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你死了,我跟着!

    “滚!”毫不犹豫的破口大骂!

    他低笑,不语。容色坦荡,神情怡然,毫无半分生气迹象,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骂习惯了……

    成雅纳闷的探过头,往河中一看,心中对那白衣女子的崇拜和景仰犹如如滔滔江水,再看了一眼自己微胖的身材,默默的转过头在小星星的身边画圈圈!

    韦凤也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终而开口:“这姑娘看起来,家境不是太好但也绝不会差,而且看她的表情,不像是会愿意做杀手的人!”

    自然,再不会做杀手的人,爷也能成功的将之收服。但是她好奇,她们这位未来的太子妃,能有什么法子将她收服!

    澹台凰看了一会儿,觉得韦凤说的很有道理,因为那姑娘面上含笑,一副乐融融的模样,显然小日子过得还比较滋润,好端端的要人家杀人,她能同意吗?想了很半天之后,想到韦凤都开始怀疑她无法想出对策之时!

    她忽然回过头看了韦凤一眼:“要不,你上去跟她认个亲戚?”

    “……”韦凤无语!这就是她想了半天的计策?“为什么是属下上去认亲戚?”难道她长了一副很与人有亲的面孔?

    澹台凰指了指君惊澜,又指了指自己:“我们两个是皇族的人,上去说她是自己离散的姐妹,我们答应,天下百姓和文武百官也不会答应。成雅是漠北人,身上也颇具漠北女子的特色,上去认亲戚人家不会相信,所以只有你了!”

    澹台凰的父王是前任漠北皇和一个汉族女子所生,所以她和王兄看起来都像汉人。但是成雅就完全不同了!

    澹台凰说到这儿,一顿,还扫了在那里行厌胜之术的小星星童鞋:“还是你指望人家相信一只狼和自己是亲戚?”

    “嗷呜!”小星星童鞋鼻孔喷气!星爷身份高贵,狼王狐后之子,怎么可能有人类亲戚,别以为你认识了星爷几天,就可以和星爷攀关系!

    韦凤无语,求助的眼神看向君惊澜,她就这样冲上去“认亲”,人家十有**得把她当成神经病!虽然她是有个失散的姐姐来着,但是随便抓一个人就认,会不会太儿戏了!

    君惊澜轻咳一声,狭长魅眸扫向澹台凰,开口调笑:“太子妃若是没有办法收服,那爷就只有委屈一点了……”

    “等等!谁说我没有办法收服!”开个玩笑罢了!

    这话一出,她登时沉默了下来!收服的办法有很多,但是她毕竟是现代人,不太狠得下心去用!就在她迟疑间,荷叶间的女子,已然轻飘飘的转身,往河的对岸而去,脚步轻快,看样子心情颇好。

    澹台凰偏头看了君惊澜一眼,开口:“我们骑马慢慢绕过去?”

    “嗯!”他微微点头,狭长魅眸中划过一丝赞赏。就这样贸然去追,对方一定会认为他们别有用心,而绕过去跟上,不仅能打消对方的疑虑,也能知道对方的家境和状况。想要人为己用,必然要知己知彼!

    寻常,这样的事情会是他手下的人去做,但是今日,既然是她想要这个人,他便只有陪着她去玩玩了。

    几人上马,澹台凰穿的还是一身男装,刚准备上自己的马,很快便被太子爷一把拉了过去。

    又变成了两个人一起骑马的温馨画面,跟在他们身后的韦凤和成雅忽然有点担心,被外人看到这两个男人一起骑马,会不会,会不会……以为她们这两个跟班也是同性恋?她们真无辜!

    一众人悠闲策马,沿着那女子上岸的方向走。

    走了约莫五百多米地,忽然看见远远的,一片青葱草地之上躺着一个人。他一袭白衣,白衣散入细草之中,一眼望去,像是浩瀚沧澜之中绽开了一朵白莲。

    澹台凰好奇的张望,想看看躺在那里的是个什么人,望了一般,忽然一只手伸出,遮住了她的视线。耳畔传来他不豫的声线:“别看!”

    “但是人家也许是受了伤什么的,我们这些过路的,其实可以救一救!”澹台凰开口反驳,想着上次救了楚七七,从楚玉璃手下安然走脱,后来救了半城魁,得了一大笔银两。这都告诉我们好人是好报的,说不准救了地上的这个人,又有福报等着她!

    君惊澜淡淡的往马下扫了一眼,见那人安安静静的躺着,好似是真的晕倒在此,冷哼了一声:“他没事!”

    语落,他们的马大刺刺的从地上的白衣男子身侧踩了过去。

    韦凤目不斜视的跟着策马,爷说没事儿,那就一定是没事儿!而且他们北冥太子府的人,从来没有管闲事的习惯!倒是成雅没忍住好奇之心,歪着脑袋往那边一看,只见那男子貌若谪仙,白衣飘飘,修指如玉,乃是超脱世外之容,接着,很快的便觉得熟悉!

    熟悉之后,是一阵惊恐!开口惊呼,像是见鬼了一般:“公主,这不是那天我们翻墙,砸晕的那个谪仙美男子吗?”

    这话一出,前头被君惊澜挡着眼睛,已然对这人没了兴致的澹台凰,又飞快的将自己的脑袋转了回来,从君惊澜的臂弯之下侧过,往地上看,一边看一边对君惊澜道:“喂,我们还是救救他吧,我之前得罪了他,说不准这次救了他之后,他会原谅我的过失!以后还能做好朋友!不过这货怎么这么倒霉,又被人砸晕了!”

    她话音一落,他慵懒声线在她头顶缓缓响起:“你当他是谁?”

    “谁?”楚国世子?上次在青楼就见他和楚长歌称兄道弟来着。

    “东晋国师笑无语!在东陵皇宫,东晋大皇子因与漠北有冲突被遣送回国,使得东晋颜面尽失,东晋长公主更是忽然暴毙,而且一切证据表明与漠北有关!你确定你要跟东晋的人有牵扯?”他闲闲开口,狭长魅眸扫向地上那貌似晕倒的某人,闪过半丝冷嘲。

    这话一出,澹台凰当即犹豫了!先前就听成雅说过,东晋说是国君执政,不如说是国师执政,因为帝王每每都对国师笑无语言听计从。没想到这货就是笑无语,这要是真救了,确实很容易发生农夫与蛇的故事!但是见死不救,又好像有点不好!

    就在她犹疑间,太子爷又凉凉开口:“而且,你觉得笑无语这样的人,会自己一个人晕倒在草丛,都没有手下来救?”

    澹台凰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开口:“不是我们不仁义,不救人,而是这货根本不需要救!快点走吧!”八成就是故意装晕,等着她上当来着!一国的主导者,从君惊澜到皇甫轩,到楚玉璃,她没见到过一个蠢货,要说这笑无语是个会随地晕倒的无能之辈,打死她都不相信!

    她这话一出,君惊澜当即高扬起马鞭,策马而去。

    韦凤和成雅也赶紧跟上,小星星童鞋蹦跶到笑无语跟前,抬了抬蹄子,原本想往他脸上撒一泡尿,想了想还是算了,对于装晕的人星爷是应该撒尿表示鄙视的,但是星爷现在没有尿……半天也没挤出来,早知道那会儿多喝点水了!

    收了蹄子,飞快的往前窜,跟上了澹台凰等人的步伐。

    他们走后,地上的谪仙美男悠悠的坐了起来,然后——

    愤怒的从自己胸口掏出一个小包,打开,然后开始咬牙切齿的嗑瓜子,问:“星辰,本国师没有半城魁长得英俊吗?”

    夜星辰闻言,赶紧从暗处跳了出来,咳嗽了一声,单膝跪地,无语开口:“国师大人,您的姿容和半城魁,应该是不相上下!”

    “那她为什么只救半城魁,不救我?”问着,那瓜子咬得更大声了!一张谪仙般出尘的面容上,满是与容貌极为不符的愤恨。

    夜星辰又咳嗽了一声,十分诚恳道:“这不是北冥太子拦着,人家认为您不需要救吗?”

    “哼!需不需要救,是他君惊澜说了算吗?”笑无语冷哼一声,一把将手上的瓜子甩了老远,散落了一地。起身,拍了一把自己身上的灰,一边往前面走,一边开口吩咐,“去准备点东西来……”

    ……俺是求月票,笑无语要出“狠招”的分割线……

    而此刻,澹台凰和君惊澜的马,已然跟着那白衣女子的背影,入了一片密林。

    林中忽有有鸟儿惊飞,从丛林深处而来。几人俱是一惊,看样子,是里面发生了点事!

    将马儿系在一旁的树上,几人便下马徒步往丛林深处而去,越往前面走,便越是闻到一阵浓重的血腥味,澹台凰的眼神一凝,脚步也快了几许!

    没走几步,就听见一阵哭声传来:“老头子,你醒醒啊,你走了我可怎么活呀……老头子……”

    澹台凰和君惊澜对视一眼,脚步又快了几许,接着,远远的,看见一间草屋印入视线之内,那草屋坐落在密林之中,用木柴围出了一个院墙,木柴并不高,稍稍抬头一眼望去,可以看见屋门口的场景!

    他们这一看,便惊住了!

    一个四五十岁的老者,倒在血泊之中,一身粗布衣衫的妇人,抱着他不住的抹泪!地上躺着那会儿他们见着的白衣女子,爬到那老人跟前,抓着他的手大声哭嚎:“爹!爹!爹,你醒醒,你醒醒啊……”

    大门口,站着几个家丁装扮的人,为首之人,手上提着一把带血的刀,漫不经心的看着,眼中满是不屑的光:“乖乖听话,不是就不必如此了?太守公子看上你家女儿,是你们的福气,还不乐意!不乐意就去阎王老子那吧!”

    “你们这群禽兽,畜生!还我老头子的命来!我跟你们拼了!”那妇人像是疯了一般,双眼猩红的冲起来,对着他们飞驰而去!

    身体躬起,对着他们的方向,狠狠相撞!

    而与此同时,那白衣女子也从地上跳起,劈手而起,一把夺过他手上的刀,狠狠的对着他捅了过去!

    然而,两个女人的力量终将有限,那么这一击过去之后,被家丁们避开,随即狠狠的一脚飞起,将她们重重的撞落到了地上……

    为首的家丁嫌恶的看着她们:“够了!闹够了就好好准备出嫁,我们家公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三天之后,太守府的花轿临门,你要是不嫁,你娘的命也别想要了!”

    他们说完,便大摇大摆的转身,将欲扬长而去,端的是一副欺压良民胡作非为的样子!澹台凰坚持,心中一怒,没想到强抢民女的事情,真的会这样活生生的发生在她眼前,她脚步一动,就想上去好好教训那些人!

    然而,她才走了两步!身后,忽然传来他的声音:“你确定,你要现在出去?”

    声线淡淡的,凉凉的,甚至于,在澹台凰听来,还是有些残酷的。

    然后,她的脚步,就这样,在地上生了根!

    只是一瞬之间,她脑中便很清晰的明白,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是上天给她收服那个女子的机会!如果,她现下冲出去,将那些人都杀人,给人家报仇,那一家人会对她感恩戴德,相信人间总有乐善好施的好人,也许那女子真的愿意跟随!但,愿意跟随,并不代表以后有勇气为她杀人!

    可,如果她现下不出去,不出手,等那些人走后,他们再出去,出手帮那个女子,却让她亲自去报仇。在满怀怨恨的杀掉自己的仇人之后,那女子的心,将不再澄明而透亮,会变成一片漆黑而阴暗,再让她帮忙杀人,就简单了!

    可,这样,是不是太残酷了?

    澹台凰站立不动,头也不回的问话,声线略有些困惑和责难:“君惊澜,我真想知道,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会这么硬!”

    这样的场面,他竟然丝毫都不动容,亦没有半点出去帮人一把的冲动。

    心中想的,只有如何收服那个女子!

    这话一出,他唇际笑意微僵,只是刹那间,便感觉利刃穿心,生生割裂,撕扯,寂灭,一片血肉模糊!痛至骨髓!

    终而,他狭长魅眸看向她的背影,慵懒声线带着前所未有的暗哑低沉,问:“这样的我,会让你觉得害怕?”

    她沉默。心中思虑,是害怕吗?恐怕不是!

    终于,她轻声开口:“不,这样的你,让我觉得心安!”

    她容易意气用事,容易冲动。会因为一时头脑发热,冲出去做很多不理智的事情,所以,有这样一个心狠心硬的人在身边,时刻保持清醒的提醒她,她便不会轻易犯错!她便能按照正常的轨迹,做成自己想要做的事!

    他笑,未再开口。

    他曾以为,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是苍天不仁,强加给他的磨难。终而使得心变冷,变硬,不再相信一切人间美好,能用最理智,也残酷的眼光,来审视这世上的一切。

    到今日,他才知。这一切,都是上苍对他的偏爱,让他在重重打磨之下,坚硬到无坚不摧。才能,于任何时刻,都可以保护她,帮助她。

    她狠不下的心,由他来帮她狠!

    他的眼,始终停留在她所站立的位置。

    而澹台凰的眼神,此刻正往院内眺望。

    那些人都走了,她也抬起脚步,准备往院内而去。而与此同时,那老妇人飞快起身,几个大步,冲到那白衣女子的跟前,将她扶了起来:“燕儿,你快走!收拾包袱快走,娘不会让你嫁给那个畜生的!你赶紧走,带上家里所有的盘缠,有多远走多远,再也不要回来!”

    说着,那老妇人飞快的进屋收拾东西,没过一会儿,就拎着包袱出来了,便把那白衣女子不断的往门外推:“你走!赶紧走!”

    “娘!女儿不走!我要给爹报仇!”白衣女子狠狠的抹了一把眼泪,咬牙说着。

    “你走!你本来就是我们从山下捡回来的,跟我们也没有血缘关系,你报什么仇!出去,从今天起,你跟我们凌家没有半点关系!死的人是我凌家的人,跟你半分关系都没有,你走,马上走!”那老妇人说着,将凌燕从屋内推了出来,并狠狠的将门关上!

    澹台凰愣了一下,不知这时到底还该不该上去。

    而凌燕出了门,却还想回去,转过身便想敲门!手刚刚扬起,正要敲——屋内,传出一声“砰”的巨响,那老妇人痛呼一声:“老头子,我来陪你了!”

    凌燕一脚将门踹开,顿时撕心裂肺:“娘——”

    这一幕,澹台凰看见了,但是她没有拦,因为她心中清楚,那老妇人求死之心坚决,拦住了现下,拦不住一辈子!就如同,皇甫轩的母后……

    微风静静的吹拂,她立于原地,像是一棵草,随时能被风吹得四面飘摇。因为这一幕,又让她想起了,从前的……很多记忆!

    他微微上前一步,站在她的身侧,什么话都没说,是一种无声的陪伴。

    凌燕哭的很惨,看着那姑娘哭泣的模样,她忽然想起了童年的自己。其实她童年经历的,远远比凌燕要惨。她不能理解皇甫轩的母后,不能理解凌燕的母亲,也不能理解……她自己的妈妈。

    半晌,她忽然问:“君惊澜,你说,到底感情要多深,才能一个人不在了,另外一个人抛下所以,毅然生死相随?”

    “大概是携刻进了骨髓,自己不再属于自己,不属于任何人或事,而仅仅属于对方。”他缓缓开口,沉着寂然,声线并无一贯的笑意。

    终而,她轻轻笑了。她说——

    “君惊澜,如果有一天你死了,我也跟着!”

    他闻言,微微一怔,瞬间惊喜,偏头看向她:“此言当真?”

    “当真!”澹台凰点头。一句话藏在心里没说,因为祸害遗千年,看你这丫就不像会短命的样子!“所以你一定要活得比我长,不然我就亏死了!”

    “好!”这次,他没有耍嘴皮子,也没有“犯贱”,只回了她一个字。好!

    他知道,她现下忽然说出这种承诺,并非是要将她交托给自己。而只是因为,看见生死相随,看着人与人相伴的美好,心中也希望有这样的牵绊。

    而正好,他在这里!

    运气很好。

    楚玉璃,楚长歌,皇甫轩,甚至……澹台戟,都没有他这样的好运气!

    凌燕坐在院子里头哭了很久,终于平静了下来,眸中只剩下仇恨的波光。从屋内拿出了一把剪刀,在地上拼命的磨,只希望它锋利一些,再锋利一些,就能刺破仇人的胸口!

    就在这会儿,一双洁白的靴子,落入她的眼前。而那靴子之后,还有几双脚立着。

    她猛然抬起头,执起剪刀,扬手便想戳!澹台凰很快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冷声开口:“姑娘,看清楚了再杀!”

    凌燕的手被制住,自然很快的看出了他们不是仇人!狠狠的抽回收,声线冰冷的如同死人:“走!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也没人招待你们!”

    说着,又狠狠的磨着剪刀。

    澹台凰忽然开口:“如果你的仇人就在你眼前,你敢杀吗?”

    “如何不敢?”她霍然抬头,冰寒的眼神狠狠的瞪着她!

    “那好,今夜,我们帮你抓人,但你必须亲自动手去杀!怎么样?”澹台凰轻声开口询问,语气也很冷。

    凌燕站起身,环视了他们一眼,也因为心中滔天的恨意,肯本也来不及惊艳或是惊讶:“为什么帮我?”

    “帮你报完仇,你可以选择跟我走,也可以选择自己留下!至于为什么,你不必问!”澹台凰轻声开口。

    凌燕防备的瞪着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相信他们的话,手中的剪刀也一直紧紧的攥着,攥到手心都勒出了片片鲜红!终于,看着澹台凰诚恳而不含杂质的眼,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好!我答应!”

    没有绝对的相信,但是她现在没有别的选择!不管这些人的出现是为了什么,也不管他们到底想要自己做什么,她现下都只知道,没有他们,她绝对不可能报仇!若是相信,还有一丝希望!

    是夜。

    太守府中,灯火通明,所有下人们都在欢天喜地的布置彩绸,将要为他们的公子迎娶第八房小妾!

    一扇门,紧闭着。

    里面透亮的光从薄薄的纸上透了出来。屋内,传来一道明显底气不足,又笑得志得满怀的声线:“事情给老子办的怎么样了?”

    “公子!我们出马,还有什么事情是办不成的吗?一个小娘们罢了,保准过几天,就老老实实的嫁进门!”一个家丁的声线从里面传了出来。那声音,正是动手杀人的那人!

    站在屋檐上的凌燕,身子一颤,眼中瞬间染上凶光,便想冲出去!澹台凰却扯住了她的袖子,微微摇了摇头。现下门口来往的下人太多,不宜动手!

    “嗯!你们办事,我还是很放心的,对了,没出什么岔子吧?”那里头的公子,又开口询问。

    他这一问,那家丁便支支吾吾了起来:“公……公子,我们失手杀了人!原本是想直接把那小娘们给您抢回来的,但是她爹忽然跳起来拉着,我们一时错手,就……”

    “什么?!”那公子惊叫了起来!这一叫,又好像终于明白自己不合适叫这么大声,声调很快又降低了八度,小声开口,似乎十分懊恼,“你们把我的岳丈大人给杀了?这……那小娘子还能嫁过来吗?”

    “公子,您放心吧,我们威胁过了,要是她不嫁,就把她娘也杀了!她那么孝顺,就不信她不好好听话!”家丁得意的声线,从屋内传了出来。

    那公子终于放心,还在屋内轻轻:“嘘!”了一声,又接着道,“那也好,反正能把人弄过来就行了,你们这几天嘴巴都给我闭严实点,别让我爹知道!不然他那个牛脾气,非得要我们给那糟老头偿命不可!”

    “公子,您就放心吧!小的们又不傻,能给老爷知道吗。嘿嘿,小的先在这里恭喜公子了,又娶得美娇娘……”

    “哈哈哈!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屋内对话的声音,不断的传出。最后便只剩下一阵一阵的笑声。

    而门口那些布置着彩绸的人,也慢慢的散了。

    澹台凰扫了凌燕一眼,将一瓶药粉递给她,暗示她自己过去。凌燕往那屋子的方向看了一眼,踮起足尖,便轻手轻脚的过去了。

    没有武功,身型却很稳,并未弄出半点声音。

    就如同她在河中一般稳健。她到了屋顶,轻手轻脚的揭开瓦片,将里面的药粉倒了进去!

    不一会儿,里头那些笑得春光明媚的人,便没有了声音!

    而凌燕的表情,十分狠戾,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和白日他们在荷叶见见到的大不相同!只是几个时辰,就这样改变了一个人。

    澹台凰远远的看着,看着她跳下屋檐,开门进去。

    这一瞬间,她忽然有点后悔。也许终究是她自私了一些,那会儿若是出去,直接出手帮凌燕报了仇,虽然不能改变她父母双亡的最后局面,最起码,这个姑娘还能纯真干净的活在世上!

    看着下头大开的那扇门,像是地狱之门,里面渗出了黑暗之血。踏入之后,再不能回转!

    一炷香之后,凌燕终于从里面出来了。

    她站在门口,手上的匕首上,脸上,还有那一身洁白的衣衫上,全是艳红的血。

    她一直在发颤,从那屋里出来之后,彻底迷失了方向。终究是第一次杀人,终究是心里害怕到了极致,即便杀的是自己的仇人!

    君惊澜淡淡扫了韦凤一眼,便揽着澹台凰跳下了屋檐。

    韦凤会意,赶紧跃进屋内,将几乎已经傻掉的凌燕带了出来。

    出来之后,行了很远,过了很久,她方才平静。坐在河边,手上拿着染血的刀子,不断在看!

    到了河边,她原本是想将自己的身上和脸上洗干净的,最终却没有。也许是心里清楚,已经杀了人,再不可能干净了,她呆呆的坐着,头也不偏的问澹台凰:“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

    “为我杀人!成为我手下最厉害的杀手,以你在荷叶上也能行走自如的功底,我相信你能做到!”澹台凰说着,忽然一顿,终于没忍住,接着道,“而且,我得承认,你爹被杀了之后,我们就到了,我们却没有出手帮你报仇,就是为了你亲自动手,为了让你能渡过动手杀人这个坎!”

    她这话一出,她身后的韦凤当即不认同的挑眉。上前一步,想拦着,并解说转化几句,君惊澜却忽然扬手,制止了她。

    她现下这话,是极为不明智的。但他也知道,她毕竟还不够残忍,她不将这话说出来,恐怕一生都不得心安,一生都觉得有所亏欠。

    而,凌燕却忽然笑了:“没有差别!”

    “嗯?”澹台凰挑眉,不明所以!

    凌燕转过头看向她,脸上还沾染着污血,她笑了笑,那笑容在血液的映照下如鬼魅一样可怖,冷声开口:“我说,没有区别!不论你们什么时候出手,我爹死了,我娘都一定会死!即便你们那时出手,我也不再相信这世间再有光明!”

    见澹台凰微愣,她又接着开口:“那不是我亲爹娘,我是他们捡回来的!那时候,人人都说我是天煞孤星,所以才会被亲生父母抛弃,他们甚至还想杀了我,怕我煞到了他们,还给他们一片宁静。后来,我爹娘将我捡了回来,因为那个天煞孤星的传言,人们都厌弃了他们。他们便带着我,一起住进了那片丛林。我曾想,这天下之人大多是恶毒的,唯有我爹娘是好人,我定要好好孝顺他们。但是,你看见了吗?好人终究没有好报,他们都死了,都死了!我还能指望这世上有什么好?哈哈……杀人便杀吧,杀掉一个少一个,说不定还能为这世道清洗些罪恶!”

    她说着,手中的刀子狠狠的扎进了泥土!一双明艳的眼,变得灰沉无比。

    于是,澹台凰终于明白,让她变成这样的,不是自己没有及时出手,而是这世道。从小被厌弃,心中便蒙上灰尘,当唯一的温暖也终于被抹杀,她身上便会有一种毁天灭地的力量,甚至欲将整个世界都尽数毁掉!

    最后。凌燕又断断续续的开口了……

    她说:“你放心,我会好好听你的话,你叫我杀谁我就杀谁!”

    她说:“你不必觉得自责,不是你毁了我,是这世道毁了我。天地不仁,当以万物为刍狗!弱肉强食,原本不过是最正常的事!从此,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欺我,辱我!”

    她说:“以后,我会成为你手中的一把刚毅的利剑,那是最为锋利的利器,为你斩掉前方所有的荆棘!”

    “这一切都是为了报答你,没有你,我无法报仇!不论你是为了什么,终究,我报了仇!”

    她说完所有的话,将手中的刀子在水中清洗干净。见澹台凰诧异的着看她,她笑:“一个好的杀手,杀完人,剑上不应该染血的,不是吗?”

    澹台凰张了张嘴,直觉是想劝她一句,却不知道该从何劝起。这是一个固执而倔强的姑娘,其实她告诉凌燕她们早就到了,是有想让她将所有的恨意,转化一部分到自己的身上,责怪他们没有早点出手,愤怒转稼,心中就会舒服一些!

    但是最后,她执意将一切都自己扛下了。

    澹台凰默然起身,背着她走了很远。脚步停下,便已经感觉到身边站着一个人。她看着前方河水之中的点点波光,心中忽然在想,天下间还有多少个凌燕,在陡崖的裂缝中苦苦挣扎,当终于看见阳光的时候,又忽然被人生生夺走。

    这一刻,她甚至是有些悲天悯人的,因为强权,因为那人是太守公子,就能轻而易举的夺取人的性命,轻而易举的摧毁别人的家庭和人生!

    在她沉思之间,他慵懒声线,在她身边缓缓响起:“不必多想,你只要知道,她会是你手上最锋利的一把利器。如果你觉得这世界太暗,便立于日月之巅,用你手中的剑,亲手劈开一道光明!”

    她闻言,大受震动!像是心中一扇门被打开,前路顿时开阔起来!旋即,她偏头看向他,轻声道:“那你觉得,北冥,就一定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没有!”他闲闲回话,语气十分笃定,又笑看向她,凉凉开口,“这世道,黑到至极就是白!天下都知道爷处事残忍,却不知,也就因为太过残忍,便无人敢以身试法!只要你的剑,劈开的是光明,至于是手中握着的,是洒满了阳光的剑,还是沾满了鲜血的剑,又有什么要紧?”

    这话一出,澹台凰倒真的觉得自己是被他上了一课!心中的困顿也找到了出口。是的,天太暗,她若不满,便亲手劈开一道光明!轻笑一声,接着问:“我可以理解为,是这便是你容不得手下犯一点错的理由?为了黑到极致终成白所来的严苛?”

    他闻言,双手拢于袖中,负于身后,凉凉开口:“不容他们犯错,是因为一步错,便满盘皆输!而输的,将不仅仅是他们一个人,有我,有太子党,还有……整个北冥!”

    说到这里,他又懒懒笑了笑,偏头看她,“你要知道,爷所处的坏境,不容许爷犯一点错,也不容许爷手下的人犯任何错!”

    “有朝一日,真想见识一下你所处的环境!”她似笑非笑的开口,语中的暗示意味很足。

    太子爷闻言,顿感心情愉悦,低声笑道:“爷也希望,有朝一日,能有太子妃这双手,可堪一起握剑!”

    一起——握剑!

    一起,劈开万丈霞光!

    一起,荡平天下诡谲!

    一起,创出盛世江山!

    “君惊澜,你今日没犯贱,很难得!”澹台凰心情好了,便开始转移话题。

    太子爷闻言,勾唇邪笑,四下一扫,状若审察。旋即,闲闲开口:“太子妃,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她们也离我们很远!”

    “所以?”挑眉看向他,语气不是很好,警告意味很足。

    他上前一步,凑到她耳边,暧昧开口:“所以,很适合打野战,一定非常刺激,保证只要一次,太子妃便会深深迷恋,终生不忘!”

    “滚犊子!”高声怒骂!

    “但是看在你月事的份上,爷只好勉强忍一忍!”低笑着叹息,似乎颇为遗憾。

    “去你妈的!”飞起一脚!

    ……

    翌日,天气很好。

    也因着天气不错,今日凌燕的状态已经好了很多,眼神虽然还是灰沉的,但已经勉强会笑了。这一切自然要归功于韦凤和成雅大半夜的劝导,各自把自己凄惨的身世拿出来列举,说与凌燕听。

    至于她们凄惨的身世是真的还是瞎编的,暂且还无法得知!

    反正凌燕听着听着,在发现世界上其实有很多比她更惨的人之后,终于慢慢淡定了!当然,这都是澹台戟的理解,至于凌燕真正淡定的原因是什么,那就只有凌燕自己心里清楚了!

    澹台凰和君惊澜共骑一匹马,自然从之前就空下了一匹,现下给凌燕骑着正好。

    一行人往漠北的方向而去,动作也要快,不然太守家的人说不准就追来。

    神奇的是,骑着马,没过一会儿,他们竟然惊愕的看见了情景重现!他们远远的看见——一片青葱草地之上躺着一个人。一袭白衣,他白衣散入细草之中,一眼望去,像是浩瀚沧澜之中绽开了一朵白莲。

    一切都能昨日上午看到的场景重合,只是换了一个地方晕倒!

    啊,跟昨天还有一点不一样,就是那个人的旁边,插着一个木头做的牌子。

    那块牌子的上头,写着几个大字:“我将死,很需要营救!快来救我!”

    澹台凰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货还真是,昨天好端端的晕在那里,他们没救,今天又晕,还插个牌子……

    而暗处的夜星辰,嘴角也不断抽搐,无语的看着自家主子!这就是国师大人昨日……

    ——气势汹汹说的,他需不需要救,不是北冥太子说了算!

    ——于是,他今天就躺着自己举个牌子,表示需要救,让自己说了算吗?

    ------题外话------

    话说,今天这个章节,极度黑暗又劈开光明,写得哥小心肝发颤哪,很害pia!快点投几张月票安抚我一下,吓死人了……看我纯洁的大眼,哥是真的很害pia(⊙o⊙)!票来……

    注:那个啥,今天的夜星辰,是未经允许借用了一个读者的名儿,“昨夜星辰之123”的。山哥表示自己取名很无能,所以以后出现龙套要即时取名的时候,会经常在粉丝榜、评论区还有给哥送过道具月票神马的弟兄里头挑出适合的名字用,所以,如果不小心在文里看见了你的会员名,请千万不要打我!抱头鼠窜……也欢迎弟兄们把你们喜欢的名字提在评论区给哥备用……请万万不要抽我!再次抱头鼠窜……

    ——月票来来来来!

    另:万分感谢弟兄们的钻石、月票、五星级评价票!哥哥都看见了,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