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赐比基尼!

    澹台凰看了他一会儿,又看了一眼那个托盘,状若十分和蔼又十分天真无知的,问:“不知这东西都有什么作用?”

    “能助太子妃将近日心中所挤压的怨气,全部都抒发出来,十分有益于太子妃的身体健康!本太子也都是为了太子妃的安危着想,才愿意牺牲了自己来给太子妃凌辱!”太子爷魅眸含笑,似笑非笑的开口。

    澹台凰冷哼了一声,讽刺道:“原来太子爷也知道本公主心有怨气,不知太子爷可知道,这怨气都是从哪里来的?”

    要不是这个王八蛋,她的心中能有所谓怨气吗?

    她满含讥讽的话音一落,他面上笑意更浓,三分温雅,七分戏谑:“原因么,本太子倒知道一二,是太子妃的气量着实太小,这一点需好好克制!经常生气,容易老得快,本太子虽然不介意太子妃容颜衰退,但也担心届时太子妃站在本太子身边,会自卑!”

    “哈……哈哈……”澹台凰是真的被他气笑了,自卑?自卑?!仔细的端详了一下他欠揍的脸,更为嘲讽的大声开口:“北冥太子的话,讲得很有道理!本公主一听,就感觉虎躯一震,深受震动,并对自己气量小的行为十分羞愧!实在是多谢太子爷的指点,本公主太膜拜您了,膜拜到想为您上一炷香!”

    这话一出,小苗子和成雅等人都觉着有一丝古怪!毫无疑问,澹台凰的话是反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着那上一炷香,总觉得有点别的意思在里头,但是是什么意思呢?一时间以他们两个人的智商,又有点想不到。

    倒是太子爷一瞬便听懂了,狭长魅眸眯起,凝视了一会儿她无所畏惧的脸,薄唇微微勾了勾,好脾气的道:“太子妃这么想给本太子上香,本太子自然也不好阻拦。只是在给本太子上香之前,太子妃还是先将这盆子水消受了!”

    说着,眼神微微示意,一旁的仆从赶紧将那个脚盆对着成雅递过去,示意对方接着。

    成雅犹豫着,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偏头微微看了一下澹台凰的脸色。澹台凰冷哼一声:“接过来!”

    成雅赶紧伸手,老老实实的接过来,但是一接过来,忽然看见里面的水有点不一样,青灰交错,时而澄明,时而污浊。她正要将那诡异的状况禀告给澹台凰,澹台凰已经瞪着君惊澜率先开口:“既然这盆子水送来了,就是本公主的了,本公主有权利随意处置它!成雅,倒掉!”

    “这水中,化了洗髓丹,天下间只有一颗,于幼时未曾习武的人最有好处,太子妃真要倒掉,本太子也不会置喙,只是但望你不后悔!”他闲闲的开口,语中已经有了些不豫!

    澹台凰一愣,赶紧转头看了一眼成雅手中的盆子,很快便看到了里面的青灰交错之色,显然这绝对不是一盆简单的洗脚水!难道真的是如他所言?也是她一时迷糊了,这货干什么事情都是暗藏玄机的,就这么端着一盆子洗脚水来,她竟然都没多想!

    想着,抬头看着他,奇怪的问:“你怎么知道我现下在练功?”

    难道那晚上她走火入魔,来帮她的是他?

    “猜的!”无意说太多,只淡淡吐出了两个字。旋即,看了一眼成雅手中的盆子,又凝注着澹台凰的眼,不豫开口,“我但望自己真是送来一盆洗脚水,只单单为博红颜一笑的男子。但可惜,我不是!男人该做的,是如何让自己的女人更为心安,予她所需,赠她所求,救她所急。而不是做些毫无价值,看起来却情深不寿的事情!这盆洗髓水,公主愿受便受,不愿受本太子亦不勉强,摆驾回宫!”

    语落,下人们赶紧站成两旁,微微弯下腰恭迎他回自己的寝宫。

    而澹台凰被他这一番话,说得有点心肝儿发颤,看着他烟雨中傲然转身的背影,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话却不知道怎么说。

    然而,他走了几步之后,又背对着她,凉凉开口嘱咐:“明晚,不要出门!”

    说完,大步而去。

    霁月光风,云烟雨雾,在刹那间消散。

    院内的海棠春生,灿灿烈日,也于瞬间消弭。

    澹台凰有点怔怔的,站在原地,想着他方才说的那些话,看着他大步远去的背影!其实,她方才之所以那么不屑的让成雅倒掉,除了是他将她气得实在太狠,还有另一个原因,即是她和君惊澜的关系还剑拔弩张之中,他就给献殷勤一样端洗脚水过来伺候她,不论是真的喜欢她还是诓骗她,她都实在有点瞧不上!

    故而才让成雅给倒了!却没想到他竟是为了帮她。

    再想想他方才拂袖而去的场景,她略为尴尬的问成雅:“你有没有觉得,他好像是生气了?”这可是这么久以来头一遭啊!

    成雅认真点头:“公主,换了任何一个人,被您这样好心当作驴肝肺也会生气的!虽然北冥太子的嘴巴是有点坏,喜欢逗您,但是他心不坏呀!”

    公主没瞧进眼里,她可瞧得清清楚楚。从帮公主挡暗器,到不顾众人耻笑去给公主送草纸,还有那些个价值连城的礼物,以及不管公主做什么离谱的事情,他也能在众人面前昧着良心赞赏,再加上今日这一茬,也许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事儿,但林林总总加起来,她觉着北冥太子对公主是挺好的!

    澹台凰听着她的一声“好心当成驴肝肺”,嘴角不可抑制的抽了抽!这死丫头还真会说话,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她的主子!估计要是放到日本侵华时期,第一个卖国求荣的就是她!心下腹诽,瘪嘴往寝宫内走:“水端进来,本公主要泡脚!”

    “啊!噢噢!”成雅赶紧跟进去,她还以为公主不会要呢。

    进屋之后,将门关好,水盆放在地上。

    澹台凰虽然很享受当公主的生活,但也还没有恶趣味到鞋袜也要人家脱,故而自己扯着袜子,而成雅在给她拿擦脚的毛巾。

    成雅一边整理着毛巾,一边纳闷的开口询问:“公主,那会儿您跟北冥太子说,说什么上一炷香,是在打什么哑谜啊,为什么奴婢一点都听不懂?”

    澹台凰斜睨了她一眼,心下很为她的智商捉急,却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上香,上一炷香,不是只有死人才需要被上香吗?”

    “呃……”难怪她听着就觉得非常古怪,但是怎么想都想不透,原来是这么回事!

    但是被她这么一问,澹台凰心里瞬间更加不是滋味儿了,总觉得今日是真的把那妖孽气到了,怎么说人家也是一片好心来的,虽然嘴贱了一点,但最终是为了帮她,她总怀疑自己今天是不是太伤害人类美好心灵了,也许今天被自己伤害了之后,那妖孽这辈子再也不愿意做好事了,那她的罪过可就大了呀!

    正在思虑之间,一只莽莽撞撞的就脚踩进盆中,一阵刺痛,让她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整只脚都好像是着火了一般,火辣辣的疼!

    见她的表情十分痛苦而扭曲,成雅惊慌失措的开口:“公主,您要是不舒服就将脚拿出来,这……这……”

    “没事儿!”澹台凰咬了咬牙,一狠心,干脆将另一只脚也放了进去,长痛不如短痛!

    放进去之后,仰头又是倒吸一口冷气,顿时感觉难受至极。额角已经有冷汗渗出,但她仍旧咬牙没动,将脚全部浸泡在里面!

    世上的事,公平的很,有得到就必有付出。一点点苦头都不能吃,就想脱胎换骨,那是不可能的!就比如她受了那妖孽这么多好处,就要时而不时的忍受他的毒舌攻击,公平得很!

    ……俺是求月票的霸气太子爷……

    北冥太子的院内。

    小苗子战战兢兢的观察着君惊澜的脸色,总觉得太子爷今日是史无前例的生气了。

    话说这么多年以来,有皇子意欲夺位陷害的时候,爷未曾生气。皇上后宫的那些不知死活的女人,出言挑衅侮辱的时候,爷未曾生气。哪怕是在瞬息万变的战场,原本最为亲近的下臣,竟然临阵倒戈参与叛变,爷也未曾生气!

    今日,就这样被漠北三公主给气到了?他站了很一会儿,看着君惊澜的脸色缓和了一些,眉间朱砂的色泽也淡了一些,方才大着胆子开口:“爷,您这是生气了?”

    “生气?”他微微抬头,绝美的容色上浮现出一抹懒散笑意,“若是跟那个不识好歹的女人生气,爷恐怕每日都要沉浸在无边怒气之中!”

    “那……那您这是?”不是生气了,这怒气冲冲的样子,还当着倾凰公主的面拂袖而去,那是为了做什么?

    轻哼一声,闲闲道:“也总要让她知道爷是有脾气的不是?”

    小苗子默。心下腹诽,爷,您现在的德行,真像小孩子!

    “慕容馥的人到了吗?”魅眸眯起,寒光微闪,修长玉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

    小苗子摇头:“爷,还没到!但您放心,我们的人已经准备好天罗地网,就等着他们来!”

    “嗯……”君惊澜又伸出一只手,支着下颌,收回敲打着桌面的手,翻开奏折,一下,两下,三下,忽然觉得不对!

    突兀的站起身,往门外走。

    小苗子吓了一大跳,赶紧跟上:“爷,您这是……”

    可也就在这会儿,门口忽然有人进来禀报:“爷,东陵皇帝请您御书房一聚!”

    他脚步一顿,剑眉微微皱起,偏头看向小苗子,吩咐:“爷先去御书房,你飞鸽传书给如烟,让她去倾凰阁帮帮那女人,记住,写上好处!”

    小苗子一惊,尖着嗓子开口:“爷,您是怀疑,西武女皇把刺客派到漠北三公主那里去了?”是了,到了现下还没来,甚至于往这边来的黑衣人都没有,着实是奇怪了一些。再加上今日西武女皇和漠北三公主在宴会上的剑拔弩张……

    可:“爷,澹台戟也不是笨人,澹台凰的身手也了得,星爷也在那里,何须让小姐去帮忙?”

    “今日来刺杀的是哪些人?”他负手而立,头也不回的开口询问。

    小苗子赶紧回话:“是天下十大高手中的两位,赤圣,白子练,还有天下第一杀手半城魁!若不是我们有不死神兵,恐怕也要费一番功夫才能拿下!”

    他这话一说完,自己都愣了一下!是了,他们这边是有不死神兵,那没有不死神兵的漠北大皇子,和刚刚泡了洗髓水真气未定的漠北三公主,星爷也未必会帮忙,故而定是双拳难敌四手!“奴才明白了,奴才这就去传信!”

    ……

    夜莺飞过,丛林之中,一直乳鸽扑扇着翅膀而至。

    靠在树上假寐的粉衣女子,扬手一抓,那鸽子就落入了自己手中!眼睛也不睁的开口问一旁的白衣男子:“哥哥,你说这鸽子能值多少钱?”

    一语问出,理所当然的,没听到回话。

    无趣的瘪瘪嘴,睁开眼一看,便见着了鸽子脚下的一个竹筒,取下,然后打开一看,看着看着,先是一脸不情愿,一副很懒散的样子,但在看见最后的那句“事后有千两黄金重谢”之后,眼睛一亮!咧嘴笑了起来,果然生如烟者父母,知如烟者惊澜哥哥也!

    往地上一跳,很是不雅的拍了拍屁股上的灰,仰头看了树上的人一眼:“哥哥,你妹妹我去做一笔大生意了,事成之后回来请你吃饭!别误会,是你买单!我先走了!”

    她说完,树上的人未曾睁眼,也未曾理会。

    而就在这会儿,一个黑衣人忽然自密林之中,跳了出来,落在她的脚边:“小姐,好消息!有冷教主的下落了!”

    “冷子寒叔叔?他在哪儿?”百里如烟顿时一惊,险些高兴得一蹦三尺高。

    “在南海沿岸,有人说看见两个黑衣男子在那里交手,估摸着是冷教主和墨城主!”冷子寒是魔教的教主,而墨城主曾经是享誉天下的千骑古城城主,现下虽然已经隐退,但是江湖中人已经习惯这样称呼了!

    “我马上去……”百里如烟走了两步,忽然忆起自己手上捏着的纸条,还有惊澜哥哥那关于千两黄金的重托!

    有了冷子寒的下落,其他的事儿自然都要靠边站,只是这千两黄金,就这样放弃,不是太可惜了吗?她犹犹豫豫了一会儿,眼角的余光忽然瞅见树上闭目养神的人,上前一步,谄媚开口:“哥哥,惊澜哥哥要我去帮帮未来的嫂嫂,这个,我有别的事儿,不如你帮我去吧!”

    她这话音一落,树上的人眼眸睁开,月色般醉人。

    起身,轻轻落地,百里如烟心中一喜,正要庆幸他今日怎么如此好说话,他已然转身而去,显然根本不欲搭理她,并且为了避免再听她聒噪,直接走人。

    百里如烟面色一苦,当即在他身后高呼:“哥哥,千两黄金啊!你站住!你就帮我一次吧,不然我就活不下去了,我真的活不下去了,我现下就死给你看!”

    不远处,传来他冷冷清清的声线:“你若舍得死,我便去救。”

    这话说到百里如烟的死穴上了,她有那么多钱没花,她怎么舍得死呢,而且娘亲教导她,钱很重要,但命永远比钱重要!

    嘴角抽了抽,脑中忽然灵机一动,威胁道:“你最好老老实实去,不然我告诉娘亲,说有千两黄金唾手可得,哥哥竟然也不要!”

    这话一出,前方人孤傲的背影瞬间僵住,显然对自己的母亲,是颇为无可奈何。

    目的达到,百里如烟桀桀的笑了几声,飞身而起,踏月南去,大声高呼:“哥哥,这个伟大的敛财任务就交给你了,娘亲知道之后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

    澹台凰泡脚完毕,顿时感觉自己有点站不稳,身上的真气还在乱窜。

    成雅赶紧扶着她,到床上坐着。

    她双膝盘膝,凤眸紧闭,真气在胸口运转一周天,奇异的是,这一次感觉自己胸口传来一阵清凉之气,真真的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

    引导着真气在体内运转,却忽然发现自己胃部也涌起一股热量,两相组合,在她心中一阵乱撞!

    终于,“砰!”的一声,两股气在她胸口狠狠的撞到一起,逼得她险些吐出一口鲜血,而愤力遏制之后,眼前竟是一片雾霭,一片白茫茫!

    心下大喜,凤御九天,第二重,破了!

    成雅瞪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她额头那个凤凰,结结巴巴的开口:“公……公主……”

    澹台凰成功的破出二重天之后,双掌翻转,用力压下。

    睁开凤眸,顿时感觉自己的五识清明了很多,眼更锐,耳更利,嗅觉也更为灵敏。凤御九天,不过两重,就能清五识,确实是不世的神功!

    睁眼便对上成雅那慌慌张张的样子,她淡笑一声,开口询问:“怎么了?像是见鬼了!”

    “公主,奴婢方才看见您的额头上有一只凤凰,不过只出现了一会会儿就消失了!”成雅伸出一只手指着她,表情仍然十分惊惶。

    澹台凰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鄙视道:“我看你是看花眼了,哪有那么玄幻!”

    话音一落,忽然听到一点细微响动!这声音很轻,若不是她凤御九天的第二重破了,根本不可能听到!很快的,她的眼神放到了桌子上,不出她所料,桌上又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香蕉皮!

    她微微勾唇,冷哼了一声,对着成雅吩咐:“成雅,去给我拿几块布料还有剪刀和针线来!”

    成雅一听,心下困惑,却没有多问,识相的去拿。只是表情越发奇怪,公主要穿衣服吩咐绣娘去做便罢了,还要亲自动手不成?

    澹台凰下床,因为方才泡了洗髓水,尽管凤御九天第二重破了,她的脚步还是有些虚。慢腾腾的挪到桌子边上,坐下!

    支着下巴等着成雅回来。

    没等一会儿,成雅就回来了,手上拿着澹台凰惯穿的火红色锦缎,和剪刀针线等物什。

    走到她跟前放着,恭敬道:“公主,这是您要的东西!”

    澹台凰一把拿过布料,而后用剪刀在上头用力一划!

    利刃划破布匹的声音,格外刺耳!旋即,那布料被她飞快的剪出两个圆形,还有两个连着一起的三角形,只不过这三角形一个正着,一个倒着!

    成雅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实在没看懂公主这是想做什么玩意儿,是以也安静着没有出声。

    澹台凰裁剪完毕,又缝合了几根绳子,然后抓着那几块布料缝缝补补一阵捣腾!

    暗处,有一双莹绿色的双眼也奇怪的看着她的举动,一只前爪纳闷的抓了几下脑袋,抓完又赶紧捂住自己掉了荷叶的胸口,心中一阵咒骂,这坏女人,居然踩烂了星爷的荷叶,星爷诅咒你!

    大概两柱香之后,澹台凰终于完工!

    拎起那玩意儿一看,火红色的布料,轻巧的花边,细如青丝的带子,还有桌面上那条火红色的性感小内内,十分满意的点头,古代限量版比基尼,绝无仅有!

    成雅十分奇怪的看着她手上的东西,开口询问:“公主,这是什么东西啊?奴婢怎么从来都没见过?”

    澹台凰猥琐一笑,一把拿起那小内衣,在成雅的胸口比了比,又拿着小内裤在她大腿处比了比,然后笑嘻嘻的开口:“这玩意儿就是这么穿的,到了夏天一定倍儿凉快!”

    成雅咽了一下口水,顿时羞红了脸:“公主,这么羞人的衣服,谁好意思穿啊!”

    但是暗处的某只狼,忽然瞪大了双眼,激动的看着那个内衣,又瞅了一眼自己的胸口!两只前爪猥琐的搓了起来,要是把那玩意儿弄到手,星爷就再也不用担心胸前没毛了!要是把那玩意儿穿在身上,星爷就再也不用愁荷叶总掉了!最重要的是,那玩意儿红彤彤的,看起来还真好看呀!星爷穿上之后,一定更加帅气了!

    起码要比现在帅上……主人干娘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帅上十个百分点!

    为啥只帅上十个百分点,因为星爷先前就已经很帅非常帅了,一件衣服能增添的色彩也只有百分点而已!啥,你问十个百分点是多少?其实星爷也不知道!

    就在它自恋的当口,澹台凰拎着那东西,状若纳闷道:“成雅你不喜欢啊,那有人喜欢吗?”

    这一问,四下自然没有人回话。小星星童鞋伸出前爪捂住嘴,才忍住没有嗷呜一声,表达自己的喜欢!

    “哦,原来没有人喜欢啊!”澹台凰又自言自语的说着,旋即又在成雅奇怪的眼神下,接着开口,“那有没有狼喜欢呢?比如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宇宙超级无敌帅星爷?”

    小星星童鞋被她的一席话,赞美得摇头晃脑,硬生生的得意到了极点!晃完之后,也没有愚蠢的出去露面,因为星爷心里清楚的很,现下要是出去了,以后就不能整这个和自己抢主人的坏女人了!

    澹台凰说完,也没得到任何狼的响应!于是,颇为遗憾的开口:“既然没有人也没有狼喜欢,那就烧掉好了!”

    说着,就准备往烛火里面放,成雅见她此举,以为她是生了自己的气,赶紧伸手准备抢过来,然后昧着良心说两句喜欢,而就在这会儿,一阵银光闪过,对着澹台凰手中的东西飞扑而去!

    澹台凰眼角余光一闪,飞快将手往身后一收,没让它扯到!

    小星星童鞋一击失败,目标暴露,就这样蹲在澹台凰的跟前磨牙:“嗷呜!”你最好马上交给星爷,否则星爷生气了,咬死你!

    成雅一见它,吓了一大跳,这不是北冥太子的狼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公主刚刚的那些话,都是说给它听的?

    “好啊,那你就来咬,看是你咬得快,还是这东西落入火中落得快!”澹台凰说着,将手中的比基尼高高举起,在烛火的上方拎着,火舌往上缭绕,只要稍稍一个不小心,这东西就牺牲了!

    小星星童鞋的神态顿时变得十分紧张,一双狼眼跟着那比基尼忽上忽下,终于,在澹台凰阴险的表情之下,选择了屈服,耷拉着脑袋:“嗷呜!”你要怎么样才肯把那玩意儿给星爷?

    “也不想怎么样,就拔你几根毛而已!”澹台凰阴测测的笑着开口。

    小星星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毛,其实还挺多的,拔几根也不是什么大事,于是噙着眼泪点了点头,和狼外婆达成了条件!

    澹台凰把比基尼交给成雅,开口嘱咐:“待会儿它要是敢反口咬我,你就把这玩意儿扔到火里!”

    “是,公主!”成雅忐忑的接过她手上的东西,认真点头。

    接着,某女森冷的眼神放到了小星星童鞋的身上,微微伸出手:“来吧,星爷!”

    小星星一咬牙,闭着眼睛往她手上一窜,然后闭着眼睛在她手上呈瘫尸状,做出一副已经认命的样子!

    澹台凰阴森一笑,飞快伸手一阵乱拔!看这破狼还敢在她如厕的时候,动她的马桶不,完全找死!

    “嗷呜!”

    “嗷呜呜!”

    “嗷呜呜呜嗷!”

    一声一声凄厉的惨叫,看得一旁的成雅都于心不忍,唉,也不知道这只狼是怎么得罪公主了!

    半晌之后,拔毛完毕,澹台凰潇洒收手,小星星两只前爪既要捂胸口,又要捂胯下,含着血泪控诉:“嗷呜!”你不是说只拔几根的吗?

    为什么把星爷关键部位的毛全拔了!

    澹台凰无所谓的耸肩:“是说了拔几根,但是没有说具体几根!”

    “砰!”星爷伤心倒地,泪流成河!

    “公主,这东西还要不要?”成雅忐忑的看了一眼地上装死的狼,开口询问澹台凰的意思。

    这一问,小星星童鞋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飞快一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成雅的手中将比基尼夺过,然后抹着眼泪到一旁去穿小内衣和小内裤。

    澹台凰和成雅都憋着笑看着它的背影,它穿了一半,忽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一回头就看见那两个女人猥琐的眼神,当即疯狂挥爪,发出一声一声的凄厉惨叫:“嗷呜!嗷呜!”

    你们两个色魔,不许偷看星爷换衣服!难道不知道公母授受不亲吗,居然还敢偷看星爷换衣服时潇洒风流的无敌背影?!

    澹台凰喷笑着转过头,不再看它,她今天忽然觉得这破狐狸狼还挺逗的!成雅也微微张大嘴,颇为不可思议的转过头,没想到世上竟然有如此有羞耻心的动物,北冥太子真是调教得好啊!

    她们两个转过头,小星星童鞋这才歪着脑袋哼唧着自己的毛,穿上澹台凰给它量身打造的比基尼。奇怪的是,穿上之后,正好把自己的胸口,和刚刚被澹台凰拔了毛的裆下,都遮好了!星爷顿时狼心大悦,摇曳着几条尾巴冲到镜子面前照啊照!

    照啊照!只见里面有一种帅呆了的酷狼,穿了一声火红色的美丽礼服,简直可以让人和动物都迷得神魂颠倒!当然,这都只是星爷一只狼的感受。它照完之后,潇洒的一拨额前毛发,拨完高举蹄子:“嗷呜!”

    ——从今天开始,那个潇洒无比,勇猛无比,迷倒万千磁性、雄性的星爷又回来了!虽然这一身穿着有点不公不母,但总比光着好不是?

    就在星爷臭美的当口,一柄利刃,忽然割破了窗户,往屋内袭来!

    这扬天一剑,竟然很是精准的对准了星爷的小内裤,然后更加精准了戳了一个洞!

    戳完之后,偏头看向澹台凰,又是一剑对着她刺去!显然没把自己刚刚刺了狼当回事儿!

    而内裤被无端端袭击的星爷,就这么愣住了,一秒,两秒,三秒!

    剑破长空,狠狠的撕裂了虚空,对着澹台凰刺去!这一刺,成雅当即高声尖叫:“来人啊!救命啊!有刺客!有刺客,快来人啊……”

    她聒噪的叫声,却也没拦住黑衣人的剑,一路对着澹台凰而去,澹台凰脚步往后一退,看着他剑刃上的凌厉刀光,顿感不妙,这样看来,这个黑衣人的武功极高,可现下她刚刚泡了洗髓水,脚还是软的,别说是打了,根本这一击都避不过!

    正在她在心中大叹吾命休矣之迹,一旁被戳了内裤的小星星童鞋突然疯狂跳起!狠狠地对着那黑衣人飞在半空中的腿咬去!“嗷呜!”你这个色狼,居然给戳星爷的内裤,星爷咬死你!

    黑衣人吃痛,刺向澹台凰的剑于空中一顿,飞快转回头刺向咬着自己腿的狼,他的剑很快,可小星星的动作更快!

    他一剑刺过去,小星星早已跳开,然后闪电一般围着他转:“嗷呜!嗷呜!”混蛋,星爷咬死你!你赔星爷内裤!赔星爷内裤!

    黑衣人显然没料到一只狼居然有如此厉害的速度和杀伤力,还有它那一生生凄厉的惨叫也叫人毛骨悚然!

    好在他武功高强,不至于被再咬伤,却也因为腿先被它咬了一口,行动严重受阻,加上还能感觉自己越是运功,越是毒气攻心,想伤到小星星也是无力!一人一狼,就这样无奈缠斗着!

    而就在这会儿,又是两个黑衣人呈现螺旋式,飞快旋转,破窗而入!

    与此同时,“砰!”的一声巨响,门被人一脚踢开,澹台戟御剑而入,飞身上前,一把挡住那两人的攻势,大呼一声:“凰儿快走!”

    澹台凰也知道以自己现下的身体状况,只能成为王兄的累赘,赶紧退后两步,往门外而去!

    方才退出门,便看到屋内一阵霞光闪过,似霓虹破天,红艳胜火!

    成雅当即高呼:“烈焰拳,难道是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七的赤圣?”

    天下高手排行榜,那是江湖人心中神的存在,是谁这么大手笔,竟然能把这样厉害的人物都请来刺杀公主!

    澹台凰偏头看了她一眼,心中倒是顾不上什么烈焰拳和赤圣,只是记挂着王兄的安危。

    也就在此时,一道湛蓝色的波光燃起,满含杀伐之气,破天而出!

    “轰!”的一声巨响!

    澹台凰的寝殿,就这样在瞬息间,被两大高手的内力化为灰烬!

    空旷场地的中央,是澹台戟和两个黑衣人,还有被小星星咬着赔内裤的另一个黑衣人!

    澹台戟美艳的容色冷若寒冰,看向面前之人,那优雅华丽的声线也满含怒意:“手下败将竟然也行刺本宫的王妹,是上次的教训没给够么?”

    “哈哈哈……漠北大皇子也不必讽刺我,我也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只是欠了人家人情一定要还罢了!我知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这次要跟你打的,可不是我!”黑巾蒙面的赤圣后退一步,将他身侧的一人让出去几许。

    这下,澹台凰也不禁多看了那人一眼!

    一袭黑衣,比起其他两人,身上更多了些灰暗的色调,仿佛整个人都能完完全全的与黑暗融为一体!

    他的眼神,像是一潭看不到任何波澜的死水,气死沉沉,浑身满是炼狱之气!

    像是撒旦临世,天生将收割人命!

    澹台戟也是眉梢微挑,眯起桃花眼看向他,看着对方死水般的眼,开口问:“半城魁?”

    天下第一杀手半城魁!只有他的身上,才会有这种炼狱般的气息,只有他的身上,才会天生就带着一股血腥味。

    他这一问,那黑衣人却并不开口回话,只飞快的刺向他!

    每一个动作,都不带任何多余的修饰,而每一个动作,也都十分精准的刺杀对方的要害!招招毙命,动作其快,好似这杀人的动作,他都已经尽数练了千万遍,熟悉到极点!

    两人交战,没有飞沙走石,却让人看着更觉胆战心惊!

    而那一旁的赤圣,忽然一笑,眸中眯起冷光,刹那杀机涌出,拔剑对着澹台凰袭来!

    澹台凰后退一步,抬脚一踹!却被对方轻而易举的躲过,心下一阵懊恼,为啥今日就偏偏泡了洗髓水,真是天要亡我!

    他笑出声:“真气大损,还妄想与我搏斗,简直自不量力!”

    话音一落,又是一剑,势不可挡!

    澹台戟偏头见此,当即惊呼:“凰儿!”

    也就是这一瞬间的失神,让半城魁手上的短刃划破了他的臂膀!他却顾不得伤,想飞身过来营救!

    而澹台凰看着眼前越发逼近的剑,而手中,悄悄的握着方才从屋内带出的剪刀。只等他过来之后,同归于尽!以她古武世家的六芒星阵法,在他靠近之后,一击刺死他的几率是非常大的!

    就在他剑锋到了自己的颈间,而她也正要出手之时,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响,利剑落地!

    澹台戟赶紧看向屋顶上的那人,虽然不知他为何相助,但终于安心与半城魁缠斗!

    澹台凰也微微转过头看向屋顶那人,白衣飘渺,高立于屋顶,若白月光幻化而出的美人,冷而傲,孤而皎。

    这个高傲到极点的男人会来救她?看来,她是又欠了那妖孽一个人情了!

    赤圣抬头,也被他吓了一跳:“百里瑾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