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第一杀手?把丫拖去小倌馆!

    成雅赶紧起身,拉住澹台凰的袖子,看了那方向一眼,又对着澹台凰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过去!

    现下将近子夜,四下一片漆黑,就连个过路的人都没有,原本就让人觉得有点害怕。而那边躺着一个人还不知道是活的还是死的,要是活的还好,要是死的……那得多渗人啊!

    澹台凰转过头,扫了她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她放开。

    成雅见劝不动,也只得放开,却又担心她的安全,便也只能跟着她一道往那边走。小星星童鞋白了她们一眼,没有跟着过去凑热闹,眼神往地上一瞅,几根棍子零零散散的架着,上面串着几只还没烤的鱼。那鱼分成了三份,一份是澹台凰的,一份是成雅的,一份是它的!

    瞅着她们两人往那边走,它先是鬼鬼祟祟的瞄了一眼,然后飞快的伸爪,像是猎鹰抓兔子一般的迅猛,赶紧把澹台凰鱼堆里面的一只抓到自己的堆里!转头又看了一眼,澹台凰和成雅往那头走,没有发现,咧开狼嘴一笑,嘿嘿,星爷也是为了你好,女人嘛,吃太多了真的容易发胖,星爷就委屈一下自己帮你吃一条算了!

    想着又看了一眼成雅的鱼堆,又飞快的伸爪,抓了一条。嗯,既然是帮人,那就都帮了好了,免得成雅心里不平衡,觉得星爷偏心!

    它在这边猥琐的做这种应该遭受道德谴责并感到良心不安的事情,而澹台凰和成雅都毫不知情,并也已经到了那黑衣人的跟前。

    火光映照之下,能看见他的脸上蒙着一块黑巾,容貌是看不清楚,只能看见紧闭的眸,和刀裁般的眉。

    澹台凰蹲下身子,正要伸手去探他的鼻息,手方才伸出。

    他霍然睁开眼!

    眸光冷冽,像是刀子一般锐利,又若彼岸之花绽放,满载末路之美!犀利之光对着澹台凰直射而来!

    这眼神,让澹台凰一惊!暮然觉得十分熟悉,只要看过一次,一生都不会忘,锐利中带着死亡色彩的眼神,死亡色彩之下又含着让人迷惘的醉意,像是来自地狱的撒旦,只为取人性命而生!

    这样的眼神,恐怕全天下都不会找出第二个人!她半蹲着,沉默几秒,开口询问:“半城魁?”

    这话一出,澹台凰身后的成雅吓了一跳,赶紧帮她往后头一拖,要不是澹台凰有点功夫底子防身,就被她这一扯摔到地上了!无语的转过头看着她:“你干什么?”

    “看见半城魁您居然不跑,您还要不要命了!快走,趁……趁着,趁着他现在还没起来!”成雅慌忙说着,又把澹台凰往一旁拖,整个人被吓得不停的发抖,话都说得不利索了!

    这半城魁不就是天下第一杀手,也就是上次那个去刺杀公主失败的人之一吗?

    就在她们说话的这会儿,地上的人忽然动了,一个翻身,飞快的坐了起来,动作十分简练。他坐好之后,仍旧没有动,一双冷冽的眼,如冰刃一般,看向澹台凰和成雅二人。

    他这一起来,倒是真的把澹台凰吓了一跳,飞快的后退了两步,却看他坐在原地没有动,微微挑眉,凤眸往他身上一看,只见他的腿上有一个血淋淋的伤口,地上也是一滩血迹,显然是受了伤!

    半城魁这样的高手,还有人能伤得到他?

    就在她思虑之间,成雅又开始扯她,并且是以看猛兽的眼神防备而恐惧的看着半城魁,飞快对着澹台凰建议:“公主,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别管他了,他会杀了我们的!”

    “他动都动不了,杀个屁!”澹台凰非常不讲情面的打击天下第一杀手的自尊心。

    半城魁闻言,微微挑眉,仿佛来自炼狱深处的声线满含冷意的响起:“即便我杀不了你,以你的本事想杀我,也是白日说梦!”

    于是,刚刚才成功的打击人家自尊心的澹台凰,又很快的被人家反打击了!她现在是有点菜,但是至于每个人都这样藐视她吗?这些古代的男人到底有没有风度啊?有没有啊?!

    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将他的话抛诸脑后,挑眉问:“还记得我吗?”

    “澹台凰!”他见过的人,从来都不会忘记对方的长相,即便她已经女扮男装,但是他仍然一眼就能看出来!上次去皇宫刺杀这女人没有成功,现下自己受伤,她应当是会找自己报仇吧?

    澹台凰闻言,兴高采烈的开口赞赏:“记性不错,值得表扬!”她就知道她长得貌美,通常人一见了就难以忘却!

    成雅默,公主,人家一个杀你的人把你记得那么清楚,也值得的你高兴成这样吗?

    半城魁闻言,面纱下的唇角微微抽了抽,看澹台凰的眼神也有点古怪了起来。这女人,莫非脑子有病?

    就在他怀疑古怪的眼神之下,澹台凰的眼神四处看了看,很快的看到了河边一处长得很不一般的草,倒还真是凑巧,她轻笑了一声,几个大步过去,将那草拔起来,又往回走,远远的对着他扔了过去!“哪,我若是没记错,这草嚼碎了之后,覆上伤口上可以止血,说不准可以挽救你的腿,让你避免下半身被截肢的命运!”

    “……”半城魁无语!是他想歪了,还是她说歪了?下半身被截肢?

    看着他无语中带着莫名其妙,还有几丝审视和怪异的微妙眼神,澹台凰贱笑一声,猥琐挑眉:“老实说,你是不是想歪了?”

    这话一出,成雅的脸都红成了熟透的龙虾!公主怎么什么话都敢瞎说啊?

    她这一问,半城魁接着沉默,心中也更加无语了。一个……比男人还豪爽的女人?

    半城魁这一沉默,就等于是默认自己想歪,澹台凰看着他,一边意味深长的摇头,一边开口感叹:“唉,你这个人实在是太不纯洁了。我一直以为杀手都是冷冰冰,牛逼擦擦,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物,没想到我随便一句话你就能瞎联想,你这些年杀人的时候把节操都掉光了吧?”

    眼见澹台凰越扯越离谱,都扯到节操上头去了!半城魁终于冷声打断:“为什么帮我?”那株草他自然也看见了,但是因为伤得太重,到了此处就已经完全挪不动身子了,甚至因为失血过多而晕倒。

    可,这个女人曾经被自己刺杀,严格来说他们是敌人,她为什么会帮他?

    “因为我心地善良!”澹台凰信口胡诌,胡诌完之后看着人家的眼神,那是明显的不相信,她又翻了个白眼,无语开口,“原因很简单,上次你刺杀我没成功,而在那之前我跟你也没什么仇怨,就这么等你把血流光之后一刀捅死你,显得我太残忍了!而不管你,直接掉头走呢,你要是死在这里我就是见死不救,显得我又太冷血无情了!不过我要是帮帮你呢,说不定你从此之后对我感恩戴德,只要看见我就人忍不住跪在地上叩拜,并高呼三声拜见女神陛下!那也就再也不会想杀我了,常言道多一个朋友,不如多一个敌人,啊,不对,说反了……”

    半城魁和成雅,就这样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听着她信口胡诌外加白日发梦。一同抽了抽嘴角,又抽了抽眼角……还跪在地上叩拜,并高呼三声拜见女神陛下?

    半城魁无视了那一旁泡沫四溅的澹台凰,一把将地上的那株草捡了起来。

    这一捡,澹台凰马上就不说话了,满怀期待的睁大双眼看着他,这草是要嚼碎的,嚼碎的话,他当然就要扯掉面纱,她很有可能有幸目睹这位天下第一杀手的尊荣!

    但是她失望了,半城魁拿着那草,只轻轻一捏,就碎了,还有草汁留了出来,力道掌握的是极好的。

    然后开始自顾的包扎伤口。

    澹台凰瘪嘴,表情很是郁闷!

    而一旁的成雅那是越看越害怕,等他包扎好了,不流血了要是想起来杀了她们怎么办啊,想着又赶紧扯了一下澹台凰:“公主,闲事我们也管了,他应该是不会死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你那么害怕做什么?”澹台凰藐视的看了她一眼,相当不耐烦的把自己的袖子扯了回来。

    成雅哭瞎:“公主,你不知道他是天下间最有名的杀手吗?”

    “所以更不用怕!”澹台凰转头看向她,语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韵味,“你想想,做杀手杀人该是一件多么机密的事情,身为杀手自然都要小心的隐藏自己的身份,绝对不能对外人言说,更不能被外人知晓,可是……”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

    那一旁包扎着伤口的半城魁,尽管很不欲听她讲话,但是听到这里,还是禁不住和成雅一般,耳朵微微竖了起来,想听听她是有什么真知灼见。

    接着,又听得开口:“可是呢,他杀个人杀的全天下都知道是他干的,行事没有半点机密性可言。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失败的杀手吗?”

    半城魁听完,额角的青筋狠狠的跳动了几下,咬牙不言。

    成雅半张着嘴巴微微的思考了一下,觉得这话说的好像是有点道理,是啊,杀人是一件多么机密的事儿啊,这个人杀的全天都知道他了……但是,她又觉得哪里有一点不对。

    澹台凰说完之后,又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眯眯的接着开口:“就是因为他技术太差了,杀人的时候经常被人发现,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名气,又加上逃命的本事不错,所以也没死,我说的对吧?”

    成雅半张着嘴,这才明白了澹台凰是怎么想的,她抽搐着嘴角开口:“公主,半城魁之所以能让天下人都认识,是因为他的星月弯刀,天下间独一无二,所以刀法和伤口也都是其他兵器模仿不来的,不是因为他经常被发现……”

    作为被讨论主角的半城魁,默然的包扎着伤口,对那两个女人旁若无人的议论他的行为,没有半点感觉。

    “可是他上次刺杀我就失败了,难道失败对他来说不是家常便饭吗?”澹台凰纳闷的问。

    这话一出,那一旁淡定的半城魁终于淡定不住,飞快的偏头,冷冽的眼神扫向澹台凰,杀气十足!那是他杀手生涯中的唯一一次失败,也是他完美杀手生涯中唯一的残缺,这女人竟然敢提!

    澹台凰说完之后,看见半城魁恐怖的眼神,她还翻了一个白眼,颇为不以为然。

    成雅再次哭瞎:“公主,除了您上次那一次,半城魁杀人从来就没有失手过好吗?您以为全天下的人都能有您这样的好运气,能得公子宸相救?”

    “呃……原来是这样!”澹台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看着对方那冰冷到向看死人一样的眼神,不怕死的接着开口建议,“作为一个有爱心的、善良的人,我诚恳的给你一个建议,以后杀人的时候稍微低调一些!少结些仇人,这不,终于被人家报复了吧?砍成这个惨兮兮的样子,我今天要是不来,你就死了,死了你知道吗?”

    澹台凰的嘴皮子上下掀,充分的发挥着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虽然弄死他吧,觉得有点过了,但是她总不能白白的被人刺杀不是?刺杀完了还无怨无悔的救人?她又不是耶稣他妈——圣母玛利亚!

    要是身边有一根拐杖,半城魁真恨不能拄着拐杖飞快奔走,离这女人远一点!就是流血而亡也好过被这样活活气死。深呼吸了一口气,暗沉的声线冷冷响起:“你可以闭嘴了!”

    成雅仰望了一眼星空,没吭声,她就知道公主再这样胡说八道下去,对方一定会发火!明明好好的一桩救人的事情,在公主的几句鬼话之下……也不知道是让半城魁感激了,还是彼此之间仇怨更深了!

    “唉!忠言逆耳啊!”澹台凰摇了摇头,一副劝谏失败心中悲伤的忠臣样,转身往火堆那边走。

    成雅见她终于准备远离这个危险份子,当即兴高采烈的跟着她一起跑。

    而半城魁则坐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她们的背影,眸色深深,微微有点复杂。这女人故意气他,他心中清楚的很,应当还是对自己的刺杀行为记恨的吧?

    澹台凰到了火堆的边上,小星星童鞋低着头烤鱼,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星爷没有偷人,也没有偷鱼。

    澹台凰回到自己的坐位,又往地下一扫之后,微微皱了一下眉:“我吃了一条鱼,烧坏了一条鱼,应该还有三条啊,怎么只剩下两条了?”分的时候,都是五条的!

    “啊!好像我的也少了一条!”成雅开口惊呼,她烤熟了的那条还放在边上,应该还剩下四条,但是只有三条了!

    一旁的小星星童鞋,狼头之后滑下了一大滴汗水,那两条鱼啊,她们不在的时候星爷已经烤着吃了,现在烤的是星爷自己的鱼!但是实在是有点做贼心虚,于是忐忑的抬起狼头,对着澹台凰和成雅咧嘴一笑:“嗷呜!”那是你们吃了,都不记得了,但是星爷记得哦,星爷亲眼看见你们吃的!女人年纪大了,就容易记性不好,吃了忘记了其实也是正常的!

    它这一笑,澹台凰原本还没往它身上想,这下心中顿时就咯噔了一下,偏头看了成雅一眼,成雅看着小星星这笑,面上也是明显的狐疑。

    这只狼什么时候不是拽得像二五八万似的,是何时给过她们好脸色了,今天笑得这么友善……澹台凰眉头一皱,开口讹它:“小星星,都是你吃了吧,嘴巴都没擦干净!”

    “嗷呜!”什么?小星星童鞋飞快的伸出一只蹄子擦嘴,星爷分明认真的擦嘴了啊!一摸,很干净……

    然后。

    身边的气温冷了八度。

    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抬头看着那两个女人,别说是澹台凰的脸色不好看了,就连脾气挺好的成雅脸色都不好看!它谄媚一笑:“嗷呜!”不要生气嘛,不就是两条鱼吗,星爷唱歌给你们听,弥补一下我的过错……

    说着就乐颠颠的仰头开唱:“嗷呜嗷,嗷嗷嗷嗷呜……”谋滕涛,就跟着一起来……

    “嗷!嗷!”

    澹台凰二话不说,拿起棍子一阵穷追猛打!成雅也跟上,手上也拿着一根粗壮的棍子!

    然后,半城魁就那么无言的看着两个女人追着一只狼打……

    澹台凰一边打一边开口骂:“你小小年纪不学好,不告而取谓之窃,你主人没有教导过你吗?也就两条鱼,你这么一偷,你整只狼的身价都掉了一半你知道吗?”

    成雅也是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她倒不是心疼自己的那条鱼,而是深切的认同公主的话,这种行为看起来不是什么大事,但本质上是属于一种严重错误!所以也很支持公主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只狼!

    半城魁更加无语,但是看着澹台凰那凶狠的样子,莫名的有点想笑,这话要是教导一个孩子,倒很能引导价值观,但是说给一只狼听,它能听懂吗?

    小星星童鞋一边逃命一边还嘴:“嗷呜!嗷呜!”谁说星爷小小年纪了?星爷已经十四岁了你们知道吗?十四岁了还长得这么年轻这么帅的,狼族和狐狸族都一个没有!哼!

    ……

    整整追杀了小半个时辰,星爷终于被追着揍了一顿,并且举爪发誓从此端正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再也不行偷窃等龌龊之事之后,澹台凰才放过了它!

    又把它剩下的所有的鱼全部拿走:“你已经吃了那么多了,应该已经吃饱了!而且做错了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于是星爷为了两条鱼,牺牲了四条鱼,扳着爪子算了一下,很快的知道自己亏了,狼嘴一瘪,张嘴就开始嚎:“嗷呜呜呜……”我的命好苦啊!

    成雅和澹台凰一边烤鱼,一边聊天,完全无视了耳边的狼嚎:“公主,你说这狼四条鱼可以扳着爪子算,要是十几条鱼它可怎么算啊!”那爪子两边加起来都只有八个指头。

    星爷哭着抽搭了一下,停顿了片刻,是呀,数量太多了可怎么算啊,这么严肃的问题星爷以前居然没有考虑过!

    澹台凰头也不抬的回成雅的话:“数完了爪子再数蹄子!”

    这话自然也传入了内力高声的半城魁耳中,嘴角微微一抽……

    “呃……那要是蹄子也数完了呢?”成雅无语的问。

    这下,半城魁的心中也是第一次出现了名为“好奇”的情绪,颇有些想知道澹台凰会给什么样的回答。

    接着,澹台凰又是头也不抬的开口:“数完了自己的,再数别人的!”

    小星星严肃的瞪着澹台凰,大声:“嗷呜!”别人要是不给数呢?

    “那就是你人缘太差了,要学会融洽处理和周围人的关系知道吗?这样你有困难,别人才会帮助你!”澹台凰又开始教育小动物,教育完之后她忽然发现自己很有点当教书先生的潜质。

    帮助?半城魁微微挑眉,他从未融洽处理过和任何人的关系,他也从来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唯独今天是个例外。

    澹台凰教育完了小星星童鞋,拿着鱼往成雅的身上一靠:“唉,今天逃命逃的累死了,你先给我靠一会儿!”这一靠,偷偷的把袖口里的药瓶掏了出来,在成雅惊愕的目光下往上一撒,角度抓的很好,没被半城魁看见。

    撒完药粉之后,又在成雅身上很靠了一会儿,最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又犹犹豫豫的看了半城魁一眼,似乎是考虑要不要给对方吃,终于,像是下了决心,举步往半城魁的方向走。

    成雅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都不敢回头去看,但最后还是挡不住好奇的心跟了过去,公主撒迷药上去到底想干啥?

    几个大步到了半城魁的跟前,远远的把鱼对着他递过去:“估计你也饿了吧?呐,你把这条鱼吃了,就算是接受了我的求和意见,以后不要再刺杀我了,怎么样?”

    半城魁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又看了她手中的鱼一会儿。那条鱼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再加上澹台凰之前的表现都十分友善,所以他并没有感到特别怀疑。但,他还是冷声开口:“不必,我不会再对你动手!”

    即便不吃这条鱼,她今日帮了他,他也定然不会再对她下杀手。是人都有原则,他半城魁虽然是杀手并非正道中人,但也绝对不会做恩将仇报之事。

    “我说你是不是个爷们?女士亲自给你烤鱼,你都不接,你娘亲没有教育过你应该……”

    说到一半,他飞快伸手将鱼接了过去,这个女人的长篇大论和“真知灼见”他已经不愿意再听了!带着面纱吃东西,是肯定不方便的,所以他冷冷的看着澹台凰,没有动。

    澹台凰为了能让他吃下那条加了料的鱼,转过身背着着他:“吃吧,我知道你不能见人!”

    “……”为什么这话听着像是在骂人?

    等了好一会儿。

    身后终于传来吃东西的声音,澹台凰闲闲问:“哎,你能不能告诉我,是谁请你来杀我的?”

    这话一出,没有回应。

    不过澹台凰也没指望他能回应,反正是用来转移话题,让他放心吃鱼的。

    又过了一会儿,他暗沉的声线忽然冷冽了下来:“你下药!”

    澹台凰飞快的转过头,这一转头,便看见了他俊美的脸!

    刀削般的容颜,棱角分明,俊美似撒旦,更酷似暗夜中的阿修罗。那张脸,带着一种致命的毒和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像是罂粟,有毒,却诱人采撷!

    见他故作镇定的看着她,她笑了一声:“别装了,你要是真没事,我回头的时候,你的面纱就已经戴好了!”这是上次在皇宫找楚长歌要的迷药,事后给王兄鉴定过,无色无味,根本不可能被看出来,即便武功再高强的人也不可能抗住,是迷药中的极品!

    她这话一出,半城魁的神色又冷了几分:“目的?”

    是自己大意了,因为她之前表现的太过友善,加上她教育那只狼,都向他传递着一个信息——这女人是一个人品好,正义感又极强的人,相对而言又比较单纯,所以他根本都没怀疑!

    可是最后,生平第一次,被人帮完都被人算计了!

    “目的啊,其实很简单,你谋杀我的事情没有成功,我自然也不需要你赔命,但是你忘了吗?你伤了我王兄!”澹台凰笑看向他,已经没有了她先前那半点**的样子,神色很冷。

    起初那样犯二,加上教训那只贪吃狼,原本就是为了麻痹他的视听,天下第一杀手,算计起来不废点心思怎么成?

    “所以?你准备如何为他报仇?”半城魁的表情仍旧很冷,但是眼神都已经慢慢的涣散了起来,若不是因为内力高深,他早就晕过去了,绝对支撑不到现在!

    澹台凰猥琐一笑,乐滋滋的道:“其实也不想怎么样,就想把你卖到小倌馆去,至于之后你是被人爆菊花,还是爆了别人的菊花,那就都要看你的造化了!”

    “你——”一个你字吐出,半城魁满怀着怒气给晕了!

    也不知道是被迷药整晕的,还是被澹台凰给气晕的!

    他一晕倒,澹台凰就赶紧过去为他整理衣服,并十分耐心的擦拭血迹,远在十步之外的成雅,终于大着胆子走了过来,无语的问:“公主,你是真的要把他卖了?”

    “是啊!你看他长这么帅,卖了估计能赚不少钱呢,王兄也不能被人白伤不是?快点过来帮我整理,弄得体面一些会比较值钱!不过话说这货的身材真好啊……”澹台凰一边给他伤口处一边开口。

    成雅无语,估计让大皇子知道您准备干这么不要命的事儿,他情愿自己被人白伤!把半城魁卖到小倌馆,等他出来她们有九条命都不够死!但澹台凰的脾气她是知道的,决定了的事情怎么劝都不会更改,只得上前帮忙。

    澹台凰一边整理,一边开口询问:“成雅,你说王兄他们现在到哪里了?”

    “奴婢也不知道,因为大皇子殿下可能已经走了,也可能现下还在派人找您!”成雅头也不抬。

    “那,以你对我那二王兄的了解,若说他想谋反,你觉得可能吗?”澹台凰又接着问。

    成雅迟疑了片刻,开口:“公主,主子们的事情奴婢不该乱猜,但既然您问了,奴婢觉得可能!只是大皇子的手下有连云十八骑,漠北的士兵也大多都听他的,只要他能安然回国,二皇子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澹台凰点头,又问:“那你觉得,若谋反是真,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会是怎么样?”

    “无非是大皇子擒住了二皇子,让二皇子认错,而不论二皇子认不认错,大皇子殿下也会放了他!”这一点成雅倒很是确信,从前亲王谋反,被大皇子拿下,就是这样处理的,那亲王虽然没有认错,大皇子还是放了。后来亲王嘴上不说,心中却已经是真正服了大皇子!

    澹台凰的手顿了一下,虽然她心中也是这样猜测,但成雅也这样认为之后,心中微微有些不豫,开口叹息:“王兄心太善!”

    这话一出,成雅奇怪的偏头看了她一眼:“公主,二皇子也是您的王兄,难道您希望大皇子杀了他吗?”

    “有改便留,不改便杀!否则后患无穷!”一个国家的统治,经不起太多巨大的动荡,动荡之间不仅仅是王权是否更替,还会有无数人为之牺牲,无数人的命运因此被悬起!杀一人,救天下人,是大义!

    成雅还想开口,她们身后忽然响起一道清亮的女声:“嫂嫂,你们在干嘛呢?”

    呃……澹台凰回过头,便看见了百里如烟放大版的脸!

    百里如烟也很快的注意到了地上的半城魁,看着对方英俊的面孔,眼神顿时一亮:“嫂嫂,我们把他卖了吧,一定很值钱!”

    一说起钱,她眼中全部都是幸福的小星星!

    “你怎么知道我打算把他卖了?还有,我不是你嫂嫂,不要乱叫!”好端端的,百里如烟怎么会在跑来?是碰巧还是有意来的?

    百里如烟很不在意的挥手,看着半城魁的眼神就像看见了一棵摇钱树:“矮油,叫你什么不重要哪。呐呐呐,这么一个大男人,肯定挺重的,你们两人想把他拖去卖了也会非常费力,我武功高强可以帮你们出一份力,而且我知道哪里的小倌馆卖起来比较值钱,我还会讲价,我们一起把他卖了分钱,我三你七怎么样?”

    要不是看在惊澜哥哥的面子上,一定是自己七她三,因为有百里如烟出马,价位最少抬高十倍,她太擅长干这个了!

    敢情这是来分一杯羹的,澹台凰顿时也觉得有点好笑,她想卖了半城魁完全是为了给王兄报仇,钱不钱的倒是无所谓,现在有人帮忙一起搬,她自然是非常乐意的!于是笑着点头:“成交!”

    ……

    三更半夜,两个伪男和一个女人,拖着一个黑衣男子在路上走。他们的身前还有一只银色的狐狸狼!

    星爷平常都是走在后面,这次为什么要走在前面呢?因为星爷忽然发现走在前面自己比较像老大,那些跟在后头的,全部都是星爷的小厮!啊哈哈哈……

    一路上,澹台凰看着百里如烟因为有钱赚,拖着那么重的一个男人也喜笑颜开的模样,先是抽了抽嘴角,旋即开始问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你怎么会找到我这里?是碰巧还是怎么样?”

    “是惊澜哥哥派人传信要我来的呀,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听说你最近总被人追杀,估摸着是为了让我保护你吧!哎,不过说起来,惊澜哥哥这么多年除了对我娘比较敬重之外,还没见他对哪个女人这么好这么上心过呢,他虽然有点阴晴不定,但也还算是个完美男人,嫂嫂你要是觉得差不多了就不要为难他了,早点嫁给他吧,我也好找他要媒人红包呀!你要告诉他,你决定嫁给他那都是我劝的,我是媒人,要大红包!”唧唧歪歪说了半天,最后终于引出了重点,就是为了银子!

    澹台凰嘴角微抽,实在有点不理解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对银子热衷到这个地步,几乎是三句不离钱,不过这性格倒也直爽不装逼,她倒很是喜欢。自顾的无视了她的话,本来是没想再开口,却一时没忍住,问:“那,以你对他的了解,他会喜欢单纯善良,百合花一般纯净的女孩子吗?”

    “不会吧,我觉得惊澜哥哥应该会喜欢和他并肩而立的女子,我娘亲说过一句话,当一个男人真正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喜欢的就不会是小鸟依人的女人,而是能让他看入眼中,能让他欣赏的女人。所以我觉得应该不会!也就是因为我娘亲的话,我这些年不断的努力练功学习诗词歌赋,就是想能入得那个人的眼,可惜……”可惜冷子寒叔叔还是看见她就跑!

    这话一出,澹台凰竟然莫名的有了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但松了一口气之后,又开始在心中斥责自己,又关注这个做什么,人家喜欢不喜欢关她鸟事!

    百里如烟叹了一会儿,忽然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飞快的转过头看向澹台凰,不怀好意的问:“嫂嫂,老实说,你问这个做什么?”哈哈,还说不喜欢惊澜哥哥,八成是动心了吧!

    “哦,因为我有个妹妹,很单纯很善良,我想介绍给他!”澹台凰信口胡诌。

    她是随口胡诌的,但百里如烟却是信了,皱着眉头不认同的开口:“嫂嫂,我建议你还是不要,不然惊澜哥哥会生气的!他生气的样子,可吓人了!”每次都是越生气笑得越温和,让人毛骨悚然,浑身都感觉不舒服,头皮发凉脚底还发麻。

    “这样啊!那我想想就算了!”澹台凰不甚在意的回话。

    成雅在一旁听着,禁不住悄悄的看了自家公主一眼,唇角也微微勾了勾。公主怕是真动心了吧,那北冥太子也挺好的,配公主,公主倒也不亏……

    她们这几个人贩子,通过千辛万苦的努力,终于成功的将半城魁拖到了目的地,然后澹台凰就开始直愣愣的看着百里如烟舌灿莲花,跟小倌馆的鸨爹飞快的交涉,那状态和熟稔程度,就像是经常做这种事情似的!

    两人唧唧歪歪了很久,那鸨爹又把半城魁来回打量了很多遍之后,终于愉快的成交!

    三千两黄金的天价!

    这是澹台凰完全没想过的!这下即便对银子不太感兴趣的她,心中都忍不住雀跃了起来,谁不喜欢突然变成土豪的感觉啊,卖了一个半城魁,她们发财了!早知道美男子这么值钱,她应该把君惊澜、楚玉璃、楚长歌、皇甫轩,还有那个谪仙美男,全部想办法抓起来卖掉!

    在她这样兴高采烈之间,钱到了她们手上!鸨公肉痛的在心中感叹,若不是一看就知百里如烟是个高手,那个公子也不简单,他们直接抢了人就罢了,还给什么钱!三千两黄金啊!鸨公想着又认真的看了半城魁一眼,嗯,要让他多接客,马上把钱赚回来!

    钱到了手,而半城魁也被人抬了进去,澹台凰看着半城魁的背影,在心中猫哭耗子的为他祷告:“希望是你爆别人的菊花,阿门!”

    几人幸福的数着钱往回走,没有数钱的小星星童鞋也快乐疯了,天山圣果呀哎呀妈!嗯,星爷以后想要钱的时候,就想办法把主人卖了,一定比这个半城魁值钱……嗯!

    “如烟啊,你好像经常做这种事儿啊,都这么熟稔了!”澹台凰笑眯眯的数钱,开口赞扬。

    百里如烟笑嘻嘻的开口:“那还不是西武丞相魅文夜家的公子,还有那个谁谁,没事儿就喜欢追在我屁股后头跑,我把他们抓起来卖了好几次,赚了不少钱呢!不过他们运气也好,居然一次都没被那啥!不过今天这个极品货色比他们帅,第一次卖男人卖这么多money,我真是太开心了!”

    澹台凰一边数钱,一边笑嘻嘻的听着,走了好几步之后,终于反应过来什么!

    霍然抬头,猛的看向她,眸中满是吃惊与震动,飞快开口:“你怎么知道money这个词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