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胡伊文的身份

    咳咳,作业实在太多,昨天的一章存稿果断用了。废话不多说,进入正题。

    ——————————————————————————苍天缓缓地睁开双眼,只见眼中爆出一团红光,刺得胡伊文闭上眼睛转过头去。

    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

    “呼,本来也没希望你能筑基成功,只是想让你有一次经验罢了。不过现在看来你不仅成功了,而且比一般筑基成功的人还强得多。”胡伊文睁开眼注视着苍天。

    “嘿嘿,还好吧,谁让我我天资聪颖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呢,没看见上帝都在眷顾我么。”苍天又回到了贱贱的状态。

    这小子,正常的时候就这么自恋么,还是静下来的时候帅气。咦,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恩,肯定是他哥还不错连带着影响到我对他的看法了。

    “对了,你告诉我一下你观想的内容。”胡伊文急忙问道。

    “观想啊,唔......一开始什么都没有,连氧气都没,这些东西都得我观想出来。一开始没氧气差点没吓死我呢。”

    苍天拍了拍胸口表示当时的情况很恐怖。

    “什么,不可能!每个人观想的时候都会有一片大地在面前,是先有一片空间才开始观想,你这种情况简直就是史无前例。我提醒你,千万不要骗我,修真这种事不能开玩笑!”胡伊文顿时严肃起来。

    “真的啊,我也觉得奇怪呢。”

    苍天无奈地摊了摊双手。“后来我观想了很多死物啊,活物啊什么的......”

    苍天详细地把自己观想出的东西,当然,那块空白还是保留着没有说出来。

    胡伊文也只是点了点头,因为毕竟这些东西观想出来并不稀奇。

    说到一半,苍天忽然停住了。

    目光正注视着胡伊文闺床旁的小桌上。

    “喂,色胚,继续说啊,你干嘛呢,有什么好看的。”胡伊文推了他两把。

    “额,even小妞,那桌上的照片应该是你姐姐吧,怎么这么漂亮,简直和方倩不相上下。”

    苍天咽了咽口水,又看了胡伊文几眼:“even小妞啊,你说说,同一个妈生的,咋差距那么大捏。”

    当然,这也不能怪苍天失态。

    那桌上有一个框架,里面有张照片,上面的女生和胡伊文长的七分相似,发型也一样。但身高高了那么点,身材比例明显比现在好了很多,最重要的是脸上没有一个痘痘,堪称完美版的胡伊文。

    “噗...”胡伊文听到这话就笑了出来。

    “你也知道漂亮,我没有姐姐,这就是我啊,怎么样。哈哈......”这笑得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啊。

    标准一副“快拜倒在姐的石榴裙吧”的姿态。

    “咳咳,那是你么,明显不像,你看你那身高,你看你那满脸痘痘,一点都不像,even小妞,不要自欺欺人了,自恋也没你这样的。”

    苍天一脸不信,不断批判着胡伊文是自恋。(但这货没想过自己一直都在自恋)“你...你竟然看不起我。”

    胡伊文刚想骂他瞬间想到什么笑了起来。“苍天,小天,你前面说谁even呢。”

    “那还用想么,当然是你啊,不仅好记,而且方便我在考试的时候不会写错这个单词。”苍天看白痴一样地看着她。

    “呵呵,是嘛,那我得感谢你给我起了这个...又便捷!...有好玩!的.绰.号!”

    她虽然微笑着,但这句话分明说的时候分明是咬牙切齿。

    “不用谢,应该的。”

    苍天无耻地自夸着。“现在像我这样肯无偿方便大家的人越来越少了。”

    “呵呵,是啊,你真好。”

    苍天眼看那妞要爆发了,口风一变:“那啥,其实你长的也不差,呵呵,那照片里的到底是谁啊。”

    “我说了拉,那就是我,真是我啊。”

    虽说胡伊文还有点不爽,不过明显被转移了话题,“其实呢,我这样也是被我妈逼的,谁像让自己变得难看啊。”

    说到这里她明显有着强烈的不满。

    “其实我也不是普通人。”

    “这个我知道,你说过。”苍天很贱的插了一句。

    “我靠,别插嘴,听老娘说完。”

    得,变老娘了。

    不过胡伊文的语气又软了下来,“其实呢,我也不是普通的修真者。我妈妈是魔道五门之一智兽门的门主,而我呢,就相当于少门主。这次我妈回到了门派中,我们这一族是狐族,而门派中有一支灵狮族实力强劲,他们一直蠢蠢欲动不安好心。这次他们是想要废除我妈的掌门之位,成为智兽门的主人。不过我妈又怎么会让他们得逞呢,毕竟我们九尾天狐也不是吃素的。”

    “九尾天狐!2000年了,这一族还存在么!”

    生死书中的凯德忍不住说道。

    “怎么了,九尾天狐很特殊吗?”苍天感到十分疑惑。

    自从收复凯德后,苍天便可以直接用意识与书中的凯德进行对话。

    “特殊?何止特殊,当年如果没有九尾天狐这一族,智兽门又怎么会列位于魔道五门。你知道么,在山海经中便有记载九尾天狐这一上古凶兽。九尾天狐:青丘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婴儿,能食人;食者不蛊。不过两千年前我在执掌天煞门的时候九尾天狐这一族就慢慢衰败了,本以为这两千年内会灭亡,没想到竟然还存在于世。“凯德的语气带着一丝回忆。

    “上古凶兽吗......”苍天不小心说出了口。

    胡伊文惊异地看着他,“你知道九尾天狐?”

    “没,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是这样的......”

    苍天花了整整半个小时才把他观想凯德,凯德的过去以及生死书和凯德的收复给讲清楚。

    “你,你的体内居然是凯德,太不可思议了。这个名字我也只是从我妈那边听说过,没想到他居然还存活于世。”

    她此时的心中可是比凯德听到九尾天狐来得更加震惊。“你也是,观想凯德,你不要命了吗,只要他乐意完全可以把你封锁在他的小世界内,到时候等你元气消耗光你轻则筑基失败,重则伤身殒命。”

    “苍小子,那小丫头说的没错,本座的确可以那么做,不过本座却没害你,你是不是应该对本座感恩戴德一下呢。”

    凯德的声音又在苍天耳边响起。

    “分明你是想利用我好不好,如果我死了你觉得你还能报仇么,那不是损人不利己吗,这不是你大度,只能说你奸诈。”

    “你小子,竟然敢这么说本座,看本座......”

    苍天果断屏蔽掉了凯德的话语。

    “嘿嘿,不过凯德也需要我的帮忙,所以呢我就或者回来了,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嘛,同时也说明我运气好。”苍天倒是没有一点的害怕,反而觉得自己是上帝的宠儿。

    凯德心里对他不断鄙夷。

    你妹啊,你是东方的修真者,上帝个毛毛啊,要是老子还有当年的实力,上帝又算老几。

    “好吧,这次算你赚到了,连生死书这样的神器都被你得到了。”

    胡伊文此刻是羡慕嫉妒恨啊:“不过我还有一个身份,毕竟门派需要资金运转的。我妈是天广集团总裁,资产数十亿,我呢也算是个富二代吧。”

    怎么感觉怪怪的,富二代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吗,这种我是富二代我无敌的气质不是应该被鄙视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