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哦哈哈,还不是让人家亲上了

    帝弑天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小东西会突然嘟起嘴。

    刹那间,天雷勾火,吻上了。

    哦哈哈,还不是让人家亲上了。渍渍,跟美男接吻的感觉就是好。香香甜甜软软的,相当美腻**。

    不过,为毛感觉触感好真实呢?

    某兽微微皱眉,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

    凉凉的!

    不对啊,做梦能感觉到温度吗…

    忽然,一股非常糟糕的预感跃上了心头。

    惺忪的睡眼猛地睁开,如紫水晶般耀眼的眸子中,清晰的倒映着一张冰山美男的脸。

    尤其,是那双寒如极地冰霜的眸子,里面隐隐泛着寒光。

    那个…似乎…好像…它已经想起了什么…

    本来它还在想,为毛感觉这个美男如此眼熟呢。原来,他就是那个杀神皇帝。

    某兽此刻心里,已经满脸宽面泪,后悔的想要立马儿重新投胎一次了。

    泥煤的,这下惨了。亲谁不好,竟然亲了这个可怕滴男银。

    据它观察,这个男人似乎有洁癖,囧。

    其实某兽忘了,就算人家没有洁癖,谁能受的了被一个小兽亲亲…

    静,死一般的静寂!

    感受到唇上的温度,帝弑天有片刻的愣神。

    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直起身子。

    该死的!

    帝弑天脸色之阴沉,俨然不能用黑来形容。尤其是在感觉到某兽用舌头舔舐的那一刻,极富体感的嘴角出现了一丝龟裂。

    邪魅的丹凤眼眯着,在起身的瞬间,寒意十足的眸光投向那个罪魁祸首身上。

    夏灵儿感觉一道冷光袭来,立刻再度闭上眼睛,四肢无力的下垂,脑袋自然左倾九十度,相当标准的假死姿势。

    子曾经曰过:装死,避其锋芒,继而后定。

    如果你要问它这是什么子曰的,它一定会很鄙视滴告诉你。

    泥煤,当然是灵子!

    奢华的龙榻上,金丝制成的纱幔无风自舞,轻灵飘逸,宛如幻境。

    软被之上,某兽一动不动瞪着,乍一看上去,确实很像是死透了的模样。

    实则,闭合的上下眼皮微微颤动,时不时的偷眯一眼,观察帝弑天的行动。

    倒不是它对自己的演技木有信心,而是担心,万一这个男人,木有一点同情心,有什么变态的嗜好,把它拉出去鞭尸的话,它也好赶紧逃跑啊。

    看着“死”在龙榻上的那团雪白,帝弑天原本盛怒的脸色,瞬间缓和了不少。

    尤其是在看到某兽时不时偷瞄他的动作,邪魅的嘴角不自觉的扬了扬。

    真是个有趣的小东西!

    “既然醒了,就起来。”薄凉的唇瓣上下翻动,语气不温不火,让人难以揣摩他此刻的心情。

    纳尼?

    他在和谁说话?

    某兽睁开一只眼,滴溜一转,快速扫过整个盘龙殿,貌似木有外人。

    难道他看出了它在装死?

    想到这里,某兽小心脏一抽,翻了个白眼道:说不起就不起,看穿了也不起。人家就不起,你有本事咬我啊!

    某兽已然打定主意,装死到底。

    见它迟迟不肯动弹,帝弑天精明的眸光一沉,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再不起来,孤就命人将尔埋了!”

    “嗖!”

    话音刚落,某兽想都没想,一个帅气的“鲤鱼挺”,潇洒的站了起来。

    大家别误会,这只是某兽的想法而已。其实,实际情况是…

    直接滚到了榻下!

    艾玛,一激动忘了这破身子了。

    某兽反应过来之时,依然呈现自由落体运动。

    伸抓,捂脸,不忍直视啊。

    自古美女遇险,都有英雄相救。萌兽遇难,也不例外。

    帝弑天眼疾手快,一把将某兽拖在了手里。

    某兽毛茸茸的两只爪子捂着眼睛,许久,没有感觉到预期帝痛。心下诧异:莫非,它还木有感觉到疼,直接到阎王殿报道了?

    想罢,某兽将左边爪子往右面伸了伸,把两只眼都堵上,然后腾出右爪,摸索着身处的环境。

    虽然说它已经死过一次了,可是还真没见过阎王殿啥样。

    不知道是不是电视剧里演的那么阴森恐怖,鬼差都是飘着走。

    帝弑天看着在他手掌上摸来摸去的爪子,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倏尔,笑意凝结,邪魅的眸子里闪烁着复杂。

    这个小东西,究竟是什么来历?

    说它是兽吧,却更像个人。

    单凭流露出的神态举止,他就能确切的肯定,小东西能听懂人话。

    莫非,世上真有神兽不成…

    咦,这阎王殿怎么软软的,这触感,不像是地面。

    某兽缓缓的移开爪子,露出一条缝,紫眸瞄向“地面”。

    哇塞,这阎王殿的地面设计真炫,四根柱子,中间还有小沟。

    不过,这究竟是什么材质啊,好有弹性。

    此刻某兽用两只后爪子,一直前爪撑地,使劲的踩了踩,玩的不亦乐乎,完全木有注意到之人的脸色依然变黑了。

    “怎么?活过来了?”

    冰冷的声音突然在身后炸开,某兽一颗火热的心,瞬间犹如冰水灌顶,从头发丝儿凉到了脚后跟儿。

    ------题外话------

    谢谢付海莲,7花,2票,樱雨,2花,修罗1988,1票,2331901023,1票,谢谢大家的礼物,尘尘鞠躬oo

    今天一起床,某尘就看到了一张亮闪闪的三分票,于是乎,郁闷了一整天。老读者都知道,人家最近是带病码字,木有功劳也有苦劳,希望大家能可怜一下某尘,投票滴时候,昧着良心投个满分吧。新文刚开始都不容易,数据很影响收藏上架滴,某尘鞠躬,谢谢大家。oo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