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每每一犯溅,根本停不下来!

    就这一瞬间,澹台凰的小心肝都伤透了!脑中开始飞快的运转,思考各种对策!

    如果她飞快的冲过去,抱着皇甫轩的大腿告诉他,自己只是想出宫,最后不幸跟错了队伍,成为了这件事情的目击证人,并且绝对没有参与其间,他会相信吗?如果他相信的话,她还愿意把君惊澜那个真正的同伙供出来!

    但是用她的脚趾头想,都知道对方不可能相信!

    但,很快她那混乱的脑子又想到了一个十分关键的问题!若是让皇甫轩知道她在这里,别说是她个人的安危不能保证了,就连漠北也会被牵扯进来!谋杀他国太上皇,那绝对是国与国之间的血债,东陵要找漠北算账是必然,恐怕王兄都不能活着回去!

    这样一想,她马上确定了一点,死不死倒没什么要紧,但是自己的身份绝对不能让皇甫轩发现!想着赶紧往众杀手们的中间一躲,粗着嗓子开口建议:“我们投降吧!”

    杀手们见着四面的火把、已经被拉上了弓的箭羽,原本就颇为脑中混乱、心中无底,脑袋里面的神经早已搅合成了一团乱麻,而就在这种时候,听见了自己的同伴说出了这样的话,不少人心中的混乱的神经已经清明了起来,像是终于找到了破解眼下处境的方式!

    投降!?是啊,硬拼必死,投降可能不死,而且此次刺杀东陵太上皇的举动,女皇并无意隐瞒,有意让东陵皇知道自己是为父报仇!所以他们就算被抓了,也没有什么是不能招供的!那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投降呢?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但,也还是有几个有骨气的,他们转头狠狠的瞪了澹台凰一眼,大声道:“宁死不降!”

    说完,举着刀,对着那一众御林军横冲而去!

    俯冲之力极大,背水一战,殊死一搏!壮士豪情,英雄热血,展露无疑,就好比当然荆轲……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

    澹台凰站在原地很看了一会,马上就给那几货打上了一个标签——傻缺!他们这个不叫英勇就义,而叫无谓牺牲,难道就不能假意投降,被抓到监狱里面之后再想法子逃跑吗?

    想着,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放着从楚长歌那里坑来的万能钥匙!

    她赶紧向头退了一步,小声道:“你们要冲就冲吧,反正我是要投降的人,你们冲之前离我远一点,别连累了我!”

    话是这样说,但是她的心中十分紧张,要是这些人全部都要去效仿荆轲,所有杀手中只剩下自己一个,她待会儿不被皇甫轩认出来才怪!

    但,人对生的信念,是不可估量的!这世上原本就没有人不怕死,即便杀手,在死亡降临的那一刻心中也是惊恐的,这是人的一种本能反应,无关脑中、心中所想!他们原本就不想死,在看见有希望活,而又有人选择了活路之后,自然也不再愿意送死!

    于是,他们赶紧将手中长戟丢下,表示自己投降!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个傻缺对着东陵的御林军扑去,随即又有千百支箭羽射到他们的身上,成功的打造了十几只飞天的刺猬!

    “砰!”的几声响,他们从半空掉落,血花飞溅!

    澹台凰赶紧仰起脸,让一梭血迹溅到自己的脸上,旋即便感觉一阵腥味扑鼻,然后赶紧低头!不是她恶趣味,喜欢和死人血打交道,而是脸上脏了之后,自己再躲在这些人的中间,皇甫轩认出她的几率就会变得很小了!

    一旁的御林军见他们已经没有反抗的意图,赶紧上前将他们围了一圈,尖锐的长戟对着他们,只要他们有人敢轻举妄动,绝逃不过血溅三尺的命运!

    而此刻,不远处的皇甫轩也终于疾驰而来,他根本没有看门口的人一眼,一路飞快的往潜龙殿而去!

    衣袍掠过,带起一丝微凉的风,这让澹台凰一怔,原本就苦逼的心情,更染上了一丝悲悯。

    皇甫怀寒若死了,皇甫轩应该会难受吧?

    想着,忍不住回过头看向殿门口,看向他略为仓皇的背影,看向屋内闭目靠在墙上的皇甫怀寒。

    “父皇!”殿内一声惊叫,没有平日里的冰凉,没有平日里的矜贵,旋即,他慌乱转头开口怒吼,“传御医!马上给朕传御医!”

    “是,奴才这就去!”总管太监说着,就拔腿往太医院飞奔,但他心里却清楚的很,太上皇成了这样,绝对是没救了!

    他这一吼,皇甫怀寒没有睁眼,只强撑着力气,冷冷开口询问:“轩儿,恨我吗?”

    这一声,没有他往日的冰冷,没有他往日的严肃,没有他往日的寡薄。只是一个父亲,在自己弥留之际,问自己的儿子,恨吗?

    可也就是这一问,作为旁观者的澹台凰,都微微湿了眼眶。

    她还记得,长风之下,夜幕之中,是怎样一句无情冷酷的话语,狠狠的穿透了黑衣少年的心口。

    到他临死,他终于也知道是亏欠,问出那一句,有没有恨!

    皇甫轩闻言,竟是一言不发,灿金色的眸瞬间染上一层水雾,袖袍下的手紧握,不知如何开口!恨,恨吗?

    对自己冷漠无情的父亲,是爱还是恨,要如何才能说得清?

    “咳……咳咳……”皇甫怀寒睁眼看向他,第一次,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那笑,像是欣慰,也像是愧疚。“轩儿,朕这一生,已经谁都不欠了!不欠所爱,不欠天下,却唯独欠了你和你母后!你可能不知,朕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曾发誓等将来朕有了儿子,朕会带着他登泰山,看沧海。奔驰疆场,点将登台!叫他知道终有一日,他的父皇会亲手将这浩瀚天下,交予他的手中!可最后……可最后,朕哪都没带你去……”

    他一顿,又是狠狠的咳嗽了几声,断断续续的接着开口:“只因,朕遇上了她!不知是缘是劫。是朕对不起你,朕愧对你的一声父皇。可到底,你是朕的儿子。轩儿,原谅朕这些年的漠视,别恨朕了好吗?”

    他说着,抬眸看向皇甫轩,像是一个父亲对儿子最后的请求。

    而皇甫轩就那样站着,久久都没有动,他不知道如何才能迫自己说出一句原谅,如何迫自己说出一句不恨。

    他静默着,澹台凰的心,也跟着揪着。她看得分明,皇甫怀寒已经是回光返照,若是皇甫轩今日不开口说出那句原谅,必将会成为他一生的遗憾!

    见他不言不动,皇甫怀寒微微的伸出手,似想拉他。可手伸到一半。就那样,定格在了空中……

    臂垂下,再无生气……

    “父皇!”皇甫轩双眸瞪大,只是一瞬便是肝胆俱裂,飞快抱住他大声嘶吼,刹那间泪湿青衫,“父皇!你醒醒!儿臣原谅您!父皇,儿臣原谅您,儿臣原谅您!儿臣不恨了,再也不恨了,父皇……”

    一声一声的嘶吼,从殿内传出。

    可,不管他再怎么叫,再怎么嘶吼,皇甫怀寒也再不可能听到了。

    最后这一句话,他终究是没能听到。

    澹台凰眼眶微酸,转头看向无边虚空,这就是人生,如此残酷。总会给人无尽的遗憾,只因错过了一瞬,就是错过了一生。她想,今日之事将会成为皇甫轩心中永远的痛!他其实早已原谅,却晚了一步说出口。

    最终。

    一人带着遗憾活着,一人带着遗憾死去。

    殿内,是帝王的嘶吼之声,也是皇甫轩这一生唯一一次落泪。是痛失至亲的悲,是一语刹晚的悔!

    门口的御林军,全部跪下。恭敬的朝着潜龙殿的方向,却也没忘记看管住澹台凰等人。

    御医在总管太监的带领下急急赶来,到了门口,看着这一幕,顿时手中药箱滑落,也跟着跪了下去!

    太上皇,薨了!

    等了良久,良久。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皇宫,御林军统领看了看这一众杀手,开口吩咐:“将他们全部打入天牢,等候皇上处置!”

    “是!”御林军们领命,押着澹台凰等人往天牢而去。

    他们去的,还是上次关押成雅的那个天牢,里面的一切景致澹台凰都十分的熟悉,他们被下令分开关着,避免他们串口供。

    而澹台凰一个人在天牢里面的最后一间,只等着夜幕下垂之后,趁机逃跑。

    她靠在墙上坐着,飞快的摆头,想将方才的事甩出了脑海,人家的爹死了,她伤感个什么劲,而且他爹当初还使计想要她的命来着!

    摇了一会头,她忽然将头靠上墙。其实也不是伤感,只是感怀罢了!或者说,其实她心里还有点同情,同情那一对父子。

    就这样静静坐了半晌,大概有一柱香的时间,竟然有牢头来给他们送饭了。那饭菜极为丰盛,又是鸡又是鸭,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看着将饭菜放在自己跟前的狱卒,忐忑的开口问:“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断头饭?”

    她记得很清楚,在古代人要死之前,即便是再罪大恶极,也会给吃一顿好的,现下这才半夜三更就送这饭来了,是指他们明天一大早就要被杀头的意思吗?

    狱卒冷哼了一声,凶神恶煞的开口:“你们杀了我们的太上皇,难道还想有活路不成?也不怕告诉你,皇上已经下令明日一早,就要将你们这些人全部在天下人面前鱼鳞剐!三千六百刀的那种,你们也不必指望有人来救,因为你们的女皇已经连夜逃了,皇上也已经下令去追杀!今夜,整个天牢有重重重兵把手,围得水泄不通,就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去!你就安心等死吧!”

    说完,不顾澹台凰悲伤的心情,转身就走,还不忘记给她把门锁上!

    澹台凰看了一眼那桌上丰盛的饭菜,觉得老天爷实在是太儿戏了,她只不过是想跑出宫去,跟错了队伍,就落了一个鱼鳞剐的下场。刚刚那狱卒说什么来着,外面围的水泄不通,就是苍蝇都别想飞出去,那就算她大半夜的打开了锁,跑了出去,也逃不掉啊!

    而且这次没有楚长歌的迷药!

    又看了一眼饭菜,嘴巴一瘪,忽然有点想哭!她他妈的真是太倒霉了!逃命是没戏了,她要是暴露了自己身份,自己会死,还会连累王兄,难道真要她认命,等着明天出去被鱼鳞剐?

    这一瞬间,她好似看见六月飞雪,窦娥冤和白毛女同奏,小白菜与葬花吟共响!

    一把抓起筷子,自暴自弃的往烧鸡的身上捅,得了,死就死,大不了被千刀万剐之前她先想个法子自尽了,就是死也别他妈死那么惨啊!先吃饱了再说,吃饱了好上路,明天法场上是没有人来给她送断头酒的!

    一边忍着流泪的冲动,一边大吃大喝,心中终于开始后悔,早知道就听那妖孽的了,今晚不出门,这下好了!又撞上了枪口!他真是个乌鸦嘴!

    好大一堆菜,在她极度悲愤的情形下竟然全部吃完了,狱卒来收盘子的时候都狠狠的愣了一下,像看外星人一眼看了她一眼,讽刺道:“明天早上就要死了,你居然还有这么好的胃口!”

    说完没等澹台凰反应,十分鄙视又崇拜的出去了。

    澹台凰顿时有了一种在地上画圈圈的冲动!

    其他人吃完之后,想了想自己总是逃不过一死,忧愁了一会儿之后,都渐渐休息了,只有澹台凰一个人觉得自己太冤枉,被怄得实在睡不着!仰着脑袋看着屋顶,不停的在心中咒骂老天!

    就在她咒骂得正起劲的时候,屋顶上的几块瓦,忽然掀开了,屋外的光亮也很快的照了进来!

    澹台凰通身一震,赶紧瞪大眼看着屋顶,难道是有人来救她了?这一看,顿时看见了一张似笑非笑的戏谑容颜,看她满怀期待的表情,他懒洋洋的开口:“太子妃,爷是不是叫你今晚不要出来?鱼鳞剐,三千六百刀,你准备好了吗?”

    这声音是用密室传音递过来的,故而天牢里面的其他的人都没有听到。

    澹台凰狠狠磨牙,咬牙看着他,声音压低不让别人听到:“你是来看热闹的?”

    “爷自然是来救你的!哪,我们打个商量,若是你现下便说此生非我不嫁,但愿生死相随,爷就救你上来,你说怎么样?”他慵懒声线带着一贯笑意,整个人都是一种很懒散的味道,和那会儿那个从皇甫怀寒殿内出去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

    现下是男子的性格,而那会儿是王者的凌厉。

    澹台凰一听这话,额角的青筋就忍不住跳了几下,无语问:“要是我不说呢?”

    “不说爷还是救你上来!”闲闲开口,语中笑意更浓。

    “……”这人,简直脑子有病!澹台凰在心中飞快吐槽,不悦开口,“那你还不快救?”

    话音一落,他从屋顶抛下来一根绳子,十分悠闲的凉凉道:“原本爷是打算你说呢,就直接扯你上来,但既然你不想说,就慢慢爬上来吧!”

    一根绳子就这样吊在牢房的正中央,又没有个地方可以踩脚,怎么爬上去?他以为她是猴子?见他救人如此没有诚意,她顿时也上了脾气,往地上一坐,双手环胸,冷声道:“你爱救不救!”

    话音一落,那绳子便在空中飞快一转,圈上了她的腰,往上头一扯!

    整个人在空中飞快上升,上去之后就稳稳的落入他的怀中,耳畔传来他一声低笑:“从来不知服软,爷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性子!”

    澹台凰正想骂回去,但是看见屋顶下那么多御林军,识趣的噤声。

    他微微一拂袖,屋顶上的瓦片就盖了回去,接着,扯下肩上的披肩铺在屋顶上,往上头上一坐,闲闲道:“等他们换班,我们再走!”

    “嗯!”澹台凰不疑有他,在他旁边坐下。

    空中有凉意,因为前不久才下过雨。

    两人静坐,他微微侧过头,绝美的容展在她眼前,好心情的开口询问:“今日你和皇甫轩落入机关,爷没有亲自去救你,也就是怕你看见爷之后又想想马上就要回漠北准备婚事,半夜又要跑,搅进这件事情里面。可最后,你还是出来了,尽管爷昨夜还警告过你,你就这么不相信爷说的话?”

    “信!”澹台凰倒是很肯定的吐出了这个字,她确实是信的,“我信你的话,因为之前你所有的预测全都应验。但,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关于潘多拉的盒子?”

    他微微挑眉,显然是没有听过。

    澹台凰也知道他不可能听过,她省略了很多直接说重点:“神话中有一个非常完美的女子叫做潘多拉,神赐给她一个盒子,告诉她那个盒子绝对不能打开,只要打开,就会有大灾祸!潘多拉拿到这个盒子之后,起初是很忐忑,战战兢兢的放好,不敢去碰它,但好奇心却一天比一天旺盛,终于有一天,她没忍住,将那个盒子打开了!从此灾难降临,人间几乎毁灭!所以尽管你警告了,我还是跑了出来,多半是想走,也有部分原因是因为你昨夜的话,我信你的话,但也就是因为深信不疑,所以才更想试试!这不是脑子有病,只是人的天性使然,是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而越是别人说不能那样做,他就会越想尝试,即便知道结果会不好,却还是忍不住。不过今日之后,我算是知道了,以后再忍不住也得忍着!”

    她这话一出,他先是静默了一会儿,好似是在思索,也想了一会儿之后,勾唇笑了笑,算是认同了。她说的没错,人就是如此,这所谓潘多拉的盒子,就像是罂粟,让人明知有毒却忍不住去接近。

    顿了一会儿之后,他又闲闲开口:“那最后,世界毁灭了吗?”

    他这一问,澹台凰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居然还好奇神话故事,但看在对方是自己救命恩人的份上,她又耐着性子开口解说:“毁灭了,但有两个幸存者,因为在他们遇难之前,潘多拉盒子里面的黑暗气体终于放完,飘出了一样东西,是神赋予人类的,它叫‘希望’。最后那一男一女拿着‘希望’,重新创造了世界!”

    她话一说完,耳边忽然传来他的笑声,动听至极,而有悦耳只之至,音节碰撞之间,使人联想到山泉轻击圆石,仙鹤振翅而舞。直直的笑得澹台凰云里雾里,以为他是不是疯了!这个故事有那么好笑吗?

    正在她诧异之间,他又偏头看了她一眼,语气又不正经了几分:“那,按照这故事的内容来看,最后拯救了世界的是希望。而今日,最后救了你的是爷,那么,爷是不是就是你的希望?”

    此言一落,澹台凰额角狠狠的别过头,她就知道这货三句不离调戏!转过头很一会儿之后,她强迫自己无视他方才的话,开口询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就连王兄八成都以为她还在自己的房间,他是如何会知道自己被关到这里来了?

    “哦,那会儿在潜龙殿的门口,爷发现你了!”他懒洋洋的说着,似乎是说着一件很正常很无所谓的事!

    这话一出,澹台凰顿时感觉自己眼睛都黑了,难怪那会儿他走到她跟前,脚步停顿了一会儿!磨着牙怒视着他:“你既然发现我了?为何不直接救我走?”还让她被关押到这里,担心受怕了这么久,他再天神降临一般充满玛丽苏的来救她,绕这么大一个弯,他也不嫌累?

    “若是那会儿直接带你走了,这会儿爷怎么会有英雄救美的机会?”他转过头看向她,神色很是认真,只是魅眸中的笑意暴露了他的情绪。

    他话一说完,澹台凰顿时感觉一阵脚痒,抬起脚,正想在下头的御林军不注意的时候,狠狠踹他一脚!

    他又闲闲开口:“好了!不逗你了,爷是想让你看见一些东西!”

    “看见东西?什么东西?”澹台凰皱眉,将信将疑的把自己的脚收了回来。

    偏头,狭长魅眸看向她:“你今日,在潜龙殿的门口,就没有看见什么?比如……遗憾?”

    这话一出,澹台凰狠狠一怔!用一种近乎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没有在那时候带她走,只是想让她看见遗憾?可,他是怎么算到会有遗憾发生的?他就能算无遗漏到这种地步?这样想着,她几乎有些害怕,这个人,实在是聪明得让人觉得可怕!

    见她震惊,他倒颇为漫不经心:“那对父子的脾气,爷还是知道一些的,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皇甫怀寒会有愧,皇甫轩也不会轻易原谅,恐怕到最后,他那一句原谅说出,已经来不及了!”

    澹台凰沉默,他猜的很对,几乎是一点不差,将人心揣摩到了顶点!那,他为什么想要她看见这种东西?

    “爷虽然不知道你心中有什么心结,让你不敢接受,甚至都不敢考虑男女之事。但爷却希望,通过今日之事你能明白,人生而在世,总要有时候,心中没有那么多顾虑的去做下一件事。顾虑太多,便容易错过,错过此时,便有可能错过终身,将成遗憾!”他说着,狭长魅眸凝视着她染血的侧颜,语气也是难得的认真。

    他有真心,可他掏出来她也不要。

    她有心结,那就让他来帮她解开。

    而澹台凰这次,是彻底震惊了!她惊讶于他的聪明,能将一切都计算得清清楚楚,她也惊讶于他的敏锐,竟然能猜到她心中有结。而不可否认的,他的话真的给了她很大的触动。若没有今日所见那一切,他说这样的话,她会觉得空洞得如同一张白纸,完全不愿理会!但在见证了那一切,在亲眼见到皇甫轩满怀着痛与悔吼出那句对方再也不可能听到的话,说她不感怀,绝对是假!

    遗憾。任何人都不会希望自己的人生有遗憾吧?但,她尽管已经被他的话触动,却还是十分强硬的开口:“不知道北冥太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佛说,世界是一个婆娑的世界,婆娑即遗憾。没有遗憾,给你再多的幸福,你都不会觉得快乐!所以本公主觉得,有时候,有点遗憾,也挺好!”

    她话音一落,他伸手一把将她扯了过去。她落入他怀中,听得他在她耳边轻声开口,带着一点点笑意,带着一点点宠溺:“口是心非的小东西!”

    “喂喂喂!说话就说话,请不要拉拉扯扯的好吗?好歹我还是个云英未嫁的姑娘!”澹台凰被他一句话说得耳尖发烫,为了化解自己的尴尬,开始认真的扮演贞洁烈妇!

    “爷是怕你冷!”他怀住她的腰,懒洋洋的开口,将自己精致的下颌搁在她的肩头。

    确实,今夜是不同寻常的冷。只是刚刚在说话,她没有觉得。可是,她冷是她的事儿,需要他多管闲事吗?而且:“北冥太子不觉得,自己要是真的担心女士受冻,可以把衣服脱给本公主穿着吗?需要这样抱着取暖?”

    根本就是想占便宜!

    “原来太子妃想要爷脱衣服?爷每每一脱衣服,根本停不下来,太子妃是希望爷在这里脱光吗?然后我们再做点什么?”又是一语,十分找抽的自他薄唇吐出。

    澹台凰狠狠磨牙,开口怒道:“我看你是每每一犯贱,根本停不下来!”

    他轻笑着将她的腰又揽紧了一些,好心情的道:“太子妃怎么说,那就是什么样!爷就是犯贱,也只在你跟前犯贱不是?”

    这次他抱她,她好像忘记了拔簪子插他,这是好现象……

    这话说的澹台凰是生气也不是,感动也不对,总之是郁闷到了极点!就在她想着是不是挣开他的时候,天幕忽然洒下了雨,这雨还有点大,很快的打湿了两人的薄衫。

    他环着她的腰站起身,懒洋洋的开口:“下雨了!我们回去吧,虽然爷很喜欢和太子妃一起淋雨赏景,但明日太子妃若是病了,爷又该心疼了!待会儿抱紧了,可别飞到一半从爷身上掉下去!”

    前面一段肉麻兮兮的话,澹台凰自动忽略!后面那句话听着,为毛就觉得有点怪怪的?有点想歪?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低头看了一眼那些看守着天牢的御林军,问:“你不是说要等御林军换班的时候再走吗?”

    “可是下雨了!”他剑眉微挑,笑意融融。

    澹台凰皱眉:“我们就这样走,会不会被发现?”

    “以爷的武功,就凭他们,如何发现?”言语间有些傲慢,但也确实是有狂傲的资本。

    “等等!”澹台凰忽然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乱,好不容易终于理清了思路,黑着脸仰头问,“那既然什么时候走都不会被发现,你那会儿为什么要说等御林军换班的时候走?”

    她这一问,他狭长魅眸中笑意更浓:“因为爷算了算,御林军换班约莫还有两个时辰,你我可以在屋顶上好好幽会!但是现下下雨了,就只有忍痛先回去了!”

    “你——”澹台凰狠狠的伸出一只手指着他,把脸都气绿了!这货绝对是故意的!故意误导她,让她以为御林军换班的时候走,比较安全才不会被发现,所以她就老老实实的坐在这儿和他扯了半天犊子!

    见她如此生气,他也没给她发脾气的机会,微微勾唇,好心情的开口:“爷要走了,太子妃可抱紧了!”

    话音一落,揽着她的腰飞身而起。

    澹台凰憋着一肚子的火,就跟着这样飞向空中。雨越下越大,两人的薄衫很快便湿透,而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揽着她的臂膀,忽然轻轻的松了松。

    澹台凰身子一歪,赶紧条件反射的八爪鱼一样抱着他的身子,死死缠紧!旋即,耳边便传来他好心情的低笑:“太子妃这么热情,爷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话一出,澹台凰狠狠磨牙:“要不是你突然一松,我会……等等,你又是故意的?”这下,语中已经带了不少杀气!

    “这可不是爷的错,爷既然带着你飞,还能让你掉下去不成?可太子妃偏偏不相信本太子,所以才会担心自己在半空中掉下去,最后便成了这般。若是太子妃觉得自己吃了亏,那也是不相信为夫的代价!”某人恬不知耻外加毫不要脸的胡说八道!

    澹台凰现下是根本都懒得跟他生气了,将自己勾在他小腿上的脚放下来,只环着他的腰,等着落地之时再收拾她。

    透湿的衣服,两人紧紧环在一起,几乎能让彼此感觉到对方身上每一块肌理,澹台凰的脸也有点微微发烫,因为她的胸口正紧紧贴着他。

    倒是惯于“犯贱”的太子爷,这次既没有调侃她胸小,也没有说些乱七八糟儿童不宜的鬼话,只抱着她一路往她的院子飞去。

    在空中疾驰了半晌,而这风都没刮到澹台凰的身上,都被他挡了去。他身上还有一股源源不断的热力,传到她的身上,淋了雨也丝毫不觉得冷。澹台凰心下微动,面上却没表露出什么。

    终于到了院落门口,屋檐之下!

    两人落地,雨也再也落不到他们的身上,澹台凰飞快从他怀中退开,并就自己刚才被人反复戏弄之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态飞快的伸脚,狠狠的踩了一下他的脚!然后大刺刺的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往自己的寝宫走。

    他站在原地,看着自己鞋上那个鲜明的脚印,又看向她过河拆桥的潇洒背影,低笑了一声。这样得罪她,也就被踩了一脚,是她变仁慈了?还是别的什么?

    太子爷自然是相信,这是因为别的什么!

    微微一甩袖,只是一瞬间,他身上的衣服便干了,墨发也如淋雨之前一般亮如丝绸。

    转过身,大步往自己的寝宫而去。

    而奇怪的,这一路上,他仪态悠然,这雨根本就近不得他的身,也没能落到他的身上,好似方才会被雨淋成落汤鸡的人,不是他。

    偶尔淋点雨,跟自己的女人近距离“接触”的感觉也还不错,只是她那胸,似乎还要补啊……

    太子爷如是想着,好心情的回了自己的寝宫。

    ……俺是求月票的“犯贱”太子爷……

    澹台凰顶着一身的水回了屋子,几个大步走到床边,飞快的伸出手将躺在自己床上熟睡的小星星童鞋拎起,毫不怜香惜狼的扔出门外!然后,“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开始换衣服。

    小星星童鞋被甩出去之后,还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又被外头的雨一淋,所有的瞌睡瞬间消失!

    睁开眼,四处一看,自己怎么出来了?但是门已经关着!它赶紧用两只前爪捂着狼头往门那边跑,然后伸出两只前爪在门上一阵猛敲:“嗷呜!嗷呜!”开门!速速给星爷开门!

    敲了一会儿,里面没人应,也没人开门。

    它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伸长了脑袋往窗口那里一看,这一看,当即发现里面之人的动作姿态,看起来像是在换衣服!

    这下它更加激动了,整只狼完全清醒了,狼嘴张开,里面有透明的不明液体流出,眼中眯出色迷迷的光芒,两只前爪在她的门上一阵猛刨:“嗷呜!嗷呜!”快点开门呀,星爷就小看一眼!就一眼!

    刨了半天,里面还是没有响动!

    星爷怒了,生气呼喊:“嗷~呜!嗷嗷嗷嗷呜!”开门,星爷就看一小眼,星爷今天大狼大量不嫌弃你胸小!

    叫了半天,里面的人还是不开门。星爷又采取怀柔政策,嘴角流着口水,谄媚的敲门:“嗷呜~!嗷呜呜~!”矮油,人家说不嫌弃你胸小是真的,星爷今天一点都不会介意的,也一定不会说出去,来嘛!开一开嘛!

    星爷敲了这么半天,也不知道是诚意终于感动上苍还是怎么样,“吱呀”一声,门开了!

    门口站着穿戴整齐的澹台凰,她的手中拿着一个扫把,一副凶神恶煞要打狼的样子!

    星爷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后退一步,身穿破洞的比基尼,两只前爪谄媚的背在身后,扭了扭身子:“嗷呜~!”矮油,不要生气了啦,其实星爷方才什么都没说!

    澹台凰咧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看起来简直是恐怖到了极点!右手拿着扫把往左手的手心敲了敲,皮笑肉不笑的道:“你刚刚是说不嫌弃我胸小对吧?胸小?”她虽然不了解狼族语言,但是这只贱狼的心思,她用脚趾头想都能明白!

    星爷先是瑟缩着飞快摇头,准备抵死不认,表示自己没有!但在发现自己飞快摇头,她还是那样恶狠狠的看着它之后,终于伸长脖子咽了一下口水,只得点头承认了,然后艰难的伸起两只前爪对着天空,呈投降状!——星爷是狼,星爷斗不过母老虎,星爷投降还不行吗?

    但是它的投降,并未让澹台凰的心情缓和,拿起扫把,扬手就要打!

    星爷见势不妙,赶紧掉头逃跑!

    澹台凰一边拿着扫把追杀,一边狠狠磨牙,一只被拔了毛的破狼,居然敢反复讽刺她胸小,真是岂有此理!

    星爷一边逃避着她的扫把,一边疯狂:“嗷呜!”星爷已经投降了,你还打!你没听说过应该优待俘虏吗?你居然虐待战俘,星爷明天就要去官府告你!我们以后再也没有办法愉快的玩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