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2】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三)

    与此同时,近江牧野带领一队兵马趁着夜色偷袭杨林是十三州。% し只要杨林十三州一失守,天泽就等于完全沦陷。

    他如此低三下四的接近黑衣人,并且精心计划帮黑衣人得到凌天刀实际上只是一个幌子,而他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拿下杨林十三州,然后在帝弑天的心口上狠狠的扎上一刀。

    对于帝弑天来说,结束生命并不算是真正的打倒他。想要真正的打倒他就要一点一点的摧毁她所珍视的一切。而天泽,首当其冲。

    传言,天泽的龙脉就在杨林十三州境内,一旦龙脉被损毁,天泽国运就会走向衰竭,以后再难成气候,所以他们才会选择在这个地方开战。只是没想到帝弑天却这般顽强,致使他们久攻不下。不仅耗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不说,还弄得人心不稳。再这样下去,天泽还没攻破,估计这个看似坚不可破声势浩大的七国联盟就已经先因为内讧而支离破碎了。

    扳倒帝弑天的机会遇上一次很难,所以这次,一定的成功!否则再想有这样的机会可谓是难如登天。

    今晚事关太后,帝弑天一定会前去赴约。杨林十三州内无人坐镇,正是他下手的好机会。

    一行人身穿黑色夜行衣,悄无声息的潜入了城中。更深露重,城里的人们都疲累的进入了梦乡,只有守城的将领,双眼瞪得宛若铜铃。并不是他们不累,而是他们身上肩负着保护百姓的使命,所及再疲累也要坚持住。

    他们都是精挑细选的暗卫,个个身手敏捷非一般的士兵能相比,是近江牧野专门用来执行特殊计划的。

    虽然帝弑天不在城中,可是城内的守卫力量不可小觑。先不说还没有露面的铁甲军,就是那普通士兵,想要在同一时间杀光,也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近江牧野并没有对守城的士兵动手,而是直奔伙房。

    下毒这种手段用在战场上虽然不太光彩,可是事到如今,他已经等不及了。

    帝弑天必须死,天泽也必须亡。

    想要最快的实现这个愿望,只有这个办法最有效。只要在他们的食物中下毒,那么不管是官还是兵都难逃一死。

    来之前他就想好了这一切,毒药也带了最为阴毒的鹤顶红。

    拿出装着毒药的瓷瓶,全部倾倒在了盛满水的水缸之中。白色的粉末,遇水即化,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做完这一切之后,原路返回,在城门口的时候,故意惊动了守卫,落荒而逃。

    他就是要做出一个偷袭未果的假象,这样一来,事情才会进展的更为顺利。

    远远眺望着城门,近江牧野的眼中露出了残忍的微笑。

    帝弑天,这个时候你应该已经落到那个人手里了吧。依照那个人的手段,你这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不过这还不够,远远不够。你放心,在你死之前,本皇会让你亲眼看到天泽的毁灭!当然了,也会让你那些最在乎的人,都陪着你一块儿——下地狱!

    哈哈哈哈…

    黎明破晓,一缕暖光从东方渐渐升起。万籁俱寂,清晨的景色总是格外地宁然。总感觉所有的污秽都被洗刷了一般,清新的空气,新鲜的事物,深呼吸一口,心旷神怡。如果没有杀戮,原本该是这样的。只是……

    “启禀丞相,属下并没有找到王上的踪迹,请丞相责罚。”

    昨夜前脚刚刚收到太后娘娘失踪的消息后脚王上召见,当时他就觉得情况不妙。王上离开以后,他足足担心了一整夜。这不,都清晨了王上还不见回转。果然还是出事了…

    “吩咐下去,加强守卫,继续寻找。”

    “属下遵命!”

    独孤影城坐在椅子上,早已失去了以往的镇定,整个人看起来焦躁不安。

    他跟随王上这么久,多少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王上的本事他最清楚。所以他坚信,王上绝对不会有事的。抬头,看着初升的太阳,目光如炬。

    王上,愿你一切安好。

    在独孤影城心烦意乱之际,在远处却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这里正在发生的一切。正如近江牧野所预料的一样,帝弑天落到了黑衣人的手里。他本想亲自去奚落一番,可是黑衣人下了死命令,不许任何人接近牢房。所以最终,他也没有见到帝弑天。

    帝弑天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不亲眼看见他被抓心里总感觉有些不踏实。

    看着升起的太阳,天已经亮了,这就代表着他的计划如他料想的那般顺利实施。

    这个局他已经步了很久,所有的人事物都算计在内,所以一定不会有任何问题。自信将心中那点隐隐不安完全压下,此刻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就在这时,派去监视杨林十三州的暗夜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启禀主子,鱼儿落网。”世间最动听的声音莫过于此。

    听完黑衣人的话,他笑了,笑出了泪。“传令下去,攻城!”

    “遵命。”

    帝弑天失踪,天泽军队中毒的消息一时间穿的沸沸扬扬,几乎无人不知。七国使者都闻讯赶来,一个个都争先恐后,要带兵攻打城门。之前他们一个个都畏惧帝弑天,有些还打了退堂鼓。如今知道天泽不行了,马上来抢功。

    对这些人,黑衣人都懒得在看他们。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也是一种本事。

    反正自己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