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笑无语,你竟敢拐带爷的女人!

    澹台凰这一悲伤大哭,加上满脸的茶水,被众人全部理解为泪水!

    娜琪雅每每就喜欢这样对付别人,现下形势逆转,叫她几乎无所适从!嘴巴张张合合了半天,心中的一把火险些没给烧穿了心脏!明明是这个女人用针扎了自己,她竟然还恶人先告状?!

    澹台戟当即几个大步过去,到了澹台凰跟前,蹲下身子询问:“凰儿,你没事吧?”

    话是这样说,妖媚的桃花眸中却满是笑意,只给澹台凰一个人瞧见了,显然是一眼便看出她在演戏。这丫头从来都是凶悍的很,皇甫轩这样的人欺负她,她都敢去偷盗人家的草纸,娜琪雅不过是拿茶壶扔了她一下,怎么可能哭得这么严重!

    澹台凰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已经露馅,但是王兄看得出来,不代表其他人也都看出来了不是?于是,她十分果决把脸往澹台戟的怀里一埋,高声大呼:“哎呀!我怎么会没有事啊,我的腰啊,我的腿啊,我的胳膊肘啊!好像都摔断了呀,明天已经不能直立行走了呀!”

    这哭得声泪俱下,一旁众人皆无语凝噎!虽然知道她是受了委屈,但是一个茶壶而已,一般不是只能打到一个位置吗?为什么她这哭得好像全身都已经中标?

    娜琪雅气得面色通红,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眼中的毒火几乎要将她纯净的双眸烧灼!眼看四下之人扫向自己的眼神越发不屑,越发怀疑之色浓重,她就像是疯了一般,飞快的对着澹台凰奔了过去!

    “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污蔑我!分明是你拿针扎我,你还敢……”

    “砰!”人还未到跟前,已经被澹台戟一脚踹飞!转头一声怒喝:“娜琪雅,放肆!”

    “咚!”娜琪雅被澹台戟一脚踹了一个底朝天,眸中满含泪光看着心爱之人,心中全是不敢置信!他以为她是为了什么?他以为她兢兢业业的努力,努力的塑造最美女神的形象是为了什么?

    还不都是为了他!为了能嫁给他!

    可,自己毕竟不是矫暨部落首领的亲生女儿,能否真的嫁给他,一切都难说!所以,她才将目标放到了“草原之花”的身上,只要拿到草原之花的名号,她便会是草原上公认的最美女子,一定能填补自己不是嫡公主的缺憾!

    但是偏偏的,有澹台凰挡道!她是王上的女儿,出生便有高贵的身份,不论她如何不堪,王上也未曾考虑过将草原之花的名誉给旁人!所以她才会不遗余力的和她作对,甚至痛下杀手!

    最后呢?最后她得到了什么,得到了这样残酷的一脚,像是对垃圾的态度!今日挨的所有的打,有没有心爱之人这一脚给她的伤害大!

    看着白莲花含泪痛苦的表情,澹台凰瞬间明白了王兄应该就是她的心上人!但,明白了之后,很快的冷笑了一声,王兄是她的心上人,她该做的不是费尽心机的抓住王兄的心吗?为什么要找她的麻烦?她以为,不论是任何理由,都构不成其无端端的伤害不相干人的借口!甚至,还下手杀人!

    于是,尽管明白了点什么,她仍旧赶紧将脑袋埋入了澹台戟的怀中,开始了第二场凄凄哀哀的哭诉:“王兄,你看哪,她还想打我!”

    王帐门口的众人看得一愣一愣,他们感觉今天根本就是情景重演!只不过,这两个人换了一个立场,从前都是娜琪雅公主受尽委屈,告状完毕,倾凰公主不但不认错,还歇斯底里的冲上去,说对方污蔑!

    今天,完全反了!

    成雅在一旁看的实在是太痛快了,险些没给高兴得跳起来,真真是没想到娜琪雅公主也会有今天,她还以为公主一辈子就只能在她手上不断吃亏呢!

    这会儿,澹台明月亦怒喝出声:“娜琪雅,是谁准许你擅自进入王帐的?”

    “这,臣女,臣女……”娜琪雅有点懵了,原本准备的说词是澹台凰为了欺辱她,遣人将她叫来,但是情形变成了现在这样,她现下再这样说,还会有人相信吗?

    擅闯王帐,可是死罪!

    成雅去了一趟中原,跟着那些满肠子弯弯道道的人,自然也都学聪明了!一转头便看着澹台凰对着她挤眉弄眼,马上明白过来,当即故作惊讶的捂着嘴巴惊呼:“难道是为了盗取机密?”

    呼完赶紧用两只手捂住嘴!

    瞪大双眼都不敢再发言,好似是被吓得狠了。

    若说只是两个小女孩的冲突,大家就能往低处看,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但是盗取机密未免也太严重了一些!直直的让赫连亭雨都皱起了眉头。

    澹台明月冷哼一声,几个大步走向自己的座位,王座之上铺着最上乘的皮草,只是一眼看着毛色、厚度、大小和拼接数量,就知道价值不菲!而王座的后面,是一副巨大的苍狼神图腾!漠北人信奉的王者不是龙,而是苍狼!

    他往王座上一座,威压自然也不同于刚刚于下臣谈笑风声时进来的和善模样,强大的气势迫得娜琪雅面色发白,几乎有些不稳,想当场晕倒下去!她赶紧起身跪好,身子止不住的发颤,却一句话都不敢抢着说。

    跟着澹台明月一起进来的宗族亲室也各自排列站好,尤其赫连镇的表情最为难看!要是这个死丫头盗取机密的罪名成立,自己第一个就是指使她的嫌疑人!到时候可就不仅仅是她一个人了,整个矫暨部落都完了!全完了!

    澹台戟扶着澹台凰站起来,往一边走,澹台凰途中还在不断的抹眼泪!并且悄悄的对成雅竖起了大拇指,很聪明啊,很聪明啊有木有?一下就能理解过来自己的意思!她想反诬娜琪雅,也让对方体会一下被人污蔑的滋味,同时破解掉状告自己的计谋,自然只能那样说!而且她和娜琪雅素来就有积怨,若是说她谋反,人们大多会怀疑是构陷!

    但是成雅不同,成雅只是个侍婢,也只是随口一猜。这样的杀伤力,可远比自己说一句话要大多了!这些大臣们都会在心中想,一个侍女都能猜到的问题,他们会猜不到吗?要是说自己猜不到,甚至都不会怀疑,将会显得自己多么无能,思考多么不全面!

    于是,他们就算是为娜琪雅话,都会有所保留,起码会有一句:“虽然娜琪雅公主确实有可能盗取机密!”

    他们这样求情,多求几次,这一句话就会被重复很多次,父王也会听到很多次,听的次数多了,假的也变成真的了!帝王的猜疑之心,可是历代以来从来不会少的问题!

    既然这朵洁白的花,就是杀死自己前身的凶手,而自己来了之后,这丫还反复刁难,那么她也不必再手下留情不是?

    果然,澹台明月四下一扫,开口便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澹台凰赶紧开口:“父王,儿臣也不知道!娜琪雅就那样进来,看见儿臣就开始动手,但是她是否真的想盗取机密,儿臣半点都不知道!”

    “成雅,你说!”帝王含着怒气的声音看向成雅,语气很冷,压迫力度也很足,成雅慌慌张张的跪下,颤抖着身子开口:“王上,奴婢不知道,奴婢真的不知道!奴婢方才也只是随口一猜,并不知晓娜琪雅公主心中真正的想法,奴婢,奴婢……”

    成雅倒也不笨,知道自己现下若是一口咬定娜琪雅进来,是为了盗取机密,最终的结果一定是矫暨部落的人恨上公主,都会认为是公主指使了自己!所以,她就应该说不知道,至于其他的,就交给这些大人们来论断了!

    成雅这样一说,气氛当然是缓和了一些。

    澹台明月看向娜琪雅,不悦道:“娜琪雅,现下你来说,你来告诉本王,是谁准许你进来的!”

    “启禀王上,臣女,臣女只是一时糊涂,被父王教训了之后,记恨倾凰公主,所以才会头脑一热,大着胆子闯了进来!请王上恕罪,臣女绝对没有要盗取机密的意思!”娜琪雅虽然吃了大亏,但是也还不傻。现下她若将所有的事情一概否认,极有可能就会被上刑逼问!

    若真上了刑,即便不是盗取机密,也再难洗脱干净!二者取其轻,先承认了自己嫉恨心作祟,保住小命再说,至于和澹台凰的账,以后慢慢算!

    可,她这话一说完,赫连亭雨身边的一个年纪和澹台凰相仿的女子,不屑的哼了一声:“切!谁信啊,谁不知道娜琪雅姐姐在整个漠北的名声,那都是极好的,怎么可能为了这么一点微末小事,就对公主殿下动手,想必是公主殿下无意中出现在这里,坏了她想盗取机密的好事吧!”

    这话一出,澹台凰这才注意到她!刚刚哭的太认真,没有太在意场内的人,现下一看,这姑娘生得也美,有着江南女子的温婉,眉间却是漠北女子的豪爽,一看便知是一个爱憎分明的性子!而澹台凰的眼神,看向那姑娘之时,那姑娘当即对着她露出一个笑脸,很是友善!

    “轩画,不许胡说!”站在前方,一个身穿一品官服的大臣,当即开口呵斥!

    “父王,我知道了!”那女子乖巧点头,不再开口。

    但是,她的话已经说出来了,覆水已然难收。也讲的非常之有道理,是了,娜琪雅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很单纯善良美好的女子,怎么会因为这么一点微末小事,就大发嫉恨之心,跑来殴打公主呢!是以,众人怀疑的目光都很快的放到了娜琪雅的身上,并且有意无意的还往矫暨部落首领的方向看!

    赫连镇顿时头都大了!素来脾气也不好,狠狠的冲上去,重重的给了娜琪雅一脚!

    直直的将娜琪雅掀翻在地,看那力道至少也是一道淤青!她疼得很,现下却不敢呼痛。很快的,赫连镇就被其他人拉住了……

    娜琪雅今日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也终于明白了一直保持纯洁完美的形象也未必是好,装到一定深度之后,她即便将自己的真面目剥下来给大家看,也已然是没有人愿意相信她了!她愤恨的看向赫连亭雨身边之人,大声开口怒喝:“陈轩画,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这么多年你一直就嫉恨我,现下想害我……”

    “哈哈哈!”陈轩画原本是打算乖乖听父王的话不再开口,一听她这样一说,当即冷笑了起来,“真是笑话,漠北共有十大部落,我堂堂赟隐部落的嫡公主,会嫉恨你一个过继而来的公主?你也不照照镜子知晓知晓自己的身份,即便要嫉妒,我也该是嫉妒王族的公主,我会嫉妒你这个血统不纯的笑话公主?”

    她这话根本说得狠到极致了!句句戳的都是娜琪雅的痛处,直直气得娜琪雅双目喷火!站起身就想冲过去掐死那个满嘴胡言乱语的女人,可方才站起身,澹台凰便似笑非笑的开口提醒:“娜琪雅妹妹,你可别忘了,你是我们草原最单纯善良的女人!”

    这话,像是一根绳索!牢牢的套住了娜琪雅的脚,是的,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她就这样冲出去打了陈轩画,自己这么多年塑造起来的形象就全完了!

    陈轩画当即又冲着澹台凰一笑。

    澹台凰微微挑眉,没说话。

    成雅看得一愣一愣,在澹台凰耳边小声嘀咕:“我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赟隐部落的公主,没想到她说话这样厉害!只是她又不认识我们,为什么会帮忙呢?”

    澹台凰悠哉悠哉的笑笑,轻声开口注解:“你要知道,一个人总是装纯洁欺骗大众,总会有人看不惯的!看不惯娜琪雅的人多的是,陈轩画应该也只是其中一个!”

    成雅点头,深以为然。其实她私下里也经常听见姑娘们一起说娜琪雅的坏话,但是那些男人们全部认为大家是嫉妒……

    这下,赟隐部落的首领也不说话了!他好好的女儿,被一个血统不纯的公主说嫉恨,说他不生气那绝对是骗人的,所以他选择了沉默,站在一边一言不发。其实几大部落之中,他内心里面看不惯赫连镇那嚣张的德行也已经很久了!弄死了一个娜琪雅,下一代王族的王后,就和矫暨部落没有关系了,看赫连镇还拽什么拽!

    事情说到这儿,已经是趋向了无解的状况!

    澹台明月将眼神往四下一扫,开口道:“众位首领以为如何?”

    赫连镇自然第一个开口:“王上,臣以为娜琪雅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她一直以来名声甚好,臣甚至都没有责难过她,今日却动了手,也许她心中记恨,所以才会做出不智之事,对公主动手!”

    他这话一出,自然就有几个人上来附和。

    赟隐部落的首领冷哼了一声:“娜琪雅是矫暨部落的人,首领自然帮她说话!难道阁下连避嫌二字,都没有听说过吗?王上!臣以为,赫连镇几年来一直嚣张跋扈,在众族部落面前耀武扬威,也许心存不轨已久,这娜琪雅就是他派来偷盗机密的!”

    “拓跋邬,你——”赫连镇一怒,接下来的话却不知如何说!

    而果然拓跋邬这话一出,一直就看不惯赫连镇的众首领全部都站了出来,极力主张是赫连镇有意谋反,方才指使!

    有人主张,自然也就有人反对:“启禀王上,虽然娜琪雅公主是有盗国的嫌疑,但是我们毕竟没有证据,而且娜琪雅公主也极力否认,还请王上三思!”

    “是啊,王上!虽然公主有这样的嫌疑,但是这也只是嫌疑而已啊!”又是一个人接话。

    拓跋邬听了一会儿,脑中灵光一闪,当即符合着开口:“不过众位首领所言也有理,娜琪雅公主虽然有嫌疑,但是毕竟我们没有证据啊!”

    他这样一说,唯他马首是瞻的几大首领,自然也都开始这样说!

    娜琪雅听着听着,终于面上微微露出喜意,看这样子,只要所有人都帮自己说话,这一劫就渡过去了!

    成雅却是越听越着急,小声在澹台凰的耳边开口:“公主,怎么办,再这样下去,她就真的脱罪了!说不定王上怜悯她险些被污蔑,对您动手的事情也就这样一笔带过了!”

    澹台凰但笑不语,看着娜琪雅庆幸的表情,登时有点想笑!这个蠢货,还高兴!所有人都在提醒父王她有嫌疑,一旦帝王心生怀疑,有没有证据有什么关系?有嫌疑就足够定罪了!

    她笑意融融之间,却忽然看见王兄的表情不太好看,小声诧异问:“王兄,你怎么了?”

    “嗯?没什么!”澹台戟不甚在意的笑笑,桃花眸中仍旧满是笑意,但澹台凰却看出了这笑并不十分真心。

    怎么回事?

    就在这会儿,澹台明月也终于听完了所有人的“劝解”,当即怒喝一声:“赫连镇,你好大的胆子!”

    这一吼!自然就等于是君王有了决断!

    于是,所有真心求情和假意陷害的人,全部闭嘴,各自站在一旁等着王上处置。

    而澹台凰也敏锐的看见澹台戟的眉头又微微皱了一下。

    赫连镇当即跪下,大呼冤枉:“王上!臣下真的没有!臣下对王族的忠诚,有苍狼神为臣的忠心作证,请王上明察!”

    “苍狼神为你的心作证,朕反而怕你的心玷污了苍狼神!来人,将他们拖下去,斩立决!”澹台明月冷声开口,语气已然是毋庸置疑!

    这下,赫连镇才是真的怕了!娜琪雅也完完全全的慌了神!她没想到自己只是来找澹台凰的麻烦,竟然能将事情闹得这样大,闹到要她赔命的地步,已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外面的士兵进来,将要拿人,而也在真正的到了命悬一线的时刻,赫连镇也终于明白,自己从前所一直追寻的那些荣誉有多可笑!在性命的面前,那些荣誉都已经不值一提!

    澹台凰微微挑眉,觉得父王的决断不简单,矫暨部落是除王族外,最大的部落,父王就这样说杀就杀,难道不怕矫暨部落会反?

    而就在这会儿,沉默了很久的赫连亭雨,终于起身开口:“明月哥哥,哥哥不会想谋反的,还请你好好查清楚这件事情,也许只是一个误会!”

    这一句“明月哥哥”,自然是在指望澹台明月念及旧情!

    这下,澹台凰那根断了的神经终于接上了!是了,赫连镇是自己的舅舅,而按照娜琪雅对王兄的态度,几乎是能看出来赫连镇是支持王兄的,在古代几乎是没有什么比母舅家的势力还要牢靠了,所以赫连镇一倒,王兄身边就少了一个人!其实她原本想的是除掉娜琪雅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赫连镇是生是死跟她没有关系。但现下,涉及到王兄,关系就大了!

    王兄皱着眉头,应该也就是这个原因吧?但是王兄尽管不愿,也不想逆了她的意,所以一句话都不说。她心下微动,王兄如此为她考量,她岂能不为王兄着想?

    也就在这会儿,澹台明月忽然将眼神放到了澹台凰的身上,开口问:“凰儿,这件事情你是受害者,你怎么看?”

    澹台凰当即上前开口:“启禀父王,儿臣和母后一样,也觉得舅舅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会不会,会不会是娜琪雅今日挨了打,想陷害舅舅,所以才……”

    她这话,意思很明确,是在给台阶赫连镇下!

    她可以为了王兄退一步,但是却不可能就此放过娜琪雅!她也相信,赫连镇应该知道如何取舍,是和娜琪雅一起被砍头,还是将娜琪雅推出去,自己明哲保身,那就完全看他自己了!

    赫连镇虽然脾气暴躁,但也不是蠢人,很快便能明白澹台凰话中的意思!虽然就此放弃娜琪雅有点可惜,但是弃车保帅,才是真正的明智之举!

    故而,他很快的开口:“娜琪雅,没想到你的心肠竟然如此歹毒,本王养了你这么多年,今日不过是打了你一顿,你就如此算计本王,想陷本王于不义!本王真是瞎了眼,才将你过继到自己名下!”

    于是,就这样满怀怒意,不轻不重的一段话,彻底的将自己撇清,也将娜琪雅放弃掉了!

    “原是如此!”澹台明月淡淡开口。

    他这一开口,澹台凰的说法就成立了!只是如果这般,娜琪雅便不再是叛国罪,而只是构陷的罪名,这样就罪不至死了!

    澹台戟看到这儿,眉头微微舒展开来,看向澹台凰,却见她微微扬唇,对着自己一笑,显然是知道自己的顾虑,才决定放过舅舅,也暂且放过娜琪雅一条命!心中一动,不知是感动,还是别的什么……

    而到了这一步,其他人也不再开口了!对于赫连镇那边的人来说,现下赫连镇放弃了娜琪雅,保住了他的一条命,已经是现下所能有的最好局面。而对于拓跋邬的人来说,只要赫连镇放弃了娜琪雅,从此矫暨部落将不再有耀武扬威的资格,他们原本的目的,也只是这样而已!

    事情到了这一步,自然已经可以落下帷幕!澹台明月的桃花眸扫到娜琪雅的身上,不冷不热的开口:“构陷重臣,原本是死罪,但毕竟公主之尊,罪当从轻发落!拓跋邬,告诉朕,按律当如何处置?”

    拓跋邬上前一步,恭敬开口:“启禀王上,按照律法,应当是轻则杖责四十,重则监禁十五年!”他一说完,当即意识到监禁十五年应当不可能,毕竟娜琪雅这些年在漠北草原的名声太好,直接杀了男人们激动一阵也就过去了,但若是监禁,就会一直有人不断求情,王上放人的几率很大!只打四十大板,只要能活下来,对她以后也没什么影响!

    于是,他又开口补充:“但是娜琪雅公主陷害其父,有违礼仪伦常,根本畜生不如,又以下犯上,毒打公主殿下,臣请王上加重刑罚!”

    赫连镇为了将自己撇开,见此自然也不敢再开口求情。

    而娜琪雅就这样被推到了极地,不论她再说什么都不会再有人相信,但是她尤不死心,依旧凄凄哀哀的哭着求饶:“王上,臣女冤枉,臣女是冤枉的……”

    “你有什么好冤枉的!”赫连镇怒喝一声,眼睛瞪得仿佛铜铃,像是她再多说一句话,现下便能一掌劈了她!于是,她怯怯的看了赫连镇很久之后,终于不敢再开口了!

    “既然这样,那便用墨刑吧!”澹台明月冷声开口。

    墨刑,又称黔黥面之刑!也就是在脸上刻一个罪字,刻下之后,娜琪雅便会成为人人不齿的对象。也许……如果被用墨刑的那个人不是娜琪雅,大家所给的都还不仅仅是不耻这么简单,走到哪里,都是要扔石头的!

    一旦被用刑,她这辈子便再也不可能成为王后,就连嫁给体面的人家都不可能!她听完这话,简直就要疯了,飞快的从地上跳了起来,高声怒道:“这种刑罚,还不如杀了我!还不如杀了我!”

    “砰!”的一声,澹台明月桌案前的杯子对着她狠狠的掷了过去!

    “咚!”在地上摔得粉碎!

    吓得娜琪雅当即不敢说话了,久久看着他,不敢言语。

    澹台明月冷声开口:“朕就是要让你生不如死的活着,好好的反思你这些年的过错!”

    这话一出,娜琪雅瞳孔收缩!看着对方眸中的冷意,还有赫连亭雨眼中的不屑,这一瞬间,她终于明白,她这些年拿澹台凰所演的戏,确确实实是骗过了很多人,但其实根本就没有骗过王上和王后!而一直到今日,他也终于忍无可忍,要与自己一次算清!

    这下,她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显然王上知道自己今日是冤枉的,这一切不过是为了与她算账!

    陈轩画笑意融融的开口:“王上仁慈,留了娜琪雅一条性命,娜琪雅,你应该谢恩才是!”

    娜琪雅恨恨的看着她,看完她之后又看向澹台凰,眼底的神色很明显——绝对不会和她们善罢甘休!

    澹台凰无所谓的耸肩,天理昭昭,报应不爽!装纯洁骗人骗久了,总要付出点代价不是?至于对方的眼神警告,在她出言帮丫脱了谋反之罪的时候,心中就清楚,只要这个女人活着,一天都不会放弃找自己的麻烦!要来就来好了,她还能怕她不成?这一朵洁白的莲啊……

    最终,娜琪雅没有谢恩,就那样被人带出去了。王帐的隔音效果很好,听不到她受刑的惨叫之声。

    接着澹台明月发话,让所有人都退下,就连赫连亭雨也没有留,独独只留下了澹台凰。他看向她,温声开口,声线缓缓,就像是一个慈父:“凰儿,知道父王为什么留下你吗?”

    “请父王明示!”通过方才,澹台明月的话,她知道了父王这么多年,其实一直便知晓是娜琪雅在欺负自己的前身,但是他之前为何一直不点破?这一点的疑惑,让她开始对他不再那样完完全全的信任,所以现下说话,也防备着一些!

    澹台明月笑了一声,一看她的表情便知她心中所想。轻声笑道:“父王不是刻意视而不见,父王是在等你长脑子!”

    呃……这话的意思就是因为她从前太无脑,所以他希望她自己历练出来?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是听他这样一说,她心里已经是舒坦了很多。

    “从前,让你读书你不读,让你练武你不练,一天到晚就只知道胡闹,还围着你大王兄转,不成体统!被娜琪雅欺负了无数次,也不知道学聪明,父王要是帮了你,你才会更加飞扬跋扈,不知是非对错,人心险恶!”澹台明月说着,便站起身,缓缓走到了澹台凰的跟前。

    而澹台凰沉默了片刻,心下低迷,忽然想问,要是父王知道自己真正的女儿,就是在他这样的历练之下,其实已经被娜琪雅毒死了,他是何感想?当然,这样的话,她是不会犯蠢去问的!

    她沉默了一会儿,大着胆子开口问道:“父王,其实今日,你是故意的对不对?目的,不过是为了削弱矫暨部落的权!”

    她这话一出,澹台明月反而愣了一下!

    看了她一会儿,转身走到帐篷的边缘,背对着澹台凰沉默了片刻,很久之后,方才开口:“矫暨部落权势太大,已然威胁到了王权!因着你母后的缘故,朕不会对赫连镇痛下杀手,但是王后必从矫暨部落出的恶习,必须改了!”

    果然,她就知道!父王那会儿下令要杀人,不过是做戏。将赫连镇推到绝境上,他才肯乖乖的放弃娜琪雅的王后之位。

    说到这儿,澹台明月又接着开口:“凰儿终于是长脑子了,也终于是学聪明了!从你那会儿退了一步,为你舅舅求情,又看向你王兄,朕便已经知晓你心中通透。那,你知道,朕今日在想什么吗?”

    “儿臣不知!”开什么玩笑,帝王的心思,是能随便揣测的吗?她很珍惜自己的小命!

    “朕在想,你大王兄若是有你的狠辣就好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对方的性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最重要的,是你下得去手说杀!”澹台明月背对着她,沉声开口,语气极为沉重。

    澹台凰一时无言,到了这一刻,她也终于明白为何大王兄那么优秀,而父王一直到如今才让他继承太子之位,原来是和她有一样的顾虑!

    就在这时,澹台明月又开口,似乎试探:“朕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无论哪一方面,在整个漠北草原都是最优秀的,可偏偏心太善,够果决却不够狠辣。二儿子有勇无谋,果决狠辣有余,而智谋、能力不足!而你,从小到大便是不成器,好不容易长些脑子了,又偏偏是个女儿!”

    呃……这都开始讨论起王位的继承问题了,搞不好就是在试探自己!她赶紧咳嗽一声,开口道:“父王,大王兄终究因为没有吃过亏,每每都能轻易取胜,故而才能一直保持仁心仁德。儿臣以为只要多历练就好了!”

    “你的意思,是你支持大王兄,而非二王兄?”澹台明月挑眉。

    澹台凰诚实点头:“是的!父王的意思,是交给他们两个都不放心,但是父王仔细想想,交给谁的危险性会比较大呢?”

    这一句话,倒是点醒了澹台明月!

    当真是当局者迷了,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他数十年,两两难以取舍,却没想到“两害取其轻”的道理,竟然要他最不成器的女儿来提醒!笑着摇了摇头:“你说的极是!好了,你先退下吧,让父王再想想!”

    在太子册立之前,再想想!

    “是!”澹台凰听话的出去,但她心中明白,父王心中其实已经有了决断。

    一出门,便撞上了陈轩画,而她一直就在门口等着,一见澹台凰,她便笑意盈盈的上前开口:“公主殿下!娜琪雅刚刚受了刑,额头上刻了一个罪字,此刻已经没脸见人了,伤心的捂着脸回了自己的营帐!哈哈哈……看她以后还装什么装!”

    澹台凰对自来熟这一点,其实不是很感冒,故而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对方过度的热情,礼节性的点头表示明白!“那是白莲花的报应!”说完就不肯再说别的。

    白莲花?!陈轩画听罢,大步上前,挽着她的胳膊,笑意盈盈的开口:“公主,你别这样见外啊!我在赟隐部落就听说你和那小贱人不合,来王庭看了几天,也真真是要吐了!啊,以后就让我们携手一起踩烂白莲花吧,把她踩死踩烂为止!”

    澹台凰越被她挽着,心中越是不自在,把自己的胳膊抽回来,开口道:“你有什么目的你还是直说吧,我听你说的浑身不舒服你知道吗?”

    “嘿嘿,嘿嘿……其实我知道那个小贱人也喜欢大皇子,大皇子我可都喜欢了十几年了,怎么可能让给她!所以我很愿意跟你一起踩她,嘿嘿,嘿嘿……”陈轩画笑得很谄媚。

    澹台凰脑后划过一条黑线,接下去一句:“所以你还很希望我在王兄那里为你多说几句好话?”

    “哎呀!公主殿下,您实在是太聪明了!娜琪雅犯蠢,明知公主和大皇子关系好,还跟公主作对,但是公主放心,我一点都不蠢!我很知道自己的立场!”陈轩画举手发誓,又赶紧补充一句,“只要您帮助我,我愿意为您做牛做马!”

    “噗……”澹台凰失笑,这姑娘倒是挺可爱的,主要性子她很喜欢,配王兄也还能配,“唔,有机会帮你说说吧!不过你父王姓拓跋,你为什么姓陈?”

    “因为我娘姓陈啊,我娘生了我之后难产去世了。所以……”

    澹台凰赶紧开口,语速快得惊人:“呃,我不是故意说你伤心事的,作为补偿我愿意在王兄面前为你多说几次好话!”

    刚刚说完,一抬头,便见前方有一匹马。

    一人靠在马背上,谪仙之态,出尘之姿,看着澹台凰一路走来,他当即笑笑,理了理衣襟,对着澹台凰微微伸出手:“公主,本国师带你去一个地方,游山玩水可好?公主去看了,定然流连忘返!”

    陈轩画看了一会儿这场景,当即偷笑一声,转身就走了。

    澹台凰奇怪的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马,纳闷问:“这匹马好眼熟,怎么有点像是君惊澜的?”当时他们来漠北,穿过沙漠时虽然换了骆驼,但是君惊澜的马一直跟在后头。

    “这个公主就不必管了,方才漠北大皇子去找北冥太子商量要事!机会难得,我们赶紧走吧!”笑无语笑意盈盈的开口,表情素净,很是出尘。

    但是澹台凰忽然看着他身后,怔怔的不说话了!

    她这样一看,笑无语看着她眸中投出的倒影,顿时也感觉有点头皮发麻,刚要转过头,便听得身后一道慵懒声线传来,森冷如冰:“国师大人好雅兴,偷了本太子的马,还敢拐带本太子的女人!”

    “哎呀!这都是误会!”笑无语飞身跳起,转身逃命!

    君惊澜翻身上马,看着他的背影,微微伸手。东篱当即献上一把刀……

    澹台凰看得惊悚:“你要干啥去?”

    他懒懒一笑,三月春花一般动人,旋即,看着笑无语离开的方向,策马扬鞭而去,凉凉开口:“爷要骑马砍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