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太子殿下,提鞋跑吧!

    澹台凰这话一说完,其他人全部愣了!钟离涵更是直接傻了!她就饿着跪在这儿?

    “好了,众位大人也不必再看了,不是要吃饭么?我们用膳吧!”澹台凰笑容满面的四下招呼,对付绿茶婊,越是跟她们讲客气,她们就越是给脸不要脸!

    众人咽了一下口水,人家东晋公主就那样跪在那里,他们在这边大刺刺的吃饭,这合适吗?

    一旁的楚长歌反应过来,“噗嗤!”一笑,开口大赞:“倾凰公主果然与众不同!”

    这话一出,钟离涵原本就青灰发紫的面子,刹那间更为难看了!咬着下唇,跪在地上,只感觉无比屈辱,膝盖上好似有几根针在戳,戳得她浑身都疼!但,值得高兴的是,澹台凰这样说,也等于在君惊澜的面前承认了她善妒!

    是以,她飞快的转过头看向君惊澜,等着他的反应。

    而君惊澜竟毫不避讳的笑了,对着楚长歌开口:“爷的太子妃,当然与众不同!”说话间,眼神都没有往钟离涵身上扫过。

    此言一出,钟离涵刹那间只感觉自己被万箭穿心,心口也被刺得血肉模糊!袖袍下的手狠狠攥紧,只是一瞬间,眼脸中就有了恨!

    澹台凰!都怪澹台凰!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该死的女人!抢了她心上之人,还逼的她不得不跪在这里,甚至逼得她不能站起来!

    是的,不能站起来!要是站起来,就是打自己的脸!可,不站起来,难道真的跪着饿死在这里?

    就在她心中天人交战,难堪到无以复加之刻。

    澹台戟桃花眼眯起,凝眸看了一眼澹台凰,神色很冷。显然是生了很大的气,这丫头,即便是要成婚,即便不跟父王禀报,最少也该告知自己一声,既然就这样一个人单独同意了,简直不成体统!

    想着,轻咳一声,偏头看向君惊澜:“北冥太子,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殿下觉得这件事要请示父王,方能有定论!”

    这话一出,澹台凰顿时心下一喜!险些没高兴的跳起来,原来婚事还要请示那个传说中没见过面的父王啊,那就是说只要老爹不同意,就算她同意了,这件事情都还是没戏!哎呀,这是好消息啊好消息!可,她还没高兴完……

    便听得君惊澜一派悠闲的开口:“王兄放心,昨夜本太子已经派人通知丞相,代替本太子去漠北提亲了,相信很快就有定论!”

    语罢,还是似笑非笑的扫了澹台凰一眼,好似在告诉她,你高兴得太早了!

    于是,澹台凰扯了一半的笑脸成功的僵在了脸上,这家伙,还敢再深谋远虑一点吗?

    澹台戟的脸色也有点发青,优雅华丽的声线噙着几分冷意:“既然如此,那便等父王的意思了,只是婚事定下来之前,还请北冥太子不要胡乱称呼,污了凰儿清誉!”

    他这话和态度一出,大家就都有点惊诧了!澹台戟的反应,严格说来,确实显得很有点激动过度,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正常的王兄该有的反应,而且就凭澹台凰那个名声,配君惊澜绝对是高攀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见大家都奇怪的看着他,澹台戟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补充一句:“姑娘家的名节何其重要,若是让父王知道了,定然要斥责本殿下!”

    大家这次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收回了诧异的目光。

    “王兄放心,岳丈大人若是怪罪,一切由本殿下承担!”太子爷懒洋洋的开口,并扬手对着他举杯。

    他这刚刚说完,那从荷花池摘回新鲜荷叶粘上胸口的小星星童鞋,就回来了,可一回来就听见这么一句话!当即一张狼脸拉成了马脸,激动举爪:“嗷呜!”主人,你没有听说过婚姻大事要父母之命,星爷之言吗?

    星爷还没同意呢!

    君惊澜低头,看着它因为太过激动,而从身上掉落到自己脚边的叶子,戏谑笑道:“小星星!”

    “嗷呜!”干啥?你以为这样温柔的叫星爷,星爷就会原谅你并同意你们的婚事吗?做梦!

    “你的胸又露了……”很温柔的声音。

    小星星童鞋低头一看,瞬间泪奔,捂着胸口就跑了,丢人……不,丢狼了,丢狼了!众人这下,总算是明白了这只狼为啥粘两片荷叶,感情是胸前的毛没了,真逗!而更让大家觉得惊奇的是,那只狼跑了很远之后,又回来了!

    一个猛窜,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伸出左前爪,捡起地上的那片荷叶,转身重新跑了……别以为星爷不知道你们偷星爷的内衣,哼……

    澹台凰无语望天,一副很不忍心看的样子,这只逗比的狐狸狼啊!其他人也颇感不忍直视。

    星爷跑走了,澹台戟听了君惊澜的话,也不好再反驳,冷着一张脸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再没看澹台凰一眼……

    其他众人也都各自落座,两旁座位,分于御花园两侧。

    御花园中,景色怡然,阵阵芳草香扑鼻,时而不时的有几片桃花瓣飞来,落入众人发间。

    唯一比较煞风景的,是这正中央,钟离涵笔挺挺的跪着,朝着澹台凰的方向!

    使臣们这会子也终于想清楚了,他们揪心啥,这可是一出好戏,作为局外人,他们就应该一边吃饭一边欣赏才是!是以面上都不禁露出了淡淡笑容。可作为东道主的皇甫轩却是一阵头痛,他可以因为钟离城和钟离涵行为不端,遣送他们回国,可钟离涵这样跑回来,还跪在他的皇宫里头,他又不好不管!

    迟疑了片刻,冰凉的声线终于响起:“东晋长公主,地下凉,你还是先起来吧!有什么事情,好好商量。”若不是各国使臣都在,面子要做足,他几欲拂袖而去,哪有什么闲工夫和好心情来劝解!

    这话一出,钟离涵尴尬的心终于被缓解,正准备顺坡下驴,先站起来,再考虑其他的事情,却听得澹台凰开口:“东陵皇,您就不要勉强她了,所谓人各有志,有人的爱好就是下跪,并一生致力于跪出各种动人神态和惊人姿势,对这样的人我们都应该成全!您何必要这样勉强她站起来呢?而且东晋公主已经立下宏愿,要绝食并长跪不起,我们一定要支持她,并帮助她完成毕生心愿,这样才能显示出我们的友好,不是吗?”

    澹台凰这个人素来主张人敬我一尺,我敬之一丈!所以她现下是半点面子不给,半点情面不留!

    钟离涵一听完,脸色马上就青了!抬了一半想站起来的腿,又只得重新跪回去……

    四下众人听得一阵咳嗽,想笑又不好笑,跪在这儿还是钟离涵的毕生心愿。漠北三公主的嘴巴可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皇甫轩冰冷的唇角更是不断抽搐,他算是明白了,这个女人的有仇必报,并不仅仅是针对自己一个人,对其他人也是一样!钟离涵不过言语上想算计她,她便要整的人家下不来台,所以上次自己被偷了草纸什么的,都是正常的!

    一旁的楚长歌,摇着玉骨扇勾唇浅笑,眉眼弯弯,十分赞同的点头并开口:“公主此言有理,常言道君子有成人之美,本殿下以为,东陵皇也一定愿意成全东晋长公主的!北冥太子,你说是吗?”

    好好的,却问向君惊澜,这一问,挑拨意味就是足了!他楚长歌是天下有名的纨绔皇子,说什么人家都只当是他个人看法,懒得理会。但君惊澜不同,他一言一行,代表着整个北冥,若是他赞同楚长歌的说法,便是意欲与东晋为敌,而若是不赞同,那就是驳了澹台凰的面子,这婚事也就悬了!

    可惜,这么一点小事,是拦不住君惊澜的。

    只见他放下酒杯,状若不经意的抬手,宽大的袖袍滑至肘部,莹白如玉的肌肤露出,比月色都要皎洁美好。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胳膊上缠着的绷带!旋即,他懒懒开口:“东晋公主行事猛浪,稍微跪跪,也是有好处的!”

    一瞬之间,大家便忆起了当日钟离涵要刺杀澹台凰,是这位北冥的太子爷以身替澹台凰挡下了一颗金珠,这手臂上的伤都还没好全,现下不给东晋面子,倒也说得过去。或者说,他没有去东晋兴师问罪,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于是,楚长歌的挑拨君惊澜和澹台凰的计划,瞬间告吹……

    但这你一言,我一语,已经绝了钟离涵起身的希望!正在她悲催郁闷之间,一道黄莺出谷般的女声传来:“这都是在干什么呢?好生热闹!”

    众人偏头一看,来者正是东陵公主,皇甫灵萱!

    大家又都开口打招呼,互相见礼。而澹台凰一见皇甫灵萱,登时就想起她那天的那一番豪言壮语,心中欣赏的念头一起,便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皇甫灵萱回了众人的礼,又冲着澹台凰灿然一笑,这才对着皇甫轩行礼:“拜见皇兄!”

    “嗯,起来吧!”皇甫轩声线依旧很冷,但神态却是缓和,显然对自己这个妹妹也很是疼爱。

    “谢皇兄!”皇甫灵萱站起身来,噙着一丝得体的笑转过头,便看见了跪在中央的钟离涵,惊讶道,“这是?”

    一旁的下人开口解说:“公主,这位是东晋长公主,北冥太子与漠北三公主婚事大定,东晋长公主这是在跪求漠北三公主,让她……让她做小!”

    这下,即便钟离涵有再厚的脸皮,那张脸也忍不住火辣辣的烧!可,下人说的是事实,她根本无从反驳。不过,以皇甫灵萱的脾性,听完这话,倒很有可能帮自己。她一国公主求做小,澹台凰都不答应,严格来说,可是澹台凰没有容人之量!

    世人皆知,东陵萱公主嫉恶如仇,素来便喜惩恶扬善,除强扶弱,钟离涵虽然不要脸了些,但现下可真的算是弱者,这萱公主怕是要给她帮忙吧?嗯,有好戏看了!

    谁知,皇甫灵萱听完这话,当即眉开眼笑,澹台凰嫁给君惊澜,不就没人跟她抢楚长歌了吗?原本她就喜欢澹台凰的性子,现下对她的印象自然也更好了,她迈开莲步走到澹台凰的跟前,又颇为不屑的看了钟离涵一眼,开口道:“倾凰公主都还没进门,就有不要脸的抢着要来做小,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荒天下之大谬!倾凰公主不要理会,贱人都是如此。”

    这一句话,可以说是毫无顾忌的打钟离涵的脸了!

    皇甫轩当即冷喝:“灵萱,不得胡言乱语!”

    皇甫灵萱看了他一眼,吐了吐舌头,没有半点认错的意思。

    “是啊,贱人都是如此!”澹台凰接话,眼神往君惊澜的方向看!要不是这王八羔子让钟离涵来问她的意思,这件事根本就八竿子跟她打不着关系!他不是贱人是什么?

    眼神扫到,君惊澜戏谑的眼神一顿。旋即,淡淡笑了,那笑意,很是温和……

    澹台凰扯了扯唇角,很是不屑。

    “皇甫灵萱,澹台凰!你们……”钟离涵贵为公主,从小到大都是娇生惯养,何曾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当即站起来,伸出一只食指狠狠的指着她们二人。

    这一吼,先是皇甫灵萱冷笑:“本公主如何?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对着本公主大呼小叫!我皇甫灵萱是帝王胞妹,按照辈分来算还比你长了一辈,教训你几句怎么了?难道本公主哪一句话说错了?”

    皇甫灵萱是皇帝的双胞胎妹妹,地位尊贵,自然是毋庸置疑。除去漠北这个被漠北皇当凤凰养的倾凰公主,两块大陆的公主都算是低了一辈,无法与她比拟身份。所以她这话,说得是在情在理!

    这下,大家的眼神就都放到了澹台凰的身上,等着看她能说出一句什么话来。

    而澹台凰很是淡定的扫了钟离涵一言,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恭喜,你终于找到机会站起来了!”

    “噗——”

    “咳咳……”

    四下喷水的喷水,咳嗽的咳嗽。这种时候绝对没有什么话比这句话更煞风景了,也绝对没有什么话能比这句话更打钟离涵的脸了!

    “哈哈哈……”楚长歌第一个就笑出声来,一双星眸弯起,满含赞赏的看着澹台凰,这女人果真有意思,惯于出其不意!

    君惊澜魅眸含笑,饶有兴味的看着。

    钟离涵整个人简直就要崩溃了,而就在这会儿,她又迎来了压垮她神经的最后一击!

    ——那粘完荷叶的小星星童鞋终于回来,两只前爪捂脸,迈着后蹄沮丧的往这边走,今天星爷的脸丢完了!走着走着,撞到了一个人类的脚!

    抬起头一看,是钟离涵。钟离涵也知道它是心上人的爱宠,自然也不好得罪,于是让道,往御花园左侧移了移。

    小星星也准备绕道走,于是也往御花园的左侧移了移。

    再次撞上!

    钟离涵往右,小星星同时往右。如此反复几下,星爷终于不高兴的抬头!接着,右后蹄一抬……

    “嘶——”

    一阵骚臭味飘入众人鼻翼。

    钟离涵不敢置信的瞪大眼,这畜生竟然往她的脚上撒了一泡尿!

    尿尿完毕,星爷潇洒收蹄,昂首挺胸,绕过她,趾高气昂的往君惊澜的方向走,看你还敢拦星爷的路,星爷一泡尿浇死你!

    这是澹台凰第一次,觉得这只狐狸狼看起来还有点顺眼。

    到了这一刻,钟离涵这一场算计,连带她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一个地位尊贵势单力孤的公主,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任人奚落,没有一个人帮自己说话,就连一个畜生都敢欺负她!

    她伸着手指指了半天,看着四下之人或不屑,或看好戏,或幸灾乐祸的嘴脸,终于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白眼一翻,直直的晕了过去!

    “来人,将东晋长公主带下去,传御医诊治!众位,用膳吧。”皇甫轩冰凉的声线不冷不热的响起,说实话,这个钟离涵已经让他非常不耐烦了!

    下人们当即领命,上前,将钟离涵抬了下去。

    “啊,陈大人,听说您喜得贵子,不知什么时候请我等喝酒!”一个大臣笑容满面的开口,缓和场面上的氛围。

    另一个大臣也当即道:“什么,陈大人,这样的好消息都不告诉我们,你未免太不厚道了!”

    “哈哈哈……多谢各位大人关怀,届时一定送上请柬,一定!”陈大人笑眯眯的起身,四处拱手。

    随即便是一阵一阵的恭喜之声,都不亏是当官玩政治的,随便说几句话,气氛就缓和下来了。皇甫灵萱到到一旁的座位上坐下,与大家一同用膳。

    到了这会儿,就不关澹台凰的事了,她提着筷子低着头吃菜,先把肚子喂饱,再回去接受王兄的训示。

    可,也就在这会儿,一道慵懒声线带着笑意响起,是一种商量的语气:“公主,何时你也为本太子生个儿子出来?也好请各位大人喝酒!”

    这话一出,刚刚热络的气氛,瞬间又冷凝了!众人心道,北冥太子果真深谋远虑,这都还没成婚,就想到儿子上去了。

    澹台凰脸一黑,“砰!”的一声,狠狠的一筷子砸到桌子上,正想着是不是起身给他一板凳,忽然想起一事,反而笑了。

    起身,一把脱掉了自己的鞋,几个大步走到君惊澜的跟前!

    “太子殿下,当初你不是说,只要本公主答应了你的求婚,你愿意拎着本公主的鞋围着皇城跑十圈吗?本公主现在已经答应了,太子殿下,提鞋跑吧!”他就以为她只会一味退让?

    话音一落,原本就冷凝的场面,更是在刹那间彻底安静了下来,就连桃花瓣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

    提鞋跑十圈,这像是这位风华绝代的太子爷会做的事儿吗?这倾凰公主也真会强人所难!于是,大家又不由得开始思考,这两人到底是即将成婚的未婚夫妻,还是隔了十代的仇人?

    皇甫轩、澹台戟、楚长歌,这三人的眼中,都浮现出一丝幸灾乐祸,没错,全是幸灾乐祸!都好整以暇的看着君惊澜,这是跑还是不跑呢?跑了,这脸就丢完了,不跑,婚事就告吹了。

    而万众瞩目的太子爷,忽然低笑了一声,抬头看向澹台凰:“公主,本太子说了会拎着你的鞋去围着皇城跑十圈没错,但本太子可没说是自己亲自拎!”

    这话一出,最高兴的就是小星星童鞋!它就知道,主人永远不会被人家欺负,可它还没高兴完,便听得无良主人的声线传来:“小星星,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你是爷最信任,最倚重的狼,可不要辜负了爷的期望!”

    啥?!小星星童鞋不敢置信的仰头看向他,九条尾巴被寒风吹得拔凉拔凉的,噙着眼泪发表反对意见:“嗷呜!”主人,我不去!

    “嗯?”狭长魅眸扫向它,尾音拖得很长。

    这下,就连澹台凰都开始同情这只狼了!跟了这样无良的主子,真是倒霉!

    小星星童鞋狼嘴一瘪,却没打算就此认输,两只前爪先是揉了揉腰,又蹬了蹬后蹄,然后开始在地上打滚:“嗷呜!嗷呜!”主人,我的老年风湿又犯了!啊,腰椎间盘好像也有点突出!喔,还有我的老寒蹄啊……

    君惊澜淡淡的扫了它一眼,闲闲道:“只要还能动,就给爷去把事儿办好了!”

    这话一出,星爷当即四蹄摊开,不动了,狼嘴里只剩下一声:“嗷呜!”啊,主人,不好意思,我已老年中风,不能动弹了!

    “你胸前的两片叶子,挺美!”他凉凉开口。

    话音一落,刚刚老年中风的星爷,赶紧捂着自己的胸口,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伸出两只前爪,等着澹台凰把鞋子交给它,一边哭一边唱歌:“嗷呜呜呜……”小星星呀,地里黄呀,两三岁呀……

    澹台凰看着它那凄凄惨惨的样子,实在有点不忍心,而且原本她的目标就是君惊澜,而不是这只可怜又倒霉的狼!白了君惊澜一眼,黑着脸弯腰,准备将鞋子穿回去!

    正要穿,他忽然开口:“怎么了?公主不高兴?”

    “你说呢?”原本是想扳回一局,却被他四两拨千斤,抓了点语言上的漏洞,又给带过去了。这种情况下,正常人都是无法高兴的吧!

    周围之人见澹台凰表情不愉,也渐渐流露出了理所当然的表情,君惊澜这样的行为,等于是欺骗人家了,先前说的信誓旦旦的,现在又钻空子!

    她这一反问,他微微一叹,缓缓起身。

    伸手,他身后的小苗子当即会意,递上一块丝帕。

    接过丝帕,又示意澹台凰将鞋子放下。澹台凰狐疑的重新拾起鞋,放在他跟前。

    太子爷缓缓伸手,隔着丝帕将那双绣鞋拎起,轻笑询问:“公主,本太子若是拎着这双鞋,围着皇城跑了十圈,你便高兴?”

    “当然!”澹台凰大声开口,能让这妖孽拎着鞋子出门围着整个皇城跑,丢尽脸面她能不高兴吗?不过她心里也清楚的很,这妖孽要是能跑,那才奇了怪了!

    谁知,他懒懒一笑:“那好,便太子今日就围城一跑为红颜!公主可要去看?”

    这下,别说是澹台凰了,所有人都愣住了!直觉君惊澜说的这话不可能是真的,他不可能真的去跑!可看他的神情又不似作假。尤其楚长歌和皇甫轩最为震惊,说实话,要是让他们去做这么丢脸的事,他们还真的有点做不出来!

    这……

    “太子若是跑,本公主就去看!”他真会跑?别开玩笑了!

    “好!”他扬袖一甩,面色带笑,做出“请”的姿态。

    “这……”澹台戟也站起身来想要制止,觉得这玩得有点大,要是君惊澜真跑了……那到底算什么啊!是太子诚心动人,还是他们漠北欺人太甚?

    “王兄,这是本太子与凰儿之间的事,还请你不要插手!”君惊澜笑着开口打断。

    说到这一步,澹台戟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澹台凰斜睨了他一眼,单穿着袜子,几个大步就往前走,你好意思拎着鞋跑,我还不好意思看不成?

    君惊澜笑笑,拎着鞋跟在她身后。

    剩下的人左顾右盼,跃跃欲试,非常想跟上去看热闹,搓着手猥琐的看着皇甫轩,等着对方发话建议一同观看,眼神含情脉脉且期盼热切!

    其实皇甫轩也想去看,但感觉又有点不好,倒是楚长歌折扇一挥,笑道:“北冥太子如此诚心,本殿下一定要去凑凑热闹,众位大人不去吗?”

    “啊!楚皇子高见,如此有纪念意义的事情,我等自然也当一同观赏并铭记于心啊,走吧走吧!”你推我攘的,就这样一起跟着看热闹去了。

    东陵皇城,方圆数十里,要是跑上十圈,估计人都得断气。

    而此刻,皇城的城墙之上,站着以楚长歌为首的各国使臣,还有澹台凰,澹台戟,皇甫轩等人。

    城墙之下,紫衣墨发的绝美男子迎风而里,银冠束发,仪态风流,姿容绝美。

    如玉长指拎着一双绣鞋,却丝毫不损他无双的风华!

    来往的百姓们频频张望,更不断有女人惊呼的声音传来:“天哪,那是谁啊!太英俊了!”

    “哦!我的天,扶我一下……”又是女子惊叫之声。

    “啊!我知道了,那是北冥皇太子!你看,他眉间一点朱砂,是了,一定是!”又有人惊呼。

    这下,人群简直是炸开了锅!守着皇城的侍卫们也赶紧上去,围了一圈,隔开人群,以维护秩序,避免冲撞了北冥太子!

    接着,又有一个女子呈西施捧心状开口:“天哪,我这一生竟然能看见北冥皇太子,就是现下死了也甘愿了!”话一说完,竟然白眼一翻,直接晕了!

    澹台凰无语的在皇城上头看着,至于吗?难道这些人都没看见他手上拿着影响形象的鞋子吗?是集体白内障了还是咋地?

    而下头那引起轰动的人,对周遭的一切显然早已习惯,微微抬头,看向澹台凰:“公主,本太子可跑了!”

    “你跑啊!”我就料你不敢跑!

    但,很快的,让她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太子爷勾唇浅笑,又是迷得一众女人神魂颠倒之后,微微提步,竟真的跑了起来……

    灿灿烈日之辉洒下,完完全全的笼住那人颀长的身型,青天白云之下,他宽大的袖袍在空中曳起,带出一阵又一阵清逸和风……

    天上的日,空中的云,地上的花,甚至于一切景致,都在刹那——

    黯淡!

    墨发扬于空中,一根一根飘起,像是春风吹散了漫天的情丝。轻轻的牵住人的心,然后慢慢攥紧,勒出一片萌动旖旎。

    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姿势,都绽出语言无法描述的力与美。

    众人都呆呆的看着,看着看着,竟痴了……

    那是烈日下飘扬的风,那是春风中浮动的光,那是迤逦风光中浩瀚的海……

    一切人间景致,已然无法形容此间美好!

    终于,围观的群众反应了过来,开始高声尖叫:“啊!天哪!”

    “北冥皇太子!北冥皇太子……”女人们的尖叫如潮水般涌起。

    这世上,竟然有人跑步都能美成这样,叫她们如何不激动!这一激动,心中狼性被激发,就想冲上去,维护秩序的守军们,愣是险些硬生生的将手中的长戟捏断,才终于勉强维持住了秩序!

    女人们满面含情的看着,看着看着便开始不断尖叫,叫着叫着,竟然生生落下了泪!

    不为旁的,只为自己此生有幸,竟能看见这样的占尽人间色,美过万里山河的场景,竟能看见这样一个比天神还要耀眼的男人!

    而君惊澜就那样噙着一丝淡笑,一派悠然的抬步跑着。而旁边围观的不少人也慢慢的跟着他跑了起来,在守卫们的包围圈外,跟着跑,跟着看。

    一圈,一圈,又一圈……

    一个一个跑着的人,都仿佛不知疲累,仿佛都做着自己这一生最为有意义的事。

    城墙之上的人,也没有一个人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所有人包括皇甫轩在内,都认为只要君惊澜拎着那双鞋子一出现,就会被人耻笑,更匡仑是跑了!可,最终竟然引发了这样一场千百年来从未有过的集体长跑?!

    澹台凰看着下头的场景,也微微发愣。她虽然不明白君惊澜此举到底意欲何为,但她却不得不承认,他跑步的样子,真的极美,涵盖住迤逦风光,万千春色!故而引发这样的轰动,其实也实属正常……

    待到天边的晚霞布满了天幕,十圈,终于跑完。

    君惊澜停住脚步,看向城墙之上,他额头没有汗,呼吸也不见急促,跑了百里路,竟然就跟没跑前一个样。

    仍旧无双风华,仍旧艳惊天下!

    他噙着一丝惑人笑意,看向澹台凰:“倾凰公主,你可满意?”

    “满意!”澹台凰心情复杂的回话,他就这样扎扎实实的跑了整整十圈,她还能有什么不满意?

    “那,你我的婚事,就这样定了?”慵懒声线,带着丝丝戏谑。

    “喔!”刚刚跟着他跑完的女人们,都大口喘着气站着,听完这话,终于明白心中的男神这一跑为何,也都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旋即,她们疯狂的开口尖叫:“定了!”

    “定了!”

    “倾凰公主,嫁!”

    “嫁!”

    这一刻,她们忘记了嫉妒,忘记了艳慕,甚至于忘记了一切独属于人类的阴暗面情绪,一齐高声开口:“嫁!嫁!”

    就这样叫着,又有不少女子落下了泪。看着城墙上那个红衣女子,心中竟然不觉得嫉妒,只觉得感谢与满足,因为她,她们今日才看见了这一切,看见了她们将永生携刻于心的场景!

    澹台凰还没回话,君惊澜便一步一步,往城内走,那背影风姿卓然,胜过天边最美的云霞。

    他手中拿着那双鞋,缓缓登上城楼,一直步到澹台凰跟前。魅眸噙着一丝不正经的意味看着她:“公主,可要本太子亲自为你穿上?”

    “不用!”澹台凰飞快回话,并一把将他手上的鞋子抢回来,自己穿上!并靠近几许,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话,“君惊澜,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真的跑十圈,为了她能高兴?骗鬼呢!

    太子爷闲闲开口,语中有笑:“公主不觉得今日起,这婚事你再也赖不掉,而本太子的威望也更高了吗?”这话,只叫澹台凰和君惊澜身后的小苗子听见了。

    小苗子一听,就皱眉,以他对爷的了解,今日此举肯定不是为了什么威望,当然也不可能是单纯的为了让澹台凰高兴!

    而澹台凰则挑眉,威望更高?确实,一个出色的王者身上,若还带了侠骨柔情,名气将不止提升一个档次,就好比当年的西楚霸王项羽,因为一出霸王别姬,让后人津津乐道。

    澹台凰斜睨了他一眼,穿好鞋,转身就走,心道果然如此!心中无比庆幸自己不是一个容易被美色迷惑的人,也不是一个会自作多情的人,如若不然要是换了一个人处在她的位置,八成都觉得幸福得要死掉了!敢情人家是为了声望?

    走了没几步,身后传来他懒洋洋的声音,声线拔得还挺高,夹灌了些内力,足以让城楼之上和城楼之下的所有人都听到:“公主,本太子已然跑了十圈,你我这婚事,还作数吧?”

    澹台凰额角青筋一跳,这妖孽等于是当着天下人的面问了,自己要是说不作数,怕是要被城楼下那些激动的女人们给撕了!于是,她冷声开口:“作数!”

    语落,大步而去。

    其他大臣们看了一出好戏,一整天没好好吃饭竟然也不觉得饿,都走得走,散得散。

    待所有人都怀着复杂的心情互相告别走人完毕,太子爷也悠然自得的带着宫人回寝宫。

    小苗子十分不解:“爷,您今日这一跑,当真是为了……”他可不信,以爷的本事,想提高声望,还需要这样的手段!

    君惊澜微微偏过头,看了他一眼,闲闲道:“小苗子,今日这一跑完,你猜,天下人都发现什么了?”

    “发现您对倾凰公主的一片痴心,也知道了你们的婚约……”小苗子皱眉答话,应该是这样的没错吧?

    “还有一点!自今日起,将再没有人敢轻易跟本太子比对她的真心,也再没有人敢轻易站出来跟本太子抢她!”这一语,霸气睥睨,俯览苍穹。

    小苗子一怔:“爷,您当真喜欢上……”没理由啊,没苗头啊!爷到底打的什么心思?

    君惊澜闻言,只是笑,没回话。

    ……我是求月票的分割线……

    澹台凰刚回到自己的院子,澹台戟便跟了进来。

    然后,一点意外都没有的,她被澹台戟训斥了很久。内容都是她胡闹,没有知会他就答应君惊澜的婚事云云。

    足足训斥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外头忽然有下人进来禀报:“大皇子,北冥太子的内侍来了!”

    澹台戟皱眉:“请!”

    不一会儿,小苗子便笑着进来了。他一进来,先是对他们见礼,然后笑看着澹台凰开口:“倾凰公主,我们太子爷说了,既然这婚事你承认了,那就只等漠北皇同意了。故而这也已经是十拿九稳,所以太子爷让奴才送来这个,让您先了解一下做太子妃的义务!”

    说罢,将一张纸递给澹台凰,然后弯腰告辞。

    澹台凰木然着脸将那张纸接过打开,做太子妃还有义务?凝眸一扫,霸气狂傲的字体,是那妖孽的风格,而一看上头的内容,脸色瞬间黑了!

    “身为北冥太子妃,当温柔委婉,对太子爷千依百顺。身为北冥太子妃,当每日清洗干净,卧于床榻,等着太子爷宠幸。身为北冥太子妃,当多阅读春宫图、金瓶梅等经典书籍,了解更多深入姿势,为太子爷排遣寂寞……”

    还没看完,澹台凰就捏碎了纸,咬牙切齿怒骂出声:“这个贱人!”