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胡伊文遇难

    “哎哟我靠,都那么久了,怎么还没突破啊!”苍天在屋子里呐喊着。

    苍月拿着个扫把进来叫道:“鬼叫什么鬼叫,大白天的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有人疯了呢,有这空快去把妹子去,我等着弟媳们来管管你呢。”

    “弟媳......们。”苍天无语地说道。

    苍月一脸淡然,好像很正常一样,拍着苍天的肩膀说道:“小天呐,作为一个男人必须要有女人来管,不然就会太无法无天,显然你已经到了逆天程度了,没一群妹子,哪管得住你,你哥我总不可能管你辈子吧。初中的时候我可以拿检讨威胁你,现在高中可以用,以后怎么办呢?难不成天天不做好事就知道捣乱吗?”

    苍天脸色一跨,艰难地笑道:“哥,没你那么埋汰我的吧。你看我就算不是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那也是不多见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小王子啊。可你现在如此贬低我,你这个做哥哥的也脸色无光,是吧,所以这女人呢,就没必要找那么多了。”

    苍月貌似无视了苍天最后一句话,而是老气横秋地说道:“少年呐,你这标准一搞破坏小王子,何必那么自夸呢。而且你那么有自信就去泡妞吧,别留在家里发疯,你老哥我还得打扫卫生呢。”

    在苍月的无限埋汰下,苍天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睡觉。彪悍的是他从下午三点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晨上学,这让苍月倍感欣慰,这**弟弟终于安分了。

    而实际上苍天是真的没事干,因为这货是真的懒得出去,至于不泡妞绝对不是金盆洗手,而是小妞太彪悍,自觉功力不足。

    来到学校后苍天往着周遭看了看,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虽然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苍天此时却总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头油然而生。

    苍天上课细看了下座位,范良鹏,程郡武,应明海,张洋锋,刘自强和胡伊文都没来。这些人总不可能一起越好不来的,虽然刘自强是早就请假不来一段时间的,但剩下那几个人是怎么回事?

    一种不好的感觉和预感在苍天心中升起,但他期望这都是他的瞎想,而不是事实。

    但无法掩盖的是他的脸色十分难看,忧愁担心全在那张脸上挂着。

    到了中午,左彦君再也忍不住,过来皱着眉问道:“苍天,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你的脸色那么难看?”

    苍天摆了摆手,勉强地微笑了一下,只是那忧心忡忡的表情不曾消退。

    了解苍天脾气的左彦君知道苍天只是不愿意说,摇摇头直接把自己的书包什么的都拿到范良鹏的座位上,坐在了苍天的身边。

    苍天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你知道范良鹏他们为什么没来吗?”

    左彦君听到苍天突然说话现实愣了下,然后笑道:“嗨,我还以为你说什么呢,除了范良鹏和胡伊文其他几个都是请了假的,但至于他们两个有什么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大概是忘了请假了吧,放心吧,法治社会能出什么事呢。”

    苍天也突然觉得是自己太多虑了,也许他们根本就没什么事。

    等到第二节课下课左彦君也请假离开了。

    这时候宋轶轩突然走到苍天面前,寒冷地说道:“苍天,有事找你,跟我去厕所。”

    苍天一抬头看到是宋轶轩,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因为他向来不说什么话。

    但苍天还是跟着他去了厕所,进了厕所后宋轶轩直接把厕所门给反锁了,然后走到了苍天面前,阴沉地看着苍天。

    苍天突感不妙,立刻肌肉绷紧,整个人处于防备状态。

    尼玛,反锁你个蛋蛋,不会是想强.暴我吧,可哥是直男啊,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一定打爆你的蛋!

    凯德这次不再说一句话了,因为他已经彻底对苍天的想法无语了。

    但宋轶轩接下去不是进攻也不是搅基,而是说了句:“小心左彦君,这个人不像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没事的话他是不会离开的。”宋轶轩说完就打开门锁离开了。

    而苍天听到这句话后突然暴起,一下子冲出去拉住了宋轶轩的衣领,怒道:“别挑拨我们的兄弟关系,不然我废了你!”苍天举着拳头作欲打状。

    但是宋轶轩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对于苍天的威胁视若无睹,反而淡定开口道:“你信不信拉到,事实会证明一切,你自己等着看吧。”

    苍天给了他一拳,就匆匆离开了。

    虽然苍天显然不相信他的话,但对于左彦君的请假还是很疑惑的,可苍天却不会因此去怀疑的自己的兄弟。

    因为是兄弟。

    苍天拿出自己的手机给一个个人打去电话电话,但结果不是关机就是不在服务区。

    虽然苍天已经看开了,不再想那么多了,但那不好的感觉却仍然还在,让苍天一直静不下心来。

    突然教室外哒哒哒的声音传来,苍天下意识地对着门望去。

    可突然窗外一根飞针飞来,苍天本想接住,但在近身的那一刻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油然而生。

    苍天当机立断,侧过身滑出数米躲过了那根飞针,那根针直接把一个桌角穿掉并且嵌入地面中,并且带有强烈的腐蚀性。

    那根飞针果然包含这真元,苍天不知道是谁下的黑手,当时就想冲出去,可想想这是体育课,没人在教室,苍天也就继续待在教室里,生怕出去误伤到他人。

    而在暗处有个人轻啐了一声:“切,居然失败了,竟然没有按照针的轨迹跟出来,这小子太不简单了。”

    看到好像窗外的人已经消失了,苍天才放下心来。

    而这个时候门外的声音仍旧震耳,苍天召唤出了七煞鬼刀,门一开,只要对方是敌人,直接斩杀!

    可当门打开的时候苍天却惊地说不出话来了。

    只见......范良鹏拖着血淋淋的身体奄奄一息地打开教室门。

    范良鹏看到了苍天,微微咧了咧那已经充满血迹的嘴,艰难地说道:“苍......天,胡伊文...被...被人围......围攻,处于...危..危难之...际,快...去。”

    说完话范良鹏就晕倒在了地上。

    苍天撕心裂肺地大叫:“范良鹏!”

    “草!妈逼的,是哪个混蛋!你还没死吧,喂!快醒醒啊”

    ======================================

    唉,不好意思,更新比预定的晚了三小时,实在是看了那帖子心情不好,不过没事,八更继续中,第三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