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你今天不非礼爷,爷跟你没完!

    澹台凰无语的看了地上那某人很一会儿,偏头问自己身后的君惊澜:“你说,我们救他吗?”

    这个“救”字,声音咬得很重。

    太子爷似笑非笑的冷睇了那躺在地上装晕的某人一眼,低笑道:“有一个法子,一救便醒!”

    “什么法子?”澹台凰隐隐约约猜到了一点什么。

    小星星童鞋飞快的站到前方,潇洒的一拨流海,仰天嗷呜一声,然后抬起自己后蹄一直,猥琐一笑——好办法是星爷在他脸上拉屎!星爷正好想出恭!给星爷这个机会吧?

    这后蹄一挥,直直的把暗处的夜星辰看得胆战心惊!这要是真的一炮屎拉上去了,国师大人不得扒了他的皮!

    君惊澜狭长魅眸往小星星的身上一扫,懒懒笑道:“小星星,闪开,杀鸡焉用牛刀!”

    星爷豪迈收蹄,两只前爪往前伸,两只后蹄蹬在地上,身体与水平地面呈现出四十五度角,九条尾巴也收拢成一条。形成一条笔直的线……站了良久不动!

    澹台凰无语的看着它高难度的动作,偏头问君惊澜:“它是不是疯了?”这样举着不累吗?

    这话一出,星爷飞快跳起来,扒了内裤就要往澹台凰的脸上甩:“嗷呜!嗷呜!”你瞎了吗?星爷方才的姿势是一把多么潇洒的牛刀!艺术的美感,像你这种杀鸡刀是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砰!”澹台凰毫不留情的伸脚一踹!

    愤怒奔来的小星星童鞋被一脚踹飞,在空中形成一道优美的抛物线,银光闪烁,在太阳的照射下十分美丽动人,摔得的确很有艺术美感……

    韦凤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又悄悄的看了一眼自家太子爷的脸色,寻常只要有人胆敢说星爷一句不是,就要被割舌头的!太子妃已经对星爷不敬多次了,这次更是直接飞了,爷该不会生气吧?

    然而,太子爷微微抬起袖袍,如玉长指放于额前,远远的看着星爷飞走的方向,似乎眺望。当小星星童鞋落入草地,他终于收回手,重新握住缰绳,三分温和七分冷冽的声线缓缓响起:“随便一脚就飞这么远,看来小星星最近是过度养尊处优了!”

    这话一出,瘫在草丛里面的等安慰的星爷飞快的跳了起来,赶紧奔了出去,一到他们跟着,那两只前爪就开始抹眼泪:“嗷呜呜!”主人,星爷不是养尊处优了,是自从你我分别,星爷已经很久没有吃过零食,也没有吃过一顿好的,所以身手直线下降!

    小星星童鞋哭着,还旋转了一圈:“嗷呜呜呜……”你看,星爷最近都饿瘦了……

    “胖了不少!”君惊澜冷冷睨着它腰间的那坨肥肉,眸色很冷,像是在责怪它不知道保持身材!

    星爷一听,抽搭了一下,循着他的眼神,低着脑袋往自己腰上一看,赶紧用两只前爪捂着肚子,狼脸变得尴尬,水汪汪的眼睛谄媚的看着自家主人:“嗷呜!”——主人,星爷这不是胖了,是早上吃了东西,还没消化!

    还没消化!一边狡辩,一边轻爪轻蹄的往旁边挪,啊,不是听主人的干娘说有什么减肥茶吗?快给星爷喝一包……

    这边一人一狼在处理家务事儿,那边笑无语仁兄已然快被暖暖的阳光晒得崩溃,再磨叽一会儿,他都能睡着了!

    就在这会儿,太子爷忽然兴致勃勃的开口:“韦凤,成雅,待会儿你们赛马,谁先从那个人身上踩过去,谁就赢了如何?爷会给你们丰厚的奖品!”

    丰厚的奖品?!成雅眼前一亮,在他们漠北经常都有骑马大赛,赢了就有丰厚的奖品,可惜她作为公主的侍婢,从来没有机会参加!心中已经跃跃欲试了很多年了,这简直就是完成她多年的心愿啊!虽然踩人这件事情有点不地道,但是北冥太子如此神通广大,只是踩一蹄子应该能治好!

    于是,她欣喜的点头:“好啊!好啊!”

    韦凤倒是没有多想,只是冷冷的点了点头,她只知道爷希望她赢,并且希望她帮忙把地上那人狠踩一顿!所以她是一定会遵从爷的心愿的!

    紧接着,两匹马开始刨土!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颇为同情的看了躺在地上装死的那某人一眼……

    就当她们高高扬起手,准备一马鞭过去之时,地上的人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飘逸净素的眸,扫向那几个无情的人,一拍屁股上的灰,飞快站起,随之,狠狠瞪着他们,谪仙般出尘的声线愤怒响起:“靠!老子不玩了!”

    澹台凰等人无语的看向他,这货怎么看都是一副仙人临世,世外高人的样子。怎么说话跟个流氓地痞似的!

    唯有君惊澜,饶有兴味的看了他一会儿,在澹台凰耳边闲闲解惑:“笑无语,和楚长歌关系很好!常言道物以类聚……”

    蛇鼠一窝?!

    而那一旁的笑无语,愤怒之后,好像终于想起自己今日似乎有失形象,整理了一下衣襟,又咳嗽一声开口:“路遇众位,此乃天意!是天要本国师与你们结伴而行,本国师岂可违抗天命乎?”

    澹台凰嘴角又是一抽!这货变脸变得还挺快的!分明就是有意跟着他们,还能扯上什么狗屎的天命!

    “路遇国师两次而不救,此亦乃天命也,天定国师与吾等无缘!就此别过,后会有期!”君惊澜懒懒开口,微微抬手,扬起马鞭就走!

    马鞭在空中划过一道优雅弧度,策于马背之上,马儿亦如同一阵疾风,往前方飞奔而去……

    成雅遗憾的看了笑无语一眼,赶紧跟了上去!她的策马啊,她的丰厚奖品啊……

    韦凤和凌燕冷冷的扫了笑无语一眼,也飞快的跟了上去……

    笑无语在他们马后愤怒跳脚:“靠!非要老子说就是想跟着?!后会有期个屁!”

    “咳咳,咳咳咳……国师大人,形象,形象!”夜星辰无语的开口提醒,话说国师大人素来不是挺淡定的吗?通常只有在楚国大皇子和南齐摄政王的面前才会这么,咳……粗暴啊!今儿个这是怎么了?

    笑无语深呼吸了一口气,终于淡定下来,谪仙般飘渺出尘的声线缓缓响起:“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本国师备马,赶紧跟上他们,方可顺应天命行事?若是延误了天机,你担待的起吗?”

    “是!属下马上就去!”夜星辰嘴角抽搐,赶紧退下!

    而笑无语立于原地,白色的衣摆飘飞,远远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眸色微深,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又要追,真他妈的烦死人了!

    ……老子是月票涨涨涨,笑无语略蛋碎的分割线……

    马儿一路北行,将要进入沙漠,澹台凰也终于嫌弃了和某人共骑一匹马颠簸的岁月,尤其那马儿在行走途中还时而不时的把她撞向他!

    往往一不小心就撞上某些引人产生猥琐心思的地儿,然后她就是一阵恼怒尴尬,他便在她身后笑得春风得意。还时而不时的说几句暧昧不清的找抽话……

    所以,现下有了机会选骆驼,她一定要多选一匹,自己一个人骑多么自由,为什么要和他一起?!

    君惊澜见此,倒也没有坚持反对,反而笑意融融的等着她挑选。她觉得尴尬,他何尝不觉得难受?他既不是圣人也不是柳下惠,憋太久了他也担心会出事儿……决计不是他出什么问题,而是一个没忍住,就把她给办了!

    马儿换成了骆驼,又重新备上了干粮和水,看着眼前的浩瀚沙漠,一行人站着看了很一会儿,才再次出发。

    黄沙遍地,好在今日天气不错,并没有不和谐、吹得人面上生疼的风,澹台凰一眼看去,是望不到尽头的沙海,她沉吟了片刻,忽然问:“成雅,这大概要走几天才能到?”

    “启禀公主,要是快的话,我们两日就到了!”进了沙漠,成雅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澹台凰第一次坐骆驼,觉得新鲜也觉得有点屁股疼,因为他们已经骑马骑了很多天了,颇为不耐的问:“那岂不是每次出漠北都这么麻烦?”

    成雅还没说话,身侧便传来君惊澜慵懒声线:“十几年前,此地还是一片草原!”

    这话一出,澹台凰凝噎。顿悟……“因为战争,还是过度放牧,抑或……”

    “都有!”对她的敏锐,他还是很满意的。故而很快便点头,回了她的话。

    澹台凰沉默了一会,偏头看向他精致绝美的侧颜,问:“你就不奇怪,漠北的情况,我为何一点不知?”她倒是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盲点!好似自己不论说什么离经叛道的话,或是对一些本该知道的事情表现自己的无知,而他这样聪明睿智的一个人,也没有找出过她的毛病!

    甚至好像,都没有丝毫的怀疑!是没有怀疑,还是有了怀疑却没说?

    她这一问,就连她身后的韦凤等人都不禁呼吸凝滞了一会儿,其实她们刚刚也觉得有点奇怪,漠北公主怎么会连这个都不知道,但是殿下竟然问都不问。

    澹台凰这话一出。

    一旁那悠闲骑骆驼的太子爷,似笑非笑的扬眉,狭长魅眸看向她,如同一汪山中暖泉,懒洋洋的道:“至于为什么太子妃会一点不知,太子妃没有主动想说,爷自然也不会问!那么,爷就姑且相信你是失忆了好了!”

    这话一出,澹台凰心中一窒!直觉就是他知道了什么,但成雅在,她也不好问。微微偏头看向前方,心里忽然有点乱……

    他见此,勾唇浅笑。闲闲的骑着骆驼,到了她的身畔,于她耳边十分暧昧道:“太子妃要是担心爷的这张嘴管不住,出去乱说,就赶紧嫁到我北冥太子府,好好管教爷!爷保证在太子妃的指导下,一句不该说的话都不会多说!”

    “滚!”澹台凰转头怒喝!头转得太快,他还在她脸畔!

    于是,这一转之下,两人的唇畔轻轻擦过。

    澹台凰愣了一下,旋即落入他含笑的眼,飞快的将自己的脑袋转了回去,不是第一次亲到了,但仍然尴尬……

    他们身后的成雅,倏地脸就红了!倒是韦凤和凌燕淡定一些,并未露出太多异常……

    太子爷浅笑,微微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唇,又轻轻舔了一下,暧昧道:“看来太子妃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指染爷了!”

    “指染你妹!君惊澜,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澹台凰恶狠狠的瞪着他,脸上还有因为过度尴尬而展现出的红晕,但是眸中怒意很是明显!明确的告诉对面的这个王八蛋,要是再敢胡说八道,她就扒了他的皮!

    君惊澜当即微微低头,一副俯首称臣的恭敬模样,又欠扁道:“为夫谨遵太子妃教诲!为夫素来胆小,不敢挑战太子妃的耐性,只愿有朝一日能于床榻之上,寝褥之间,挑战太子妃的持久性!”

    “我擦!”澹台凰一把脱了鞋子,照着他的脸就甩了过去!

    他微微侧身避过,笑得春光明媚,直直的让烈日都黯淡了几分……

    太子爷是高兴的,澹台凰是恼火的!还有狼是伤心的……小星星童鞋看着他们两个打情骂俏,悲伤的抹了一把眼泪,开始凄凄惨惨戚戚的唱歌,唱的还是当代名曲:“嗷嗷嗷嗷呜,嗷嗷嗷嗷呜……”自从分别后,每日泪双流。泪水流不尽,流出许多愁。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愁……

    它这哭得非常有节奏感,大家很快的听出了曲调,嘴角都不断的抽搐!就连前头的澹台凰这个现代人都给听出来了,无语的转过头看着那哭瞎的某狼,这不是传说中的那首冷宫《长门赋》改编的歌吗?据闻《长门赋》是历史上著名的怨妇陈阿娇在失宠之后,司马相如为她作给汉武帝的诗……

    这破狼,现在已经开始拿陈阿娇自比了?!她想着,无语的看了君惊澜一眼,开口:“我觉得啊,你最近是该多关心它一下了,它心中一直悲伤,心如死灰之下容易英年早逝啊!”

    “嗷呜!”小星星童鞋飞快的跳出来,愤怒的对着澹台凰挥爪,“嗷呜!嗷呜!”星爷不要你假惺惺,你以为星爷不知道你这是在炫耀!炫耀!还诅咒星爷英年早逝,星爷,星爷……

    某狼转着狼头四处一看,终于在黄沙地离发现澹台凰刚刚用来甩君惊澜的鞋!一只前爪捞起来,对着澹台凰的脸狠狠的扔了过去……星爷砸死你!

    扔完呈现泼妇骂街状,狠狠叉腰!狼脸凶狠……

    澹台凰脚一勾,很准确的将鞋子穿上了,笑眯眯的看向小星星童鞋,很不地道的开口:“多谢星爷为我捡鞋!”

    “咚!”小星星悲伤倒地!两根面条泪蜿蜒而下……欺负星爷的人都不得好死!呜呜呜……

    一行人往前,没走多远,后方便追来一只骆驼。速度很快,因为是赶路,故而比澹台凰这一行悠闲的人都快上很多,不一会儿就跟上来了,一见他们,出尘飘逸的声线传来:“本国师欲往漠北欣赏边塞风光,竟不想也能遇见各位!此乃天……”

    “行了!你自己想跟着就说你想跟着,什么狗屁天意不天意的,你说着不烦,我听着都烦!”澹台凰不耐烦的打断,颇有一种也给这货一只鞋的冲动!

    笑无语无语凝噎,显然从来没有被人打断过说话,也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巨大的伤害,久久沉默着没有说话。

    反而一旁的太子爷笑了,声声悦耳,若流水划过心间,在干旱的黄沙地中扬起几缕绿洲清河的气息,很能让人神清气爽……

    但是,在笑无语听来,这自然是绝对的嘲讽!飘逸净素的眸,往君惊澜的身上扫了一眼,轻声道:“北冥太子似乎心情不错,本国师掐指一算,便知太子不久前才被漠北三公主甩了鞋子,难得太子爷还有如此好的雅兴!”

    这一见面,就开始针锋相对!

    太子爷不甚在意的笑笑,挑眉道:“东晋国师如此神机妙算,不知有没有算到过自己会两次躺在草地,都无人相救?甚至险些被马踩死、被狼浇尿浇屎。难得国师大人,还有如此厚的脸皮继续跟上来,实在好气度!”

    “哈哈哈……本国师是化外之人,受天地庇佑,自然不会介意此等微末小事。只是北冥太子在路上时常惨遭嫌弃,却还坚定不移的跟着,这脸皮与本国师,恐怕也不逞多让啊!”笑无语轻声回话,话讲的很针锋相对,但声线依旧是那么飘逸出尘。

    君惊澜闻言,浅浅一笑,魅眸眯出几丝寒意,旋即,三分温和三分冷冽三分冰寒还有一分杀意的声线缓缓响起:“常言道打是亲,骂是爱。太子妃一路上对本太子打打骂骂,有多亲有爱,国师这样的外人,自然不可能明白!只是,国师大人不远万里,从东晋而来,这人手带够了吗?近来煌墷大陆,可并不平静!”

    他这不要脸的话音一落,澹台凰当即黑着脸扫了他一眼!“君惊澜,你的脸皮真是厚比城墙!”她还对他又多亲有多爱?我呸!呕!

    她这一骂,太子爷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笑意盈盈,十足的纵容宠溺……

    煌墷大陆,是指东陵、西武、北冥、漠北所在的这块大陆,而南海之外的大陆,被称为翸鄀大陆。只是一瞬间,笑无语就听出了对方语中的威胁之意!国师大人也终于想到自己是在煌墷大陆,在人家的地界上,太过嚣张对自己的安危不利,遂而伸出手掐指算算,悠悠道:“今日天气甚好,恐王母此刻正于瑶池会见众位仙子,我们若是再快些,也许还能看见海市蜃楼,一睹天宫奇景!”

    这一转移话题,自然就是退一步了!只是这转移的内容,又让澹台凰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还王母娘娘!偏头看向笑无语,问:“我说这位国师大人,您没事儿跟着我们做什么?能不能先把您的目的交代一下,也好让我等心安啊!”

    和东晋的矛盾,还历历在目,这笑无语是来找麻烦的几率也很大!

    笑无语闻言,掐指一算,正要再扯几句天机,见澹台凰眼神不善的看着他,顿时将手收回袖中,开口笑道:“本国师原本是方外之人,不应该再掺合到红尘俗世之间,可是日前,公主从天而降,不仅仅扑了本国师,还压了本国师!甚至还将手伸入本国师的胸口,欲行非礼!本国师是一个负责任的好人,出了如此大事,一定会对公主负责到底!”

    这话一出,太子爷缓缓笑了,笑意十分温和,看向澹台凰的眼神,也温柔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那绝美优雅的侧颜,直直的让韦凤咽了好几口口水,苍天,很少见到爷生气成这个样子啊!

    澹台凰就这样无语的听着他胡说八道,她那日从围墙上跳下来是不小心砸到的好吗?什么叫做不仅仅扑了还压了?还有,伸入他胸口,是为了盗取银票,等等,她很快的想起一个细节:“你怎么知道我伸了,你那时候醒着?”

    这话一问出,身边的气温都降低了几度!

    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坐在骆驼背上的小身板也轻轻的抖动了一下,简直感觉君惊澜那边的气温都可以养企鹅了。再回忆一下自己的话,好像有点潜在承认自己欲行非礼啊!

    笑无语成功的挑拨离间,为自己方才被威胁生命安全出了一口气,便笑道:“那是自然,本国师至今都能回忆起公主柔荑的触感!”

    “看来,东晋国师,是一点都不想念东晋皇了!”一道慵懒声线,似笑非笑的响起,语中满是冷冽杀意。而他眉间朱砂,也在刹那间嫣红似血!

    于是,方才得意大笑的国师大人,瞬间制住了笑声!转头看着君惊澜,咬牙切齿的道:“只望苍天仁厚,让北冥太子永远不离煌墷,不至翸鄀。也能少些血光之灾,造福世人!”

    澹台凰听得似懂非懂,觉得笑无语这货非常喜欢拽文言文,木然的看着他,显然不太懂……

    笑无语见她诧异的眼神扫了过来,谪仙般清逸出尘的声线压低,对着澹台凰小声愤恨道:“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君惊澜!你最好一直待在煌墷大陆,别落到老子的地盘上!不然老子带人砍死你!”

    澹台凰瞬间憋笑,忽然觉得笑无语和楚长歌这货,是真正的物以类聚……说个话时常能笑死人!楚长歌是破罐子破摔的态度逗人笑,笑无语最搞笑的是他长着一张谪仙面孔,一身谪仙气质,暴躁起来就像个市井流氓!

    暗处的夜星辰,默默扶额,默默叹气,国师大人这都是被楚国大皇子给带坏了啊,带坏了呀……

    “哦?”太子爷内力深厚,自然也能听得一清二楚,他似笑非笑的挑眉,声线拖得有些长,魅惑意味十足,饶有兴味的偏头看向笑无语,眉眼之间是风光雨霁的绮丽风华,叫人不敢逼视。

    这眼神一扫,笑无语当即轻笑:“说笑而已,本国师有慈悲之心,方能得佛祖庇佑。岂会自砸招牌呢!言语间多有不敬,还请北冥太子见谅!”说话自然要有度,他可不希望自己真的为了逞几句口舌之快,把命给丢了!

    他话音一落,君惊澜倒也没再纠缠,只是看着前方黄沙,状若不经意的开口,慵懒声线满是寒意:“抢天下,爷会用最光明的手段。抢女人,爷将不择手段!”

    这话,暗示意味就很足了。即,你笑无语此来是想与我争天下,我可以放你安安全全的回去,公平相斗!但,如果你是来跟我抢女人的,你被人卑鄙的暗杀或是怎么样,那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笑无语听罢,只是看着前方浅笑,没有回话。

    澹台凰看了笑无语一眼,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货不可能对自己有意思,于是就觉得君惊澜有点过于草木皆兵,偏过头一看!

    瞬息间撞入他狭长丹凤眼之间,眸中冷光几乎要将她冻成冰雕!于是,她终于回忆起那所谓对笑无语欲行非礼的事,翻了一个白眼,眼神往前方看……

    第一,没有那会事儿,她不需要心虚!

    第二,她和君惊澜暂时还没有什么实质性关系,所以也不需要跟他解释!

    故而,只能翻白眼了!

    看她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太子爷轻轻勾了勾唇,笑得很温和。

    接下来的路上,还是很和谐的。

    这几人也都很懒,到了晚上也没停下来歇息,直接往骆驼身上一靠,闭上眼睛睡觉。因为多了笑无语这个多余份子,太子爷一路上调戏澹台凰的频率,也直线减少,显然是不欲让外人看见他们的“甜蜜”!

    但是这两天,气氛一直都是冰寒的。澹台凰也偷瞄过某人那不豫的脸色,每每她一偷瞄过去,对方便忽然对着她一笑,美到惊心动魄,温和到让人头皮发麻。

    两天之后,这一行人终于到达了漠北王庭!

    也就是,澹台凰这一世的家!

    澹台凰在遥远的地方立了很久很久,看着王庭的方向,不知是在想些什么,而君惊澜和笑无语见此,也都没有说话。

    郁郁葱葱的青草,遍地可见的牛羊,草原上的帐篷像是繁星一样多。她看了一会儿之后,似乎是终于找到了归属感,笑意盈盈的骑着骆驼往前。

    还心情颇好的看了君惊澜一眼,太子爷可是难得得到她的好脸色,原是应该高兴,但是想着那所谓“对笑无语欲行非礼”之事,依旧觉得十分膈应,故而只看着她笑了一声,笑得人毛骨悚然。隐隐还觉得他的笑容之下有点邪气,不知道在打着什么主意!

    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赶紧收回了目光。然后开始认真的担心这几人作为外国份子,会不会被驱逐,但她显然是想多了。

    就在这会儿,也是离王庭还有数里之遥时,无数漠北士兵,高扬着旗子,飞快的往他们的方向而来。他们分队而列,站成两排,步履十分稳健而整齐,隔开的距离都极为适中。

    接着,中央铺开了一层红地毯,红色的地毯在碧绿的草地上展开,当真像是花儿一样鲜艳。

    前方很快的出现了几个人,一名头戴王冠的男子,踩着地毯一路走来,他看起来才三十多出头的样子,和王兄长得极为相似!而他的身侧,有一名女子,那张脸和自己长得也极为相似,但也有些不同,相比起来,自己比她高挑一些,眉眼之间也多了几分凶狠!

    他们的身后,是一众漠北朝臣。而和澹台凰想象的不同的是,她原本以为漠北处在沙漠之中,应当十分贫瘠,可这些人的腰带配饰之上,都布满了五彩斑斓的宝石!她咽了一下口水,看来自己是有钱国家的公主啊!

    正在她思虑之间,那些人已经到了跟前,先是那和王兄极为相似的男子张开怀抱,笑看向她大声开口:“我的女儿,还在等什么?还不到父王身边来!”

    声线华丽优雅,语气却是十足豪迈!

    澹台凰瞬间鼻子一酸,从骆驼背上跳下来,就飞奔了过去!狠狠的撞进了这所谓父王的怀中,十几年不曾得到过的父爱,她忽然开始羡慕澹台凰,羡慕自己的前身,有这样疼爱她的父亲。

    既然羡慕,那么,就让她自私一次吧!

    澹台凰,我会承担起原本属于你的所有责任,也请你,把原本属于你的幸福和温暖,借给我!

    君惊澜坐在高处,那样静静的看着,看着她像雏鸟一样,飞入了澹台明月的怀中,薄唇轻轻扯了扯,笑容也染上了些温度。现下,她该是觉得幸福温暖的,他为她感到欢喜,很欢喜……

    澹台明月大笑几声,将她拉出来,看她鼻子都红了,笑着开口:“一个多月不见父王,也知道伤心流泪了!看来父王和母后没有白疼你!”

    说罢,转过头看向骆驼上剩下的几人,笑道:“让朕来看看,朕的女神,给朕送来的女婿!”

    这话一出,澹台凰愣了一下,他的女神?很快的,她又敏锐的看见了自己的母亲,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眼神微微暗了暗,但又很快的释然。怎么回事?她还没想懂,君惊澜已然落地!

    紫银色的衣袍,在风中绽开一条灿然夺目的风景线。他神色从容,薄唇带笑,一步一步往前,像是冰山的雪莲花在脚下朵朵盛放。

    而草原上的烈日,草原上的风,都只为他一人而悬,一人而舞!

    举手投足之间的风华气度,是星河涌动的波光,是山河更替的翻覆!

    这一瞬,看得众人有些微微吃惊!原本这一队人马一到,他们的眼神就放到了那个男子的身上,因为他太扎眼,即便放在人群堆中,也能一眼就被看出来、也能瞬间成为焦点。却不曾想,苍天给他如此之容,还给他如此之姿。

    当真不负那句关于北冥太子的盛誉:无双风华,艳惊天下!

    他不急不缓,似闲庭阔步而来。不显得过于急躁,也不显得怠慢,到了澹台明月的跟前,微微抬手。弯腰开口:“拜见岳父大人!”

    风度翩翩,礼仪周全!

    漠北王后赫连亭雨当即满意点头,并偏头看了澹台明月一眼,表示自己很喜欢这个女婿。

    而他们身后,一名穿着华服,手中拿着长鞭的女子,狠狠的咬了咬牙,眸中满是愤恨!旋即,唇边展开一抹极为单纯的浅笑,白莲花一般纯洁!

    澹台明月看着君惊澜,也点了点头,满意开口:“好!配得起朕的凰儿,看着你这小子,就让朕想起你父皇!当真不愧是君临渊的儿子!”

    “岳丈大人见过父皇?”他微微抬头,浅笑着开口。风度翩翩,让人一见就想赞叹——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一点都不像和澹台凰相处时的无赖样子,看得澹台凰直翻白眼!

    澹台明月笑笑,大声开口:“自然是见过的!但也不太熟,只是当年,你父皇那聪明胜神,睿智似妖的名号天下间谁人不知?有你这样出色的儿子,也实属正常!”

    说着,他抬首看了笑无语一眼,笑道:“东晋国师,请吧!”

    笑无语看了一下差别待遇,心中不爽,面上倒还是笑得飘逸出尘,世外高人一般,下了骆驼,上去拱手开口:“笑无语谢漠北皇亲自相迎!”

    “朕已准备好美酒佳肴,招待从远方来的客人,请!”澹台明月挥手,那张美艳的脸上满是笑意,这让澹台凰看得微微皱眉。她发现,父王和东陵的夜王,长得真像,就连笑都很像!

    几人一同往王庭处走,赫连亭雨将澹台凰拉了过去,抓着她的手不断的嘘寒问暖,也没有斥责她为何没跟着澹台戟回来,反而跟着君惊澜回来,只是问她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澹台凰听得心中温暖,都一一作答。

    也问出了自己关心的问题:“大王兄和二王兄现下怎么样了?”

    这话一出,赫连亭雨的面色僵了一下,拍着她的手开口:“放心!你大王兄已经包围了齐格亚草原,算算日子,他明日就当能带着你那不听话的二王兄回来了!”

    这话,说的很有艺术性。只说澹台灭是不听话,而不说谋反,将事情缩小化。澹台凰心中理解,这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爱,一个都不愿意割舍,所以只能希望大事化小,当成家务事来处理!

    澹台凰点头,表示放心。

    接着,便是一场盛大的宴会,原本应该是有篝火晚会的,但是因为澹台灭的事情,澹台明月好似没有那么好的心情,故而没有举办。君惊澜和笑无语也表示理解。

    这一场宴会,太子爷的表现自然是极好的,在岳丈和岳母大人面前露脸,他自然要表现的极为君子,极为优秀。但是澹台凰一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还在生自己的气!因为笑无语那个王八蛋所谓的非礼!

    想到这里,她忽然有点想整治笑无语一顿报仇了!

    是夜,澹台凰耷拉着脑袋,在成雅的带领下进了自己帐篷。心中抑郁,其实那妖孽两天没怎么搭理她,她心里还是很不爽的!郁闷的往床上一倒,看着帐篷顶就开始发呆!

    而就在这会儿,一阵风刮了进来,帐篷的门也被微微吹开了一瞬。

    门口守卫的人“呸”了一声:“怎么这么大的风!”

    而澹台凰偏头一看,就见那某人进来了!紫衣墨发,银冠玉带,容颜微醉,狭长魅眸看向她,几个大步对着床边的澹台凰走去。澹台凰顿时有点慌了,这货不是来发酒疯的吧?

    而他,到了她的跟前,径自往床上一躺!躺在她的身侧,旋即凉凉开口:“你,现在,立刻,马上扑了爷!扑完要压,而且必须非礼!”

    “嘎?”澹台凰愣了一下!

    见她愣着,他一把将她拉过来,重重的压到自己身上!慵懒声线在她耳畔凉凉响起:“澹台凰,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去非礼笑无语!你知不知道谁才你是应该非礼、能够非礼的人?爷告诉你,你今天若是不非礼爷,爷跟你没完!”

    ------题外话------

    下面有请太子爷讲话——

    太子爷挑眉,勾唇浅笑,慵懒声线凉凉响起:“爷告诉你们,你们再不把月票投给爷,爷跟你们没完!╭(╯^╰)╮!”

    另:万分感谢弟兄们的钻石、月票、五星级评价票!哥哥都看见了,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