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也许真的是多虑了

    补更,补更,不睡觉了,就给你们补更了,补完还得做张卷子,然后还得洗澡,五点半就要起床了,目测明天要睡一天了。

    ----------------------------------------------------------------

    “苍天,你想啥呢?”应明海过来搭着苍天的肩膀问道。

    苍天此时整个人一看就是呆住的样子,这人从上午开始就没有动过,维持一个动作一直到下午。

    “啊?哦,没啥,只是有点心烦而已。”苍天看到应明海来了立刻笑道。

    “什么事啊,连我们的苍大少都如此纠结啊,如果没猜错的,一定是妹子的事情吧。”

    左彦君听到两人的对话立刻跑到苍天的背后环着苍天的脖子猥琐地笑道,“说吧,是哪个妹子让我们的苍天少爷纠结到如此地步啊?哥几个帮你搞定,想要女生的qq密码吗?请找左氏君子。想看女生的聊天信息吗?请找左氏君子。想黑了情敌电脑吗?请找左氏君子!”

    在左彦君的又是猥琐又是广告的言语中,张洋锋他们都笑了起来。

    苍天皱了下眉也就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其实苍天看到了新闻的时候也只是对左彦君有种怀疑,但不代表这些事真的是左彦君策划的。

    而且苍天上午去打听过了,应明海他们的确是请假了,是本人来电请假的。

    苍天问道:“应明海,昨天你们被绑架了是怎么回事?而且昨天你们请假去干嘛了?”

    “啊?什么?昨天,昨天我们请假去泡妞了呗,旦复附中的一个女的,是樊施宇这货看上的,好像叫啥陈,陈诗雨来着。两个人的名字很般配吧,但昨天还没到旦复附中,在一个小巷里讨论战略的时候突然就晕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晚上了,所谓绑架什么的都是报社一个噱头吧,至少我们什么东西都没少。”

    应明海无所谓地说道,但苍天却是默默地记住了,因为无缘无故晕过去再从别的地方醒来不管怎么样都是不正常的。

    但其中好像的确和左彦君没什么关系,苍天也就不再问下去了,而是继续和他们扯淡聊天。

    也许是我多虑了吧,那个身影也只是像而已,脸型身高身材发型像的人太多了,看来是我疑心病太重了吧。

    虽然苍天这么安慰着自己,但毋庸置疑的是现在左彦君还并不能脱去嫌疑人的名号,苍天也明白,但他始终不相信自己的兄弟会做出对兄弟们不利的事情,哪怕已经分开很久了。

    左彦君怕事,很多时候喜欢不讲义气地先走,但很多关键时候他却总是放出最具有震慑力的话做出最有震慑力的事,而理由也就是因为兄弟。

    所以苍天是真的不愿意去那么想。

    ......

    放学之后苍天就先去医院看范良鹏了,但到了之后才发现胡伊文也在。

    “咦,你怎么来了?”

    “你傻帽么,他也是为帮我传信才受伤的,我要是什么事都不干显得我多没良心。”胡伊文瞥了苍天一眼,说道。

    “好吧,那随你,这样吧,接下去我还是住你家,不然你这发生危险了也太烦了,到时候万一再出事怎么办,而且正好有些东西还得请教你呢。”

    苍天懒得和胡伊文争论太多,而是转移了话题。“还有啊,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能给我说一下吗?”

    胡伊文看了眼范良鹏,范良鹏开口道:“我解释不清,你来。”

    听到范良鹏这话胡伊文瞪了他一眼,然后开口道:“是这样的,那天本来我,范良鹏和应明海他们一起的,然后有电话打给我说我妈派的人来了,让我先接待一下,我也就只好先回家了,可如果回家了我不就找不到应明海他们了吗?所以我就把范良鹏给带回来了,到时候让他给我指路的。可一回来才发现对方根本就是灵狮族的走狗,之后范良鹏伤了就去找你了,之后的事情你也就知道了啊。”

    苍天点了点头,好像在想着什么东西,然后开口问道:“那他们在的时候已经几点了?”

    接下去在范良鹏模糊不清的描述之下,苍天才明白,实际上左彦君离校和邰二碧伏击胡伊文根本就晚了好长一段时间。不管苍天怎么想,这件事情也套不上左彦君的脖子上啊。

    看来这次的事情不是因为左彦君了,果然,是我想太多了啊。

    苍天此时是又高兴又后怕的,高兴是高兴在左彦君基本没嫌疑了,可怕的却是自己真正的敌人是谁根本就不知道!

    之后在看完范良鹏之后苍天跟着胡伊文一起回家了。

    当然,苍天还是打了个电话给苍月说了下情况,但苍月却给了他一句话——找个机会推到吧。

    苍天蛋疼地笑着把手机挂了,显然是彻底无视苍月的这种话了。

    到了胡伊文家中的时候就看到了五个筑基期的各族的哥哥姐姐正在打扫卫生呢,苍天看着胡伊文,这脸抽了抽才恢复正常。

    拜托啊,这些是你妈给让你当做帮手的,你倒好,直接当做佣人来用。苍天不禁拍了拍一位壮实哥们的肩膀,轻叹道:“唉,哥们啊,我太同情你了,那么魁梧却被派来大扫除,真是看不下去啊。”

    可苍天处于好心的话去换来了那人的一拳挥来,好在苍天反应快,一瞬间就感到了危险,立刻后退了几步。

    “哼,我们帮大小姐干活是我们的荣誉,你懂什么!居然说同情我,我大熊从来不需要任何人同情!”

    得,又是个死脑筋。

    苍天也懒得理他,而是开口说道:“我们进去吧,我还有问题要问你呢。”

    “少主,别和他进去,我看这人居心叵测,一定没安好心!”那大熊忍不住说道,弄得苍天一肚子火。

    十分钟后,苍天和胡伊文在房间内就开始讨论起纯银耳坠这东西了。

    而那可怜的煊熊族大哥则是在外面躺尸呢。

    其实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比死更痛,但就特么死不了啊!

    =======================================

    两更还算是齐了啊,睡觉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