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连夜私奔!

    澹台凰往下头一倒,成雅赶紧伸出手将她扶住,一下便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

    一旁的皇甫轩当即大声开口:“掐人中!”

    “噢!噢!”成雅正急得不行,收到指示之后,赶紧用大拇指狠狠的摁住澹台凰的人中,拼命的掐!

    一种大喜大悲的感觉,在澹台凰的心中成功的搅合在一起,也就因为这上下落差太大,所以才让她没有承受住,笔挺挺的晕菜!人中被狠狠的掐着,一口气往上一提,呛了一下,咳嗽数声之后,终于转醒!

    一睁眼就看见了天上刺目的阳光,脑中清晰过来之后,回忆起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成雅刚刚说的那档子事儿,白眼一翻,直觉就想再晕一遍!

    成雅见此,一张娇憨的脸上满是焦急之色,赶紧摇着她高呼:“公主!公主!您先醒醒,有什么事儿我们好好说,您别这样吓唬奴婢呀!”

    澹台凰也不知是被她的深情的呼唤感染,还是知道自己晕菜了也改变不了某些事实,终于迫自己清醒,并艰难的站直了身子!

    含着泪光往后头瞅了一眼自己带来的摇滚巡演大队,还有一路跟着来看热闹的皇甫轩和各国使臣们,以及跟着她伴奏的楚长歌,瞬间只感觉无比讽刺!正准备大手一挥,凄凄惨惨很认命的带着自己的队伍回去,君惊澜的屋内忽然出来人了!

    众人凝眸看去。

    永远是那样奢华,永远是那样高调,甚至于在某些时候,比皇甫轩这个皇帝都要讲究排场。

    两排宫女跪在地上,伸出纤纤玉手,在原本就打扫得纤尘不染的地面上,铺上一层地毯,然后噙着一丝恰到好处的笑意,恭敬的低下头,迎接太子殿下从殿内出来。

    旋即,便是那人紫银色的身影,印入众人的视线。

    他的容貌,已经不必用言语修辞也无法修辞。此刻,他刚刚沐浴完毕,身上的慵懒气息比往常更为厚重,直直有点诱人扑到。

    不急不缓的往门口走,闲庭阔步一般的慵懒姿态,狭长的丹凤眼含笑,任何人都不看,直直的看向澹台凰,懒懒笑道:“看来太子妃,已经知道岳丈大人的意思了!”

    澹台凰苦着脸,皱着眉头没吭声。心下尴尬到要死,这妖孽一定知道自己今儿个是示威来的,也一定知道自己在兴高采烈的情形下,很悲催的获悉了一个这样的滔天噩耗。所以这丫的,现在指不定那心里多高兴呢!

    正在她十分痛苦千分难堪万分尴尬的情形下,太子爷魅眸幽闪,看了一眼她身后的摇滚巡演大队,双手环胸,不怀好意的笑道:“本太子正想把这个好消息告知太子妃,却没想到太子妃已经提前庆贺了!”

    庆贺!庆贺你妹!要是知道故事的最后是这样的结局,打死老娘也不玩什么庆贺!但是输人不输阵,丢脸丢到这个份上,要是再不挽回点什么,以后这妖孽就真的能得意到天上了,于是,她朱唇勾起,口是心非并皮笑肉不笑的开口:“是呀,本公主已经提前庆贺了,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值得高兴了!”

    高兴你妈个头!

    一旁的人几乎都能听到澹台凰的磨牙声,尤其楚长歌听得最为真切。大家都不是傻子,很快的就能明白这一切是为何,想着澹台凰方才那兴高采烈的纵情高歌,到现下被刺激的晕倒,登时对她无比同情!这真是有多大希望,就有多大失望啊!但是嫁给北冥皇太子是多少女人的梦想,她居然还不高兴?她脑子没问题吧?

    君惊澜见她嘴硬,倒也不点破,一线红唇勾出戏谑弧度,似笑非笑的道:“我的太子妃,你这庆贺恐怕还不够啊,虽然已然是锣鼓喧天,却还没有鞭炮齐鸣,在这样的好日子,没有鞭炮助兴,怎能毫无保留的彰显你我愉悦的心情呢?小苗子……”

    “爷,奴才已经准备好了!”小苗子尖着嗓子回话,旋即低下头偷笑不止。爷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都能气死人,那倾凰公主的脸色本来就黑得可怕,若是再放上鞭炮,估计都可以媲美榨菜了!

    小苗子话音一落,君惊澜的寝殿之内,走出整整六十六名宫女,她们一人的手上拿着一串足足有一千响的鞭炮,用一根细细的绳子系在棍子的顶端,从澹台凰等人的两侧走了过去。

    然后,每个人之间隔着大概有半米的距离,笑容满面的站定,那一个一个的表情,好似今日就是那春节联欢大团圆的好日子!

    她们站好之后,君惊澜扫了一眼澹台凰变得更沉的脸,噙着一丝惑人的笑意开口:“公主,你说这鞭炮,是放,还是不放?”

    说不放,那就等于承认自己并非真正的高兴,也不是真的在庆贺,而现下的状态,还是耀武扬威失败,反被奚落!

    说放,本来就悲愤得浑身发抖,这要还放了,估计得呕出一口老血!

    澹台凰分析了一会儿,两害取其轻,为了以后不至于在这妖孽面前难堪的抬不起头,只得忍着吐血的冲动开口:“放!”

    放就放,她顶多不当今天是婚事大定的悲催日子,就当成是在二十一世纪过大年,嗯!咬着牙自我安慰!反正这么多鞭炮齐响,是很有过年的味道。

    而一起跟来的使臣们,看着那么多喜庆的红鞭炮,都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顿时有种掉头遁逃的冲动!开什么玩笑,这么多鞭炮一起放下来,他们的耳朵八成得聋了吧!

    他们还没想好要不要跑,太子爷便已经微微抬手。

    旋即,“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堪称震耳欲聋!

    紧接着,那六十六名宫女,在鞭炮声之下,开始齐声歌唱:“佳人来兮风过江,大风起兮云飞扬。有鸾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得其凰。今朝醉兮万年乐,好时日兮共欢唱……”

    歌声整齐而动听,如天宫仙女齐唱,将袅袅天音撒入人间。

    澹台凰听着这词儿,还有这鞭炮的声音,脸色越发青紫,却硬憋着没吭气!这尼玛要是换了个时代,人家还真以为这货是在过春节!还“今朝醉兮万年乐,好时日兮共欢唱”,这节目真该拉到春晚上去表扬,还能彰显我国古典文化!

    众人听着这动听的歌声,一时间也能稍稍忽略那烦人的鞭炮之声。其实他们最想说的是,和漠北三公主的歌声比起来,这些女子们的歌声实在是太好听了,简直是听得他们如痴如醉啊!

    唯独君惊澜、皇甫轩、楚长歌、成雅这几日,始终看着澹台凰的脸色,没认真去听。

    噼里啪啦了半天,爆炸的鞭炮渣又很不小心的炸到了几个人无辜的使臣们衣袍上之后,那鞭炮总算是放完了,宫女们的歌也唱完了!

    澹台凰忍受吐血冲动的征程也终于结束了,她冷睇了君惊澜一眼:“太子殿下,你庆贺完了吗?庆贺完了本公主就走了!”

    “庆贺完了!”太子爷笑意融融,狭长魅眸一眨不眨的盯在她的脸上。

    他清楚的很,现下已经踩到了她的底线上,要是自己还在伤口上撒盐,她可就要真的不管不顾的跟他干上了,闹得不好,最后难堪的很有可能是自己!太子爷做事素来最有分寸,绝对不会自找麻烦。

    “嗷呜嗷呜嗷嗷呜……”小星星童鞋一边扭着自己的腰,一边和着方才那曲调快乐的唱着,九条尾巴在身后摇曳,狼嘴咧到耳后根,两只前爪在空中画圈圈,明确的表示它还没有庆贺完!拔了星爷毛的女人倒霉,它怎么能不高兴!啊,多么好听的歌啊……

    唱得正开心,澹台凰的眼神忽然扫到它身上,刀子一般冷厉的光:“胸都没有的动物,还好意思唱歌!”

    “嗷呜呜呜……”星爷捂着胸口转头飞奔而去,敢不敢不戳星爷痛处,画三个圈圈,不,三个半圈圈诅咒你!

    澹台凰成功击退某只幸灾乐祸的狐狸狼之后,狠狠的白了君惊澜一眼,忍着飙泪的冲动,转身欲走,走了没几步,身后传来那妖孽带着笑意的声音:“我的太子妃,今夜可以一个人出门,但切莫多个人出门,否则……”

    话没说完,澹台凰已经咬着牙开口打断:“请太子爷放心,本公主今晚没准备出门!”才怪!婚事都定下来了,她自然要早点收拾包袱,早点逃走,但是这样的心思她会告诉他吗?绝对不会!

    说罢,雄赳赳气昂昂的几个大步转身而去!

    见她嘴硬,他也不多话,只是微微颔首,狭长魅眸含笑,目送着她走远。

    她走后,皇甫轩对着君惊澜冷冷开口,语中或有酸味:“恭喜北冥太子了!”灿金色的眼眸扫向君惊澜,利若冰刀,寒若飞雪!

    “东陵皇客气了!”狭长魅眸懒懒回视,彼岸花开,杀意凛冽。

    四下的使臣们看着他俩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样子,为了避免自己成为一条被殃及的可怜池鱼,赶紧各自找理由飞奔而去!

    “啊,东陵皇,本官想起还有点事……”

    “哦!东陵皇,本官的旧疾又犯了……”

    “哎……”

    林林总总,众人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独特的缘由,挥了挥衣袖,尽数离开。心中都算着日子,还有几天东陵的开国庆典就该来了,参加完他们就可以回了,再也不必每天围着这几个人打转,还要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于是,场上就只剩下皇甫轩、楚长歌、君惊澜这三人。

    妖孽太子和冰冷帝王眼神对视间,电光四射,寒风乍起,杀气蒸腾!

    一旁观战的楚皇子殿下,一把扔了跟着澹台凰敲了半天的鼓,自袖口掏出玉骨扇,一派风流的摇了几下,睨着君惊澜,似是而非的劝告道:“北冥太子,你与倾凰公主的婚事虽然是定下来了,但是这个中的问题,就连我们这些外人都看得分明。恕本殿下多嘴,北冥太子还是稍稍注意些,追女人,可不是你这样追的!”

    语罢,没等君惊澜回话,摇着自己的玉骨扇,笑着大步而去。

    皇甫轩在楚长歌这一番话之下,也终于想起来澹台凰和君惊澜这两人之间的氛围其实并不和谐,冰冷的唇角勾起一丝愉悦笑意,对着君惊澜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那两人走了之后,太子爷在原地站立良久,若有所思。

    小苗子悄悄的抬眼,看了他一眼:“爷,人都走了,您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小苗子,这事儿,你怎么看?”太子爷的慵懒的声线带着前所未有的困顿。

    小苗子愣了一下,旋即试探着开口:“今儿个这事,让奴才知道了对于任何事,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永远不要高兴得太早,更不要大张旗鼓的让天下人都知道你的高兴,否则到最后,当真容易乐得越高,跌得越惨。爷,奴才说的可对?”

    “爷不是问这个!”君惊澜剑眉微皱,表情越发困惑。

    呃,那是问什么?难不成……小苗子抽搐了几下嘴角,无语开口:“爷,你不会是在问楚皇子的话吧?”关于追女人的方式不正确的那段?

    这话一出,君惊澜没有回话,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爷?”见他不说话,小苗子又大着胆子问。

    而这会儿,那素来波澜不起,点尘不惊的太子爷,足足站了很半晌。终于烦躁挥手,避过了这个问题。

    转身往殿内而去。

    小苗子跟在他身后,开口道:“爷,这次去漠北求婚,可还搬了夫人的面子。夫人来信,先是问您上次那首诗的事儿,后是想问您何时带着媳妇儿去见公婆,您看这信怎么回?”说着,他顿时感觉一阵头皮发麻,就凭漠北三公主和爷现下这剑拔弩张的架势,对方肯跟着爷去见夫人和老主子才怪了!

    “见公婆早晚的事,至于那首诗,留个空白,给干爹去填吧!”君惊澜一派悠闲的回话。

    小苗子点头称是。

    走了几步,他又开口吩咐:“马上派人去请独孤城入我北冥,务必请到!”他等了很久的国之贤臣,这次不可错过。

    “可,若是孤独先生不愿归我北冥呢?”小苗子皱眉询问,名士出山,定然会出手辅佐一国君王,这时候各国君王定然都会去抢,他未必愿意归于北冥。

    君惊澜闻言,脚步一顿,眉间朱砂刹那嫣红似血,冷声道:“若不愿,便杀了!”

    “是!”

    ……俺是月票涨涨涨,太子爷很困惑的分割线……

    澹台凰满怀着怨气,回了自己的寝宫。看见澹台戟的那一瞬,张口就没有好话:“王兄,你不是说父王不会答应吗?”害她从病床上跳下来,兴高采烈的高唱着跳着出门,闹得满城风雨,天下皆知,最终却白高兴一场!

    澹台戟忍着说了一句“幸好父王答应了”的冲动,咳嗽了一声,道:“也许是君惊澜派去的人,说动了父王!”确实是幸好父王暂且答应了,不然她不知道还要在外头闹多离谱,把脸丢成什么样子才算完事儿!

    还热情就像一把火,什么乱七八糟的沙漠,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一些歌!

    “我也这么想!丫的肯定派人去反复强调是我答应了,是我多么喜欢他,又多么想嫁给他!”澹台凰很是想当然的进行恶意揣度!

    澹台戟还没来得及回话,黑衣一闪,一个黑衣人从窗口进来了,他似乎是十分着急,有非常紧急的要事,以至于连澹台凰在旁边都顾不得,单膝跪地,直接开口:“主子,大消息,独孤城出山了!”

    “什么?”澹台戟先是一惊,后是一喜,当即道,“马上派人去请,务必请他到我漠北!”

    澹台凰看他这激动的样子,禁不住皱眉询问:“王兄,这个独孤城是什么人?”

    “这个人可不简单,他是鬼谷子的大徒弟,精通‘连横’之术。他的师弟纳兰止,是大楚太子楚玉璃手下第一谋臣,精通‘合纵’之术,故而这两人素来有‘南独孤,北纳兰’之称,他们二人,乃是享誉天下的名士!”澹台戟说着,面上满是赞赏。

    合纵连横,澹台凰是知道的,它是一种在战国时期极为重要的政治外交策略,也就是说现下的独孤城和纳兰止,就相当于中国古代战国时期的张仪和苏秦。在战国时代,那两人也都曾封侯拜相。于是得出结论,像独孤城这样的谋士,在现下这个与战国相似的时代,也确实是很有价值了!但,很快她又皱眉:“这样的名士,天下国君应该都会出手去抢!”

    “嗯!”澹台戟点头,表示确实如此。适逢乱世,各国君王都是礼贤下士,求贤若渴,像独孤城这样难得的人才,大家自然都不会放过!

    澹台凰又问:“那若是独孤城不愿归我漠北,王兄打算如何处理?”

    这问题,也是仍旧单膝跪地,等着澹台戟指示的黑衣人想要问的。

    澹台戟笑笑,优雅华丽的声线缓缓响起:“径自去请吧,若是不愿来,我们也不可勉强,记住一定要以礼相待!”

    “是!”黑衣人应了一声,起身飞快出门。

    澹台凰不认同的皱眉:“王兄,独孤城若不归漠北,将来就会帮着别国来对付漠北,届时……”作为她本人或个人来讲,澹台戟的做法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作为一个帝王来讲,他手段确实不够狠辣,若是独孤城不归他们漠北,最终一定会引来大患!

    “凰儿,为君当仁!”澹台戟淡淡开口,表明自己的态度。

    澹台凰顿了半晌,终于忍住了没有说话。她想,此刻,不论是君惊澜,还是皇甫轩,下出的命令都会是不顺则杀!唯独王兄一人心善仁厚,只是,这样的善心,在这样的时代,未必是好!但王兄坚持,她也不好再多话。

    看她面色不豫,澹台戟笑着开口:“好了!王兄自有分寸,你还是想想你和北冥太子的婚事吧!”

    这话一出,澹台凰的脸马上就苦了下来!

    ……

    是夜。

    澹台凰飞快的收拾好了包袱,一把扛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没跟王兄打招呼,也没打算带着成雅,胸口揣着凤御九天的武功秘笈,背上背着一大堆金银财宝,鬼鬼祟祟的探出了自己的寝宫。

    现下跟那妖孽的婚事已经板上钉钉,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以及下半辈子的幸福,她也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包袱赶紧逃命了!

    这没走几步,就听到一阵响动,直直的吓了她一大跳。

    咽了一下口水,偏头一看。

    同一面墙,同一个地方,同一个露出了半边的紫金冠。显然,是楚国那位风流纨绔的大皇子,又来爬她的墙了。

    旋即,便听得铜钱的声音传来:“殿下,您动作快些,奴才的肩膀都快断了!”

    “知道了!区区一点小事,就大呼小叫!”楚皇子一边卖力的往墙上爬,一边不屑开口。

    铜钱童鞋瞬间泪流满面,区区一点小事?我的身上背着一个足足有五十斤重的包袱,肩膀上还扛着您这一百多斤的大男人,您竟然好意思说这是区区一点小事?

    澹台凰看了一会儿,预算了一下,估摸着自己刚刚走到院门口,这楚长歌就正好成功的翻进来了,到时候他一惊叫,自己就暴露了,所以干脆站着没有动,等着他进来。

    很快的,楚皇子颀长的身段,就出现在了高墙之上,他低下头一看,便见澹台凰背着包袱在院子中央站着,他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还是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

    “砰!”的一声,往地下一跳,惊起了地面上的不少灰尘。

    布满宝石金线的靴子落地,玉骨扇一摇,笑意满面的开口:“就知道公主今日要走!”

    “你怎么知道?”澹台凰挑眉,貌似她先前没有露出什么苗头吧?连王兄和成雅都没看出来!

    楚长歌又是一笑,神色怡然,语气笃定:“本殿下自然知道,本殿下不仅知道公主要走,更知道公主此举是为了逃婚!”

    这下,澹台凰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他,连这都能猜到,这个人真的是楚长歌?还是,那所谓的风流纨绔都不过是他的表象?

    就在她困顿间,他笑容满面的开口:“公主可不要多想,对旁的事情本殿下不懂,但对公主是否真的有意与北冥太子成婚,本殿下还是能看出来的。故而本殿下便大胆猜测公主不日将逃,没想到今日一来,就正好撞上了!”

    澹台凰听完,点了点头,这货作为古代第一泡妞高手,能猜到这个确实不奇怪,信是信了,但脸色却有点冷:“那不知楚皇子前来是为何?”

    她方才问完,就听见“砰!”的一声响,铜钱童鞋扛着几个巨大的包袱,从墙上跌了下来,然后悲愤的爬起,将包袱重新背好,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家殿下。

    旋即,便是楚长歌风流纨绔的声线,满含着笑意响起:“既然公主不喜欢北冥太子,为了公主的幸福,本殿下自然是举双手赞同!那既然如此,不若我们私奔吧?”

    私奔?!

    是她听错了,还是他说错了?他们两个见过几次面,他前前后后加起来,也算是给她帮了三次忙,但一直以来,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暧昧情愫,素来都是他在那巴拉巴拉,她当他放屁了!现下就这么突兀的提出建议——私奔?

    看她不说话,楚长歌又是一笑,上前一步,貌似深情的柔声开口:“公主莫不是在怀疑楚某的诚意?不瞒公主说,从见到公主的第一面起,楚某可就已经倾心于公主绝艳的容貌,和奇异的处事风格了!”

    这话说着,他笑得十分肆意,眉眼弯弯,好不俊朗。

    澹台凰一听,就开始笑:“呵呵……呵呵……”一种傻笑风格的笑!

    笑了好几声之后,扛着自己的包袱,转身就走,头也不回的冷喝:“你骗鬼去吧!”他当自己是那种十六七岁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来一个帅哥貌似深情的表白,她就乐不可支,忘了今夕是何夕?早起八百年就跟他说过,哄女人的那套鬼话不要用在自己身上!

    楚长歌呆在原地,很愣了半晌,方才见她那一笑,还以为……没想到笑完给来了这么一句话,骗鬼去吧?!

    铜钱童鞋背着几个巨大的包袱站在他身后,险些没控制住自己幸灾乐祸的心情鼓起掌来!殿下,您也有受挫的时候吧?

    楚长歌回过神来,右手持扇,笑着敲了几下自己的左手,顿时心情大好!要是这么容易就上钩,反而没意思了。跟在她身后,状若心碎的大呼:“公主,这一路上若有本殿下这样的美男子相伴,既可派遣寂寞,又有人帮忙付账,这样的好事,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你就真的不考虑跟本殿下私奔吗?”

    澹台凰脚步顿住,回过头,看着他俊美无俦的脸,十分嫌弃的开口:“私奔?私奔是要的,但私奔是指本公主一个人私下奔逃,跟你没有关系,你丫还是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说罢,扛着包袱,转身又走。

    私奔是指一个人私下奔逃?

    楚长歌又是愣了一阵,旋即又笑了,这下想跟着她的**也更加强烈了一些,跟在她身后,又大声开口咋呼:“公主,你可别忘了,本殿下有好多宝贝,若是我们一起私奔,一定能成功的离开皇宫!”

    这下,澹台凰的脚步就顿住了!在无视了“私奔”在两个字之后,对楚长歌的提议着实有一点动心,其实她出逃之前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被抓到,尤其比较郁闷的是,她事先已经打听清楚,若是要出宫,君惊澜的寝宫附近是必经之路,那么被发现的几率就更大了。现下要是有了楚长歌这个帮手,说不定可以事半功倍!

    只是她忘了一件事儿,今日中午那妖孽说过,今夜她可以一个人出门,但切莫多个人出门,否则……

    见她停住了脚步,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将她说动了!顿时,他也有点摸清了她的脾气,不喜甜言蜜语,也不贪付账的便宜,若想说服她,只能谈正事,跟从前他接触的那些女人完全不同!想着,楚皇子又再接再厉,信誓旦旦的保证:“公主,考虑得怎么样了,这一路上,本殿下保证绝对不给你添麻烦!”

    于是,澹台凰终于被说服,点了点头。一个人影,变成了三个人影!

    皎洁月色之下,被月光染白的宫道之上,有三人神情鬼祟,举止猥琐,飞快奔逃。

    跑到君惊澜的寝宫附近,为了避免被里面的人发现,澹台凰赶紧停下飞奔的脚步,蹑手蹑脚的往前面挪动。

    轻手轻脚的举起一只手,抬起一只脚,落地。再慢慢的举起另一只手,抬起另一只脚,落地。就这样无比艰辛的向前……

    影子落到院墙之上,看起来像一只正要去偷鸡吃的黄鼠狼!

    楚长歌看着她那严肃得过分又搞笑的姿势,是想笑又不好笑,并在铜钱童鞋看神经病般的眼神注视下,学着她一起蹑手蹑脚的走……

    当两人终于离开了君惊澜的寝宫附近,澹台凰有一种重生了的感觉!兴奋的快要疯掉了,双腿转起风火轮,往皇宫的门口狂奔而去……只要出了那个关口,就从此海阔天空,更有她的幸福所在!

    ……

    “爷,您知道倾凰公主今夜要逃,为何不拦?”小苗子恭敬问话,心中记得真切。今日中午,太子爷对漠北公主说过,若是要出门就自己一个人出门,不要与人结伴,那就该是知道对方有遁逃的意图。

    君惊澜闻言,如玉长指指着下颌,魅眸扫着不远处对着镜子贴荷叶的小星星,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面。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十分懒散的开口:“你要知道,人也好,物也罢,总是被压迫着,必然会想反抗。压迫得狠了,还容易出问题,所以她想逃便让她去逃,本太子有的是时间陪她慢慢玩儿!”

    所以,他今日中午才说,她可以一个人出门。一个人出宫门……

    太子爷此刻的笑,是懒散的,是不以为然的,是胸有成竹的。但,很快的,他唇际的笑意僵住了——

    小苗子咽了一下口水,十分忐忑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爷,奴才忘了告诉您,倾凰公主不是一个人逃的!”

    “楚长歌?”微微挑眉,魅眸中眯出危险光芒。

    小苗子艰难点头:“是的!”我的太子爷,您可真是神机妙算,连跟她一起逃的人是谁都能猜到!

    “嗤!”的一声,太子爷敲着桌面的指甲断了一根!

    他抬起右手扫了一眼那缺了一般的指甲,微微皱眉,眸中很有点心疼的意味。

    旋即,薄唇勾起一抹笑靥。酷寒如雪,森冷如冰:“好你个澹台凰,逃就罢了,竟还敢与人私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