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爷,别太矫情!

    这话音一落,走到门口的君惊澜脚步微微顿了一下。

    狭长魅眸闪闪,半晌不言。

    小苗子赶紧跟上去,在他身后认真的开口劝谏:“爷,您可好好想想,您好歹也是天下第一美男子,我北冥,哪怕是纵观天下,那也是顶尖儿的人物啊,您就这样迫不及待的贴上去,显得多没面子啊!奴才都觉得丢人!”当然,这话都不是小苗子的本意,他之所以表达反对意见,还有更为重要的原因!

    这些都不过是先试着劝谏几句罢了。

    而他这话说话,太子爷顿了半晌,忽然伸手托住下巴,呈思考状。

    小苗子心中一喜,以为终于劝动爷了,不必赶紧送上门去倒贴了,却不曾想……

    他顿了顿,薄唇勾出半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懒懒开口:“男人要矜持做什么?但是,你倒是提醒了爷,若是太轻易就得到了,恐怕她就不知珍惜了!”

    尤其那一个萝卜一个坑的论调,要是那没心没肺的女人,当真先占坑,掉头就扔了,恐怕……

    “是呀!是呀!所以您就不要赶着送上去了,这样又掉身价,又容易让那女人得意忘形,不知您的可贵!”小苗子赶紧唧唧歪歪的说了一大通,不管爷的理解,跟他的理解是不是在一个频道,总之能把爷留下就成了!

    “去必是要去的,她怕爷被人捷足先登,爷自然也怕她出岔子!备马吧!”说着,便大步往外。紫衣墨发无风自动,惬意闲适。

    小苗子猛然皱着眉头,终于忍不住大呼了一句:“爷,难道您忘了君家的诅咒?”

    君家的诅咒,那是纠缠了君家人世世代代的噩梦!

    君家的每一个人,只要爱上,便是甘愿倾尽所有,甘愿万劫不复。这是君家之人的传统,历代而来,从未曾在任何人的身上出过意外。但,却因为高祖皇帝,得罪了一个世外高人,从此君家便背负上了一个诅咒!

    ——君家的人,只要爱上,便一定会为爱而死,而且终其一生,也将不得所爱!

    原本,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个传说。

    但,太子殿下的父皇,皇叔,皇姑。当年都无一例外,为爱而死。也确确实实,都是活着之时,一生不得所爱!这便是在东陵,他看见爷认真了,心下便不赞同的原因!

    而前方的人,脚步一顿,广袖扬起,双手负于身后。

    他仰望无边虚空,勾唇浅笑:“小苗子,你可知,皇位之争,只是一步错,便必死无疑。那,为了安危,为了能安安稳稳的活着,爷是不是就应该退而避之,将这一切都拱手相让?”

    “自然不可!”小苗子当即接话。

    旋即,他慵懒的声线又从前方传来:“那么,遇见心动心爱之人,要因为也许会死,便不敢靠近吗?”

    这话一出,小苗子一怔!整个人几乎有些说不出话来,是了,这样推理之下,好似也就是这么一句话。既然为了皇位,敢于去拼去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为何不敢呢?

    他怔忪间。

    君惊澜已然冷笑出声,他抬头望向天空,扬声开口:“我命由我不由天!人说天定人命,爷偏要人定天命!情之所钟,心之所向。那么,逆天何妨,死又何惧?”

    语落,大步而出。

    行云挥洒,华光溢彩,耀目至极,叫人不敢逼视。

    他不知天命,更不知天意如何。

    他只知,他的心,向她。

    只向她。

    小苗子微怔,情之所钟,心之所向。是什么时候开始,爷已经陷得这么深了?

    ……俺是月票飞奔向上,太子爷很霸气的分割线……

    这一路,澹台凰和百里如烟不断闲扯,大致内容都是套话,看看百里如烟的娘亲有没有说过什么关于现代的话,百里如烟一边适度回答,一边故作淡定,几人就这样一直往东陵和漠北的边境而去。

    而这路上,百里如烟的神情也越来越焦躁,心里像是有几千只蚂蚁在爬,走了一天之后,百里如烟终于是憋不住了,抓着澹台凰的手颇为为难的开口:“嫂嫂,冷子寒叔叔应当已经回北冥了,我,我想……”

    说到这儿,她忽然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起初是她说了,要送澹台凰到达漠北的,现下说走,似乎有点不仗义,还有点没信用。还有惊澜哥哥也托付给她了!

    而澹台凰却很是理解,若不是挂心王兄,她现下也想赶去北冥,以免被人捷足先登!

    瞅着她笑了笑:“你去吧,说不准他正等着你呢!不过啊,说起来你追求男人也要有点技巧,多总结一下自己这么多年失败的原因,别总是傻乎乎的跟在他后头瞎跑,要是他执意给脸不要脸,你就可以考虑下点迷药,把生米煮成熟饭再说,知道吗?”

    澹台凰又开始抖节操,教坏小孩子。

    百里如烟咽了一下口水,心中震惊,又迟疑着问:“可,要是生米煮成熟饭了,他非但不从,还对我充满了恨意呢?”

    “反正都睡过了,起码曾经拥有过不是吗?总比追求了很久,最后啥都没得到好吧?”澹台凰又开始鬼扯。呐,她是这样想的,君惊澜那妖孽,一看就不像是好说话,更不像是好对付的角色。要是她怎么追求都一直不通的话,也不妨用点卑鄙的手段!

    比如霸王硬上弓什么的,都是天下间难得的好主意!但是,她虽然为人很霸气,又很女汉子,说是这样说,但终究还是缺乏勇气!

    所以先蛊惑百里如烟去打头阵,常言道枪打出头鸟,啊,呸!不,常言道有一就有二,有前人冲前锋,给她当样板,作指导,她还有什么不好意思需要畏惧的?

    她这样坏心眼儿的想着,百里如烟已然纳闷开口:“嫂嫂,你可别告诉我,惊澜哥哥要是不从,你也打算这样对付他!”

    “我就是这样想的!有什么问题吗?”澹台凰故作淡定,一副“这很正常”的样子,充分的向百里如烟传达一个信息——这事儿我也八成会做的,所以你不要害怕,勇敢去冲吧!

    于是,百里如烟忽然开始有点同情君惊澜了。眼看就要被辣手摧花啊……她迟疑了一会儿,咳嗽道:“啊,嫂嫂,谢谢你的点醒,我知道了!只是这样干,我娘亲八成会抽死我的!”

    话是这样说着,眼神却不断闪烁,神情也相当尴尬纠结。

    澹台凰心中清楚,这货十有**已经被自己蛊惑成功,扬起扇子偷笑一声,故作遗憾道:“那真是太可惜了!你娘亲也太不体谅人了,好了,好了,那你赶紧去吧,什么时候成功追到了,记得通知我!”

    “嗯!嫂嫂我走了,记住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什么时候需要我帮忙,直接传唤!走了!”百里如烟兴冲冲的说完,飞身就走了!

    背影十分仓皇,显然澹台凰方才的话给了她不小的影响。

    于是,就又只剩下澹台凰和成雅两个人了,还有一只狼。

    小星星童鞋就澹台凰方才发表的不要脸言论,站到她的面前,狠狠的对着她吐了一口唾沫!一只前爪恶狠狠的指着她:“嗷呜!”——星爷警告你,你要是敢指染星爷的主人,星爷几口唾沫喷死你!并且星爷每天到你窗口去唱小白菜,你从今以后再也不要指望能安稳的睡觉了!

    它虽然非常生气,严重觉得自己很需要认真的警告澹台凰,但它也还知道现在谁才是它的衣食父母,所以没敢真正的把唾沫吐到澹台凰的身上!

    澹台凰白了它一眼,从它头顶上掠过,无语的开口:“反正你再怎么样,你主人也不会跟你在一起!不是我的,也是别人的,虽然人兽恋不是不可能,但前提条件是你好歹是个母的,你主人才会对你感性趣啊!”

    这话,和她从它头顶上掠过的行为,严重挫伤了星爷幼小的心灵!它整只狼就那么一动不动,因为承受了巨大的打击而石化在空中!

    前方,又传来澹台凰无良的劝导:“其实啊,你想和你家主人在一起,也不是不可能!欲练神功,挥刀自宫。欲成大事,也要学会不拘小节,你可以认真的考虑一下挥刀自宫,把你自己变成个母的试试,也许你主人就感兴趣了!”

    成雅闻言,狠狠的抽搐了几下嘴角,话说狼这种生物,能有挥刀自宫的能耐吗?都不知道有没有长那玩意儿……

    东篱听了澹台凰的那些鬼话,先是同情了一下冷教主,又是同情了一下太子爷,接着又开始同情星爷!就连他都忍不住猥琐的往星爷的胯下看了一眼……

    星爷在原地站了很久之后,终于耷拉着脑袋跟上了澹台凰的步伐。被主人抛弃的那天,它都没有这么焉过:“嗷呜呜呜……”挥刀自宫……呜呜呜,这代价也太大了吧!星爷要好好考虑,要认真的考虑……

    一行人,在小星星童鞋凄凄惨惨戚戚的哭声之下,步入了一片密林。

    大家也都走累了,故而席地而坐,决定休息片刻,生了一把火,坐了下来。澹台凰冷眼看了小星星一眼:“给我护法,我要练功了!”

    “嗷呜!”不干!

    说着,还转过头把自己的屁股对着她。叫你挫伤星爷纯洁的心灵,叫你一脚把星爷踢到墙上变成大饼,叫你蛊惑星爷剁了自己作为公狼的象征!还好意思让星爷保护你,做你的白日梦吧!哼!

    “成雅,那你给我护法吧,等我练功完毕之后,打几只鸽子,听说有狼从今以后都不想吃饭了,我们倒也能节省不少粮食!”澹台凰偏头看向成雅吩咐。

    成雅的脑后滑下冷汗一滴,她能护什么法啊,要是来了个高手,她们就死定了!

    但是小星星童鞋,听完马上投降,转过头表示臣服,并开始伤心唱歌:“嗷呜呜,嗷唔嗷嗷呜……”伤不起,真的伤不起……

    话说主人的干娘会唱好多歌,星爷都学会了。星爷自从认识了澹台凰,就知道多学几首苦逼的歌曲是很有必要的……

    篝火燃起,皎皎月光洒下。

    映照到澹台凰的脸上,而此刻,她正闭目修习第三重。只要破开第三重,她便可以不借助外力,飞檐而起,行于空中如落于大地,一退十丈,等闲不可追!也就是,会轻功,并有基本的防御走脱能力!

    再加上她在前世学的近身肉搏之术,寻常人想伤到她,那就难了!

    运功之间,胃部像是窜起一把火,流动到奇经八脉,让她整个人都感觉神清气爽,身边也慢慢溢开一层淡淡云雾。

    整个人好似在梦幻之中。

    成雅看得有点咂舌,小星星童鞋却恼火的翻了一个白眼,要是没有主人的那碗木瓜炖雪蛤,现下怎么可能会能灵气从身体里面窜出来。大海啊,你为什么都是水呀!主人啊,你为什么那么偏心呀!

    星爷的雪蛤,呜呜呜……

    而就在它一肚子的抱怨之间,澹台凰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再次遇到了瓶颈,有了上次走火入魔的教训,她自然不敢再急于求成!但是她发现体内聚集的真气很多,尤其是从胃部窜起的大量真气,单单以她现在的力量,根本驾驭不了!

    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压制,若是就此放弃,她又不甘心!因为她心知,这个瓶颈,她今日不突破,明日还会困着她,若是那样,被困的时间就长了!

    就在她心中感觉有些无所适从,完全无法驾驭之时。

    耳间,忽然传来一道清冷孤傲的声线:“气冲百汇,逆血而行!”

    八个字一落。

    成雅惊惧的往一旁的大树上看了一眼,只见一白衣男子静坐在树上,他清冷孤傲的容貌,仿佛天上明月一般动人。也不知道来了多久,是她们没来之时,他就在树上,还是事后才来,她竟然半点不知!

    这八个字,自然也撞入了澹台凰的心中!不论是气冲百汇,还是逆血而行,都是找死的行为!

    对方这么说,要么就是有意送她去死,要么就是教她置诸死地而后生!

    这声音,她听得出来是谁的。只是片刻失神,便赶紧收回了神识,选择了彻底相信!

    带动自己胸口所有气流,直冲百会穴,并强制性压制气血,使之逆流……

    半晌之后,那些不能引导的真气,竟然从百会穴集合,又下落,一点一点散入她的血管之中,而逆流的血液,也减缓了血液的进程,自然也稍稍降低了冲突,终于,真气在体内运行几个周天之后,被全部吸收!

    她睁开眼!心中一喜,第三重虽然没破,但是把体内那些真气都吸收之后,便已经为期不远了,她整个人都感觉到自己轻盈了不少!

    眉心闪过淡淡的凤凰图腾,稍纵即逝。这次天色太黑,成雅没有瞧见,故而也没有咋呼。

    旋即,她飞快转过头看向树上之人,白衣墨发,一双月色般醉人的眸,正静静看着她。眸色清冷,仿若藏着十丈飞雪,冰寒冷傲到望不到尽头!

    这样一个高傲到极致的男人,不是百里瑾宸又是谁?

    “多谢!”她拱手开口,眸中笑意盈盈!

    那人闻言,缓缓闭上眼,没再看她。

    就在这会儿,天空飞过几只鸽子,她飞快的转头,“咚!”、“咚!”的捡起石头狠狠的砸了上去!

    几块石头一起袭出,竟然不负众望的全部中标!鸽子在空中凄厉的叫了一声,身子一歪,翅膀一斜,就掉了下来……

    前世她学习过野外生存的本领,所以捉鱼打鸟,对于她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成雅和小星星赶紧幸福的过去将鸽子捡回来,成雅从小在草原上长大,帮忙宰杀牛羊也是常有的事儿,故而扒了几只鸽子的皮,对于她来说根本不是事儿!

    很快的,他们又开始了第二次烧烤岁月。这次小星星童鞋学聪明了,打死都不偷鸽子了,上次偷了两条鱼,失去了四条,星爷都已经伤心得两天没睡好觉了……一只狼不会在同一条河流里跌倒两次!

    而百里瑾宸,还待在树上没有走。

    鸽子烤熟了之后,澹台凰笑眯眯的呼喊:“喂,帅哥,下来吃吧!”她发现百里家的人都挺不错的,百里如烟挺好,百里瑾宸性子虽然高傲了些,人也还不错。

    这话一出,树上的人没有回应,显然是不欲搭理。

    澹台凰热脸贴了冷屁股,也没觉得十分自卑和恼火,反而笑了笑,状若不经意的道:“我就知道我如此有魅力,你一定不敢下来吃,怕自己会不小心爱上我!”

    “……”星爷忽然有点想往她脸上扔一坨屎!

    成雅无语望天,世界都已经阻挡不住公主厚脸皮的脚步!

    倒是树上的百里瑾宸,寡薄的唇角微微抽了抽,美如清辉的眼眸睁开,纵身一跃,从树上下来。

    虽然知道她是激将法,但是……实在不欲再听此人自恋。

    原本可以走,但他相信过不了几天,这女人极有可能厚着脸皮四处宣扬,说自己爱上了她。

    他一袭白衣,却没有君惊澜那样重的洁癖,撩起衣摆,往草地上一坐,澹台凰伺候的很周到的递给他一只熟了的鸽子:“哪,这只鸽子是为了感谢你方才帮助我,吃完还想吃,你就要自己烤了!”

    有恩必报,却也不吃亏,一点一滴,都算的清清楚楚。

    这让百里瑾宸清冷的眼眸又往她扫了一眼,淡淡的接过鸽子,张口咬了起来。

    然后澹台凰和成雅都悲催的发现,这个年代的男人们已经逆袭了,随便找一个,吃东西都比她们优雅有形象!

    倒是小星星童鞋丝毫不在乎这些有的没的,两只前爪扒拉着一只鸽子,吃的满嘴油光可鉴,明明就只有兔子大小,食量却大得惊人,优雅和形象能用来干什么,能填饱星爷的肚子吗?

    澹台凰和成雅悲愤进食。

    一边吃,澹台凰一边开口拉家常,并对此帅哥提出自己真诚的建议:“哪,这位帅哥,其实你的风范和武功都已经很牛逼了,也已经是当之无愧的江湖少侠,但你也还是有进步的空间的,只要为人不再那么高傲,我相信你很快就会成功的从江湖少侠晋级!”

    这话一出,莫说是成雅和小星星童鞋吃了一半,顿住了,好奇的看着她。

    就是淡漠如百里瑾宸,看向她的眸光也微微有些诧异,江湖之中,能与他打成平手的,并无几人,他已然是当之无愧的站在顶峰的人物,晋级?还应如何晋级?

    正在所有人诧异间,澹台凰神神叨叨的看了他一眼,一只蹄子原本想拍上他的肩膀,在看到对方眸中的冷辉之后缩了回来,呵呵笑了一声:“只要你听我的劝告,迟早是会从江湖少侠变成江湖大侠的!”

    “……”全城静默。

    见大家都不太给面子,等着被大众表扬的澹台凰,略微有点尴尬,赶紧补充了一句:“也许一个不小心,还能成为江湖豪侠!”

    成雅默默的捂住耳朵,不欲再听。

    小星星童鞋默默的低下头继续啃鸽子,并在心中举爪发誓,再也不听这个女人胡扯了。

    百里瑾宸静默数秒,终于淡淡起身,转身拂袖而去。显然是不欲再与这样的神经病女人待在一起……尽管她和自己的娘亲,在某种程度上似乎有点相似。

    举步而去,踏月而行,留给众人一个清冷孤傲的背影。

    而澹台凰方才那蠢样子,也在瞬间消失不见。眸中闪过深思,她总觉得,他无端端的出现在这里不简单,她也绝对不会自恋的以为对方是喜欢上了她了刻意跟来,所以方才那话,与其说是犯二,倒不如说是试探!

    以他的性子,听完这样的鬼话,十有**就得因为过度无语而离开。

    若是留下了,就很有可能别有用心。但是现下他走了,显然自己是想多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总是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具体是哪里不对,她又说不上来!

    而就在这会儿,远远的,一个暗紫色的女子,手上提着一把剑,大步往她们的方向而来。

    暗夜星火之中,能看见她身型高挑,神情傲然。杏眼长眸,眼角微微向上挑起,瓜子脸,若不是表情很傲,还当真有点做狐狸精的资本!

    眼见对方的目的地,确实是她们这里,澹台凰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看着她紫色衣摆上的一个午夜魔兰的标识,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同样风格的衣饰!

    是在哪里呢?对了!

    潜龙殿的门口!

    那时候君惊澜带来的人,他们的衣摆处都有标识,只是他们的是血色曼陀罗,而这个女子衣摆上的,是午夜魔兰!

    她到了澹台凰的跟前之后,先是看了一眼小星星,然后转头看着澹台凰微微抬手,恭敬低头:“属下韦凤,北冥皇太子手下情报系统第一人,被派来保护姑娘!”

    三句话,将自己的身份,地位,目的,交代得清清楚楚。

    澹台凰微微点头,这君惊澜确实是会调教人,就连他手下的人说话,都是字字句句,点上重心,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简练,直抒重点!偏头看了看小星星童鞋,见它也没有反常表现,显然韦凤的话是真的!

    确定下来之后,她的脸色微微有点得意,这不,又派人来保护她了,看样子抢男人成功的几率,是真的很大啊!“咳咳……”

    咳嗽了几声,压下自己心中的得意之情。

    又纳闷的开口:“既然是情报系统第一人,派来保护我做什么?难道管情报的人也武功高强?但是看你的样子很一般啊!”

    澹台凰这话没说错,她是武林世家的第一传人,自然看得出对方是不是真正的高手。这韦凤的武功不低,但和百里如烟那样的高手,并无半分可比性!派她来保护自己,君惊澜是不是派错了?

    可是,事实证明,太子殿下是永远不会有错误决策的!

    只见韦凤微微甩袖,遮住脸,只是一瞬,袖袍再放下来之时,就变成了澹台凰的脸!

    澹台凰倒吸了一口冷气,几乎都恨不得冲上去扒着研究一下对方的脸!这是易容术?在前世他们家族收录的易容秘术中,里面讲的清清楚楚,所谓易容术,大多只是某种程度上轻微的改变一个人的容貌,若是真要完全变成他人的容貌,就必须将对方脸上的皮揭下来,再以特殊的处理手段贴到自己的脸上!

    可是,对方竟然能用,而且是这么快的速度!

    “请姑娘放心,只要有韦凤在,即便有再多的人追杀,凭借易容术,我们也定能安然走脱!属下半个时辰之内,可以变出千张脸!”若不是有这样一个本事,也做不成爷手下的情报第一人了!

    天下间总有高人奇才,澹台凰来到古代之后,发现高人没少见,奇才她今日也是终于看见了一个!

    “嗯嗯,那你赶紧变回来吧,看着另外一个自己,真心不习惯!”澹台凰咽着口水挥手,这妖孽手下,又是韦凤,又是独孤城,看来能人异士不少啊,若是北冥与漠北一战,也不知道王兄能否招架!

    “属下领命!”韦凤又是一挥手,很快的变成了她的本来面貌。

    澹台凰又倪了一眼自己身边的一块地:“哪,坐吧,一起吃鸽子,自己烤!”

    韦凤微愣。

    她还从来没有和主子一起坐着吃过东西,看澹台凰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加上星爷和对方的侍婢也在一起吃,她也没有太过推脱,坐了过去。感觉有点不同,甚至有点受宠若惊!

    她本来以为,未来的太子妃会很嚣张呢!至少先前收到的情报,都是这样显示的!

    澹台凰一边烤着自己的鸽子,一边问她:“不是一般来说,像你这样的高人,来到我身边都会有点不服我吗?怎么我看你挺淡定的!”按照原则来说,应该是这样,小说里面写的也都是男主派了什么人到女主跟前,那个人很牛逼不服女主,女主又展现自己的人格魅力神马的!

    她其实都已经在心里思考想个什么办法让对方心服口服了,结果完全白瞎了!人家根本就没有半点不服气的迹象!

    “爷的命令,永远不会出错!”她只知道遵从主子的命令,所有其他的,都完全不在考量范围之内。作为太子殿下手下的人,心中没有自己,只有殿下的命令!只是,为什么她觉得太子妃的话,好像有点找事儿的意思在里头?

    “好吧!”是他调教的太好了,她想表现一下自己的人格魅力都没有机会!

    这下,韦凤更是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怎么好像自己没有不服,她还有点失望?

    小星星童鞋和成雅、东篱倒是很淡定,她这几天明显的脑子有病,他们基本上都看出来了,思维模式和一般人那是不一样的……

    ……

    两天之后,一行人经过思考,终于决定买几匹马代步。

    但是因为小星星童鞋的威慑力,马儿始终不肯听话。

    终于澹台凰想了一个妙招,她们在前头骑马,小星星童鞋在后头追着,马儿惊慌失措的往前逃,这样就不用扬鞭也能策马了!

    她的这个妙招,大部分人都是高兴的,成雅是明确高兴,韦凤是偷偷高兴。

    但是星爷是很不高兴的!

    可惜狼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然后就开始了自己苦逼的奔跑岁月,并在心中暗暗发誓,等到了目的地,星爷一定要把这三匹马都吃了!再把骨头甩到澹台凰的脸上!

    韦凤这也是第一次看见星爷吃这么大的亏,居然还如此听话,这下心中对澹台凰也不免得敬重了几分。

    刚出了洛阳,奔往徐州,官道之上,有一匹马,等在那里。

    马上坐着一人。

    银冠玉带,紫衣墨发,神情慵懒,唇际含笑。眉间朱砂妖娆,刹那芳华,使人心醉心折。

    他微微斜靠在马背上,左手撑颊,一副懒洋洋的神态。烈日的光辉洒在他身上,原本就灿目到让人不敢逼视的一个人,又在骄阳的映照下耀目了几分。

    他静靠在那里,而两侧的花草树木,也都在一瞬间变成透明,再没有丝毫存在感。似乎天下万物,都以他为重心。他在哪里,哪里的景致便于刹那间成为他的陪衬。

    远远的,见到他的第一瞬间,澹台凰的心中是有点开心的,开心之余,又想想他那张惹人讨厌的嘴,顿时又有点脸色发沉,很快又想起自己的抢男人大业,心中又是一阵激动。送上门来了,噢耶!

    总之各种情绪交织,复杂极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到了他跟前,她停下马来,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跟她打招呼,反而微微挑眉,看向小星星,凉凉道:“爷的爱宠,就是被这么使唤的?”

    太子爷狭长魅眸扫向澹台凰,似乎有点不悦,眸色也有点冷。心下却是一阵暗爽,难得她主动来抢他,这辈子恐怕也只有这一次翻身的机会,不端点架子怎么成?

    澹台凰一听这话,就是一阵上火,瞬间就想讥讽回去。但很快的想到了自己的抢男人大业,硬生生的憋下了这口气,只是因为憋得太艰难,脸色已经绿了!

    小星星童鞋一听这话,刹那间激动得泪流满面!

    原来主人还是很在乎星爷的,一个飞窜,就窜到了君惊澜的怀中:“嗷呜!”快点告诉星爷,你最近有多想我!

    他狭长魅眸淡看向它,神色瞬息冷了半分:“你近来沐浴了吗?”

    “嗷……”呃!星爷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自觉的退后一步,站在马背上,离他一寸的距离。

    这马是君惊澜的,自然也不怕星爷。

    “喂,你不是来找我的?”澹台凰皱眉,心里有点纳闷,他回北冥那天,他们两个策马奔腾了到野外,经过那啥那啥之后,他不是显得很在乎她了吗?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他闻言,斜睨了她一眼,闲闲道:“爷是来接小星星的,不过既然小星星也想去漠北,爷也就跟你们一起去!”

    “嗷呜!”星爷不想去漠北!小星星童鞋赶紧举爪发表反对意见!漠北都是沙漠,都什么好玩的!

    刚刚嗷呜完毕,太子爷森冷的目光就放到了它的身上。

    小星星童鞋见此,一颤,狼嘴一瘪,两条面条泪蜿蜒而下,一边擦眼泪,一边如丧考妣的点头——是的,星爷想去漠北,星爷实在是太想去漠北了!那沙漠的绿洲啊,每天都在向星爷挥手!

    呜呜……主人欺负狼!

    韦凤嘴角微抽,爷自己想去,却栽到星爷头上,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作为。

    澹台凰白了他们两个一眼,策马就往前头走,本来准备直接奔了的,但是想想自己的抢男人的大业,开始和君惊澜进行感情交流:“我说,北冥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吗?”

    “你管这个做什么?”他微微挑眉,似乎不耐,狭长魅眸中却暗含笑意,没给澹台凰瞧见。

    一句“你以为老娘愿意管你的闲事”到了嘴边,硬生生的被澹台凰往死里咽了下去!强扯出一抹笑,接着开口:“我只是好奇!只是关心你!你千里迢迢的赶过来,在路上累不累啊?”

    这话简直是从牙缝里头挤出来的了!她现在觉得这货很有点给脸不要脸!

    按照太子爷往日的德行,肯定会说见到太子妃就不累了。但是他今日,闲散慵懒的骑马,懒洋洋的评价:“漠北三公主今日的话真多!”

    “君惊澜!”澹台凰开始磨牙!

    “嗯?”太子爷微微挑眉,声调拖长,略为不豫的扫向她,又坏心眼儿的接着道,“女人就该温柔一些,才会有男人喜欢,漠北三公主的脾气也实在太暴躁了一些!”

    这一句话,险些没把澹台凰给噎死!她差点就没憋住,狠狠的一鞭子把这货挥到天边!强忍下怒气,咬牙切齿的开口:“北冥太子说的很是,本公主确实要好好注意,以后一定温——柔——些!”

    韦凤悄悄的偏头,看着自家主子魅眸中明显的笑意,登时也有点想笑,看来未来的太子妃是气大了,连爷这么明显的表情破绽都没看出来。

    成雅不动声色的咽了一下口水,公主温柔?还是算了吧!

    “嗯,那公主先温柔的叫本太子几声听听?若是够温柔了,爷就应你一声,想知道什么,爷就告诉你什么!”他唇际微勾,眉间朱砂呈现出淡淡粉色,初樱一般绚丽。眸中却带着不怀好意的调笑,像是笃定了她叫不出来。

    澹台凰磨牙,想了想自己先前的决心,暂且咽下了这口气,将自己的声调往下拖了八度,故作温柔道:“北冥太子……”

    对方微微摇头,看着前方道:“称呼不够亲密!”

    “君惊澜……”又故作温柔,这次声线柔的很,比方才的过于做作好了很多。

    “还是不够亲密!”太子爷继续摇头,已经快笑出声。

    澹台凰咬牙,额角的青筋也已经暴起,强忍着恶心感开口:“惊澜亲爱的!”

    “爷怎么感觉还是差一点?”好整以暇的看向她,强忍着笑意,故作不满。

    澹台凰忍着吐血的冲动,手上的青筋也已经暴动了起来,强忍着浑身的鸡皮疙瘩,悲愤开口:“惊澜亲亲,惊澜宝贝儿,惊澜亲爱滴……”

    呕!

    这下不仅仅是她了,剩下的几人也都感觉一阵恶寒!

    倒是太子爷好似一点异常感觉都没有,低笑道:“大有进步,只是……”

    话未说完,澹台凰终于忍无可忍!

    一把转过头,从隔壁的马背上揪着他的衣襟,对着他风华绝代的脸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大骂:“只是?还有只是?我说太子爷,您未免也太他奶奶的矫情了吧?矫情的都是贱人,你知道吗?!”

    ------题外话------

    啦啦啦,月票来哇……不给月票山哥就抖节操给你们看!扒掉你们的小内内~!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