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在下公子屌,人送外号屌炸天!

    “我说你不自恋能死吗?”虽然跟他这张艳绝的脸对比一下,自己的长相似乎是瞬间没有优越感了,但是他就不知道做人要谦虚吗?尤其是在女士面前!

    他微微一笑,没搭腔。只是策马跑得更快了一些……

    澹台凰往后头看,十分紧张道:“我就这么走了,王兄怎么办?”

    “你这个累赘留在这里,他才不知道怎么办吧?”闲闲开口,是毫不留情的打击她!

    澹台凰磨牙,仰头看向他美过万里山河的脸,怒道:“你能偶尔不这么诚实吗?”

    “那爷以后只说太子妃想听的话,如何?”他带笑的声音传来,语气十分温和,却不知是真是假。

    他这话一出,等于又是调戏!澹台凰顿时感觉一把无名怒火浇上心头,一咬牙,转过身一把抱住他的腰,往下头狠狠一扯!

    “砰!”两个人一齐从马上滚了下来!

    还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滚入一片浓郁青葱的草地,君惊澜薄唇带笑,一副闲散的态度,似乎早就料到她会如此。一直滚了有二十多圈之后,他们终于停了一下,太子爷在下,澹台凰在上!

    顾不得身上被摔出的痛,澹台凰就坐了起来!正坐在他身上,而他就这样躺着,狭长的丹凤眼饶有兴致的看向她。

    紫的衣,墨的发,扑散在地。玉色容,魅色眸,正看向她。一线红唇微微勾起,端的是好整以暇……

    因为滚动的幅度太大,他胸前衣襟微开,露出胸前薄薄春色。那肌肤,比玉质润,比羊脂亮,比月色皎,比……绝世小受还要诱人!

    澹台凰不动声色的咽了一下口水,把心中一些乱七八糟不该有的想法全部甩出脑外,然后狠狠的,居高临下的,凶神恶煞的——看着他!磨牙开口:“老实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一天到晚没事就调戏她,态度总是忽明忽暗暧昧不清,句句话都高深莫测让人揣度不明!每一句话说得都似是而非,好像是喜欢她,又好像只是单纯的为了捉弄!

    “这荒山野岭,草地之中,风高月黑,四下无人。太子妃就这样将爷压下身下,是爷该问你想怎么样吧?”他慵懒声线满含笑意,狭长魅眸尽是戏谑,看向她的眼神像是有点危险,又像是在勾引。

    这话一出,澹台凰额角青筋一跳,原本就非常不高兴,现下更是不高兴到了顶点!一把抓住他胸前的衣襟:“少给我废话,老娘是问你到底想怎么样?就算是为了当初我偷看你洗澡,又弄脏你的洗澡水的事儿,你捉弄我到现在,也该算清楚了吧?”

    “本太子不是捉弄你到现在,是一直拯救你到现在!”太子爷很认真的纠正。

    这话一出,澹台凰手上的青筋都暴动了起来!杀人般的眼神狠狠瞪着他,语中带着磅礴怒气:“别给我转移话题,你说,到底要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要怎么样才能不调戏不捉弄?比起你这样,你不如直接给我一刀来的痛快!”

    她不是圣人,更不是无欲无求的尼姑。尽管心中很逃避感情这种事,但也经不起他三番五次的逗弄!这男人,甚至能毫不避讳的告诉她,他在一旁看了很久的戏,就是为了在她千钧一发之迹出手相救,可让她觉得无措的是,尽管知道这是他刻意营造出的英雄救美的假象,她也不由得有一瞬间心动!

    是他飞马而来,闪电般踏破夜空的震动!

    是他紧环着她,疾风般月下飞驰的浪漫!

    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自己正在落进一张网,一张他精心编织的网,甚至于她面前的这个男人还能自负的告诉她他在撒网,就是要套她上钩!那,等自己真的落入这张网之后,等待着她的,会是什么结果?

    是她真情相付,他却得意的告诉她一切不过是为了报复捉弄?

    还是真如童话故事一般,王子和灰姑娘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没错,她就是灰姑娘,虽然有着公主的身份,但是比智谋、比财富、比实力、比手中掌握的权势,她连他的衣角都抓不到!生活不是童话,更不是韩剧,这样的婚姻如何可能真正幸福?

    又或者,最终走了爸爸和妈妈的老路?

    这三种,没有一种是她想要的!但,她现在忽然很迫切的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到底想干什么?!

    看着她的表情瞬息万变,他很快便能知她心中的纠结,淡淡扫了一眼她抓着自己衣襟的手,缓声开口,轻声开口:“女人,别想太多,跟着心走!”

    他想要她爱上,但却也不想给她任何心理压力和负担。他希望在自己的一手操控下,她可以被慢慢软化,一步一步走向他,而非急于求成,让她将所有的压力全部都前提放到一个宣泄口,就这样抓着他让她交代,强制性的一次理清!

    这样,即便理清,也只会让她畏而后退,越行越远!

    他这话一出,她心中更是觉得压抑,凤眸冷冽的看向他,缓缓的收回自己的手,咬牙开口:“君惊澜,你最好在我真正喜欢上你之前收手,否则最后,我陷入了,你却是耍我的,我定会拖着你下地狱!”

    看着她的眼,还有那眸中慑人的冷意,他便知她这句话绝对是认真的!微微勾唇,闲闲笑道:“你放心,你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澹台凰闻言,将信将疑的看着他,眼神也更为狐疑,心中的疑团不断扩散,终于没忍住,问:“若你是真心,那,原因呢?”

    她不认为,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会毫无任何理由,出于一见钟情或是感觉对了,就选择她,绝对会有原因!

    她这话一问,他面色的笑意微微僵住,眸色也黯淡了半分。

    就那样静静的,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这样的表情,就与那日在屋顶上,她说了那番讽刺他的话之后,他所展露出来的表情一般无二,隐隐的,像是悲伤。

    等了很久,他终于起身,澹台凰也被迫往后坐了一点。

    然后,他伸出手,刮了刮她的鼻尖,似是宠溺,低笑道:“疑心真重,喜欢便是喜欢,能有什么原因!爷说了,你什么都不必管,只跟着心走就行了。爷说是真心,便是真心!”原因是有,但他不想说。

    不想让她知道,他心中也有孤独,也有缺失,也有落寞。

    这刮鼻尖的动作,成功的把澹台凰雷了一下!要是她的脑袋还没有错乱,这绝对是情侣间才能有的亲密动作没错吧?这不要脸的竟敢刮她的鼻子,他的脸皮还能再厚一些吗?她是绝对不会承认这是前世今生第一次有人刮她的鼻子的!

    伸出一只手指恶狠狠的着他:“我警告你,以后不许随便动我,我们两个没有什么亲密的关系可以做刮鼻子这样的事情!”

    “哦?”一字吐出,他剑眉微挑,尾音还拖得老长,微微低头看了看,满不正经的坏笑,“那既然你我没有什么亲密的关系,太子妃又是坐在哪里?”

    这一问,澹台凰也跟着低下头,这一看!那张厚比南山的老脸竟然瞬间红了,原本她是坐在他的腰上,他坐起身之后她微微往下面移了一点,然后正好……

    她正要起身,他却一把抓住她,没让她动,并非常犯贱的开口:“太子妃,这个坐姿其实挺好,不若爷直接将你我的裤子都撕了,我们长驱直入如何?也算是对得起今夜良辰美景,还有你将爷掳到此处的良苦用心!”

    擦!她将他掳到此处?“给你三秒钟时间放开老娘,否则我废了你的命根!”

    这贱人!真是犯贱无下限!

    话音一落,他大笑出声,倒也很是配合的放开了她,澹台凰亦飞快站起身,抬腿,准备给他一个断子绝孙脚,他却也悠悠起身,看似很慢实则很快,没给她踢到的机会!

    拂了拂广袖,颇为嫌弃的将身上的草屑和灰尘都扫了下去,剑眉亦不自觉的皱起,看来是洁癖又犯了。

    澹台凰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完全懒得理会!心中却在思虑方才所发生的一切,他说没有原因,她不信,他说他是真心,只是,这真心她能受得起吗?

    正在她思虑间,他一把环住她的腰,纵身一跃,到了马背上。旋即,调转了马头,往来处跑……

    澹台凰皱眉,问:“这是去哪里?”

    “送你回去!没了你,那些个杀手王兄当已经处理掉了!”他闲闲回话,言语间还没忘记打击她的无能!

    她狠狠磨牙,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愤怒的开口:“老娘告诉你,我的无能只是暂时的,过不了多久,这天下间一定能出一个让世人敬畏的高手,那就是我!”

    这话一出,他又是笑,音节碰撞,似山泉溪水流过,好心情的开口:“嗯,爷信,你一定会成为不世的高手!”

    因为他的眼光,绝对不会错。她是一块璞玉,终有一日会绽放出夺目光彩!

    他忽然这么好说话,又不嘴贱,澹台凰反倒还有点不习惯了!

    而也就在这会儿,他在她耳边缓声开口:“北冥有急事,爷马上就要回去了。你路上小心,别……”

    话没说完,已经被她打断:“知道了!”语气颇为高兴,显然是不欲看见他。确实是不欲看见他的,因为他每这样英雄救美的出现一次,她的心就会动摇一分,不如不见,对彼此都好。

    她这语气,让他魅眸微眯,稍有不豫,却也没有多说。

    沿途回去,便见着澹台戟等人在原地,显然是在等着自己将她送回去。策马到了他们跟前,澹台戟面上的焦急之色也终于被冲淡,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那两人,也终于认清了那会儿将凰儿救走的是何人,难怪看着背影便那般熟悉,只是……他不是应该回北冥了吗?

    马一停下,澹台凰便翻身下马,飞快冲到澹台戟的跟前,问:“王兄,你没事吧?”

    “没事!”澹台戟点头,又看向君惊澜,拱手开口道谢,“多谢北冥太子相助!”

    他勾唇一笑,懒洋洋的回话:“凰儿是本太子的未婚妻,这自然是应该的,王兄就不必客气了!”

    这话一出,澹台戟美艳容颜上的温和之色瞬息便冷了半分,妖媚的桃花眼看向君惊澜,但看那表情,显然是相当不悦。

    而君惊澜见此,亦淡淡回视着他,魅眸幽深,若碧波寒潭,眼神也是丝毫不退让,唇际一直微微勾着,似是冷笑。

    澹台凰两边看了看,不知道为啥,竟然感觉自己看出了一点剑拔弩张的味道!伸出一只手在他们之间挥了挥:“喂,你们没事吧?”

    “没事!凰儿上马,这里已经不安全,我们要赶紧找个地方落脚,北冥太子,后会有期!”澹台戟飞快的吩咐完澹台凰,便偏头向君惊澜道别,十分客气的拱手开口,礼仪倒很是周全。

    君惊澜亦微微点头,闲闲开口:“后会有期,相见不远!”

    说着,眼神又不禁扫向澹台凰。

    澹台凰赶紧转开目光不看他,后会有期,相见不远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她是怕再相见几次,他再这样帮她几次,她真的会爱上他。

    “驾——”澹台戟策马扬鞭,往前疾驰而去。

    澹台凰也赶紧跟上,原本他们几百人的队伍,因为那场刺杀少了一半,但也仍然十分浩大。

    眼见他们的队伍渐远,坐在马身立于原地的太子爷,微微抬手一挥,空中便很快的跳出一个黑衣人,单膝跪地:“爷,有何吩咐?”

    “你去暗中保护太子妃,记住,若非极度危难之刻,你绝对不可轻易露面!”凉凉开口吩咐。

    东篱心中微诧,他跟了爷已经快十几年了,这些年可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爷的身边,今天竟然要去保护那个太子妃?看这样子,爷是真的非常重视他们的那位未来的太子妃呀!心中千转百回,但他绝对不敢违抗或是质疑他的命令,赶紧开口:“属下领命!”

    话音一落,正要对着澹台凰等人远去的方向追去,身后又传来自家主子的声音:“等等,传信让如烟处理完自己的事,在明处跟着她!”

    东篱诧异,回头询问:“是让小姐跟着保护?”

    “不!让如烟教她一点东西!”语罢,转身而去,策马扬鞭,宽大的袖袍在夜空中翻飞,墨发扬起,风华无双的背影叫人心生神往。

    而东篱却颇为莫名其妙的立在原地,让小姐过来教太子妃一点东西?但是爷没明说是教什么,小姐能明白过来吗?

    ……俺是求月票的分割线……

    澹台凰跟着澹台戟一路到了驿站,门口的官差一见,赶紧过来为他们牵马,皇上已经下了玉碟通知这一路的驿站,说只要漠北的人来了,就要奉如上宾,不得有丝毫怠慢,所以他们都十分积极且万分谄媚。

    成雅抱着已经睡着了的小星星童鞋,战战兢兢的从马车上下来,显然是方才的刺杀事件还让她十分害怕。

    进了驿站之后,澹台凰便开口询问:“王兄可知,来的是哪路人?”

    “西武的人!若是王兄没料错,你二王兄的人近日也该来了!”澹台戟双手背于身后,神情有些冷肃。那些人一来,就对着他袭来,他便以为目标是他,可最后凰儿被救走,那些人便想追,最终反被他们追杀掉了。若是澹台灭,绝对不会只想杀凰儿,于是也便只有西武之人,只是这慕容馥,就当真如此有闲情雅致?

    这话让澹台凰眼眸一闪,眉头一皱,又开口问:“王兄,若你能活着回到漠北,二王兄的行为,你有把握阻止吗?”

    “若能回去,他在我眼中,不过是只跳梁小丑罢了!王位而已,其实王兄并不十分执着,只是你二王兄性子残忍,有勇无谋,根本不是做皇帝的材料!”澹台戟说着,顿时又感觉一阵头疼,禁不住伸出手揉了揉眉心。说完又转头看向澹台凰,“好了,你是姑娘家,这样的事情就不要操心了!王兄会保护好你的,今日你险些被伤到之类的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

    “嗯!那我先去睡了,王兄也早些休息!”澹台凰貌似乖巧放心的点头,然后径直往驿官为她安排的房间而去。

    澹台戟见她今日如此听话,觉得有些古怪,但也并未太在意。转身回了自己的房中……

    澹台凰回去之后,又在驿馆之人的伺候下,吃了一顿极为丰盛的晚餐,人家来收拾碗筷走的时候,她忽然神神秘秘的开口:“让你们这里的官来见我,记住,一定不能惊动我王兄!”

    下人一听,有点奇怪,但对方毕竟是公主,于是赶紧点头:“是!奴才这就去!”

    成雅在一旁十分奇怪的看着,公主要找驿站的人做什么?

    不一会儿,驿站的官员唯唯诺诺的到了,在澹台凰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恭敬道:“不知公主找下官,是有何吩咐?”

    澹台凰也不转弯抹角,指着成雅开口:“去给本公主和她找几套合身的男装来,记得是要主仆装,还要配上一把扇子!记住,千万不能惊动我王兄!”

    “是!下官这就去!”官员心下奇怪,但也还是去了。也许只是姑娘家闲的无聊,想穿男装玩玩吧?他如是想着。

    待他出门之后,成雅奇怪询问:“公主,我们要男装做什么?”

    “这一路,我们会不断遇见追杀,有西武的人也有二王兄的人。若是我不在队伍之中,慕容馥的人就不会再找王兄的麻烦,没了西武的人添乱,又没了我们这两个武功平平的累赘,就二王兄那几个人,王兄一定能够抵挡,并安然回到漠北!”澹台凰沉声开口。

    成雅一惊,顿时有点不理解她的想法:“但是这样,我们穿着男装出去了,要是还是被西武女皇的人认出来怎么办?那我们不是死定了吗?”

    “死定了就死定了!现下的状况,就是我们跟着王兄,有可能一起死,但我们若不跟着,他一定能安然回去!王兄对我这样好,我自然不希望自己成为他的累赘,所以我要跟他分开走,王兄没了后顾之忧,我们也能一路游山玩水的回去!但若是分开走,危险肯定是难免的,成雅你可以选择跟我走,也可以选择留在这里!”只是私心里,她还是希望成雅跟着她的,因为她根本就不认识回漠北的路!

    古代汉朝,有平阳公主为自己亲弟弟刘彻的皇位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如今她澹台凰也一样能为了兄长这么做!除了是要帮王兄,也是尽一个公主该尽的义务。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但她既然在公主之位,又频频享受到作为公主的待遇,甚至于在东陵皇宫,若不是因为自己是公主,恐怕已经死了千百次。得了做公主的好处,自然就要尽到公主的责任!这不是圣母,只是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人该做的事。

    成雅听了她的话,终于也明白了她的考量,点头开口:“公主,成雅这条命是你在东陵皇那里救回来的,所以你在哪里成雅就在哪里!最多不过一死,能和公主一起,即便死了成雅也是开心的!”

    “嗯!”澹台凰点头,颇为欣慰的拍了一把她的肩膀!

    ……

    一个时辰后,一个玉冠白衣的绝世公子,和一个青衣的仆从,从驿馆的院墙处翻了出去。

    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直用前爪捂着狼嘴不断打哈欠的狐狸狼,不知道这两个女人是搞什么鬼,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就这样跑出来,还要折腾星爷!

    两人脚落地,澹台凰“啪!”的一声,打开了手中的水墨折扇,十分潇洒的挥了几下,她原本就是个女汉子,所以装起男人来也像模像样。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因为只到b,所以很容易就缠住了,谁说胸小就一定不好?胸小在某些时候,也是有好处滴!

    但是成雅就没有她这么本色出演男人了,背着包袱,顶着小厮帽走得十分扭扭捏捏。

    澹台凰走了几步之后,颇为嫌弃的看了她一眼,一把扯了扯她的帽子,戴正,又大力的用扇子敲了一下她的背:“挺直站好!别扭扭捏捏的,是男人就该有个男人的样子,就像你们家公子我!”

    成雅无语,脑后划过一条黑线,她们明明是女人好吗?什么叫是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暗处的东篱也是嘴角抽搐,爷这是看上了一个什么女人啊,怎么这么爷们?倒是小星星童鞋早已习惯她的粗鲁,打了一个哈欠,耷拉着脑袋跟在她们身后。

    一行人走了很久,到天大亮了之后,才终于到了集市。既然王兄回去之后一定能完美的处理那些个问题,澹台凰倒也不急着赶回漠北,预备一路玩回去。

    集市上很是热闹,来来往往的人,因为现下是早上,到处还有卖菜的,澹台凰是来古代之后第一次逛集市,四下不少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东西,所以看得倒是兴致勃勃!

    而四下的路人,是从来没有在街上见到过如此俊俏的公子,故而都悄悄的打量着他们。尤其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银色的不明物体,不知道是狼还是狐狸,还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这让他们看得更是忍俊不禁。

    眼见就这样成为了众人的焦点,成雅颇感局促不安,总觉得是自己没有假扮好,被人家过路的人看出来了,于是伸手扯了扯澹台凰的袖子:“公……子!我们还是快点走吧,不要再看了!”

    “为什么不要看了?”澹台凰白了她一眼,颇为不以为然,远远的看见一个簪子想买,问,“成雅我们带了多少钱出来?”

    “呀!钱!”这话一出,成雅的脸上马上就变了,站在原地十分悲催道,“遭了公子,奴才忘了带钱!”

    “什么?!”澹台凰的表情瞬间变成了一张白纸!

    ……俺是求月票的分割线……

    两个时辰后,已经到了中午,是吃午饭的时间了,成雅和小星星和澹台凰的带领下,围着街道走了好几圈,也没有捡到一分钱!

    两人一狼根本已经饿得走不动了,成雅终于悲伤开口:“公子,我们是不可能捡到钱的,您还是想点别的办法吧!”围着路上捡钱,这样的“好办法”公主到底是怎么想到的!

    事实上澹台凰也已经死心了,她发现自己从到了古代之后,就一直倒霉,诸事不顺,现下连捡个钱都捡不到,真尼玛悲催到想死了有木有?!

    出了集市,耷拉着脑袋找了一块石头坐着,然后开始长吁短叹,感叹自己命不好!这真是天妒红颜!正想着,就在这会儿,忽的听见一阵琴声传来,声声呜咽,似要断肠。

    澹台凰奇怪的往发声的方向看了一眼,见着那里有一个凉亭,凉亭之内,有一名女子正在抚琴,她的身后站着几个侍婢,江风吹过,看起来极有意境!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石桌之上,除了一架古琴,还有不少吃的,这对这饿了半天的两人一狼来说,真是太有诱惑力了!星爷率先举爪:“嗷呜!”澹台凰,星爷给你一个机会去替星爷偷点吃的!

    澹台凰瞪了它一眼:“你怎么不去?”明明它去会比较方便!速度快,身子又小,最重要被发现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星爷一爪叉腰,一爪拨流海:“嗷呜!”你看星爷这么帅气的狼,像是会去偷东西的吗?

    “……”澹台凰白了它一眼,大步往凉亭而去,先去好好跟人家说说吧,实在不成……要不要待会儿,使一个美男计什么的,以换点吃的!

    她脚步一过去,里面的两名侍婢看见是个男人带着仆从,当即就要出去拦,倒是那抚琴的女子微微转过头,看向澹台凰的脸和装束之后,微微一愣,美眸中飞快闪过一丝了然和笑意,挥了挥手,示意侍婢们退下。

    澹台凰见此,当即一喜,难道真是自己无敌的美貌打动了这位姑娘?想着赶紧加快脚步上前,近前一看,却见这女子都已经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那张脸依旧貌美,但澹台凰也不由得觉得奇怪,在古代,这个年纪的女人不是应该早就嫁了吗?为什么她还是姑娘家的打扮?

    进了凉亭,她先拱手开口:“无端过来打搅姑娘,在下失礼了!”

    说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人家桌上的苹果。

    “不妨!不知公子过来,有何贵干?”那女子轻笑,原本就艳丽不俗的容貌,在这一笑之下,看起来更为舒心。

    澹台凰看着苹果,又咽了一下口水,装模作样的道:“自然是因为听见了姑娘的琴声,姑娘心中似乎有很深的困扰,在下越听越是觉得伤怀,一时没忍住,所以才会上前来!”嗯,先交个朋友,然后再说吃的……

    “哦?公子请坐!敝姓柯,不知公子……”那位柯姑娘非常和蔼的开口询问,好似没看到澹台凰,她之后的成雅,已经地上那只不知道是什么的动物,那眼珠子都要粘在桌上的苹果、梨子上的样子。

    澹台凰也不客气,赶紧坐下,拱手回话:“敝姓凤,单名一个九字!”行走江湖神马的,总要有个艺名!

    “那公子前来,是能解我心中之困?”那女子笑笑,淡看向她。

    澹台凰为了吃的,飞快的拍胸口保证:“那是自然!不知在下可有幸听姑娘一说心中困惑?”

    “奴将要嫁给心爱之人,我已为了他痴等了十年,而今终于修成成果……”那女子悠悠说着,但面上却不见喜色。而她身后的侍婢,都微微露出不赞同之色,小姐马上就要嫁给夜王殿下做王妃了,怎么能对着一个陌生的男子说出这些话来?

    澹台凰一拍大腿,赶紧开口:“这是好事啊!”她是不可能知道对面之人就是皇甫夜未来的媳妇的,要是知道说不准要套一下关系,装作和皇甫夜很熟!但是这件事儿怎么听都是好事不是?

    “不!”柯惜筠缓缓摇头,面色凄哀,又接着开口,“他并不爱我,这婚事他也是奉了命才同意的。我在想,我该不该嫁给他,与其到他身边惹他讨厌,也许还不如就这样默默守候……”

    “那他爱的女子呢?”原来是苦情剧,不早点说,她最擅长开导人了,尤其是肚子很饿的时候!

    “他爱的女子已经嫁人为妻!”柯惜筠开口回话。

    澹台凰大刺刺的开口:“情敌都已经嫁人,姑娘还怕什么?方才你说他是奉命成婚,我猜测姑娘不嫁,他家中之人也会让他另娶他人,难道姑娘愿意看他娶他人为妻?”

    这一句,正点中心!

    柯惜筠怔了一下,眼中神色顿时清明,看着澹台凰的脸开口笑道:“公子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澹台凰得到了表扬,秉承着救人救到底的原则,一把将小星星童鞋拎起来,指着它的衣服出谋划策:“而且新婚之夜,姑娘可以考虑穿上类似这样的衣服,保证那个男人看了会流鼻血!”

    小星星童鞋狠狠磨牙,好好的说星爷的内衣做什么?不知道内裤上的那个洞,是星爷永久的痛吗?

    柯惜筠一愣,看了看小星星身上的衣服,又想象了一下什么,一张脸顿时红了,一时间也觉得面前这个人挺有趣!“多谢公子提点!不知公子吃过午饭没有?”

    哎呀!总算是问到重点了!澹台凰的心中马上出现了无数的苦情戏的版本,从被心爱姑娘卷着所有的钱跑了的悲伤汉,到路遇强盗被打劫的倒霉鬼,再到家中徒生巨变被亲戚谋夺了家产又被赶出门的可怜人,各种人生际遇,最终挑了一个比较有可信度的:“说来惭愧,小生原本是要去姑妈家贺喜的,岂知在路上被小偷偷了盘缠……”

    “侍棋,准备五百两银子,赠与这位公子!”柯惜筠当即回话。

    五百两?!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啊,初次相识,她竟然如此大方,让澹台凰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但是不好意思和饿肚子比起来,她还是勉强不好意思算了:“多谢姑娘相助!”

    “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些的好,看你一个姑娘家做男装打扮,想必也是担心路上有危险!这东西你拿着,我外公在江湖上颇有几分地位,若是遇见穷凶恶极之徒,亮出这东西,也许可以保姑娘无虞!”柯惜筠说着,将一块令牌交到她的手中。

    这下澹台凰才知道自己的性别已经被看穿,而柯惜筠身后的侍婢们也愣了一下,难怪小姐会让她过来,还说了那么多话,原来也是个女子!

    澹台凰愣了一下,又犹豫了一会儿,客套道:“收了姑娘的银子,还收这个……”她怎么看穿的?自己露出破绽了?可是路上都没有其他人看出来!

    “今日是你点醒了我,是我要谢谢你才是!看样子我长你不少岁,你若是不嫌弃,可以认我做姐姐!”柯惜筠的父亲虽然是高官,但性子却随武林世家出来的母亲,故而十分豪爽!

    澹台凰当即起身开口:“那就多谢姐姐了!”路上可能会遇到慕容馥的再次刺杀,那令牌也许用得上!

    “好了,别客气了,看你的样子是有路要赶,你便去吧!”柯惜筠说完,便又拨动了琴弦,轻轻的弹了起来。

    澹台凰得了便宜也不多留,只开口:“待来日相见,定还姐姐人情!”有了这个令牌,想查她是谁也不难!

    柯惜筠点头。澹台凰便迟疑着走了……

    待澹台凰走远,她身后的侍婢诧异开口:“小姐,你对那个陌生女子,未免也太好了吧?”

    这话一出,柯惜筠的手在琴弦上一划,好好的琴弦,就这样断了一根!她收了手,双手交握,淡淡道:“你当她是谁?她可是……公主!”

    “啊?哪位公主?”侍婢惊惶的瞪大眼!

    “哪位公主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那个人的侄女……”

    ……

    澹台凰拎着银子揣着令牌,兴高采烈的走着,心中深深的认为那会儿她觉得自己时运不济的想法实在是太错了,这不,立马就转运了!成雅和小星星跟在她身后,深深的觉得她是不是有点高兴过度,外加得意忘形了!

    因为她连吃饭的事情都给忘记了!很快的,澹台凰也向他们应证了自己确实是得意忘形了!她走着走着,往旁边一看,忽然瞅见一个赌坊,规模还相当的大!

    于是,扇子一挥,扛着银子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哎!公……公子!”成雅着急的大叫,他们是什么身份,去赌坊赌博,若是传出去了,这合适吗?

    澹台凰笑眯眯的转头看了她一眼:“放心!等你家公子把五百两,变成五万两了回来,我们就一起去吃大餐!”

    这话一出,赌坊内所有的人都看向门口,只见门口有一个白衣公子潇洒的摇着扇子,长得十分俊俏,但怎么看都像是个书生,怎么可能有那么高超的赌技?于是都不屑的哼了一声!

    成雅将信将疑的跟上,小星星童鞋也没有什么意见,反正钱变多了,星爷就可以让这女人买天山圣果吃,主人不给吃,星爷已经悲伤很久了!要是这个女人输了,星爷就咬死她以消肚子之饿!

    赌桌之上,有一人飞快的摇着骰子,他长着络腮胡子,样子颇为凶狠,那摇着骰子的动作也十分熟稔,很是一副赌中高手的样子,他不屑的抬眼,看向澹台凰:“这位公子好大的口气,在下张希,人送外号赌中圣手,这位公子既然如此厉害,可敢与我赌一把?”

    “有何不敢?”澹台凰大步上前,走到桌边,笑得一派风流。

    一旁的赌徒们一看有好戏,赶紧凑过来掺合,并表示也要跟着下注,这白衣公子一看就是要输钱的,他们肯定要跟着张希下。

    张希见她敢应,倒有了几分敬重,因为已经很久没人敢跟他赌了,想着,他抬手开口:“那请公子报上名号!”

    澹台凰闻言,牛逼擦擦的把脚往桌上一踩,摇着扇子大声道:“在下公子**,当然,这是天下人对我的敬称!其实在赌场上,我与你一样,也有一个外号,江湖人称**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