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醋意横生!

    澹台凰这一摔,而成雅也看着楚玉璃狠狠一愣,条件反射之下都想掉头逃跑了,公主编排了半天的正主就在这里,我滴个苍天!但是看着对方那淡定的气质,她感觉自己的脚下仿佛是生根了一般,根本挪不动步伐。

    纳兰止那痛苦的表情也终于好转,像是苦苦寻找春天的人,历尽千辛万苦之后看见了光明!总算是说完了,殿下的身份总算是公诸于众了!但是看着澹台凰那摔下去的落魄样子,他又禁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

    澹台凰硬着头皮,顶着他那惹人讨厌的笑声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飞快的站好,然后赶紧把板凳一拖,往上一坐,接着吃饭,并故作一副无事的样子,笑容满面的对着楚玉璃道:“啊哈哈哈……原来是楚兄,在下凤三九,认识你非常高兴,对了,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话是这样说,但是脑后已经布满了大滴的汗水,也不知道转移话题这一招管不管用。

    楚玉璃见她如此一说,微微抬袖,广袖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度,缓缓的伸手,重新拿起了筷子。

    唇边噙着一丝温雅笑意,开口:“我们方才说到,不必在意事情的真假,我们听过之后觉得高兴,便罢了。”

    这一说,澹台凰更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她编排了他半天,从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来看,他能高兴吗?为毛忽然这样说,给她这么大的压力!肚子已经吃撑,但她还是若无其事的又夹了一口菜,使劲往里面撑:“是呀是呀,高兴便罢了!啊,对了,今天天气真好!”接着转移话题!

    她话音一落。

    一扇风扬起,将窗口微微吹开,接着,窗外就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啪嗒啪嗒的,敲打在窗台上,那声音极为清晰。

    这真是“天气真好”啊!

    澹台凰僵硬着脖子扭过头,看着窗口,她这一看,那雨还有越下越大的架势,顿时无言了!这老天爷绝对是故意的!

    楚玉璃闻言,淡淡朗目也往窗口扫了一眼,旋即,温雅声线缓缓响起:“今天天气着实很好,本宫最喜雨天!”

    “嘎?!”澹台凰奇怪的转头看着他!最喜雨天?

    比澹台凰更为奇怪的是纳兰止,殿下有旧疾,从来身体不好,尤其到了雨天最甚,今天怎么突然开始喜欢雨天了?

    见澹台凰看向他,他亦只是淡淡笑笑,不置一词。他胸前墨发低垂,浅眉朗目看向澹台凰,似玉人拈花浅笑,看来极为动人。

    “呵……呵呵,那真是太好了!我正好也很喜欢雨天!”澹台凰低下头,漫天胡诌,然后接着若无其事的吃饭,“啊,那个啥,刚才我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啊,没有吧?一定没有吧?”

    说着扒饭的动作更快了,简直感觉自己额头的汗水都要滑下来了!真她奶奶的太吓人了,一进来就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弹琴的排场,还有这屋内藏着的暗卫,还有这一身风华气度,但是任她怎么想,也没想到楚玉璃的身上去,因为楚国远在十万八千里,楚玉璃好端端的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但是,偏偏就给撞上了!只希望他大人大量一点,不要和那个妖孽一样那么小气!

    正这样想着,那人忽然伸手,抓住了她不断往自己嘴里扒饭的手腕,温声开口:“不想吃了,就不必再吃!”

    “呃……”澹台凰抬头看向他如画的容颜,那双朗而深邃的眸中,并无半丝她想象的怒意和杀机,倒像是一汪温泉,看起来缓缓的。她咽了一下口水,忐忑的将自己的筷子放下!

    她一放下筷子,他自然也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静静的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澹台凰见此,心中又开始七上八下,又虎着脸提心吊胆的看了他一会儿,第一次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总觉得这货是在跟自己说玩城府和心计,刻意装成没事儿的样子,其实还是想弄死她!

    她犹豫半晌之后,终于迟疑着开口,并心理阴暗的进行揣度:“你心中是不是正在想着把我剥皮、拆骨,再烘烤?”貌似上次那妖孽处理人的时候,就是这样处理的。

    她这话音一落,他瞬间失笑,并且笑了很半天都停不下来,直到笑得咳嗽了数声,才终于开口:“你在乱想什么?”

    语声刚落,门口“吱呀”一声响,先是小星星童鞋欢腾的跳了进来,后是楚七七甜甜的声音传来:“玉璃哥哥,我见到那个帮了我的人的狼了……额,三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绕过了屏风的小萝莉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澹台凰,又看了一眼楚玉璃,终于一咧嘴,笑眯眯的跑了过去:“哎呀,三哥哥,难道你和玉璃哥哥认识?早知道我就不骗你了,其实我不叫楚二七,我叫楚七七!”

    “那不还是二七吗?”澹台凰看着她的脸,直接开口回话,七七和二七,也没有区别啊!

    楚七七的脚步顿了一下,抓了抓脑袋站在旁边,纳闷的开口:“三哥哥,我怎么觉得你在骂人啊?”二……七!

    而楚玉璃闻言,面上温雅的笑意又盛了几分,微微偏头看向澹台凰:“多谢兄台搭救舍妹!”

    呃……这是头一次见着皇族的人这么懂礼貌!澹台凰的脑中飞快的思索了一下自己先前说的那些鬼话,再想想自己好歹救了他妹妹,说不定可以扯平!于是赶紧拱手开口:“常言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所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哪,在下方才虽然说了一些胡话编排了太子,但是再多的胡话比起搭救贵国公主这一条,也可以功过相抵了吧?”

    原来偶尔做做好事也是有好处的,这不,救了一个公主,她现下十有**就安全了!

    楚七七听了一会儿,呆呆的问:“原来你们不认识?”不认识还坐在一起吃饭,玉璃哥哥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平易近人”了?

    “我们一见如故!”楚玉璃温雅的声线缓缓响起,看向澹台凰的目光也十分温和。

    这话一出,澹台凰的脑中马上过滤了一遍她那会儿说的鬼话“通过八卦来拉近你与我之间的距离,使我们成功的一见如故”,这下好了,真的“一见如故”了!她是发现了,这个男人句句话都说得很淡然,说得很随意,但是仔细一听就会发现其中的映射含义强大的让人完全不敢去听!

    果然是公子若琼,心若琉璃!又是一个多心眼加黑心肝的!

    “一见如故三哥哥还编排你……”楚七七更懵了。

    倒是纳兰止皱了一下眉头:“公主不是应该待在客栈吗?怎么会被这位公子救了?”楚国有些事情殿下没有处理完,故而他处理完了之后,才跟上来的。今天早上才到!

    这话一出,楚玉璃便不冷不热的扫了楚七七一眼,楚七七一抖,抖完扮了一个鬼脸!

    “嗷呜!嗷呜!”而那被忽视了半天的小星星童鞋,终于开始找存在感,一条内裤在手上挥得迅猛,直扑澹台凰的面颊!“嗷呜!”你把星爷关在门口,你自己进来吃东西,你好意思吗你?你简直就不是人!

    澹台凰无语的扫了它一眼,眼神很精准的看着它手上的内裤,眉梢微微露出威胁之光,星爷一见,当即就想起了关于配种的威胁!在内裤离澹台凰的脸还有零点一毫米之时,飞快的缩回来前爪!

    一下一下悠悠的往自己身上扇,一双狼眼四处猛瞪:“嗷呜!”——都看着星爷看干什么?星爷脱内裤是为了扇风,只是热,只是热你们知道吗?

    楚玉璃看了一会儿,忽然笑道:“挺有灵性!只是若是本宫没记错,狼脸狐身的动物,似乎是北冥太子的爱宠吧?如何会和公子在一起?”

    这话一出,澹台凰还没说话,那拿着内裤扇风的星爷就已经伸出一只后蹄,踩在菜盘子的边缘,得瑟的抖啊抖,斜睨着狼眼一瞄,十分不屑的:“嗷呜!”——算你是个识货的,一眼就能看出星爷与生俱来无与伦比让万人顶礼膜拜的高贵身份!嗯,长得也很帅,不过在星爷心中主人永远最帅,你还是先在一边站着吧!

    “北冥太子的?那不是我们要去联姻的人……”楚七七说到这里,飞快的捂住了嘴,没有说下去,但是一张俏脸已经微微红了,还偷偷的瞄了澹台凰一眼,难道三哥哥就是北冥太子?

    “联姻?”澹台凰微微挑眉,看向脸色微红的楚七七,眼神十分诧异!面上相对淡然,但是心下已经是翻江倒海,活脱脱的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浑身不是滋味。

    这感触一起,她心中更是一阵抑郁难平,那妖孽要和人家联姻关她什么事,她不舒服和什么劲儿!而且不是说了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要远离他吗?他现下联姻了,她因为高兴才对!是的!高兴才对!

    可,唇角扯了几下,怎么都扯不起来……

    成雅也在她身后不敢置信的惊呼:“北冥不是已经和漠北联姻了吗?怎么会又要和楚国联姻呢?”

    这话一出,楚玉璃微愣,偏头看向纳兰止。

    纳兰止马上便能明白他的眼神含义,当即开口回话:“殿下,是有这样的消息,但是大皇子传信回来说是谣传,大皇子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楚玉璃剑眉微皱,淡看向他。

    “大皇子还说,那位漠北三公主和他是生死之交,一起逃过皇宫,进过监牢,感情深厚,她是绝对不会嫁给君惊澜的!”纳兰止一口气把话说完,大皇子殿下的美人缘是天下皆知的,故而这样的话说来,他也十分相信,半点都没有怀疑的认为这婚事不可能了!

    他这话音一落,门口当即传来一道风流纨绔的声线:“纳兰,你这又是在编排本殿下什么呢?”

    “纳兰止不敢!”纳兰止说着,微微低下头,但也并不十分慌乱,就是太子殿下也将他当座上宾,他并不需要对所有人都唯唯诺诺。

    而澹台凰一听这声音,飞快起身,往桌子下面一钻!成雅和小星星童鞋见状,也赶紧跟着往下头一钻,钻进去之后小星星童鞋鄙视的对着澹台凰竖中爪——没志气!

    他们这一钻,那三人都愣了一下,旋即,楚玉璃轻声笑了笑,微微抬手,示意另外两人不要告发。

    而这会儿,楚长歌终于从檀木屏风之后绕了过来,只是这一次,他的袖袍破了一处,上头还有鲜明的血迹,而透出来的白色绷带,表示伤口已经包扎好,他几个大步走到楚玉璃的对面坐下,那扇子还是摇得十分肆意,见那三人的手都盯着他的胳膊,无所谓的笑了笑:“都看着我做什么,不过是被美人刺杀,笑无语也在,救了我!”

    那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看起来当真是一点都没把自己的命当回事。澹台凰翻白眼,就知道那个绝樱是个杀手,而楚长歌这货也是真的不在乎自己的小命!

    “皇兄,你也稍稍收敛些,毕竟是在东陵!”楚玉璃温和的声线缓缓响起,像是玉器相击,听来十分舒服也不带任何谴责意味。

    但楚长歌还是微微挑眉,眯起星眸看向他:“怎么?太子殿下这是在教训微臣?”

    “皇兄是兄长,玉璃自然不敢逾越!”楚玉璃的声音,十分恭谦有礼,但也不带任何惧怕意味,显然只是出于对兄长的恭敬。

    而桌子底下的澹台凰听着,微微皱了皱眉,她觉得这兄弟的关系好像不是很好,看样子是楚长歌不太喜欢楚玉璃,楚玉璃因为对方是兄长,仍然颇为敬重。但是楚长歌那样随性的人,也会有不喜欢的人?若是不喜欢楚玉璃,当初又为什么会当庭拒绝太子之位,让楚玉璃做太子呢?

    她正想着,楚长歌又淡看向他们,摇着扇子漫不经心的开口:“本殿下的命是自己的,丢了也不需闲人操心!说吧,方才在说我什么?”

    这话对于素来看起来将一切都不放在心上的楚长歌来说,确实是很有点过了,这让澹台凰的眉头又皱紧一分,难道这对兄弟之间真有什么仇怨?

    倒是纳兰止好似对楚长歌的态度早已习惯,面无表情的开口套话:“大皇子殿下,我们方才又收到消息,说北冥与漠北联姻,已成定局。您先前为何一口咬定这是谣传?”

    楚长歌闻言,不甚在意的笑笑,还悠哉悠哉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大刺刺的开口:“原因很简单,楚国和北冥联姻,只要这风声放出去,不论婚事成不成,漠北那边也一样会生气!那么君惊澜和澹台凰的婚事就没戏了,本殿下的机会自然就来了!”

    这话说的十分理所当然,好像他这么做完完全全是应该的。

    这下,纵使楚玉璃再好的脾气,也禁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头:“大皇兄可知,这非是儿女私情,而是军国要事!国事非而戏,倘若我番此行联姻被拒,传了开来,大楚国威何存?”

    “国威这种事情,应当是你操心的,你问我做什么?本殿下素来散漫惯了,这人嘛,纨绔久了之后,自然容易鼠目寸光,何以能有好心情注意什么军国要事?”楚长歌漫不经心的说着,扇子摇得十分肆意。

    澹台凰在桌子下头听着,先是眉头紧皱,随即莫名其妙的有点想笑!这楚长歌的身上,真的很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

    楚玉璃没说话,倒是纳兰止忍不住了,他上前一步,皱眉开口:“大皇子殿下,即便您不帮太子维护国威,至少也不该误导我们,这……”

    “纳兰,这个你就不懂了!这常言道父子之间都要留一手,你们不知防备,无缘无故就如此相信本殿下提供的消息,难道这还是本殿下的错不成?本殿下也是一片好心,让二皇弟知道,要做皇帝,就不能轻易相信身边的人,就是亲兄弟也一样!你们怎么反倒还怪起我来了!”楚长歌笑着回话。

    “大皇……”纳兰止还要说。

    楚玉璃开口喝止:“纳兰,不得越矩!”

    纳兰止忍着满心的怨气往后退了一步。

    澹台凰和成雅在桌子底下对视了一眼,总觉得自己今天有点凶多吉少,听了这么多不该听到的话,虽然没什么了不得的内容,但是光楚国大皇子和太子之前有矛盾这一点入了耳,她们就十有**要被杀人灭口了!

    紧接着,又听得纳兰止开口:“殿下,接下来怎么办,东晋和南齐已经知道我们此行,若是我们现在停住,打道回府,传回国去,恐怕……”恐怕他们整个楚国都会沦为天下人的笑柄!大皇子殿下从前虽然荒唐,对太子和三皇子也未曾有过什么好脸色,但也知道轻重,这次却开这么大一个玩笑,玩笑他是随便开了,可是要他们这些无辜的人如何收场?

    楚玉璃顿了一下,将手中的杯子放下,温雅的声线缓缓响起:“既然已经出来了,就断没有空手回去的道理,漠北国盛,楚国也不会弱,成败与否,也总要试试才知!”

    他这样一说,纳兰止当即放心了几分,这么多年来,殿下要做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做不成的,这件事情,应当也不会例外。想着,心中已经开始思虑详细的计策……

    “就是啊!纳兰啊纳兰,你空有一肚子计谋,来了楚国这么久,却没有学到半分玉璃的气势,以后还是多学着些,不过是传出了与漠北联姻的消息而已,婚事不是还没成吗?你就吓得对着本殿下一通责问,和你这样胆小的人相识,说起来本殿下都觉得丢人!”楚长歌笑意盈盈的起身,这就是准备走了。

    纳兰止闻言,并未吭声。

    而楚长歌这一起身,桌子下头的澹台凰赶紧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开口高呼:“楚长歌,等等!”

    不成,他们刚刚听到了那么多所谓国家机密,这楚玉璃将她们杀人灭口的几率实在是太大了,还是赶紧出来和楚长歌认个亲戚,然后快乐而安全的离开吧!

    这一叫,楚长歌当即低下头,星眸之中便浮现出澹台凰的脸,他微微一愣,旋即笑得春光灿烂:“公主这是追着本殿下来的?”

    公主?楚七七一呆,不敢置信的瞪大眼,低下头看着澹台凰,三哥哥明明是个男人,怎么会是公主呢?难道,难道也是女扮男装?她刚刚还以为她就是北冥太子呢!

    而楚玉璃听楚长歌这一语,面色十分淡然,显然是早有预料。

    倒是纳兰止狠狠的愣了一下,将那个公子敢大着胆子说出太子殿下的名讳,并随便编故事,就可见得他胆识过人,胆识过人的人一般身份都不会低,否则早就因为自己过人的胆识而悲催身亡。而那只狼的出现,也比较应证了这件事,只是澹台凰的表现实在是太像男人了!所以他根本都没有往这方面想!试问,哪有女子看见太子殿下不脸红的?哪有女人在说话大笑的时候,还会乐颠颠的拍大腿的?

    因为澹台凰女扮男装之后实在太过类似男人,让纳兰止人生第一次估算错误!

    “你想的太多了,见到你真高兴,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点重要的事情,我先走了!”澹台凰说完看都不看他,拔腿就往门口飞奔,成雅也赶紧跟上,小星星童鞋也郁闷的跟上,星爷觉得澹台凰这个人人品不好,所以时常如此倒霉,经常需要逃命!还总是连累星爷跟着一起跑。

    纳兰止脚步一动,看向楚玉璃,暗示意味十足,这两个人不能留!

    而楚玉璃,却静坐着一动不动,将眼神放在楚长歌的身上。楚长歌笑得一派风流,回视着他,星眸中一片坦然,好似不论楚玉璃是否派人去追,跟他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

    两人这样僵持之中,澹台凰已经带着成雅跑远了……

    等她们走后,楚长歌收了扇子,笑着步了出去。楚七七看了看屋内的气氛,也觉得有点不舒服,打了声招呼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所有人一走,纳兰止当即皱眉开口:“殿下,为什么不杀了那两人?她们听到了太多不该听的东西,而且,若是澹台凰死了,君惊澜就没有理由拒绝楚国的婚事,我们此行的目的也能达到,这不是两全其美吗?”大皇子方才也没有很坚定的要拦的意思,那他们为何不杀?

    楚玉璃闻言,扫了一眼澹台凰方才坐的位置,想说什么,却又捂唇轻轻的咳嗽了几声。旋即,缓声开口:“本宫好像……是找到她了!”

    找到?纳兰止瞪大双眸,是殿下梦中之人?

    ……俺是月票飞涨,楚玉璃很开森的分割线……

    澹台凰奔出了老远,基本上都不敢往后看,也不敢去注意自己是跑到了哪里,脑中都只有一个想法,就是逃命!玩命的逃,千万不能被追到,追到就死翘!前世她被人家杀错了死翘就已经够倒霉了,今生难道还要因为无意中听见不该听的话丢了命?

    从小时候起,教科书上和老师们就教导我们应该珍惜生命,珍惜生命当然要从自己做起!所以为了不被杀死,她是玩命一样的跑!

    成雅极为无语的跟在她的身后跑,一边跑一边往后看,这都奔了半天了,难道公主不累吗?而且后面根本就没有人追啊!好好的,天就被她们这样跑黑了,还奔入了一边草地……

    成雅终于忍不住在她身后气喘吁吁的开口:“公主,不要再跑了!”

    “还不跑!不跑等着被人砍死啊!”澹台凰头也不回的飞奔,她现下啥都不知道,只知道往前跑就会有生路!

    “可是根本没有人追我们呀!”成雅流着眼泪无语的开口,她发现自己这一生跑的路,都没有跟着公主这几天跑的多!

    这话一出,前头的澹台凰脚步一顿,僵硬着身子转过头。往后一看确实是没人追,黑着脸开口:“既然没有人追,你为啥不早说?”

    “奴婢怎么知道您都不往后看的……”又是两根面条泪蜿蜒而下,她原本以为公主是觉得跑得越远越好,越远越安全,所以才带着他们这样跑的,谁知道公主都不晓得她们其实没被人追!

    暗处的东篱也感觉自己今日真是被玩死了,飞得两条腿都快僵硬了,成为暗卫之首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锻炼身体”了,这漠北三公主未免也太能跑了吧?!

    而就在这会儿,伤心的小星星童鞋飞快的窜到澹台凰的跟前,又是唧唧歪歪的一阵咒骂,比爪画蹄,泡沫四溅的骂,骂着还把自己的后蹄举起来给澹台凰看:“嗷呜嗷呜呜呜嗷呜!”你这个该死的女人,逃命也不知道给星爷找顶轿子,你知道星爷跑得多辛苦吗?看,星爷的蹄都跟着你跑细了!

    澹台凰早就快对这只臭美自恋一天到晚事儿又多的狼无感了,白了它一眼:“怎么了?你是知道我们肚子都饿了,所以愿意奉献出你的蹄子来给我们煮汤?”

    这话一出,星爷咒骂的狼嘴赶紧闭上,虎着狼脸看了她很一会儿,又磨牙磨了半天,飞快的转过头找了一根棍子!

    澹台凰脚一勾,地上的一根棍子就到了她的手上,拿着耍了耍,漫不经心的看着小星星童鞋!

    星爷看了一眼她的棍子,又看了看自己的,明显的对方的棍子比自己的长又比自己的粗!狼嘴一瘪,背对着澹台凰,在地上飞快的画……拿又粗又长的棍子吓唬星爷,星爷画一马车圈圈诅咒你!

    澹台凰白了它一眼,往地上一坐,顿时感觉肚子有点饿,成雅四处去捡树枝回来,在地上生了一把火。

    她偏过头扫了一眼那条河,顿时知道自己今天可以吃点啥了!又找了一根棍子,做成一个叉子,准备下水去抓鱼……

    半个时辰之后,篝火燃起。

    两个人,一只狼,各自拿着一只鱼在火焰上转动,澹台凰看着自己手上的那只鱼,也看着面前的火,忽然有点失神,左手环着腿,右手在火架上烤,手拿着转啊转,转动了几下,忽然停住了!

    然后,没过一会儿,鼻翼便传来一股焦味儿。但她仍然毫不察觉,傻愣愣的坐着!

    成雅看她的鱼都烤焦了,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公主,公主!”

    这一叫,澹台凰居然没听到,只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火堆,又像是看着什么别的东西。

    成雅又是一叫,这次音量加大了几许:“公主!”

    “啊——”澹台凰终于被惊醒,摇了摇脑袋,马上就发现自己手上的鱼糊了,悲伤的把鱼拿到眼前看了看,刹那间头就晕了,糊了的鱼怎么吃啊!

    转过头一把把小星星童鞋爪上那条完好的鱼抢过来,然后把自己的鱼塞给它,貌似好心的道:“看看,你的鱼烤了这么半天还是生的,我就知道你不会烤,我已经好心的帮你烤熟了,你快点吃吧!”

    星爷拿着那条糊鱼看了一会儿,对着澹台凰一阵狂捅——星爷吃生鱼也不吃糊鱼,你马上给我把鱼还给星爷!但是澹台凰根本不搭理它,自顾的烤鱼……

    成雅看了小星星童鞋一眼,出于同情和对动物财产权的保护,把自己的鱼和小星星童鞋换了换……

    然后星爷明白了,一般的女人都是善良的,唯独澹台凰是这个世界上最恶毒、最没有爱心、脑子最有病、心理最残忍的女人!

    澹台凰又烤了一会儿鱼,朦朦胧胧的望着那火堆,忽然开口问:“成雅,你喜欢楚七七吗?”

    “啊?您是说楚国的那个公主吗?那么单纯可爱的人谁不喜欢啊,公主您怎么突然问这个?”成雅咂巴着眼睛好奇的看向她。

    澹台凰把鱼又在火里面捅了几下,咬着牙叹气:“是呀!我都很喜欢她,那样干净的小姑娘不会有人不喜欢的吗?他应该也会喜欢吧……”

    “他?谁?”成雅愣了一下,又狐疑的开口猜测,“您是说北冥皇太子?”

    这一问,澹台凰捅鱼的动作一僵!这下才反应过来自己问了些什么问题,登时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刮子,那妖孽喜欢不喜欢,关她毛事!她在这里凄凄哀哀的问个毛?又狠狠的把鱼在火堆里捅了两下,抓出来张口一咬!

    这一咬,一旁的成雅当即咽了一下口水,那鱼还没熟呢!

    但是澹台凰好像一点都没吃出来,一边吃一边暗中恼火,在心中告诫自己,他喜欢不喜欢楚七七,跟自己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不要多管人家的闲事,而且这一切对于她来说是好事,从此以后终于可以摆脱掉那个妖孽了!她应该放鞭炮庆祝,狠狠的庆祝!

    于是,成雅和小星星童鞋,就这样惊恐的瞪大眼看着她把那条鱼狠狠的咬,一大块鱼刺吃进去嚼得砰砰作响,而且好似一点感觉都没有的把骨头当馒头啃,她没事儿吧她?!

    澹台凰就这样拿着鱼当鞭炮狠狠的“庆祝”了半晌,终于忍不住了!一把狠狠的把剩下的半条鱼尾巴捅到火里,柴火一散,火星一“砰”,险些把成雅的衣摆给点燃了!

    旋即,她又站起来把棍子拎出来,往地上一扔,伸脚在那只死鱼的身上没命的踩!踩!踩!嘴里也开始咒骂:“凭毛啊?那王八蛋说招惹老娘就招惹老娘,老娘都还没理清楚,他的艳遇就又来了!那个楚七七多可爱呀,皇族那些心里阴暗的人,一看见她肯定都觉得看见了阳光,顿时春天都来了!那王八蛋一见指不定高兴成什么样,那老娘算什么?算什么?!我擦,我擦擦……擦!”

    成雅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公主这是在发脾气外加骂脏话吗?她的理解没有失误吧?可是……她好像从来都没有看见她这么激动过!想着,禁不住低头看了一眼她脚下那只被踩烂了的鱼,想想那是北冥皇太子……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

    她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大着胆子开口:“公主,您这是在吃醋吗?”

    “我吃什么醋?!”澹台凰转过头一声怒吼,但是也就因为这转头太快,吼声太大,一看就明显让人知道有问题!也就是那传说中的欲盖弥彰!

    澹台凰也很快的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颓然的往地下一坐,整个人都焉了……

    小星星童鞋看着她时而发呆,时而犯贱抢鱼,时而发疯,时而颓然,终于明白了!于是,借用主人曾经对它说过的那句话,转头看向澹台凰感叹一声:“嗷呜!”你终究还是疯了!

    “公主,您到底怎么了,您别吓我呀!”这就跟草原上的羊发了羊角疯似的,看起来好吓人!

    澹台凰这下才是终于淡定了:“没事!”说完,又从旁边拿起一条插好了放着的生鱼,认认真真的重新烤,眼前火光点点,忽明忽暗,像极了她絮乱的心情,看了成雅一脸,开口郁闷道:“成雅,我心情很不爽!”

    是的,非常不爽!只要想一下楚玉璃带着楚七七去联姻,然后那妖孽兴高采烈的答应,她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公主,您不是不喜欢北冥太子吗?”成雅也是有心上人的,她的心上人就在草原,她喜欢了有十几年,从小就爱慕,但一直都没敢表白,所以听澹台凰这样一说,她大概能明白对方想要表达什么。

    澹台凰一听,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嗯,是觉得不喜欢的,因为不想去喜欢别人。也希望他早点娶妻生子,从此以后离我远一些,不要再来捉弄我,但是——”

    说到这个,她忽然顿了一下,随即又像打了鸡血一样,咬牙切齿的嘶吼:“我他妈的就是不爽,不爽……”

    说着手上拿着棍子又往或里一阵猛戳,好似就这样用力的往里头戳几下,很能排解她心中的郁闷!并且眼前那堆火,瞬间在她心中变成了君惊澜的脸,支持往死里猛戳……心中像是打翻了一坛子醋,酸涩得厉害!

    “公主,你别戳了!再戳您的鱼又糊了……”成雅无语的开口提醒。

    那一旁看了半天戏的小星星童鞋,一把跳到火堆跟前,拿着一根插着鱼棍子开始:“嗷呜!嗷呜!”大家好,现在由小星星先生为大家现场报导,这里有一个为爱疯癫还死不承认的女人,请大家把鲜花送给可爱的、为人民服务的、完美的报导的星爷,把烂菜叶和臭鸡蛋扔向……

    报导到这里,澹台凰霍然抬头!冷眼看着它,还有它手中她千辛万苦捉来的鱼……

    小星星童鞋谄媚一笑,欢乐的拿着鱼四处蹦跶,星爷什么都没有说,嗷嗷,暗恋我家主人还不承认的女人,嗷嗷……星爷藐视你,藐视你……

    看着某星找抽的神态,澹台凰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捡起火堆中的燃着烈焰的柴火对着它扔了过去!

    星爷飞快的闪开,这一闪开,那柴火往前头飞了二十米之远,像是一个火球破空而去……那遥远的距离,明确的表达了澹台凰想砸死小星星童鞋的决心!

    “咚!”火棍落地!

    艳红色的火光,在草地上跳跃。

    映照出躺在地上的一个人,那人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的还是活的,澹台凰和成雅对视一眼,微微皱眉,那个方位和她们逃跑时跑来的方位相反,那边离此地足足三十米,很远看不见,加上天色太黑,所以她们一直没注意。

    犹豫了一会儿,澹台凰起身,大步往那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