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突发情况

    在一个包厢中有一男一女。女的脸色愠怒,男的略显尴尬,不过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男的右眼居然是个熊猫眼。

    看着那女的头一别好像在发脾气似的,这男的也只好无奈地跑到她面前。

    他双手搭在这女生的肩上,正色道:“安思佑,今天是我不对,但不是你先惊叫,我才进去的吗?我这也只是担心你才没管那么多直接冲进去的。”

    听到这句话安思佑的心情才算好了很多,不过好像对这根本原因是自己还是十分不满。当苍天刚看到她有想要开口继续责问的趋势,苍天立刻开口道。

    “好好好,你也别那么看着我,就算这是我不对。但...”

    苍天还没说完,安思佑就打断了他的话。“停,这本来就是你的不对好不好,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承认个错误还那么娘。”

    娘?逗比呢,老子如此英俊潇洒,怎么可能娘。

    对此十分愤慨的苍天继续解释道:“好,就算这本来就是我不对。”

    “不,不就是就算,是本来!”

    苍天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好,这事本来就是我不对,行了吧。可后来我也么干啥吧,那个蟑螂我踩死了总要丢掉的吧,只是丢到那个坑里而已,你至于那么激动地站起来吗?那个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看,而是你自己站起来才让我看到的好吧,不要把啥脏水都往我身上泼。”

    安思佑听到这话就又开始不爽了。

    靠,你占我便宜还说我把脏水往你身上泼?你能再无耻点吗?

    苍天也不是白痴,他从安思佑的表情中就看出这小妞明显还不服,不过这次他不打算拦着她说了,要是拦多了就会惹起安思佑的反扑,正所谓女人被惹毛了,那战斗力飙升的可不是一点点哦。

    “那,就算这件事不是你的错,那你为什么进来以后就盯着不该看的看!你,你难道不知道,有些东,东西对于女生来说是很重要的吗?”因为激动安思佑连话都快已经说不清楚了,一句话断断续续了好多次。

    “额,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听到是这个苍天反而觉得无所谓。

    “你自己想嘛,如果你都脱成这样了,如果正常男人这还不看你那也只能说明你也太不堪入目了。我看你说明你好看撒,这证明了你的魅力无极限啊。”

    呃,貌似他说得有理啊。可为什么总觉得不对劲呢,好贱的感觉。

    两个人正争论无果呢,安无极就带着些年纪颇大的老头推门而入,话还未说也就先坐了下来。

    安无极笑着说:“思佑啊,你爸今天就不来了,他前面说他的堂口正在整顿呢,也就没空来了,所以只好带着几个老兄弟一起来了,不然我一个人显得太过萧条啊。”

    安思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随即便拉过苍天,向苍天介绍道:“那坐在我爷爷左边的是周世昌周长老,是青帮出了名的老好人呢。”

    这老头年纪颇大但发白而不疏,精气神还是很不错的。而且无论什么时候都带着一张笑脸,据说他从来没发过脾气。听说只有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安无极差点被人丢进黄浦江了,他才怒气冲天地召集了所有能召集的人冲了过去,硬是用40个人把一个500人的小帮派给灭了。其他时刻就算动手或者指挥行动也不曾有过愠色。

    安思佑又挨个把其他的人都给苍天介绍了一遍,直到安无极右边那个老头的时候安思佑只是用手指一直,淡淡地说道:“那个人就是青帮第一阴谋家,袁超的爷爷,袁盖林的爸爸袁仁。”

    啥?猿人?真逗啊,哈哈哈哈~~

    幸亏苍天抑制力还算不错,硬是忍住没笑出来。

    这时候安无极插了句嘴,好似在职责安思佑,但却没多少的严厉:“思佑啊,你怎么能这么说袁爷爷呢,虽然他的确是个阴谋家,但他好歹也是你的长辈,怎么能那么无礼呢,真是的。”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右边的袁仁眉上的青筋跳了下,但却也没其他反应。

    “苍天小友,不好意思,老头我今天带的人有点多了,不过也没事。我想他们多多少少也都能给予你帮助吧,结实一下肯定也不亏。”

    安无极略带歉意地说道:“呀呀呀,看我这脑子,突然都忘了,现在的重点是方定国的事情。至于方定国那边我可以帮你解决,但你确定你能让他的宝贝孙女活过来吗?要是你做不到到时候不仅是你的问题,更关系到我和他之间多年的关系。”

    提到方倩的事情苍天自然也十分上心,便向安无极连连打包票。

    关于这两人的话题现场的其他人没有任何惊讶,除了安思佑是不懂,看来其他的老头都知道修真之类的存在。

    这件事谈完了便就开始侃侃家常事和时事政治,譬如一些大的政治变动,国际地位的问题。

    两个人说到一半有一部手机突然响了,安无极抱歉地点了点头接起了手机。听着的时候表情从头到尾都没变过,但从他的眼神中却能看出他的杀气是非常强大的。

    他挂了电话沉声道:“清江天妃闸的堂口被未知力量袭击,安逸风正处于危机,可能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苍天小友,你现在这待会儿或者你先回家,等我把事情处理完再来找你。”

    安无极刚想走苍天就拦住了他,苍天笑了笑说道:“你告诉我在哪儿,我过去,正好当做练练手呢,呵呵。”

    听到他这么说安无极也没多想就说了出门往哪儿走就能到,一眨眼苍天就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本来苍天是不想趟这趟浑水的,只不过一直觉得挺对不起安思佑,毕竟之前发生了那种事,不然就苍天这人又怎么会主动请缨呢。

    苍天走了之后,安无极又带着众人和安思佑随便上了几辆车就出发了。

    在途中,安无极只说了两句话:“清江天妃闸的防护系统经常在换,还正好在逸风整顿堂口的时候被偷袭,而且巡逻人员竟都没发现。我想这件事光靠别人是肯定做不到的,至于有谁参与了这件事我希望他最好自己承认,不然最后死的只能是你!”

    他说的时候谁也没看,也没特指谁,但安思佑却是明白得很,深知安无极说的是谁。

    这个夜晚......不太平啊。

    ==================================

    哎呦,各种纠结啊,这分数上升速率明显不够嘛,大家多给力,多顶顶撒。话说签约合同明天打印,过几天就寄过去,先乐一下,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