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小东西,砸了孤就想跑?

    天和大陆,天泽国帝都长安

    阳春三月,芬芳迷人的季节。♀杨柳依依吐绿,百花艳艳吐蕊。长安郊外,目之所及一片姹紫嫣红瑰丽之象。

    不远处,密密麻麻的素衣百姓匍匐在地,一脸虔诚,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人群中央,有一个圆丘形状的大型祭坛,高约两米,半径近百米,东南西北四个方位,都有连通地面胆阶,入口两端,都燃烧着火把。

    祭坛之上,穿着整齐朝服的众大臣整齐的站在两侧,微微弯身。

    “王上,祭祀已然准备就绪,请王上下令。”丞相上前一步,微微一拜,一脸温和的说道。

    独孤影城,天泽国第一丞相,是当今王上的左膀右臂。年仅双十,相貌出众,温文尔雅。

    祭坛中央,横放着一把明黄的龙椅,椅身由两条盘旋的五爪金龙组成,龙眼部位,用焰山极热之地提炼的红宝石做点缀,张牙舞爪,栩栩如生。

    一名身穿赤金龙袍的男子,单手倚着太阳的位置,靠在椅背之上,一头银色的发丝随意的散在身后。

    原本闭合的眸子在听到独孤影城的话后,缓缓的睁开,一双丹凤眼深邃的望不到边缘,只能感觉到无尽的寒意。菱角分明的侧脸,却又不会让人感觉线条僵硬,剑眉如刀,长飞入鬓。略带寡薄的唇紧抿着,唇线很有美感。周身上下,释放着让人不可忽视的寒意和霸气。

    冷清如冰,狠戾似剑,这就是帝弑天的真实写照。

    帝弑天,天和大陆的第一美男,却从来没有人敢盯着他看。因为他不仅冷酷,睿智,残暴,更重要的是不近女色。

    试问,谁会为了看美男一眼,而搭上性命。

    帝弑天登基以来,手段强硬,不仅在最短的时间里扩大了天泽的版图,还让列国臣服朝拜。帝弑天这个名字在天和大陆,就等同于神。

    他的能力虽然不容置疑,可是他不近女色这点儿,着实的让众臣头疼。♀他毕竟是帝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作为帝王,更应该是天下众人的表率。

    群臣三番五次上奏,请求王上充盈后宫,最后无奈,帝弑天决定开祭坛选后。

    其实模式就和抛绣球招亲差不多,将玲珑锦绣球经过祭祀以后,随意抛出。落在哪名待选女子头上,就封为王后,掌管后宫,而且,只此一名。

    众臣虽然觉得后宫只有一个王后太少,不过深知他们王上的脾性,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已经是最大限度的让步。况且,开祭坛选后,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天神选出的女子定能给天泽国带来好运,于是就这样决定了。

    冰冷的眸光微微扫过,帝弑天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符:“开始!”

    独孤影城行礼后,微微侧过身子,大手一伸。

    一名公公示意,立刻一脸笑意的端着一个圆盘进来,圆盘之上放着的原型物体,正是玲珑锦绣球。不过用红绸盖着,阻挡了众人的目光。

    公公行至独孤影城身旁,遂将红绸掀开,然后放到祭台上供奉。

    “祭天开始,众人跪拜!”话落,独孤影城率先跪了下来。

    众臣见状,立刻匍匐在地。

    祭天在这个时代,是黎民百姓的信仰,他们都相信,这世上有神明,不管什么事情,祭天都可以解决。

    “礼成,起。”独孤影城起身,对着众人说道。然后将祭台上的玲珑锦绣球取下来,拿到了帝弑天的面前。

    “王上,请抛出神物。”

    狭长的丹凤眼一眯,深邃中尽显锐利,唇角却勾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虽然笑着,却让人感觉寒意刺骨。

    熟悉帝弑天的都知道,这是他生气了。

    独孤影城从小和帝弑天一块长大,自然了解他的脾气。♀

    其实王上根本就不愿意选后,只是烦了众臣的唠叨,才让自己想出了这么一个瞒天过海的办法。就算今天选中了谁,也是独守空闺的结局。

    独孤影城微微侧目,看了一眼台下待选的女子,心里不禁为她们惋惜。

    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要这样孤独的老死在深宫了。

    众臣见帝弑天一动不动,完全没有要抛球的意思,心中不禁捏了一把汗。莫非,王上又反悔了?

    此刻,所有人都在心里祈祷天神,保佑今天的选后顺利进行吧。

    忽然,帝弑天微微颔首,大手放在了玲珑锦绣球之上。

    众人屏息以待,炽热的目光全都投在那颗小小的玲珑锦绣球之上。

    他们小王子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绣球上了。

    祭台之下待选的女子,也纷纷摩拳擦掌,希望这王后的桂冠,能落在她们的头上。

    偌大奠泽国,只有王后一个女人,一旦被选上,就等于独宠后宫。而且她们王上又是第一美男子,光想想就心花怒放,怎么能不叫人激动呢。

    在万众瞩目之下,玲珑锦绣球被缓缓举起,猛的抛出。

    “啊!”

    一声空灵的女声传来,当然,虽然这一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但是在帝弑天面前,没有人敢叫出来。

    而且,刚才的叫声,似乎是从上面传来的,众人立刻抬头望去。

    可惜阳光过于刺眼,众人抬头的瞬间,只觉得一道金光闪过,然后纷纷抬手遮挡。

    下一秒,一个黑影以自由落体运动,从天而降。

    “拍”的一声,着陆了。

    闻声,众人心中大喜:玲珑锦绣球落地,代表他们的王后有着落了!

    随之,立刻顺着声源望去,这一看,嘴角都不自觉的出现了。

    天啊,他们看到了什么?

    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掉在了他们王上的腿上。

    他们已经完全没有勇气看他们王上的脸色了,纷纷跪在了地上,头都不敢抬。

    整个天和大陆,只要是长着耳朵的都知道,帝弑天有严重的洁癖。此刻,众人心中都飘过四个字:

    这下,惨了…

    见状,独孤影城回眸望去,一向温润的嘴角,出现了一丝龟裂。

    弑天竟然被一只不知品种的小兽砸了…

    好吧,其实他真的不想笑,不过,有些忍不住。

    帝弑天自然察觉了独孤影城的笑意,锐利的眸子一撇,独孤影城立刻转过身子,不敢再看一眼。

    冷眸从独孤影城的身上收回,落在了双腿之间匍匐的这团雪白上,狭长的丹凤眼一眯,深邃的眸子里充满了探究。

    忽然,这团雪球动了动。

    唔这是哪里啊。

    夏灵儿刚刚睁开眼睛,混沌的思绪渐渐清明,紫色的眸子里也恢复了一贯的狡黠,周身多了一份高傲,快速掸头,想要摸清楚现在的情况。

    特工守则第一条,不管在什么状态下,都要保持冷静的头脑,只有足够冷静,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抬眸瞬间,对上一双寒的侧骨的眼眸,剑眉入鬓,双目如炬,墨色的眸子犹如暗夜的苍穹,深邃的颜色是那样的无边无际,在空气中熠熠生辉。鼻若胆悬,微薄的嘴唇,彰显这他的无情,整个面孔如刀削般完美。

    他是谁?这是哪里?

    夏灵儿快速打量过四周,准确的做出判断。

    这里看起来像祭台,不过,那些穿古装的是干啥的?

    奇怪,它明明引爆了随身携带的新型炸弹,怎么可能还活着?

    夏灵儿光顾着查探地形,完全没有注意到,它所处的位置。

    因为已经开春了,天气转暖,人们的着装本来就单薄。帝弑天又是练武之人,更是怕热不怕冷,所以只穿了一件外衣。

    在夏灵儿动来动去的触碰下,一阵酥麻的感觉袭来一处,以至于,为今后的生活,埋下了苦逼的种子。

    该死,这个小东西,竟然勾起了火。

    帝弑天心中暗恼一声,伸手就向那团雪白抓去。

    作为一个优秀地工,夏灵儿的危机意识意识很强。

    帝弑天的手刚伸出来,它就立刻意识到了危险。紫色的眸子一眯,向后翻去,想要躲开。

    可悲的是,夏灵儿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人形了,向后一翻,被怀里的玲珑锦绣球绊了一下,一个踉跄,就退到了双腿的边缘处,然后,径直掉了下去。

    帝弑天眼睛手快,一把将下落的小兽捞了上来,放在了手心里。

    “小东西,砸了孤就想跑?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帝弑天冰冷的眸子里带着点点笑意,声音清冽冰冷,却格外的好听。

    夏灵儿看着眼前这张放大的俊脸,心下越发的诧异。

    靠,这是怎么搞的?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一个后空翻都能掉下去。

    低头,伸手。

    下一刻,夏灵儿惊梀了。

    艾玛,谁能告诉它,这毛茸茸的是什么?

    抬头,闭眼,夏灵儿试图自我催眠。

    这是幻觉,这是幻觉,刚才看到的只是幻觉。做完这一切后,伸出手,其实已经变成爪子了,狠狠的在自己腰上一戳。

    尼玛,好痛。

    然后再次睁眼,爪子依旧是爪子,毛依旧是毛,而且刚才戳过了,很痛。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清楚的讲述着一个事实。

    它投胎成动物了!

    夏灵儿抬头,伸出爪子,指天怒号:上帝,我上辈子没做伤天害理的事儿啊,特么的不带这么玩人的…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