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何弃疗?

    说真心话,其实现在已经11点了,本来是想不写了。不过考虑到读者我还是坚持码了字,我不算是个好作者,也算是负责了,欠的肯定会还。那么大家觉得我写还行就帮我顶起吧,积分这玩意想弄到不简单的呐。

    -------------------------------------------------------------------------

    安思佑离开后苍天找到了安无极。

    毕竟这一个晚上发生的实在是太过诡异了,苍天完全不明白这一切切的缘由。

    苍天进了病房,就看见安无极坐在椅子上,而程郡武......躺在床上,似乎还是被强,强迫?

    “帮主,我真的没事啊,我没受伤啊。我躺着难受死了啊。”

    程郡武在床上拼命挣扎着。

    安无极却是捋了捋胡须,苦口婆心地说道:“的确,你是没多大事,不过还是得以防万一嘛。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哦不,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苍天在一旁狂汗。

    合着为毛没看见这小子,原来被强行带床上了......额,貌似这话有歧义。

    程郡武看到苍天来了立刻对苍天伸出了双手,摆着一张苦逼的脸,表示需要救援,不过苍天很不讲义气地把他给无视掉了。

    程郡武一脸悲怆,好像在说我认识你这种禽兽简直就是我人生的一大悲哀啊。

    苍天随意地瞥了他一眼。

    意为自作孽,不可活。前面不讲义气地丢下哥一个人,现在呢,风水轮流转咯小子。别给我套近乎,老子不吃这一套。

    安无极混匿**那么多年,要是连这俩人的表情语言都看不出那他早就死了。

    “小武啊,要接受治疗啊,你看这里的护士美眉多漂亮。”安无极眨了眨眼睛,像个老小孩一样,不得不说他玩心还是很大的。

    不过这颇带猥琐的话语从他嘴里说出来太有损帮主形象了,还好其他人都不在,不然他的一世英名也算是尽毁了。

    不过说实话这里的护士,这张相,这的确是,非常是,绝对是,有些稍差强人意的。好吧,其实就是不堪入目啦。那肥硕的身躯,都可以参加相扑了,这也是程郡武不愿意躺床上的原因之一,虽然这个原因占了99.99%,但的确只是众多原因中的一个。

    不过苍天却不打算放过他了。苍天走到床边,按住了他的双手,压在了床上,不让他动弹。

    “骚年,你何弃疗啊?”

    程郡武淡淡地说道:“因为,治病救不了华夏人!”

    然后苍天松开了双手,和安无极说了两句就出去了。

    程郡武正觉得奇怪呢。苍天在关上门的前一刻留下了一句话,把程郡武呛得半死。

    “其实我也弃治疗了,原因想知道吗,那就是我帮空床位让给了你,继续吧骚年。”

    程郡武一个人被丢在了地狱,咳咳,病床上。

    苍天和安无极来到了一个办公室,办公室里没有人。因为这医院也是青帮下面的产业,所以安无极在里面,别人是不敢进来了。

    安无极坐在老板椅上喝着杯龙井,随口说道:“嗯,这龙井还不错,不过和上次黄山的极品毛峰比起来还是差的太远了。对了,你说有什么事情想问我对吧。”

    苍天也不客气,躺在了沙发上就点点头示意。

    安无极笑了笑,说道:“首先你肯定对我会修真感到奇怪吧,怎么说呢,其实我都活了两千多岁了。原来我就是修真门派的小弟子,不过后来因为些原因也就不再修行下去了。安家曾经就是大家族,在1700年前家道中落,我只能回去帮助运营。久而久之我发现我也不适合修行了,开始做起**什么的了,当年和洪门一个时期创立的。曾经的杜月笙,黄金荣也都是我曾经的左右手,不过门面上还得是他们当帮主。近年来没什么人可以相信,逸风的心性还不够静,所以也只能我亲自担任这个帮主之职务。不过你还真不客气啊,挺像你老爹的。”

    本来苍天还没什么,但听到他老爹他立刻眼睛瞪得老大。

    “你......你认识我爸?那,那他现在在哪里呢?”

    安无极神情不变,依然淡淡地说道:“你老爹苍生和我关系还是不错的,他在哪儿我的确知道,不过他走之前说过他该出现的时候会出现的,现在你还没到该知道的时候。”

    苍天攥紧双拳,愤怒地说道:“可恶!这个混蛋!有什么事情比家更重要!如果他在的话可能妈就不会死了!结果到现在还不出现。”

    安无极站起来走到苍天的旁边,拍了拍苍天的肩膀,安慰道:“其实你老爹还是个不错的人,可能他的事情的确比家更重要。他既然说会回来那肯定会回来,别为他的事情太过纠结了。”

    苍天咬牙切齿道:“哼,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除了修身还有比家更重要的吗,难道他一个大男人连照顾自己都不会吗?要是连家都管不好还有什么事可以做。”

    这一段话说的安无极是无话可说了。

    不过苍天很快就平复了自己的心情,问道:“那既然你认识我爸,为什么一开始还要刁难我呢?”

    苍生啊苍生,你这儿子还真是不得了,三两句就把我说的哑口无言,而情绪还能控制自如,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看出一些问题。我看你另一个儿子也绝对不一般啊。

    安无极笑道:“是这样的,因为你是苍生的儿子,我想总不会是普通人吧,因为你老爹也是牛逼哄哄的角色,具体干啥的我现在不能告诉你。那时我想试试看你的心性和胆量如何,没想到都超出了我的想象,你很厉害,而我更没想到你会是个修真者。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离开前说我迟早会和你有交集,希望我能拉你一把,不过我一直觉得只有强者才拉得动,如果你没那潜力,就算我和他关系再好我也不会帮你的。就好像我和小武说过,你若是真龙,我便让你遨游天下!”

    苍天听到这些算是明白的很多,但对自己老爹的情况还是不怎么了解。

    接下来苍天索性把所有的疑惑都问了出来,但安无极却只有一个有用的答复,别的他也不知道。

    那个答复就是参与者有...袁仁一家。

    与此同时。

    在一片墓冢中有两个身披黄金战甲的人在里面晃荡着。

    其中一个说道:“诶,童虎,你说我那么隐蔽怎么就被发现了呢,真是的,结果现在还得陪你来这找那该死的霸王鼎。鬼幽冢将太烦了,一路上都不知道打倒多少了,累死我了。”

    童虎笑道:“废话,原先我也没打算让你躲多久,只不过我不那么说你怎么会来呢?还有啊,你觉得累是你太弱了。卡妙啊,你也该多练练了,这么点兵力你都快把冰棺都用出来了。”

    卡妙听到她这么说就不服了,反驳道:“放屁,也不看看前面是谁打到头晕了都,连庐山龙飞翔都打歪了,还用我解释吗?你说说看,你都用了升龙霸和龙飞翔两招了,我从头到尾就用过钻石星尘拳,实力差不解释。而且你骗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童虎好像被说到痛处了,立刻红着脸扯着脖子叫道:“胡说,前面那啥我碰到的量比你的多,而且我都是杀招,你那个只是冰封,又杀不死他们。”

    “哟,可这些鬼幽冢将是会复活的,你打死有屁用,不解释,实力差距。”

    “我靠,你妹......”

    俩人争吵着寻找他们口中的霸王鼎。

    =================================

    累爆了,十二点半了,作业没做完,我继续,大家给点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