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3】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耶~!

    摇滚乐?

    即墨离性感的薄唇微微抽动了几下,很显然他并不明白什么是摇滚乐,但是她这话一问完了,他脑海里就十分突兀而清晰的响起了在那个静谧,恐怖!他人生中回忆起来,至今都觉得十分可怕的夜晚,里面那首类似于正在杀猪的歌……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死了……都要爱——”

    摇滚乐,是,是……是指这样的歌吗?

    还有,先生不是用来称呼老师和有学问的人的么,她为什么要这样称呼自己?

    但很快,即墨离也意识到了什么先生不先生的,其实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那摇滚乐!他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旋而绽放出雾中花一样朦胧动人的笑容,十分有礼的开口拒绝道:“还是不必了吧!”

    “嗯,不必了?难道你已经听过了吗?”澹台凰一边不雅的敲击着板凳,一边询问。

    “咳……”摄政王殿下轻咳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随后迟疑道,“约摸,约摸是听过了罢!”

    “嗯?”澹台凰凑上前,近距离的看他,并仔细品评了一下,这货的五官虽然不及君惊澜完美,不及百里瑾宸精致,不及楚玉璃淡雅,不及皇甫轩冷傲,却独有一种任何人都无法比拟,带着致命吸引力的朦胧神秘。

    但她不是会被美色诱惑的人,尤其面前这个人,还是一个写信诽谤她的贱人!

    这般凑近之后,她裂开嘴,阴森森的一笑,随即问道:“听过了?大概是什么样?唱出来给我听听?然后我们来一起唱摇滚!”

    唱出来,还一起唱?!

    那样诡异离奇的曲调要他唱出来?即墨离觉得这或许是他人生中遇到的最大一个难题!然而也的确因为这个难题实在太难解,他只得开口:“本王不会唱歌!”

    “不会唱!那就要学啊!来啊,王爷我教你!”澹台凰说着,一脚踩上了板凳,手上棍子正在两边晃荡,一点自己是孕妇需要老实安分一点的自觉都没有!

    即墨离薄唇又是一抽,最终甚至是有点支支吾吾的道:“不必了,本王并无兴趣!”谁想学什么摇滚乐?

    “没有兴趣?没有兴趣可以培养的嘛!”澹台凰不由分说的挪到他面前,一副老师现在就要开始教导你,你今天有福了样子,开口道,“首先,我们先来普及一下摇滚乐的知识!你知道什么叫做摇滚乐吗?首先我们说说摇滚乐的来源,它受到节奏布鲁斯、乡村音乐和叮砰巷音乐的影响,发展而来,其中节奏布鲁斯是其主要根基……”

    然后,她一直说,巴拉巴拉,说了很多即墨离不懂的东西。节奏布鲁斯是什么?叮砰巷音乐更是闻所未闻,但是听着听着,就不像是他能接受,不……能承受的!

    澹台凰在那里认真的上课,她此番情态,也让楚末吟充分的认识到了一个事儿,她从来只晓得购物的时候有强买强卖,今日才知道授业的时候还有强教逼学!亏得她的心上人不是即墨离,不然这会儿不知道要心疼他成什么样子。

    澹台凰完全不顾及人感受的,耐心的给即墨离普及了一下摇滚乐的基本知识之后,又开始十分尽职的作详细注解:“但是你如果以为摇滚乐就是单独的摇滚乐,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它分支众多,主要风格有:民谣摇滚、艺术摇滚、迷幻摇滚……”

    又巴拉巴拉,说了很多人听不懂的。

    等她十分耐心的将摇滚乐的基本知识讲解完,即墨离整个人的脑袋都已经有点发懵了!满脑子只剩下一些乱七八糟的词汇……半晌之后,在他感觉到自己似乎已经看到世界末日的时候,澹台凰终于彻彻底底的讲解完了!

    他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便蹙眉看着那个不雅的女人,抬起棍子支在饭桌上,胳膊压在上面,笑嘻嘻的看着他道:“听完了这些解释,你现下一定开始好奇,既然摇滚乐的种类如此繁多,它又拥有这样多的令人惊讶的历史,那一定会有几首代表歌曲,那些代表歌曲的曲调,又分别是什么样的!”

    即墨离几乎有点仓皇地道:“不!不必费心了,本王素来没有太严重的好奇心!”

    “矮油!我知道你其实是不好意思麻烦我,才说出这种话的,可是我在你这里白吃白住了好几天,怎么也是要回报你一下的,你就不要跟我讲客气了!”澹台凰说着,已经摆好了姿态,看样子是要开唱了!

    即墨离赶紧拒绝:“不必,能招待您,是本王的荣幸!”你要真的想回报我,就放弃你要教我唱歌的诡异想法吧!

    澹台凰不耐烦的挥手:“哎呀!你就不要口是心非了,我知道你心里对我白吃白住的行为已经很讨厌了,我说教就教!再客套就没意思了!”她这是铁了心要唱了!

    “客套”的即墨离坐了一会儿之后,脑中过滤了很多种对策,比如将自己面前这个女人扔出去或是直接掐死!但是她偏偏是漠北的女皇,又是北冥的太子妃,楚玉璃对她也很有些意思,要是这么干了等于与三国为敌!所以不能动她……

    自己作为王府的主人,在陪同客人吃饭的时候离席,显然又与他多年以来受的宫廷教养严重违背!所以这时候也是不能起身走的。

    女士马上要唱歌,拿什么东西堵着自己的耳朵,又是非常不礼貌、不男人的行为。

    说自己要出恭,这女人也一定会耐心在待在这儿,等着他出恭归来,唱给他听。

    种种办法都是不行的,唯一将午夜魔兰交出去,她可能会放弃唱歌,但他又舍不得!于是,摄政王殿下在心中自我安慰,他连摇滚乐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所以还是不要太悲观了,万一她要唱的歌,不是那个“死了都要爱”呢?

    嗯,这样一想,摄政王殿下瞬间感觉到无穷的正能量溢满了全身。拿着筷子十分淡然的夹菜,任由澹台凰去唱了!不断的自我催眠,没事儿的,没事儿的……

    没见识过澹台凰唱歌的下人们还有点期待,那么多奇怪的词汇,那歌也一定很有意思吧?

    楚末吟也笑吟吟的等着……

    随后,只见澹台凰头发潇洒一甩,猛然拔高了声音,扯着嗓子狂吼了一句:“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耶~!”

    即墨离手一滑。筷子从指缝溜了出去……楚末吟也笑意一僵,浑身颤抖了一下,屁股一滑,险些栽倒!

    然而澹台凰一句话吼出来之后,像是被什么卡住了喉咙,咂巴着眼看了即墨离半天之后,充满歉意的凑上前道:“不好意思,我唱错了!这个不是摇滚!”

    即墨离的面色已经趋于空白,但到底这一声如同狼嚎一般的高呼,不是摇滚!是的,不是摇滚,所以他也不需要太纠结,因为她马上就要唱别的风格的歌了!是的!他能顶住的!

    他这样自我安慰着,伸手接过了不需要吩咐,也会贴心送上的下人们手中的新筷子。

    而下人们的脸上,也都是奔腾的泪水。这到底是哪里来的疯婆子啊,摄政王殿下竟然容忍她在王府发疯……

    澹台凰一副很愧疚的样子,清了清嗓子,看着即墨离这土到要死,还敢讽刺她凶悍土包子,那一脸空白的神色,深深的感觉到了心中一阵咆哮的快意!看这贱人还敢坏她名声不!

    一阵暗爽之后,她又接着道:“好了,我想好了,这会儿是绝对不会唱错了!为了令你充分的领会到摇滚乐的精髓,我决定跳过一切前奏和后奏,只唱**部分!”

    话音一落,即墨离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摄政王府就爆出一阵狼嚎:“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象飞翔在辽阔天空!就象穿行在无边的旷野,拥有挣脱一切的力量……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她扯着嗓子狼嚎,因为纵情高歌,脸都憋红了!又因为脸都憋红了,心里又着实太激动,于是手上的木棍往桌子上一阵狂敲!

    楚末吟和一众下人,齐齐吓得脸色惨白,生怕她一个激动过度,几棍子敲在他们这些倒霉蛋的头上!

    而即墨离,纵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这会儿听着这扯脖子的嚎叫,又看着桌面上被她敲打得跳跃的盘子,整个人都已经呈现出一种僵硬的状态,面部浮现青灰色!耳边还不断传来的凄厉歌声。

    在他看来,此刻的澹台凰,活生生的就像是一只被抹了脖子,还在用生命唱歌的顽强的鸭子!

    准确的说还是一只会敲桌子的战斗型鸭子!

    等她这一拨怒放的生命绽放完毕,即墨离和一众听众们还没来得及高兴已经得到解脱,便听得她又是一声狂吼响起:“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心碎前一秒……”

    她还在心碎前一秒中,他们的心早已碎成一瓣一瓣了!下人们全部在抹眼泪,他们只是思念亲人,每逢佳节倍思亲呐,话说今天是什么节来着?

    即墨离也很有种找个角落流眼泪的冲动……

    正当他麻木着容色,僵硬着肢体,等着她将这首歌唱完,她忽然停顿下来,扭头看了他们一眼:“呃,我刚刚唱错词了没有?”

    唱错词了没有!鬼知道你唱错词了没有……

    这里有人事先听过这首歌吗?

    她这一问,没人回话,又扯了扯脖子,接着嘶吼:“心中那自由的世界,如此的清澈高远!盛开着永不凋零,蓝莲花啊啊啊——”

    众人僵直,他们可以捂着耳朵吗?

    这一曲声音相对低一些,尤其比起她先前唱的那几首,这一曲简直可以说是天籁了!可是偏偏她最终又憋红了脸,脸红脖子粗的“啊——”

    “啊——”澹台凰这会儿是把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了“啊”了,今儿个不能气疯即墨离,她就不活了!

    “啊”了一半,忽然有人飞快的进来禀报:“摄政王殿下,东晋国师来了!”

    这话音一落,即墨离还稳着没动,屋子里的一群下人就流着眼泪,开火箭飞奔出去了:“啊,王爷!小的们代您去迎接东晋国师大人!”

    虽然王爷都没吩咐,他们就这样奔出去很可能会被处罚!但是——就是被处死,也比继续在这儿听歌强!

    即墨离也很是感同身受,并很能理解自己的下人们,所以没准备跟他们计较。站起身,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绅士风度,开口道:“本王先出去迎接东晋国师,两位自便!”

    笑无语来了?

    他来干啥?

    即墨离十分镇定的出去了,一路上走岔了三次道,不小心踢到了好几处盆栽,显然是被澹台凰摧残狠了,以至于这会儿脑袋有点不清明,所以走路都是踉跄的!

    即墨离出去了,澹台凰自然也不唱了,但是她没忘记对着即墨离的背影道:“王爷,今天没教会你,改天有机会我再教!”

    即墨离脚一滑……

    苦逼的即墨离走了,没有拿到午夜魔兰之前,笑无语不可能给她迦叶砜,所以现下见不见笑无语都没什么差别,那就不见了!把自己手上的棍子往旁边一甩,拖起楚末吟就走:“走吧,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睡觉!”

    楚末吟整个人还沉寂那恐怖的歌声里头,以至于被澹台凰抓着的手还有点微微颤抖。

    两人到了后院,各自回房,南宫锦又表示了一下对自己未来干孙子的关心之后,澹台凰进了屋,关了门。

    已然是第三天,恶整了即墨离一顿,勉强算是出了半口气,剩下的半口气有机会再出!掏出君惊澜给的黄色锦囊,拆开,展开上面的纸条一看,上面也只写了一句话:让楚末吟马上回国,明日她走后,你找即墨离下棋,输给他!

    这下,澹台凰愣是完全不懂了!找即墨离下棋根本就已经是自取其辱了,明知道会输,还专程去输,这不是脑子有毛病吗?

    心下实在好奇,忍不住拆开了第三个锦囊……

    ……

    南齐国门之外,回廊之下,是一片湖泊。莲花尽绽,上面漂浮着一叶小舟。

    两名男子,此刻站在舟上对弈。

    一人银冠束发,淡紫色的衣袍曳在华贵的地毯上,如一阵薄烟轻拢,眉间朱砂一点,容色潋滟,尊贵高远,不可冒渎。他对面,是一袭雪白色锦袍的男子,清冷孤傲,仿若九天之月。

    那正是不日前哀怨扯草的太子爷,和险些被自家母亲逼疯,好不容易才甩开那两个女人的百里瑾宸。

    百里瑾宸淡薄的声线,不含任何情绪,淡淡相询:“三个锦囊,我若没料错。第一个,是缠。第二个,是对弈,输。第三个该是什么?”

    太子爷闻言,悠然落下一子,一线红唇微微勾起,懒洋洋的笑道:“从缠,到输,可以拖延时间,也是层次渐递,令即墨离觉得我们已然无计可施,故而最后第三个锦囊,便是赌心!南齐和即墨西,是他唯一的弱点,而这个弱点,足够致命。五天的时间拖下来,楚玉璃整顿好内政,出兵相助的时候,可该到了!”

    他这般一说,百里瑾宸便也明白过来各种细节,却又忍不住淡淡问:“若是即墨离事先便已经察觉到……?”即墨离不可能不知道,他此刻的对手,不是澹台凰,而是君惊澜,所以也当不会简单的想这个问题。

    君惊澜听了,满不在乎的扬唇,眉间朱砂灿然若樱,语中有笑:“他会察觉到,但是他不会阻止。因为这件事情,他也想知道答案!”

    “即墨离该早就猜得到答案的。”百里瑾宸淡淡道了一句,也落下一子。

    “他自然能猜到,只是他不愿意面对!”如今,亦不过是帮他面对罢了。即墨离本人,也该是矛盾之中,乐见其成!

    百里瑾宸顿了一会儿,忽然道:“以她的性子,恐怕今日就会拆开第三个锦囊。”

    他谈起澹台凰,太子爷的笑容令人看起来自然舒心了一些,不再觉得那般高深莫测甚至令人悚然,他慢悠悠地笑道:“她自然是会忍不住的,原本给她三个锦囊,而未曾直说,也只是叫她安心而已。她既然忍不住拆开,若能觉得更加胸有成竹,也罢!”

    这一点,百里瑾宸必须承认他是对的。直接说出打算,澹台凰去的时候,恐怕还心有疑虑,但是一个一个渐次打开的锦囊,就不同了。只会觉得有所依仗,必然更加安心。

    百里瑾宸明白了心中疑惑之后,静静的等他落子,等了很一会儿之后,发现尊贵强大睿智无比的太子爷,这会儿又在……走神。

    他微叹:“到你了。”

    提醒之后,太子爷回过神,微微抬起头,冷艳的面容上噙着淡淡笑意:“瑾宸,你说,她怀的是儿子,还是女儿?若是儿子,叫什么名字好?若是女儿,又该叫什么名字好?”

    百里瑾宸无言,轻呼:“哥。”

    太子爷挑眉,低下头看棋局,落子。懒洋洋的轻应了声:“嗯?”

    百里瑾宸:“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三遍了。”

    太子爷手一抖……

    ……

    澹台凰看完红色锦囊中的内容,一时间又是震惊又是惊悚,当然也没忘记感叹那妖孽的心思,真是腹黑强大,网罗万物!正准备烧掉,却无意中看见背后一行字,定睛一看:知道你会忍不住打开,小狐狸,记得想爷!

    张狂霸道,未卜而先知。澹台凰禁不住勾唇笑了笑,心尖有点甜。

    处理好了这些东西,便吩咐了下人准备东西沐浴。然后回床上去睡大觉,当然,睡觉之前也没忘记去通知楚末吟赶紧离开。她差点忘记了,楚玉璃几日之后出兵,楚末吟留在这里不安全。

    楚末吟听她来嘱咐,也只是笑道:“不必担心我,皇兄早就吩咐了我最晚明日离开!”要是知道今天晚上澹台凰要唱那种令人做噩梦的歌,昨天她就走了!

    于是,大家都安然睡觉了,只是听了澹台凰歌的人,今天梦里都很不安然!第二天澹台凰还没起床,楚末吟就已经先走了,即墨离送走了自己的悍妇未婚妻,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而澹台凰一大早,起床之后,洗漱好了就去准备找即墨离自取其辱!下棋!

    刚刚打开门,就看见了飘飞的白色衣角,谪仙一般的国师大人正站在门口等着她,见她一出来,还没打招呼,便伸出一只手开始神神叨叨的掐算:“今日煞星于东,黑气弥漫。偏偏客星之气,还欲夺主星之光华,看来是有人心怀鬼胎,住着人家的地儿,还想算计人家!”

    笑无语在笑,但澹台凰能看见他的笑意并不达眼底!

    她抬眸看他,双手环胸,不算友好的问道:“你知道我想算计他?我觉得,若是我今日去找他下棋,输了又不走,他大概也能猜到我想做什么!只是笑无语,这闲事,你会管吗?”

    笑无语轻笑,收了手,几乎称得上是认真地道:“他的事,对我来说,不可能是闲事!任何人想伤他,也必须踏过本国师的尸体!只是唯独这件事情,本国师不会管,你尽管去做,本国师此来,也不过是陪着他面对罢了!”

    “嗯!你不管,我就放心了!”澹台凰点头。

    笑无语表达玩自己的态度,便转身,先走了,走了没几步,那正往即墨离房间去的澹台凰,忽然叫他:“笑无语?”

    国师大人眉心一跳,直觉就她没什么好话要说,加快了脚步。

    但她讨人嫌的声音还是传了过来——

    “通过你的话,我看见了你们之间四射的基情,还有男人和男人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砰!”国师大人脚下一滑,摔了一个狗吃屎……

    ------题外话------

    山哥站在高台鞠躬感谢:谢谢大家昨天的钻石、鲜花、月票,你们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

    众山粉打断:这歌你上次已经唱过了!

    山哥眨眨眼:那我唱摇滚乐给你们听——

    说完脖子一扯,仰天狼嚎——…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耶……雅拉索,那就是青藏高原……!

    众山粉痛苦的捂着耳朵:你确定你唱的是摇滚吗?

    山哥一呆,忽然又一扯脖子:不好意思,我唱错了!啊,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嗷!

    众山粉:受不了了,就像一只被抹了脖子,还在用生命唱歌的顽强的鸭子!快点用月票堵住丫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