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不可抗之

    在酒吧中所有人瞬间安静了下来,在几秒钟之后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各做各的。

    在这个酒吧里的大部分都不是普通人,对于这类小事还是很司空见惯的,所以并不会特别惊讶。一瞬间的安静只是因为一些来头不小的人都安静下来了,显然这次的当事人来头也不小,不过惊讶一下也就够了,反正和自己没太大关系。

    苍天和安思佑坐在那边儿一个拿着一瓶蓝带在那儿喝着,时不时地聊上两句。

    而在酒吧外面,黄毛和扫把头一行人都鼻青脸肿地躺在了地上。

    黄毛惊恐地看着眼前这几个身型消瘦的马甲男。

    我靠,怎么那么强,明明那么瘦,明明只是个酒保,怎么这群人身手那么好,太恐怖了。

    在那群酒保中为首的那个就是之前骂他的那个。

    在他们被教训的时候外面总免不了有那么几个人来酒吧,其中了解圣彼得酒吧背景的人都摇了摇头,同情地看着黄毛他们。

    想想也是,青帮的酒吧人员配置肯定也全都是帮派里出来的,身手怎么可能会差,只不过这些人还有点其他的特长罢了,就好像这些酒保。

    但这为首的酒保也不打算继续搭理他们了,吐了口口水就带着人回去了。

    直到这群酒保都离开了之后黄毛才被扫把头拉了起来,黄毛看着那群酒保离开的身影,又想到了之前那个给他捣乱的男生和那个极品姿色的美女,黄毛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

    黄毛立刻拿出了手机,忿忿地说起了自己的遭遇。

    黄毛看着酒吧大门冷笑着。

    你们就先欢着吧,等会有你们好看的。

    “喂,你这人也太恶趣味了,赶走也就行了,还那么恶心别人,你这么做就不觉得会遭天谴吗?”安思佑一想到苍天之前恶心黄毛再以此为借口让人把他们打了一顿,就忍不住调侃道。

    苍天一脸冤枉地说道:“哪能啊,我这人就看不惯这些说话不算话的人了,他说了请客结果半毛钱不出当然得好好叫徐教训他一下,不然他怎么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呢?”

    安思佑鄙视的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也就不再说下去了。

    这个混蛋,怎么他做的什么事情都能被他找出道理来呢,太可恶了!

    安思佑平静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时刻打算报复的心,只可惜苍天啥都不知道。

    苍天突然开口道:“喂,你就不想问问打死人了没啊。万一打死了怎么办,可是要赔钱的啊。”

    安思佑拍了下自己额头,深表无语。

    接着就扑了过去拉着苍天的耳朵到自己嘴边,可没把苍天疼死,当然,这都是装的。

    “你个白痴!这酒吧是我们家的,打死人多晦气!你担心个屁!而且打死人了我们也有关系搞定,赔个屁的钱!”安思佑吼道。

    苍天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其实,你本来是没有资格随意决定别人的生命的,因为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属于他自己的。无论那个人多恶毒,多道德沦丧,但他的生命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决定剥夺的。我刚才让人把他丢出去,这就是用到了你的势力,你说他死的也无所谓那是用到了你爸你爷爷的势力。所以其实这东西你自己也在用,只是因为太习以为常让你自己也不曾感受到罢了。”

    听到了苍天的一番话语,安思佑愣了一下,然后迷茫地说道:“难道为了势力真的什么都能做吗?如果不是的话,那为什么在生活中人总在使用自己的势力?”

    “不然,我那么说只是想让你知道势力很重要,能把握住就别丢了。”

    苍天笑了笑,说道:“有了势力你可以做很多事,方便了许多,可以用来做到些原先要费很大力才能做到的事情,乃至是原先做不到的事情。可是呢,势力也好,权力也罢,他们都是为了生活而服务,并不是生活为了它们而存在,如果生活本身受到了影响那这些东西不要也罢。”

    我真的是太聪明了,能说出那么段富含哲理的话啊。嘿嘿,我是谁呀,我是苍天呗。

    苍天暗自夸了自己两句。

    “自恋狂,**丝心理铸就了你的哲理。”凯德忍不住泼了盆冷水。

    我靠,你个混蛋,居然敢泼我冷水......

    凯德出现了下就消失了,苍天再怎么骂也得不到回应了。

    不过苍天仔细想了想,貌似,那些富含哲理的诗都是些被贬了的,家道中落的,流离失所的那群人写出来的。

    不不不,这些都是幻觉,没错,我是个哲人。

    “是吗?也许吧,不过现在我已经改变不了了,我那老爸决定的事情我是抗拒不了的。不过算了,早着呢,现在懒得去想了。来干杯!”

    安思佑的一句话把苍天从他的自恋状态中给拉了出来。

    “恩,干杯。”

    喝完了手中的蓝带,安思佑随手一丢,笑了笑,只不过这笑容带着点苦涩。

    “苍天,你知道庐陵欧阳家吗?”

    苍天想了想,突然想到了醉翁亭记,说道:“你是说欧阳修那个?”

    安思佑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现在,欧阳家族仍然存在,而且已经成为京城十大家族之一了。”

    看着苍天震惊的神色,安思佑停下来让苍天先消化下,再说道:“现在的欧阳家族家主是欧阳镇海,前几天和他儿子欧阳海龙来sh拜访青帮。在回去之前提出了想要联姻的要求,也就是说......”

    说到这里苍天是彻底明白了安思佑闷闷不乐的原因了。

    苍天安慰道:“不用说了,我都懂。这件事你可以反抗啊,只要你不愿意你爸不可能强迫你吧。”

    这时候安思佑反而有些淡然了,笑道:“好几年呢,担心什么,得等我到20,早着呢,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反正我不愿意作为家族联姻而被牺牲。而且实在不行我去求我爷爷,我们安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苍天看着安思佑,暗道:这妞果然霸气啊,一会儿就看开了啊,不过这也像她。

    在酒吧的某个散台坐着一个阴沉的男人,暗自嘀咕道:”欧阳家,家族排行第七,安家,家族排行三十二。有意思,不过和我关系,苍天,你就准备等待我的怒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