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端洗脚水的太子爷!

    这话一说完,全场静寂!

    每个人的表情都略微发愣,唯独澹台凰的表情最为奇怪!

    她看向君惊澜,严重感觉自己是今天才认识他!刚刚说的那是什么话,之前又是怎么捉弄她的?不知道的人,听了他那番话,还以为他对自己有多深情呢!

    而高位之上的慕容馥咬牙捂着手腕,表情越发阴沉,她冷声道:“北冥太子就不怕朕兵戎相见?”

    “恭候大驾!”眉梢微挑,魅眸幽深。

    静了片刻,慕容馥忽然笑了:“朕方才不过是接礼的时候手滑了一下,并没有跟倾凰公主动手的意思,还请公主不要误会!倒是北冥太子的反应,是不是太过激了一些?”

    哼!若不是于东陵开战在即,她一定要带兵灭了北冥,让这个男人老老实实乖乖顺顺的躺在她慕容馥的身下跪地求饶!君惊澜,你我来日方长!

    “哦?”君惊澜尾音拖长,语调十足惑人,冷睇了她一眼,好似没有看见她眼中的寒光,闲闲笑道,“既然女皇手滑了,那本太子,也手滑了罢!”

    慕容馥闻言,面色一怔,脸色青灰,只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再开口。

    而就在这会儿,澹台凰忽然出手,黑色的不明物体在空中飘飞,凌厉而射,手中的笼子对着慕容馥的门面飞奔而去,慕容馥见此,条件反射就伸出右手去挡!

    却忘了自己的右手方才被君惊澜的杯子打中!而澹台凰这一扔,可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

    于是,方才骨折的那只手,又承受了一个笼子的重击!痛得她又是惊叫一声:“澹台凰,你——”

    “啊!女皇陛下,不好意思,本公主也手滑了一下!”澹台凰笑容满面,状若羞愧的开口。她自己的账她自己讨,自己打回来多解气,旁人帮她打,怎么都没有自己动手舒服!

    但慕容馥却不是那么好说话了,不过是掀了澹台凰一下,就要自己承受两次重击,而且君惊澜是北冥掌权人也就罢了,澹台凰区区一个公主,有什么资格对她不敬?她面色铁青,一股王者威仪尽散而出,高声开口:“手滑了?那倾凰公主,朕……”

    “这可是女皇送给本公主的礼物,女皇一片盛情,不若本公主现下就将它拆开如何?”澹台凰笑容满面的打断。

    此言一出,慕容馥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脚下的笼子,黑布还遮着,里头都是激动的耗子。顿时所有的话都哽在了喉间,顿了片刻,皮笑肉不笑的道:“手滑了便手滑了吧!至于这礼物也罢了,送给公主的礼物岂能这么轻,来人,将这东西收回去,朕改日再备一份厚礼!”

    “既然这样,那便多谢女皇了!”澹台凰倒也不接着为难,她自己的小命她珍惜的很,要是把笼子打开,那蛇当真先咬自己,这个亏就吃大了!什么女皇公主谁的命比较重,那是唬慕容馥的,在她心中,她自己的命可比慕容馥珍贵多了!

    慕容馥心中气愤,也只得暂且咽下了这口气!

    而澹台凰解决完了慕容馥,便转过头看向那个多嘴的混蛋!他们亲过了?是亲过了,但是谁批准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多嘴胡说的?想着,愣是没顶住心中的熊熊大火,几个大步,杀气腾腾的走过去!

    她这一举动,让不少围观的群众,都没有把持住,十分激动的站起身,瞪大眼张大嘴等着看事态的发展!哎呀哎呀哎呀,这倾凰公主是要去找北冥太子麻烦的架势吗?

    很快的,澹台凰就用实际行动,解开了他们的困惑!

    “砰!”的一声,澹台凰的脚十分不雅的踩在他的桌上!

    狠狠的伸出手一把拎起他的衣领,并飞快凑上去,一口咬上他的唇,直到四面都是抽气声,她的口中也尝到了血腥味,耳边还听到他的闷哼之声!

    她才放口冷笑:“北冥太子不是说,只要吻了,你就是本公主的人吗?前两次不算,今日这次为准!现下,不仅是初吻、初二吻,还有初三吻,本公主都夺了,那你就是本公主的人了,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本公主说东,你不准往西,本公主说西,你不准往东!要逗弄也是本公主逗弄你,再敢戏弄本公主,本公主要你好看!”

    喜欢装深情!让你装个够!一天到晚当她好欺负,当她是品质优良的软柿子,随意搓圆搓扁之后,他这始作俑者还变成了最深情的人!我呸!今儿个只要这王八蛋反抗自己,从今以后他再跑出来胡说八道,表示他对自己有多么深情,将不再有一个人相信!

    “咳……咳咳……呵呵……”太子爷轻咳了两声,忽然笑了却起来。

    微微低头,眸中魅光懒洋洋洒下,看着她抓着自己襟口的手,缓声低笑:“为夫遵命!今日起,必唯太子妃之命马首是瞻,谨遵太子妃的教诲,并恭候太子妃随意逗弄,任意欺凌!”

    我——擦!

    “今天给本公主端洗脚水?”凑近几许,挑眉询问。装!还装!

    要知道,在这个朝代,男子的手极为尊贵,只是给女子画眉,都已经是天大的荣宠,更不必说是君惊澜这样尊贵的人了!端洗脚水,绝对是比打脸还要严重!更何况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问他,他敢答应才有鬼!

    这下,不仅仅是皇甫轩的眼神凝了一下,就连楚长歌都不禁咽了一下口水!讨好各类美人这么多年,各种荒唐的事儿都做过,他还从未做到过这种地步,端洗脚水?!

    其他人更是抽气吸气声不断,这漠北三公主没疯吧?居然让人给她端洗脚水!?这八成好好的一桩亲事,今日就这么告吹了!

    就连君惊澜身后的小苗子,都有了一种赶紧捂住眼睛的冲动,因为恍惚之间,他已经看见漠北三公主被自家太子爷一掌打飞,吐血三升的恐怖场景,简直惨不忍睹,让人不忍心看呐!

    而身为主角的太子爷,懒懒浅笑。

    看着她越发凑近的脸,薄唇微勾,闲闲道:“不过区区一盆洗脚水,这有何难?”

    “砰!”

    “咚!”

    不少大臣直接给摔了!

    小苗子更是悲愤抹泪,太子爷怎么越来越像老主子了,今日断了洗脚水,明日是不是还要学老主子跪搓衣板,被鸡毛掸子慰问?!天哪!这都是给老主子和夫人耳濡目染坏了!

    这话一出,澹台凰深呼吸了几口气,几乎没被他给噎死!连端洗脚水这无耻的王八蛋都敢答应。顿了一会儿,又咬牙道:“那好,本公主今天晚上就等着你的洗脚水!还有,从现下开始,你讲任何话,都不许再扯到本公主的身上!”

    这个贱人,一开口就胡说八道,坏她名声,气得她直想吐血!

    “谨遵太子妃之命!”太子爷恭敬低头,那状态,比对皇帝都要恭敬,只是魅眸笑意十足,满含戏谑!

    “哼!”恼怒收手,几个大步回自己的座位!

    澹台戟偏头看向她,眼神有些冷,显然对她方才当众强吻男性的行为颇不认同,但是澹台凰现下实在太生气,根本都没注意到自家王兄的眼神!

    “咳咳……”皇甫轩咳嗽了几声,打破了这种尴尬的局面。

    大家都颇为同情的看了君惊澜一眼,这是得被压的多死啊,端洗脚水不说,能言论自由都要被限制!他们以后要是不幸娶了这样的娘子,不要活了!

    但人家正主却似笑非笑的看向澹台凰,好似还是一副颇为享受的样子!让他们颇感不忍直视!

    而就在这会儿,太医终于被传召而来,给慕容馥包扎!

    包扎之间,四下众人都微微沉寂,不好谈笑。

    待慕容馥被包扎好了之后,皇甫轩率先开口打圆场:“西武女皇今日受伤,朕有照顾不周之罪,还请女皇海涵!”

    慕容馥笑笑,状似淡然的开口:“方才的一切,都不过是个误会,东陵皇不必挂心!”

    即便心中再生气,她也只能先这么说,至于这些账,事后再算,来日方长!

    “听说这次楚国献给东陵的礼,是血色珊瑚,全天下仅有三株,而这三株都在楚国,不知可有其事?”南齐使臣状若关心打断,并开口问话。

    楚长歌点头浅笑:“确是如此,血色珊瑚只有三株,两株送于东陵,取好事成双之意,而另外一株,本殿下送给倾凰公主了!”

    这话一出,澹台凰一愣,她怎么不记得自己收过他的礼?

    奇怪的转头看了澹台戟一眼,只见澹台戟面色尴尬,见澹台凰偏头看他,他也未曾回视。

    澹台凰身后的成雅脑后是大滴的汗水,其实楚皇子这些日子已经送来过各种奇珍异宝了,显然都是用来讨好公主的,但是大皇子殿下说楚皇子风流成性,与公主不配,又担心退回去楚皇子又亲自送给公主,所以礼物都收了,但是不准任何一个人多话告知公主!

    澹台凰原是以为没送,但一见澹台戟这样子,当即就知道其中有古怪,但她也没有当众询问,让澹台戟下不来台,是以选择了暂时沉默,回去之后再问。

    “哈哈哈……楚皇子出手真是大方,只是这倾凰公主与北冥太子的婚事都定了,恐怕楚皇子要白忙活一场了!”南齐使臣似笑非笑的嘲讽,眼神却往君惊澜的方位看。

    显然,关于楚长歌往澹台凰那里送了血色珊瑚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今日刻意说起,不过是为了挑起北冥和楚国积怨!

    楚长歌倒是不甚在意的笑笑,摇了两下扇子,开口道:“这又何妨?宝物赠佳人,何求回报呢?”

    而他这话一出,一旁刚刚被倾凰公主强吻之后,又严重“欺压”的北冥太子,便闲闲开口:“好在本太子早已送了翠羽鸣埜和长风中,否则就被楚皇子比下去了!”

    翠羽鸣埜,轻若鸿羽,翠若丛林之木,天下玉器榜第三!长风中,琴弦拨起,若长风破浪,气壮山河,乃是天下名筝榜第二!众人都咽着口水感叹,这北冥皇太子出手,也当真大方啊!

    于是,澹台凰又奇怪的看了澹台戟一眼,为什么她还是完全不知道?

    这下澹台戟更为尴尬,将手放至鼻翼,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不敢看她的眼神。

    成雅的脑后又是一滴汗水,北冥皇太子最近也没有少送礼,但是大皇子说北冥太子高深莫测,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所以让他们暂且不要告知公主!

    紧接着,皇甫轩又冷声开口:“久闻北冥公主喜欢鞭法,朕便以晶彩缎赠之,现下跟两位比起来,似乎还真有些不值一提了!”

    这话一出,四处都是抽气之声!晶彩缎,天下兵器榜第三,以四十九颗血玉,八十一颗金刚石,蛟龙皮锻造,是鞭,也柔软似缎带,故得名为晶彩缎!杀伤力惊人,而且价值连城!

    这漠北收了这么多贵重的礼物,真让人很想作奸犯科参与打劫啊!

    可,作为受礼者的澹台凰,又古怪的看了澹台戟一眼,她咋还是不知道!

    这下澹台戟已经是坐都坐不稳了,根本尴尬到不能转头去看澹台凰的眼神。

    成雅的脑后已经布满了汗水,其实东陵皇也挺大方的,但是大皇子说东陵皇雄才大略,心怀天下,心中恐怕不能有公主的位置,所以让他们也不要告诉!

    所以——她才一直觉得大皇子对公主的感情,很!不!简!单!

    南齐使臣挑拨楚国和北冥失败,倒搞出了一件足以让澹台凰惊愕到嘴巴都合不拢的事儿,为啥有人送礼物,王兄都不告诉她?什么节奏?

    她怀着一种古怪的心情,低头吃菜,状若无事的接着参加宴会。

    有了方才的事情调剂,无数女子羡慕的眼神都放到了澹台凰的身上,多少奇珍异宝,她们这一辈子都没见过的说!而大殿之中依旧是歌舞升平,其乐融融。

    澹台凰的眼神不断的看向澹台戟,澹台戟不断咳嗽,并故作若无其事的喝酒,没一会儿酒壶就空了。

    而君惊澜、皇甫轩等人,各自持杯,看着澹台凰不断扫视澹台戟的古怪眼神,若有所思。

    吹吹奏奏,夜幕低垂,天色已晚。

    皇甫轩一开口,众人便各自散席。

    这次澹台凰都懒得去看君惊澜那个烂人,急匆匆地跟上了澹台戟的步子,成雅赶紧给她撑上伞。

    走了老远,直到临近他们的院子附近,其他人也已经尽数被甩开,只剩下他们几人,澹台凰才纳闷的开口:“王兄,他们送东西给我,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这样的举止,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澹台戟皱眉深思,顿了一会儿,斟酌着该如何说。

    他还没想好,澹台凰先叹了一口气,幽幽开口:“王兄,我知道了!”

    “你……”澹台戟面色迟疑,顿感一阵心慌,妖媚的桃花眸定定的看着她,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应对。知道了?他自己都还不清楚!

    她又接着道:“你是想私吞那些礼物对不对?”

    “……”成雅无语!

    澹台戟面色一僵,心慌的感觉瞬间消失,颇为无语的看了她一会儿,竟点头:“但王兄也只是想想,早晚还是要告诉你的!”

    澹台凰很是亲热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儿,王兄,我的礼物就是你的,想要什么随便挑!反正我脖子上已经戴了一块玉,也不需要那个什么翠羽什么的,现下也不练鞭法了,更加不会弹筝,什么珊瑚也就是一个摆设,所以那些东西对我来说都没用,你喜欢便都是你的!不早了,我先回去睡觉了!”

    虽然她自己也觉得这个猜测确实是相当离奇,但是现下除此之外,已经不可能还有任何合理的解释了!只是没想到王兄这样优雅的人,居然会对这些珍宝感兴趣,果然人无完人啊!

    成雅无语的看了一眼澹台凰的背影,又纳闷的看了澹台戟一眼,转身欲走,没走几步,澹台戟忽然开口:“成雅,你觉得,本殿下是因为什么?”

    “回禀大皇子殿下,奴婢认为大皇子殿下是因为关心公主的终身幸福,怕公主所托非人,故而……”成雅大着胆子进行对自己的生命安全最为保险的猜测。

    话未说完,那人优雅华丽的声线复又响起:“那,若是公主问你怎么看,你将如何回话?”

    “奴婢会说,大皇子殿下实在是太猥琐了,居然觊觎公主的礼物!”成雅硬着头皮,闭着眼睛开口胡扯。

    澹台戟点头:“很好!回去伺候公主吧!”

    “是!奴婢告退!”成雅说完,便往澹台凰的院子里面走,手中不知不觉已经捏出了汗水,背后也被冷汗沁湿。

    澹台凰到了自己的寝宫门口,刚要推门,却看见门缝微微开着,有点奇怪,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成雅终于进来了。她问:“我们出去的时候,门应当关好了吧?”

    “公主,一定关好了!并且按照您的意思,所有的侍婢都在院外守着,没有人到里面来!”成雅说着,也很奇怪的看着门缝,她记得清清楚楚,门关好了啊!

    “难道有人来过了?”澹台凰问,脑中忽然想起某日自己沐浴,有猥琐的一人一狼,偷偷来看,并且发表了惹人讨厌的言论,她不能很长一段时间,都羞于挺胸做人!

    而成雅想起的是有一日皇甫灵萱进来,在公主的床上放了蝎子!

    于是,两人的表情都变得十分严肃了起来!

    “砰!”的一声,澹台凰踹开门,成雅一挥手,院外的侍婢们也很快的掌灯进来,将殿内照得透亮。

    澹台凰先是抬头看了一眼梁上,没有那个混蛋!又在屋内四处扫射!

    而成雅则飞快的奔向床铺,将被子掀开,里头也没有蝎子!

    两人在屋子里面扫射了很久,将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都看过之后,澹台凰已经确定了屋内不可能有人,而且宴会刚刚散,那妖孽应该也没时间跑到她这里才是。终于放心,也许是她神经质了:“没事了,你们退下吧!”

    “是!公主,奴婢们告退!”下人们一齐弯腰,并恭敬的退了出去。

    成雅赶紧给澹台凰倒了一杯茶,道了一声:“公主先喝口茶,等一下,下人们马上送沐浴的水来!”说罢,也跟着退了出去。

    她们已经都忘记了,澹台凰那时候放话,让某人晚上端洗脚水来!

    “嗯!”澹台凰点头,跟着她一齐走向门口,难得勤快的自己关了门。

    然后回到桌前,端起茶杯正想喝,一看,忽然发现茶杯里面空了!

    什么情况?

    方才成雅的茶不是倒在在杯子里吗?她又将杯子翻转过来,狠狠的倒了几下,一滴水都没有!

    “是人还是鬼?出来!”她开口一吼,眼神四处一扫,直觉是人,因为她从来不相信世上有鬼!

    但,四下一扫,一点动静都没有!她抓了抓脑袋,难道是真的神经质了?

    扫了一眼桌上的一串香蕉,扬手扯了一根下来,剥皮,一边啃,一边往床上走,啃完,背对着桌子将香蕉皮往后头一甩。

    “咚!”好像打到什么了!

    澹台凰飞快转过头,只见香蕉皮躺在桌子上,没打到什么!她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难道是自己最近太累了?正准备转回头,可刚刚才转了一半!忽然想起点什么,又飞快的转回头!

    桌子上面——两根香蕉皮!

    两根?!

    她分明只吃了一根香蕉,为什么会有两根香蕉皮?

    擦了擦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飞快的走到桌子旁边,将两根香蕉皮都拿起来看了看,全部吃得干干净净!

    于是,她的脑袋产生了一瞬间的混乱,她到底吃了几根香蕉?一根?还是两根?

    难道真的吃了两根?

    将两根香蕉皮甩到桌上,又往床上走,走了几步,忽然回头!

    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奇怪的声音都没有!

    难道真的是她最近神经质了?吃了两根也记错?

    往床上一趟,眼睛闭上,耳朵却竖了起来。听着屋里的动静,听了半晌,也没有任何不和谐的声音,就连老鼠的动静都没有!心下微叹,也许是自己最近被那死妖孽刺激狠了,感官也出了问题吧!

    正想着,忽然一阵尿急!

    起床,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厕筹,打着哈欠闭着眼睛往那边走,瞄准了方位,又闭着眼睛扒裤子,正要坐下!

    “砰!”

    “我擦!”开口低咒,坐地上去了!

    什么情况?飞快的把裤子一提,又四下看了几眼,还是什么都没有,而原本应该在她屁股下面的厕筹,往旁边移动了几许。

    从那杯茶,到两根香蕉,再到厕筹神秘移动!

    如果这个时候她还相信自己是神经质了感官错误,那她八成就是真的神经质了!

    而就在这会儿,眼角的余光忽然看见厕筹旁边,一片碧绿的东西,状似荷叶!她状若不经意的走过去,又状若不经意的一脚踩了上去,又很漫不经心的在上头碾了几下,唇边露出了谁都看不太懂的森冷笑容。

    而就在这会儿,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公主,公……公主!”成雅的声音显得十分结巴。

    澹台凰扎好了裤子,几个大步走到门口,将门拉开,语气不太好的开口:“怎么了?”

    一问完,正对上某人狭长的魅眸。

    微微烟雨中,风华绝代的太子爷静站着,他的头上,是小苗子给撑上的一把伞。

    手上拿着……一个盆子?!上面还冒着蒸腾热气。

    洗脚水?难道是洗脚水?!难道真的来端洗脚水?!他没疯吧他?是他疯了还是她看花眼了?

    夜幕洒下,云烟雨雾,春色绮丽。

    雨中,他绝美的容颜微显朦胧。

    伞下,他俊雅的仪态使人心折。

    薄唇微勾,魅眸眯起,看向她略为震惊的容颜,颇为戏谑的开口:“这是公主要求的洗脚水,本太子可已经送到了!本太子不仅会端洗脚水,还会侍寝,不知晚上,公主愿意让本太子好好伺候否?”

    话音一落。

    “砰!”的一声,澹台凰把门狠狠的砸得关上!她就知道这王八蛋不会有好话,这不,很快就扯到侍寝上面了!

    门关上之后,她还是感觉心口堵着一口气!

    又“咯吱!”一声,将门打开,看着那王八蛋的脸,皮笑肉不笑的开口:“太子殿下似乎忘了,本公主今天说过什么,本公主说,即便要逗弄,也是本公主逗弄你,怎么?这么快你就忘了?竟敢提侍寝!”

    太子爷闻言,微微偏过头,一旁的下人们很快的上前来,把他手中的盆子接过去,又端着一个托盘,到了他跟前。

    他面含浅笑,双手负在身后。扫着托盘上的东西:“公主,这是蜡烛、皮鞭、绳索、夹子、润滑等一系列逗弄用品。爷今日可是都让人找齐了,欢迎公主今夜好好逗弄并凌辱本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