移,井然有序的将一道道色泽味道绝佳的菜品,放在了紫金木圆桌上。

    随后,一刻也不敢停留,垂着含羞的眉眼,立刻退到了殿外。

    虽说帝弑天是天泽第一美男,可是他不近女色,举国上下皆知。

    即使再怎么花痴,也没有人敢抬头看一眼。

    尤其是,还有一个白公公在,她们更加不敢放肆了。

    白天淡然而立,清秀的眉眼里流露着和蔼,温润,平易近人。在这样秀美的外表下,没有人能想到他能用最残酷的炮烙之刑处死一个小宫女。

    只因,她偷看了王上一眼。

    “启禀王上,膳食已备好。”

    ------题外话------

    谢谢樱雨。2花,2385508941,1花,saeneny,2票,修罗1988,2票,尘尘鞠躬,谢谢大家的礼物oo

    ps:小剧场

    某兽萎靡不振,垂头丧气的趴着。

    “二灵,你咋了?被人坚强了?这么委屈。”某尘一脸阴险的问。

    某兽小脑袋微抬,冷冷的盯着某尘吼道:“泥煤的,就是没被坚强人家才委屈。你木有看见人家的美人计都失败了吗!”

    “…”其实某尘很想说,你算人吗…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