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小东西,别乱动

    “启禀王上,微臣认为,这小兽是失血过多,所以暂时昏迷了。♀”

    独孤影城温润的声音,犹如天籁一般,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响起。闻言,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从来没有一刻,比现在更加希望那只小兽能够好好活着。

    虽然很不想承认,他们的小命都系在它的身上,可是事实如此。

    话音刚落,众人只感觉一阵清风拂过。等他们回过神来,帝弑天已经托起某兽,飞身而出,落在了不远处的龙辇之上。

    “回宫!”不带任何感情的两个字,从紫金车厢飘出来。

    闻言,众人立刻匍匐在地,高呼万岁,跪地相送。

    “臣等恭送王上!”

    六匹上等的汗血宝马好似通人性一般,快速的向着皇宫移动。紫金木车身上,镶着金银玉器,随着马车的起伏,不断的摇晃。

    车顶中央,一颗硕大的夜明珠在这样的郊外,显得极其耀眼。

    车内,帝弑天气势威严的端坐在祥云软垫上。骨节分明的大手上,静静的趴着一团雪白。

    微风适时吹过,金丝玉绸制成的车帘随风舞动,上面银色丝线勾勒出的金戈铁马,刹那间仿佛活了起来。

    夏灵儿前世是训练有素地工,虽然如今已经昏迷,可是感觉器官依旧比常人灵敏了许多。♀

    而且它如今是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兽,自然见不得寒冷,感觉到凉意袭来,尖耸的嘴巴微微动了动。

    唔好冷哦。

    见状,帝弑天好看的眉毛纠结在了一块儿。不知道这小东西又是怎么了?

    莫非,是觉得在手掌心里不舒服…

    于是,帝弑天将它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腿上。

    感觉到身下的温暖,某兽不自觉的往深处缩了缩身子。

    似乎感觉有什么东西,下意识的,用小脑袋蹭了蹭,最后,趴在了上面。

    某兽完全不知道,此刻是在玩火啊。

    以至于以后,天天累得跟孙子似的灭火…

    轻微的触碰,隔着薄薄的一层外衣,帝弑天有种触电般,酥酥麻麻的感觉,径直传到心尖。

    该死,这个小东西在干吗…

    看着这个不断触碰他**部位的小东西,帝弑天富有线条感的脸上,奇迹般的染上两抹淡淡的红晕。

    很淡,很淡,几乎看不出来。

    这一幕要是落在外人眼里,绝对会认为,这个王上是被人假冒的。

    为什么?这还用说吗!晕红代表什么,害羞呗。♀不过,谁能想象到,像帝弑天这个冷酷残暴的君主也会有这种表情。

    其实,这比天上下红雨还难以置信!

    “小东西,别乱动!”

    下一刻,他厉声道,一张邪肆魅惑的脸宛如修罗。

    可惜,某兽现在头脑不清楚,完全不受威胁。不说还好,说了这句话之后,好像越发来劲了。

    两只爪子径直伸出来,抱住了…

    唔,这酒店的服务真好,还有抱枕呢。

    “…”

    说它吧,它昏迷着;打它吧,他似乎下不了手。

    运筹帷幄奠泽帝王,第一次感到了前所的无力。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对象竟然是一只小兽!

    还好,没多久就回到了皇宫。

    气势磅礴的盘龙殿,亦是天泽帝王帝弑天的寝宫。

    红木龙床前,一群长着胡须,身穿太医服饰的老头面色灼焦的簌簌低语。额头,还隐隐泛着光亮。

    龙床之上,刹一看,空无一物,如果仔细瞧,就能看到金丝软被上,有一团巴掌大小的雪白。

    夏灵儿虽然已经变成了兽,可是行为习惯仍旧保持着人的形态。

    身子侧卧着,小脑袋枕着一只爪子。毛茸茸的尾巴从下面扫上来,将它的脸遮住,看起来可爱极了。

    回宫以后,帝弑天立刻召集了整个太医院的人,要求他们将小兽治好,否则,罪诛九族。

    见许久没有结论,帝弑天脸色越发的阴沉了。

    “怎么,你们都想死!”邪魅的丹凤眼危险的眯着,语气阴森至极,比起那南极冰凌,还要寒上几分。

    语气凌厉,不似疑问,而是肯定。

    如果这小东西不醒过来,他们的下场,绝对比它惨。

    “王上饶命啊,王上息怒啊。”

    倏尔,原本寂静的大殿,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求饶声。

    年迈但医,胆子本来就小,此刻求饶的声音,听起来都颤颤巍巍的。

    “启禀王上…微臣虽然没办法确定…可是…可是微臣可以试一试…”

    开口说话的男人叫宋亦霖,年纪不大,二十出头,容貌清秀,是刚刚太医院的,所以资历尚浅。一般给皇亲瞧病这种差事,都轮不上他。今天之所以有幸进宫,还是仰仗了龙床上的小兽。

    帝弑天冰冷的眸光扫过,倏尔,寡薄的唇瓣轻掀,“试一试?”

    简单的三个字,却让在场的众人一瞬间将嗅到了嗓子眼。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只小兽的来历,不过光是看这阵仗就不难看出,这小东西在王上心里非比寻常。

    试一试?

    他们可不敢将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试!

    且不说他们没有给兽瞧病的经验,就算知道它的病因,要如何用药啊?

    “回王上,微臣有把握。”宋亦霖微微上前一步,跪在帝弑天脚下,语气铿锵的说道。

    其实这只小兽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些贫血而已,只要能让它服药,不过半日方能醒来。

    “好,准了。”帝弑天薄凉的丹凤眼微微一撇,语气冷冽中带着一丝复杂道:“孤,不允许半丝差错!”

    淬着冰渣的凤眸,不经意的落在那小东西身上,一抹担忧一闪而逝,快的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

    “是!”话落,宋亦霖舀出一个精致的白玉瓶,走到了龙床边。凝视了那团雪白许久后,将白玉瓶口的红绸拿掉,仰头喝了一口继而倾身而下…

    “慢着!”

    ------题外话------

    谢谢修罗1988,50花,13331823779,20花,baiseak,20花,付海莲,3花,谢谢大家,尘尘鞠躬oo

    今天素最后一天10:55更新鸟,明天开始,更新时间定在19:55,因为公众文木有推荐,所以需要刷首页,希望大家体谅。

    大家如果想多看一点文文,就赶紧收藏,找喜欢同类文文的朋友来,收藏涨滴好,加更哦。收藏好的话,上架也会早,这样就可以万更鸟,所以,各位妞儿赶紧收藏吧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