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太子爷的丰胸大礼!

    澹台凰骂得太认真,太生气,成功的引起了澹台戟的高度重视!

    他先是看了一眼小苗子扭着纤腰貌似心情很好离开的背影,又看了一眼面色铁青的澹台凰,旋即开口询问:“信件上写了什么?”

    “没什么!”澹台凰咬着牙回话,强挤出一丝笑意看着澹台戟,做出一副无事的模样,这种东西还是不要给王兄看的好,首先是不好意思,其次是上面的内容完全让人不敢直视,太掉节操了,她这样没有节操的人都看不下去!

    看她神情坚定,确实不打算给自己看,澹台戟虽然有点不悦,但也未曾勉强!他凝注了澹台凰一会儿,桃花眼渐渐浮现出深色,优雅华丽的声线响起:“不想给便不给,只是你若是再胡闹,王兄可就要动家法了!”

    “家法?”澹台凰懵了一下,古代皇族还有家法?

    她这一问,澹台戟才想起来她似乎是将以前的一切都“忘记了”,偏头看向刚刚从屋子里出来的成雅,冷声道:“就让成雅告诉你吧!”

    语落,缓缓转身,往门外而去,姿态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与优雅。

    他走了之后,成雅几个大步上前,动情的叫了一声:“公主!”然后就开始抹眼泪,嗷嚎大哭,将她这些日子被冤枉被陷害的委屈全都哭了出来!

    澹台凰也知道这丫头八成是怕了,伸手抱住她,并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这一劫是渡过了,以后要吸取教训,没有搞清楚的东西你也敢随便乱送,若不是皇甫轩心情好,即便这件事情是旁人陷害,你这亲手将有毒的食物送到凤祥宫的人,也难逃一死!”

    在这个朝代,谋害皇族,不管有意还是无意,都是满门抄斩,可不流行不知者不罪!故而成雅能被放回来,完全是法外施仁!

    成雅一听,窝在她的肩膀上拼命点头:“公主!成雅知道了,这群中原人实在是太卑鄙了!成雅以后一定好好防范他们!”在她们漠北,素来就是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处理事情简单的很,哪里像中原人这么多阴谋阳谋!除了那个……

    澹台凰看着她一副十分认真将要防贼的模样,顿时有点哭笑不得!拍了拍她的肩膀劝导:“好了,以后小心些就是了!身上的伤都处理了吗?”

    “处理了,是东陵皇派了御医来给奴婢处理的!”成雅抹了一把眼泪点头,心情总算是好了一点。

    澹台凰“嗯”了一声,算是放心了。想起方才澹台戟的那句话,很是不以为然的往屋内走,一边走一边问:“成雅,王兄刚刚说的家法是什么?”按照电视剧里面来看,公主们犯错不都是抄抄经书什么的吗,估摸着也没什么大不了。

    可惜,没走两步,成雅略带惊恐的开口:“公主,您连家法都忘了?去年王上动家法,可险些没去了您一条命啊!”

    “呃……”这么严重?

    “说起这个,奴婢倒还想起来另一件要事!公主,您这都好些日子没练功了,王上可说了,今年篝火会上,您要是再输给娜琪雅公主,草原之花您就别想了!”成雅大着胆子开口,往常每次说起这个,公主都会发很大的火!

    澹台凰听罢,点头,武功是要练,最近总是被那个妖孽压迫,很不是个办法,但是这所谓草原之花她可真没兴趣,是以无所谓的挥手:“草原之花,一个名头而已,谁爱做谁做去!”

    “公主!如果让娜琪雅公主做了草原之花,按照以往的规矩,她就会成为漠北未来的王后,她一直就看您不顺眼,若是她做了王后,您在漠北可就没有地位了!”说到这里,成雅的表情非常激动,好似对那个娜琪雅很是深恶痛绝!

    澹台凰自然听出了她语言中的愤恨,奇怪的看向她:“那个娜琪雅跟我的关系很不合?”

    “岂止是不合!那个女人,经常欺负您,还每次都挑王上、王后还有那些部落首领们要来的时候,您总是刚要还手,就被那些不知情的人看见,然后她就开始嗷嚎大哭,一副很委屈的模样说您欺负她,最后就是您倒霉!最恶心的是,每每王上要罚您,她还假惺惺的上来求情,让大家都称赞她人美心善还不记仇。若不是她,您的名声怎么会那么差?她就是我们草原上最卑鄙的女人!”成雅说着脸都绿了!

    得!听完之后,澹台凰得出了结论——这是一个各种奇葩都有的年代!今儿个收拾了钟离涵那个绿茶婊,而远在他们漠北还有一朵白莲花!王兄八成是要继位的人,她自己被不被人欺负无所谓,反正她也不是那么好欺负,而且漠北要是实在不好过,她还可以扛着包袱走四方,但是为了王兄的家庭幸福,她还是帮忙把那朵白莲花拒之门外吧!

    想着又很是苦恼:“练功是要练功,但是拿啥练?”前世他们家的那些武林秘籍,她穿越的时候,老天爷可一个都没让她带来!

    成雅一听,赶紧往屋内跑,在澹台凰的一箱衣物里面翻了很久,终于找出一本压箱底的泛黄书:“公主你还记得吗,这是无忧老人给您的武功秘笈!他说了,普天之下,唯有您能练成凤御九天,可是您先前偏说不听那个糟老头的,要学鞭法,所以这本书就被您压在箱底了!”

    其实成雅还有一句话没说,要不是她拦着,公主早就把这本武功秘笈给烧了!

    凤御九天?!澹台凰一听,给愣住了!凤御九天是她们凤家的传家之宝,一直锁在爷爷的保险柜里,说要等她成为下一代家主才能交给她,现下却这般突兀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这一切到底是巧合还是命中注定?

    于是,澹台凰不禁开始恶趣味的想,难道自己就是凤家的祖师爷?

    “拿过来!”对着成雅伸出手。

    成雅赶紧将秘籍交到她的手中,那张娇憨的脸上露出十分激动的神色!公主终于愿意好好练功了,真是不容易啊!

    澹台凰翻开一看,入目便是几个大字:“凤倾狂澜,御龙惊天。凰定天下,君临四海!”

    看着看着,她的表情忽然有点古怪!

    “公主,您怎么了?”成雅看着她奇怪的表情,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怎么!”澹台凰飞快摇头,旋即询问,“凤御九天算是最高心法吗?”她可不想辛辛苦苦练成了,出门经常被打,因为人家练的武功都比她牛逼!

    “是的!”成雅飞快点头,“奴婢那时候听得清清楚楚,无忧老人说了,凤御九天、御龙归、麒麟诀,这都是上古神功,千百年来能练成的人寥寥无几,您要是练成了凤御九天,挥一挥袖子,那娜琪雅公主八成就要被一阵风吹走了!”

    说的这儿,成雅的嘴巴都咧到了耳后根!无忧老人来跟公主说这本武功秘笈的时候,她可听得很仔细!无忧老人是王上的师父,是一定不会骗公主的!

    “嗯,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澹台凰又往后头翻了几页,越翻越是新潮澎湃,甚至于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后面那些周天运转的心法,她有一种很强烈的熟悉感和归属感,好像这武功,天生就应该属于她!但,很快的她又陷入苦恼,练武功都应该从小开始练,现在她还来得及吗?

    “是!公主,成雅退下了,对了,无忧老人还说了,晚上是练功的最好时辰,特别是照在月光下,可以吸取天地精华!”成雅一边往外头走,走到门口还没忘记补充一句!

    “嗯!”这一点澹台凰还是知道的。

    待成雅出去之后,澹台凰咬牙伸手,狠狠的将这本书的第一页撕了下来!第一页只有那十六个字——凤倾狂澜,御龙惊天。凰定天下,君临四海!

    她方才神色古怪的原因,是她发现了一个惊天的巧合,那就是这十六个字里面正好有那个妖孽的名字——君惊澜!“君”临四海,御龙“惊”天,凤倾狂“澜”!

    当然,她更为郁闷的是,不管她是凤倾凰还是倾凰公主,那悲催的名字也在这十六个字里头!——“凤倾”狂澜,“凰”定天下!

    对于这种巧合,她表示深恶痛绝!不知道是哪个白痴写的这本秘笈,写就写,还要再前头加上这十六字的废话,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情形下,她都拒绝自己的名字和那个贱人的名字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哪怕是字被打散了,重新排列组合的都不行!

    让她看春宫图和金瓶梅研究深入姿势,他怎么不去死了算了!

    将那张无辜的纸撕烂,并狠狠的踩了几脚,她才终于觉得有点解气!几个大步走到自己的床上,盘腿而坐,按照里面的内容开始逆转真气。

    气沉于丹田,围着周身几个逆转!窗外的白月光撒到床上,照在她的身上,凝其光华。

    在遥远的星空,忽然有一颗星子亮了一下,旋即,她的额头也微微亮了一下,清晰的展现出一个火红色的凤凰图腾,而又在瞬息间消失不见。当然,这都是闭着眼睛练功的澹台凰看不见的!

    她现下只觉得惊喜,原本还担心这个身体已经到了十六岁,恐怕练不好武功,却忽然感觉到一股源源热力从眉心燃起,然后一点一点流向奇经八脉!

    接着,一股非常舒适的感觉,在瞬间溢满了全身,她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身在雾里,飘在云中!随之,她几乎是有点惊恐的发现,她的任督二脉,就这样轻而易举的——通了!

    她是古武世家的第一传人,自然知道打通任督二脉,不像那些武侠小说里面说得那样简单,除了天赋异禀,自己从小就开始修炼这个法子,就是要让其他人花费一甲子的功力为她打开!一甲子功力,也就是整整六十年的修炼。

    看来这凤御九天,真的是不世奇功!她也慢慢的静下心来,一点一点的沉浸了进去。

    千里之外,一只毛驴上坐了一个腰间系着酒葫芦的老者,他微微仰头,却在瞬息间看见了天上那一点星辰!

    那一亮,只在一瞬。

    却比月色都要明。他赶紧伸出手,飞快的掐指算了一下!

    随即,缓缓的笑了,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天命之女,终于觉醒了!”

    扬手拍了一下身下的驴:“走吧!我们到漠北去讨喜酒喝……”此人,就是享誉天下的无忧老人!

    驴喷气,你喝酒关我毛事……

    ……俺是求月票的小毛驴……

    东陵皇宫,北冥皇太子的寝殿内。

    太子爷正支着精致的下颌,有一下没一下的批阅奏折,面上也满都是漫不经心的神态,好似这些所谓的国家要事,到了他的手上,也就是这么芝麻绿豆一点的小事。

    处理到一半,那去给澹台凰送完所谓“太子妃义务”书信的小苗子终于回来了,刚刚进门,便听得太子爷一边批阅奏折,一边冷然开口:“这些个酒囊饭袋,这么一点小事也要请示爷,爷真想摘了他们的乌纱帽!”

    “我的爷,您和他们自然不同,那天大的事儿到了您的手上,也就是一件小事,可大臣们没有这样的能耐啊!”小苗子笑着开口,上去给他斟上一杯茶。

    君惊澜闻言,却并未觉得自豪或满足,反而剑眉皱起,绝美容颜上第一次露出忧色,淡淡道:“朝无贤才,国之不幸!”

    语罢,微微叹了一口气,如玉长指伸出,揉了揉眉心。虽文有司马清,武有炎昭,但却还差那么一个人!

    一旁正在偷吃的小星星童鞋,也赶紧转过头:“嗷呜!”一声,表达自己的赞同!主人,他们都是酒囊饭袋,一点用处都没有,你不如把每年发给他们的俸禄给星爷买零食,星爷这个主意很不错吧?

    太子爷转过头,看着它嘴上还没擦干净的偷吃痕迹,闲闲道:“你也是酒囊饭袋!”

    “嗷呜!”小星星童鞋很不服气,飞快窜到君惊澜的面前,瞪大眼,瞪着他,又狠狠的“嗷呜!”一声!主人,你胡说八道什么,星爷虽然是饭袋,但从不喝酒!

    “昨夜,爷桌上的那盒酒心桂花酥……”君惊澜低头,继续批阅奏折,并懒懒的说着。

    星爷“嗝!”的一声,很是不巧的打了一个嗝,一阵酒气扑散到空气中。赶紧伸出两只前爪捂住嘴往一边跑,昨晚偷吃的酒心桂花酥居然还没消化……

    小苗子沏好了茶,轻手轻脚的放在君惊澜的桌案上,便恭敬的往后退了一步,垂首站着。

    太子爷一边看着奏章,一边闲闲询问:“给澹台凰的东西,送到了?”这话一出,狭长魅眸中隐有笑意。

    小苗子赶紧点头:“爷,已经送到了!”

    “嗯?”太子爷手一顿,一点赤色的墨水对着奏折奔去,他笔尖一转,微微一勾,那滴墨汁又回到了御笔之上。旋即,懒懒开口:“那女人看完,什么反应?”

    这下,那一线红唇也禁不住勾了起来。

    小苗子嘴角一抽,正要开口:“回爷的话,漠北三公主……”

    “等等!”他微微抬手,宽大袖袍曳出点点清逸的风,旋即,低笑道:“先别说,让爷猜猜!”

    小苗子恭敬低头,赶紧闭嘴。

    “脸色黑了?”用的是询问的语气,但神色却是肯定。

    小苗子点头:“是的,非常黑,黑如墨汁!”这个漠北三公主也确实奇怪,按理说寻常女子看见那样的话,都该是瞬间脸红了啊,唯独她是个稀奇,瞬间脸黑了!

    太子爷闻言,又是一问:“那张纸也捏碎了!”

    “是的!漠北大皇子要看,她也没给!”小苗子一边回话一边想,我的太子爷,您可真是神机妙算!

    御笔在奏折上一划,批示完毕,眸中染笑:“还骂人了吧?”

    “这您都知道?!”方才爷分明就没去啊,怎么像是亲眼见着了似的!

    如玉长指伸出,端起一旁的茶杯,闲闲道:“骂得什么?”王八蛋?混蛋?

    “爷,奴才不敢说!”换了个人那么骂爷,恐怕早就被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了!

    茶杯的盖子轻轻在白玉被沿上轻滑,递至唇边:“恕你无罪!”语落,悠然饮茶。

    “骂的……骂的……这个贱人!”小苗子说完,身上的冷汗都流出来了!

    他话音一落,君惊澜的动作僵住了,以至于表情也顿住了!若不是冷静自恃,恐怕口中的那一口茶水就喷出来了……

    脑中忽然想起白日在御花园,皇甫灵萱骂钟离涵贱人的时候,她好似是看了自己一眼。那么这样骂,倒也不奇怪了!

    太子爷敛下讶异,放下茶杯,摇头低笑:“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爷好心好意送了张纸去,打断了澹台戟的教训,让她好早些休息,她倒好……”

    “您的深意,若不明说,寻常人如何会懂?”而且您在那张纸上写什么不好,偏偏写那些个东西,人家漠北三公主好歹也是个黄花大闺女,能不生气吗?

    这下,一旁那打嗝完毕的小星星童鞋,飞快窜起,到了君惊澜的跟前,张着狼嘴开始发表意见,并狠狠的拍着自己贴着两片荷叶的小胸脯:“嗷呜嗷,嗷嗷嗷呜,嗷呜嗷……”主人,那样的蠢女人配不上你,她连你的一片好心都不理解,这世界上不论你做什么,都能准确的理解你的意思的,只有星爷,也就是我!

    太子爷起身,微微甩袖。

    悲催的星爷瞬间被风吹走,挂到的门口的一棵树上。

    “爷听不懂,学会说人话了再来跟爷沟通!”太子爷不豫开口,显然是被它的一声一声嗷嗷呜吵得头疼。

    星爷抹泪,开始长着嘴巴看着天空咿咿呀呀,说人话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星爷学给你看……

    但悲催的是,不管它如何发出声音,不是“嗷”就是“呜”,只是声调高低略有不同……

    于是,眼中泪水瞬间开始奔腾……

    ……老子是学不会说人话,只能跑来求月票的星爷……

    月上中天。

    澹台凰身上的真气也已经转动了一个周天!睁开眼,顿时就感觉很是舒服,身上蓬松松的,有一股力量涌动。

    而她的额头也渐渐显示出一个火凤的印记,还是很淡的色泽,只是一会儿,又消失不见。

    所谓凤御九天,便是有九重的境界等着她去突破。

    她将掌心朝下压,将真心舒缓下来,送于全身。随之拿起腿边凤御九天的秘籍一翻,欣喜的发现只是几个时辰,她便已经过了第一重!

    再往后看,是一重比一重难,第一重仅仅是入门,之后便需要不断修习,沉淀内力,才能再有突破。

    澹台凰是个急性子,做任何事也都是不做则已,做就必须做到最好最快!故而她一把将秘笈收入胸口,闭上眼,开始第二个周天的运转。

    这一次,却没有上一次那样的幸运,这股气在她的身上运转了很久,周而复始,都没有找到突破口。她耐着性子,一点一点的引导,而那股气也随着她在重重迷雾中找寻出口!

    她闭着眼,整个人好似处于某种虚幻的世界中。紧接着,她看到了一处出口,可真气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并不断膨胀,愣是不往那边走,她一时间有些着急了起来,若是按照这样的转动速度,还要修炼上很久,才能突破这个口!

    心中一急,用力一提,对着那个出口冲去!

    可,只是一瞬,便血脉倒流,身上的血管近乎要爆炸!身上的气流开始乱窜,已经完全不受控制,无论她如何努力去引导,都于事无补!

    悲愤之间她险些破口大骂,真尼玛倒霉!她这是标准的急于求成,然后撞上了传说中的走火入魔!浑身上下仿佛有一把火在烧,要将她的经脉,身体都一点一点烧成灰烬,疼得要死!

    而就在这会儿,忽有一点冰凉,点上了她的眉心。

    旋即,就是寒冰般的真气,缓缓从眉心涌入。将她体内一切躁动,一切不安的气流全部压住,并于最终,带着那股气流在她身上运转了几圈,终于成功的将之克制住,并成功引导。

    而后一点一点的分解,散开。

    最终,像是一块一块冰,被掷到火堆上,成功的将澹台凰身上的那股逆流压住。

    旋即,那人将按住她眉心的指尖收了回去。

    澹台凰想睁眼,但奈何经脉刚刚修复,完全抬不起力气。只“咚!”的一声,倒到了床上……

    耳边传来人低低的叹息:“又要洗手了……”

    声线懒散,带着一点点嫌弃,一点点无奈,还有一点点……忧心?

    那人很快便走了,屋内只留下一点君子兰的淡淡香气……

    澹台凰歪在床上睡了一夜,被子没盖。因着那人的真气太过强大,引导之后,太过舒服,所以久久不愿醒。

    久久不愿醒,又久久不盖被子,还把下人都轰出去躲着一个人练功的结果,就是成功的患上了感冒!

    一大早的,澹台凰的寝宫中。

    “啊欠!”一声一声的喷嚏,从里面传来。

    澹台凰悲催的坐在床上,裹着被子擦鼻涕。顺便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昨晚练功练得走火入魔,之后……之后,感觉有旁人的气息灌入体内,才给压住!

    难道昨晚有人帮她?昨晚一定有人帮她!是谁呢?

    要是让她知道是谁,她一定要将对方臭骂一顿!正所谓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走的时候就不能给人盖个被子吗?流点鼻涕咳嗽两声是小事,偏生她前世就有个一感冒就浑身发冷的毛病,没想到穿越之后换了个身体还是如此!简直难受透了!

    而此刻,澹台戟正坐在她的床边,语气十足不悦:“多大的人了,晚上睡觉也会感冒!”

    “啊欠!啊欠!”澹台凰又长大嘴巴打了两个喷嚏,险些没把口水鼻涕射到澹台戟的脸上,成雅赶紧递上手帕给她擦鼻涕,她堵着鼻子十分郁闷的道,“王兄,我可是病人,你不安慰我就算了,还教训我!”

    “那是你欠教训!”澹台戟虽然话说的不太好听,但脸上都是关切。

    就在这会儿,皇甫轩带着东陵的御医们来了,一个小小的感冒,竟然劳师动众到整个御医院的御医都被带了过来。

    一路上自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于是不少好事者又开始猜测皇甫轩的心思。

    “大皇子,东陵皇和御医们已经到了门口了!”下人进来禀报。

    澹台戟当即起身,出去相迎,心下却有点奇怪,这皇甫轩派御医来便行了,为何还要亲自来?而且他现下不该是在上朝吗?

    他方才出门,澹台凰就听到门口的宫人小声议论。

    “你知道吗?我方才去御膳房给公主拿早膳的时候,听见养心殿那边的宫女说东陵皇今儿个一早,听说我们公主病了,连早朝都免了,直接宣召御医,并带着一众御医就过来了!”一个宫女小声开口。

    又是一个宫女道:“真的吗?哎,那你说这东陵皇是打得什么心思?难道也喜欢上我们公主了?”

    “嘘!这话可不要乱说,不过我觉得很有可能,可惜公主都答应北冥太子了,东陵皇注定只能空想了!不过北冥太子也好英俊,给我们做驸马也挺好!”

    澹台凰就这样黑着脸听着人家在门口议论她,当然,最让她郁闷的是她完全想不懂这个皇甫轩在搞什么鬼,她生病了跟他有啥关系,至于不上朝亲自带着御医来看吗?他们两个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这个份上吧?害得她现在成为八卦主题,还是三角恋的那种!

    自个儿宫门外的侍婢都这样说,外头传成什么样子她都不敢想了!说不准就是她朝三暮四,勾引谁谁谁之类的!

    见她脸色不好看,成雅几个大步出门,教训:“都胡说八道什么?小心公主撕了你们的嘴!”

    接着,便是门外的侍婢们认错告罪的声音。

    而就在这会儿,皇甫轩进来了,澹台戟在他身后半步的位置。再后头就是东陵那一众御医们!

    他一进来,灿金色的眼眸看向澹台凰那裹着被子瑟瑟发抖的模样,先是一惊,旋即对着身后的御医们冷声开口:“都还站着干什么?还不上去为公主医治!”

    太医们赶紧称“是!”,为首的御医战战兢兢的上前,拿着一块丝帕,走到澹台凰的跟前,恭敬开口:“倾凰公主,让老臣为您请脉!”

    “啊欠!”澹台凰又打了一个喷嚏,看着御医那惊恐的脸,不耐烦的开口,“请什么脉啊,直接开药吧,不过就是感冒了!”

    “感冒?”御医不解。

    呃,忘了这是古代:“就是风寒!”

    “凰儿,还是先诊断!”澹台戟不悦呵斥!

    王兄发话,澹台凰只得不情不愿的把手伸出来,御医用丝帕将她的手腕隔开,然后皱着眉头摸着胡子认真的诊断起来。

    过了一会儿之后,眉头舒展开来,起身开口:“启禀皇上,倾凰公主只是染上了风寒,只要臣开上一副药,喝上几日便可痊愈!”

    “那公主为何发抖不止?”皇甫轩挑眉,显然不信。

    “回皇上的话,这是因为倾凰公主体质偏寒,现下又染上了风寒,两股寒气冲撞之下,自然就会浑身发抖,臣也会开个药方为公主调理!”老太医恭敬开口。

    皇甫轩点头,御医当即到一边去写药方,并吩咐人准备抓药去煎。

    澹台戟便赶紧开口道谢:“麻烦东陵皇了!”其实他们此来东陵也带了随行的太医,只是前夜那太医晚上出去出恭,把胳膊摔了,故而才派人去求皇甫轩派御医来。

    皇甫轩也客气的道:“无妨,这是应该的!”

    “哎呀,看来本殿下来晚了!”门口一道风流纨绔的声线响起,紧接着,便是玉树临风的楚皇子殿下带着自个儿的随行太医和铜钱进来了。

    澹台戟也当即开口打招呼:“楚皇子!”

    “漠北大皇子不必多礼,铜钱——!”楚长歌先是回了礼,又对着身后的铜钱叫了一声。

    铜钱赶紧上前,递上几个盒子,开口:“漠北大皇子,这是百年海参,千年灵芝,还有万年何首乌!”

    这一报出来,所有人都惊了一下!这可是一件赛一件的宝贝!件件价值连城,尤其这万年何首乌,当真是有价无市,可楚长歌这么大方就拿出来了?

    澹台戟当即便觉得这礼物不能收,皱眉开口:“楚皇子,凰儿不过是染上了风寒,这些东西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如此厚礼,我们不可受!”

    “什么可受不可受的,本殿下别的本事没有,宝贝却是多得很!收下吧,公主病好了也需要好好调养不是?”楚长歌扬唇浅笑,一派风流。

    这话是没说错,楚长歌的宝贝恐怕比楚皇的都多,因为他们听说的最多关于楚长歌的消息,总是楚皇的什么宝贝又被他偷了……

    “既然这样,那本殿下就不推辞了!”澹台戟挥手,他身后的人当即上前,将礼物收下。

    澹台凰这一场小小的风寒,先是让东陵皇免了早朝,又是让楚皇子送来如此厚礼,自然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于是,大家都开始纷纷猜测北冥太子的反应,毕竟昨日北冥太子围着皇城那一跑,可谓是轰动全城,风靡天下,倾凰公主和他的婚事也几乎是板上钉钉,现下就这样跑出两个人献殷勤,这不是完全没将人北冥太子放在眼里吗?

    身为被猜测主角的君惊澜,倒很是淡定。昨晚回来洗手了十几次,今儿个早上起来,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又很洗了几次。

    待到他听说澹台凰染上风寒的时候,亦只是轻声低笑,显然早就在他意料之中。

    吩咐下人炖了药膳,便带着幸灾乐祸的小星星童鞋,和一众下人,往澹台凰的寝宫而去。这一路上,小星星都在欢乐唱歌,那个跟它抢主人的女人病了,真是太好了!“嗷呜呜嗷嗷……”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百花香……

    走了一段路,君惊澜忽然闲闲开口:“小苗子,你猜那女人现下心里在想什么?”

    “呃……奴才不知!”那个漠北三公主,心思古怪的很,他可猜不到。

    太子爷笑出声:“怕是在骂爷!昨夜救人没有救到底!”

    这也正是小苗子好奇了很久的问题,他偷偷的瞧了一眼君惊澜的脸色,迟疑着开口问:“爷,您竟然知道漠北三公主今日会染上风寒,昨夜为何不索性给她盖上被子呢?”

    反正内力都给输了,手也回来洗了很久,也不多盖上被子这一茬吧?

    君惊澜闻言,微微偏头看了一眼身后宫女们端着的一个盅,旋即,凉凉开口:“那女人昨夜骂了爷,也总该得点教训,知道知道祸从口出。而且,她若不染上风寒,爷如何找到理由让她把这罐子东西吃下去?”

    太子爷说着,好似忽然想起点什么,表情很有点遗憾。

    小星星童鞋也马上和自家主人想到了一起,那张狼脸登时变得十分嫌弃!——那女人的胸啊!

    “爷,您确定倾凰公主会吃吗?”小苗子很忐忑。

    君惊澜笑笑,很是胸有成竹,一字吐出:“会!”

    事实证明,太子爷永远都是运筹帷幄,一切尽在掌中,从未出错的!

    等他们这一行人,到了澹台凰的寝宫,澹台凰已经被无数人探望过了,并且还有好几个人来,还给带了一碗药膳给她灌下去,药膳虽然比中药好些,但还是苦得她险些作呕,悲催的是王兄说她病了,还只能吃药膳才能好得快。

    澹台戟刚刚亲自去御膳房端澹台凰的药,君惊澜就带着自己的宫人踏进了寝宫的门。

    澹台凰一看见他,登时就想起昨晚他让人送来的那张纸,马上脸色就绿了,眼神又扫到他身后的宫人手上端着的盅,表情更加难看!八成又是药膳,她赶紧开口:“端走端走,本公主不饿!”这死妖孽,明明他俩关系就是剑拔弩张,还来装什么关心,他也不嫌做作!

    “哦?”太子爷微微挑眉,向身后看了一眼。

    他身后的宫女马上将那个盅的盖子打开,一阵香味扑鼻,澹台凰顿时心潮澎湃!

    “公主当真不饿?”他懒洋洋的问着,神情很是戏谑。她现下吃了那么多药膳,现下闻着这东西,能不想吃?这也便是他到现下才来的原因。

    若是换了个时候,澹台凰是肯定不想理会他,也绝对不会吃他的东西的,但在吃了那么多苦啦吧唧的药膳之后,君惊澜带来的那香喷喷的不知道是啥的东西,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她飞快开口:“本来是不饿的,现在饿了!”

    太子爷凝眸一扫,宫女当即将东西端到澹台凰的面前。

    澹台凰飞快拿起筷子,夹着就往嘴里送,啊!吃到肉的感觉真幸福啊,还有这个不知道是啥的东西真是太好吃了,他厨子的手艺真不错啊!趁着王兄不在,赶紧吃,很吃了几口之后,她忽然觉得有点不对,这妖孽今儿个怎么这么好心?里面没下药吧?

    抬头看向他,看他面上含笑,似乎心情不错,她心中不祥的预感更甚:“你没下药吧?”

    “没有!”君惊澜浅笑摇头,抬步走到她身边坐着。

    澹台凰将信将疑的低下头,接着吃,越吃越是觉得美味,于是口齿不清的道:“这是什么东西,味道真不错!”

    “木瓜炖雪蛤!”太子爷笑着答话。

    澹台凰的动作僵硬了一下!

    接着,又听那贱人补充一句:“本太子给公主的丰胸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