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热情的沙漠!

    “砰!”的一声巨响,澹台凰手中的盅对着君惊澜飞去!

    君惊澜噙着一丝惑人的笑意微微侧身,避了过去,这才没打到自己的身上!

    地下散开一地瓷片,还有水花飞溅,汤汁溅了一地!

    但是里头的东西,基本上已经吃完了,就剩下一一点点汤了!也就是说,太子爷送大礼的苦心,大抵是没有白费!

    “凰儿,不得无礼!”澹台戟一进门,便看见她对着君惊澜扔汤盅,当即开口呵斥。

    澹台凰狠狠的瞪着君惊澜,咬着牙没吭声!这个王八蛋,这世上绝对不会有比他更贱的人了,她的胸小关他什么事,需要他这样变着花样讽刺?!

    君惊澜懒洋洋的开口:“王兄不必生气,常言道打是亲,骂是爱,这是本太子与公主之间的情趣!”

    “情趣你妹夫!”她飞起一脚,对着他踹去!

    一旁的小星星童鞋飞身而来,冲着澹台凰的腿就要咬!“嗷呜!”敢踹我主人,星爷咬死你!终于给星爷找到机会报胸前拔毛的仇了,主人你看我对你多忠心啊!

    “嗷呜!”

    澹台凰的脚转了一个弯,并飞快划出一个六茫阵——踹!一阵银光一闪,小星星童鞋被一脚飞出去了!君惊澜可能踢不中,但是一只破狼也想偷袭她,说笑话呢!

    接着,某只准备报仇的狼,就这样被挂在门口的树上!小星星童鞋不敢置信的瞪大眼,开始凄厉的大叫:“嗷呜!”主人,你看我丰满的屁股啊,被她踹扁了,还不帮我报仇!

    旋即,听到自家主人带着笑意的声线传来:“小星星不识礼数,还请公主见谅!”

    “嗷——”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

    澹台凰冷哼了一声,讽刺:“那还不是北冥太子调教的好!”

    澹台戟木然在门口看着他们这剑拔弩张的情形,生平第一次,心中有了“匪夷所思”的感触。世人皆赞漠北大皇子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万物皆通,没有想不明白的事情,但是今日,看着这两人的状态,他实在想不通为何在这样的状态下,凰儿还能答应君惊澜的求婚!

    难道其中还有他不知道的内情?

    这样想着,面上却也没流露出多余的表情,亲自端着药碗上前:“凰儿,先喝药!”

    一阵中药熏人的气息传来,澹台凰禁不住皱起了眉头,在古代就是这点不好,生病了吃药都必须吃中药,苦得很!

    而就在这会儿,太子爷那慵懒的声线讨人嫌的响起:“方才那碗汤里头,放了公子宸给本太子的护心丹,溶在汤中,公主方才若是老老实实的将汤喝了,这风寒定然立马就好了,现下也不至于要喝药!可惜……”

    什么叫放马后炮!这就是!

    这世上有比他更贱的人吗?绝对没有!

    澹台凰在心中飞快的自问自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一把夺过澹台戟手里的药,鼻子一捏,仰头就灌了下去!

    让这狗日的知道知道,区区喝一碗中药而已,她澹台凰还没那么菜,连一碗中药都顶不住,所以你丫的不要太得意!

    她这一灌完,太子爷悠然的将手拢于袖中,掏出一个瓷瓶,看着澹台凰那空空如也的药碗,似乎很有点发愣,颇为遗憾道:“公主都喝了,本太子正准备说,幸好还有一颗护心丹!”

    神态是惊讶的,语气是遗憾的,眼底戏谑的笑意是非常明显的!

    于是,澹台凰明白自己又被人家耍了!手中的药碗狠狠的对着他掷了过去,一声河东狮吼:“你给老娘滚!”

    “滚!滚!滚!”大声呵斥,她的神情也变得非常激动,可以说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她从来没有如此激动过!

    她真是倒了十八辈子的霉,才会遇见这个性格恶劣的混蛋!

    一旁的澹台戟见此,很有点发懵!这君惊澜,真叫人琢磨不透,你说他不喜欢凰儿吧,他昨日围着皇城整整跑了十圈表真心,天下恐再无人可及。可你说他喜欢吧,他这下是何等举动?根本就是在拉仇恨!

    汤盅摔碎了,瓷碗又摔碎了,门口的下人们赶紧进来,蹲下身子,弯腰收拾地上的碎片。

    而刚刚被人下了逐客令的太子爷,扬手撩动了一下锦袍的下摆,几个大步,找了一个离澹台凰最远的座位坐下,而后,支着下颌,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好似根本就没听到人家赶人,而他今日完全就是为了欣赏她的激动来的!

    澹台凰就这样正对着他的那张带笑又欠揍的脸,竟然很没出息的觉得有点抵抗无力!随之在心中大骂苍天无眼,竟然给这种烂人一张这样好的皮相!

    而就在这会儿,“砰!”的一声响起!

    两人都微微偏过头。

    “嘶——”澹台戟一声轻呼,手上被划开了一条极长的红线,艳红的血沿着伤口流了出来。

    又滴落在地,一声一声的响。

    澹台凰赶紧从床上跳起来,飞奔过去,顾不得所谓男女大防,一把抓住他的手:“王兄,你没事吧?”

    “没事!”澹台戟摇头轻笑,风流优雅的声线带着三分笑意。

    君惊澜也微微皱眉,起身,往澹台戟的方向而去。

    而方才那收拾地上碎片的宫女,顿时慌了神,跪在地上拼命的磕头:“大皇子殿下,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奴婢只是走路的时候没抬头,奴婢……大皇子殿下饶命啊!”

    原来是她收拾好了碎片出门,一下脚滑给撞到了澹台戟的身上。而澹台戟原是可以躲,但若是躲过了,这宫女撞到地上,再压到手上的碎片上,那张脸八成就得花了!是以没有躲,让这宫女硬生生的撞了上去,结果他的手,就被这么划出了一个这么大的口子!

    “退下吧,以后走路小心些!”他温声开口,显然是并不打算计较这件事。

    那宫女起身,飞快开口:“多谢大皇子殿下,奴婢以后一定注意!”说着,捧着碎片,拎着裙摆,赶紧跑了出去。额头上的已经被冷汗沁湿,幸好今儿个是大皇子殿下,这要是撞上了二皇子,她不死也得脱层皮!

    可,澹台凰见此,却微微有些皱眉!

    王兄本性太善,方才她看得分明,不过是一个丫头,他就肯这样去帮,并且还不肯罚。若是在太平盛世,他一定会是一位仁君,可,现下是乱世,天下争霸,风云乍起,王兄这样的心地,恐怕要吃亏!

    她这一抬头,便撞入了君惊澜若有所思的眼,显然,这妖孽是跟她想到了一处!

    成雅也赶紧冲着门外大声开口:“还待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去快去请御医!”

    “是!奴婢这就去!”门口的宫婢这才反应过来,赶紧飞奔而去,澹台戟自己在右臂上点了两下,制住穴道,血当即不再流了,只是那狰狞的伤口,看起来甚是吓人!

    澹台戟看了看澹台凰,关切开口:“好了,王兄没事,这么一点小伤而已,还奈何不了我,你先回床上去!”

    “嗯!”她老老实实的回了床上,重新拿着被子把自己裹好,一双凤眸一眨不眨的看着澹台戟的伤口。

    君惊澜也缓缓开口:“小苗子,去把爷的黑玉断续膏拿来!”

    “奴才这就去!”小苗子赶紧回话,心道爷还真舍得,这漠北大皇子的手不过是划开了个口子,犯得着用上黑玉断续膏吗?那玩意儿可还是星爷在瑾宸公子的炼药房里偷出来的呢。

    应了君惊澜的话,挥着拂尘,转身便走了。

    澹台戟正要客气几句,门口那挂在树上唱歌的小星星童鞋,一阵风刮了进来!对着君惊澜一阵比爪画蹄:“嗷呜!”那是星爷冒着生命危险偷来的,你拿着送人,问过星爷的意见没有?

    “小星星!”太子爷懒懒开口。

    星爷仰头:“嗷!”啥?

    “西域今年的葡萄,听说比往年都要甜……”太子爷笑意融融。

    小星星童鞋的表情顿时一僵,赶紧谄媚的抱着君惊澜脚:“嗷呜~!”矮油,主人您不早说,区区一瓶黑玉断续膏,送吧送吧,随便送,不用问星爷的意见!

    澹台戟抽了抽嘴角,无语的看了一眼这只狼,旋即对着君惊澜开口:“北冥太子,不过是一点小伤,用不着……”

    “王兄不必客气,不过是黑玉断续膏,我北冥虽然没有多少,但小星星还是能轻而易举的帮本太子弄来的!小星星,你说是吗?”君惊澜微微低下头,狭长魅眸噙着笑意看着抱着自己脚的爱宠。

    小星星童鞋狼嘴咧开,露出白森森的牙,一双狼眼因为高兴眯成了狐狸眼,飞快点头:“嗷呜!”是的,这都是小事一桩!小星星童鞋一边点头,一边回忆自己上次去偷药的场景,那天它险些被百里瑾宸的剑给劈成两半,好不容易虎口脱身,屁股却秃了很久,因为尾巴上的毛都被削了!但是这样丢脸的事情,星爷会告诉你们吗?

    偷药而已,多简单的事呀!想着,星爷又一脸十分轻松的样子,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狼嘴流出口水,眼冒绿光,西域的葡萄,还有西域美女的大胸脯……

    “既然这样,本殿下就不推辞了!”好似他最近总是在推辞,也总是在收礼!

    坐在床上裹着被子的澹台凰,对君惊澜此举十分不以为然,猫哭耗子假慈悲,这妖孽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好心,做做表面功夫罢了!

    就在这会儿,东陵的御医来了。

    几个大步进来,见了礼,便开始给澹台戟包扎伤口……

    ……

    东陵御书房。

    冰凉高贵的帝王,身着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站在窗口,仰头看着万里晴空。

    青天如洗,万里无云,只有高阳悬在当空。

    那一轮烈日,就这么单单看着,是无比耀眼的,是令人觉得高山仰止的,却也是看起来有点……孤单的。

    而就在这会儿,不知从何方,飘来了一朵云,在太阳的周围轻轻浮动。

    皇甫轩一见,竟不禁微微伸出手,想去抓住那朵云。手伸到眼前,却愣了一下,冰冷的薄唇一丝笑。

    那笑,淡淡的。像是迷惘,像是困顿,像是渴望,像是……

    就在这会儿,一阵脚步声响起,打断了帝王的沉思。总管太监手执拂尘,走到他身后,恭敬弯腰开口:“启禀皇上,夜王千岁求见!”

    “请!”皇甫轩没有回头,仍旧看着天上那朵云,容色冰冷。

    又是一阵极轻的脚步声响起,一直到了他身后,旋即,皇甫夜邪魅的声线响起:“臣拜见皇上!”

    “皇叔不必多礼!”皇甫轩先是回了一句话,示意对方起身,又接着开口询问,“皇叔是为朕今日免朝的事情来的吧?”

    “啪!”的一声响起。

    皇甫夜十分悠闲的打开了自己那把鎏金扇,噙着一丝妖娆的笑轻轻的挥动了几下:“皇城那么多青楼的姑娘都等着本王,本王哪有闲工夫管这事!是皇兄让本王来的,问一问你的意思,莫不是,真的紧张那个漠北的小公主?”

    皇甫轩没回话,却径自问了另外一个问题:“皇叔,你看见天上那朵云了吗?”帝王广袖高扬,伸出一只手,指着烈日周边那一朵云彩。灿金色的日光落在他精美的龙袍上,蟠龙金线,被照得亮而刺目,那一瞬,比天上的太阳还要耀眼。

    皇甫夜闻言,微微偏头看向窗口,很快便看见了天边那朵云,当然,也看见那灿目的云端高阳。轻轻点头,道:“看见了!”

    “朕觉得,自己是一轮旭日。永远高立于顶端,站在苍穹的最高点俯览众生!登基以前,朕以为这样的感觉会很好,毕竟这是无数人羡慕的所在,更是千千万万人仰望的所在!金銮大殿,雕栏砌玉,盛世江山,锦绣繁华,无一不使人神往!但,当朕真正坐上了这个位置,朕却忽然觉得冷,忽然觉得孤独,身边所有的人都在刹那间变得毕恭毕敬,不敢再对朕说一句真心话,原来拼了命想办法帮朕登基的人,也全都变了,变得开始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皇叔,你说,这样的皇帝,做起来有什么意思?”他冰冰凉凉的声线,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苍凉。

    皇甫夜沉默了一会儿,已经是明白了什么。他又看了一眼那朵云,旋即轻声开口:“所以,当高阳孤独的悬在万丈高空,看到一朵飘至自己身边的云,就会情不自禁的想要去抓握,因为不愿再忍受一个人的孤独……”

    “对!皇叔,她就是朕心中的那朵云,独一无二!”皇甫轩转回头,灿金色的眼眸与皇甫夜平视。

    那个晚上,那个人,那一句话,已然成为他心中的独一无二,再无人可超越!

    只是一瞬,皇甫夜便明白了他心中所想,笑着摇了摇手上的鎏金扇,往一旁的紫檀椅上一坐,端起桌上的一杯茶,轻笑道:“你这小子,也学会了跟皇叔玩心眼儿!说了这么许多,无非就是不想皇叔将这一切告知你父皇,是也不是?”

    “是!”皇甫轩也不瞒他,直接开口坦诚。若是父皇知道自己心中有情,那便等于是自己有了弱点,父皇是绝对不会容许这个弱点在他身上出现的,所以必然会再对那个女人出手,故而,他才会请皇叔帮忙,皇叔是父皇的一双眼,父皇退位之后,任何事情都是皇叔去传递的。

    “你喜欢那个小公主,皇叔自然也不拦你!只是现下她与北冥皇太子的婚事已定,你若是真喜欢,怎么就不见动作?”他倒没想到,前几日那个小姑娘还胆大包天的去偷皇帝的草纸,气得轩儿横眉冷目,这没几日,就变了心思,而且看这样子,还陷得很深。

    这一语道出,皇甫轩反而迟疑了。

    他顿了半晌,灿金色的眸中也浮现半丝困顿,最终。终于冷声开口:“朕不希望她有事,却也迟疑,到底该不该接近!”他其实是怕,怕自己有朝一日越陷越深,最后却走了父皇的老路!

    他不希望像父皇那样痛苦的活着,更不想未来自己的儿子,也只是作为一个皇位继承人的价值存在。

    皇甫夜放下茶杯,轻声开口:“轩儿,皇叔可以答应帮你。但,皇叔希望你认清自己的心,想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还有,更重要的是,不论你做出何种选择,都必须保证,你将来不会后悔!莫要学皇叔……”

    “皇叔也爱过?”皇甫轩诧异挑眉,他竟然一点都不知。

    “爱过!”皇甫夜点头,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肯定,接着,他邪魅的声线缓缓响起,“虽然我已经不记得当年发生过什么,脑中也只有一些模糊的片段,但我却清清楚楚的知道,有一个人曾经来过,我也爱过。我依稀记得,我似乎是最先遇上她的,就在那棵树上,我也还记得,彼此之间有过一个约定。但可笑的是,我忘了她是谁,也忘了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约定。明明是最先遇见,最后却连记忆也被收回,这样的痛,外人无法体会,只有自己能懂。皇叔只希望,机会在你眼前时,你一定要抓住,莫学皇叔!也莫学你父皇,没有负天下人,却独独负了他自己!”

    这话,让皇甫轩呼吸一窒,久久说不出话来。

    静默。

    良久的静默。

    终于,他极为认真而坚定的点了点头,登基之后,第一次没有以皇帝的身份,而只是以一个晚辈的身份开口:“轩儿明白!”

    皇叔将自己的事情拿出来,挖开自己的伤口,不过是为了劝导他,这样的一份情,他如何能不尊重?难怪这么多年,皇叔都未曾娶妻,还每晚都会去那棵树上待上半夜。原来,只是为了守着一个自己已经不记得的人,守着一场注定没有结果的情。

    “那皇叔就不打扰你了,只是以后做事小心些,可别再被你父皇发现!”皇甫夜笑着起身,眸中满是调笑的意味。

    转身往门外走,没走几步,却听得皇甫轩开口:“皇叔,父皇退位之前,曾经交代过,让朕……”

    说到这里,他忽然觉得有点说不出口。若是没听到皇叔方才那段话,他还可以直白的说出来,甚至于是用劝告和理所当然的口吻,但现下……

    “为本王赐婚?”皇甫夜淡淡的问,显然早就预料之中。

    皇甫轩开口:“是!父皇说,百年之后,你的王爵也该有人继承。而且柯大人家的千金,等了你很多年,已经误了她出嫁的年纪!”

    “好!找钦天监挑选黄道吉日吧!”皇甫夜无所谓的应了一声,往门外而去。

    皇甫轩一惊,开口:“皇叔,你答应?”

    那人脚步一顿,自嘲一笑:“不能求得心上那人,娶不娶,娶谁,又有什么分别?”皇兄比他幸运,最少皇兄可以照着自己心中那人的样子,去娶一个容貌相似的妻子,可他呢?连心上那人是什么样子,他都不记得了。

    皇甫夜走了很久,皇甫轩仍以同样的姿势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的方向,还有离开时略显苍凉的背影。

    他忽然觉得心慌,怕自己有一日会和皇叔一样,一次错过,便是心如死水。

    终于,他袖袍下的手狠狠攥紧。

    不论对她是爱,还是只有那一晚,那一瞬间的心动。他都不想错过……

    ……老子是月票飞涨,皇甫轩雄心大定的分割线……

    澹台戟的伤口被处理完,也涂上了君惊澜遣小苗子拿来的黑玉断续膏,御医收拾收拾之后,告退了。

    御医走了之后,澹台凰抬眸,颇为嫌恶的扫了君惊澜一眼,语气十分不善的开口:“你还不走?”对于那种变着花样讽刺她胸小,还拿着护心丹捉弄她的人,她实在难以有好脸色。

    君惊澜再次被赶,倒也不恼,轻笑一声,看着澹台凰开口:“既然公主这么不想看见本太子,那本太子就先回去了!只是那汤,公主明日还想喝吗?”

    语落,不等澹台凰回话,便转身离去。面上含笑,心情很好。

    踏步而行,宽大袖袍曳地,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像是一片薄薄逸出的云彩。

    赤果果的挑衅!这绝对是赤果果的挑衅!

    澹台凰看着他风华绝代的背影,狠狠的咬紧了牙关,才忍住再次破口大骂的冲动!等她的凤御九天练成,做的第一件事,一定要是往死里教训这丫!看丫的还敢搁她面前得瑟!

    待君惊澜出门,澹台戟终于忍不住,问出了今日在自己心中盘旋已久的困顿:“凰儿,你是真想嫁给北冥皇太子?”怎么看都不像啊!

    澹台凰哭丧着脸看向他,飞快摇头:“你没看见他吗?一天到晚除了给我气受,就是变着花样给我气受,还不知道他处心积虑的要我嫁过去,是想怎么收拾我,我怎么可能想嫁给他,我又不是嫌命长!只是先前跟他打了一个赌,不小心输了……”

    这话一出,澹台戟竟没出言责怪她不该随便打赌,反而笑着开口:“你若不是真心想嫁,这桩婚事倒未必能成!”

    “嗯?此言何解?”澹台凰仿佛看见了一丝希望的曙光,十分激动的看着澹台戟,原本因为那该死的木瓜炖雪蛤而阴暗的天空,瞬间被澹台戟的这句话照亮!

    看她如此激动,显然是真不想嫁,澹台戟笑道:“父王曾经说过,你是我们草原上的凤凰,不会把你嫁到别处去,他从前也说过,会在我们漠北其他部落的王子里面为你挑选夫君,这样就能一直留在草原。而北冥离漠北太远,我想父皇应该是不会答应的!”

    澹台凰一听,险些激动得泪流满面,动情的握着澹台戟的手,十分兴奋的开口:“我说王兄,这样的好消息,你为啥不早点跟我说啊!”她要是早点知道,至于这些日子吃不好睡不好吗?

    澹台戟看着她这激动抹泪的样子,嘴角微微一抽:“父王素来疼你,若是你一定要嫁,他定然会同意。先前见你答应了求婚,故而我没有说,哪里知道你并非真的想嫁!”

    这下澹台凰瞬间感觉腰不酸了,腿不疼了,浑身舒畅了,感冒也好了!一把掀了被子,跳到地上,摆了一个迈克杰克逊的经典姿势,右手捏住前额,左手微微抬起,十分豪迈的开口:“成雅,赶紧给本公主去拿钟鼓来!还有各种锅碗瓢盆,本公主现在就要庆祝!要好好的庆祝!”

    原来她老爹肯定不会答应,这实在是太好了,太值得庆祝了!

    “凰儿,你还是先休息……”澹台戟有点担心她的风寒未愈,想要开始制止。

    澹台凰笑得春光灿烂,飞快摆手:“王兄,我已经没事了,我的风寒也已经好了!啊,东陵的药物实在是太管用了!成雅,还不快去!”

    成雅抓了抓脑袋,莫名其妙的出门。话说,这庆祝嘛,请东陵皇派个歌舞队来唱唱跳跳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拿钟鼓和锅碗瓢盆来?!其实钟鼓都比较好理解,这锅碗瓢盆是干什么用的?

    ……

    一炷香之后,澹台凰梳洗完毕。

    她的院子里面,全是她的宫人,按照她的吩咐,手上分别拿着锅碗瓢盆等各种物体。

    她的手上抱着一个扫帚,背上还背着一个包袱,包袱里面装了一个超大号的汤碗和一双粗壮的筷子!

    澹台戟一张美艳的面上挂着巨大的问号,这庆祝,她到底是想怎么庆祝?还有,她抱着个扫帚做什么?但是见着她这一脸严肃的表情,他又不好打断!

    成雅的手上拿着一个碗和一双筷子,带领着一众其他的宫人,顶着满头的黑线看着自家公主,这到底是想搞什么鬼?有这样庆祝的吗?

    就在这会儿,澹台凰忽然大呼一声:“给本公主打起来,敲起来!”

    “咚!咚!”

    “砰!砰!砰!”

    “叮!叮!”

    只是一瞬间,锅碗瓢盆就被敲得震天响!

    然后,一声杀猪般的嚎叫撕裂了空气,豪迈响起:“我的热情,好像一盆火,燃烧了整个沙漠!”

    澹台凰一边唱,还一边抬脚,胡乱挥舞,左手抱着扫把,右手把它当成吉他,在上头猛弹!

    澹台戟见此,脚底一滑,险些没给摔了!

    “咚!咚!砰!砰!咚!”下人们尽管十分无语,但还是非常乖巧的配合着胡乱敲打!

    “太阳见了我,也会躲着我,它也会怕我这把激动的火……”澹台凰闭着眼睛仰天唱,右手在扫帚上拼命的弹,上半身还连着脖子狠狠的扭了几圈,一副现代摇滚明星开演唱会时唱歌的架势!

    原本歌词是“爱情”的火,她已经即兴整改成了“激动”的火!

    “咳咳……”澹台戟咳嗽了一声,想上前拦着她,口还没开,澹台凰已经兴高采烈的抱着扫帚出了自己的院子!

    到了院门口,又扯着嗓子嚎了一句:“沙漠有了我,永远不寂寞,开满了青春的花朵!耶!”

    唱着,抱着扫帚飞身而起,背对着院门狠狠一跳,两条腿在半空摆出了一个“八”的形状!

    这就是澹台戟跟出来之后看见的第一个场景,呆愣在原地久久说不出话来,这丫头——她没事吧她?

    澹台凰都出去了,那些敲着锅碗瓢盆的下人们,纵使感觉再无语,再丢脸,也只得跟着出去。唯独成雅一个人胆子大些,悄悄的躲在门口,没跟着澹台凰一起去丢人现眼!

    于是,皇宫那些来往的侍卫,宫人,很快的都看见了澹台凰的摇滚巡演大队,只见为首的漠北公主抱着一个扫帚,往死里弹,仰着头唱得兴高采烈:“我在高声唱,你在轻声和,陶醉在沙漠里的小爱河!”

    “你给我小雨点,滋润我心窝,我给你小微风,吹开了花朵!”唱到这里,她忽然换了一个姿势,蹲下马步。

    众人看得一愣,十分好奇的瞪大眼,等着看她想干嘛!

    接着,她飞跃而起,扯着嗓子仰天一呼:“爱情的小花朵,属于你和我,我们俩的爱情就像热情的沙漠~!”

    漠漠漠漠……听众们木然着表情,看着她那动情的演奏,满脑袋就剩下那一个“漠”字!

    很快,就有人将这消息奔走相告,内容是漠北三公主疯了,带着整个宫里的宫人出来鬼哭狼嚎……

    而澹台凰本人对自己今日引发的轰动,没有半点不良的感觉,她只知道她现在非常高兴,并且很迫不及待的想让那妖孽知道婚事不成,自己那激动的心情!看他还敢在她面前得瑟!

    想着,又是仰天一嚎:“沙漠有了我,永远不寂寞,开满了青春的花朵!耶!”

    又是一跳!在空中摆出诡谲的姿势……

    “砰!砰!咚!咚!砰!”宫人们僵硬着表情,木然的敲打着锅碗瓢盆,看着公主在队伍的最前沿发神经,心中都无比后悔,早知道他们出门的时候应该带块黑布蒙着脸的,现下好了,以后再也没脸出门了!

    队伍最后方的澹台戟,无奈的抚了抚额,揉了揉眉心,终于退后两步,选择先回自己的寝宫。他感觉脑袋现在有点晕眩,要回去休息一下……

    各国的使臣们在听说漠北三公主又在唱歌之后,条件反射就是关紧门窗堵住耳朵!但是再堵,也没有拦住那锅碗瓢盆敲得震天响的声音,于是他们忽然又有点好奇,这声音是怎么形成的,以前怎么没有听过?

    于是又忍不住跑出门去看。而澹台凰这场巡演,是把整个皇宫都逛遍,再加上巡演大队的队伍又十分庞大而醒目,在庄严肃穆的皇宫里显得非常扎眼,所以每个使臣一出门就能准确的看见她!

    这一到门口,就看着她身后那一队闭着眼睛乱敲锅碗瓢盆的宫人,终于明白了这“咚咚!隆隆!”的伴奏声音的来源。

    然后,又看见澹台凰抱着扫帚猛弹,从地上跃到半空,歇斯底里的嚎了一嗓子:“我的热情好像一盆火,燃烧了整个沙漠!”

    瞬间,使臣们的脑袋懵了,眼睛花了,表情僵了,原本是想拔腿就跑,躲回屋里去,却悲催的发现自己的腿都迈不动了!所有人的心中,都只剩下一个想法——漠北公主是不是,中邪了?!他们现在也很有种自己被刺激到中邪的感觉呀!

    就在众人无比困顿,又险些没被这歌声摧残得崩溃之时,她又是仰天一嚎:“太阳见了我,也会躲着我,它也会怕我这把爱情的火……”

    当皇甫轩闻讯赶到的时候,听见的就是这一声狼嚎!旋即,他冰冷的表情狠狠的僵住,看着那女人发疯般的各种摇滚姿势,嘴角又狠狠的抽搐了几下,脑后瞬间布满了浓密的黑线……她不是只是风寒了吗?难道还烧坏脑子了?还有那身后那一众闭着眼睛乱敲的宫人,也不知道劝劝她,还跟着出来一起发疯!

    就在他困惑郁闷间,澹台凰又一边往前走,一边跳:“沙漠有了我,永远不寂寞,开满了青春的花朵……”

    “噗——”中毒调养中的皇太后,一口药水喷了出去,狠狠的咳嗽了几声,听着那震天响的伴奏,还有那杀猪般的歌声,看着门外,问:“外头是怎么回事?”

    门外的宫女抽搐着嘴角进来:“启禀皇太后,是漠北三公主带着一众宫人,在宫里到处唱歌呢!”

    皇太后很是愣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澹台凰当初的那首high歌,顿时很是理解,一双眼眸染上水光,哀叹:“原来是她!难怪,难怪……”

    “我在高声唱,你在轻声和,陶醉在沙漠里的小爱河……”唱着这句,澹台凰抱着扫帚两边扭,扭得像个麻花!

    楚长歌一出门,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先是忍俊不禁“噗嗤”一笑,随即跟了上去,一把夺过她身边一个宫人手上的盆子,跟着一起敲了起来!

    澹台凰见此,如获知音,很是赞赏的看了他一眼!

    铜钱悲愤抹泪,殿下,您以后不要说您认识我,我再也不想跟您扯上任何关系了……

    “你给我小雨点,滋润我心窝。我给你小微风,吹开了花朵。爱情的小花朵,属于你和我——!”又是扯着嗓子的一声嚎叫!

    潜龙殿中,皇甫怀寒听着门口的声音,剑眉微皱,冰冷的唇角也有点微抽:“外面是什么声音?”

    “启禀太上皇,是漠北的三公主带着宫人在唱歌呢,还有楚国大皇子在伴奏!”侍卫顶着满头的黑线开口,漠北三公主一个人疯了就算了,楚国那位大皇子居然也跟着发疯。

    皇甫怀寒愣了很半晌,终于轻声叹气:“看来是寡人多虑了……”他原本担心轩儿会受这女人蛊惑,但这女人都能疯魔成这样,轩儿的品味应该不会如此独特吧?

    就在他感叹的当口,澹台凰已经高唱着热情的沙漠,离开了他的寝宫门口,奔往自己的目的地——君惊澜的寝宫!

    当君惊澜出门回来,沐浴完毕,澹台凰也终于带着自己的摇滚巡演大队,到了他的寝宫门口。

    小苗子也甚是无语,他在听说漠北三公主带着宫人在皇宫发神经的时候,就想禀报给爷的,只是爷沐浴的时候,素来不喜欢人打扰,所以他就没有进去多嘴,原本想着这漠北公主发疯,疯一会儿就回去了,没想到还疯到他们的门口来了!

    到了君惊澜的院子门口,澹台凰带着一众宫人停下脚步,然后一把扔了扫把,解下背上的包袱,把汤碗和筷子拿在手里!

    就那样站在君惊澜的大门中央,在下人敲得锣鼓喧天的情景下,拔高音量,抖着腿,十分得瑟的一边敲,一边扯着嗓子唱起另一首歌:“我怕我没有机会,和你说一声再见,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这下,皇甫轩和楚长歌终于看出了一点苗头,敢情是来跟君惊澜示威的,都唱到“再见”了!顿时两人心情大好,就差没互相说一声“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明天我要离开,熟悉的地方的你,要分离我眼泪就掉下去……”唱着眼泪掉下去的歌词,澹台凰的脸上却笑得开出了一朵花,是呀,要分离,我高兴得眼泪掉下去!

    屋内的太子爷,悠然坐在主位上,听着门口某女的那道别的歌词,饶有兴味的笑了。

    小苗子无语询问:“爷,您说漠北公主这到底是怎么了?”疯了吗?可是方才他们去探病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呀!

    “也许……是有人告诉她,可以不必嫁给爷!”君惊澜抬手伸了一个懒腰,懒洋洋的开口,姿态乃是行云流水般的华丽优雅。

    就目前她的表现来看,有人告诉她不必嫁给自己的可能性是最大的,故而这个女人一高兴,就跑到他门前来耀武扬威了,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过一个词叫“乐极生悲”!

    旋即,又是澹台凰满怀奸诈笑意,扯着嗓子的一句狼嚎传来:“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她忽然觉得这首歌的歌词真是太贴切了!她是绝对不会忘记那妖孽那张惹人讨厌的脸的,就让那王八蛋做着整死她的美梦好好思念她吧!

    屋内的太子爷,悠闲的品茗,在听见这句的时候,低笑着评价:“这句词,爷爱听!”

    小星星童鞋听着那比杀猪还要难听的歌声,虎着狼脸伸出两只爪,重重的捂着自己耳朵,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嗷呜!”主人,那个女人在我们门前卖唱,你就给一个铜板打发她走吧!星爷已经受不了了……

    就在小星星无比痛苦的当口,澹台凰得瑟的歌声又传了进来:“我不能答应你,我是否会再回来,不回头,不回头的走下去~噢耶!”

    “咚咚咚锵!”

    “咚咚咚锵!”

    宫人们的锅碗瓢盆在这么半点的锻炼下,也终于敲出了节奏感……

    澹台凰红唇一张,正准备开口唱第二轮:“我怕我没有机会,和你说一声……”

    就在这会儿,那出门的时候,睿智的躲在门后,没跟着出来,最终成功的保存了颜面的成雅慌慌张张的来了:“公主,公主,不好了!不好了!”

    “一边去!这样的好日子,还有啥不好的,别打扰我唱歌!”只要不用嫁给那个黑心肝的男人,任何不好的消息,她现在都可以当好消息来听!

    成雅喘了几口粗气,开口:“是不好了!王上传信给大皇子,说他虽然不愿意您远嫁,但既然您都已经答应了北冥太子,所以他也就只好同意你们的婚事了……”

    同意了!同意了?!

    “砰!”澹台凰手里的汤碗和她的小心肝,一起摔倒地上!

    ——碎了!

    白眼一翻,往下一倒……

    “公主!”

    屋内,太子爷听着门外女人晕倒的声音,一线红唇勾出薄薄笑意,闲闲开口:“小苗子,你知道她这叫什么吗?”

    星爷幸灾乐祸的抢先开口:“嗷呜!”她这叫乐极生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