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凯德的觉醒

    今天还是比较闲的,应该说是该进入主题了,不然要被喷了。

    ————————————————————————————“潘兄,这已经没我的事了,我可以先出发去找你那所谓的龙哥了吧。”梁先生淡淡地说了句话。

    “那好吧,阿彪,你送梁先生去老大那里,我等会就回来。”

    “是谁......允许你们走了?”

    苍天缓缓站起,瞳孔已然变成了赤红色,一脸戏谑地看着梁先生和那位潘兄:“没想到这小子的愤怒和不甘居然能影响到我,不过也好,好多年没活动过了。既然让我出来了一次,我就帮你小子解决这群蝼蚁,哈哈哈。”

    苍天头一斜,伸出两根手指在耳边一夹,只见一根手指被夹在当中。“速度快而凌冽,不过修为只有凝神吧,说到底也就利用那修真之体欺负普通人罢了,连法术都不会,怎敢与我相提并论。”

    啪,一记破空声。

    一张桌子碎成好多块。

    “啧啧啧,凝神期的修为就能隔空伤人,但这却不是法术,只是极限的速度造成的。这速度,天底下除了极道门,又有哪个门派的修真**能让人在凝神期的速度堪比神通期的速度。”苍天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极道门,呵呵,魔道五门之一,那么多年了,终于又见到了。当年的徐柳昌为了加强自己的实力硬是把仙气普照的极道殿改成了极道门。不过,你都30岁了,居然还没有筑基,没想到极道门现在的弟子资质那么差。”

    苍天一脸的无所谓却引起梁先生的巨大震惊,“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也是修真者?但是除了本门弟子和一些当年的散仙,怎么会还有人知道两千年前的事。”

    “极道门的人脑子都不好使吧,两千年前徐柳昌差点死于我的手下,两千年后的今天极道门的弟子又像白痴一般,区区凝神期还敢废话那么多,换做曾经的我你的命早就不属于自己了。要不然怎么说我的天煞门才是魔道第一门。”苍天一脸的藐视。

    “什......什么?徐师祖败在你的手下,这怎么可能,徐师祖一生无败绩。”

    一开始一脸不信的梁先生突然出了一身冷汗:“天煞门......隐匿好好多年的门派。徐师祖一生好像输过,只给过...那位!!莫.....莫非您是......是...”

    “没错,本座就是凯德,不过你既然认出了我那就不能让你活着回去了。不然就以这小子的能力被一个元婴期的杂兵袭击了,我和他都得死,你当本座傻么,只有死人才能保守住秘密。”

    “前辈,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无意冲撞到了您,我是极道门第47代弟子梁成仁。还请前辈手下留情,这件事我再也不管了。”

    梁成仁随即转过头说:“把人都放了,听了没!不想死的就把人放了。”

    “你的小算盘打得也太好了吧。以为放了这几个人就能解决问题?”

    苍天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我说过了,今.天.谁.也.走.不.了。”

    苍天凭空摸出了两把刀。

    刀身长七寸,无刀背,无刀柄,正面刀锋纯金色,后部亮银成月牙形,苍天一手一把。

    “七煞刀!”

    如果说之前梁成仁听说那是凯德只是震惊,因为毕竟无法确定真假,而且他只是一缕残魂,那么当梁成仁看见这两把刀亮出来脸色算是彻底变了,他曾在师傅那边听说过这七煞刀。

    这两把刀是取用人煞,妖煞,魔煞,鬼煞,仙煞,佛煞以及天煞所淬炼而成。

    七煞刀本体被封印在龙虎山封魔塔中,龙虎山有一天下第一庄,龙虎山庄主据说拥有飞仙期实力,但第一庄却不参与任何门派的斗争。而庄内后山谷有一封魔塔,塔中分为两块,一块是通灵魔器的封印楼层,一块是魔道强者的封印楼层。而修炼七煞决的第一重**就是召唤七煞刀,但大多是残影,实力不及本体的十分之一,外形也有明显区别。而能隔着封魔塔召唤出七煞刀的只有一人,那便是曾经纵横天下无人可挡的大魔神凯德。

    “真是的,这小子还未修真,好不容易养了几天的元气召唤次七煞刀就用的差不多了。”苍天撇了撇嘴。

    在话语间梁成仁已经逃到了百米之外、“呼,太恐怖了,没想到凯德那魔头还活着,我得回去禀报师傅......噗......这,这怎么会...”梁成仁看着被刀口刺穿的胸口。

    “我说了,今天你逃不了了。不过你尸体在这的话我会很麻烦的,所以呢......成为七煞刀的饲料吧。“转眼间梁成仁的身体变成一团黑色的煞气涌入了七煞刀中。

    ————————————————————“豹哥,不,不好了,梁先生被......被那小子杀了,尸骨无存。现在好像正赶回去呢。”

    “什么!我草,兄弟们,别管那几个女人了,快撤。别多话,梁先生都死了,我们留着被人杀?”说着就把手机砸了。

    因为凯德元气已经消耗地差不多了,而苍天又未曾修真,所以凯德并没发现有人一直在注视着他们。

    吉祥馄饨店内,老板扶起了胡伊文和方倩。“他们走了,你们在这等会吧,我先送小范去医院,你们当心点,最好报个警,并告诉你们的父母。”

    在店外的一棵树上,“小子,你的事我都帮你解决了,这次帮了你的忙也是我几千年来做的最有良心的事了。呵呵,良心,没想到两千年的束缚我也学会了这个词。以后你重视的这些人我会替你保护好的,作为代价,这具身体由我来掌控了。修真界,天庭,等我凯德实力恢复之日就是你们灭亡之日,哼。”

    苍天跳下树来,正准备离开,空中划过一条直线,向着苍天背后袭来。在快撞上苍天的那一刻,苍天头一别,腿一划,堪堪躲过那一下,之见那物体把一棵大树炸得粉碎。那是一.....一朵黑玫瑰......

    “食人鱼...玫瑰。”不远处有位蓝发俊男,身着一身黄金铠甲,嘴里叼着一根红玫瑰,帅的可以迷倒万千少女。

    “你又是谁,看你的实力起码有金身期的修为。”苍天冷冷地看着他,不过此时凯德心里却是苦不堪言,因为他已经没了抵抗之力。

    “双鱼座黄金圣斗士——阿布罗狄。”阿布罗狄微笑着说。

    “哼,希腊神域的吗,东西之约你也想违反吗,你觉得你有这个能力吗?......怎么回事。”苍天正打算离开,却一下跪倒在地,一脸疑惑地看着阿布罗狄。

    “首先,无论东西方开不开战我都无所谓,我只服从命令。其次,我是防止一个魔头的出世,对东方修真界也是一件好事。接着,我的确没这个能力,不过打赢现在的比你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最后呢,之前的食人鱼玫瑰只是用来吸引你所有的注意力,而你肩上的皇家魔宫玫瑰才是重点,你现在的五感正渐渐地消失。”阿布罗狄仍笑着慢慢解释。

    此刻,从旁边走出了一个女人,身后跟着两名同样穿着黄金铠甲的男人。

    “阿布罗狄,干得不错。”那个女人淡淡地夸了一句。

    而阿布罗狄也毫不在意地退到她的身后。

    “佛家舍利子,花了好大价钱拍买到的呢,这下凯德的真元应该消失地干干净净了。小屁孩啊,你差点被凯德抢走了身体了知道不,还得我帮你解决。至于凯德接下去会怎样就看你了,可别让我失望哦。”雅典娜说着将一小粒舍利子放进了苍天的口中。

    “迪斯马斯克,送他去医院吧,这几天保护好他,在他醒来之前回来。”雅典娜吩咐道。

    没人知道,雅典娜这一举动创造了超越传说中跳出三界的魔罗汉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